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龍珠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誰也沒見過,誰也沒有聽過不可思議的時代。

在遠離都市數千里的一座深山裡,住著一個以大自然為伴獨自生活的少年。

這個少年的名字,叫做孫悟空。

在森林中他以猴為朋,以鳥為友以猛獸為食。

他的武功極為高超,那些猛獸在他的面前不堪一擊,只有乖乖被他吃掉的份。

即使是可怕的妖怪,也會被他輕鬆地殺死。

這一天,他和一隻魔狼搏鬥,擊殺了魔狼,自己也不慎掉進了水中。

他從水中出來,脫光了衣服,將濕淋淋的衣服放在樹上晾乾。

接著,他站在水邊的岩石上,向著水裡撒尿。

「嗚,好暢快啊!」剛打完一仗,又輕鬆地放掉身體裡的存貨,悟空舒服地長出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在遠處的山路上,開來了一輛汽車。

汽車在山道上停下了,從裡面走下來一個漂亮的少女。

她大約十六七歲,一雙美麗的眼睛又大又明亮,肌膚雪白,頭髮是藍色的,梳著一條粗粗的辮子,

上面還紮著紅色的蝴蝶結,顯得十分可愛。

在她的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在連衣裙胸部的位置,印著BULMA幾個字母。

「布瑪」,這就是她的名字。

她是從都市來的,目的是來找一個叫做龍珠的東西。

隨著這個大懶腰,她豐滿的胸部向前突出,凸顯出她傲人的身材。

她掏出一個看上去像是懷表的小型龍珠雷達,看著屏幕上面光點的位置,知道自己找的東西就在這附近。

她低聲自語道:「確實應該是在這附近的。」

她的聲音清脆悅耳,十分好聽。

她站在山崖上,極目遠眺,看到前面山下的河流邊似乎有什麼東西。

她拿出望遠鏡,看向那邊。

一個小男孩出現在她的眼前。那小孩的渾身是光著的,正站在水邊,向水裡撒尿。

布瑪盯著那個小孩的裸體看,臉慢慢變紅了。

看他的年紀,大概只有十一、二歲,這樣的小孩居然會有這麼大的一個雞雞,真是讓布瑪想不到。

她雖然沒有男朋友,也沒有見過成年男子的陽具,可是也在路上見過光著身子的小孩,卻沒見過哪個小孩有這麼大的雞雞。

「那就是男人的東西嗎?」布瑪紅著臉想道。她早就想看到這種東西,可是一直沒有機會,也不好意思去看。這一次,她湊巧看到了,就好奇地看個不停。

她拿著望遠鏡,盯著悟空的雞雞看了半天。在她的鼻子裡,發出了可愛的喘息聲。

直到悟空撒完了尿,收起雞雞,走到一塊石頭後面,布瑪看不到他,才歎了一口氣,戀戀不捨地收起望遠鏡,坐進汽車,開車向前行去。

她沒有看到,在那個男孩的屁股上面,長著一根長長的尾巴,就像猴子的尾巴一樣。

「今天吃什麼好呢?」悟空暗自思量。「熊最近已經吃過了,老虎也都不敢出來了。」

山裡的猛獸,已經被他吃了一個遍,可憐的黑熊都被他吃光了。

他看到水中有小魚躍起,高興地叫道:「對啦,午飯就吃魚吧!」

悟空把尾巴放在水中,引得一條大魚游過來。

那大魚的個頭比悟空大好幾倍,一向喜歡吃猴子,見悟空的尾巴放在水中,只當是好吃的猴子,自言自語道:「是猴子?我吃了它!」

它跳出水面,對著悟空張嘴便咬。

悟空向前一躍,閃過大魚的牙齒,飛起一腳,重重地踢在大魚的頭上。

大魚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便被踢昏在水中,頭骨連同腦漿都已被震碎。

悟空跳入水裡,拖著大魚的尾巴,將它拖到岸上。

悟空拖著比自己巨大得多的魚,在路上走著,一邊得意地叫道:「大魚,大魚!」

今天,他又有美味的烤魚可以吃了。

突然,後面傳來巨大的聲響。悟空奇怪地回頭看去,喃喃道:「啊?什麼聲音哪?」

一輛汽車從山道上飛速地開過來,悟空驚奇地瞪大了眼睛。他在山林裡住了這麼久,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怪東西。

