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06章


◆ 第06章

  天使女生一直挽著我的手,完全漠視了沿路上所有男人的讚歎、色迷迷、艷羨、妒忌等等的一切目光。原來所謂的受歡迎,就是這麼一回事嗎?一直作為小人物的我,生平第一次如此受人注目,雖然心裡總覺得會被殺而已……

  她,又把我帶到酒店。

  酒店,是同一間酒店;房間,是同一間房間.我不禁懷疑,到底天使女生是否一直也是住在這間酒店裡的?以一個學生而言,每天租住酒店是不是太不合情理了?即使不算一流的高級酒店,但每晚的房租都應該足夠我吃很多很多個午飯吧?

  天使女生用鎖匙開了門,然後動作利落地開了燈,「你先坐坐,那邊有紅酒自便,我先洗個澡。」

  天使女生微笑著引領我坐在沙發上。

  「啊,請你先不要告訴嘉莉現在的事,至於明天說不說就由你決定好了。相信我,這對你有好處。」

  天使女生一邊微笑著叮囑我,一邊走到近門的衣櫃那邊從一個竹製的小箱子裡拿出一件透明薄紗的背心睡裙,之後就轉身走進浴室。

  「嗯……」

  老實說,就算現在要我跟女友說,我也不知從何說起。

  我與小桃見面之後沒有回家,反而是被天使女生拉去了酒店,而且怎樣看來她都是想和我做愛吧?一想到這裡,腦海裡就自然地回憶出現天使女生裸體的畫面,我不爭氣的東西好像結實了不少,但卻因為束在褲子裡而隱隱作痛著。

  「咯咯!」

  突然傳來敲門的聲音,破壞了我美好的桃色幻想。來這裡的……

  是於晴?還是天使女生的男友?我用力地倒吞了一口口水……無論哪一個選項,都是不得了的結局啊!

  我猶疑著走到門前,看著那一個小小的黑色防盜眼孔,既驚且怕……我實在連看都不敢啊!

  「咯咯咯!」

  敲門聲突然再次響起,我嚇得退後了一步。

  「幫我請他們進來好嗎?」

  天使女生的聲音從浴室裡響起。

  他們?那兩個不得了的人物一起來了?我再用力地吞了一口口水。

  不想了!既來之,則安之!我用力地扯開了門,門外的兩人都被我如此大動作的開門嚇住了。而在我開門看到那兩個人的臉的時候,我也嚇呆了…………竟然是雅茵和她的男友!

  雅茵穿著米白色的短襯衣配以翠綠色的百摺裙,回校時會戴的眼鏡也換成了隱形眼鏡,使原本被掩蓋著的美貌更加展現.似乎刻意梳理過的天然微曲及頸秀髮,白滑幼嫩的臉蛋大概因為被我嚇到了而顯得有點蒼白,亦正因此而使右眼眼角下的一顆鉛筆頭大小的小小淚痣更為清晰。

  說起來,單以皮膚而言,「五美圖」之中應該以她最好,緊致的嫩滑感在光線之下會自然顯現出一種弧光,就是讓人不禁有衝動想伸手去摸一下。

  雅茵的男友則是穿著一套略嫌有點隆重的黑色皮夾外套,外套裡面卻是純白色的貌似汗衣的短衣,配以同樣黑色皮夾的長褲,卻是配以白色的運動鞋。他的目光遊走在我和雅茵之間骨碌骨碌的,像是思考著什麼壞主意似的。

  我們三人默視無話。

  我腦海閃過了大量的可能性猜測,卻沒有一個可以信賴。

  一分鐘?兩分鐘?總要打開話題吧?

  「……呃,進來再說吧!」

  我搔搔頭說,然後讓開了一條路,「嗯……」

  雅茵的男友點點頭,然後拖著雅茵的手牽了她進來。

  我請他們坐在沙發,然後按天使女生剛才所指的地方找到了紅酒和紅酒杯。

  我倒了四杯紅酒,然後把書桌前的木椅拉了過來,坐在較接近雅茵那邊。

  「……三哥,在裡面的是三姐?」

  這次打破沉默的是雅茵男友,他似乎也聽到浴室傳來的水聲吧?

