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36.◆36


◆36

  王大牛一臉壞笑,太字形平躺在床上,指了指自己胯下那根黏糊糊沾滿了精液和淫水的雞巴,「當俺媳婦的第三個要求,你忘了?」

  我老婆臉上羞澀,嘴角卻漾出心甘情願和快樂,二話不說就趴在王大牛的胯下,把那根黑屌放入口中的時候,紅唇分錯,吐出有點埋怨,有點無奈,有點撒嬌又更多是愛憐的一句輕歎:

  「你啊……」

  只聽王大牛倒吸一口冷氣,「媳婦……俺的好媳婦!」

  我老婆在王大牛胯下,認真細緻地給他用嘴「洗雞巴」,那個大龜頭上的肉稜子後面,黑紅色的棒子上面,還有兩顆大卵蛋……小嘴一邊舔一邊親,時不時還把那兩顆鴨蛋似的肉丸子含在嘴裡吸吮。

  忽然,老婆看了在沙發上我一眼,我看到那個眼神裡的鄙視和炫耀。

  是的,她找到了一根比我碩大堅挺的多的陽具,她給他快樂,他也還給她更多的快樂。妻子從未給我口交過,她為這個男人骯髒而泛著臭氣的雞巴口交,證明著一種臣服,表達著一種歸屬,嘶喊著一種宣誓:我屬於這個男人,我屬於這根雞巴。

  我感到的是被侮辱的憤怒–還有快感,真的,赤裸裸的快感。除了這矛盾的憤怒與快感,我的記憶深處似乎也在回應著這根陽具,好像它不但填滿了我老婆的陰道,也填滿了我家裡的一個裂痕。

  我的父親沒有這樣的陽具,我也沒有這樣的陽具,只有這樣粗大堅挺的雞巴,才能支撐起一個家,才能讓一個家裡的女人和孩子安全!–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苦苦思索,怎麼會這樣?從小到大,我不記得我的家有過什麼大的危機啊?

  王大牛像上了天堂一樣,兩條大粗腿在床單上蹭來蹭去,那一大坨男物又半軟不硬地向上開始挺立。我對於他非人的性能力已經有充分的認識,這次倒是不再那麼驚訝了。

  「俺媳婦真會舔哩!俺媳婦真是好女人哩!俺媳婦真會疼男人哩!」

  在王大牛痛快的叫聲裡,我老婆把他的黑雞巴舔了個一乾二淨,趴在他的大腿間,一邊和王大牛聊天,一邊仔細觀察那根巨物,似乎想搞清楚它到底是如何把那麼多快樂放進她的體內的。忽然,她注意到了王大牛那兩條粗毛腿。

  「大牛,你的腿怎麼這麼粗啊,真的比好多男人的腰都粗了。」她瞥了我一眼。

  「嘿嘿,媳婦你不知道,腿是男人的根咧!」

  「什麼?」我老婆顯然沒有聽懂。

  「俺和俺爹第一天舉石擔,俺爹就說過,男爺們練力氣,最重要的就是腿勁和腰勁,腿和腰練好了,不愁長成個大塊頭,更不愁討女人。」

  「哼,你腰勁倒真是挺大的!」這說著葷話的女人,還是我那賢良淑德的模范妻子嗎?

  「嘿嘿,媳婦你別說,俺的腿勁才最大哩!腿上的力氣長了,全身的力氣才長!而且俺爹說的對,腿確實是男根,俺第一次練深蹲就明白這個道理了。」

  「怎麼?」我老婆還是不明白。

  「俺說了你可別笑話俺!」

  「臭大牛,你也知道害羞?」

  「嘿嘿,俺第一次扛著石擔子練深蹲以後,雞巴扛了一晚上,從來沒那麼硬過,憋死俺了。後來俺發現只要一練腿,晚上一睡下,雞巴都特硬,要擼兩次管才軟得下去!後面俺有了女人,每次練腿那天晚上都折騰得要出人命咧!」

  「啊?」我老婆摸著大牛鐵柱子一樣的大腿,上面肌肉縱橫,鼓鼓凸凸,線條像雕刻一樣硬朗深邃,「怎麼會這樣呢?」

  「俺不是說了,腿是男根哩!」

  我在旁邊聽著,想起了昨天查詢健身信息時看到的一些知識,明白這是因為深蹲這個動作是力量訓練裡強度最大、鍛煉肌肉最多的動作,它對於大腿肌肉群的刺激會猛烈地激發雄性激素的分泌,讓人性慾勃發。

  怪不得王大牛性能力這麼強,除了身體強壯的遺傳因素外,他從青春期末尾就開始練習深蹲,肯定大大推進了他睪丸激素的分泌,同時帶動了全身肌肉的增長,當然還有……性器官的發育。

  他媽的,我爸怎麼就沒讓我多鍛煉鍛煉呢?我真嫉妒!

  我老婆撫摸著王大牛滿是疙瘩肉的粗毛腿,媚眼如絲,裝作不經意地問:「那……大牛,你下次練腿是什麼時候?」

  我的心裡一下子迸出了「騷貨」、「淫賤」、「浪女人」等等詞彙,眼看著王大牛一把把妻子從他的腿間拉上來,摟在胸前,用那根已經又硬起來的大傢伙蹭著我老婆的小腹。

  「嘿嘿,媳婦,俺今天就練了哩!」

  竊喜,你真的看過人的這個表情嗎?

  我老婆臉上現在就是這個表情,想笑又覺得不好意思,只好把臉埋在王大牛的懷裡。

  「媳婦,俺今天晚上勁頭可大了,你可要撐得住啊。」

  我老婆想到一會兒可能會被王大牛蹂躪致死,似乎興奮的緊,真賤啊!「討厭,」頭還是不肯抬起來,「我才不怕你!」

  我底下的小雞巴也有點興奮,心中更是為將來的肉戲一陣喜悅,對,我更賤!

  「不怕?嘿嘿,剛才誰說實在受不了,讓俺趕快放慫水?俺可心疼了,只好快馬加鞭,都沒過癮哩!」

  「那……那不是因為晚上都看著你這頭大蠻牛吃飯,自己都沒怎麼吃,又累又餓的……」

  「中!」大牛樂呵呵把我老婆的手放到他的牛屌上面,「給俺揉揉雞巴,剛才你可又吃了不少東西,一會兒可以讓俺過把癮了吧?」

  「你怎麼這麼色啊!」我老婆嗔道,手上可沒閒著,死死攥著王大牛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好像是什麼寶貝,「再說了,剛才讓王成……剛才讓蔫吧給你……

  給你……你不是挺舒服的嗎?」

  「媳婦,你別說,有蔫吧在旁邊看著,俺好像更來勁咧!」

  「壞蛋,真壞!」我老婆一邊罵著一邊玩著大牛那根雞巴,一會兒使勁把它向下壓,突然一鬆手看它「啪」的一聲彈到大牛的肚子上,一會兒又像那個粗玩意兒是汽車的檔桿一樣把它向左向右壓,好像那就是她的大玩具。

  未成年人不宜的大玩具,會幹死人的。

  王大牛也不管我妻子,只是享受著她的青澀和好奇,自豪地讓自己強壯的象征挺立著,憨憨地說:

  「俺和俺媳婦剛結婚那會子,俺咋幹那事兒都不夠哩……」

  我老婆一聽這話,使勁捏住王大牛的兩個大睪丸,「你說什麼?你媳婦?」

  我老婆眼裡全是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