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35.◆35


◆35

  王大牛一身臭汗地躺在床上,照例摟著我老婆,嘿嘿傻笑著,「媳婦,真好哩,真好!恣兒死俺了,彪死俺了!」

  我老婆也照例頭枕著他牆垛子似的肩膀,半嬌嗔地說:「臭蠻牛,力氣這麼大!我都快撐不住了!」

  在最後射精的時候,我老婆白眼一翻,暈了過去,王大牛痛痛快快放完那一大泡壞水才注意到,連忙掐人中,老婆才幽幽醒轉,不過蹲在屁股後頭的我發現女人的本能可真頑強,在老婆昏過去的過程中,小逼依然有力地收縮著,試圖將更多的精液從那根牛鞭裡吸出來。

  「嘿嘿……俺就是力氣可大哩!媳婦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這次……勁頭兒特別足!」

  「蔫吧給俺揉卵蛋,俺都瘋了」

  我癱在沙發裡,回憶著剛才的屈辱,一天之內多次射精的雞巴已經是強弩之末,再也硬不起來,卻一動一動的生疼。剛才發生了什麼?剛才我揉著一個男人的睪丸,好讓他在我妻子體內射出更多的精液?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我從中還獲得了這麼強烈的快感?

  變態淫妻癖!無可挽回的,我是變態淫妻癖!

  「臭大牛……壞死了!蔫吧,給我們拿點水和吃的來。」

  一聽老婆叫我,猶豫著到底該不該去。

  「你個小雞巴男人,我親漢子出了一膀子力氣,替你滿足我,你還不該給他拿點吃的?」

  我快樂地向廚房走去,好像屈辱就是我的動力。回來的時候拿著煮好的雞蛋、早餐麵包和礦泉水,王大牛只喝了點水,我老婆可是吃了不少,看來剛才確實累壞了。

  我繼續坐在沙發上,看著倆人補充了體力,王大牛又開始調戲我老婆。

  「媳婦,」他一手揉著我老婆的乳房,一手揉著我老婆的大屁股,「俺剛才那樣日你,過癮不?」

  妻子假裝氣哼哼地拍了他那只不老實的大手一下,「還說呢,現在想起來給人家揉了?剛才都把人家打哭了!」

  「嘿嘿,俺媳婦剛才哭是因為疼,還是因為太好受了?」

  「臭流氓!還說人家是……狗」我老婆羞紅了臉,小手撫摸著大牛壯碩如石塊一般的胸肌。

  「嘿嘿,那有啥哩!炕上找樂子時候說的話,那可不就是咋來勁就咋說?」

  大牛把嘴湊到我老婆耳邊,故意用堅硬的胡茬摩擦我老婆細嫩的脖子和臉頰,讓她一邊躲,一邊發出「咯咯咯」的笑聲,「再說了,你是俺的媳婦,俺的女人哩!

  你要是母狗俺就是大公狗,你要是母豬俺就是種公豬,你要是母馬俺就是大種馬咧!」

  我老婆被這赤裸裸的粗野情話逗得笑開了花,「臭流氓!什麼公狗公豬,你就是一頭大公牛!」

  「媳婦兒,最後那個姿勢你樂吧?」

  「嗯,你可真有勁,我都覺得自己被你扎透了。」

  「嘿嘿,俺站在地上,腿上能用上力哩!當然讓俺媳婦美死了!」

  「討厭!你可真會使壞!」

  「媳婦兒,你知道最後那招叫什麼?」

  「我不聽,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嘿嘿,叫壯漢推車哩!」

  「討厭討厭討厭!」

  「媳婦,你害啥羞哩?你害羞的時候最好看了俺說過沒?」

  「哼!」我老婆假裝生氣,頭卻依然靠在王大牛的肩膀上。

  「媳婦兒,咱倆這日弄一次,俺出完了力氣,你可還沒完成任務哩!」

  「啊……?」

  「你還沒給俺……嘿嘿」

  王大牛一臉壞笑,太字形平躺在床上,指了指自己胯下那根黏糊糊沾滿了精液和淫水的雞巴,「當俺媳婦的第三個要求,你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