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4.◆44


◆44

  王大牛和我老婆又一次赤條條地躺在我們的大床上,我又一次坐在床邊的沙發上,把手伸進褲襠,等著看好戲。

  王大牛黝黑的龐大身軀壓在我老婆白花花的肉體上,大雞巴在我老婆腿上頂著,嘴裡含著我老婆的白奶子。

  「媳婦……奶子……真大……俺見過的小娘們裡……就你最大……比蘭子還大……好像……又變大了。」

  我老婆嗯嗯呀呀地哼著:「大蠻牛……別那麼……使勁……」,我老婆33D罩杯的奶子一個在王大牛嘴裡被叼的濕漉漉的,另一個則在一隻粗糙的大手裡被搓弄的一會扁一會兒圓,「今天……人家……穿胸罩的時候就覺得好緊……好像……是變大了……羞死人了……」

  王大牛的板寸頭從我老婆奶子上抬起來,仔細看著我老婆的奶子,「嘿嘿,好像是大了,媳婦,俺們村裡有個說法,叫『女大十八變,全靠刀子鏇,越鏇越好看。』」

  「啊……什麼意思?」

  「就是說女人全靠男人日弄哩,男人炕上有好本事,女人就越來越漂亮,」

  大牛淫笑著,把我老婆的手抓起放到他那兩隻大卵蛋上,「媳婦,你可得好好感謝俺的大蛋子,要不是它倆造出那麼多雞巴水,哪能把你滋潤得變這麼漂亮?」

  妻子羞死了,摀住臉,「你……啊……壞……」

  王大牛嘿嘿笑著,鬆開我老婆的奶子,分開那兩條修長白皙的大腿,跪在女人的胯間,用自己的大龜頭磨蹭著那兩瓣陰唇,沒幾下上面就沾滿了亮晶晶的淫水,讓那個鵝蛋大的傢伙泛著鋼鐵般的光芒。

  「你……我好癢啊,你還不快進來」

  「嘿嘿,媳婦,你比前兩天可急多了」

  「大蠻牛,我不是愛上你那根大雞巴了?」

  王大牛可沒想到我端莊淑儀的老婆,現在隨隨便便就能說出這樣的話,大屌蹭蹭往上揚,氣也粗了,不過這傢伙還是有經驗,深吸一口氣,「媳婦,俺說了,男爺們就要把家裡娘們的上下兩張嘴都餵飽。」

  我老婆被他的龜頭磨得屁股在床單上蹭來蹭去,哪裡還有耐心聽他說這些,「好……好……餵飽餵飽。」

  「俺每月給你一萬塊錢,餵飽你上面這張嘴了沒?」

  妻子清醒了一點,忍著下體無盡的空虛,「飽了,太多了,我的親漢子真有本事!」

  「中,那你想不想俺餵飽你下面這張嘴?」

  餵飽?我操,我在旁邊想,你那叫餵飽?你每次都把她喂得哭爹喊娘只撐得要吐好不好?

  「想!」我老婆身心都在急劇召喚她的男人,「我是你媳婦,我要你塞得我滿滿的,我要親漢子日我!」

  我以為王大牛就要提槍上馬,哪知道這傢伙往旁邊一躺,挺著那桿黑肉槍,用不容反抗的語氣說:

  「媳婦,俺要你坐上來。」

  我老婆還沉浸在大牛的挑逗之中,一時沒反應過來,「啊?」

  王大牛伸出大手,撥弄了幾下那只鋼管似的粗雞巴,「俺讓你坐上來,自己把俺的雞巴插到你的小逼裡頭去。」

  我老婆的屄裡汩汩裡流著淫水,面色潮紅,意志倒是堅定–瞬間而已,「不要,羞死人了。」

  「嘿嘿,羞啥羞哩?漢子日媳婦,天經地義哩!」

  「你的傢伙太大了,會疼的。」

  「小娘們都是這樣,喜歡俺的大雞巴,又怕疼,等坐進去你就知道了,美死你!」

  「臭流氓,你真是臭流氓!」我老婆嘴上這麼說,心裡卻還是拒絕不了這個強悍男人的命令,爬起來,蹲在王大牛胯下。

  我想潛意識裡,她也知道,這個男人總能給她帶來無窮的快樂。

  「媳婦,慢慢往下坐哩,俺雞巴長,不急,」王大牛嘿嘿淫笑著,指揮著我老婆半蹲式,同時扶住自己的那根種牛雞巴,對準了我老婆的屄眼。

  「羞死人了,這個姿勢。」

  「怕啥哩?都叫過俺親爹了。」

  妻子又羞又怒又想笑,腿上一鬆勁,「啊呀!」一聲,王大牛的龜頭就被她自己坐進了陰道。

  王大牛也爽的「嘶」地倒抽一口冷氣,往兩人交合處一看,那個黑胖大和尚被吞進去了個頭,「媳婦,接著往下坐,還差著老遠哩!」

  我老婆火上來了,「大流氓!臭大牛!疼死人家了,你還就知道躺著享受。」

  「嘿嘿,媳婦你別怕,這個姿勢開始是有點疼,到後來樂死你咧!」

  我老婆一聽,往上抬了抬屁股,扭了扭腰,把那個大龜頭放出來一點,又往下繼續坐,這次多進去了一點。

  我在旁邊仔細觀察著那根大屌和那個小屄,發現我老婆的屄和我熟悉的那個似乎不一樣了,陰唇顏色深了很多,陰蒂在性興奮的狀態下竟然大而可見,紅腫而滑膩,淫水不斷地從陰道裡流出,抹到王大牛的龜頭上,讓他們的交合處光閃閃的。

  我已經不是我老婆粉嫩的小屄了,我把我老婆的處女膜捅破了,但真正讓我老婆終結處女生涯的,是王大牛,是他讓這個屄變黑了,變騷了,變濕了,是他把我老婆從一個青春洋溢的少女,變成了一個成熟豐滿的少婦。

  我老婆的第一個男人其實是王大牛,我擼著自己的小雞巴想道,這時我老婆又發出了一聲驚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