布瑪開著車過來,沒注意路上有人,等看到悟空,再想剎車,已經晚了,嚇得她連聲尖叫,猛打方向盤。

「砰」的一聲,汽車重重地撞到大魚身上,將悟空連人帶魚撞飛到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撞、撞上了!」布瑪驚叫道。她從方向盤上抬起頭來,驚奇地看到那個男孩從大魚身後轉過來,怒沖沖地瞪著她。

「啊,你還活著?」布瑪驚奇地叫道。

悟空怒容滿面,咬牙叫道:「你這個混蛋妖怪,你是想半路把我的獵物給奪走嗎?」

他在山中長大,從來沒有見過汽車,現在乍一見到這個巨大的東西橫衝直撞,只當是一個新出現的妖怪,來搶他的食物。

他飛身跳過去,雙膀一用力,將沉重的汽車高高舉起來,大叫道:「我絕不讓你得逞!」

他大叫一聲,用力一甩,在布瑪的尖叫聲中,將汽車甩出十幾步遠。

砰地一聲巨響,汽車摔到地上,翻了一個觔斗,車輪被摔飛。

悟空扯出身後背著的如意棒,哼了一聲,怒喝道:「來吧,既然你想搶走獵物,就先把我打敗吧!」

這如意棒是他去世的爺爺留給他的寶物,能夠隨意伸長和縮短,死在棒下的妖怪和猛獸不知道有多少了。

布瑪呻吟著從翻倒的汽車裡面探出頭來,咬牙切齒道:「竟敢這樣對我,你這個妖怪!」

她在城市裡,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厲害的小孩,現在遇到一個撞不死又能抬起汽車的孩子,只能當他是個妖怪。

「哈,從妖怪裡面出來了個奇怪的妖怪,來吧!」悟空舉著棍子叫道,心裡卻在奇怪,為什麼這個妖怪長得那麼好看,聲音也那麼好聽,弄得他心裡有點癢癢的感覺。

「好厲害的妖怪,能蠱惑人心!」悟空吃了一驚,忙收攝心神,免得中了妖怪的奸計。

布瑪抽出手槍,叫道:「打死你!」

「砰!砰!砰!砰!」她對悟空連開幾槍,子彈打在悟空的身上,悟空被打得摔了一個跟頭。

布瑪停下槍,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只當那個妖怪已經被她打死了。

悟空從地上坐起來,捂著被子彈打到的地方,呲牙咧嘴地叫道:「哎呀,好痛啊!剛才是什麼,是妖術嗎?」

布瑪舉槍對著他,張口結舌地叫道:「啊,為、為什麼沒死呢?啊?」

「胡說八道!這麼一下就想讓我死嗎?我的身體就像鐵一樣,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悟空跳起來,惱怒地叫道:「讓我把你這個妖怪消滅掉吧!」舉棍衝了上去,打算一棍將這個妖怪打得腦漿迸裂。

「妖怪?」布瑪聽了這話,忙丟下槍,高舉雙手叫道:「哎,等、等一下,我才不是妖怪呢,是人啊!」

悟空停下棍子,盯著她,奇道:「是人?」

「嗯!」布瑪從車裡爬出來,高舉著雙手站在悟空面前,說:「啊,這不明擺著嗎,你看仔細了,看啊!」

悟空高舉如意棒,警惕地叫道:「別動!再動,我可就要消滅你了!」

悟空的個頭只到布瑪的腰部,他圍著布瑪轉來轉去,越看越奇怪,嗯嗯地叫個不停。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山外的人。眼前的「人」比他要高得多,她的臉很奇怪,皮膚光滑而又潔白,是悟空從來沒有見過的臉,可是看上去卻顯得非常好看,對他有一種奇怪的吸引力。

她穿著一件奇怪的紅色衣服,露出了雪白修長的大腿。肉體看上去十分柔軟,讓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她的頭髮是藍色的,比他的頭髮要長得多。在她頭上,還紮著一個紅色的蝴蝶結。像這樣的東西,悟空可從來沒有見過。

