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07章


◆ 第07章

  「嗯……啜、啜、啜……」

  睡夢中的我聽到一些聲音,同時我感覺到自己的下身有些濕潤和溫熱的不尋常感覺。我張開了眼,看到的是米黃色的牆壁,這裡不是我的家……啊!這裡是酒店。

  我的目光移向濕潤溫熱的來源……美貌如天使的臉蛋正埋伏在我的腰間,她紅潤的嘴巴正吞含著我下半身的那東西。「嗚……」

  一旦意識清醒,快感馬上激烈地襲來。

  發現我已經完全醒過來的天使女生加強了吞含的速度和力度,並凝視著我擺出一副微笑著的臉。

  「嗚……快不行啦……」

  我叫出聲來。

  「不行啊!」

  雅茵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響起,只見她跨過我的背爬了過去,然後為了阻止天使女生繼續口交而用身體擋在我身前抱緊我的腰。似乎是我的聲音吵醒了她吧?

  「嗯?吃醋嗎?」

  天使女生臉上似笑非笑地說。

  「才不是!只是他……他今晚是我交換回來的!」

  雅茵把臉埋在我的腰間大聲地說,我那鼓脹東西都碰到她的臉了。

  「哈!還好意思說交換啊?你男友可完全滿足不到我呢!」

  天使女生像是想起了些什麼似的大笑著。

  「誰管你了?你不滿足是你的事,總之他今晚是我的!我才不讓你。」

  雅茵對天使女生說。

  「哎呀?剛才還有人自怨自艾說不知道怎麼跟嘉莉交代,現在就直接來搶人家的男友了?」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爬了過來我的臉前面,輕吻了我一下。

  「就是為了嘉莉,更加不能讓你碰他!」

  雅茵一邊說著,也一邊跟著爬了上來,擋在我和天使女生之間。雅茵身上的披著的浴巾卻沒有跟著一起上來,殘留在我的腰間附近。

  「哈!這個樣子可沒有說服力哦!」

  天使女生笑著,然後伸手撫摸著雅茵因為浴巾鬆脫而暴露在我倆之前的胸脯。

  「啊……喂!啊……」

  天使女生沒有理會雅茵的喊叫,直接低頭就吸啜著雅茵的水滴型胸脯。我也沒有閒著,伸手繞著雅茵的腰,然後把下半身的東西從她身後挺進她的股間,在她的蜜穴外面前後輕輕摩擦著。

  「嗯……討厭啦!怎麼連你也……啊……嗄……」

  雅茵被我和天使女生雙重夾擊之下,雙目已經瞇成一線,臉紅著的大口喘氣。

  這一招「掃股」可是我最得意的絕技啊!還記得與嘉莉還未突破最後防線之前,她最多只容許我「掃股」而我則努力練習如何只使用這一個招式令女友得到坊間所謂的「門外高潮」「哎……討厭啦……怎麼這樣舒服……」

  雅茵把頭倚在我的胸前,閉眼享受著,而天使女生亦加強了吸啜雅茵胸脯的力度。

  「嗯……啊……啊……啊……啊……」

  我用東西的前端摩擦著雅茵小穴前端的小豆子。這一招其實力度要很講究,尤其是在背後位,不用力就會接觸不到,但太用力就可能會頂了進去。

  「哎……嗯!嗯?嗯嗯……」

  跟雅茵面對面的天使女生改以手掌輕撫雅茵的乳首,然後用力地吻住了雅茵的嘴唇。也許是第一次和女生接吻吧?雅茵曲著眉帶有點不滿的神色,不過雙手只能搭在天使女生的雙臂上,根本沒有力氣去推開她。

  看見天使女生賣力的態度和魔鬼般蠱惑的笑容,我雙手環繞著雅茵的腰固定著,然後加緊了下身摩擦的力度。

  「嗯……嗯啊!嗯嗯!嗯啊!嗯!嗯!嗯!啊!啊!啊!」

  雅茵好不容易才擺脫天使女生的追吻而叫出聲來,卻已經是達到高潮象徵的歎息。

  在我和天使女生的前後擁抱下,雅茵的全身劇烈地顫動著。可以想像得到,在前後兩個軀體的親熱感所包圍之下,達到高潮是何等高級的享受,可以的話,我也想試試啊!

