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0章


◆ 第10章

  回到了嘉莉的家,嘉莉表弟已經吃完飯,坐在電視機前玩電玩遊戲。而嘉莉是等我來了,才把留起了我們兩人份的飯?端出來。

  「抱歉,遲了。」

  我說。

  「沒關係,先去洗手啊。」

  嘉莉向正想拿起筷子的我說。

  「啊,抱歉抱歉。」

  我連忙走到廚房裡洗手,再出來拿起筷子。

  每次看到這種清茶淡飯式的家庭小煮,心裡真的覺得很幸福。當然,偶爾吃一餐像天使女生昨晚那一種瑰麗的殿堂級美食,也是不錯啦。

  啊!不行不行!我用力地搖頭,像是要把腦袋裡的不良思想拋掉。

  「嗯?怎麼了?」

  嘉莉側著頭以好奇的目光看著我說。

  「啊、沒甚麼啊,想起剛才的事而已。」

  我隨便亂說。

  「剛才?和雅茵談的事?」

  嘉莉的臉上雖然是裝作滿不在乎的表情,不過亮晶晶的眼神卻把她的好奇心給出賣了。

  「她說想跟男友分手啊。」

  我一邊夾起了?菜,一邊順著她的話題說。

  「怎、怎麼這樣突然的?」

  嘉莉的臉上是感到不可思議的表情。

  「也不是最近的事啦…上次她找我談,也是類似的事情。」

  我說。

  「可是…都一起這麼久了,怎麼說分開就分開啊……」

  嘉莉的臉色也跟著沉鬱了起來。果然沒錯,她關心雅茵的事果然比小桃更甚。

  「冰封三尺啊,也不是沒有原因吧?而且他也不見得是好對象呢。」

  我說。

  腦海中浮現了那一晚雅茵男友對著天使女生的那一個急色的表情。

  「嗯?我倒覺得他滿正經的啊。」

  嘉莉頗有不滿地輕啜著筷子尖說。

  「才不是啦……」

  我一邊說,一邊用力地擺著手。「雅茵說,想我和你星期六一起去渡假屋。」

  我繼續說。

  「渡假屋?怎麼今天沒有聽她提起過?」

  嘉莉圓睜著眼對我說。

  「她說不想於晴知道啊…她說離開渡假屋的時候會跟他說分手。」

  我轉述雅茵的話。

  「咦?不是很危險嗎?在那種地方說分手…」

  嘉莉再啜著筷子尖說。

  「所以才想我們都一起去吧?」

  我說。

  「如果要分手,乾脆取消預約不就好了?」

  嘉莉曲著眉說。

  「你不願意去?」

  我說。

  「不是我願不願意的問題,是那樣做對雅茵太危險了吧?而且好像要家維快樂過後立即就跌落深谷,也太殘忍了吧?」

  嘉莉再次啜起筷子尖說。

  「說得也是…不過那是雅茵的意思,就算我們不去,她也打算這樣做吧?」

  我說。

  「當然不可以!怎麼可以讓她一個人去冒險?」

  嘉莉曲著眉說。

  「那…」

  「這件事我再跟她商量一下,我真的不想她去。」

  嘉莉認真地說。

  既然嘉莉都這樣說,我也沒有堅持的理由,其實能夠不去就最好,令我感到憂慮的是那兩個突然走在一起的男人。我必須假設租了渡假屋的事已經由雅茵男友說了給凌峰知道,而凌峰想必亦會告知天使女生。雖然不見得天使女生知道會出現甚麼問題,但單單凌峰知道,就已經可能透過小桃,進駐渡假屋的第三間房。

  這一件事,能夠避免就最好。

  「打令啊…」

  嘉莉含情脈脈地凝視著我。

  「嗯?」

  「今晚…陪我?」

  嘉莉羞紅著臉小聲地說。

  「啊、嗯…」

  我輕力地點頭回應。怎麼…又是…做愛的暗示?

  看到我的回應後,嘉莉就紅著臉低下頭去收拾碗筷。

  我的心裡涼了一截,女友這幾天來怎麼會如此熱衷於性事?真的是因為凌峰那傢伙?他到底對嘉莉怎麼了?「當然是做愛啊!只是加入了一點拷問、一點調教。」

  凌峰惹人討厭的聲音再次在我腦海中出現……嗚!

