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2.◆42


◆42

  我看王大牛撒尿都看呆了,我第無數次地意識到我的可憐與可悲,王大牛竟然撒個尿都雄赳赳氣昂昂的,和他一比……我還不如坐在馬桶上尿算了。

  不是個男人,但總也要小便吧?

  我手把著自己的雞巴,在自卑的作用下感到那小東西似乎越來越小,都要縮到我肚子裡去了。

  王大牛正要走出衛生間,無意中看到了我胯下的東西,站住了。我正試圖專心致志地撒尿,餘光一感到他站住了,下意識往他臉上看。

  得意,自豪,鄙視,我看到了一個男人臉上最淫邪的表情,那張憨厚的、粗曠的、好色的臉上泛滿了驕傲,是的,他靠著胯下的粗大陽具和強壯的肌肉,俘獲了別人的女人,把另一個男人取而代之。

  「蔫吧,你的雞巴,嘿嘿……得多練練!」王大牛轉過身衝著我,撥弄著胯下那排完尿已經半軟不硬的牛屌,「看咱這個,這才叫男雞巴,這才叫打種的家伙,這才是生兒子的肉棍棍哩!怪不得俺媳婦兒跟了你三年,屄還緊的跟大閨女似的。」

  說玩,王大牛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依舊光著屁股,由於腿間噹啷著那麼一大坨生殖器,他依舊叉著腿走路,活像橫衝直撞的大螃蟹。我則心灰意冷地結束了放水,他撒尿的聲音就像一個巨人在撲滅森林大火,我撒尿的聲音就像一個老人前列腺不好。

  今天是週一,我還要去上班,王大牛穿著他一貫的大背心和大褲衩,說要去工地,我們一起出門。我老婆則還沒有起,她昨天晚上估計是累壞了。

  工作,我的事業,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夠寄托希望的事情了,我是一個公司的高管,我擁有著別人羨慕的「金領」身份,不就是女人嗎?這個社會上有了錢,女人哪裡找不到?

  「有了錢,也要有根堅挺的雞巴才行啊!」我內心裡有一個聲音說道,午飯時間,坐在公司的餐廳裡,我嚼著洋白菜,走神。

  老婆確實被王大牛征服了,可是我老婆這種嬌生慣養的女孩子,哪能跟王大牛過苦日子?王大牛一個月能掙多少錢?我老婆雖然很樸素,不像其他女人一樣迷戀名牌手袋或者高跟鞋,但他能滿足我老婆的需求?哼哼,一個在床上是英雄的男人,不能給家裡帶來收入,他在床上的堅挺也很難維持吧!

  我內心痛快極了,想到這兩天的受到的侮辱不會長久,老婆也許喜歡王大牛的憨厚老實和大肉棒,但她勢必不能忍受王大牛的貧窮,她不能忍受放棄自己的生活質量,更不能忍受一個男人要靠她來養活,何況她還沒有工作。

  竊喜的同時,我心裡又有一小部分在告訴我,趕快欣賞這幾個晚上王大牛和我老婆的床戲,以後這麼刺激的日子不多了!

  下午6點鐘,我哼著小曲踏入家門,桌上是豐盛的飯菜,我老婆還在廚房裡忙碌。一時無話,我坐在飯桌前看報紙,等著男主人回家吃飯。

  快7點的時候,王大牛果然來了,照樣是穿著個大背心和大褲衩,帶著從健身房裡出的一身臭汗,還帶著……兩個大箱子。

  他媽的,這傢伙還真把家搬過來了!

