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0.◆40


◆40

  盛夏,濟南,高檔公寓社區,我坐在沙發上,看著我老婆的男人把我老婆摟在懷裡,講他和他媳婦的故事,還聽得津津有味。

  這個描述真他媽後現代!

  正說到王大牛洞房花燭夜,差點把媳婦操死,只好禁慾幾天。

  「活該,讓你不知道疼人!」

  「媳婦,你和俺媽說的話一模一樣哩!那天俺媽見著我媳婦在炕上躺著,臉色煞白,當時就跟俺急了,說小犢子真不知道疼媳婦,這幾天憋死你個臭小子。俺媽那幾天就睡在俺家裡,伺候坐月子似的伺候蘭子,有一天讓俺偷聽見她跟蘭子說悄悄話哩,嘿嘿。」

  「一聽你這壞笑,我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咋不是好話?俺媽知道蘭子生我氣,替俺求情哩,說老王家的爺們都一個德行,大牲口似的,她嫁給俺爹的那天晚上也被折騰得夠嗆,一能下床就想跑回娘家,覺得俺爹是個大怪物。後來俺爹能耐大,把她制服了,只好老老實實跟匹大騷馬一起過日子。俺娘還跟俺媳婦小聲兒嘀咕,俺在窗外聽得清楚,她說:『閨女,別怕,咱們女人都有這一關,你已經過了這一關,後面就樂呵了,你別不信,他爹和俺,俺第一天怕,只覺的疼,到後來大牛他爹也不知咋地,在俺身子上壓了有個把鐘頭,俺就覺得越來越美快,一次又一次的,跟飛了一樣。那之後他爹幾天不碰俺,俺就受不了。男爺們硬實,總比軟塌塌的強!』」

  「俺娘還說:『別看俺家大牛傻乎乎的,其實可不傻哩,就是憨厚。老爺們炕上本事大,炕下也差不了,閨女你有福哩!』」

  「俺娘說得好吧,俺娘對俺最好了。」

  我老婆被王大牛逗笑了,突然發現這個粗壯的山東漢子,這個在她身上如楚霸王一樣勇猛的壯漢,竟還有孩子般眷戀母親的一面,「好,你娘好,你娘……」

  我老婆想起什麼,似乎又不好意思說出口。

  他媽的,這個王大牛,這種時候他倒是善解人意得很,真會佔便宜:「嘿嘿,俺娘還不就是你娘?你是俺媳婦哩!」

  老婆又紅了臉,「那,明年春節你回家,跟你娘說,她城裡還有個小兒媳婦,給她拜年了!敢嗎你?」

  「嘿嘿,俺娘非揍死俺,俺娘和蘭子可親了……不過也難說,俺娘知道俺爹在外面串門子就不說啥。」

  「哼,你爹做的那些事兒我一聽就知道,你娘想管管得住不?還不如放開大騷馬讓他到處撒種,省得一天到晚就知道在自己身上撒歡兒。」

  「媳婦,你說的也是?!俺爹說他每三天給俺娘交一次『公糧』,俺娘就不管他了。」

  「哼,那你也要給我交公糧!」

  「交啥公糧哩?只要俺在濟南,俺這蛋子裡造出多少糧食,俺小媳婦就吃多少糧食,都是你的哩!」

  「這還差不多!」

  王大牛來勁了,從床上跪起來,在我老婆面前像健美先生一樣展示自己的強壯,「媳婦,看俺這肌肉!」他屈伸著胳膊,小山包似的肱二頭肌拱得老高,他又側過身子,兩手斜握在腰間使著勁,讓高聳的雄壯胸肌和粗如牛腿的手臂緊繃起來,「俺這壯身板,俺這好力氣,俺這倆卵蛋子,俺這根大傢伙事兒,全都是你的哩!全都是為了餵飽你上下這兩張嘴哩!」

  我老婆看著他雄赳赳氣昂昂,顯示著自己的強壯,心裡別提有多甜了,嘴裡罵道:「傻樣兒!」臉上卻忍不住地笑。

  「嘿嘿,」王大牛躺回床上,繼續摟著我老婆講那淫蕩的事。

  「後來俺大媳婦–蘭子養了幾天後,俺娘千叮嚀萬囑咐俺可不能再由著性子來才回家去。俺好說歹說,又讓她緩了兩天,實在忍不住了才又日了她一回,那次俺死命憋著精,讓她尿了一次又一次,浪得都叫不出來了,那之後她才漸漸習慣了俺這根大耍貨,俺才真算是『想啥時候日就啥時候日,想咋日就咋日』!」

  「大傻牛,這下你在你們村算是徹底出名了吧?」

  「出名了,出名了!嘿嘿,何止俺們村?俺到鎮上去趕集,到茅房一掏出家伙,旁邊一個胖子往下面瞥了一眼就說『你小元村老王家的小子吧?你媳婦能下炕了不?』哈哈!」

  我老婆也不由笑了起來,嗔道:「你呀……說你什麼好?」

  王大牛也哈哈笑著,又親了我妻子一口,「剛才蔫吧在旁邊看咱倆日屄,又給俺揉蛋子,俺才想起來,俺一知道有人看俺日女人,咋就那麼瘋那麼野哩?原來和蘭子洞房時候落下的病根子。」

  妻子氣道:「什麼病根子,你就是壞,就是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