  到底他對嘉莉做了甚麼啊?

  嘉莉表弟埋首在電玩遊戲之中,好像完全沒有留意我和嘉莉之間的對話。我身處在嘉莉的家中,雖然耳中聽得到電玩的聲音,也聽得到嘉莉洗碗筷時發出的水喉沖刷的聲音,但我所存在的空間就好像凝結了一樣,一片冷凍、一片寂靜、一片深藍……

  電話突然響起,我慌忙地從無盡思考中把意識抽了回來。來電顯示是「小桃」「哥哥~」小桃的聲音在電話裡響起。

  「嗯?找我有事?」

  我說。

  「一定要有事才可以找你?」

  小桃說。

  「不是啦,只是以為……」

  我吞下了後半句話。

  「以為?」

  小桃說。

  「啊,沒甚麼…對了,你男友呢?」

  我說。

  「嗯?我在家耶~都這個時候了,他怎麼會在呢?」

  小桃說。我還不是身在嘉莉家嗎?我心裡說。

  不過小桃的家裡父母也經常在家,與父母都在內地工作的嘉莉家裡當然不能直接比較啦,以男友的角度來說,這種方便是好得沒話可說的!

  「對了,哥哥,你和峰哥早就認識了吧?」

  小桃說。

  「也不能算是熟識,只是同班過一年,當年在班會裡一起做過雜工的程度而已。」

  我說。

  「啊?是這樣嗎?不過峰哥卻常常提起你哦~」小桃說。

  「提起我?為甚麼?」

  即使隔著電話,我依然曲著眉問她。

  「嗯…瑣瑣碎碎的,都記不清了哦!不過他好像頗瞭解你啦,說了很多你以往的事我聽。」

  小桃說。

  「奇怪啊…我們真的不算熟識啊!以往在班裡單獨說話的機會也不多。」

  我說。

  「啊?是這樣嗎?」

  小桃說。「對了對了,哥哥,你在哪裡?」

  小桃繼續說。

  「呃…在嘉莉家啊。」

  我說。

  「唔~真好呢!可以朝夕相對耶~」小桃以像扁嘴撒嬌的語氣說。

  「我說啊,你還是不要陷得太深呢…」

  我說。

  「討厭耶~人家是剛被於晴姊說教完,才想找哥哥撒撒嬌耶~可是連你也這樣說!」

  小桃頗大聲地表示不滿。

  「呃…於晴?」

  我表示疑問。

  「對耶!都不知道你和於晴姊是不是約好的!」

  小桃說。

  「沒有啦…只是,那個男人……」

  我有點猶疑。

  「為甚麼大家對峰哥都有偏見呢?」

  小桃大聲地說。

  「那為甚麼大家都對紫薇有偏見呢?」

  我也大聲了一點地說。

  「這有甚麼好懷疑的呢~她都幹過那麼過份的事了耶~」小桃說。

  「過份?」

  我問。「對!」

  小桃肯定地回應。

  「是怎麼樣的事呢…」

  我說。

  「咦?你還不知道的嗎?」

  小桃訝異地說。

  「對,不知道啊!」

  我有點自暴自棄地說,因為,下一句應該就是……

  「那就不能由我告訴你哦~」小桃說。大家聽到嗎?果然啊!一樣是不能對我說啊!

  「既然你們對她那麼反感,為甚麼又答應與她交換啊?」

  我說。然後我感到有人用力地拉一拉我的手臂。我回頭一看,只見嘉莉曲著眉的看著我,然後她用下巴示意我電視那邊的方向。沒錯,嘉莉表弟還在,這個話題不應該讓他聽見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哼!哥哥討厭啊!你是知道的耶~」小桃說。