  在雅茵的顫動稍為平息之後,天使女生就跨過了雅茵的身體來到我後面,手法利落地脫去了她身上因為剛才逗玩雅茵而移了位的透明薄紗背心睡裙,一雙全校男生即使拼了命也想要窺視一回的圓渾魔鬼胸脯大大方方地展現在我的面前,她並沒有穿內褲,對稱成桃形的小叢林在修長的兩腿之間若隱若現。

  天使女生臉上展示出蠱惑的笑容,用食指向我勾引,要我起來。我只好先行放下雅茵坐了起來,天使女生的嘴唇馬上就襲來了……卻不是接吻,而是伸出了舌頭在我的頸項上舔舐,「哦!」

  我不禁叫出了聲來。

  「嘿,這麼敏感,是裝出來的吧?我看你這幾次的表現,可不是一般的新手哦!」

  天使女生在我耳邊輕聲呵著氣地說。

  「哪有的事……」

  天使女生以嘴唇阻止了我繼續說下去,濕潤的舌尖直接伸了進來,與我的舌頭激烈交纏著。我的雙手也沒有閒著,用力地撫弄著天使女生的圓渾胸脯。

  「嗯!」

  我吻向了天使女生的胸脯。老實說,這一種圓渾堅挺的少女胸脯真的是我最愛的類型,看「日式動作片」的時候也會特別留意擁有這一種胸脯的女生,不過在女友嘉莉面前說起「胸脯」這一個話題是禁止事項哦!

  慾念一旦開始了就停不下來!這一雙胸脯真的太完美啦!我細細的品嚐、吸啜、舔舔她胸脯的每一寸肌膚,細膩飽滿的肉感、堅挺柔韌的彈性,真的是愛不惜手啊!

  「啊哈,還以為你只喜歡小號的啦!」

  天使女生以蠱惑的笑容看著我說,還故意用胸脯左右搖擺拍打著我的臉。

  「哪有男生不喜歡胸脯的?只是嘉莉也有其它迷人之處啦!」

  我在天使女生的雙胸之間抗議著。

  「哈!你可知道你現在是怎麼狀況說這種話啊?說服力嚴重不足哦!」

  天使女生大笑著說。

  敢笑我?嘿!我將右手的兩根手指用力地插進了她毫無防備的小穴之內。

  「啊!嘿,敢亂來啊?要你好受的!」

  天使女生展現了一個扁面的樣子,然後用手猛力拿緊我下半身已經昂首著的東西,即時開始大幅度的上下套弄。

  「嗚哇!」

  被突襲我大叫著。

  「嘿!怎麼樣?要求饒嗎?」

  天使女生臉上是得戚的笑容。才不求饒!我奮力抽動已經插進了她身體裡的手指,出入時竟然牽出了一些濕潤的銀絲來。

  「啊!哈啊!你!」

  天使女生咬緊了下唇,更加用力套弄摩擦著我的東西。

  嗚……這麼用力會不會脫皮啊?「停……停啊!不行啦!」

  我從天使女生的蜜穴裡抽出了手,舉手投降,右手的手指之間泛著一線線黏稠的銀絲。

  「嘿,拿出來吧!」

  天使女生難得臉紅著的說。這次我懂啊!這句話的意思是解作安全套。

  「呃……沒有啊!」

  我一邊用左手搔搔頭,一邊回應著。

  「你白癡啊?調情前準備好安全套是常識啊!常識!」

  天使女生圓睜著眼看著我說。

  「你昨日又沒有跟我說好要做愛就拉我走,我當然沒有預備啊!」

  我別過頭說。

  「啊?反倒說成是我的錯了啊?」

  天使女生雙手叉起了腰,氣鼓鼓地說。

  我無言以對,反倒是突然腰間纏來了一雙手……那是乒乓球拍般有如吸啜皮膚感覺的一雙手。

  「做不成就不要做啦!」

  雅茵把她的臉埋在我的背上說。

  「嘿!果然是吃醋啊?你不想我跟他做,我就偏要做給你看!」

  天使女生說著就爬了上來我的身上,用手調整好我那東西的位置,就直接坐了上來。

  「嗚……」

  反倒是我叫出聲來。直接接觸天使女生的內壁的感覺實在是太棒啦!那是上一次隔著安全套時感受到的吸啜感的完美強化版!密穴裡面的細膩壓迫感簡直像是有很多很多個小嘴巴同時在吸啜似的感覺,我的東西一插進去,幾乎差不多忍不住要繳械投降了!

