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5.◆45


◆45

  原來王大牛這個頭腦簡單雞巴發達的粗人,哪裡等得及我老婆一截一截慢慢往裡坐他的雞巴,他忍了幾分鐘,實在受不了了,大手把住我老婆的屁股,用蠻力往下按,腰往上挺,一使勁,只聽「噗」的一聲,我老婆驚叫聲中,大傢伙入巷了。

  王大牛那雞巴是什麼雞巴?全根而入,又是女上男下的姿勢,馬上就讓我老婆又疼又爽,差點昏過去,坐在那根雞巴上前後晃悠,「哎喲……你個沒良心的……又動粗……脹死了……」

  大牛扶住妻子的屁股,慢慢地前後推動,肉貼著肉兩人最敏感的部位摩擦著,「日他娘哩……真恣兒啊……頂到你屄芯子裡頭了吧!」

  我老婆全身像沒有骨頭一樣,我在沙發上都能看到她的屄一陣抽動,吸吮著大牛的黑雞巴。我知道這個姿勢插入的角度和深度讓她至少小高潮了一次。

  倆人就這麼慢慢廝磨,也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我老婆才緩過來,「你啊……可能都頂到我子宮裡去了……」

  「嘿嘿,」王大牛這時也出了汗,粗壯的手臂上一條條腱子肉隨著他推動我老婆肥屁股的動作顯現出來,展示著力量,「子宮就是俺兒子住的地方?俺就知道俺雞巴頭子真舒服……跟你的屄裡還有一個小屄……給俺吸雞巴似的……過癮!」

  我老婆身體前傾,扶住王大牛城牆般寬厚的胸肌,「你可……真色……」

  「媳婦……你上下動動……」

  我老婆抓著王大牛的胸膛,慢慢起來,把大牛的雞巴放出來一小段,這一下可好,剛才被堵住的淫水小溪一樣從屄裡順著陰莖流了出來。

  「媳婦……你剛才又尿騷水了……?」

  「還不都是你……我坐死你個壞傢伙!」

  我白皙豐滿的老婆,蹲坐在一個黑壯漢子胯下,一上一下地吞吐著牛屌。

  「啊呀呀……日死我了……我坐死你的壞東西……我坐斷它……」

 「媳婦……真他娘舒坦……你坐吧……使勁坐……俺的雞巴是鐵打的……坐

  斷了算你本事!「

  王大牛和妻子全身是汗,在快感中嚎叫著,他長滿老繭的大手抓住了我老婆的奶子,掐著那兩個美國紅櫻桃一樣的奶頭,全身健壯的肌肉散發著濃濃的汗味,配合著我老婆一上一下的蹲坐,往上死命挺著腰。

  「俺日爛……你的騷逼眼子……日爛你的騷水洞……哪有小娘們……這麼會尿騷水的……欠日哩!」

  我老婆肥白的大屁股,上面隱隱還有昨天王大牛留下的大手印,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迎合著王大牛呼呼冒著熱氣的大活塞,「啪啪」的撞擊聲和「噗哧噗哧」的水聲響成一片,我看到有些時候老婆的大屁股坐下來特別有力,會擠壓到大牛的那兩個大睪丸,不知道那是種什麼樣的快感。

  「我就是……欠日……就是欠……壯漢子的……大雞巴日!」

  「日死我吧……脹死我了……親漢子……真好……」

  「他奶奶的騷娘們……自己坐在爺們雞巴上……欠日的城裡娘們……俺莊稼漢子的雞巴你稀罕不?」

  「稀罕……稀罕死了……大死我了……燙死我了……硬死我了!」

  「俺這叫小媳婦騎牛哩……你原來的小雞巴男人……這樣日過你沒?」

  「啊……啊……沒有……沒有……他三年射在我屄裡的……還不如你一次射得多!」

  在旁邊我頻頻點頭,是啊,我那點清湯寡水,老婆說的對!

  「日你娘哩……賤貨……老子餵飽你沒?」

  「喂飽了!」我老婆瘋狂地上下坐動屁股,「脹死了……好脹啊……牛哥哥的大雞巴真好……沒有它我活不了啊……」

  妻子已經被這個新姿勢刺激的癲狂了,她的屁股上下舞動,時而還左右搖擺,第一次在性愛中取得主動權的她,迷亂地想要獲得更多快感。她忽然雙手死死抓住王大牛饅頭一樣壯實的胸肌,用指尖撩撥著他那兩粒一角硬幣大小的黑奶頭。

  我猜我老婆這麼做純屬是出於本能,她知道自己的乳頭被刺激會動情,就猜想這樣也會給王大牛帶來性快感,誰知道這才是摸公牛屁股,從後面發生的事情來看,男人的乳頭摸不得。

  王大牛發飆了。

  這傢伙一聲狂吼,渾身肌肉鼓脹,扇面形的寬闊胸膛上,紫紅色的胸肌脹得像兩口鐵鍋,抑或是兩面盾牌。

  「日你奶奶!俺……真痛快……真他娘的……老子日死你……騷娘們!」

  王大牛開始使勁按住我老婆的屁股,往上挺腰,妻子被他大手一按,哪裡動得了,只有在原地挨操。

  「啊啊啊啊啊啊……日死我了……日死我吧……我就是賤……日死我!」我老婆高叫著,抽搐著,洩出了一大泡淫水,飛到了高潮的天堂。

  我在旁邊,試著摸了摸我的乳頭,我聽說男人的乳頭發育和雄性激素有關係,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乳頭顏色深。

  我的乳頭是粉紅色的,王大牛的乳頭是黑巧克力色,我的乳頭並不突出,王大牛的乳頭上乳尖突出,像一顆小黑豆。我又用指甲刮了刮自己的乳頭,全身有過電一樣的感覺,怪不得王大牛爽成這樣,誰能想到男人的乳頭也是敏感區呢?

  誰刺激過這個蠻牛一樣漢子的乳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