  「我知道?」

  我一邊說,一邊走進嘉莉的房間內在她的床上坐下。而嘉莉吩咐了表弟一聲「快回去睡覺」之後,也跟著進來。

  「你知道峰哥本來是喜歡那…那女人啊!」

  小桃說。

  「女神第一號工蜂嘛…」

  我說。

  「對啊!所以說,不滿足了他那一個心願,他又怎麼會一心向著我?」

  小桃以認真的語氣說。

  「不可能吧?」

  我表示懷疑。

  「反倒是哥哥你!為甚麼你連嘉莉姊都拿去交換?我只是聽說交換的是那女人和她的男友啊!」

  小桃以責怪我的語氣說。

  還不是因為你逃了去?我心裡說。

  「還是說,那女人根本有心作弄我們?太可惡了!」

  小桃繼續說。

  「我想應該不是吧?」

  我替天使女生辯護。

  「嘿!很難說耶~那女人有甚麼做不出來?」

  小桃說。天使女生真的有那麼恐怖嗎?最少以我認識的她,不是這樣的人吧?我心裡懷疑著。

  「紫薇不是這樣的人啦…」

  我說。

  「對,就是知道你會這樣說,所以才不告訴你。」

  小桃說。……我無言以對。

  「對了,哥哥,我欠你和嘉莉姊的…嗯,你甚麼時候要?」

  小桃說。

  「呃……」

  你就算問我甚麼時候要,這種事也難以啟齒吧?

  「嘻嘻,其實我是滿期待的哦!」

  小桃以古惑的語氣說。

  「你在亂說些甚麼啊?」

  我以叱責的語氣說。

  「嗯?嘻~放心啦~於我哥哥就是哥哥,是屬於嘉莉姊的,這件事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哦!」

  小桃笑著說。

  我回頭看一看坐在我身後的嘉莉,她臉上是裝作微笑的表情。我和她之間的距離,不至於像貼著耳偷聽,但說聽不到電話另一端的話嗎?又不敢肯定。

  「給我,好嗎?」

  嘉莉說。

  「啊,好啊,小桃你等等…」

  說著,我就把電話交給了嘉莉。

  「小桃?」

  嘉莉說。

  「啊?嘉莉姊…慢著慢著,不准說教啊,已經聽厭了啦~」小桃說。果然!房間裡很靜,即使不拿著電話都能夠聽到啊!

  「好好好…」

  嘉莉回應。「不過,那種事不准你再做了,好嗎?」

  嘉莉繼續說。

  哦?相對於凌峰的目的,原來女友還比較關心這件事嗎?

  「唔…可是,不讓他完了那一個心願……」

  小桃的聲音低下來了。

  「哪裡有女人可以接受男人有這一種心願的?」

  嘉莉說。

  「可是!換過來,如果哥哥他也想和那女人做一次,嘉莉姊也會答應吧?」

  小桃說這句的聲音明顯大了。

  「呃……」

  受到小桃說話的打擊,嘉莉一時語窒。

  「對吧?對吧?」

  小桃繼續無情的攻勢。我看到嘉莉的眼眶開始轉紅了,就搶過了電話。

  「小桃啊,有點夜了,明天回學校再談吧?」

  我說。

  「呃…嗯嗯、那,哥哥晚安。」

  小桃說。

  「晚安。」

  說著我就斷了線。

  我放下了電話,嘉莉嬌小的身體就靠了過來,她把頭埋在我的胸膛前,身子一震一震的像是哭了出來。我一手輕拍著她的背安撫,另一手輕掃著她的及頸秀髮。

  「對不起,嘉莉……」

  從小桃的對話中,第一次體會到嘉莉是用怎麼樣的心情去面對和天使女生的交換的事情。為了我嗎?為了完成我的「心願」所以即使要犧牲自己去交換,也想我可以一親天使女生的芳澤嗎?

  「唔唔…沒有……」

  嘉莉埋首在我的胸膛前輕力的搖頭,聲音都變得哽咽了。

  為了我,不惜要面對朋友間所討厭的天使女生,更甚是,迫使自己接受其他男人的身體……全部都是為了…我?

  我不會懷疑嘉莉對我的愛意,又甚至乎自私一點說,她愛我絕對比我愛她多。

  但她為了我,竟然可以忍受如她所說「哪裡有女人可以接受男人有這一種心願?」

  的事情。我實在是始料不及啊!想到這裡,我的眼眶都好像濕潤了些許。

  「打令…」

  嘉莉在我的懷中抬起了頭凝視著我。我低下頭,輕輕與她嘴唇相接。

  已經有這麼好的女友了,為甚麼我還要對天使女生苦苦糾纏呢?不管她背後的原因是甚麼也好,也不管凌峰在打甚麼壞主意也好,我只要好好守護在嘉莉身邊,這樣不就好了嗎?

