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08章


◆ 第08章

  酒店,是同一間酒店;房間,是同一個房間。天使女生為我們拉開門,我和嘉莉就進了去。

  房間裡面有一個似乎衣著經過悉心打扮、身型高佻的男生坐在沙發上,大動作得有點造作地拿著一杯紅酒細細品嚐著。

  這個男生我認識,他是和我們同校的學生、雅茵班裡的同學、也同時是向外自稱「女神第一號工蜂」的觀音兵——凌峰。

  「你好。」

  他主動向先進來房間裡的我打招呼,然後眼光才掃到站在我後面的嘉莉。

  「啊,你好。」

  我回應,然後坐在餐桌的那一邊,與他保持距離。

  只見他的視線一直緊盯著坐在我身邊的嘉莉,我的心中湧起莫名的憤怒。

  天使女生倒了兩杯紅酒,帶著天使般的微笑走了過來,「來,先喝一杯。」

  天使女生向我和嘉莉碰杯。我無言地喝了一口酒,但視線依然斜視著凌峰。

  而嘉莉不知是否被緊盯得感到不太自然,竟然把酒杯打翻了,「啊!」

  天使女生接住了打翻的杯子,但倒瀉出來的紅酒則沾濕了嘉莉身上翠綠色的連身裙。

  「我去一下洗手間。」

  嘉莉說著,快步走進了洗手間。

  「不好意思啦!」

  我趕快走到書桌拿了紙巾,然後回到餐桌這邊擦拭著。

  「唔唔……」

  天使女生只是凝視著我輕輕搖頭,什麼也沒說。我隱隱覺得她今天的動靜有點奇怪,是因為今早我曾經拒絕她的事?還是因為被「工蜂」纏繞而感到不自然?

  「咯咯咯……」

  有人敲門的聲音。

  「啊,我的小公主到了。」

  凌峰微笑著,然後走過去門口那邊開門。在天使女生面前稱呼其他人為「小公主」你的「第一號」名號往哪裡去了?

  他的手牽了一個女孩子進來,下半身穿著黑白色垂直間條裙,上半身是純白色的短袖襯衫外加牛仔布背心。頭上紮著兩條隨走動而擺動著的牛角辮,上面掛著兩個大大的蝴蝶結。圓滾滾的雙目掛在可愛的臉蛋上,卻是因錯愕而顯示著失笑的表情。

  「哥哥……」

  沒錯,我沒有認錯啊!她是小桃!

  「呃?小桃,怎……怎麼……」

  我轉頭看向天使女生。

  「嗯,就是如你所見那樣啊!凌峰就是小桃的男朋友。」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道。

  「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小桃圓睜雙目,一臉不可置信似的表情大聲說。

  「嗯?你哥哥就是我今天的男朋友啊!」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靠過來撓住我的手。喂!你是在火上加油嗎?但我的手沉沒(醉?在她那魔鬼的雙胸中間啦!

  「不可以!」

  小桃跑過來,強行把我的手從天使女生的手臂裡抽出來。哦!

  這次是一整條手臂在享受哦!

  「小桃……」

  我凝視著她那紅得像「憤怒鳥」的圓臉,真的是連憤怒也可愛過人的。

  「你說謊!你還說沒有對不起嘉莉姊!」

  小桃像是要擺脫些什麼似的用力地搖頭,一雙牛角辮也跟著大幅度的搖擺著。

  「我……」

  「不可以!」

  小桃大聲地搶了話不讓我說,但真的要說,我也不知說什麼就是了。

  「總之他今天就是我的男友,要不要交換就隨你喜歡啦!不要就請便哦!」

  天使女生也大聲地說。

  咦?交換?怎麼又交換了?天使女生和小桃交換?換言之……是我和凌峰交換?他跟天使女生做,而我跟小桃?咦咦咦!

  「不要!說什麼也不要!要我做對不起嘉莉姊的事,我死也不要!」

  小桃大聲地叫嚷著。

  「小桃,我說……」

  「不用說!誰說也不可以!」

  小桃也大聲地阻止了凌峰的說話。

  「如果……我同意呢?」

  「不可以!不……呃,嘉莉姊?」

  小桃訝異地凝視著剛從洗手間裡走出來的嘉莉。

  「小桃,如果是你的話,可以啊!」

  嘉莉向小桃微笑著說。

  「不可以!太……太狡猾了!太奸詐了!嘉莉姊是壞蛋!」

  小桃一邊大叫,一邊衝了出門口,房間內包括我在內的四人都無言以對。

  一分鐘?兩分鐘?

  「小桃……」

  嘉莉的臉上轉為擔憂的神色。「我……我去追她!」

  我說,然後離開了房間追了出去。

  到了酒店大堂,看不到小桃的身影,我跑出了酒店大堂外,外面是的士站,大量的士在此候客,如果是坐的士應該是追不到了,再者就算上了的士,我也不知道要往哪裡追啊!