  「我跟你說,不要射在裡面,這幾天不安全啊!」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自己扭動起腰來。

  「嗚……啊!」

  天使女生的腰在扭動時,我下半身的感覺已經讓我爽快得說不出話來。

  「討厭啦,都叫你不要跟她做啊!」

  雅茵放開了我,退開了坐在床的一旁,雙眼卻是緊緊地凝視著我和天使女生的交纏畫面。

  「啊!哈啊!哈啊!」

  快感不斷襲來,我也沒辦法分神了,開始向上頂起腰部用力反擊天使女生。

  「嘿!哈啊!哈啊!啊!啊啊!」

  天使女生加大了抽出和坐下來的幅度,而我也加大了向上頂的力度和密度,盡力去干擾她的節奏。

  打亂節奏這一招奏效,天使女生開始脫力,幾乎全身都倚靠在我身上。我輕輕把她平放在床上,以正常位的姿勢全力進攻。「哈啊!哈啊!哈啊!」

  天使女生已經變成完全配合著我的節奏,而我則努力忍耐她蜜穴裡愈加灼熱的吸啜感。

  「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使女生的身體震動了幾下,似乎已經得到了高潮,而我的忍耐也差不多到了極限,正打算退出來讓她替我口交。我猛力地把東西從她的蜜穴裡抽出,不過細膩的壓迫感真的是太強,我終究還是遲了少許,濃稠的白濁在天使女生的蜜穴大門前大量噴射而出……

  「嗄!嗄!嗄!你……你白癡啊?不是叫你不要射進來嗎?嗄!嗄!嗄!」

  天使女生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卻仍然要罵我。

  「嗄……嗄……應該是退了出來才射的啦!」

  我亦都喘著氣說。

  「嗄!嗄!誰理你啊?我只知道我下面全部都是啊!」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趕忙著從床頭取來紙巾在小穴上清理著。

  「呃……對……對不起啦!」

  我搔搔頭說。

  「有了孩子的話你要負全責!」

  天使女生憤怒的說。

  「呃……嗯嗯……」

  這種時候,作為男人也只能點頭答應吧?雖然我真的是抽了出來才射啊!

  這時,我隱約看到坐在床上看著我們一舉一動的雅茵的臉上浮現著複雜的神色。是因為我答應了天使女生要負責任而替嘉莉擔心嗎?

  天使女生一邊繼續為了疑似內射的事而責怪我,一邊穿起透明薄紗小背心回去對面的房間。而我和雅茵分別再洗過澡就離開了酒店,我原本是打算送她回家的,不過她說什麼也不肯讓我送,就只好作罷。

  既然沒事可幹,我就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畢竟這兩天以來做了很多次啊!

  正當我要躺上床,不識趣的電話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來了,看來電顯示是「於晴」緊張感使我馬上從疲累之中猛然喚醒。

  「是於晴啊?這麼早的。」

  我看一看書桌上的時鐘,才早上七時半而已,今天是星期六啊!讓我睡吧!

  「你在哪裡?」

  於晴毫不客氣的語氣問我。

  「在家啊!」

  我答。

  「在家?有人說在酒店看到你呢!」

  於晴怒氣沖沖地說。

  誰?誰看到我了?雅茵應該不會說的……難道是雅茵的男友?不過他也和我一樣擁有不能說的理由吧?