  嘉莉的舌尖輕輕主動地伸了出來,像是要細味品嚐似的一下一下地輕舔著我的嘴唇;差不多同時,嘉莉的手隔著校股褲在我的東西上有意無意地輕輕撫摸。竟然有這樣的主動!我的心裡強烈地震動了一下。

  「一點調教」凌峰的聲音像魔咒一樣在我腦海中響起……

  「嘉莉,替我脫。」

  一把好像不屬於我的聲音在我口中說。

  「嗯…」

  嘉莉輕輕點頭,然後一顆一顆地解開了我校服上衣的鈕扣,再以不熟練的手法把我穿在上身的背心內衣脫掉。看著背心內衣卡住了在我的頸,女友對我伸一伸舌做了個頑皮的表情。

  「你還沒洗澡啊,快去洗乾淨。」

  嘉莉以微笑對我說。

  「替我洗…用舌頭。」

  不自然的聲音繼續由我口中說出,雖然這絕對是抵賴,但我的嘴巴竟然直接就把心中所想的說了出來,而說了出來後,我的內心中才隱隱覺得有點心慌的感覺……女友會不會翻臉啊?

  嘉莉呆住了,圓睜著雙眼凝視著我的臉……真的要翻臉了?

  然後、然後……嘉莉把頭靠了過來,用舌尖在我的頸部輕輕舐舔了一下。

  「呃……」

  嘉莉突如其來的舉動,使我的身體強烈地震動了一下。

  「…小聲一點,表弟還在外面。」

  嘉莉輕聲地在我耳邊說,再附帶輕舔一下耳垂。

  嘉莉退開了少許,再稍為調整了一下坐姿,然後再次把頭靠了過來,再由我的頸開始舐舔著。

  上學了一整天,加上與雅茵在天台暴曬了一會,又再加上在小公園裡誤了一點時間……我的身上應該是很嘔心的味道吧?可是嘉莉,卻竟然仍然答應我這一個不合理的要求?

  嘉莉再稍為調整了一下坐姿,小小的嫩紅舌尖開始在我的胸膛上慢慢遊走。

  嘉莉的舌尖遊走到我的乳首位置,卻是像故意作弄似的只在外圍打圈,我從她的面貌上看到的是作弄般的笑容。

  「壞蛋!」

  我稍為用力把她的頭按住在自己的胸膛前,讓她的嘴巴整個都覆蓋在我的乳首上。嘉莉曲一曲眉,然後用力地吸啜了我的乳首一下。

  「嗚!」

  我的哀嗚,並附上全身劇震一下。而嘉莉則像惡作劇成功似的,身體一邊微震地輕笑著,一邊解開我的皮帶扣。

  但嘉莉這一個笑容,卻勾起了我的回憶……用舌頭洗澡,不就是在做天使女生之前對我做的事情嗎?

  嘉莉脫下了我的校服褲和內褲一併脫下,我的東西雖然已經高高昂首著,不過心中依然難以悉懷。

  當然,這些心裡面的掙扎,嘉莉從外在是看不出來的了。她把校服褲摺疊好放在一旁,然後低下頭,用嘴唇頂住了我的東西的頂端,然後像跟那東西打招呼似的輕吻了一下。

  「嗚…」

  如電流般的快感從下身傳來,我輕叫了一下。「輕聲一點啊。」

  嘉莉抬起頭曲著眉的看著我。

  真、真的可以嗎?那東西在內褲裡悶醃了一整天,女友真的可以放進嘴巴裡嗎?

  而答案是……肯定的。

  嘉莉的嘴唇緊貼著我的東西頂端的位置,然後一點一點地慢慢向下,到差不多整個前端也進了溫潤濕熱的嘴巴裡時,女友嘴巴裡的小舌尖就開始了前端的來回舐舔。

  「嗚…啊……」

  如電流的感覺直入內心。但不安的感覺也同時襲來…嘉莉的口交技巧有這麼高嗎?以往都是隨隨便便含著幾下就當完事了的……

  嘉莉的嘴唇繼續慢慢滑向下,然後差不多整個東西也深深地陷入了女友的嘴巴之內,尖端部份都好像感覺到快要抵住她的喉嚨了。

  「唔唔…」

  嘉莉喉嚨深處發出了有點難受的聲音,可是她卻好像沒有把嘴巴退開的意欲。濕滑的舌頭在嘴巴裡慢慢地舐舔著我的東西,還偶爾發出啜、啜、啜的聲音。

  這個、真的是我的女友嘉莉?