  不過,不能放棄!我沿著酒店側面的小路跑出去,是通往海邊的一條小徑,跑到了海邊,舉目四周,除了三三兩兩的遊客,都沒有一個像小桃的身影。我只好跑回頭,沿酒店的另一邊小路跑去,經過的士站時還差點被的士撞到……啊,還被在的士裡抽著煙的司機大哥橫了白眼啊!可惡!

  我的心情不知為何由擔憂轉變成憤怒,沿著小路跑、一路跑、一路跑……

  我跑到了一個商場,商場可以通往地鐵站,側面更有一個巴士總站……如果有「量子力學」什麼的粒子奇蹟的話,就請給我偶然遇見小桃吧!

  可惜,我不是所謂的越界奇才,這種萬中無一的巧合是絕不會降臨到我的身上的……咦?為什麼我在向自己吐糟啊?

  找遍了整個商場,我看一看時間,原來已經找了一個小時多,看來是無辦法找得到小桃的了……回去吧!

  我回到酒店,天使女生替我開了門,房間裡面卻只有她一人,她以天使般的微笑遞送給我一杯紅酒。

  「嘉莉呢?」

  我問。因跑步過熱,我一口就把酒全部喝完。

  天使女生接過我的杯,再替我倒了一杯,我接過之後,也是一口喝完。

  「慢慢來嘛,別喝得那麼急。」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用紙巾替我抹汗。

  「口渴嘛……有沒有水?」

  我說。

  「有。」

  天使女生立刻就走過去餐桌那邊倒水,「呃!你在使喚我啊?」

  天使女生說。她氣鼓鼓的表情實在是很可愛啊!

  「謝謝你啦!」

  我接過了來自天使的聖水,喝起來是非常非常的甘甜。「嘉莉呢?」

  我繼續說。

  「有找到小桃嗎?」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繼續替我抹頸上面的汗水。

  「沒有,都跑到了對面的商場,還是沒有看到。」

  我說。

  「你白癡啊?女孩子心情不好又怎會跑到人多的地方去丟人現眼啊?」

  天使女生曲著眉說。

  「海邊我都有找過啊!都沒有看見。」

  我替自己辯護。

  「你看到外面的太陽嗎?哪有女孩子心情不好還會大白天走去曝曬啊?」

  天使女生搖頭苦笑地說。

  「那……那她會去哪裡了?」

  我覺得不可思議地圓睜雙目問她。

  「一出酒店外面就是的士站吧?既然要逃避,當然是上的士啦!」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替我解開衣鈕,然後拿了新的紙巾替我擦拭著胸口上的汗水。

  「然後?」

  我說。「當然是回家啦!」

  天使女生說,「她男友在我們這裡,而這種事也不是能夠簡單地和其他朋友說,所以只可以回家啊!」

  天使女生一邊繼續說,一邊解開我的皮帶扣,「站起來。」

  她把我的長褲都脫掉,我的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

  天使女生的推理都很合理,為什麼我剛才沒有想到呢?是因為喝了點酒?還是因為被小桃的事沖昏了頭腦?

  「要洗個澡嗎?」

  天使女生展示著天使般的微笑……這是無法抵抗的吧?

  我被她牽了進浴室,她蹲下來把我的內褲脫掉,然後輕輕吻了我下半身的東西一下。「呃……」

  我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而被親吻的我的東西也慢慢地鼓脹起來。

  「壞蛋!」

  天使女生用手指彈了我的東西一下。好痛!但也好有感覺!證明我還未跑到累死,死靈法師還沒有看上我,這樣不算是殭屍。咦?我又在吐糟自己了?

  「坐下來,我替你洗。」

  天使女生示意我坐在浴缸裡,然後她開始自行脫衣服。

  天使女生脫成了全裸走進來了浴缸,坐在我的身後,邪惡的洗髮精香味和少女獨特的香氣在我身後襲來。

  「啜……」

  天使女生從吻重重吻住了我的頸,是附有溫熱和濕潤的吻。

  「呃……不是要洗澡嗎?」

  我回頭問。

  「笨蛋,我不是正在幫你洗嗎?」

  天使女生在我耳邊吐著氣說,然後伸出了舌頭在我耳背上舔了一下,「比起扮成知情識趣的男人,我還是較喜歡愛運動、愛流汗的男人。」

  天使女生繼續說。這是在說她的男友……呃,前男友嗎?她前男友的健碩身型和那雙因為運動而顯得有點黑的大手的印象在我腦海裡出現。當時他的雙手就是在嘉莉的內褲裡……

  天使女生像是要阻止我回憶似的,伸出舌頭一下一下地在我的脖子後面舐舔著,「呃……呃……呃……」

  我忍不住叫出聲,強烈的快感襲來,我再也沒法思考了。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你的肩膀了。」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用嘴唇舌吻我的肩膀。