  雅茵男友一向以「三姐」來稱呼嘉莉,而我一年多前也順理成章地變成了他的「三哥」他這個排序是用出生年月來排,不過剛好與男生們共識的美貌排名一樣而已。

  「如果是那個人約你們來的,就是那個人沒錯.」我刻意答得有點含糊。

  「不是嘉莉約我們啦……」

  雅茵說,我看到她的手有點抖震,她像是要掩蓋緊張感似的,拿起了一杯紅酒,喝了一大口。

  「嗯,我知道啊!」

  我說,實情是如何我當然不知道,不過按照雅茵的回答來猜測,則肯定是天使女生約他們來的。

  「果然……」

  雅茵說了這兩個字之後就低下頭.「果然?」

  我追問。

  「嗯……於晴跟我說的時候我都不信,沒想到是真的。」

  雅茵說,然後再喝了一口紅酒。

  「她說了什麼?」

  我繼續問。

  「她說你最近跟那……那女人走得很近啊!叫我們多留意點.」雅茵圓睜雙目凝視著我的臉。

  「嗯,真的是很近呢!」

  浴室的門打開,天使女生的聲音從浴室裡傳出來。

  聽到天使女生的聲音,雅茵男友的臉上立即浮現出燦爛的笑容,而雅茵則好像因為剛才的說話被對方聽到而低下了頭.天使女生從浴室裡開門出來,身上穿的是剛才那一件透明薄紗背心睡裙,一雙只屬於魔鬼的圓渾胸脯把背心完全地鼓漲起來,兩線迷人的鎖骨上仍然隱隱殘留著水氣,微濕的長直秀髮漂逸著洗髮精的香氣,天使般的臉蛋上掛著瞇著細眼的天使微笑。

  她走到我坐著的沙發後面,用雙手繞著我的頸輕輕把我的頭拉向後,然後她的一雙魔鬼胸脯就緊貼在我的頭後面。我看著雅茵男友快要噴出鼻血的表情,心裡想:這傢伙平時正正經經的,原來是色鬼一名。

  原本打破了的沉默,因為天使女生的出現而再度降臨.天使女生對我們的沉默似乎感到很不耐煩,她放開了我的頸,走到我身邊坐下。因為睡裙太短而顯得很大動作的翹腿,使雅茵的男友視線都盯緊在她修長的腿上。當然,會注意到她翹腿的動作是因為我也在看啦!這個女人絕對是魔鬼。

  「其他人說什麼的現在不管了。因為某些原因,現在你們這個三哥就是我今晚的男友,還要不要交換就由你們決定吧!」

  天使女生向雅茵他們說:咦!交換?我的心中好像響起了一下敲擊銅鑼的聲音。

  「要!要!」

  雅茵的男友露出一副急色的表情。拜託,別要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樣子啦!

  雅茵看一看男友的表情,輕聲歎了口氣,然後目光掃過了我,就急急的低下了頭.「你呢?如果你不想也沒關係的,反正你三哥答應過今晚會陪我。」

  天使女生說著,然後對我微笑。

  我到底是答應了她什麼?她只要求我今晚陪伴她罷了。且慢,「……就當,再交換一次,好嗎?」

  那一句背後原來是這個玄機?也太詐了吧?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啊!查老先生!原諒我沒聽你的……

  三人的視線都落在低著頭的雅茵身上,感受到壓力的雅茵頭低得更低。

  「嗯?不願意也沒關係啊!」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雅茵的男友面上則是快要流出淚來的失望神色。

  只見原本猶疑著的雅茵,雙手緊握成拳頭,然後抬起頭看著天使女生,「就交換吧!」

  雅茵用堅定的語氣說:

  ************

  我接過了天使女生給我的鎖匙,就和雅茵過了剛才天使女生房間正對面的房間.我開燈進了去,坐在沙發上。雅茵則一言不發地坐在床上,好像要與我保持距離.「我說啊,交換什麼的就不用管啦!」

  我像自言自語似的說:畢竟我根本沒有乘人之危的意圖,而且她似乎是因為她男友想交換才會答應交換吧?

