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09章


◆ 第09章

  夜色降臨,我在天使女生的酒店房間裡與她一起晚飯,吃的是酒店提供的送餐服務。

  味道是相當不錯,先來惹味的羅宋湯,再來大塊肉的牛?,新鮮的生蚝和刺身,還品嚐著紅酒。雖然,我還是不太喜歡紅酒的味道就是了。

  如果嘉莉煮菜的是清茶淡飯,那麼和天使女生一起吃的這一餐,應該是瑰麗的殿堂級美食吧?

  和天使女生一起吃飯,是多少男生夢寐以求的事情呢?而我,不單單得到他們的女神所眷顧而可以共晉晚餐,甚至乎更多更多的事情都做過了。

  我的人生應該已經無憾了?可是,這一切一切要用我的女友嘉莉的身體作為條件去交換,又是否真的可以稱為無憾?

  對嘉莉的悔疚感充斥著我胸懷之內,而我竟然還在與天使女生共晉晚餐!我真的不是人!

  看到我表情上的變化,天使女生像是表示不解地側起頭凝視著我。

  「對不起,我又想起了嘉莉的事情了。」

  我低著頭說:「嗯,我猜到啊。」

  天使女生說,然後喝了一口紅酒。「你有事情要問我吧?」

  天使女生繼續說:「嗯,你在電話裡…和嘉莉是怎樣說的呢?」

  我盡量壓低了語調,不讓自己的焦躁曝露出來。

  「你還是懷疑我。也好,不說清楚,你是不會安心的了。」

  天使女生鼓起雙腮說,然後再喝了一口紅酒。我也跟著喝了一口紅酒,靜靜地等待她開口。

  「我跟她說,你還沒有忘記交換的事情吧?」

  天使女生拿著酒杯站了起來,然後走到窗前的位置,看著窗外的景色。而我則是看著她的玲瓏有致的背影。

  「然後我告訴了她,今次交換的對象是小桃,要向她借用你來充當男友。她原本是有些猶疑的,不過…」

  天使女生並沒有回頭,繼續臉對著窗外說:「她竟然早就知道了!為甚麼知道了還要…」

  我先是不可置信地叫出了聲來,然後又發現自己打斷了天使女生而再次陷入無言狀態.「嗯,那我先問你一句,你覺得劉於晴對你和嘉莉之間的事怎樣?」

  天使女生轉過了頭凝視著我。

  「於晴是很關心我們的事…只是偶然會覺得關心過了頭啦。」

  我說:「嘉莉和劉於晴一樣,是關心過了頭啊。」

  天使女生凝視著我的臉說:而我只能圓睜著雙目,不懂回應。

  「聽不懂嗎?要從別人的口中才知道小桃正在戀愛中的事情,甚至會去到交換的地步。怎麼說起來,都難免會有所擔心吧?」

  天使女生說:「但是說擔心也…」

  「再說,她知道你不會拒絕我,但心底裡到底也不想讓你成為我的男朋友,即使只是掛名的都不想。」

  天使女生搶了我的話。

  「所以…」

  「所以,就如同你聽到的一樣,如果是小桃的話,她可以接受啊。」

  天使女生再次搶了我的話。

  「呃……」

  我無言以對。因為交換對象是小桃,所以可以讓我跟她做愛。理所當然地,作為我女友的身份,所以自願地跟凌峰做愛。

  真的是這樣嗎?真相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要小桃跟我找來的其他陌生男人做愛,她寧可小桃的交換對象是你,所以才會跟你一起前來的。」

  天使女生的話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

  嘉莉……你真傻…為甚麼要這樣犧牲自己呢?我的眼眶濕潤得快要滾出淚水來。

  「我、我要走了。」

  說著,我站了起來。

  「你果然還是…」

  天使女生並沒有說下去,再次回頭看著窗外的景色。

  「對不起,不過我…」

  「走吧。」

  天使女生冷冷地說:「嗯,明天在學校裡見吧。」

  我說:然後我等待了她一會,她都沒有再說甚麼,我就轉身離開了。

  我乘巴士回去嘉莉的家,都快要九時了。

  我按下了門鈴,嘉莉的表弟開門看到了是我,就讓我進來。

  「你表姐呢?」

  我問他。

  「在房裡啊,吃完飯之後就去睡了。」

  表弟一邊說,一邊坐到電視機前拿起電玩手制。

  「嗯,明天要上學吧?」

  我別有用意地問他。

  「啊,知道了,給我十五分鐘。」

  嘉莉表弟說:然後我就進了嘉莉的房間.房間裡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音樂播放器顯示時間的暗淡光芒,她真的是睡了嗎?

