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50.◆50


◆50

  王大牛二話不說,走到桌子一頭,把那根都是騷水,油光?亮的牛鞭送到我老婆嘴邊,「騷貨,給老子洗雞巴,洗乾淨雞巴老子好繼續日你!」

  我老婆那張小嘴,也同樣二話不說,從上往下,把王大牛的雞巴舔的幹幹淨淨,包括那兩個卵蛋子都嘬了個夠,最後又含住那個比雞蛋還大的龜頭,舌頭繞著那肉稜子打著圈,兩眼水汪汪地看著王大牛。

  「嘿嘿嘿,稀罕俺的雞巴吧?哪個小娘們挨了俺的日,不天天想著她大牛哥的肉棍棍?」

  「大牛哥,舔乾淨了,可以操我了吧?」

  我老婆說完這句話,又用那又軟又小又粉嫩的小舌頭,舔弄這山東粗壯漢子的龜頭,最後竟然還頂開了他的馬眼,往裡鑽。

  王大牛眼紅了,粗喘如牛,把我老婆的腿把在腰間,站在地上,上半身像一塊巨石一樣壓在我老婆嫩滑細肥的肉體上,大雞巴「噗哧」一聲又操了進去。

  「騷逼娘們……日你娘哩……真浪啊!」

  我老婆氣喘吁吁,「人家都……累死了……可是……看到……大牛哥的……雞巴……裡面……又癢了……」

  王大牛粗吼一聲,猛力撞擊著我老婆,屁股上的肌肉因為用勁都鼓出了兩個小坑,「浪娘們……不是俺這……?牛一樣的漢子……還日不過你哩!」

  我老婆全身都是汗水,已經累得不成樣子,卻還是努力扭動著屁股,包夾著體內那根熱燙的陽根,「浪……我就是浪了……你……喜歡不……」

  「稀罕……小娘們……就是給咱……夾雞巴的貨……越浪……越好!」

  王大牛這個坦克一樣的男人,黑色鋼鐵般的肌肉身軀碾壓著我的老婆,蹂躪著他的女人。

  「真會夾雞巴……俺日……日……日死你個讀書浪娘們!」

  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

  我老婆沉浸在攀登連續高潮的極樂之中,她的頭在桌上,隨著王大牛的衝撞一會兒甩到右邊一會兒甩到左邊,像吃了搖頭丸一樣,兩條白嫩無暇的大腿死死勾在大牛的腰上,腳板繃得緊緊。

  王大牛留著短渣渣板寸頭的大腦袋,在我老婆豐滿的胸部啃咬著,時不時叼住那個黑紅色的大奶頭,用粗糙的大舌頭磨蹭。妻子受不了這種刺激,迷亂地抱住那個大腦袋。

  「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受不了了……小屄裡……好疼!」

  我注意到老婆的小屄裡都沒有再分泌淫水出來,王大牛熱氣騰騰的陽具進出陰戶的時候不再發出「噗哧噗哧」的水聲。

  王大牛把雞巴退出來,看了看,上面沒有白沫子,很乾燥,「浪娘們,你咋不出水兒咧?」

  莫非在大牛新姿勢的刺激和連續的猛干下,我老婆真的被他「把騷水都日出來」了?