  「如果少了「的肩膀」三字有多好啊!」

  我說。

  「嘿,你妄想!」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輕吻了我的臉頰一下,然後她雙手從我腰間纏過來,輕輕握住我的東西:「變這麼大了啊?」

  聽天使女生的聲音,臉上應該是掛著那一個得戚的笑容。

  天使女生的雙手開始慢慢套弄我的東西,嘴巴已經滑到我的背上,繼續用她的舌頭仔細地替我清潔身體,「嗚……」

  我的悲嗚。

  天使女生加大了套弄的力度,快感急速地襲來,「嗚……呃!咦……」

  她突然完全放開了手。然後天使女生轉身過來我的前面,面對著我,臉上果然是掛著那得戚的笑容。

  「二選一題目,要嘴巴,還是胸部?」

  天使女生以蠱惑的笑容說。我的雙眼不禁凝視著她那坦露在我面前的圓渾胸脯上,「要……要胸部!」

  我說。

  只見天使女生微微一笑,然後低頭吻在我的胸部上。咦?原來是選擇她吻我的位置啊……她以仔細的舌吻,替我清潔胸部上的每一寸肌膚。前面可比背上更敏感啊!我的東西已經大大地挺立著了。

  「呃……呃啊……」

  天使女生的舌吻越漸下移,終於到了臉頰會碰到了我東西的地步。「嘻!壞蛋。啜!」

  天使女生一邊說,然後深吻了我那東西的頂端一下,「嗚……呃……啊……」

  我的悲嗚。

  天使女生的嘴唇一直向下逐少逐少地把我的東西吸入嘴巴內,我的視線內卻只能看到天使女生的長髮埋在我腰間,和她赤裸的下半身臀部顯現成了一個美好的桃形形狀。我的雙手也按捺不住寂寞無聊,輕輕逗玩著她圓渾的胸脯和乳首。

  「嗯……嗯……」

  天使女生開始用嘴唇上下套弄我的東西,溫熱濕暖的快感由我下身直擊腦袋,「嗚……啊……」

  我的叫聲。天使女生的套弄再加上吸啜的動作愈加激烈,還有她的長髮在我腰間溫柔地輕磨的觸感成了強烈對比,我的身心都快要溶化了。

  「嘿!哪有這麼容易啊?」

  天使女生突然停下了嘴巴的套弄,抬起了頭向我展示得戚的笑容。

  「呃?怎……怎麼……」

  我的慾火已經高漲得快要控制不住……把她按倒?

  把她按倒!把她……我的雙手捉緊了她的雙肩,但僅餘的理智不容許我這樣做。

  「嗯?要強姦我啊?」

  天使女生微笑著的說。拜託,這個句子怎麼會配上這一個表情啊?

  「呃……不,不是……」

  我的語氣明顯地心虛。

  「可以哦!來吧?」

  天使女生微笑著把臉移近我的臉前,在嘴唇與嘴唇不過一厘米前停下。我感覺到她的鼻息輕輕柔柔地噴在我的臉上。

  「呃,只……只是做愛,可以吧?」

  我戰戰兢兢地說。

  「不行哦,只可以強姦,否則就不?給?你。」

  天使女生雙目凝視著我說。

  「吼!」

  我一邊發出叫聲,一邊稍為用力地把她推低在浴缸裡,「痛啊!」

  我不理會她的申訴,張開了她的雙腿,把我已經怒氣沖沖的東西靠近在她對稱成桃形的小叢林之上。

  「要進去啦!」

  我大叫著。所有觀音兵!工蜂什麼的!都給我看著!你們的女神要被我強姦啦!

  「嗚……啊!哈啊!」

  我一插到底令天使女生臉容稍為扭曲,然後我全力地在她的身體裡瘋狂地抽插著。「痛!痛啊!」

  天使女生因為在狹小的浴缸裡被我全力推撞而顯得臉容扭曲。

  「啊!哈啊!哈啊!哈啊!」

  天使女生沒有反抗,只是順從著我的每一下抽插動作而擺動。但是她的小穴裡像千千萬萬個小嘴同時在吸啜的壓迫感實在太厲害,我越是用力抽插,吸啜感的反作用力就越大。

  汗水,是汗水的味道。狹小的浴缸裡充滿著我和天使女生的汗水味道:溫熱濕潤的呼吸聲和緊密交接的磨擦聲;親吻得不能分離的四片嘴唇,舌頭與舌頭交纏的甘甜味道:雙眼裡看到的就只有對方濃情蜜意的雙目;還有兩個灼熱的肉體緊緊不絕地交歡磨合。如果這裡是地獄,請讓我永不超生吧!

