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05章


◆ 第05章

  我因為過度疲累的虛脫感而無法言語.女友嘉莉雖然睡著,但臉上掛著難以理解的複雜表情,我想,這大概是因為她剛剛親眼目睹男友與其他女生做愛的衝擊感所使然吧?不過她的手臀仍然緊纏著我,而且一直維持著十指緊扣的狀態,有關我倆感情這一點,應該沒有產生變化才是吧?

  剛才完事後,天使女生立即就進了浴室洗澡,嘉莉則躺在我的臂彎裡與我稍事休息。到我醒來的時候,天使女生已經不在酒店房間之內,如果不是看到那個被天使女生隨手丟掉而掛了在垃圾桶邊緣的安全套,我也許會以為自己只是醉酒後發了一個好夢而已……

  稍事休息之後,我的理智開始清醒。整個過程裡也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情,更加沒有出現破門捉姦這種老電影橋段。那麼,於晴和天使女生的男友到底來做什麼呢?

  一男一女來酒店裡,還會有什麼好事呢?我當然不是沒有動過歪念頭.只不過,天使女生的男友並不是我們學校的人,今天我又和天使女生在校內有較親密的舉動而引起了一陣騷動,更因此事被作為女友密友的於晴興師問罪,所以,這一個組合的出現,無論怎麼說也太令人在意了。

  我凝視著嘉莉的睡臉……明天等待著我們的,會是怎麼樣的一天呢?但無論如何,我和嘉莉也會像現在一樣,十指緊扣在一起面對吧?

  「嗯?打令……」

  在我懷中的嘉莉輕輕扭動了一下,然後抬起頭微笑的看著我。雖然是笨蛋情侶的象徵,但每次女友撒嬌的時候都會這樣叫我,感覺還是滿甜甜的。微笑再附帶一個揉眼的動作,也太犯規了吧?

  我輕輕推開了她揉眼的手,低頭吻了她的薄薄的小嘴唇一下。她微閉著眼,湊上了嘴,我倆的四片嘴唇緊緊貼在一起。

  吻了數分鐘,她反身爬到我的身上,瓜子臉蛋羞紅著的凝視著我,「可以抱我嗎?」

  嘉莉說:「嗯……」

  我勉力的點頭回應她。

  數小時前才和天使女生大戰一場,虛脫的無力感仍然佔據著全身,這時女友卻提出要抱(指做愛)的要求,我實在對自己的體力感到憂慮,但考慮到女友甚少主動要求,我實在不想推卻她。

  我打算移動沉重的軀體,嘉莉卻用雙手環抱著的的頸項使我不能移動,「讓我來,好嗎?」

  嘉莉羞紅著臉說,我只好勉力點頭.由女友做主動嗎?這是她第一次做主動吧?這樣真的好嗎?期待感、優越感一下子充斥著我的腦袋,連帶我那睡得正甜的海綿體也徐徐轉醒。

  「壞蛋!」

  嘉莉一邊說,一邊用手輕輕套著我那微硬的東西,開始緩慢地套弄了起來。

  嘉莉稍為移動一下身體,低下頭吻住我的乳首,手上也不忘繼續輕輕套弄的動作。相對於天使女生的激烈動作,女友的主動則是輕柔的、帶有明顯愛意的。

  女友再移下一些身體,頭部移到我的下身部份,她凝視了我的東西一下,然後像下定了決心地伸出了舌頭,「嗚……」

  我不禁輕叫了出來。

  剛才完事後,天使女生就去了浴室洗澡,我和嘉莉則相擁而睡到剛才,換言之我還未洗澡,那東西上面應該充滿著乾涸掉的精液臭味才是!嘉莉竟然會主動舔弄著我這個臭東西!還要是像細細品嚐似的一小段一小段地舔!優越感和快感再度襲來,我的東西像要和應似的點頭顫動了幾下。

  看見東西有了較強烈的反應,女友就從東西的前端開始慢慢向下含了進小嘴唇內。溫熱濕潤的感覺,再加上小舌尖輕輕佻逗著的誘惑,我的東西已經提升至作戰狀態.而嘉莉也沒有放鬆嘴巴上的動作,開始用她薄薄的小嘴唇加以套弄。

