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02章


◆ 第02章

  昨日發生的事,我怎麼也不能忘懷,男人態度的轉變,嘉莉的反應,以及沒有留下片言隻語就轉身走掉的天使女生……昨晚在酒店的房內,嘉莉在我的懷內哭了很久。

  心情平伏了一點之後,嘉莉就洗了個澡……時間有點長,不過大概女生洗澡都是這樣的吧?

  回家的路上,嘉莉緊閉著嘴沒有說半句話,只是緊緊地繞著我的手。而我,當然也沒有什麼可以說的,畢竟害她遇上這一個不愉快經歷的人是我。

  因一時誘惑而和天使女生做出了那種事,我原本以為嘉莉永遠都不會原諒我了。不過既然對方開出了條件,而我又確實已經得到了「好處」我實在沒有辦法不得不向嘉莉坦白承認我曾經對她不忠的事實。

  嘉莉好像頗冷靜地聽完我的「不忠報告」之後,反問我:「你想怎樣做?要跟我分手嗎?」

  「當然不是啊!我喜歡的只有你!」

  我認真地說:「那麼,那個女生呢?你要怎樣負責任?」

  嘉莉立即回問我。

  「她有男朋友的啊,用不著我負責任……」

  我越說聲音越低,連帶頭也低了下去。不過女友的身型本來就偏矮小,這一個低頭動作反而正好把視線校正在她的臉上,這時我才注意到,女友的淚水已經奪眶而出了。

  「她有……男朋友?」

  嘉莉像是不可置信地圓睜著雙目凝視我。

  「嗯,所以她沒有要我負責任的要求,反倒是……」

  看著女友的雙目,我實在不敢說:「反倒是什麼?」

  嘉莉大聲地說:我只好別開面,向著虛空的天際,小聲說:「……她要求的是交換.」「呃……」

  嘉莉不可置信地凝視著我。

  ************

  說好了的,只需要完全對等的「交換」我和天使女生在那個下午經歷過了輕吻(這一個是意外的)然後是舌吻、撫摸(只剩下內褲沒有脫掉)和手淫至射精。

  天使女生只向我要求我女友(當時她應該未認識嘉莉?和她男友做相同的事情,而她和我也會在場,以令到我不用擔心女友會被強暴,或是使我和女友之間有任何互相猜疑的可能。

  而天使女生要我「即使賭上分手的可能,也必須盡力去說服女友交換」不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我還沒有向嘉莉押出這一個賭注,聽完了交換條件之後,女友低頭沉思了幾分鐘就答應了。

  然後事情就是趕急到令人無法再認真思考的程度!

  在我打短訊通知天使女生說嘉莉已答應了之後,她馬上就預約好一家高級酒店,安排了他的男友進去,再叫車把我們接了過去,再然後就是……那一段難以忘懷的不愉快經歷!

  「啊!還是快點忘記吧!」

  我在心中吶喊,畢竟突然在大街上吶喊,會被當成精神病患而送院吧?

  ************

  為了確認嘉莉的狀況(還包括我們之間的關係)今早我特地去嘉莉的住家下面接她上學.雖然有點遲,不過,終於看到了嘉莉出來了。她也看到了我,向我微微一笑,然後就快步走到我身邊,雙手繞著我的手。看來,「確認關係」這一個步驟可以省略了,不過,這麼一來,我就不知說什麼開場白好了。

  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嘉莉就突然停了下來,「你……不要我了?」

  嘉莉低著頭用忍耐哭泣的聲音說,她的肩頭也好像因為強忍著淚水而抖顫。

  「怎麼會?」

  我馬上否認.「我……我已經污穢了……」

  女友像是崩潰似的哭著。

  「不會啊!怎麼會這樣想的?」

  我立即上前抱了她進懷內。

  「吻我!吻我這張污穢不堪的嘴!」

  嘉莉的聲音大得有點令途人側目了。

  為了令她安心,還有阻止她繼續叫嚷下去,我馬上低頭緊緊地吻住她的嘴。

  我還把舌頭伸進去嘉莉的嘴巴內,好好地替她舔刷乾淨每一顆牙齒.(說起來也有點嘔心,如果各位街坊在那天早上目擊到這一個狀況,就請當作笨蛋情侶在做愚蠢事情,至於污穢什麼的,也請一笑置之就好了。

