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1.◆41


◆41

  這裡是濟南市的一個高檔住宅區,盛夏的早晨,7:30。

  我被鬧鐘吵醒,睜開眼睛後卻發現不是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盯著天花板好久,這才想起來:哦,現在我已經沒有資格睡在我和老婆的大床上了。

  為什麼?哦,大概就是我週六的時候去請了一個壯漢回來,讓他幫我老婆生兒子,結果他把我老婆操出高潮了,我老婆也和他看對眼了,所以現在他是這家裡的男人,我則叫「蔫吧」。

  恩,解釋得夠清楚不?

  我慢吞吞的從我書房那張小床上爬起來,迷迷糊糊地想著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王大牛講完他和他「大媳婦」的故事,摟著他的小媳婦–我的老婆就又開始了新一輪肉戰,這下子可謂是天地變色,日月昏暗,直戰到我老婆的屁股被拍的紅腫不堪,陰道被操得又滲出血絲,大喊不行了實在受不了了,王大牛才氣哼哼地把濃精又一次射入我老婆的體內。

  我老婆叫的聲音都啞了,誰知道沒過半小時,王大牛那大手就又開始撥弄他下面那根挺直的大貨了,我在沙發上都驚了,他媽的這條種公牛,週六晚上打了三炮,週日晚上又要來第三炮?真強悍!

  我老婆哪還受得了,再好的飯菜讓你往撐死裡吃你也受不了啊,只好好言相勸,又乳交又口交,總算把那炮濃精哄了出來,嗯,她夜宵吃的是蛋白質粥,喝了個水飽。

  我以為他們的肉搏結束了,我的好戲也落幕了,哪知道剛回到書房,睡了一小會兒,就又被臥室裡的淫笑浪語吵醒,我再也沒力氣爬起來觀賞,迷糊糊地又睡過去了。

  王大牛昨天練了深蹲,我這才想起來,我老婆沒被他干死吧?

  我胡思亂想著,想去衛生間撒尿,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一個光屁股的壯碩漢子從臥室出來,也朝衛生間走,看見我,他剛剛才睡眼惺忪的表情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我們都有點尷尬。

  王大牛不知所措地撓撓頭:「王……王哥,俺昨天晚上上勁兒了,叫你蔫吧,俺一上了炕……俺一上了床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你可……別生氣。」

  我看著他的臉,這傢伙不像我,射精之後就一臉頹廢,相反,似乎是陰陽調和的緣故,滿臉油光,黑中泛紅,分明是一副盡享春宵之後的滿足表情。肌肉發達的身上有幾處抓痕,肩頭還有一個牙印,由於皮膚黝黑,要仔細看才看得到。

  無法忽略的是,王大牛胯下的那根牛鞭又張牙舞爪的勃起著。

  王大牛充分地滿足了我老婆,也充分地滿足了我變態的淫妻癖。如果不是我心中還有那麼一絲嫉妒和憤怒,還有一絲對所謂道德的畏懼,我一定會覺得這家伙真是上天派來讓我的家庭完滿的,才兩天時間我就對他從俯視轉為了仰視。

  「你說什麼啊?你才是這家裡的男爺們,我就叫蔫吧。」

  王大牛驚訝地長大了嘴,看著他傻乎乎的表情,我心裡有一個小人說:「你真賤,你永遠不再是這家裡的男人了。」,卻又有一個小人說:「真好,我的家裡總算有個男子漢了!」

  「那好……中!蔫吧,」王大牛短暫的驚訝過後,我注意到他胯下那只本來就舉得老高的肉棍子又往上抬了抬頭,顯然是從我的答案中得到了性刺激。

  「你也要去撒尿?一起來吧!」

  我和王大牛並排站在馬桶前面,他光著屁股,我解開褲帶掏出傢伙,卻看到王大牛把手扶在了馬桶後的牆上,兩腿叉開,身體極力前傾,我正不解,心想這傢伙別是有病吧,只聽得「嘩啦啦……」,大江東去浪淘沙,千古風流淫物。一股淡黃的尿液從他的大雞巴裡射了出來,跟高壓水槍似的,把馬桶壁沖的山響,我一看他另一隻手,明白了。原來他的雞巴舉得老高,根本對不准馬桶,只有一手撐牆,身體前傾,一手使勁往下壓自己的雞巴,才能讓尿液射進馬桶裡。

  王大牛似乎有點尷尬,轉頭對我說:「沒法,嘿嘿,每天早上這根騷棍子硬得跟棒槌一樣,只有這樣撒尿。」我看著尿液從他的生殖器裡衝出來,尿線又粗又有力道,發現他不但雞巴比別人大,龜頭比別人大,連那個馬眼也比別人大,一條深深寬寬的裂縫,尿液從這個馬眼射出時都是飛流直下的氣勢,如果從這麼大的馬眼裡射出的是精液,那會多麼有力,多麼濃稠,怪不得他有三個兒子,怪不得我老婆喜歡他。

  王大牛這個粗人一臉舒暢地放著水,嘩嘩嘩尿了好一會兒,把我家的進口Roca馬桶裡衝出了厚厚一層白沫,這才打了一個寒顫,終於收緊了水管子,他用手抖了抖那根大傢伙上的尿滴,這才注意到我還沒尿。

  「蔫吧,你咋不尿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