  「怎麼樣?別跟我說和嘉莉一起去!我確確實實地肯定嘉莉在她的家裡!」

  於晴繼續迫問我。

  「啊?可是我也確確實實在我自己家裡嘛!」

  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說。

  「在家的話就開門!我現在就在你家門口!」

  於晴大聲地說。

  「啊?你還真奇怪啊……既然懷疑我在酒店卻不去酒店找我,硬要說我不在家,卻已經站在我家門等?」

  我搔著頭說。

  「呃……你管我啊?在家你就開門給我看!」

  於晴說到這一句,我亦剛好去到門前,拉開了門。

  於晴穿著短恤衫和短得不能再短的超短熱褲,也許是跑過來的關係,她用力地喘著氣的胸口像要盡情顯示身材地大幅高低起伏著,少扣了兩顆衣鈕的短恤衫露出她嫩肉色的北半球和一條幽幽的曲線,曲線上還沾染著幾點大粒的汗水,更是顯得迷人。

  「你……你看什麼啊!」

  發現了我正在凝視她的胸前,於晴馬上用手去掩蓋著,我也只好立即別過臉看向門邊。

  「好啦,證明了我在家了吧?我還想再睡一下呢!」

  我假裝打著呵欠。

  「昨晚呢?昨晚去了哪裡!」

  於晴凝視著我的臉。

  「昨晚?我跟小桃見過面……啊,之後和雅茵也見過面,她可以作證啊!」

  我只好把雅茵也拖進來,否則她真的查問起來的時候都多個人替我講話啊!

  「雅茵?你跟她見過面?」

  於晴的臉上顯示著懷疑的神色,而我則大力地點頭以示我沒有說謊。

  「那就奇怪了……我和她男友也聯絡不到她啊!」

  於晴托著下巴思考著。

  「啊……雅茵好像和男友吵了幾句呢!她是為了這個原因才找我的,不過我答應她要守密的,別說出去啊!」

  我開始瞎扯了。

  「她男友沒有跟我提起這個……」

  於晴再次陷入沉思之中。果然是她男友出賣我嗎?太可惡了!

  「是她男友跟你說看到我去酒店?」

  我試著確認。

  「嗯……」

  於晴若有若無地回應我。

  「那可以了嗎?我真的想睡啊!」

  我再次裝作打呵欠。

  「嗯,沒事了。不過你給我聽好,如果你膽敢對不起嘉莉,與那……那個女人有什麼不規矩的事,我絕對會殺了你!」

  於晴圓睜著雙目對我說。老實說,這個表情真的很可怕,我的背都起了麻啦……怎麼能想像她這個在「五美圖」之中美貌排名第二的女生,竟然會有這一個可怕的表情啊?

  「啊,我知道啦!」

  說著,我就快速的關上了門,急步回了睡房裡,再次拿起電話打給雅茵,正在睡夢中的她語音不清地說會配合我的供詞就斷了我的線。

  然後是打電話給罪魁禍首!「呃……是三哥啊?」

  雅茵的男友接了電話。

  「你還敢叫我三哥啊?我差點就被於晴溶掉啦!」

  我怒吼著。

  「哎呀,你也知道二姐的盤問有多難應對啊?而且她竟然直接就問起女神的事,我才會說漏了嘴的……」

  雅茵男友說。他口中的「女神」就是天使女生的代稱,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觀音兵在背後都是這樣稱呼她。

  「你還說了什麼?」

  我繼續以憤怒的聲音問。

  「知道了她不是懷疑我,我就什麼都沒有再說啊!而且我也只是說跟二姐說「看到有個好像你背影的人」而已,她應該也不會懷疑啦!」

  雅茵男友說。

  「嘿!她可是憤怒到要殺了我啊!你倒推得一乾二淨啊?要不我跟於晴說說其實昨晚跟紫薇一起的人是你。」

  我以威脅的語氣說。

  「哇!不要啊,三哥!不要啊!二姐會殺了我啦!」

  雅茵的男友說。

  「你昨夜可風流快活了啊!還不記得到底是托了誰的福才可以讓你一親芳澤啊?」

  我繼續說。

  「我知道、我知道!三哥對我的大恩大德,做小的永遠不敢忘記!」

  雅茵男友以誠懇的語氣說。

  「還有一件事,昨日通知紫薇去老麥找我的也是你嗎?」

  我追問他。

  「啊?沒有啊,我怎會知道三哥你昨日在老麥了?」

  雅茵男友爽快地回答,聽起來不像說謊啊!