總之,這個「人」的長相和穿著打扮處處透著古怪,與悟空和爺爺完全不同。

「你才不像人哪!」布瑪看著這個奇怪的小孩道。

悟空仍然滿懷戒備地舉棒威脅著布瑪,道:「我當然是人啦!我跟你的差別可真大呀,弱不禁風的樣子……」

「因為我是個女孩子嘛。」布瑪微笑著,有點撒嬌地道。像她這樣漂亮的女孩子,走到哪裡都會受到歡迎的。

悟空吃驚地道:「女孩子?你是女孩子呀?」

布瑪也奇怪地笑道:「嘿,你這個土豹子,你沒見過女孩子嗎?」

「我是第一次見到除了爺爺以外的人類。」悟空告訴她。

布瑪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爺爺曾經對我說過,如果你遇見女孩子話,就要對她和善一些。」悟空道。

布瑪高興地搔著頭髮笑道:「哎呀呀呀呀,說得可真對呀!你叫爺爺的那個人和你一起住嗎?」

「他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悟空說著話,繞到了布瑪的身後,伸頭向裙子裡面看。

他的個頭很矮,只到布瑪的腰部,很輕易地在短短的裙子下面看到了布瑪的內褲。

她穿著一件白色蕾絲三角內褲,露出了雪白的粉臀和大腿。那完美的曲線,是悟空從來沒有見過的,引得他瞪大了眼睛,著迷地看個不停。

看著布瑪狹小的內褲和內褲下露出的雪白的臀部、大腿,悟空卻沒有一絲邪念,只是嘀咕:「女孩子連尾巴都沒有!」

從內褲的邊緣,露出了幾根烏黑發亮的卷毛,悟空奇怪地看著,心想:「那是什麼?該不會是還沒長出來的尾巴毛吧?」

布瑪發現他在偷窺自己的裙下風光,自己的內褲和大腿根部都被他看光光了,又羞又惱,正要發作,忽然驚奇地看到悟空那一條毛絨絨的尾巴在屁股後面甩了兩甩。

「哈,可真有意思啊!」悟空笑著,欣賞著漂亮的布瑪奇怪的樣子,又甩了兩下尾巴。

布瑪轉怒為喜,掩口暗笑道:「嘻嘻嘻嘻,你真以為裝上尾巴什麼的做裝飾就很帥氣嗎?」

「好,那你跟我來吧,因為你是女孩子,我請你吃東西!」悟空拖起大魚的尾巴,就要向家裡走。

布瑪拿著龍珠雷達,想著:「在路的盡頭,會不會找到龍珠呢?」

悟空好奇地瞪著她的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猛瞧,催促道:「你在幹什麼哪,難道不想吃我請的東西嗎?」

布瑪收起龍珠雷達,警惕地道:「我去可以,但你不能對我做壞事!」

布瑪不能不提防,和一個奇怪的男孩到他的家裡,說不定會被他在這無人的深山裡強姦呢。

悟空奇怪地問:「壞事是什麼?」

「壞事就是……」布瑪漂亮的臉染上了一層紅暈,低下了頭,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布瑪轉念一想,忽然掩口而笑,想道:「啊,對啦,這傢伙連女孩子都是第一次見到,還不明白壞事是什麼意思呢!」

在路上,他們互相通報了姓名。悟空拖著大魚,毫不費力地走到了家。

到了悟空家,布瑪驚喜地看到,在屋裡擺著一個龍珠,上面有四顆星。

布瑪跑過去,拿起龍珠,驚喜地叫道:「啊,是它,是龍珠!是四星龍珠!」

悟空跑過來,一把抱住布瑪的腰,叫道:「嗨,不許碰!這是爺爺留給我唯一的一件遺物,即使你是女孩子也不許碰!」

他抱住布瑪的腰,心裡有一點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女孩子的身體會這麼柔軟,抱起來這麼舒服。

布瑪被他抱住纖腰,不由渾身酥軟。

這悟空原本不是普通人,他這一個族群,身上會散發出一種普通地球人沒有的氣息,讓女性無法抵擋他的吸引力。

儘管悟空還只有十二歲,但他的身體漸漸發育成熟,雖然個頭比普通地球人的小孩還矮一些,但生理上卻要比他們成熟得多了。他吸引女性的能力,也漸趨成熟。

由於自小住在深山之中,悟空沒有機會見到人類中的女性,所以一直沒有顯露出這方面的能力。現在,卻有一個漂亮的少女為了尋找龍球來到他的家,自然而然地引發了他吸引女性的超能力。