  「人家怎麼知道,剛才還……」

  「剛才發大水似的,現在又不給老子出水,管他娘的咧,繼續日!老子還沒放慫哩!」

  王大牛吐了口口水在手上,抹到自己的龜頭上,把大玉米棒子似的傢伙又頂進了我老婆的陰道。

  我老婆「啊呀!」一聲,緊緊抓住了他的肩膀,「疼!」

  「啥疼咧……生孩子還疼哩……是俺媳婦……就得伺候……俺」

  乾燥的摩擦讓我老婆的細嫩的陰道產生了痛苦,也帶來了全新的快感,「臭大牛……都是你……日個不停……真讓人家的……水……都流光了……」

  「騷屄娘們……真被俺……把騷水……都日出來咧!」

  「大壯牛……早知道……不給你……做那麼多……牛肉……勁頭……足……舒服……」

  「日你娘……這麼干(gan ,一聲)著日……更恣兒哩!」

  王大牛喘著粗氣,支起身子,老婆乾燥陰道帶來的劇烈摩擦,讓他的也感到了無比的快樂,他挺著那根粗得不像話的傢伙,像是要從我老婆身體裡搾出油來一樣,猛烈地撞擊著,兩個大睪丸「啪啪」地拍著我老婆的嫩屁股。兩雙牛眼瞪著我老婆,渾身上下滴著汗,像是在戰場上殺敵的士兵,而我老婆就是他的敵人。

  「日……老子……日死你……媳婦給咱吃肉……咱就在……桌子上……餵飽媳婦哩!」

  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我想起這句詞,感慨萬千,這才叫操女人!不,這不是操女人,這是交配,是兩性的戰爭,是征服,是肉搏,是絕對的支配,是霸王般的君臨,是我這樣的小男人不配擁有的權利,也不曾擁有的力量。

  王大牛進行著最後的衝刺,我感到他要射精了。

  「疼不?」

  「疼!」

  「樂不?」

  「樂死了!」

  「服不?」

  「服了……服了我的牛哥哥!」

  「要俺的種兒不?」

  「要!要牛哥哥的慫水……親漢子的雞巴水!」

  我老婆也看著王大牛通紅的眼睛,雙手迷亂而愛慕地撫摸著他身上每一塊壯碩的肌肉,眼裡全是崇拜。

  王大牛爽得搖頭晃腦,大嘴裡痛快地喊著:

  「蔫吧……看見沒……這才叫拾掇……女人!」

  「被你……拾掇過……才叫……女人!」妻子狠狠扭著屁股,似乎越痛苦越快樂。

  「日死你……俺日死你……」

  「殺了我吧……太痛快了……死了……要死了!」

  王大牛咬牙切齒地用比我手腕還粗的雞巴捅著我老婆,我看著這野獸般的性行為,心悅誠服,小雞雞鐵硬。

  「大牛,我不是男人,你才是男人。」

  「大牛,只有你這樣的漢子才配的上雨婷這樣的美女,我日不動她。」

  「大牛,你的雞巴真大啊,身板真壯啊,我王成心服口服,你才是男爺們!」

  「大牛,求求你快給她下種吧,快讓雨婷給你生兒子!」

  王大牛「日日日」像口號一樣罵著粗話,一頓就是一挺腰,「日你姥姥!真他媽賤!真他媽慫!」

  「你哪叫漢子,你爹不抽死你?!」

  「這又白又大的屁股……肥地哩!……你犁不動……俺大牛幫你犁……還幫你下種子哩!」

  「老子就再讓你看看……好漢子……咋讓媳婦兒生兒子!」

  說完,他熊腰死命一拱,兩隻鴨蛋大小的卵蛋緊緊貼在肉棍的根部,虎吼一聲,開始射精。

  「媳婦……給俺生個……壯小子!」

  這個彪壯的山東漢子,像蠻牛一樣頂著我老婆的子宮,射著那好像永遠沒有盡頭的精液,憋忍了一個小時的他,在釋放的快感中哇呀呀地大叫。

  「給俺讀書媳婦下種哩!」

  「城裡媳婦給俺生個小黑牛哩!」

  「給咱莊稼漢生娃哩!」

  「俺兒子也有根大耍貨哩!」

  妻子被他又多又濃的精液燙得又一陣抽搐,身體像是被電擊一樣想要使勁向上彈起,卻被王大牛死死壓在桌上,發出滿足的歎息。她再也沒有淫水可以分泌了,只有抓住王大牛的後背,在那溝壑縱橫的壯實身板上,抓撓出一道道的血痕。

  「燙死了我……親漢子的……雞巴水……」

  「都給我……漲破了……要漲破了……好多啊!」

  「大種牛……我要……給你……生小黑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壯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