  「不是你……那為什麼你和雅茵會去搞什麼交換的?」

  我繼續追問。

  「那倒奇怪啊?交換的事是女神主動找我談的,不過我昨晚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一切都是三哥你安排的啦!」

  雅茵男友說。

  「啊……我知道交換的事,只是不知道對象是你們而已。」

  我只好順著他的話來說謊,否則就會讓他起疑了。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女神對我果然是有好感啊!」

  雅茵男友的聲音聽起來相當高興。

  「嘿!昨晚很爽吧?」

  我故意用挑釁的語氣說。

  「呃……對,對啊!還大演帽子戲法了呢!」

  雅茵男友帶點心虛的語氣回答道。「不過三哥,你和女神到底是什麼關係了?」

  雅茵男友話題急轉地反問我。

  「你問來幹嘛?」

  我以輕佻的語氣說。

  「當然是看還有沒有再交換的機會啊!」

  雅茵男友興奮得大聲說。

  「這件事往後再說吧!」

  我晦氣地說。

  「要不交換三姐也可以哦?」

  雅茵男友說。

  「死色鬼!你精蟲上腦啊?」

  我大聲罵他。

  「呃……往後再說,往後再說!我……我明白的!」

  雅茵男友似乎為了失言而打圓場。

  「那就沒什麼啦!總之你以後小心說話啦!」

  我說完就斷了線。

  兩日以來的辛勞,再加上應付於晴的盤問和對雅茵男友的試探……疲勞感一下子襲來,我放下電話,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夜晚,都完全忘記了與嘉莉約會的事了。我馬上打電話給嘉莉道歉,她說晚飯都快要煮好了,叫我去她家吃飯。有嘉莉這麼善解人意的女友真是我的幸運啊!同時強烈的罪惡感再次襲來,就在一個晚上之前,我才用她去跟天使女生交換……

  不能再讓嘉莉去交換!我下定了決心。

  ************

  嘉莉煮的菜與她的身型和性格一樣,都是偏向清淡的口味,大量的蔬菜和一些簡簡單單的材料,吃起來卻是豐富美味之極!這個不是單單我的誇獎啦,就連住在隔壁的嘉莉表弟每一餐也是乖乖的把飯菜都全部吃完。所謂幸福的家庭,大概就是這一個樣子吧?

  而今晚多出了一個不速之客——肥球。這個滿身肥膏的傢伙,與嘉莉表弟約好了玩那個叫「第N次機械人大戰」的遊戲。一人一肥球快速地把所有飯菜都送進了口中,然後就坐在電視前面開始作戰了。而我則替嘉莉把碗碟收進廚房,然後站在廚房的一旁看著她清洗碗具。

  「有什麼好看啊?」

  嘉莉微笑著說。

  「我在想,有這樣的妻子真是幸福啊!」

  我大聲的讚美著。

  「哼,誰嫁給你啊?」

  嘉莉臉上一紅,然後轉臉向洗碗盤不再看我了。

  「當然是你啊!」

  我說,然後輕輕從後抱住了她的腰。

  「像我這種沒趣的女人……有什麼好啊?」

  嘉莉細聲地喃喃自語著。

  「怎麼會呢!你是最好的啊,我最喜歡你了!」

  我在嘉莉的耳邊說。

  「……朱紫薇呢?你還是喜歡她吧?」

  嘉莉低著頭,臉向洗碗盤。

  「你才是我唯一的女朋友!」

  我緊緊地抱住了她,並低頭吻向她的耳垂。

  「嗯……不要啦……」

  我吻著吻著就伸出了舌頭鑽進了她的耳朵內,嘉莉轉過頭來阻止,但我們的視線卻同時都看見有一個人影站在我們身後。

  「呃……抱歉打擾,我……只是拿罐汽水啊!」

  不知何時肥球已經站在廚房裡,我們發現了他之後,他就打開了雪櫃拿了兩罐汽水,快步走了出去客廳。

  浪漫氣氛被破壞了,再苦苦糾纏就太不識趣了啦!我只好放開了嘉莉,離開廚房。

  現在是嘉莉表弟拿著遊戲機手制,而肥球則拿著汽水坐在側邊給他意見,看電視上的遊戲畫面,這一隻似乎是單人的戰略遊戲吧?