  我閉上了門,放輕腳步地走到床邊。雙眼開始習慣黑暗裡的視野,嘉莉在被子內捲曲著身體.「…來了嗎?」

  來自被子裡嘉莉的聲音。

  「嗯…」

  我輕聲回應著,然後躺了上床上,輕輕抱住包裹在被子裡的嘉莉。

  「嘉莉……」

  我輕聲叫喚她,她卻沒有回應。

  這樣也好,如果看到她淚眼滾滾的樣子,我怕自己亦會忍不住流淚.「我知道了,你是為了小桃著想,才會這樣做吧?」

  我輕聲地說:當然我不會跟女友說這是天使女生告訴我的啦。

  嘉莉並沒有回應。

  「你真傻…既然小桃都不願意,為甚麼要犧牲自己呢?」

  我把手伸進了被子之內,抱住了嘉莉的纖腰,手上傳來的觸感竟然是一片溫暖而幼滑的肉體!

  「呃…」

  嘉莉像是被我嚇到而輕聲叫了出來,伴隨著的是她的身體向前縮了一下。

  我像要探究下去一樣,再向前抱緊了嘉莉的身體,明顯地她的腰是裸露著。

  我再把手向上延伸,並把她拉向自己的懷來,雙手傳來女友小巧胸脯的細緻觸感,她的上半身並沒有穿衣。

  「哎…」

  她輕輕的想推開我,但我反而用力把她抱得更緊了。

  「啊,不要…」

  嘉莉輕叫著。我用腳踢開了嘉莉身上的被子,音樂播放器上顯示時間的藍白色光線反映在女友光滑的小腿和幼臀上,被子裡的嘉莉竟然是全裸的!

  「嘉莉……」

  我看著女友幼滑的身體,心裡卻是另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房間裡面只有她一個女孩子,在被子裡全裸著。以我所知,嘉莉並沒有裸睡的習慣,換言之,那不就是在……自慰嗎?

  換了在往日,如果知道女友有需要,我可能馬上撲上去和她親熱起來。可是,下午她才跟凌峰做過愛,晚上就在家裡自慰,怎麼說也……

  我一時之間真的說不出些甚麼,鬱悶、心煩、憤怒、失望、心痛、婉惜………

  「有點冷…」

  嘉莉打破了沉默,然後輕輕推開了不知所措的我,再把被子拉上來,將我和她都一起蓋住了。

  嘉莉在我的懷中背對著我,我仍然是抱住她的腰,我們都沉默著。直到從廳裡傳來電玩的音樂停下,然後傳來開門和關門的聲音。

  「對不起……」

  嘉莉終於打破了我倆的沉默狀態.「不關你的事,是我不好。」

  我說:「不是,的確是我做得不好。」

  嘉莉轉身過來緊緊的抱住我,把頭埋在我的胸膛上。

  「嘉莉…」

  我再次輕喚她。

  「對不起…但是,你可以原諒我嗎?」

  嘉莉抬起頭看著我,雙目已經淚珠滾滾著,聲音也變得哽咽了。

  「傻瓜,我不怪你…而且,應該是請你原諒我才是。」

  我說,然後低頭吻住了她單薄的嘴唇。

  「嗯…嗯啜…」

  嘉莉的小舌主動伸了過來,我則微張了嘴巴讓她進來。

  嘉莉的身體已經開始發熱,但我的心裡依然有點冷冰。女友是甚麼時候開始變得那麼主動的呢?接吻都會臉紅的嘉莉往哪裡去了?

  想深一層,其實是我不好,應該是由和天使女生的男友交換之後,嘉莉才開始習慣主動的。

  所謂性愛的禁忌大門,是否因為我的錯失而打開呢?