  「可以過來嗎?這麼羞人的事,不要迫我說得這麼大聲好嗎?」

  雅茵看著我說:其實酒店房間的隔音應該不錯吧?不過我還是起身過去床邊坐下,與坐在床中央位置的她保持著半張床的距離.「雅茵,其實如果你不願意,為什麼不跟他說清楚呢?我想他也不會勉強你啊!」

  我看著她說:「他跟我說要用我去交換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甚至還想過要跟他分手,不過,我最後還是答應了。」

  雅茵低著頭說:我腦海中浮現出當天我與嘉莉說「交換」時的表情,女友當時也會這樣想的嗎?

  「怕他跟你分手?」

  我問。

  「可以不答嗎?」

  雅茵抬起頭看著我。

  「嗯……」

  我無言以對。

  「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跟一個陌生人做愛,卻沒想到最後變成了認識的人,而且還要是你……叫我以後怎樣面對嘉莉呢?」

  雅茵再次低下頭.「就是說,不想也可以啊!」

  我看著她說:「唔唔……我男友也正在做那一回事啊,而且對象是那……那一個人。」

  雅茵小幅度地搖頭.「其實你們是不是對她太有偏見了?她本質不是這麼壞啊!」

  我替天使女生辯護.「這個也可以不談嗎?」

  雅茵再度看向我。

  「嗯……」

  我再次無言以對。

  「吻我。」

  雅茵以認真的表情凝視著我。

  「真的要?」

  「嗯……」

  我向她坐近了一點,雙目凝視著她雙目裡的倒影,然後把頭慢慢靠過去。五厘米、三厘米、一厘米……然後她別過了臉,雖然碰不到嘴唇,可是我仍然吻上了她的臉上,然後慢慢退開.「如果不想就不要啦,別勉強自己。」

  我說:「不!只因為對象是你,我才會太介意……對,綁著我!」

  雅茵說,看她的表情不是說笑的。

  「怎麼可能綁著你?也太離譜了吧?」

  我大聲地說:「那……蒙住我的眼!剛好,就用那個!」

  雅茵手指向落地玻璃窗口邊的窗簾布……是那個綁著窗簾布的帶子嗎?

  我走過去把帶子拆了下來,窗簾布就自然張開了,窗外的景色就被窗簾布完全遮蓋,房內變成只剩下淡黃色的燈光。

  「這真的好嗎?」

  我把帶子交了給她,然後她自己在頭上綁了起來。

  「可以了。」

  雅茵昂起頭向著我的方向說:我歎了口氣,然後慢慢爬到她身後,用雙手輕輕搭著她的肩。她感覺到我在後面,就把頭盡量抬高配合。

  「倚著我。」

  我把她的頭輕輕推到我的肩上,然後雙手環抱著她的腰,然後把嘴唇慢慢的靠下去。

  「嗯……」

  四唇雙接的一刻,她全身稍為震動了一下。

  「啜……」

  我輕輕的啜了一下……很軟,感覺真的很柔軟!

  「啜……啜……啜啜……」

  我追尋著這一種柔軟的感覺,一再輕啜著雅茵的嘴唇。

  她蒼白臉上的幼嫩緊致的肌膚慢慢轉換成桃紅色,她也開始配合著我的吻,甚至積極得主動迎了上來。我把舌頭吐出舔舐著她柔軟的嘴唇,感覺到有點異樣的她稍為退開了,然後微微張開了嘴再迎了上來。

  「啜……啜……雪……」

  我慢慢把舌頭伸了進去雅茵的嘴唇之內,她也配合地把叮嚀小舌與我的舌尖輕接著。

  「嗯!」

  我把抱著她腰間的雙手稍為移向上,用手臂環抱在她胸前的位置,以感受到的質量來說應該不及天使女生,不過比起嘉莉是好得多了。她並沒有反抗我這一個抱胸動作,看來是可以更進一步了。我先把倚在我肩膀的她扶起,然後改為坐到她前面,再次吻向她的嘴。

  「嗯……」

  我一邊吻著,一邊開始撫摸她的小腿。竟然是這種細膩緊致的質感!這是一種摸上了絕對會停不了的手感,嫩滑得來卻緊致得有點像乒乓球拍面的啜手的感覺!會上隱,這質感絕對會上隱的!

