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33.◆33


◆33

  我眼看著王大牛瞪著我老婆的屁股,核桃大的喉結咕嘟一聲,嚥下了一大口唾液,我老婆的屁股經過剛才的拍打,白皙粉嫩的顏色已經透著羞紅,本來就圓潤豐滿的臀形現在更像一個水蜜桃,是個男人就經不起這樣的誘惑。

  王大牛瞪圓牛眼,把住我老婆的屁股,迫不及待地把那根老玉米棒子似的大雞巴插了進去。

  「俺媳婦的屁股……真圓啊……十五的月亮都沒這麼圓,啪!」大牛騎著我老婆,拍著那個肥屁股,真跟騎馬一樣,臉上得意得很。

  「俺媳婦的屁股……真白啊……嫩豆腐都沒這麼白,啪!」

  「俺媳婦的屁股……真肥啊……老母豬都沒這麼肥!啪!」

  我老婆正恩恩啊啊地享受著大牛的撞擊,一聽最後這句,使勁收縮了陰道:

  「你……壞蛋……讓人家擺出……這麼害羞的姿勢……」

  「唉喲喲!媳婦的屄眼子……真會夾……俺媳婦真騷哩!啪!」

  「壞死了……讓你壞……人家是……讀書人呢……」

  「嘿嘿……俺那讀書人的媳婦……撅起屁股讓俺日哩!啪!」

  王大牛鐵鉗般的大手固定住我老婆的屁股,跪在床上用腰力使勁操著,腹部本來被薄薄脂肪包裹著,稜角不是非常分明的肌肉,這時一塊塊爆發出來,泛著紅銅色的光。

  「壞死了……你個粗人……大粗牛!」

  「俺就是粗人哩!俺就是大粗牛哩!俺的粗雞巴日得俺媳婦爽不?」

  「舒服……脹死了……頂到……最裡面了!」

  「嘿嘿,媳婦……你知道……這姿勢……小娘們像啥哩?」

  「像……什麼?」

  「像……俺們村裡……路邊上……挨操的母狗哩!」

  「臭男人……我不要了……」我老婆感覺受到奇恥大辱,就要站起來,說是要站起來,也就抬了抬腰,表示一下自己的尊嚴,估計現在讓她真的變成母狗,她也不想離開狗屄裡塞著的那根大肉腸。

  王大牛稍一使勁,我老婆哪還提得起腰?

  「嘿嘿……母狗咋哩……你是俺媳婦兒……俺讓你咋地你就得咋地……屁股再撅高點!啪!」

  我岳母在結婚的那天,把我老婆的手放到我手裡,說:「王成啊,雨婷的父親去的早,我辛辛苦苦把她拉扯長大,沒敢忘記老陳家的家訓啊,你們也要記住: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

  我那忠厚的老婆,飽讀詩書的老婆,正努力把屁股撅得更高,好讓一個粗壯的農村漢子,給她更大的快感。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大黑雞巴在我老婆的嫩逼裡進進出出,每一次那兩顆大睪丸都打在屄邊上,我注意到王大牛的睪丸似乎比昨天更加漲大了,這傢伙一天產生多少精液啊?怪不得他說三天不肏逼,卵蛋子就跟要炸了似的。

  「哎呀……哎呀……哎呀……力氣……好大……我……受不了啦!」我老婆胡亂喊著,在王大牛的猛力衝擊下身體一次次地前傾,又一次次被王大牛粗壯的臂膀攬回胯下。

  「日你奶奶的熊……真雞巴……痛快……」王大牛低頭看著自己的黑毛大屌在我老婆的水簾洞裡進進出出,每次出來都帶著淫水,嫩肉都被他肏了出來,「騷媳婦兒……老子……今天……日服你!」

  我老婆在下下到底的操弄中,不知道過了幾次高潮。

  「日……死……我吧!親漢子……日死……我!」

  「我是你……媳婦……你……想咋日……就……咋日……」

  「我是……母狗……日……快活死了……快活死了……嗚……嗚……」

  老婆流著淚,在快感的漩渦中起伏,頭甩來甩去,就像吃了搖頭丸一樣,完全把自己放任給身後這個強壯而粗野的男人擺弄。

  王大牛還嫌不過癮,這傢伙渾身是汗,我在旁邊都能聞到他身上的汗腥味兒,熱騰騰的極具侵略性。他把住我老婆的屁股,把她往床邊上拖,自己站在地上,鉗住我老婆的下身,往死裡操我老婆。

  「騷……母狗……俺日死你哩!」

  「媳婦……你是俺的女人哩……」

  「你這大白?……俺天天日弄都不夠哩!啪!」

  他突然想起來旁邊還有一個我,「蔫吧,看好了俺咋日弄女人。」

  我意識到,這是我家庭生活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時刻,我多了一個外號:「蔫吧」。

  不得不承認,勞動人民的語言是形象的–這巨大的屈辱,讓我更硬了,我險些射了出來。

  王大牛的兩條粗腿鐵柱子一樣杵在地上,屁股死命拱著,粗糙的大手「啪啪」揉捏拍打著我老婆的肥白屁股,全身小山似的肌肉塊在黝黑的皮膚下滾動,在汗水中如同一座黑鐵打造的金剛。

  「蔫吧……看俺咋娶媳婦哩!啪!」

  「蔫吧……男爺們就要……日弄服帖了……小娘們才忘不掉……你哩!啪!」

  「蔫吧……看俺讓小娘們尿騷水哩!啪!」

  「蔫吧……俺這才叫……騎女人哩!啪!」

  「蔫吧……俺這才叫……日大屄哩!啪!」

  我感到臉上發燙,手伸進褲叉裡打手槍,已經滿足不了我了,我已經顧不得任何臉面,脫掉褲衩,把那根小雞巴握在手裡,使勁套弄……啊,沒有那些布料的束縛,感覺好多了!

  就在這一刻,我的理智告訴我:好吧,王成,既然你從這一幕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性滿足,基本上可以判定你是一個淫妻癖。

  淫妻癖。

  我是,我飛快地打著手槍,看著王大牛黑油油的巨大身軀帶給我老婆無比的快樂,聽著我老婆對他的應和:

  「蔫吧不是男人……你才是……我的親漢子……我的男爺們……我的大壯牛!啊……」

  沒錯,我是,我就是淫妻癖!啊啊啊啊啊……我射精了。

  王大牛看著我一臉滿足地攤到在臥室的沙發上,更興奮了:

  「小雞巴真不行哩……擼管兒都交貨了……」

  誰知道我老婆這時候體力也快到極限了,「大牛哥……親漢子……我……不行了……太痛快了……不行了……受不了了……」

  王大牛才不管那些,他正在興頭上:「日你個騷屄……啥不行?……男爺們還沒放慫哩!」

  「受不了了……大牛哥哥……親男人……快活……死了……讓我……歇歇吧……」

  大牛一聽老婆的聲音確實帶著虛弱,只好悶聲悶氣地說:「可是媳婦……俺……俺還沒痛快哩!」邊說邊戀戀不捨地繼續抽插。

  「大蠻牛……」我妻子嗔道:「讓他……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