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3.◆43


◆43

  我從廚房門口回到餐桌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發呆。

  我的如意算盤,輕易地被這個沒什麼心計的山東壯漢打破了,他掙得確實比我少,他也許不是憑著知識賺錢。但他用實力和行動說明了,他是有能力養得起我老婆和她勢必會出生的孩子的,他雖然不是什麼「金領」,他也許沒有城市戶口,但毫無疑問是個能夠憑力氣養活老婆孩子的勤勞男人。

  如果說,我老婆要王大牛叫她「媳婦」是因為她想要羞辱我,懲罰我的話。

  那麼剛才我從妻子眼中看到的,分明是滿滿的愛,背靠大樹,愜意溫馨的愛。

  王大牛真的讓她靠住了,真的讓她靠得住。

  我瞭解她,我知道她轉變了,徹底轉變了,對我的恨已經不是重點,對王大牛的愛才是她心中的重心。

  王大牛,用壯大的男根征服了我妻子的陰道,用粗魯的誠懇征服了我妻子的心,又用汗水換來的錢滿足了她的安全感,證明了他無論在床上還是床下,脫光衣服還是穿上背心,都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僅僅三天。

  一萬元在濟南這個城市,足夠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了。

  我木楞楞的,聽著廚房裡傳來的說說笑笑,卿卿我我,聞著廚房裡飄來的牛肉香氣,我明確地意識到:我最後的優勢,在這個家中,支撐起我最後男性尊嚴的金錢之柱,無可奈何又無法挽回地,倒塌了。

  我到一個鐵館級別的老舊健身房去找一個種男,就是為了讓我在財富上徹底佔據著優勢,沒想到這頭牛去鐵館恐怕只是因為那裡可以粗野地光著膀子訓練,可不是因為沒錢!

  我真是引牛入室!我失去了這個家,我的家淪陷了。

  我坐在飯桌上,看著大牛和我老婆嘻嘻哈哈地吃著飯,大牛還是狼吞虎嚥,我老婆依然是細嚼慢咽,大牛一邊吃一邊誇真香,我老婆就說香就多吃點,大牛就說媳婦你放心,俺今晚上讓你比昨天還恣兒!

  我老婆就臉紅,王大牛就讓我老婆也多吃點,別到時候又撐不住……

  就如同我是空氣一般,而他們才是這個家的男女主人。

  難道事實不是如此嗎?

  我心不在焉地扒完了飯,大牛則早就打著飽嗝,渾身大汗地坐在椅子上,看著我老婆收拾桌子,眼睛盯著的都是她的屁股和乳房,一隻大手習慣性地在自己小山似的胸膛上搓揉著,這是典型的農民惡習,還好,這傢伙至少沒有搓出一條條黑泥,看來還算常洗澡,否則我就要吐了。

  我老婆拿著碗筷第二趟走進廚房的時候,王大牛從椅子上一躍而起,飛快地扒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那條大褲衩。

  等妻子再回到餐桌前的時候,王大牛已經全身赤裸,挺著他那根大雞巴,雙手叉腰正對著我老婆,下面的鐵棍子頭還一動一動的。

  我老婆驚叫一聲,「討厭死了,怎麼隨隨便便就脫光衣服。」

  「這有啥,這是俺家哩,俺成天在家光著屁股又咋哩?俺是這家裡的男爺們咧!蔫吧,你說是不是?」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家裡做好「蔫吧」,然後對著他倆的床戲打手槍,在外面我還會是「王總」。

  對,我會有錢,會有權,會有名,會有眾人羨慕的眼光。我也會有一個家,我的家裡有個頂天立地的漢子,他霸佔了我的女人,而我卻能從中得到快感。

  如果我不是淫妻癖,我能怎麼樣呢?殺了王大牛?我砍他一刀他一道血楞子,他打我一拳我我葛屁著涼了。

  正好我是個淫妻癖,我是個變態啊!當我前天看到王大牛和老婆一起躺在床上的時候,沒有從廚房裡拿出刀子殺了他,反而勃起的時候,我不就該明白了嗎?

  我的路,我的未來。

  完美。

  「對,大牛以後就是這家裡的男人,你想怎麼著都行!別管我。」我說出了漫長沉默以來的第一句話,我內心的淫賤和邪惡征服了我的嘴。

  我老婆理都不理我,王大牛的雞巴倒是又脹大了一些,「媳婦,咱來樂呵樂呵吧?」

  「臭大牛,就想著那事兒。」

  「俺媳婦太水嫩了,剛才在廚房俺就忍不住了」

  「你帶來的那些東西還沒收拾呢,怎麼辦?」

  「嘿嘿,明天你再收拾,哪能讓那些事兒耽擱俺和俺媳婦日屄。」

  「色牛……哎喲!」

  我老婆驚叫一聲,已經被王大牛又一次扛在了肩上,向臥室走去,「媳婦,來吧,俺今天再教你點新姿勢,保證樂死你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