  嘉莉好像察覺到我的反應,停下了嘴巴上的動作,雙眼默默地凝視著我的雙眼。

  「打令…」

  嘉莉輕聲叫喚我。

  「嗯?」

  我回應。「你…嫌棄我了?」

  嘉莉轉開了視線低下頭說:「當然沒有。」

  我抱緊了她。

  「我答你剛才的問題…其實…沒錯,我是擔心小桃的事,但比起她,我更在意你和紫薇的事。」

  嘉莉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裡以哽咽的聲音說:「我跟她…」

  「親眼看過你和她抱,我很難受,很不甘心…可是,她真的能夠滿足你…」

  嘉莉打斷了我的話。

  「傻瓜,你才是我的女朋友啊!」

  我大聲地說:「我知道!但是…我沒辦法滿足你吧?」

  嘉莉雙手交叉掩蓋在自己小巧的胸脯上。

  「這些與身材無關的!我喜歡你,是你整體,不是胸脯啦!」

  我大聲地說:「但是沒有我之前,你是喜歡她的啊!你再喜歡上她不就好了?」

  嘉莉也稍為大聲地說:「不可能!我不會放棄你的!」

  我大聲的說:「我也不想放棄!只是…這個對手真的太強……嗚!」

  嘉莉說著,真的哭了出來。

  「不,你相信我,我不會再喜歡她,我答應你。」

  我一邊說,一邊輕拍著嘉莉的肩安慰她。

  「不是,我想你喜歡她,我想你與她一起得到幸福!」

  嘉莉哭著說:「我的幸福就是你,你為甚麼還不明白?」

  我緊緊地抱住她。

  「……像我這種沒趣的女人,能給你甚麼幸福?」

  嘉莉說得有點像崩潰了。

  「幸福就是幸福,哪裡有分有趣還是沒趣的!」

  我大聲地說:但嘉莉沒有再回應我,只是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裡哭、哭、哭……

  天還未亮,嘉莉已經穿好了整齊的校服,做好了早餐才叫醒我。

  「該起床啦。」

  嘉莉在我耳邊輕聲地說:「還未天亮耶~」我賴在床上說:「你要回家換校服啊。」

  嘉莉說著,就把我推了起來。

  「唔~」我伸了一個大懶腰。仍然想睡,不過真的應該要回家一敞吧?

  「乖,快點起來,吃了早餐就陪你回去。」

  嘉莉以逗小朋友的語氣說:「嗯…」

  我扮作小朋友乖乖地用力點頭.吃過了早餐,就從嘉莉的家出發,其實我和她的家只是相隔步行不到十五分鐘的距離,也用不著這麼早吧?

  回到家穿上了校服,腦袋慢慢清晰了起來。

  學校,今天回到學校是有多麼沉重啊!

  不過,昨晚我已經下定了決心,我的女友只有嘉莉一個,我要與天使女生劃清界線!

  有點像拍電影,我高調地與嘉莉手挽著手回學校。雖然我與她拍拖的事情不是秘密,但以不認識我們的人來說,兩個學生公然地挽著手回學校,還是會惹人注意。又尤其是,我女友是薄有名氣的「飯堂五美圖」之一。

  來自男生的厭惡表情,來自女生的羨慕和妒忌表情……雖然比不上與天使女生挽著手走在街上時的虛榮感般強烈,不過還是確實地感到了來自四周的視線。

  就在走廊的盡頭,一堆人圍成一堆阻塞了通道,看上去是清一色的男生。在這間學校裡就讀的學生都知道,這是一個見慣不怪的情況.男生群的中央只會是那一個人,所有男生的女神–天使女生。

  今天依然是天使般的美貌,路過時會隨風散發著獨有的洗髮精香味,清脆悅耳有如天使的歌聲般的聲音。

  「你上星期五沒有回校呢!我都擔心得吃不下飯了!」

  「怎麼不回覆我的短訊呢?」

  「電話跌了?我馬上買新的送給你!」

  「這是我的,你就先拿去用吧!」

  男生們七嘴八舌地向她說話的同時,十多二十部的電話就全都塞了在她的手上。

  男生們真笨啊!天使女生才不會要你們的電話呢。作為一個飽受歡迎的人物,當然不會隨便接受別人給的好處,讓別人有機會成為她虧欠人情的對象啦。我在天使女生身邊觀察了多年,這程度上是常識啊!常識……咦?這種語氣怎麼好像是……

  天使女生正要向男生們說些甚麼之際,她看到了我和嘉莉。當然,正因為我看著她,我才會知道她看到我。

  男生們的視線都跟隨著天使女生轉頭看在我和嘉莉身上。

  「眷顧者!」

  「嘿!」

  「是那傢伙!」

  「去死吧!」

  「怎麼不去死一死啊?」

  「竟然敢和另外一個女人一起啊?」

  「竟敢對女神不忠?」

  「咦?那不就是棄權了嗎?」

  「啊!可是,還是得死一死啊?」

  「嘿!」

  我聽到七嘴八舌的男生聲音和不懷好意的視線,真的很可怖。

  「早晨!」

  天使女生火上加油地向我和嘉莉示意微笑和打招呼。

  「呃…」

  「早晨。」

  嘉莉代替還回應不過來的我向天使女生打招呼,然後就繼續挽著我的手離開現場。

  男生們很快重新把注意力回到天使女生身上,我和嘉莉則繼續前行,上了走廊盡頭的樓梯。

  就在樓梯的轉角處,看到兩張熟識的臉。天然微曲及頸秀髮,白滑幼嫩的臉蛋上的皮膚隱約反映著孤光,配帶著圓大的粗眼鏡框下的右眼眼角下端有一顆鉛筆頭大小的小小淚痣。「五美圖」裡論美貌排名第四的雅茵,在一起的還有她的男友。