  「哈啊!哈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啊!」

  我和天使女生同時達到了高潮,我的子子孫孫毫不留情地往天使女生的子宮深處去闖蕩。

  去吧!中出兵團之白濁無雙!我真的想大聲地叫喊出來,可是好累啊!

  我伏在天使女生的身體上,而她雙手也緊緊地抱住了我的肩膀,雙腿也是緊緊地扣緊在我的腰間,雙目半開半合著似是在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韻。

  「呼~~能起來嗎?」

  相擁了不知多久,天使女生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嗯……」

  我勉力地用雙手支撐起上半身,天使女生就慢慢地坐了起來。

  「你這壞蛋,不是告訴了你這幾天不安全嗎?」

  天使女生的表情和語氣並沒有責罵的意味,感覺和昨天完全不一樣。

  「強姦嘛,又怎麼可以不中出?」

  我吐糟她。

  「你承認就好!我現在就去叫警察!」

  天使女生雙手叉著腰說,她的雙手都因為磨擦而顯得紅花點點。

  「呃……不是啦……都說有小孩的話我會負……」

  「你妄想啊?」

  天使女生搶了話,然後扭開浴缸的花灑頭,「聽著!給我洗得乾乾淨淨的!」

  天使女生說著,把花灑頭交了給我,然後她自行張開了雙腿。

  「啊,知……知道啦!」

  我調校了一下水溫,然後用花灑替天使女生清潔小穴。「你白癡啊?要洗裡面啦!」

  天使女生曲著眉但臉紅著說。

  我用手指伴著水流插進了天使女生的小穴,「啊……」

  天使女生的臉上再次出現爽快的表情。拜託,這是在清潔啦!

  挖出來好多……數分鐘前仍然在我體內的白濁,現在在天使女生的小穴裡被我親手挖出來,這種激昂的自豪感又在我的內心中作祟著。

  「嗯……啊哈!」

  天使女生的呼吸再次變得急速,喘息聲再次勾起了我的慾望……這個女人絕對是魔鬼!

  我把插入的手指增加至兩隻,同時稍為扭大了花灑的水力,「啊!哈啊!哈啊!啊!啊!」

  天使女生忘我地大聲喘息著,而我也配合著水流加緊了手指抽送的力度,「啊!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

  天使女生在我的手上再一次得到了高潮。

  好不容易才能夠抗拒天使女生的魔鬼誘惑,總算是順利地洗好了澡,穿回衣服。我躺在床上,天使女生則躺在我的身邊,雙臂緊纏著我的頸。

  我好像忘記了些什麼……是什麼呢?這裡是酒店……酒店,對了!

  「為什麼你一直住在酒店?房租不便宜吧?」

  我看著她的臉說。

  「嗯?家裡裝修嘛!不過應該最多住到這個月底吧?」

  天使女生說著,臉色好像有點不悅。

  「那……對面呢?你是一個人吧?還是和家人……」

  「不要管我的閒事,好嗎?」

  天使女生放開了纏著我的手,別過了臉。

  不問就不問吧……慢著,我真的只是想問住酒店的事?酒店、酒店外面……

  追小桃回來……嘉莉……對!嘉莉!

  「嘉莉呢?」

  我反過來用手搭住了天使女生的肩膀問。

  「嗯?抱完我就想著其他女人啊?」

  天使女生背向著我說。

  「嘉莉呢?」

  感覺到她是有意不回答我,我真的開始為嘉莉的事擔心而感到憤怒。

  「這麼大聲幹麼?」

  天使女生轉過頭來,曲著眉地凝視我。

  「嘉莉在哪裡?」

  我吸了口氣,然後認真地問。

  「……」

  天使女生沉默了片刻,「在對面。」

  天使女生說。

  「呃……呃!」

  我一時為之語塞。

  「沒錯,在對面,跟凌峰一起。」

  天使女生別開視線說。

  「怎!怎麼!」

  我圓睜著雙目大聲地叫了出來。

  「那是她自己提出的。」

  天使女生無情地說。

  「不!不可能!呃……就算是,都只是因為今早我和她吵了兩句才會自暴自棄啊!」

  我大叫著,並站了起來,「給我鎖匙!對面的鎖匙!」

  我以嚴厲的眼神向她大聲說。

  「你先冷靜一下好嗎?」

  天使女生說。

  「怎樣冷靜!我女友在對面和一個陌生男人……」

  我突然語塞。把女友推到名為「交換」的邊緣遊戲上的,不正正就是我自己嗎?這一刻的感覺,就像從月球飛擲而來的泛用型燒烤叉刺穿了我的心臟一樣。

  「鎖匙給你沒關係,但你能接受得了嗎?他們可能正在做,也可能完事了仍然在交纏,你肯定你看到了之後仍然是理性和不會做傻事?」

  天使女生說。

  我重重地呼吸了幾下,冷靜一下自己的思緒。

  「給我鎖匙,請給我鎖匙。」

  我認真地向她說。

  「嗯……好吧!」

  天使女生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床頭的抽屜裡拿出鎖匙交給我,「我不過去了,你接了嘉莉就直接回去吧,不用再過來了。」

