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49.◆49


◆49

  我老婆瘋狂地吻著王大牛,被這個強悍的男人像布娃娃一樣擺佈讓她感到了女性最深處的慾望得到滿足。她夠不著王大牛的臉,只能從王大牛的肩上吻起,一上一下的並沒妨礙到她的親吻,她親著王大牛到處都是疙疙瘩瘩的肌肉,親到胸肌,親到手臂,甚至還親到腋窩,並在那裡舔了起來。

  王大牛的腋窩裡滋出來幾根黑毛,雖然沒有狐臭,但從鐵館出來後沒有洗澡,又進行著更加劇烈的「體力勞動」,那味道我在旁邊都能聞到,汗臭、汗酸、汗腥、霸道、雄性、粗獷……這些詞形容王大牛身上的味道都是正確的。

  我老婆舔著大牛的身體,她真是愛死這個男人了。

  大牛感到妻子溫暖柔軟的小舌頭在他胸口舔來舔去,臉上有強壯男人的自豪。

  「騷娘們……愛咱的疙瘩肉不?」

  「愛……愛死了……壯牛哥哥……」

  「咱力氣……大不?」

  「有牛勁兒!」

  「俺身上臭不……」

  「臭……我親漢子……汗臭……」

  「稀罕不?」

  「稀罕死了!壯漢子的味……爺們的味!」

  「浪娘們……壯漢子日的你好不?」

  「好!我的壯漢力氣真大……蔫吧背我都背不動……你端著我就不放下……」

  「沒膀子……好力氣……哪能餵飽……騷娘們……」

  「我……我真……快不行了……你力氣……太大了……」

  「日你娘咧……裝啥哩?又要尿了……俺爹說了……小娘們得日服帖?!」

  王大牛快馬加鞭,渾身汗如雨下端著我老婆上下運動,黑亮亮的身軀如同鋼鐵巨柱,發達的肌肉如同要從皮膚裡蹦出來一樣。

  在長達40多分鐘的姦淫後,妻子崩潰了。

  「嗚嗚嗚……人家受不了了……大蠻牛……我要撒尿……又要尿出來了!」

  「大雞巴……真好啊……真有力氣……壯牛……」

  「嗚嗚嗚……真快樂……飛了……又要飛了……嗚嗚嗚……欺負我……」

  「親漢子……我要死了……讓我死了吧……」

  「真能幹啊……沒白吃……那麼多牛肉……太有勁兒了……大公牛……嗚嗚嗚……快樂死了……嗚嗚嗚……」

  王大牛咬緊牙關,根本不理會她的求饒、讚美或者哭泣,只是冷酷地撞擊著我老婆的身體,把更大的快感,更大的痛楚,更大的羞辱都一股腦給她,腳下倒是邁開步子,走向衛生間。

  我跟在他後面,看著他那壯碩的背闊肌像翅膀一樣展開,汗水在上面泛著熱乎乎的光。

  王大牛把我老婆抱到馬桶前面,突然大手一翻,我老婆被她一攬,驚叫都來不及,瞬間就改變姿勢成了背靠在他懷裡,他一手兜著我老婆的左腿,一手兜著她的右腿,又把剛才換姿勢時,突然抽離的雞巴硬生生地插進妻子的屄裡。

  我老婆被他像只小布娃娃一樣擺弄,瞬間就換了姿勢,被他的強壯再一次折服,春心一動,又流出了一大股淫水。

  「親漢子……你……幹嘛?」

  「騷貨……你不是要撒尿……爺們兒給你把尿!」

  我老婆這才發現自己這個姿勢像是被把尿,兩腿被王大牛分得老開,下面插著根大雞巴,尿眼衝前,好像全身的重量都靠那根鐵條似的傢伙撐著。

  「你壞死了……」

  「浪娘們……老子今天……日服你!」王大牛拱著屁股,兩條臂膀上上下下,依舊是我老婆的小屄套著他的雞巴。

  屈辱而新鮮的姿勢讓我老婆馬上就登上了高峰,她靠著王大牛寬厚的胸膛,兩手抓撓著他的手臂:

  「哎呀……粗雞巴……真硬啊……嗚嗚嗚……」

  「挑起我來了!把我挑起來了……小屄都被你日破了……嗚嗚嗚……」

  「鐵雞巴……鋼雞巴……嗚嗚嗚……我忍不住了!」

  「服了……我服了……服了……大雞巴漢子……我服了」

  王大牛狠命頂著,那根大牛屌戳在我老婆的屄裡,梆梆的硬,「服啥了?」

  「服了……牛雞巴!」

  「服了誰的牛雞巴?」

  「大雞巴漢子的……大雞巴壯牛的……我的親漢子的……」

  「真服帖了?」

  「服了……服帖了!」

  「叫老子親爹!」

  我老婆淚如雨下,又被徹底的日服了。

  「親爹!」

  「再叫!」王大牛咬牙切齒的。

  「大牛爹!」

  「大牛爹幹啥咧?!」

  「大牛爹日屄呢!!」

  「日誰的屄?」

  「閨女的屄!」

  「用啥日著閨女的屄?」

  「大牛爹用……黑牛雞巴……日著閨女的屄!」

  王大牛一聽這話,大腿微曲,蹲著馬步一樣,鬆開我老婆的兩條嫩腿,讓她向自由落體一樣往自己的雞巴上撞去,撞一下又抓住腿抬起來,再撞。

  我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王大牛就像一座巍峨的黑色山峰,他單憑兩雙大粗腿,還紮著馬步,就能承受我老婆套著他那根大?面杖似的雞巴,上下撞擊的力量。

  王大牛也被這個姿勢刺激得夠嗆,他充分顯示著自己金剛般的力量,粗吼著:「浪娘們……俺……大牛……的……女人……想咋日……就咋日……讓你……尿……你才准……尿!」

  老婆馬上高潮了,騷水和尿液幾乎同時從她的下體湧出來,淡黃色的尿準確無誤地落到馬桶裡,不得不說王大牛把尿技術高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老婆的這次高潮特別猛烈,不但尿和騷水齊放,而且全身的嫩肉都一動一動的痙攣著,被王大牛把住的兩隻小腳彎成一張弓,眼睛迷亂,臉色漲紅,嘴裡連連嬌喘。

  「飛上天啦……啊……飛了!粗漢子……真好!」

  老婆幾乎撅了過去,過了有一兩分鐘,才悠悠醒轉,發現自己還在大牛的懷裡,尿孔淅淅瀝瀝還滴著水,又羞又爽,靠著他鐵板一樣的胸肌,用高潮餘韻中慵懶的聲調問道:「大公牛……你怎麼……還硬著?」

  我看了一眼表,快一個小時了,什麼叫硬漢?我理解了。

  王大牛低頭看著我老婆撒尿,白嫩的下體上黑毛很淺,粉紅的尿眼下面是紅腫的陰唇,陰唇包夾這他那根大耍貨,雞巴又硬了硬,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甚至感到那根雞巴又把我老婆往上頂了一頂。

  我老婆一尿完,他就抱起我老婆,大踏步走向餐廳,一手夾住我老婆,一手「嘩啦」撩起桌布,把晚飯時沒收完的碗筷都撩到了地上,把我老婆放在了餐桌上。

  「日你娘的騷娘們,又被俺日出尿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