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6.◆46


◆46

  我老婆正承受後果,她被這個狂性大發的壯漢死死抱住屁股,無奈地迎合著他的撞擊,在快感的巔峰中掉落,卻又被拋上另一個高峰,她兩眼無神,腦袋晃來晃去,像落水者抓住浮漂一般抓住王大牛胸前的肌肉疙瘩。

  「俺日……俺日……日死你個城裡騷貨……又尿騷水……浪娘們!」

  「他奶奶的……尿炕一樣……啪!」

  王大牛又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個手印。

  「大牛哥……你太壯了……親漢子……我……我不行了……」我老婆斷斷續續的,好像是在肉體慾望的大海中灌了一肚子水,話都說不清楚了。

  「啥?不行?」王大牛正來勁,才不管我老婆,繼續往上拱著屁股,「咋又不行了?」

  「累……剛才動了那麼久……我蹲不住了……再說……你的雞巴也太大……太硬了……哪個女人受得了?」我老婆用迷離的眼神看著王大牛,又用指尖刮了刮那兩顆小豆子似的男性奶頭。

  騷貨!我心裡罵道,想換花樣就直說!

  「騷娘們……老子今天讓你知道啥叫爺們!」

  說著王大牛從床上直起身子,大腿往上一拱,兩手托住我老婆的肥白屁股,就把我老婆擁在胸前,隨後只見他粗腿一邁,下床了!

  我老婆驚叫一聲,死死抱住了他粗碩的脖子,白嫩嫩的身體緊緊貼在王大牛的身上,大腿夾緊了他的腰,估計那個小屄也死死夾緊了王大牛的雞巴。

  大牛站在床邊,手托著我老婆的屁股,自豪地說:「騷媳婦,你怕啥哩?你才多少斤?俺這膀子上至少300斤力氣哩!你也就100多吧?」

  我老婆驚魂未定,只覺得全身重量都壓在王大牛的一雙粗手上,再定睛一看,自己的一雙大奶子緊緊壓在王大牛的胸肌上,手攬住人家的脖子,像樹懶一樣掛在男人身上。

  「討厭……羞死……」

  她話音未落,王大牛開始操弄了,我老婆估計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姿勢如何做愛。

  靠著驚人的臂力,王大牛雙臂一抬一放,我老婆的屄就套著他的牛雞巴一進一出,開始我老婆還驚叫,可是這個姿勢頂的角度又和剛才不一樣,她那張櫻桃小口哪還有空驚叫。

  「啊……好刺激……啊……頂到……頂到那裡……啊……臭蠻牛……真有勁兒啊!」

  我老婆迷離中睜開眼睛,先看到的是王大牛發達的斜方肌,在脖頸兩側,像鼓滿的帆一樣,讓男人的肩膀如大門板一樣厚實;往旁邊看,是聳動的肩膀三角肌,小山包一樣,一使勁就一條一條的;往下看,是王大牛的胸肌,稜角分明的岩石一樣,堅硬、寬厚,散發著雄性的魅力,自己的乳房還貼在上面;再看去,是王大牛兩條椽子一樣粗的臂膀,肱二頭肌隨著手臂一收一放,時而變成山峰,時而成為山梁,紫銅色的肌肉鼓脹而飽滿,散發著力量。

  妻子安心了,她知道王大牛很強壯,但現在才知道他有多麼強壯,她在他手裡,就如同一個小毛絨玩具,她被佔有了,被侵犯了,她被一個霸道的男人姦淫著,她再一次體會到女人的樂趣就在於被強壯的男人擺弄,她決定把自己都交給他。

  「好舒服……好爽……大牛……你壞死了……真有勁兒啊……真是好漢子……親漢子……大雞巴親漢子!」

  老婆開始從這個姿勢中享受樂趣,她的陰道又開始分泌淫水,滋潤得王大牛的雞巴黑亮亮的。

  「小騷貨……日得你恣兒吧……又濕了……真他娘的……老子這叫招叫做漢子捧缸……俺爹教的……好不?」

  「好死了……好死了……日我……親漢子……真好!」

  「嘿嘿……小娘們……還有更好的哩!」

  話音剛落,王大牛甩開兩個大腳板子,走出了臥室!

  我嘴巴張的老大,跟在旁邊,手裡飛快地打著手槍,眼看著王大牛玩「漢子捧缸」。他的粗毛腿叉著向兩邊分得很開,兩個碩大的睪丸噹啷著,大手深深陷進我老婆的美麗臀肉裡,不斷向上拋著我老婆的身體,又粗又大的雞巴像鐵條一樣被女人的屄套弄著,不時發出肉體撞擊的聲音。

  「啊……」王大牛一走動,我老婆又一聲驚叫,「你怎麼……還走來走去啊……羞死人了……啊……舒服死了……」

  「嘿嘿……羞啥啊……俺在俺家裡……日著俺媳婦……羞啥……日他娘……你又流水兒了?」

  「臭流氓……啊……好……真好……」

  「這有啥……俺……夏天時候……還把蘭子抱著……到俺們院子裡日弄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