  「嗚……」

  嘉莉突然加大了套弄動作的力度,使得我又叫了出來。我看著她一邊套弄著,一邊展示著得戚笑容的樣子,真的不知道該生氣還是好笑。

  然後嘉莉停止了套弄,爬上前來,伸手到床頭桌上拿了一個裝在錫紙包裝裡的安全套。她凝視著錫袋一下,再看一看我的臉,「這是我作為女友的最大權利吧?」

  說著,嘉莉就隨手把保險套丟掉,然後校正了我的東西對準她的小花心,就直接坐了下去。

  「哦……」

  她坐下的力道使我的東西連根直入花心的最裡面,嘉莉的全身向後顫動了一下。「嗄……嗄……嗄……」

  一下子進入到深處的沖激感,嘉莉維持著跪坐的姿勢扶著我的胸膛用力地喘著氣。

  喘了幾口大氣之後,嘉莉雙目微閉,然後慢慢移動著右腿,轉換成蹲坐的姿勢……這!不就是剛才我和天使女生做愛時的姿勢嗎?

  「別勉強……」

  「不!我一定做得到的!」

  嘉莉下定了決心說:「那我幫你……」

  我伸出了雙手與她十指緊扣,用我雙手的力度支撐她的身體,使她完成了轉為蹲坐的姿勢。

  從我這邊看去,女友的雙腿大大地張開,經女友細心修剪過的小三角盡現我眼前,我倆身體連接著的地方是男與女、快感與慾望的象徵。

  「嗚……呀!」

  嘉莉全身的力度幾乎都從雙手壓力過來,我用力地承托著,使她再次坐了下去。

  「這……這是什麼感覺啊?」

  嘉莉的臉上分不出是痛苦還是爽快的表情。

  「嗚……呀呀……啊……」

  嘉莉再次倚靠我的雙手借力提高了身體,然後再放鬆地坐下去。蹲坐的動作比跪坐的擺幅更高,從未試過如此感覺的嘉莉表情複雜,像是幹了什麼壞事、卻又很想繼續追尋快感的慾望的感覺.嘉莉勉力的試了幾下,身體開始習慣,每一次抽插和喘息的時間距也開始縮短。是時候了嗎?嗯……我看緊了嘉莉提起身體的時機,自己用腰力向上猛力頂了進去,正是剛才取回天使女生主導權的那一招。

  「啊……呀!」

  受到我突如其來的攻擊,嘉莉馬上脫了力,整個人都跌靠在我的身上。

  「嗄……我還真是沒用呢!」

  嘉莉伏在我的胸膛上,自責似的向我吐一吐舌頭.「傻瓜,慢慢來嘛!」

  為了阻止她胡思亂想下去,我開始主動抽插著。

  「嗚……嗚呀……」

  我緊緊地抱著她的身體,全力地抽插著,只見她緊緊咬著下唇,像是要抵抗慾望似的曲著眉。

  女友的身體較為敏感,以往我跟她做愛的時候也是她比較容易達到高潮的境界,但今次她像要極力忍耐似的……我與天使女生做愛的事,真的令她這麼在意嗎?但對方是自稱「老手」的人物啊!怎麼可以直接將自己拿來比較?

