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59.◆59


◆59

  這是,平平常常的一天。

  我,下班回到家中,在飯桌前看著報紙,聞著烤箱裡牛肉的香氣,等王大牛回來開飯。

  哪知道王大牛這傢伙從健身房練完大塊回來,一進門就脫個精光,大踏步走進廚房。

  「媳婦,烤牛肉啊,俺最愛吃了!」

  「哼,就知道你愛吃,哎呀,你怎麼又不穿衣服!討厭死了!」

  我走到廚房門口,胯下的小雞巴又開始發硬。

  「媳婦……今天俺們鐵館……來了個小娘們……門口寫著不讓女的進……她非進來……拿著相機拍……說是喜歡俺們……美……」王大牛含著我老婆的奶子,口齒不清,我老婆則早就癱在他懷裡。我往下一看,大牛那根粗屌正脹得梆硬,貼在小腹上。

  他覺得不過癮,一把兜住我老婆的屁股,把她放在櫥櫃檯上,大手揉搓那兩個白嫩的乳房,上面的乳頭由於他這段時間的掐弄,顏色明顯變黑了。

  「俺和大奎一看就知道是小騷娘們,她看著俺們哪兒那些膀實漢子口水都要出來了。俺倆就在她面前顯大塊兒,那娘們白,臉不算好看,可是奶子特大,跟你差不多了,俺倆給她看咱的疙瘩肉,她不但拍照,還上手摸,摸著摸著臉就紅得不行,俺倆的雞巴都快把褲衩頂破了,那小騷貨往下一看,都要尿出來了,腿直打晃。大奎說小姐,要不俺穿上健美褲頭給你表演?那娘們一聽就點頭,大奎說去俺那旮拍吧,那娘們又點頭,他倆就走了。」

  我老婆聽了輕哼一聲,「原來你是想著別人,怪不得今天這麼猴兒急!」

  王大牛臉紅脖子粗的,脫下我老婆的內褲就摳屄,「那小娘們太浪了,要不是有了你,俺早跟大奎一起,前後倆洞都給她日進去,塞她一晚上,讓她浪個夠!」

  老婆臉紅,說:「那你去啊!」

  「俺說了不是?俺想著你哩!俺想著你給俺做牛肉,想著你比她美多了,想著你奶子比她還大,屄裡又嫩又軟,身上也白,有股子……」王大牛渾身是汗,估計是從鐵館跑回來的,「有股子牛奶味兒!」大牛紅著臉,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沒等我老婆答話,就把大嘴壓倒了我老婆的紅唇上。

  一陣猛親。

  王大牛親著,下半身也不老實,雙手分開我老婆的腿,他牛高馬大的,櫥櫃的檯面正好在他胯下的高度,就想這麼把雞巴日進去。

  我老婆感到了下身的溫度,反應異常強烈,使勁掙脫了王大牛的親吻,「大牛,不行!」

  王大牛此時的表情極為搞笑,我從沒想到在那張陽剛粗曠的臉上能出現這樣的表情,就如同一個小孩子被搶走心愛的棒棒糖。

  「啥?你是俺媳婦哩!俺想啥時候日……」

  「臭大牛!我……」我老婆堵住那張因為慾求不滿而跑著火車的嘴,「我……沒來月經,所以……」

  我和王大牛同時一驚。

  「啥?媳婦,你說啥咧?」

  「傻大牛,今天我去醫院檢查,我懷孕了!」

  王大牛傻傻地盯著我老婆,然後。

  「啊!!!!」

  妻子發出一聲尖叫,嚇了我一大跳,她的身體已經騰空,我都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似乎是一瞬間,王大牛就像舉一個小孩子一樣,把妻子扛在了肩上。

  「啊……啊……放我下來!」我老婆坐在大牛的肩膀上,兩腿間夾著那個板寸大頭,又羞又害怕。

  「嘿嘿,怕啥哩!媳婦,踏踏實實坐穩了,手扶著俺的下巴也行咧!」

  「王大牛,我害怕!」老婆從沒在自己家裡被舉得這麼高,依舊驚叫不已。

  「哈哈哈哈,好媳婦,怕啥哩!」王大牛肩上坐著我老婆,輕鬆的就像那隻!是一片樹葉,「俺兩手托著你半個鐘頭都沒問題,還不信俺肩膀扛不住你咧?」

  妻子還是有點緊張,手扶著王大牛的腦袋,「臭蠻牛,大蠻牛!嚇死我了!」

  王大牛看老婆坐穩了,竟然就這麼走起來。我們的家房高有三米五,讓他和老婆這麼玩是沒問題,問題是門可沒有這麼高,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我老婆又是一聲尖叫,眼看著就要撞到牆上了,王大牛嘿嘿一笑,半蹲著,讓我老婆安然過門而出。

  我一邊往旁邊讓,一邊想:這傢伙深蹲250 多公斤,嗯,不奇怪。

  王大牛扛著我老婆走到客廳裡,撒著歡兒的帶她轉,「媳婦兒,見過這麼高沒?」

  我老婆依然緊張,「沒,沒,大牛,你慢點兒!」

  王大牛走到水晶吊燈下,「媳婦兒,這水晶燈上的燈泡太多,你不是說太熱嗎?俺大牛給你當梯子,擰下來倆就行哩!」

  妻子坐在王大牛城牆一般厚實的肩膀上,我看到大牛粗壯的脖子兩側,斜方肌上手腕粗細的肌腱高高聳起,手臂上端的三角肌像一個大鐵球,加上雄渾的胸肌和背闊肌、肩胛肌,妻子真的像是一個小孩子坐在一棵偉岸的大樹上,她所佔據的位置,還不到大牛肩寬的一半。

  我老婆估計也感覺到了屁股底下,熱乎乎的疙瘩肉一塊塊堅實如鐵,時不時的隆起,厚實又安全,慢慢放鬆了下來,嗔道:「家裡又不是沒有梯子,幹嘛要你來當梯子?」

  王大牛又嘿嘿樂,摸著我老婆垂在他胸前的細白小腿,「哪個梯子能有俺安全?俺這是金鋼梯子哩!」說著又彎了彎手臂,讓妻子看他發達的二頭肌,「俺媳婦懷了俺的娃,哪能再讓你爬高走低的,以後換個燈泡啥的,等俺回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