布瑪被悟空的手抓住纖腰,只覺那一雙手彷彿有魔力傳到體內,不由氣喘吁吁,渾身都熱了起來。

幸好,悟空沒有抱多久,只是奪過她手中的龍珠,叫道:「這是爺爺的遺物,平常它閃呀閃的,就像是爺爺在對我說話,我不會讓你碰它的!」

布瑪強忍著下身傳來的搔癢,定定神,道:「真是沒辦法,看來不教教你是不行了。」

她拿出兩顆龍珠,告訴悟空,這就是傳說中的龍珠,共有七顆,上面分別有一到七顆星星。如果能集齊散佈在世界各地的七顆龍珠,就能召喚出神龍,向神龍許下一個願望。

這時,不管向神龍要求什麼,神龍都會滿足他的要求。

「我的願望已經決定了,雖然我很想要永遠吃不完的草莓園,但我還是決定要一個優秀的白馬王子!」布瑪得意地叫道。

「我都說了,快把四星龍珠給我!」布瑪轉頭向悟空催促道,在她漂亮的臉上,露出了可愛的笑容。

悟空握緊龍珠,叫道:「不行不行,這可是爺爺的遺物啊!」

「什麼嘛,真吝嗇。這有什麼不好,反正你又沒有別的用處啊。」布瑪偏著頭,漂亮的辮子在腦後蕩來蕩去。

「不給!」悟空向她吐出舌頭,堅決不肯把龍珠送給她。

布瑪皺著眉想了想,忽然展顏一笑,暗道:「嘿,好,這時候,就用我最拿手的色情攻勢吧。」

她微笑著,向悟空拋了一個媚眼,用嗲嗲的聲音撒嬌道:「悟空,不要那麼小氣嘛,把它給我,好嗎?」

悟空堅定地搖著頭,同時奇怪地問:「你幹什麼用那麼奇怪的眼光看著我?」

「那麼,我給你一個謝禮,如何?」布瑪的眼珠轉了轉,提出了一個極有誘惑力的建議。

她撩起短裙,給悟空看她雪白修長的大腿。

這對她來說,已經是很大的犧牲了。

她的家裡很有錢,如果需要什麼,一般都會得到滿足。

像她這麼漂亮的女孩,如果對別人有什麼要求,只要拋一個媚眼,別人就會搶著替她服務。像這樣露出大腿來勾引男孩子,這還是第一次。

悟空好奇地盯著她的美腿,覺得她真的是和自己有很大的不同。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摸上了她柔軟的大腿,驚叫道:「你的腿可真光滑啊,就像大魚一樣!」

布瑪被他的手一摸,不由叫道:「這是許看不許摸的啊!」

緊接著,她突然感覺到,大腿上癢酥酥的,一股熱力傳來,直達心口。

布瑪的腿突然軟了。

=========隱藏須回覆感謝才可看

不知為什麼,她突然軟綿綿地倒了下來,伸手抱住了悟空。

悟空奇怪地在她身上嗅來嗅去,咕噥著:「奇怪的傢伙!」

聞到她身上誘人的香氣,悟空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種奇怪的感覺同樣也在布瑪心裡存在。她的身體熱得厲害,抱住悟空不願意撒手。

還好,她還記得自己的目的,低聲央求道:「悟空,把龍珠給我好嗎?」

悟空的手不自覺地環抱住她柔軟的纖腰,將臉靠在她富有彈性的胸部,搖頭道:「不好,這是爺爺……」

布瑪的胸部是那麼柔軟而富有彈性,悟空好奇地將臉在上面磨擦,心想:「女孩子真是奇怪,胸部有兩團這麼軟的東西!」

布瑪哼了一聲,咬咬牙,解開自己的腰帶,拉起連衣裙,露出雪白的胸部和紫色的乳罩,微笑道:「如果你肯把它給我,我就讓你摸我的身體!」

悟空的手伸過去,隔著乳罩握住布瑪的乳房,用力揉捏著,奇怪地道:「這是什麼?」

他的手飛快地拉下乳罩,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

布瑪驚呼一聲,悟空的手帶給她的觸感讓她的乳房如受電擊,渾身一顫。

可是乳罩被悟空拉起來,讓她被乳罩勒得有些難受。

布瑪紅潮滿面,解開乳罩,嬌嗔道:「笨蛋!是這樣解的啦!」

悟空沒有聽到她在說什麼。那一對豐滿的乳房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看得他奇怪不已。