  「三哥三姐早晨!」

  雅茵的男友首先向我們打招呼。

  「早晨。」

  嘉莉微笑著的回應。而我和雅茵眼神在空氣中相接了一下,然後就各自別開了視線。我不知道嘉莉是否看得出這一個微妙的變化,但看到雅茵男友的表情,他是感覺到的了。

  「你們吃早餐了沒有?我們正想去買啊。」

  雅茵的男友強開話題似的說:「都吃過了,剛才經過小食部看到很多人呢,差不多該上課時間了吧?」

  嘉莉說:「是嗎?那要趕快啊!」

  雅茵的男友說,然後拖起雅茵的手想拉她一起前去,雅茵卻輕柔地撥開了他的手。「我不餓啊,你去買吧。」

  雅茵說,然後就轉身走回頭.「那、小息的時候再見吧。」

  雅茵的男友對雅茵說:雅茵沒有回頭,只是揚一揚手回應。

  雅茵的男友和雅茵並不同班,也不是與我和嘉莉同一班,所以分開走也不會有奇怪的感覺.但我和嘉莉才走前了幾步,雅茵就回過頭來走近我們。

  「拜託,放學後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可不可以?」

  雅茵說「商量」的時候是看著我,而問「可不可以」時則是看著嘉莉。

  「嗯…沒問題啊。」

  嘉莉向雅茵示意一下微笑之後向我說:「啊、好啊,那放學之後我來找你。」

  我搔了搔頭之後向雅茵說:「謝謝,不會很花你時間的。」

  雅茵說,然後就快步回到了她的教室裡.「唔…你猜是甚麼事呢?只能找你商量的。」

  嘉莉扮作用懷疑的目光對我說

  「怎麼知道啊?是男友的事吧?剛才好像怪怪的……談好了之後再告訴你吧。」

  我說:「嗯,但如果她要你守秘密的話,不說也可以啊。」

  嘉莉說:「嗯,不過也不會是甚麼秘密吧?」

  希望啦…我心裡說:然後,我和嘉莉同步踏進了教室。

  教室裡的氣氛並不尋常,不論男生和女生都把視線投射在我們身上。

  「他們回來了」雖然沒有人說出來,但整個教室裡就是隱含著這一種氣氛。

  我和嘉莉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教室裡沒有人作聲,也沒有人有意向我們說明原因。總之,我和嘉莉就成為了他們所觀察的核心。

  在異常寂靜的教室中我和嘉莉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教師就進來了。

  異常的氣氛一直延伸至午飯時間.「五美圖」、雅茵男友和我按照慣例地坐好在飯堂近角落裡的一張長桌處。

  按照不明文的慣例,最早到達的是被視為「飯堂五美圖」中不論美貌和人氣都高據第一位的梓君。聽嘉莉說,其實她們之中,最早就以這張長檯視為聚腳點的就是梓君。而本來就是小學同學的於晴和嘉莉是後來才坐在這裡午飯的,那時候還說不上熟識,就只是每天午飯都坐在一起的人而已,亦只是偶爾會說上一兩句。

  後來雅茵和她男友也加入,梓君才開始對她們之間討論的事情偶爾給予中肯和獨到的建議,由那時候開始才被雅茵的男友叫起「大姐」來。不過平時總是冷若冰霜,臉無表情,而且甚少說話的梓君,雖然論樣貌的確是可以跟天使女生比一日長短,但說到對人和處事上,則完全是兩回事。如果天使女生的背景是有如太陽般火熱的紅黃色系,梓君就是以冰冷的藍綠色的冷色系作為背景。

  我們都是與平時一樣坐在自己慣常的位置上,而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多了小桃的男友,有「女神第一號工蜂」之稱的凌峰。小桃與他戀愛的事,今天終於檯面化了。剛才他們兩人手拖著手走進飯堂,坐到我們這一邊的時候,還引起了飯堂的一陣哄動,畢竟他們兩個都是校裡頗有名氣的人物啊。

  小桃的臉上充滿著幸福的笑容,右手尾指上套上了一隻紅色的小小蝴蝶結形戒指,像是宣示著訂情信物似的存在。

  於晴是一臉接受不了的表情;雅茵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沒有甚麼特別的反應;至於雅茵男友,則因為小桃的對像是頗有名氣的「工蜂」而感到不可思議.而梓君對他們的事甚麼也沒說,只是一貫沒有冷若冰霜的表情,看上去的感覺只是視作又多了一個「搭檯」的食客而已。

  一向是外食派的凌峰來飯堂的理由,是說自己這個月花多了一點錢.不過我想我大概知道真實原因,小息的時候我的電話傳來了來自天使女生的短訊,傳來的只有兩個字「想你」想我?是掛念我的意思?還是打算要我做些甚麼的意思?