  我雙手順勢向上遊走到大腿。以雅茵比嘉莉高出半個頭多的身形而言,她的大腿算是偏幼,我一直向百摺裙裡面撫摸到近三角位置,雙腿都並沒有很多的肉感,但那一種肌膚吸啜感卻是一貫延伸入去,而且越接近裡面感覺就越溫暖。我在百摺裙裡伸手到她的腰部,抓住了她的內褲,然後輕接脫了出來。

  「啊!不要……」

  她伸手來擋,可惜淺黃色棉質的內褲已經被我脫了出來。

  發現阻止不了我,她的雙手轉而掩蓋著她自己的臉。

  「不要嗎?」

  我微笑著問,不過被窗簾帶子掩著眼的她當然看不到我微笑的表情就是了。

  「哪有人一來就脫內褲的?」

  雅茵的語氣既羞且怒,雖然蒙住眼,不過依然感覺到她的可愛。

  「不可以嗎?那現在來脫裙吧!」

  我雙手放在她大腿兩側裝作要脫她的裙讓她防備,而嘴巴卻是吻向她的頸項上。

  「啊!怎……怎麼!討厭啦……」

  雅茵全身劇震,似乎她的頸項是一個非常敏感點.而我也順勢把她的短襯衣推高至胸前之上,看似有美形效果的淡黃色的胸罩就暴露在燈光之下。

  「啊……不要舔啦……」

  雅茵脫力躺下,我也順勢覆蓋了上去,繼續舔舐著她幼嫩的頸項。

  「不要嗎?」

  我停下了舔舐,轉到她耳邊同呵氣的聲音說,說完再輕輕吹了一口氣。

  「嗯……討厭啦……」

  她別開了臉。我就再把她的襯衫拉過了頭脫下,伸了一隻手環抱著她的肩,另一隻手則開始隔著胸罩撫摸她的幼滑胸脯。

  嗚……這質感……真的太完美啦!

  我急不及待馬上解開了她的胸罩,她一雙水滴型的胸脯就彈跳了出來,我雙手各自輕撫著一邊胸脯,這一種柔軟和細膩的彈性,真的使我愛不惜手啊!

  「嗯……啊……討厭……」

  我用近似抓癢的力道輕輕逗玩著她兩顆小小的粉色乳首,感覺到乳首已經因為興奮而有點變硬了。

  「嗯……啜……嗯嗯……」

  我一邊繼續享受著一雙胸脯的幼滑彈性質感,一邊再低下頭去吸啜她的柔軟的雙唇。

  「女孩子是寶物!」

  我腦海裡出現了這一句不記得是來自哪一本輕小說的名句,用在這一刻的雅茵身上,真的是再貼切不過了。

  我的嘴唇從她柔軟的嘴巴退開,然後從臉頰慢慢遊走至耳垂,再從頸項下滑來到了鎖骨之上。如果單以鎖骨的美感而言,雅茵就不及我女友嘉莉,雅茵身型比嘉莉高、骨架也比嘉莉大,卻同樣是偏向瘦小,所以顯得橫向的鎖骨太生硬。

  當然,以雅茵的皮膚質感而言則是無可挑剔啦!

  我吻完了兩邊鎖骨,就從鎖骨中央一直吻向下,用雙手推緊雅茵的水滴型胸脯,把臉埋沒在胸脯之間.「嗯……嗯……啊……」

  我伸出舌頭仔細品嚐她雙胸之間的幼滑皮膚的味道,雙手一邊搓揉胸脯,一邊用手指逗玩著粉色的乳首。

  「啊……呃……可……可以停一下嗎?」

  我的舌頭正要登上右面的小丘,但雅茵叫停了我。

  「不要嗎?」

  我在她的一雙胸脯中間抬頭看著她說,雖然蒙著眼的她也看不到。

  「不……可以先脫裙嗎?我沒有帶替換的啊!」

  雅茵羞紅著臉說:「哦?這個簡單。」

  我雙手沿著雙胸撫摸著她的身體遊走到腰間,然後在她的翠綠色的百摺裙邊沿用力向下拉……拉不到。

  「拉鏈在後面啦!」

  雅茵帶點怒氣地大叫。

  我伸手到她腰後,抓住了拉鏈頭輕輕拉下,卻刻意不脫去百摺裙,就直接用嘴巴吸啜她的乳首。

  「啊!怎麼……討厭啦!脫裙啊……先脫裙……啊!」

  雅茵反抗著,卻因為被我壓在身上而動彈不得。

  「啊……不要啊!脫裙啦……不……啊……」

  雅茵雙手用力捉緊我的肩,當然,我沒有停止吸啜乳首的動作。我心想,有這種力氣不如試試自己脫裙不就好了?