  天使女生背向我說。

  「嗯,謝謝。」

  說完,我就衝出了門口。

  面對著對面房間的大門,我再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插入了鎖匙。

  打開了門,聽到了聲音……是電視機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像是警匪片槍戰的劇情。我進到了房間之內,從房間裡的空氣中散發著一陣男女交纏過後獨有的醍醐味。

  沙發上坐著一個身上只穿著一條鮮紅色內褲的男人,偏白的尖削面型上掛著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髮型像是已經刻意梳理過;高佻的身型在幾乎赤裸之下顯得有點偏瘦,如果這個身型再做一點運動,外型上應該不比天使女生的前男友差吧?他大字型地倚靠在沙發上,從電視裡轉移視線到我的身上。

  浴室裡沒有任何聲音傳出,我轉移視線到床上,純白的被子遮蓋著一個蜷曲的人形,蜷曲後更顯得嬌小的身驅在被子之內一動也不動。

  「嘉莉……」

  我走到床前坐下,彎身抱住了蜷曲著的她。「你這混蛋!」

  我轉頭對凌峰怒目而視。

  「哎哎哎,怎麼說也是你女友自願跟我做啊!而且,我是依足交換的安全措施啦~~」說著他用下巴示意我看向地板的方向,地上是像要向我示威似的橫躺著兩個已經使用的安全套。兩次!讓你佔便宜了,竟然還來夠兩次!你這混蛋!

  「打令……」

  嘉莉從被子裡探出半裸的身體,雙臂緊緊地抱著我的腰,「嘉莉……」

  我婉惜地回抱著她嬌小的肩膀。

  「對不起……我……」

  嘉莉說著,豆大的淚水就掉了下來。「不用說,沒事了,沒事了……」

  我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

  「老哥,我不會白上你女友的,我會安排小桃和你交換的。」

  凌峰以輕佻的語氣說,「不過說起來啊,你女友真的夠爽,又聽話的,如果不是我早就對女神心有所屬,說不定會認真地追求她啊!」

  凌峰一邊說,一邊攤開雙手做出無可奈何的樣子。

  「你這混蛋!」

  我怒吼著。

  「老哥,我好歹是你女友的第二個男人啊,就不能給我一點善意嗎?」

  凌峰笑著走了過來,扯開了嘉莉身上的白色被子,讓嘉莉赤裸裸的身體完全顯現。

  嘉莉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震動了一下,身體更蜷曲地移向我的身上。

  而我看到的,則是純白的床單上幾乎半張都完全濕透。

  「你這混蛋!到底對嘉莉做了些什麼?」

  我大吼著。

  「看也知道啊!當然是做愛啊!只是加入了一點拷問、一點調教。不過老哥你放心,我這個人最反對暴力了。」

  看到凌峰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幾乎就要發作起來賞他拳頭,可是嘉莉卻因為他的說話而對我的腰越抱越緊。

  女友的身體本來就很敏感,也是很容易達到高潮的類型,我和她做愛的時候也是刻意遷就她,不過換成了其他對手,如果全力施為,濕透床單這種事對嘉莉敏感的身體來說,也許是完全正常吧?

  「老哥,下次來場四人床戰如何?」

  凌峰伸出手想搭我肩膀,我伸手拍開了他,「你當小桃是什麼了?她才不會輕易聽你的。」

  我怒目看著他說。

  「哈!你忘記了我現在的身份是小公主的男友哦!」

  凌峰大笑著。

  「你到底對小桃做了些什麼!」

  我再次大吼。

  「追求哦!」

  凌峰回復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說,「每天看著你和女友恩恩愛愛的,你覺得她不會也想一嚐戀愛滋味嗎?」

  凌峰一邊繼續說,一邊將我剛才拍開他的手放在嘉莉的小腿上來回撫摸,而嘉莉竟然沒有移開小腿,任由他撫摸著。

  「你不是說早就心有所屬了嗎?」

  我說。

  「對啊!我的心中只有女神,而且我是一個瞭解女神的人。」

  凌峰說起天使女生時的眼神換成了另一種雀躍的光彩神色,「雖然女神的出發點我還未猜透,不過根據她的做法去猜出她的劇本,然後順著她的劇本去安排自己出場的角色,這就是我正在做的事情啊!」

  凌峰繼續說。他的手移到了嘉莉的大腿的位置,她的身體震動了一下。

  「這是什麼意思?」

  我一邊問,一邊注視著他手上的動作。一種奇怪的感覺在我內心油然而生,既不想他污蔑嘉莉的身體,卻又看著他在女友身上撫摸時竟然有一種想看看下一步會去到什麼程度的期待……嗚!我到底怎麼了啊?