  這一個吻,不知持續了多久。總之,我們明明聽到了附近大鐘報時的鐘聲,卻對它聽而不聞了。

  依依不捨的雙唇即使分開了,兩人的嘴唇上依然連帶著銀色的絲線(為了保持浪漫,我不說我想起了昨日的一些什麼了)嘉莉對著我示意滿足的傻笑,我也回以一個微笑,順便扭一扭因為彎下腰太久而發出疼痛的腰骨。

  「那,我還是你的女友吧?」

  嘉莉說:「當然,我的女友就只有你。」

  我馬上回應,順便也撥走了嘴唇上的銀絲.「嗯,那麼,你和那女生……的時候,我也要在場。」

  嘉莉臉上開始發紅.「呃?不會啊!我不會再犧牲你的!更不會再對你不忠!」

  我馬上把手放在胸前作出發誓的動作。

  嘉莉卻推開了我的手:「怎麼可以!我已經跟那個男人口交了!你怎麼可以不向她討回來啊?」

  她帶點激動地說:看她的表情,這句話絕對是認真的。

  路過的嬸嬸又側目了,兩個笨蛋情侶一大早就大大聲說什麼口交的……

  ************

  所以,情況就突然變成了現在這樣。

  「嗚……」

  這是我的哀嗚。

  「這東西的前端是最敏感的,要男人乖乖投降,就先輕輕地、若有若無地玩弄這裡.」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用她細膩的小指頭在我的東西的前端逗玩著。

  而嘉莉則是一邊圓睜著雙眼看天使女生的手法,一邊認同似的點頭.在學校裡的美術室附設的雜物房內,四周散發著油漆和灰塵的味道,我就坐在一張像是戲劇裡古代酒家的板凳上,下半身的長褲早被脫掉,由坐在天使女生側面的嘉莉拿著。而天使女生則半跪坐在我的兩腿之間,手上玩弄著我的東西。

  原本應該是浪漫色情的口交現場,不知道為何變成了教學模式?

  「你男友還很敏感,所以輕力一點也可以。但遇上我男友這一種老手,這種力度根本就是浪費時間,要用力一點,像這樣……(嗚……現在知道昨天做錯了些什麼了吧?」

  天使女生一邊套弄我,一邊對嘉莉說:「就只是力度?」

  嘉莉認真地發問。

  「當然不是!這邊用力套住,下邊的小丸子也可以輕撫一下,手有兩隻吧?怎麼可以讓左手閒著偷懶?」

  天使女生微笑著演示。而我只能強忍著快感,咬著下唇悲嗚。

  「原來還有這一招!」

  嘉莉閃閃發亮的眼光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似的。

  「其實除非是新手、或是對方有意配合之外,單單用手是頗困難的,用嘴巴和舌頭的感覺會好得多。但如果對方是非常老手……」

  天使女生說了一半就停下了沒說,同時也把手上的套弄停了下來。

  「……其實也算是我害的,明明知道你們經驗不多就提出交換……這樣吧!要不要跟我做愛?」

  天使女生凝視著我說:「呃……我,我不會再用嘉莉跟你交換的!」

  我說:雖然這時候下半身的反應是有點缺乏說服力就是了。

  「放心好了。經過昨日的事,我男友已經不會再對你女友有興趣,這只是我對你們的補償,這樣可以了吧?」

  天使女生對我說:我轉頭望向了嘉莉,只見她低下頭,嘴邊喃喃自語地念著些什麼似的……

  「你也同意吧?」

  這次到天使女生也轉頭看著嘉莉。

  沉默了一會,嘉莉像下定決心地抬起了頭說:「請務必讓我參與!」

  女友的表情,也如今早提出「討回口交權」時的表情一樣認真,我也只好輕輕點頭答應天使女生的邀請……

  突然「噗」的一聲,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我,只感到一鼓濕潤的暖熱套住了我的下半身。「咦!咦!啊啊……呃……」

  被天使女生的口中被急速用力地吸弄了幾下,我不中用的東西就馬上繳白旗投降了。

  讓嘉莉這麼痛苦的經歷,就只能換來……幾下……嗎?

  嘉莉也曲著眉,在天使女生的身邊呆看著,一臉欲語還休的表情。

  我在朦朧欲睡的虛脫感之下,好像看到了天使女生從我的腿間退了出來,然後誇張地發出「雪」的一聲,把她嘴巴裡的精液全都喝了下去。

  「好了,今晚見吧!」

  天使女生說完,頭也不回就離開了雜物房。

  如果我知道嘉莉剛才低頭喃喃自語的是什麼的話,也許我就不會答應天使女生的邀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