  王大牛一進家門就覺得熱,脫光了膀子,當我不存在一樣,鑽到廚房裡從後面抱住我妻子。

  「嘿嘿,媳婦,俺今天把東西都搬過來了。」

  我老婆一見他就笑得跟朵花兒似的,「臭大牛,你倒是快!」

  「俺東西少,就幾件衣服一床被子,媳婦,你做啥哪?」

  「哼,你不是說每天晚上要吃牛肉?人家大熱天的,正給你燉牛肉呢。」

  王大牛大手一撥,從我妻子的小背心裡把她的乳房撩了出來,一邊握住我老婆的大奶子,一邊親著我老婆的臉,一邊說:「俺媳婦真好哩,俺最愛吃牛肉,俺給俺媳婦擦擦汗!」說完就要拿旁邊的抹布給我老婆擦汗。

  我老婆被他逗的咯咯直笑,「去,桌邊上等著去,別在這兒搗亂,餓了就先吃饅頭,我這兒馬上好了。」

  我站在廚房門口看他們調笑,心裡不是滋味,妻子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從沒有這麼自然和快樂,我感到女人和男人,要和諧,要互相擁有,要有默契,最重要的就是要性靈相通,說白了,在床上要互相滿足。

  王大牛還抱著我老婆不肯走,從他那大褲衩的兜裡變魔術般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捉過我老婆的小手,塞到她手裡,「媳婦,這是給你的。」

  「什麼啊?」我老婆放下炒鏟,打開了那個信封,往裡一看,「錢?」

  「是?,一萬塊錢。」

  我老婆驚訝萬分:「給我錢幹什麼?」

  王大牛抓了抓腦袋,憨憨地說:「俺……既然俺是你媳婦,俺就要養你哩!」

  如果不是在現場,你沒法想像我老婆聽到這句話的表情,用熱淚盈眶,含羞帶淚,興高采烈,都沒法形容,只可以說是老區的人民經過圍剿後又盼到紅軍到來了,也可以說是白毛女總算又見到了大春哥,總之……喜悅、感動、欣慰。

  妻子一下撲到王大牛懷裡,靠著他岩石般的胸膛,「傻大牛,你哪來這麼多錢?」

  「嘿嘿,這錢還算多?俺當包工頭,手下四個包工隊,每月就能掙小兩萬哩,再加上俺今年剛買了一個店舖房,收著租金,養活俺兩個媳婦,不成問題哩!」

  妻子有點在夢中的感覺,「你當包工頭,一個月能掙小兩萬?」

  王大牛倒理直氣壯,「這有啥?俺這還算少的哩,俺手下四個包工隊,仨月才能做四五個工程。俺那把兄弟大奎,手下十幾個包工隊,整個山東跑工程,大老闆咧!不過俺人老實,回頭客多。俺不急哩,錢哪賺得完,踏踏實實幹才長久哩。」

  大牛把我老婆抱的緊緊,「只要俺媳婦孩子都有吃有喝,俺就有奔頭哩!只是……」

  我老婆靠在他的胸膛上,享受著溫暖和安全感,「只是什麼?」

  「只是俺鄉下那個媳婦帶著俺三個兒子,俺每月的錢要給她大頭哩,你可別吃醋。」

  我老婆噗哧一聲笑了,「真是個傻大牛,你對你大媳婦好,對你孩子好,我吃什麼醋?那不就說明你會對我好?再說了,我以後也會有……」

  王大牛一聽開心死了,「對哩,俺小媳婦以後也會給俺生兒子哩,俺要再加把勁,讓你給俺生個十個八個的,俺生意越來越好了,咱養得起哩!」

  「討厭,你當人家是母豬啊!」

  「媳婦,以後俺每月都給你一萬塊錢,賺多了就再多給,夠俺的牛肉錢和俺兒子的奶粉錢了吧?」

  「蠻牛,土財主!」

  「嘿嘿,媳婦,俺話是那麼說,還是希望俺兒子能喝你的奶哩,這麼大的奶子,乳水肯定足,讓俺兒子喝得比俺還壯實。」

  大牛說著撩起我老婆的無袖短衫,彎下腰一口就叼住了妻子的乳房,「俺這當爹的先嘗嘗……」妻子馬上發出了又痛又爽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