  不過,快感的確是無法騙人,嘉莉用嘴巴上下套弄我的東西,那一種電流般的感覺,仍然是不斷襲來。

  「嗚…哎…」

  嘉莉稍為用力地吸啜著尖端的部份,同時用手輕輕撫弄著連在東西下面的葡萄。

  「嗚!不、不行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從下巴托起嘉莉的頭,讓快感稍為休息。只見她的臉上流露著得意的神色,稍稍側著臉對我示意古惑的笑容。

  可惡!我心裡想,然後把她推倒了在床上。

  「啊…」

  嘉莉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一呆。我把她的襯衫拉起,拉開米色胸罩兩邊的帶子並解開後面的扣,再把她只在家裡穿的小熱褲連內褲一併脫下,女友身上的衣物短瞬間就被我脫光光。

  「溫柔一點…」

  嘉莉曲著眉說。

  「才不放過你。」

  屬於我又好像不屬於我的聲音說。我用從她身上脫下來的襯衫在她纖幼的雙手上打成繩結,讓她雙手高舉過頭,再用枕頭壓住。女友稍微反抗,不過我的結也沒有打得很緊,她就放棄反抗,只是有點不知所措地凝視著我的臉。

  腋下,光滑的腋下。我把嘴巴靠了上去,先是用鼻子大力吸氣,然後粗魯地吻了上去。

  「啊,討厭!癢、癢啦!」

  嘉莉一邊說,一邊雙腿亂踢。

  「表弟在外面哦!」

  我故意在她耳邊吹著氣輕聲地說,然後再次狼吻著她光滑的腋下。

  「呃…唔唔…討、討厭啦……」

  嘉莉曲著眉,扭動著身體。「嗯、嗯……」

  嘉莉咬著下唇努力強忍著不發出聲音。

  可能是在廚房工作過後的關係吧?女友腋下肌膚味道有點鹹,但嗅起來卻又甜甜酸酸的,以往都沒有留意,原來是這一種味道的。

  正當我想從右邊腋下轉到左邊腋下的時候,嘉莉的腿卻不安份起來,她扭動大腿來輕輕磨擦著我的東西,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我稍為移動了一下位置,把東西垂直緊貼在她的小穴上面,然後繼續開發她的左邊腋下。

  「哎…討厭,怎麼又來…」

  嘉莉輕聲說。

  這一邊的味道又有一點差異,只有少女的體香,沒有那一種甜甜酸酸的味道,就只有嫩滑的口感,是嘉莉慣用右手的關係嗎?

  大廳外面傳來了開門,然後是關門的聲音,應該是表弟回去了。

  「走…了?」

  嘉莉看著我說。

  「也可能還在外面偷聽哦。」

  我在她耳邊吹著氣說。

  「他才沒有你這麼壞。」

  嘉莉扁著嘴說。

  「嘿,芥川丈途也自稱好人啊!」

  我吐糟。

  「不知道你說誰啊…」

  嘉莉曲著眉說。啊啊,有點失望…鼓勵我多看書的人是你啊!

  不過說這個話題也沒完沒了,我打開了嘉莉的雙腿,稍為調整了位置,就把已經昂首得有點痛的東西抵住她的小穴洞口。

  「要強的?還是要弱的?」

  我說。

  「哎…怎麼問我啊……」

  嘉莉曲著眉說。

  「不答我就不給你哦。」

  我說。

  「誰…誰稀罕了…討厭啦…」

  嘉莉臉紅著說。

  「要強的還是要弱的?」

  我再問一次。

  「溫柔啊…對我溫柔一點,可以嗎?打令…」

  嘉莉凝視著我說。

  「嗯,好啊。」

  然後我就慢慢挺腰把東西插進嘉莉的小穴之內。

  「哎…啊……」

  嘉莉輕喚著,並把腿纏了上來我的腰間。

  「一點拷問」凌峰惹人討厭的聲音再次在我的腦海中響起。真的很討厭耶!