  但於我來說,就是表示電話已經買回來了的意思。至於買電話給她的人,應該是凌峰吧?看到他春風滿面的樣子,就應該想像得到那是與天使女生有關的事,而絕對不是與小桃戀情檯面化的事。

  原本被凌峰形容為「從來不肯叫我做任何事,根本就沒機會跟她討價還價」的天使女生會接受凌峰的禮物,後面應該還有其他理由吧?難道又是為了「交換」的事?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猜測.看見小桃與他一起時開心的樣子,知道內情的我和嘉莉,都不知道應該怎樣反應。

  而這些微妙的反應,當然都逃不過於晴的法眼。

  「你覺得凌峰與小桃的事怎麼了?」

  於晴趁我買汽水時,把我拉到汽水機的一旁問。

  「呃,有甚麼怎麼了?」

  我曲著眉說:「怎麼又是跟那…那女人有關的人啊!」

  於晴看一看長檯那邊,然後再轉頭過來看著我的臉問。

  「在這間學校裡的男生嘛…」

  「也不會突然死忠變叛徒吧?」

  於晴的臉上帶點怒意,好像在怪責我隱瞞了些甚麼似的。

  的確,如果以往日凌峰對天使女生的死忠態度來說,真的很難想像今日伴著小桃的會是同一個人。

  「還不肯說嗎?」

  於晴凝視著我的雙眼說:「說甚麼啊…」

  「嘉莉也知情吧?」

  於晴搶了我的話。

  「嗯,我們昨天已經知道了,他們在一起的事。」

  我說:「然後?」

  「甚麼然後?知道了就是知道了啊。」

  我回應於晴。

  「嗯?在談些甚麼呢?」

  嘉莉突然出現在我的身後,於晴的表情也是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呆了,我們是談得太投入了嗎?

  「呼~嚇了我一跳。」

  於晴按著胸口,透了一口大氣。

  「嗯?」

  嘉莉一邊用圓滾滾的眼睛看著我,一邊啜飲著盒裝檸檬茶。

  「於晴在問小桃和凌峰的事啦。」

  我對嘉莉說:「這個啊?凌峰的妹妹和小桃同班啊,聽說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認識的。」

  嘉莉說:「凌峰告訴你的?」

  我問。「嗯…」

  嘉莉輕輕點頭答我,她的表情有點怪,我想大概凌峰就是在那時候告訴她的吧?

  「說甚麼我也不認為那男人有背叛那女人的理由。」

  於晴交叉著雙手低頭沉思。

  「嘉莉,有沒有覺得今天大家總是在看著我們。」

  我看到了兩個男生在遠處看著我們,我輕聲說,轉了話題.「是啊…班裡的感覺也怪怪的。」

  嘉莉以困惑的表情回應我。

  「這個我有聽聞啊,還不是因為你這個「眷顧者」」

  於晴說:「呃,怎麼…」

  「你們上星期五沒有回來,那…那女人也沒有回來,然後又有人說起在街上看到你和那女人一起,有關你們的謠言已經到處亂傳啦。」

  於晴搶了我的話。

  「真無聊。」

  嘉莉一臉不屑的表情說:「就是嘛…」

  「那就請你和那女人好好保持距離,那些謠言就會自然消失啦。」

  於晴說:其實我也不清楚為甚麼於晴對天使女生這麼厭惡,但由我與嘉莉相戀而真正認識於晴以來,她就已經是這一種態度了。

  說著,我們已經回到長檯那邊,這個話題也告一段落。

  我們剛坐回來,就看到小桃和凌峰表演互相餵飼的舉動,我實在說不出話來。

  這樣真的好嗎?小桃陷得這麼深,但凌峰已經向我和嘉莉說過追求小桃只是為了天使女生而為。我們就只能眼巴巴看著他傷害小桃嗎?不可以!一定要做些甚麼阻止!可是,我該怎樣做呢?