他的雙手伸出去,握住赤裸的乳房,又捏又揉。

布瑪嬌哼一聲,抱緊悟空,將乳房按在他的臉上。

悟空的鼻子被布瑪的乳房堵住了,靈敏的鼻子滿是脂粉香氣,幾乎被熏昏過去。

布瑪將乳房在悟空臉上磨來磨去,暱聲道:「把龍珠給我,好不好嘛!」

悟空被柔軟的乳房堵在嘴唇上面,無法回答。

布瑪此時也是意亂情迷,沒有發覺悟空無法答話,只當他不願意,抱緊悟空道:「悟空,只要你肯陪我去找龍珠,我就讓你做快樂的事!」

悟空茫然道:「什麼快樂的事?」

布瑪喘息著,顫聲道:「就是這個!」

她顫抖的手伸到悟空的胯下,隔著褲子捏了悟空的陰莖一下。

悟空大叫一聲,雞雞被布瑪柔軟纖細的小手捏住了頂端,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從下身一直傳到腦部,讓他興奮得幾乎要跳起來。

從前撒尿的時候,他也會碰到自己的雞雞,卻從來不會有這種感覺。看來女孩子確實是奇怪的生物啊,就是她的手也是很奇妙的東西。

「怎麼樣,快樂吧?」布瑪喘息著微笑道。

「啊,這……」悟空都說不出話來了。

布瑪也是第一次摸到男人的東西,心慌張得砰砰直跳。

可是悟空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她一聞到那味道,就無法控制自己。

她的手顫抖著伸向悟空的腰帶,替他解開腰帶,脫下了他的褲子。

接著,她又驚呼一聲。

悟空的雞雞比她見過的小孩子身上的雞雞大得多,雖然還是軟的,但那一大串東西在兩腿間晃來晃去,還是讓布瑪臉紅心跳。

布瑪渾身顫抖著,兩眼癡迷地盯著悟空的下體,暱聲道:「只要你把龍珠給我,我就用手來替你滿足!」

悟空被女孩子脫了褲子,腦中一片空白,「呃」了一聲,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布瑪蹲下身,顫抖的手摸上了悟空的雞雞,笨拙地替他搓揉著。

悟空可不覺得她笨拙,他只覺兩隻柔軟滑膩的小手在雞雞上揉搓著,讓他的血液都湧到了下身。

他瞪大眼睛,大聲喘息,不知道布瑪到底在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忽然,布瑪一聲驚呼,因為悟空軟軟的雞雞已經變硬了。

悟空聽到她的叫聲,低頭一看,嚇得一聲大叫,指著雞雞叫道:「它、它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雞雞這時候已經站了起來,比平常大了好幾倍。悟空可從來沒有見過雞雞變成這個樣子,大驚之下,指著布瑪大吼道:「你果然是妖怪,會這麼奇怪的妖術!」

他從背後抽出如意棒,揮棒便要打在布瑪頭上。可是看到她清麗的面容,心中一陣迷糊,這棒竟打不下去。

布瑪滿面紅潮,見悟空舉棒要打,嚇得一把揪住悟空堅硬的陰莖,緊緊握住,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悟空大叫一聲,爽得渾身都軟了,手中的如意棒無力地落到地上。