  「告訴我,紫薇和於晴之間的事。」

  我以維持著固定插入在嘉莉之中的狀態說。

  「呃…怎、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嘉莉曲著眉說。

  「因為除了你以外,沒有人會告訴我。」

  我說。

  「也、也不是這個時候啦…討厭…啊!」

  嘉莉說著,我用力的抽插了一下,然後再停下來。

  「哎…怎、怎麼……」

  嘉莉夾在我腰間的腿仍然緊緊的扣著,可是我一動也不動。

  「打令…你今晚好奇怪啊……好了好了,我都告訴你,先…先繼續好嗎?」

  嘉莉臉紅著說。

  「乖。」

  然後我就開始腰間的前後推進運動。

  「哎…啊…手…解開我…啊…」

  嘉莉喘息著說。

  「不.可.以.哦~」我一邊說著,一邊加緊了腰間的動作和擺幅。

  「哎…啊啊…討厭啊!啊…啊!」

  嘉莉的喘息如實地反應著我的每一下抽插。

  「啊…啊啊…打、打令…不要在裡面……」

  嘉莉一邊喘息,一邊勉強地擠出話來。

  「唔?……是你的腿扣著我啊!」

  我說。

  「哎…啊…討、討厭啦……這…這、不安全啊!啊……」

  嘉莉繼續勉強地擠出話來。

  「嗯,知道啦。」

  我擁抱著她嬌小的身體,開始全力抽插的動作。

  「啊…啊!啊啊!不…啊、啊、溫、溫柔一點啦!哎啊!啊!啊!啊、啊啊!」

  嘉莉的喘息顯示她已經迎來了高潮。伴隨著因高潮而激烈抽搐的小穴內部的壓迫感,我也感覺到差不多時候,就把東西從小穴裡拔了出來。然後托起嘉莉的頭,把東西塞進去仍然在大口大口透氣的嘉莉的嘴巴之中。

  「哈啊…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一下、兩下、三下……我的腰間因為得到性興奮而強烈抽搐著,同時東西在嘉莉的嘴巴之中大量發射出燙熱的白濁,被我綁著手和固定著頭部的嘉莉無處可逃,只好乖乖的把精液咕嚕咕嚕地吞入喉嚨之中……