  「哥哥,在想甚麼?想得這麼入神的~」小桃突然叫我。

  「呃、沒甚麼啊。」

  我說:「嗯?奇怪耶~」小桃大動作地托著頭說:「老哥的心思,又豈是我們能懂?」

  凌峰一邊說,一邊把手搭在小桃的肩上。

  「哥哥的心思才不難懂哦~」小桃向凌峰微笑著說,臉上幸福的表情看得我都有點心痛了。

  「嘉莉,吃飽了嗎?」

  我轉頭向嘉莉說:「嗯…」

  嘉莉輕輕點頭回應。「那,走吧。」

  我說,然後就牽起她的手離了座。

  「停一停好嗎?」

  待我拉著她走遠了,嘉莉才開口說:「嗯?」

  我停了步看著她。

  「我們這樣走了去,不是很奇怪嗎?」

  嘉莉困惑地看著我說:「……可是我不忍心看著小桃那個樣子啊!」

  我左右環視了沒有人跟著我們來之後說:「我知道…但我們又可以做些甚麼呢?」

  說著,嘉莉歎了一口氣。

  「如果可以,我想問問紫薇原因,雖然她未必會說就是了。」

  我說:「還是要跟那女人紏纏嗎?」

  嘉莉凝視著我的臉。

  「所以,一起去好嗎?我不想瞞著你和她見面。」

  我說:「嗯…」

  嘉莉表情複雜地輕輕點頭.「相信我好嗎?我答應過你的,你是我唯一的女朋友。」

  我凝視著她認真地說:嘉莉突然停下了步來。

  「嗯?怎麼了?」

  我柔聲地說:「在前面…」

  嘉莉指一指前方。

  我轉移視線看向前面,一大堆黑壓壓的男生圍繞著一個女生,正向我們的方向緩步前進.這一個畫面,明顯就是天使女生出現的正常現象。

  不過,被一大堆男生包圍著,我們也不可能跟她談凌峰的事吧?

  「果然還是要約她在外面見面呢……」

  我喃喃自語著。而嘉莉凝視著包圍在黑壓壓的男生中間的天使女生沉默不語.

  ************

  下課後,我與嘉莉說好了會去她的家晚飯之後,我就跟著雅茵上了學校的天台。

  正常情況下,學校的天台並不會開放給一般學生,但雅茵是園藝社的社員,獲得上天台打理植物的許可。

  「啊啊,這裡我也是第一次上來啊。」

  我靠在天台的圍欄上,看向下面的球場。

  「下面會看到的啦…」

  雅茵一邊說,一邊把我拉回來。「讓人知道我帶你上來就麻煩了。」

  雅茵繼續說:「啊,對不起…」

  我搔了搔頭說:「不要緊…」

  雅茵別過了原本凝視著我的視線。

  「對了,找我有甚麼事?」

  我說:「嗯…上次…交換的事…你有沒有和嘉莉說起?」

  雅茵把視線移向花圃紅著臉說:「還沒有…」

  我說:「……還以為你一定不會瞞著她。」

  雅茵把視線轉回我臉上,但看上去的臉色更加紅了。老實說,你要我怎樣向她坦白呢?以我一直以來觀察嘉莉和她們之間的關係,雖然女友從來沒有說出口,但她最關心的應該是雅茵,其次才是小桃。

  既然上次聽到小桃要去「交換」都已經變成如此大事,如果我再告訴她曾經跟雅茵交換的話,我真的不知道她會給我怎麼樣的反應!

  「我想跟他分手。」

  雅茵先是凝視著我,然後托一托眼鏡說:「呃…嗯嗯,我大致猜到了,看到今早你和他的對答…」

  我搔了搔頭.「可是,這個時候跟他說,他一定會誤會你。」

  雅茵像是很困惑地低下頭來。

  「只要是你自己下了決心,他怎樣誤會就由他去好了。」

  我說:「我不想令你為難啊……再說,如果他把交換的事到處亂說,嘉莉那邊也會很難堪吧?」

  雅茵一邊說,一邊把手托在下巴上。沒錯,如果沒有雅茵阻止他,能夠一親「女神」芳澤這種事情,他絕對會到處炫耀吧?而最終亦一定會把我和雅茵的事也給拖了出來吧?