  「哈,枉我還以為被大家稱為「女神眷顧者」的你會很瞭解女神的心思,原來也是這種程度啊?」

  凌峰一邊說,一邊走上了床上,坐在嘉莉的側面,來回撫摸嘉莉嬌小白滑的背部和小粉臀。

  「你給我適可而止啊!」

  我怒目他。

  「如果你女友不願意的話,我是不會對她做些什麼的,這是交換的基本原則啊!」

  凌峰似笑非笑地說,撫摸背部的手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哎啊……」

  嘉莉輕喘了一聲,雙手抱得我更緊,更把臉完全埋在我的身上。

  「老哥,小桃的初夜是我拿走的,要分手時,我會盡量避免讓她受到太多傷害。至於你女友的身體,還真的合我口味,所以就讓我多眷戀一會兒吧!」

  凌峰說著,撫摸背部的手遊走到嘉莉白滑的腋下,修長的手指前端若有若無地輕撫著她小巧的胸脯的邊緣,「啊……」

  嘉莉輕歎著。

  「你也該夠了吧?不論對小桃還是嘉莉,都太過份了。」

  我怒目看著他,他則向我示意似笑非笑的表情。

  「啊,說得也是,今日也有夠累啦~~還是留待下次再來吧!」

  說著凌峰就坐了起來,下了床,拿起地上屬於他自己的衣衫,就在我和嘉莉面前穿起來。

  「你這樣跟我們說明,不怕我們告訴小桃嗎?」

  我說。

  「有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是麻木的。她連跟其他人交換也都答應我,你覺得我會沒有辦法說服她?」

  凌峰向我們說。「再者,剛才的事,只怕你和你女友在小桃心目中的位置已經大大降低了吧?」

  這句凌峰是只看著我說。

  「唉!說起來還真可惜~~如果不是你女友突然出現,小桃最終也會答應交換的,現在應該是我和女神瘋狂做愛的時候啊!枉我還想好了好幾個要一舉征服她的招式,可惜啊~~」凌峰說。

  竟然能隱瞞著我們拍拖?瞞得了我和嘉莉都算了,怎麼竟然能逃得過於晴的法眼呢?不過畢竟小桃是比我們小一年,而且最近的確有「因為家裡沒有煮飯」而沒有到飯堂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也的確是可疑啊!

  「所以這些招式都只好發洩在你女友身上啦!」

  凌峰臉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繼續說。我才不會跟你說做愛招式那些討厭話題啊!我心中憤怒地大叫著。

  「如此說來,上次把我和小桃見面的事告訴紫……女神的就是你吧?」

  我問道。

  「對啊,那時候小桃還是一邊替我口交,一邊跟你通話。別看她外表那麼清純可愛!小公主其實是滿淫的啦!」

  凌峰說出了一段令人訝異的說話,「不過相比起來,還是老哥你女友比較合我口胃。」

  凌峰以提醒似的語氣說。

  穿好衣服就快給我滾蛋啊!我心中怒吼著。

  「哈,別這樣惡狠狠瞪我好不好?我答應老哥你,我對女神的愛是矢志不渝的,不過偶然交換玩玩倒是沒有所謂哦!當然,作為「女神第一號工蜂」的我,如果是女神下的命令,我是必定遵循的啦~~」凌峰說,「可惜她從來不肯叫我做任何事,根本就沒機會跟她討價還價啊!」

  他繼續說。

  我首次在他臉上看到失落的神色,這個表面輕浮的男人對天使女生的愛到底有多深啊?遺憾是她剛才就清清楚楚對我說過不喜歡你這種類型的男人啊!你就給我失落至死吧!咦?該不會擁有這種怨念就能夠成為惡魔吧?我心中對自己吐糟著。

  「女神有叫我過去嗎?」

  正打算離開的凌峰回頭對我說。「她叫你滾蛋。」

  我說。「哈,真的嗎?」

  凌峰說。「她說我們都不用再過去了。」

  我正色地說。

  「唉~~」他輕聲歎了一口氣,然後再次步向門口,打開了門。

  「啊!答應老哥的事我會安排,請期待經我悉心調教後的小公主哦!」

  凌峰說完,門就關上了,房間裡只剩下我和嘉莉。

  我再次抱緊嘉莉,「打令……對不起……」

  嘉莉震聲地說,兩顆大大的淚珠似乎隨時會滴下來。

  「沒事的,沒事的,都過去了。」

  我輕拍著她赤裸的背。

  「打令……我已經污穢啊!」

  嘉莉說著,豆大的淚水滾滾而下。

  「傻瓜,沒事的,你是我的女友,唯一的女友!」

  我緊緊地抱住了她。「打令!不要離開我!求你!」

  她也緊緊地緊抱了我。「我永遠也不會和你分開!」

  我大聲地說,說著我也流出淚來了。

  因為這件事而與嘉莉冰釋了今早的事,我應該感謝凌峰嗎?才不!我還是想親手扼死他的!