  「不要啊……求你啦!啊……啊……要……要漏啦……呃……」

  雅茵的表情顯得很辛苦,是在忍耐著嗎?算了,真的惹怒她就不好了。我暫時停下了所有動作,伸手拉下了她的百摺裙,順勢張開了她的腿,再先放好百摺裙在一邊,我看到裙後面的位置已經沾濕了好一大片。

  「呼~~呼~~呼~~」雅茵大口地喘著氣,而我則凝視著她的雙腿之間的一片茂密森林。也許是先天因素吧,與雅茵的頭髮一樣顯得特別彎曲,交織起來就好像變成了一大團似的黑叢林,叢林上凝結著濕潤帶黏的小水珠。

  「呃!那邊……討厭啦……」

  我無視雅茵的說話,用手撥開她厚厚的叢林,就看到一線深紅色的狹谷,看到水源慢慢在狹谷中溢出,慢慢滴落在叢林上。

  「啊!呃……不要啦……那邊……啊……」

  我用雙手分開了叢林,然後重重地吻了下去。我沒有理會她企圖推開我頭部的雙手繼續用力地吻著,並伸出舌頭品嚐著狹谷中溢出的甜美水份。

  「嗯……哎……討厭啊……啊……嗯……呃啊!」

  我一邊用嘴巴品嚐,一邊把一根手指用力插了進去。

  「啊……啊……啊!」

  我停下了嘴巴的動作,用一根手指用力抽插了幾下,然後換成了兩根手指同時插入。

  「啊……啊……啊……」

  我兩根手指有規律地抽插,雅茵的身體也開始配合著地扭動,大量黏液流經我的手指不斷溢出。

  忍不住了!我一手繼續用指抽插,一手解開了自己褲頭的扣子,我快動作地扭了幾下腰就脫下了褲子,下身鼓漲的東西已經從內褲裡探頭而出。

  慢著……安全套呢?

  「和女孩子做愛,男人準備安全套是常識吧?」

  天使女生說過的語句在我的腦海中響起。可是……我凝視著下身鼓漲著的東西……雅茵,對不起了!

  我抽出濕透的手指,用手指上的黏液濕潤一下自己東西的前端,然後挨近身去,對準狹谷裂縫的位置就一插到底。

  「嗚……啊啊……啊……怎麼……呃……好大……好痛啊……要裂開啦!」

  雅茵不停扭動全身反抗,而我則保持插入狀態,用雙手按著她的腰部,盡量制止她亂動。

  其實我的東西應該沒這麼大吧?最少比天使女生的男友還要細小一個碼呢!

  「嗄……嗄……嗄……」

  扭動了一會,雅茵似乎開始習慣,在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適應了嗎?」

  我問。

  「嗄……哪有人說都不說就插進來的啊?嗄……嗄……嗄……」

  雅茵勉力地看著我說:這時候我才發現,也許因為剛才的亂動,綁在她頭上的窗簾布帶子已經完全鬆脫。

  我凝視著她喘著氣、羞紅著的臉,真的好美……比起回校時戴眼鏡的樣子,真的判若兩人。

  「拿掉吧?」

  「嗯……」

  我把她頭上的帶子丟掉,我和她現在都已經不需要這東西了。我再次低下頭去吻她,她張開著眼睛凝視著我的雙眼,嘴唇迎上來並吐出了小舌尖輕舔著我的嘴唇。

  「嗯……嗯……啊……」

  我雙手再次撫摸她水滴型的胸脯,下半身亦開始了緩慢的前後擺動。她的雙腿緊緊纏繞著我的腰,也開始著小幅度的扭動。

  她放鬆了身體之後,狹谷的內部雖然不算很窄,但質感卻是相當好,而且水份充足,一不留神就可能會完全退了出來。

  「嗚……啊……啊……啊啊……啊……」

  我加強了前後擺動的幅度,只見雅茵雙手抓住床單,雙眼微閉完全享受著每一下抽插。

  「哎啊……哎啊……哎啊……啊啊……」

  我看到狹谷的洞口已經因為習慣了而全面打開,我就再加大了動作,幾乎每一下都是完全抽出再一插到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覺到雅茵的身體激烈地震動,狹谷內壁緊緊地收縮,似乎已經到達了高潮。