  不一會兒,嘉莉就拿著盛著蘋果的水果盤出來了。我接過水果盤,拿了其中一塊蘋果,而嘉莉則拿了一塊最大的蘋果強塞在專心打電玩的表弟嘴裡。

  「唔……唔……唔……謝謝表姐。」

  嘉莉表弟咬著蘋果含糊不清地說。

  「我也要!」

  肥球轉過頭對嘉莉說。「你要吃不會過來拿啊?」

  我吐糟他。

  肥球向我扁一扁面,然後走過來拿了一小塊塞進自己嘴中。喂,這麼大的嘴巴和那麼大的肚腩怎樣拿這麼小塊的啊?

  「好啦,還不回去睡啊?」

  嘉莉向表弟說。

  「再一會就好,快破關了!」

  表弟並沒有回頭,雙眼繼續專心地玩電玩。

  「肥球呢?很夜啦,還不回家?」

  嘉莉說。

  「我跟媽媽說了今天不回去啊!」

  肥球也沒有回頭的說。

  「表姐放心啦,我會帶他過去睡沙發的了。」

  嘉莉表弟搶著回答。

  「那我們睡啦,記緊替我鎖好大門啊!」

  嘉莉對她表弟說。

  「哦,知道啦!表姐晚安!」

  嘉莉表弟回應。然後嘉莉就牽著我的手進去她的房內。

  回到嘉莉房中,我從後面抱住了她,「打令……」

  嘉莉抬高頭凝視我,我就輕輕的吻了下去,「嗯……」

  嘉莉微張薄薄的嘴唇迎接我伸出的舌頭。

  我把手向上移,隔著衣服覆蓋在嘉莉嬌小的胸脯上,「嗯……不要啦,他們還在外面啊!」

  嘉莉輕力推開了我的手。

  「也對……我覺得肥球總是在偷窺你。」

  我正色地說。

  「你也這樣覺得嗎?唔……」

  嘉莉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她用的是「也」換言之她都是這麼認為吧?

  「不過肥球在這裡的時候表弟都會在,他也做不了些什麼吧?」

  我說。

  「嗯,也是啦!」

  嘉莉微微一笑,再鬆一鬆肩膀。

  老實說,這幾天來真的是「運動」得太劇烈,即使今天差不多睡了一整天,現在仍然感覺到相當疲累,所以,其它的事,還是明天再想啦!

  「那……睡吧?」

  我說,「嗯……」

  嘉莉輕輕點頭。

  在嘉莉略嫌狹小的單人床上,我擁抱著她嬌小的肩膀。她的頭埋伏在我的胸前,柔和的雙目微閉,薄薄的嘴唇微張,胸口的呼吸和微微心跳的觸感,都深刻地傳送到我的身上。

  我的身體是疲累的,但也許今早以來已經睡得太多,反倒是睡不著了。我看著音樂播放器上顯示的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但睡意依然沒有出現。

  三時零四分……我到底維持著疲累的清醒狀態有多久呢?

  女友已經睡得很熟,也不好意思叫醒她啊……出去喝杯水吧!我輕輕的放開了抱著她的手,以極輕柔的動作把她平放好,然後靜悄悄地打開房門,立即聽到從客廳裡傳來電玩遊戲的聲音。

  我出到客廳裡,看到肥球大字型橫躺在沙發上,睡相異常地差,粗重響亮的鼻息發出沉重的呼號。嘉莉表弟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埋首於電視遊戲之中。

  我到廚房雪櫃裡拿了一支樽裝水,然後回到客廳坐在嘉莉表弟的旁邊。

  「對不起,吵到你們了嗎?」

  表弟的視線依然對著電視向我說。

  「啊,是我自己睡不好而已。」

  我說,然後喝了一口水。

  「差不多破關時又冒出了一大堆援軍,只好繼續啊……別告訴表姐好嗎?」

  嘉莉表弟說。

  「嗯,反正明天是假期嘛,玩玩又何妨。」

  我說。

  「你真好……」

  嘉莉表弟說,然後放下了遊戲機手制轉過來看著我,「說起來真的要謝謝你。」

  嘉莉表弟繼續說。

  「啊?玩遊戲機只是小事而已啊!」

  我搔著頭說。

  「不是啦,是要謝謝你照顧表姐。」

  嘉莉表弟認真地對我說:「表姐自小以來一直都是自怨自艾的性格,有什麼事也總是鬱悶在心中。不過自從和你一起之後,她變得很開朗,總是在笑,每天也是快快樂樂的樣子。就好像今日啊,她一大早已經在等你電話,你卻一直沒有打來,她自己就鬱悶了半天,到你答應了過來吃飯,表姐的臉就笑得像開花一樣啊!」