  在我猛力抽插下,女友的身體完全脫力,我輕輕的把她放下,維持伏下的姿勢,自己則坐了起來,把東西再次對準已經盛放著的小花心,一插到底。

  「嗚啊!嗄……嗄……嗄……」

  我讓女友稍為喘氣,再從後用雙臀扣住了她的雙肩,使她換成了後進式的姿勢。

  「啊……啊!啊!呀……」

  我一下一下有節奏地猛力前推,女友忍耐高潮的心已經被我燃燒殆盡,我只覺花心裡的內壁越收越緊,下半身傳來的緊縮快感也開始蒙閉了我的理智。

  「嗚啊……啊!啊!啊!呀呀!啊……」

  嘉莉花心裡的內壁激烈地抽搐。

  「嗚啊……」

  我也在密著的緊縮感裡再用力衝刺了幾下,白濁就猛力地在嘉莉花心的最裡端激射而出。

  ************

  一夜裡連續激戰兩次的沉重虛脫感,使我沉沉而睡。一直到了差不多中午時分,我才慢慢轉醒過來。

  今天……是正常的上學日啊!突然意識到大事不好的我立刻坐起身來,看似已經洗過了澡、頭髮帶濕的嘉莉拿著茶杯,坐在餐桌那邊向我微笑。

  「呃……今天要上學吧?」

  我向嘉莉詢問。

  「是啊,不過我們沒有帶校服過來,現在回家也趕不及哦!」

  嘉莉一邊說,一邊啜飲了一口茶。

  「啊,說得也是……不知紫薇她有沒有回校……」

  想起天使女生的身影,我低頭自言自語著。

  「我才是你的女友哦!不准你叫她叫得這麼親熱!」

  嘉莉裝作動怒的樣子,氣鼓鼓地看著我。

  「是,是,你才是我唯一的女友嘛!」

  說著我就站起來,步向浴室的位置。

  離開了酒店,反正回校也沒用,我就直接送嘉莉回家。

  回到女友的家已經差不多放學時間,嘉莉的電話馬上響起來。

  「嗯?於晴?」

  嘉莉接了電話。……

  「是啊,我跟他在一起。」

  嘉莉說:……

  「沒什麼啊,偶然放個假也不錯啊!」

  嘉莉說:……

  「嗯!放心啦,我們沒事。」

  嘉莉說:……

  「是呢,那個人今天有沒有回校?」

  嘉莉反問。……

  「朱紫薇。」

  嘉莉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臉色一沉。……

  「沒看見嗎?嗯,沒什麼啦,隨便問問而已。」

  嘉莉說:……

  「放心啦,都說了沒事啦!」

  嘉莉說:……

  「她說要找你……」

  說著,嘉莉把電話交了給我。

  「喂……」

  我說:「你聽著!如果你膽敢欺負嘉莉,我一定殺了你!我是認真的!」

  於晴在電話裡大聲咆哮完,就掛了線。

  看著我錯愕的表情,嘉莉只是回以一臉苦笑。

  天使女生也沒有回校嗎?雖然不同班級,不過她是那種不論走到哪裡都會引起注意的人,沒看見的就應該是等於沒有回校吧?那麼,離開酒店房間之後,她到底去了哪裡呢?

  突然的電話響聲打擾了我的思路,這次是我的電話響起了。

  來電顯示是「小桃」她也是「飯堂五美圖」之一,論美貌是排名最後,卻因為一直裝作可愛的行徑和打扮,論人氣度比樣貌排第三的嘉莉更高,年級比我們小一年。

  「哥哥,今天和嘉莉姊去了哪裡拍拖~~呢?」

  自從我和嘉莉拍拖以後,她就一直以「哥哥」來稱呼我。

  「啊,隨處走走而已。」

  我一邊回應著,一邊用單手做出牛角辮的手勢來告訴嘉莉電話中的是她。

  「嗯?現在拍完拖了沒有~~呢?」

  小桃以裝作可愛的語氣問。

  「剛剛送了嘉莉回家,現在差不多走了。」

  我說:「嗯嗯!可以見個面嗎?我超~~想?念?你?哦!」

  小桃說:「呃……好吧……」

  我回應,大概是為了昨天在學校裡和天使女生的事鬧得熱烘烘而要我接受盤問吧?

  「嗯!那就嘉莉姊家附近的老麥等~~吧!我十五分鐘就到。」

  小桃說:「啊,好的,一回兒見。」

  我說完就掛了線。

  「怎麼了?」

  嘉莉走近我身邊問。

  「她說要見個面……大概是問……那個人的事吧?」

  我說:「你竟然告訴她們了?」

  嘉莉圓睜著眼看著我。

  「啊,不是交換的事,是昨日在校裡的事,於晴跟你說的那一件事……」

  我說:「哦……要我一起去嗎?」

  嘉莉好像放了心,輕輕呼了一口氣。

  「啊,應該不用吧,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啦!」

  我向她微笑,她也回以我一微笑。

  「不准太夜哦!」

  說著,嘉莉就環抱我的腰,把她的頭埋在我的懷中,一臉依依不捨的表情。

  ************

  「哥哥,這次於晴姊很憤怒哦~~」小桃的招牌牛角辮也隨著她大動作的側頭動作而擺動了一下。

  「嗯,我知道,可是嘉莉也沒有說什麼嘛!」

  我回應說:「嘉莉姊的性格這麼好,當然不會怪你啦!可是哥哥也要為她著想一下嘛!今天學校裡那些傢伙傳說著因為那個女人,你和嘉莉姊已經分手了啦~~」

  小桃一臉認真地說:「當然沒有啊!哪有可能的?」

  我圓睜著眼說:「嘿~~與那女人有關的傳聞嘛~~有什麼沒有可能的?」

  小桃瞇著眼一臉懷疑地說:「連你也不信我們了?」

  我凝視著她雙目說,如果她真的存心懷疑,說下去都沒有意思了。

  「唔~~當然不?是?啦!」

  小桃大動作地搖頭,兩邊的牛角辮也跟著擺動著,「正因為相信哥哥你,所以我更加想知道清楚是什麼一回事嘛!」

  小桃繼續說:「真要說是什麼一回事嘛……就只是她借用了我來擺脫那兩個觀音兵吧!」

  我說:「對!正因為這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呢~~」小桃圓睜著雙目,雙手輕輕拍了一掌,同時那一雙緊緊包囊在毛衣裡的所謂隱性巨乳也跟著震動了一下。