見手裡這根稻草果然救了命,布瑪更加勤奮地揉搓起悟空的肉棒來。

悟空的臉也變紅了,閉上眼睛,啊啊唔唔地呻吟著,身體軟得快要躺到地上。

布瑪柔軟滑膩的小手勤奮地套弄著悟空的肉棒,悟空呻吟著,肉棒變得更加粗大。

布瑪的手指修長潔白,仿若水蔥一般,嬌嫩的小手握住悟空的陰莖,另一隻手輕輕地捏住悟空的包皮,替他把包皮褪了下去,露出了裡面的龜頭。

布瑪低呼一聲,驚奇地看著這從未見過的東西。

悟空身上傳來一陣男性的氣息,讓布瑪幾乎為之迷醉。看著悟空壯碩的龜頭,布瑪幾乎要低下頭,張嘴含住它。

她強忍住心中的綺念,賣力地用手套弄著悟空的雞雞。

一陣陣奇怪的感覺從下身傳來,悟空瞪大了眼睛,紅著臉,唔唔地呻吟著,不知道布瑪究竟在對自己做著什麼,興奮得幾乎暈過去。

搓了一會兒,布瑪的下身也開始癢得難受,便停下手,站了起來。

悟空從美夢中驚醒,伸手拉住布瑪的手,眼睛裡露出希冀的神色,還想讓她再伸手摸摸自己的雞雞。

布瑪看著悟空可愛的小臉,聞著他身上的男性氣息,心中一陣迷糊。

她牽著悟空的手,走到床邊,喘息著微笑道:「現在,我就要教你做快樂的事情!」

悟空目瞪口呆地看著她,發覺這個女孩子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這個讓悟空感覺到奇怪的女孩子躺到了床上,臉上紅潮滾滾。她伸手褪下裙子裡的內褲,閉上眼睛,低聲道:「來吧。」

悟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傻傻地爬上床,抱住了布瑪。

他的雞雞被布瑪的小手揉搓一陣,早已脹得又粗又硬,頂在布瑪雪白粉嫩的大腿上,在大腿上蹭來蹭去。

布瑪對這種事也是一知半解,但懂得總比悟空多一些。她的蜜穴裡面癢得難受,實在受不了悟空的磨蹭,便伸手握住悟空的肉棒,引導它向自己的蜜穴湊去。

悟空再次被她抓住雞雞,快感湧上心頭,低下頭,看著布瑪的下身,驚叫道:「你怎麼沒有雞雞?」

布瑪又好氣又好笑,罵道:「笨蛋!要是有雞雞,那還是女孩子嗎?」

悟空好奇地打量著女孩子的下身,在兩條雪白的大腿中間,有一個神秘的花園,裡面有一朵紫紅色的鮮花。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上去,在那些捲曲的毛髮裡面找到了鮮花,撫摸著她潮濕的花瓣,驚呼道:「布瑪,你怎麼撒尿了?」