  嘉莉表弟繼續說。

  「啊,抱歉,我今早是睡得不省人事啊!」

  我說。

  「嗯……其實我是要說,表姐這幾天看起來好像有點不開心,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是我希望你好好照顧表姐,多點陪著她啊!」

  嘉莉表弟認真地說。

  「嗯?」

  正當我想跟他認真研究嘉莉不開心的理由,我口袋裡的電話卻不識趣地響起了。半夜三時的深夜來電!不用睡嗎?

  由於怕電話聲吵醒肥球,我立即跑進了廚房。來電顯示是「天使」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我會這樣形容她。

  「抱歉吵醒你!」

  我才剛按下接電話的按鈕,天使女生的聲音已經搶著從電話裡響起來。

  「嗯,有什麼事?」

  我說。

  「咦?聲音這麼清醒,根本還沒睡吧?」

  天使女生說。

  「要你管啊?到底有什麼事?」

  我說。

  「你罵我啊?」

  天使女生的語氣帶點怒意說。

  「呃……沒有啊……」

  我戰戰兢兢地說。

  「嘿,這次我先記住了!」

  從天使女生的語氣就能想像得到她臉上現在應該是那一個得戚的笑容吧?「說正題,你明天一早過來我這裡,好嗎?」

  天使女生繼續說。

  「呃?過來?」

  我搔著頭說。

  「酒店啦!同一個房間,上次都傳了地址短訊給你啊!」

  天使女生說。

  「……去過兩次了,記得的啦!」

  我說。

  「那就明早見哦!」

  天使女生說。

  「慢著慢著!我先跟你說清楚,我不會再用嘉莉和你交換的。」

  我小聲說,畢竟被嘉莉表弟聽到就不好啊!

  「你在我面前說得如此恩愛,不怕我吃醋啊?」

  天使女生說。

  「怎樣也好,不換,說什麼也不換。」

  我說。

  「啊呀?怎麼說到好像是我迫你似的?別忘了你是為了我的身體才出賣她的啊!你才沒資格拒絕我!」

  天使女生繼續說。

  「總之就是不換。」

  我下定了決心跟她說清楚。

  「……」

  一陣沉默,難得一向回應爽快的天使女生也會有一刻無言以對。

  「好,都說成好像我總是貪圖你女友似的。再說,我都沒有男友了,哪裡找個男人跟你換啊?」

  天使女生繼續說。你要男人的話,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哦!我心裡吐糟。不過她剛說起失戀的事,還是不要傷害她啦!

  「明天可以過來吧?」

  天使女生說。

  「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想陪伴一下嘉莉……」

  「叫她一起來也可以哦!」

  天使女生搶著說。

  「呃……」

  叫嘉莉一起來?原來她不是約我做愛嗎?我的心裡不禁有一點點失落感……不過,不是約我做愛才是正常吧?我的腦袋到底怎麼了?

  「嘿,一起來就不算交換吧?」

  天使女生笑著說。聽她的聲音我已經聯想到她的臉上一定是掛著那一個得戚的笑容。

  「這是外星人還是未來人的道理啊?」

  我吐糟她。再說,這種出人意表的交換方式,應該是某只不笑貓神的專利吧?

  「聽不懂你說什麼。總之你們明天一起來吧!反正這件事有她在場也好,免得像上次那樣尷尬。」

  天使女生說。

  「這是什麼意思?」

  我問。

  「來到就懂了啊!你還是早點睡吧,明天說不定要很花體力哦!呵呵!」

  天使女生大笑著說,然後電話就斷了線。

  這是什麼意思?真的是約我做愛嗎?和嘉莉一起做嗎?呃……怎麼又聯想到做愛了?難道連我也患了精蟲上腦的症狀嗎?