  果然還是只能拜託天使女生嗎?畢竟能阻止他的,必須是他所在乎的人啊……

  「我去跟紫薇說說,如果是她開口的話,他應該不會到處亂說的……」

  我說

  卻是換來雅茵凝視著我,表情複雜地不語.「怎、怎麼啦……」

  等了一會她也沒有回應,我只好開口問她。

  「我只是在想…你到底和那、那女人有甚麼關係?」

  雅茵露出懷疑的表情對我說:「呃…你突然這樣問,我也不知道怎麼答你…就只是交換對象的伴吧?」

  我也不太知道自己在說些甚麼.「那麼,除了我以外,還交換過很多次了?」

  雅茵好像不能置信似的圓睜著雙目。

  「也、也不是啦…」

  我刻意模糊地答。

  「不要跟那個女人走得太近啦。」

  雅茵說:「我……不過,為甚麼你們都好像對她有這麼大的偏見?」

  我曲著眉地說:「嘉莉真的從來沒有告訴過你?」

  雅茵也是曲著眉對我說:「沒有啊,有關嘉莉的?」

  我睜大了眼說:「不是,是關于于晴的…」

  雅茵低聲說:「…不過,既然嘉莉也沒有跟你說,我就更加不可以說:」雅茵繼續說:「為甚麼要瞞我?」

  我輕力地捉住她的肩膀問她。

  「不是刻意要瞞你些甚麼,只是我們都知道你原本是喜歡那女人的,就說好了不在你面前說起她的事。」

  雅茵一邊說,一邊甩開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

  「可是我已經是嘉莉的男友了啊!還擔心些甚麼呢?」

  我有點大聲地說:「那女人也在我面前說你是她男友啊!」

  雅茵也有點大聲地回應。

  「呃、那就只是那一次交換的時候啦…」

  我低聲地說:「你真傻還是裝傻?以那女人的條件,為甚麼非要找你去充男友不可?」

  雅茵大聲地說:我、我實在無言以對……

  「總之,我不說這件事了。你問嘉莉也好,直接問於晴也好,我不管了。」

  雅茵轉身開了水喉,開始了對花圃裡的植物澆水。

  「那麼…」

  「如果是那女人叫他不說出來的話,應該是可以啦。」

  雅茵突然把話題轉回她男友的身上。這時候她並沒有回頭,背對著我。

  「嗯,我會試試。」

  我說:只是不知道天使女生肯不肯答應而已,畢竟這只是我們這邊的事。

  「小桃……」

  雅茵欲言又止著。「嗯?」

  我走到了她的身邊。

  「那個叫凌峰的男人,總覺得不懷好意。」

  雅茵像思考些甚麼似的瞇著眼說

  「看著他的眼神,總覺得不是對小桃出自真心。」

  雅茵繼續說:如果連不知道內情的雅茵也看得出來,那麼他讓戀情浮面的的事應該是有特殊原因的了。他說過是因為猜測到天使女生的「劇本」而安排自己出場的角色,那麼那一個角色就是作為小桃男友的身份了。可是,到底為甚麼呢?為了交換?

  可是,他怎麼知道天使女生一定會接受和他交換?他並不是天使女生喜歡的類型啊!

  但是,那一天如果沒有發生嘉莉出現然後小桃出走的事,那麼他真的是有機會與天使女生做愛啊!他是怎麼會猜得到的呢?難道,天使女生的目標是小桃?