  「這個窄度剛剛好啊!」

  我叫出聲來,然後加快了前後擺動的活塞動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啊……」

  我快速地從她的狹谷裡抽了出來,迅速走到雅茵的臉前,把下半身的東西塞進了她用力喘著氣的嘴巴,「嗚!嗚!嗚!嗚……」

  地怪叫了幾聲,精液就在她的嘴巴裡狂噴……

  ************

  「嗯?看來我錯過了一場大戰呢!」

  天使女生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

  我張開眼睛,環境是酒店的房間之內,穿著白色薄紗裙的天使女生橫躺在我身邊,浴室那邊傳來水聲……對,剛剛雅茵說想洗澡,而我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你怎麼進來的?」

  我曲著眉看向天使女生。

  「一般租酒店房都會給兩條鎖匙,這是常識吧?」

  天使女生微笑著對我說:「原來如此……雅茵男友呢?」

  我環視一下房內之後問。

  「我叫他回家去啊!我才不想跟他睡呢!」

  天使女生繼續微笑著說:「哈,卻走過來跟我睡了?」

  我笑著說:「對啊,如果是跟你睡,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天使女生認真地說:「擔心?」

  我問。

  「哈,沒什麼,別在意啦!」

  天使女生笑著,然後把頭靠過來吻了我的嘴唇一下。

  「他真的聽你話呢,而且還把雅茵丟在我這裡.」我說:「我跟他說你會送他女友回去,他就乖乖回家了。再說,那色鬼怎麼敢逆我的意思?」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哦?色鬼嗎?那麼你應該好好享受過了吧?」

  我說:「糟到不行!只懂左摸右摸的,一點技術都沒有,我弄他幾下就趕著交試卷了,一點用都沒有!」

  天使女生認真地說:「呃……這麼差?」

  我驚訝著。

  「真的很差,我用手幫他弄了兩次,再用胸部弄了一次,小雞雞就一睡不起啦!」

  天使女生說:「啊?竟然能有三次?平時他兩次也很勉強啊!」

  剛打開浴室門的雅茵加入了討論。

  雅茵披著酒店的大浴巾,雙手則用另一塊毛巾在擦拭濕潤的頭髮。她的衣裙尚在床上,浴巾下面應該是全裸吧?被兩個女生這樣說,而且有一個還要是他正印女友!雅茵的男友真的很可憐……喂,你們不會背後也會這樣評論我吧?

  「啊?我還以為他是太緊張啊,原來平時也是這樣?」

  天使女生對雅茵說:「嗯……平時就只顧自己享受,放進來弄幾下就完事,沒想到他對著你這個心目中的女神都一樣而已。」

  雅茵一邊說,一邊走到我的背後躺了下來。

  「嗯嗯!完全想像得到他是這種人!」

  天使女生附和著。

  「這次他跟我說起你的事,我本來都打算跟他分手了,不過既然他提到了交換,我也想嘗試一下男女之間做愛到底是不是全都是那麼一回事,才會答應的,不過沒想到對像最後卻會變成你。」

  雅茵一邊說,一邊從後抱住了我的腰。

  「嘿嘿,我安排的這個對象也不錯吧?」

  天使女生一臉得戚的笑容說,然後面對面抱住了我。

  「嗯,只是,我都不知道明天要怎樣面對嘉莉……」

  雅茵把頭埋在我背後,越說越細聲。

  「這麼難的話,就由它去好了。這是我的人生格言。」

  天使女生在我的懷中說:雅茵沒有回應,而我則把被子拉了過來覆蓋著三人。

  對啊,明天要怎樣面對嘉莉呢?這不僅僅是雅茵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啊!

  如果今夜的對象是一個陌生人,也許只要不跟嘉莉說就好了,但對象是雅茵……

  我們可以當作沒事發生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