  「這是指……」

  我稍為集中分散了的目光,向她提出疑問。

  「雖然一直有傳那個女人有一個校外男友,不過與男生有如此親熱的舉動是第一次聽聞哦!況且,她對觀音兵的態度一向是來者不拒、又點到即止的。所以藉故擺脫這個說法也是第?一?次?哦!」

  小桃用裝可愛的聲調認真地分析著。

  真的是這樣嗎?我對天使女生來說真的是如此特別的存在嗎?曾經有聽說過「即使一夜情,女生也會對曾經有過親密接觸的男人自然地給予信任」的說法,不過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發生關係吧?

  凝視著正在沉思的我,小桃的臉上好像滿佈了問號一樣。

  當然,那些事都絕對不能跟她說,「嗯,總之我無愧於嘉莉就好了。」

  我說完了這句,就起身離開.但說到無愧……用嘉莉的身體去交換一事,我真的能無愧嗎?

  「哥哥,我也是相信你的,有什麼事情記得要找我商量哦!」

  小桃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我只舉手揮一揮示意聽到了。老實說,我真的有一點後悔。

  我一踏出老麥外面,就看見了一個熟識的身影,看到這一個身影,腦海裡的思緒一下子就被掃光了。

  天使般的可愛樣貌,微透的薄紗套裙隱約顯現著魔鬼般的誘惑身材,有她在的地方自然會引起附近男生的注目,這次也不例外,原本冷冷清清的小公園忽然多了三三兩兩聚集的人群,年齡由十幾歲到七、八十歲的都有,而且清一色是男人。

  她以天使般的微笑看著我,像是已經在這裡等了我很久似的。

  「你……在等我?」

  我上前去搭話,同時我感覺到來自小公園裡的人所投以的各式各樣艷羨又憤恨目光。

  「嗯,在等你。」

  天使女生直接承認了。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我搔搔頭問。

  「嗯?你覺得會有我想知道的事情是我打聽不到的?」

  天使女生反問。

  「呃……女孩子之間的感情還真是脆弱啊!」

  我苦笑著。

  「倒也不是,如果單以她們幾個的感情來說,我覺得是絕對能夠守密的。」

  天使女生微微搖頭否認.「哦?」

  我不禁用手托住了下巴思考。

  「原本出賣情報源是不道德的事情,不過對著你,再不道德也沒關係吧?而且我也確信你不會因為知道了而做些什麼.」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靠了過來,用手繞住了我的手臂,然後開始拉著我走。

  「除了你以外,在她們身邊還有其他男生吧?」

  天使女生一臉得戚地說:「啊,我知道了!是雅茵的男友。」

  我輕輕用拳頭打了手掌一下。

  「嘿嘿!」

  天使女生笑而不語.雅茵就是「五美圖」中樣貌排名第四的女生,至於說人氣……應該是與嘉莉不相上下吧?人氣低大概是因為她與男友已經公開戀情了一段日子,早已不在一眾餓男的獵食名單啦!

  奇怪的是……為什麼他要告訴天使女生我的去向?更奇怪的是,我是被小桃臨時用電話約出來的,除非小桃打電話來的時候雅茵和男友也同時在場,否則沒道理雅茵會突然向男友說起小桃約了我見面的事。

  而根據於晴的情報,天使女生今天應該沒有回校,那麼應該是雅茵的男友以電話或是傳短訊的消息通知她。但如果是這樣,他又怎麼知道天使女生正在找我而主動去通風報信呢?

  一大堆的問號在我腦中湧現,連正在發生的「現狀」其實是相當不得了我都發現不到……

  「在想什麼呢?」

  天使女生微笑著問我。

  「啊……一言難盡啊!」

  我意識從思考中慢慢抽回……天使女生和我正是以手繞著手的情況下到處招搖啊!

  「嗯?這麼難的話,就由它去好了。這是我的人生格言呢!」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這是哪門子的人生格言啊?」

  我向她吐糟著。

  「誰管呢?反正今天我要你做伴陪住我就好。」

  天使女生捉緊了我的手說:「我?你有男友吧?」

  我停了步對天使女生說:「截至昨晚之前是有的……」

  天使女生的表情不像說謊:「……就當,再交換一次,好嗎?」

  天使女生的眼眶好像泛起了一層晶瑩的水珠。

  面對著這一個天使般的女生哀求的表情,是正常男人也無法拒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