  ************

  待嘉莉洗過澡之後,我就伴著她回家。

  回家的車程上,嘉莉倚靠在我肩膀上昏昏睡睡的。而我,眼看著前方的遠處因為陽光燦爛而顯得色彩豐富的景色,但內心中卻是灰灰暗暗的。

  源於天使女生的話「那是她自己提出的」嘉莉提出要和凌峰做愛?而凌峰的說話雖然輕浮,但同時也透露出「你女友是自願的」這一個重點。

  到底我出去找小桃的時候,他們三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說過了些什麼話,迫使嘉莉要「自願」與凌峰做愛?

  再回想前一點,今早的時候,天使女生要嘉莉接電話,然後嘉莉就答應了前去酒店的事,她到底對嘉莉說了些什麼呢?竟然自願與其他男生做愛,而且根本不打算對我隱瞞。我斜眼凝視著嘉莉的睡臉……這一個真的是我的女友嘉莉?真的是我那一個細心、內向、善解人意、和藹可親的嘉莉?

  沒錯,的確是我一手把嘉莉拖進這一個漩渦裡的。由抵受不住天使女生的誘惑而答應「交換」開始,一直都是我單方面在出賣女友。讓她與陌生人舌吻、愛撫、手淫……甚至口交。全部都是我的錯。但,我始終沒有要讓她失守最後的防線啊!為……為什麼?

  其實我是應該先怪責自己,與天使女生做愛,與雅茵交換,再與天使女生多次做愛,還差點和小桃都要交換了……要數不忠的,其實應該是我。

  不忠……腦海裡又再浮現出剛才凌峰撫摸嘉莉時的映像,就在我的面前,嘉莉就在我的懷內,被另一個男人撫摸著身體!她不但不反抗,還隱約發出了興奮的聲音。凌峰說的「調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到底對嘉莉做了些什麼?「拷問」了些什麼?全部全部我都想知道……但是總不能直接問嘉莉吧?更不會自招其辱去問凌峰啦!

  我的內心,越想越灰暗……啊!要下車了!

  我送了嘉莉回家,她說想多睡一會,就在家門口和我吻別。

  這一個吻……有著怪怪的感覺。上次與天使女生男友交換過後都沒有這一種感覺,還演出了一幕笨蛋情侶的街頭接吻表演。但是這一次,真的有嘉莉的嘴唇不再只屬於我的感覺。

  我……到底是怎麼了?

  電話響起,來電顯示是「天使」總是在這種「適當」的時候打來,我不禁懷疑,她是不是一直都找人在跟蹤我啊?

  「你沒事吧?」

  同樣是一接通電話,天使女生就馬上說話。

  「可以沒事嗎?」

  我說。

  「對不起,我應該阻止她的。」

  天使女生的語氣中雖然好像帶點歉意,但是這一句話的意味仍然是解作「嘉莉自願」的。拜託,要道歉的話,請說是你迫她的好嗎?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在小公園裡一張長椅上頓坐了下來。

  「喂,給我打起精神好嗎?我不是打來聽你吐苦水啊!」

  天使女生帶點怒氣的說。

  「那你打來幹麼?」

  我忍耐不住怒火,大聲地說。

  「你罵我啊?又不是我害的!」

  天使女生大聲地說。

  「不是你?你早上到底跟嘉莉說了些什麼?為什麼她立刻就走去酒店找你?為什麼你安排了其他男人在酒店!」

  我大聲地對電話咆哮。

  「我!我,對啊!全部都是我!是我設局去害你女友的!是我找人誘姦你女友的!這樣就好了吧?既然你心目中的我是這樣的人,那就全部都是我做的!」

  然後我只聽到電話裡傳來「啪嚓」的聲音,電話就斷線了。我打電話過去,亦只傳來「電話未能接通」的機械式錄音。

  她在發脾氣?難道我錯怪她了?她的第一句話是「你沒事吧?」……其實她是打來關心我?