  我回到客廳,嘉莉表弟已經開始在收拾遊戲機,應該已經破關了吧?我也沒有再說什麼,回到嘉莉的房裡去睡。

  早上,我跟嘉莉原原本本地說起天使女生昨夜來電的事情之後,她什麼也沒說,臉上掛著不是憤怒也不是悲傷的表情,如果一定要形容那個表情,應該是冷淡。

  嘉莉為我做了一份麵包早餐,另外兩份用保鮮紙包好,放在桌面留給住在她隔壁的表弟和昨夜在表弟家留宿的肥球。不過嘉莉表弟他昨晚那麼夜還沒睡,應該會睡到中午才會醒來吧?

  吃完之後,我替嘉莉收拾餐具到廚房,卻剛好聽到在廚房裡的她歎了一口大氣。

  「……嘉莉……」

  我輕聲地叫喚她。

  「嗯,放過來這兒好了。」

  嘉莉回過頭向我微微一笑。不過我總覺得是她勉強擠出來的笑容。

  我把餐具放在洗碗盤的側面,嘉莉就開了水喉,低著頭開始清洗的工作。

  「嘉莉啊……」

  我再次叫喚她,不過這次她沒有回應我。我走近她,從後輕輕抱著她的小腰,「不……」

  她把腰部扭開,擺脫我的手。

  「嘉莉,你聽我說,我最在乎的只有你,你才是我唯一的女友。如果你不想我去見她的話,我以後也不和她見面。」

  我說,然後雙手緊抱著她的肩,把她整個人卷在我懷裡。

  「……可是……那個人……你不是一直也喜歡她嗎?」

  嘉莉低著頭說。

  「但你才是我的女友啊!」

  我大聲地說。

  「那麼只要我不再是你女友的話,你就可以跟她一起了啊!」

  嘉莉也大聲的說,不過聲音已經變得哽咽。

  「怎麼……我不要!我只要你!」

  我緊緊地抱著她。

  「她都跟你說現在沒有男友了,而且我看她對你也是有意思的,你就去吧,我不想成為你的阻礙啊!」

  嘉莉雙手掩臉地說。

  「不!我答應你!我再也不見她了!」

  我大聲的說。

  嘉莉不再說話,只是低頭掩臉地哭,而我亦只能緊緊地抱住她。

  不知無話了多久,直至我的電話響起,她才輕輕推開了我。我從褲袋裡拿出了電話,來電顯示是「天使」「還沒有來啊?」

  我一接電話,天使女生的聲音就響起了。

  「我不來了。」

  我以嚴肅的語氣說。

  「……」

  天使女生沉默了一會,「是嘉莉不許你來?」

  天使女生以沉重的聲音說。

  「是我自己決定不來的。」

  我繼續嚴肅地說。

  「她在你旁邊吧?我要跟她說。別跟我耍寶,我要知道她的電話號碼只是舉手之勞啊!」

  天使女生帶點怒氣的說。

  天使女生說得沒錯,就連我的行蹤都可以輕易查到,只是一個電話號碼又怎麼會難得到她?可是……讓嘉莉接聽真的適當嗎?但繼續拿著電話拖下去也不是辦法。我無計可施,只好把電話交了給嘉莉,「她說要找你談。」

  我對嘉莉說。

  「喂……」

  嘉莉接過了我的電話。……

  「嗯……」

  說著,嘉莉輕輕點頭。……

  「可是……」

  嘉莉欲言又止著。……

  「嗯……也對啦……」

  嘉莉說著看了我一眼,然後又故意轉向另一邊。……

  「嗯……」

  嘉莉說。……

  「好……」

  嘉莉說完就斷了線,把電話交還給我。

  「嘉莉……」

  我凝視著她說。

  「我去換衣服。」

  嘉莉向我微微一笑,然後離開了廚房。

  「換衣服?」

  我追了出去說。

  「對啊,不是要一起去嗎?還是說,你想我自己一個人去?」

  嘉莉回頭對我說。

  真的……要去嗎?我內心不禁猶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