  「怎麼了?」

  雅茵凝視著交叉雙手苦思著的我說:「啊,我在想他們的事而已。」

  我從思考中把意識強抽回來。

  「先想我的事情好嗎?」

  雅茵鼓著雙腮說,她的臉色再次轉紅了。

  「我會跟紫…」

  「我們預約了這星期六晚的渡假屋。」

  雅茵搶了我的話。

  「呃?」

  「我說,我們預約了這星期六晚的渡假屋,想你和嘉莉一起來。」

  雅茵抬起頭看著我說:「我打算在離開渡假屋的時候和他分手。」

  雅茵繼續說:「呃…這樣好嗎?」

  「雖然渡假屋裡有三間房,但請不要告訴於晴好嗎?總覺得把她拖進來我就會甚麼也做不了。」

  雅茵說:「嗯,我知道了。」

  老實說,我也不想她介入太深,始終在於晴面前說到天使女生的事,麻煩就大了。

  「那麼,多出來的房間…」

  「叫小桃好嗎?順便可以觀察一下那個男人。」

  雅茵說:呃!如果叫小桃的話,凌峰……始終在渡假屋這種敏感地方,我實在不想把嘉莉和凌峰放在一起。

  「這個再遲一些再決定吧?把房空著也可以呢。」

  我說:「嗯…我都聽你的。」

  雅茵低著頭說:「好啦,都差不多了吧?」

  我看一看手錶然後說:「嗯。」

  雅茵回應,然後她走過去拉開天台通往學校裡的門.時候真的已經不早,路經的走廊已經差不多完全看不到學生。我和雅茵回到她的課室,待她拿回書包,我們也離開了學校。

  「你之後去哪裡?」

  雅茵對我說:「去嘉莉家,我答應了要去她家晚飯。」

  我說:「真好,要留住一個男人,果然還是得留住他的胃袋啊……如果我的廚藝有及得上嘉莉一半就好了。」

  雅茵喃喃自語著。

  「廚藝多練習就自然會好的了。」

  我微笑著說:「不過單單廚藝也不夠啊,我有其他勝過嘉莉的地方。」

  雅茵向我微笑著說

  如果不是配帶著那一個圓大的粗眶眼鏡的話,這一個笑容有多美啊……

  和雅茵分別之後,我走到了一個小公園裡,拿出了電話,在電話簿裡按下「天使」「嗯?難得你主動找我啊。」

  電話一接通,天使女生的清脆聲音馬上響起。

  「方便談幾句嗎?」

  我說:「可以啊,我已經回到酒店了,要過來?」

  天使女生說:「不,電話上說可以了。」

  我說:「哦?嗯,這樣啊。」

  天使女生的語氣好像有點失望。

  「首先,有件事想拜託你。」

  我說:「嗯?」

  天使女生回應的同時,電話裡傳來了開水喉的聲音。

  「雅茵想和他的男友分手,卻怕他把我們上次的事到處亂說…」

  「你這是吩咐我啊?」

  天使女生的語氣中有點怒意,看來她已經猜到我想她做些甚麼了。

  「不是,只是如果由你說…」

  「我拒絕.」天使女生用強硬的語氣說:「那…」

  突然就被她一口拒絕,我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說些甚麼好了。

  「如果沒其他的話,我想洗澡了。」

  天使女生說:天使女生的心情似乎很壞,這時候再問她凌峰的事,看來也不會問得出甚麼來。

  「沒有了,抱歉打擾你…」

  我說:「那,拜啦。」

  天使女生說完電話就斷了線。

  我頓坐在公園的長凳上,伸了一個大懶腰。揉了揉眼睛之後,突然在對面街道的角落處出現了兩個認識的男人的身影。

  雅茵男友與凌峰走在一起。

  原本應該不認識的二人,為甚麼突然好像甚為友好地走在一起,而且有說有笑?

  我躲身在草叢之中,隔著街道觀察著他們。

  走到一家餅店前面,他們停了步,凌峰拿出了電話來接聽。看他突然露出一臉正經的樣子回應電話,我總覺得這一個電話是來自天使女生。

  說了幾句,他就收起了電話,然後向雅茵男友露出一臉賊笑。凌峰和他說了幾句,只見雅茵男友一直點頭,臉上好像是越聽越高興的樣子。可惜距離真的太遠,根本沒可能聽到他們說些甚麼.之後兩人就突然截了一輛的士,上了車,揚塵而去。

  「那兩個人走在一起,一定不會有甚麼好事……」

  我喃喃自語著。

  「是警察先生嗎?這裡有一個偷窺的變態耶~」一個女孩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喂喂,我才不是那位變態王子啦。」

  我一邊吐糟,一邊站了起來。

  站在我身後的是一個穿著我校校服的女生,雖然高度和我差不多,但臉上是頗可愛的圓圓臉形,再配以圓圓的大眼睛,和純天然的粉色小嘴唇。身材雖然是偏於高瘦的類型,但埋在校服裡的胸前卻又頗有突出的感覺.「學長您好。」

  女生對我微笑著說,然後向我伸出了手。

  這個女生,我認識的嗎?我也伸出了手和她輕輕一握……很柔軟的手啊!尖長的手指握起來很舒服。

  「啊…你是…」

  把握著的手收回來之後,我搔一搔頭.「學長您是前一屆學生會的總務吧?」

  女生繼續微笑著對我說:「是啊…」

  雖然是因為有認識的學姐當選了學生會副主席而迫我替她做打雜就是了。因為上屆他們選舉落敗了而不用再當,今屆則是因為作為前主席的學姐已經畢業而沒人願意再選.「我是今屆學生會的總務–夏凌琳。請學長多多指教哦!」

  女生微笑著對我說:「呃…這個名字…」

  我的心裡重重地響了一下沉厚的鼓聲。

  「學長你應該認識我哥哥吧?我是夏凌峰的妹妹。」

  女生向我微笑著說:「說起來,學長剛才在看甚麼呢?」

  凌琳繼續說:「呃…沒甚麼啊。」

  我搔一搔頭.「如果是看美女的話,我也有興趣哦!」

  凌琳笑著說:「你是女同百合嗎?」

  我曲著眉說:果然與凌峰有關的都不是好東西。

  「嗯?只要喜歡,男女我也可以。」

  凌琳純真的臉蛋上以純真的微笑說著一句難以置信的說話。

  「呃……」

  我無言以對。

  「對了,有一些關於學生會裡的事情想請教學長,不知道學長有沒有時間?」

  凌琳說:「今天不行啊,我現在要走了。」

  我看一看表,習慣了早吃飯的嘉莉應該差不多時候開飯了。

  「那明天再打擾您了!學長慢行。」

  凌琳微笑著向我輕輕揮手。

  「啊、啊,明天學校裡見吧。」

  「我與小桃同班,學長可以隨時過來找我哦~」凌琳微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