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57.◆57


◆57

  濟南,盛夏,晚上。

  我叫王成,我和結婚證上的妻子陳雨婷都畢業自復旦大學,擁有碩士學位。

  現在,我那端莊淑儀的妻子正和她的臭大牛、親漢子、好男人,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影。

  我則只能坐椅子,原因是我妻子男人叫做王大牛,聽名字你就應該知道,他是個大塊頭。

  他往三人沙發上盤腿一坐,再摟著我老婆,基本上就沒有我坐的地方了。

  王大牛照例在家裡光著膀子,他大咧咧地坐在沙發上,屋裡開著空調,身上依然有一層薄汗,手裡拿著瓶水,冰箱裡有啤酒,王大牛卻不喝,他說要喝就喝白的,啤酒喝了沒勁又長膘,所以這傢伙喝著礦泉水。

  電視裡放著DVD ,《紅高粱》。

  這是我老婆最喜歡的中國電影,她曾說張藝謀拍了幾個好片子,《紅高粱》算一個,《活著》算一個。我當時就問她,看沒看過《菊豆》,她說李保田一露面她就退盤關機了,她問我有沒有看過《菊豆》的原著《伏羲伏羲》,我說沒有,她說你應該看看,比電影好多了。

  我後來把《伏羲伏羲》看了,挺短的,劉恆的小說,寫的是一個又老又乾癟的老頭買了一個漂亮媳婦,被他又壯陽具又大的侄子征服的故事。我看過後沒覺得什麼,卻隱約明白了妻子為什麼不喜歡張藝謀的改編,也許是因為李保田那矮瘦的樣子完全沒有原著裡楊天青雄赳赳的氣勢。

  原來在過去的生活中,有那麼多的事情預示著我們的未來。

  妻子要王大牛陪著她看紅高粱,完全是因為今天下午我和她之間的對話。今天下午,我特意請了事假,趁著王大牛不在家,想找妻子談一談,談話內容如下:

  「雨婷,你真的就想和王大牛這樣過下去嗎?」

  「有什麼不好嗎?都三周了,我幸福得很,從來沒這麼幸福過。」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呢?王大牛是有家室的人,你有碩士學位,竟然就當他一個二奶?」

  我老婆神色黯然,「我最後悔的就是,沒有早遇到他,有時候我想,我生在他那個山溝溝裡多好,我一定能和他青梅竹馬,從小就跟定了他!」

  我無語,半天才憋出一句:「你真的甘心當個二奶?我記得你以前最瞧不起那些靠男人吃飯的女人!」

  老婆有點激動了:「王成!你別胡說八道!他給了我錢以後,問都沒問過那些錢怎麼花,他說『爺們賺錢,媳婦兒花錢,天經地義!』他尊重我,信任我,他不是在購買我!」

  「王成,你還記得嗎?我跟你來濟南,辭了工作,你是怎麼做的?你每月掙小三萬,給我五千說是家用,其他你來管,那五千你還要我記賬,每月都要查。告訴你,王大牛的那些錢除了日用,我都節省著,前幾個月你那五千塊錢,我花的時候倒是一點都不心疼。你知道為什麼嗎?我覺得王大牛的錢也是我的錢,你的錢是你自己的錢!」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我曾經以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就該在家裡管錢,卻沒想到一個真正的男人是如王大牛這樣,只負責掙錢,管錢這種小事,揮揮大手,「交給媳婦,咱不管哩!」。

  妻子平靜了點,又說:「我覺得王大牛真的把我當成他的媳婦,只要他一年時間裡,能有十個月在我身邊,我就知足了。至少在這十個月裡,我的家裡有個真正的男人,我不用害怕,不用擔心。他看著我好像我是他最寶貴的東西,又霸道又寵溺,別人動我一根手指頭,他都凶那個人半天。」

  我知道她是在說前兩天,王大牛和她一起去超市,幫她拎東西,一個年輕小伙子撞了我老婆一下,王大牛要不是手上有東西,怕是早一拳揍上去了,狠狠瞪著那小子,那小子一看王大牛的眼神和塊頭,以為要殺了他,跑得比兔子快。

  那天我老婆回家的一路上都拉著王大牛的大手,那隻大手裡又拎著一大袋子東西,他們在前面走著,我在後面跟著,一路上不斷有人跟王大牛打招呼:「大牛,你媳婦兒又漂亮了!」「大牛哥,嫂子紅光滿面的,哦呵呵呵,怕是有喜了吧?」「大牛,這小子,會疼媳婦,東西都自己拿啊,哈哈!」

  沒錯,現在小區裡的人看到我老婆,都知道她是王大牛的妻子,雖然似乎是鮮花插到牛糞上了,但王大牛誠懇熱情,尤其是對那些大媽們,進進出出幫著抬個東西什麼的,哄得那叫一個順溜。現在小區的婆婆媽媽見了我都說:王成,你表姐夫真是個好人啊!

  我在這個小區住了好幾個月,每天進進出出。王大牛在這個小區住了才三星期,他們竟然記住了他才是丈夫,而我只是表哥?我的存在感真是可悲……

  我胡思亂想著,又問妻子:「王大牛以後要是把他鄉下的媳婦孩子接到城裡來住呢?你怎麼辦?」

  妻子,我那對愛情曾抱有粉紅色幻想的妻子,說:「那我就和他們一起住,他大媳婦不在意,我就不在意。反正我也會給他生兒子,愛著同一個男人,女人沒什麼深仇大恨。」

  真是自降身價,真是墮落!或者,這才是在追求愛情?這才是為愛情而犧牲?

  我只好拋出殺手鑭:「雨婷,你有沒有想過,你和王大牛要是真的長期生活在一起,你們是沒有共同語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