  想深一層,她向小桃說明的時候,是把我當成她的男友。換言之,是她用自己的身體去跟小桃交換,她由始至終都沒有預算嘉莉的份啊!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我的腳沒自覺地踏上巴士,坐在上層最前排的位置。

  她真的沒有計算嘉莉?那麼,她叫嘉莉一起去酒店的目的是什麼?她說過的「避免尷尬」是指我和小桃之間而言?她想避免的是類似和雅茵交換時發生的尷尬?

  如果這個推理成立,那麼在我離開去追小桃之後,房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電話再次響起,我不耐煩地從口袋裡拿出電話,不是天使女生,來電顯示竟然是「小桃」「喂,小桃!你到哪裡去了?」

  我按下對話鍵之後馬上說。

  「哥哥,抱歉呢!聽說你在到處找我。」

  小桃的聲音充滿著歉意。應該是凌峰跟她說的吧?

  「你在哪裡?」

  我問。「我在家裡。」

  小桃回答,「放心啦,我沒事啊!只是……剛才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會逃跑的。」

  小桃繼續說。你這一逃跑,可苦了嘉莉啊!我心裡說。

  「沒事就好。」

  我說。「嘉莉姊呢?我也想跟她道歉。」

  小桃說。「我送了她回家,現在應該是睡了,晚一點再找她吧!」

  我說。

  「嗯,知道了。」

  小桃的語調像是在用力點頭地說,「哥哥,那一件事我都聽說了。」

  小桃繼續說。

  「那一件?是指……」

  我問。「我會償還你的。」

  小桃以認真的語氣說。果然是說交換的事嗎?換言之她也知道凌峰和嘉莉已經做過愛了?

  「不過……哥哥,聽我說一句好嗎?」

  小桃說,「別跟那女人走得太近,好嗎?」

  小桃繼續說。「嗯……」

  我若有若無地回答。老實說,我真的正在檢討和天使女生之間的關係,但是要我完全和她斷絕來往,又真的是不容易……畢竟我已經暗戀了她很多年了啊!心態本質上是與其他觀音兵沒有分別,也許唯一分別的就是,現在我已經有女友啦!

  「哥哥,你在哪裡?」

  小桃的問題把我從沉思中抽回。我看一看巴士窗口外面,是一片海濱的日落景色。「在海……邊?」

  我猶疑地說。巴士裡的顯示器打出「海岸酒店」的到站提示……不就是天使女生住的酒店嗎?為什麼我會回到這裡了?

  「嗯?沒事吧?我過來陪你?」

  小桃以佻皮的語氣說。「啊……不用了,凌峰不在你身邊?」

  我一邊說,一邊下了車。

  「不在啊,他都沒有過來~~」小桃說。

  小桃啊小桃!你逃跑去了,他不但沒有去追,還和嘉莉做愛!現在他連陪都不陪你,這種男友要來幹嘛?我心裡說。當然,這種話不能直接跟小桃說吧?

  最少,不能由我口說出啦!

  「小桃啊,我進電梯了,再談吧!」

  我說。「嗯!」

  小桃回應。

  我踏進酒店的升降機,熟練地接下了樓層,「呼……」

  我透了一口大氣。最終……我只能回到這裡嗎?每次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想得太多……這真的是我的壞習慣。

  步過了寂靜的走廊,我到了天使女生的房門外,「咯咯……」

  我敲了門。

  天使女生拉開了門,她身上穿著與我離開時一樣的透白色背心睡裙。「你還走來做什麼?」

  看到是我之後,她就轉身回到了房裡,看來她沒有要趕我走的意思,於是我就跟了進去。

  地上躺著一部手提電話……嚴格來說,應該是一堆手提電話的殘骸,似乎是因為撞擊而碎裂的形態。

  「對不起……」

  我看著地上的電話說。天使女生轉身凝視著我,她的雙眼有點紅腫,似乎是哭過了。「對不起。」

  這次我是看著她的臉說。

  「少廢話了!很不甘心吧?要打我發洩嗎?打啊!」

  天使女生大聲說。「對不起!」

  我衝上前去,緊緊地抱住了她。

  「你……你到底想怎樣啊?」

  天使女生輕力推開我幾下都推不動,然後就像放棄了反抗,乖乖的把頭倚靠在我的肩上,洗髮精的香味襲來,試圖奪取我的意志。

  「我不知道,只是……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忍耐著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我知道以男人而言這是失敗的象徵,但是突然之間好像失去了嘉莉、失去了依靠的感覺,的確是相當相當的令我難受啊!

  「笨蛋。」

  天使女生適時地向我伸出了天使般的手,環抱在我的腰間,給予我溫暖,向我作出了救贖。

  我輕輕托起了她的頭,然後吻住了她的嘴唇,她的眼角處流下了兩行淚水。

  而看到她肩上因碰撞而造成的瘀青,我心中也萌起了同情和憐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