  ************分別清潔過後,我和嘉莉在床上相擁著。

  「打令,你今晚好奇怪。」

  嘉莉把頭埋在我的胸膛上,抬起頭對我說。

  「嗯?有嗎?」

  我裝作聽不懂。

  「裝傻…討厭。」

  嘉莉輕輕搥了我的胸膛一下。

  「好了,能說給我聽了嗎?」

  我說。

  「嗯?說甚麼?」

  嘉莉裝可愛地向我眨眼了兩下。

  「裝傻?討厭。」

  我輕輕扭了她的臉蛋一下。

  「哎、痛啊!」

  嘉莉曲著眉看著我。

  「快說啦,於晴和紫薇之間的事。」

  我說。

  「……是誰告訴你的?」

  嘉莉的臉色沉了下去。

  「是雅茵說漏了嘴,不過她不肯說,要我問你。」

  我說。

  「嗯…只是…關於那女人的壞話,你會聽嗎?」

  嘉莉扁著嘴說。

  「你說的我就聽,聽了我自會分析。」

  我說。

  「哼,反正你肯定會護住她。」

  嘉莉繼續扁著嘴說。

  「你先把事情說完,好嗎?」

  我說。

  「嗯…那是,初中時候的事情了……」

  嘉莉停下了,然後凝視著我。

  「怎麼了?」

  我也凝視著她。

  「答應我,知道了也要裝作不知道。」

  嘉莉說。

  「嗯…」

  真的有這麼嚴重嗎?我心裡想。

  「你…你是甚麼時候開始喜歡朱紫薇的?」

  嘉莉說。

  「啊?怎麼反過來問我了?」

  我曲著眉說。

  「先答我吧。」

  嘉莉說。

  「中二那一年吧?上美術的時候和她同班。」

  我說。

  「啊,原來你是上美術的,如果你上烹飪的話,我們就可以早一些認識了呢!」

  嘉莉說,眼睛裡帶著一點不甘的神色。

  「那時候是只有美術、烹飪和木工,三科可以選擇吧?哪有男生會選上烹飪的呢?」

  我說。

  「不是啊,那時候烹飪班裡也有男生。」

  嘉莉說。

  「嘿!那多半是被女友強迫的啦~」我說。

  「呃……不會吧?」

  嘉莉以訝異的表情說。

  「會,絕對會。以我們這種年紀的男生,沒有多少個會想以廚師作為終身職業吧?」

  我說。

  「可是也不等於想做美術家或木工工人吧?」

  嘉莉曲著眉說。

  「別拉開話題好嗎?」

  我帶點不耐煩的語氣說。

  「好,好,既然是中二開始……那時候你應該還沒有開始留意她吧?」

  嘉莉說。

  「是中一的時候?」

  我說。

  「差不多吧?開始的時候應該是中一沒錯……你開始喜歡她的時候,就沒有稍為去調查一下她嗎?」

  嘉莉說。

  「再拉開話題就快要天亮了。」

  我不耐煩地說。

  「那就睡吧~」嘉莉微笑著說。

  「你找死?」

  說著,我向她的纖腰猛力地抓癢。

  「哈!不!不要啊…哈哈!」

  嘉莉大笑著的推開我。

  「那就快說吧。」

  我曲著眉說。

  「嗯、嗯嗯,知道啦~」嘉莉扁著嘴說。「那時候於晴和那女人的感情是很好的哦。」

  嘉莉繼續說。

  「呃!竟然是那樣?她們感情原本很好?」

  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對啊,雖然我和於晴小學已經認識,不過那段時期,她和朱紫薇的感情比和我還要好。」

  嘉莉說。「那時候,有一個叫「學長補習班」的計劃吧?是高年級學長免費替低年級的學生放學後補習。」

  嘉莉繼續說。

  「嗯,這個我有點印象,不過我沒有參加。」

  我說。

  「就是那時候,有一個學長……」

  突然電話的響聲阻止了嘉莉繼續說下去。

  而這次不是我的電話,是嘉莉的電話。嘉莉的朋友都知道她有早睡的習慣吧?

  很少朋友會在這種時候打電話來找她的。

  只見嘉莉看一看電話的顯示屏,然後皺一皺眉。

  「等我一下。」

  說著,嘉莉拿著電話就離開了房裡。

  不能讓我聽到的?唔……

  我輕輕的靠近沒有閉緊的房門邊,輕輕推開了門,大廳裡已經一片漆黑,只有廁所的門縫邊透著光,於是我放輕腳步走到廁所門前。

  「不是叫你不要再打電話給我了嗎?」

  嘉莉的聲音說,聽起來語氣有點慌張。......「不要再說這個了,好嗎…」

  嘉莉輕聲說。......「這是兩回事吧?怎麼可以混為一談?」

  嘉莉有點大聲的說。......「我知道了。」

  嘉莉說。......「你要記得你答應過我甚麼才好。」

  嘉莉說。......「拜了。」

  嘉莉說完之後,重重呼了一口氣。然後傳來放下坐廁板的聲音,應該是電話結束了吧?我就靜靜的回到嘉莉的房間裡。

  是誰呢?到底會是誰呢?嘉莉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很不客氣的,甚至乎說有點敵意也不為過。可是,會迫使女友用這種態度對應的人,會是誰呢?

  不一會兒,嘉莉回來了。為了不讓她覺得我偷聽過她談電話,我決定裝睡。

  「…打令?」

  嘉莉輕喚我。

  「嗯…」

  我裝作被她喚醒。

  「你睡了?」

  嘉莉一臉懷疑地說。

  「嗯嗯……是誰啊?」

  我轉開話題說。

  「唔…是一個學妹啦,說想我明天幫她做些事情。」

  嘉莉的表情明顯心虛。

  沒有人對你說過,你根本不擅長說謊的嗎?不過既然她有心隱瞞,拆穿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反正重點詞「明天」已經出現了,那麼明天去觀察一下應該就會知道答案。

  「啊…這樣啊。」

  我說。

  「嗯嗯,打令睡吧…那件事遲些再說,好嗎?」

  嘉莉微笑著說。

  「嗯,就這樣吧。」

  我說。然後嘉莉再次躺進我的懷中,把頭再次埋在我的胸膛內,慢慢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