「笨蛋!那不是尿,是愛液啊!」布瑪嬌喘息息,生氣地罵道。被他的手一摸,渾身都顫抖起來了。

手裡緊緊握住悟空那與年齡不相稱的堅硬的陰莖,布瑪又恨又愛,恨它磨磨蹭蹭地不肯進來替自己煞癢,便用力把它拖過來,對準自己的蜜穴,命令道:「快插進來!」

說了這句話,布瑪的臉羞得通紅,感覺自己像是在誘姦一個無知的小孩子。

可是想到自己在做著這種誘姦小孩的壞事,在她的心中,又出現了強烈的快感。因為,這是平常裡絕對禁止做的事。

「為什麼要插進去?」悟空奇怪地問。

「叫你插進來,就快點插進來!」布瑪紅著臉,不耐煩地叫道。

「是這樣嗎?」悟空茫然道,腰部向前一頂,將龜頭頂進了布瑪的花瓣中間。

布瑪的花瓣裡面早已流出了很多愛液,滑滑的,悟空沒費什麼勁,就將自己的陰莖頂進了一部分。

「好舒服啊!」悟空驚喜地叫道。布瑪濕潤的花徑緊緊地夾住他的龜頭,弄得他爽得要命。

「布瑪,你的身體裡面好熱啊!」悟空驚歎道,他的龜頭能夠感覺到布瑪身體內的灼熱。

布瑪也興奮地呻吟了一聲,卻感覺到蜜穴深處更加癢了,著急地大叫道:「快點,再插深一些!」

「哦!」悟空答應著,自己也想更快活一些,腰部用力向下一沉。

他的武技本來高超,力氣更是異乎尋常地大,粗硬的陰莖勢如破竹,一直深入到布瑪的花徑裡面。

布瑪正急切地等待著更大的快感,結果卻等到了劇烈的疼痛,痛得她仰起脖子,朝天發出「啊--」的一聲慘叫。

這聲慘叫響徹雲霄,將屋外的小鳥和猴子嚇得亂飛亂跳。

布瑪漂亮的臉上滿是眼淚,雙手指甲使勁掐著悟空的身體,慘叫著怒罵道:「死悟空,你為什麼要使這麼大的力氣?」

悟空也慘叫道:「你掐得我好痛啊!你究竟在幹什麼?」

他低下頭,看到自己的雞雞正深深地插在布瑪的體內,驚叫道:「布瑪,我的雞雞現在在你身體裡面,我們兩個用雞雞連在一起了!」

感覺著布瑪身體裡面的灼熱,悟空覺得自己脹大的雞雞被整包裹在一個溫暖濕潤的狹窄通道裡面,低聲驚歎道:「好熱啊!」

布瑪痛得哼了一聲,說不出話來。

悟空看到,雞雞插著的地方流出了幾縷血絲,染紅了布瑪雪白的大腿,不由驚叫道:「哎呀,你流血了!」

布瑪費力地抬起身子,向下面看去,見悟空的雞雞深深地埋在自己體內,自己處女的鮮血已經染紅了悟空的雞雞和大腿,又是痛苦又是悔恨。

她想不到,自己費力保持了十六年的處女之身,竟這樣給了一個小男孩,不由悲從中來,抽抽噎噎地哭個不停。

悟空趴在她柔軟的身體上,雞雞深深埋在她的體內,被她緊窄的花徑夾得很是舒服。他看著她的臉,奇怪地道:「你為什麼要哭?很痛嗎?」

布瑪哭泣著大罵道:「不要你管!你這個裝著假尾巴的壞東西!野孩子!」

她攥緊拳頭,粉拳如雨點般地打在悟空的頭上身上。

悟空的身體堅硬如鐵,當然不會在乎一個少女無力的捶打。只是布瑪現在在扭動著身體打他,下身也在跟著扭動,下體和悟空的陰莖磨擦著,弄得他拚命喘息著,快感一波波地從下身湧來。

他初次裸露出來的龜頭與少女第一次被侵入的陰道緊緊地箍在一起磨擦著,濕潤的愛液與布瑪的處女血作為潤滑劑,讓悟空興奮得連氣都喘不過來。

布瑪打了幾下,下身痛得厲害,不敢再打,只好抱住悟空的身體,嚶嚶哭泣。

悟空一邊奇怪她為什麼要哭,一邊又在為她不再動彈而感到可惜。因為,這樣他就不能像剛才一樣感覺到快樂了。

「你不動,我自己動!」悟空心中暗想,試著動了一下腰部。

他的陰莖也隨著他的動作,在少女的陰道中動了一下,與少女柔嫩的陰道輕輕磨擦著。

果然,一股強烈的快感從下身傳來,悟空大喜,高興地大叫一聲道:「我知道啦!」

他的手抓住布瑪的臀部,手指深深地陷入到少女雪白柔軟的肌膚之中。腰部前後輕輕抖動著,堅硬的陰莖在布瑪的陰道裡進進出出。

在一開始,他的動作十分稚嫩,但是很快,他就掌握了動作要領,抓緊布瑪的香臀,下體飛快在地她的陰道中抽插。

布瑪被他弄得好痛,大聲哭叫著,粉拳不斷地打在他的頭上。悟空忍痛不理,只當這是奇怪的女孩子又在做奇怪的事情,明明是她叫自己插進去的,現在又要打人,真是古怪。

悟空一邊抽插,一邊低頭看著下身,興高采烈地叫道:「布瑪,你看,我的身體和你的身體連在一起,真是好玩啊!」

「這有什麼好玩的嘛!」布瑪痛哭著,用粉拳打他的頭。

悟空的頭被砸得落到她的胸脯上面,悟空將臉埋在她的乳房上,好奇地嗅著她誘人的芳香。

很快,布瑪就不再哭叫了。因為,悟空的快速抽插帶給她的快感,已經壓倒了破身的疼痛感覺。

她抱緊悟空,嬌喘息息,下身也開始輕輕地向上聳動,恨不得把整個身子都化在悟空身上。

此時,悟空的心思和她一樣,也恨不得把整個身子都進入她的身體。越來越強的快感幾乎將他淹沒,他大聲喘息著,抱緊布瑪雪白的嬌軀,腰部運動越來越快,到了最後,簡直像風一樣在飛速地前後擺動。

他的武技本來極強,現在又這麼興奮,將自己平時練輕功的心得體會都用到了這一方面,腰部晃動快得讓人看不清楚。

布瑪被他閃電般飛快的動作弄得欲仙欲死,無意識地大聲哭叫著,抱緊他的身體,恨不得當場死去,將意識永遠留存在這要命的快感之中。

在她的陰道中,流出了大量帶血的愛液,噴射在悟空快速抽插的龜頭上面。

悟空雖然天賦異稟,畢竟還是第一次初嘗男女性愛的滋味,終於被快感淹沒,被這灼熱的愛液一噴,終於忍耐不住,陰莖一陣跳動,將一股白濁的液體噴射在布瑪的身體裡面。

這液體飛射的速度極快,灼熱的液體打在布瑪的子宮壁上,打得布瑪雪白的嬌軀一陣顫抖,大聲哭叫著,再次達到了高潮。

悟空將自己積存了十二年的精華都射到了布瑪體內,自己也累得沒有一絲力氣,趴在布瑪身上直喘粗氣。

布瑪摟緊悟空小小的身體,美麗的眼中流下了兩行熱淚,低聲哭泣著。

過了一會,悟空漸漸有了一點力氣,從布瑪的乳溝裡抬起頭,咬牙切齒地道:「你果然是會用妖術,把我弄得一點力氣都沒有!說,你到底是什麼妖怪?」

他的手伸到床下,卻抓住了如意棒,只待布瑪一句話不對,就拿棒打死這個妖怪。

布瑪氣得揮手打了他一記耳光,痛哭道:「你這個什麼都不懂的野孩子,騙了我的身子,還要說這種話!這是做愛啊,每個人都會的做愛啊,你不知道嗎?」

她痛哭著,揪住悟空的耳朵,右手一下下地打在他的頭上、臉上。

悟空呲牙咧嘴地叫道:「好痛啊!這是每個人都會的嗎?那為什麼我不會?」

布瑪哭著罵道:「所以說你笨嘛!你這個野孩子!」

她一邊打著悟空的耳光,一邊低下頭,看到他軟軟的陰莖仍舊插在自己的體內,自己的下身還在流著血,氣得再次大哭,傷心地痛打悟空的耳光。

悟空生了氣,叫道:「好,你說我笨,不會做,那我就做給你看!」

他抱緊布瑪的身體,用力晃動腰部,卻把濕淋淋的分身從布瑪的身體裡抽出來,再也插不進去。

布瑪忍不住笑了一聲,又在他頭上打了一拳,叫道:「笨蛋,軟軟的,怎麼進去?」

看到布瑪漂亮的臉,聞著她身上誘人的芳香,悟空的分身突然又硬了起來,腰部順勢向前一挺,對準布瑪的花徑入口,用力戮了進去。

布瑪正在笑話悟空,忽然下身遭受痛擊,大叫一聲,又是疼痛又是興奮。

悟空生氣地將陰莖在布瑪的體內抽插,一邊生氣地說:「哼,你看我會是不會!」

他的速度一下子變快了,弄得布瑪氣喘吁吁地大叫道:「你這個野孩子,快停下!」

悟空正在快活,用力搖頭道:「不要,我不要停!」

他加快速度,肉棒在布瑪的體內快速運動著。

布瑪興奮地大叫,不由自主地抱緊悟空,用香唇堵住悟空的嘴。

「嗯?你幹什麼?」悟空擺脫她的嘴,奇怪地問。

布瑪把他拉到懷中,再次吻上了他的嘴。

她香軟的舌頭伸進悟空的口中,貪婪地吸吮著悟空口中的唾液。

悟空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在做什麼,自己也使勁吸吮了一口,將布瑪口中的香津吸到自己嘴裡。

他試著吞下一小口,感覺味道又香又甜,便使勁吸吮著布瑪口中的津液,一邊高興地吃著,一邊奇怪地想:「女孩子真是奇怪的生物,連口水都這麼好吃!」

兩人緊緊抱在一起,深深地熱吻著,互相貪婪地吸吮對方的津液,一直做了一個多小時,弄得布瑪洩身好幾次,悟空這才將自己的精液噴射在她的子宮裡面。

趴在布瑪柔軟的身體上面,歇了一陣,悟空費力地爬起來,苦著臉道:「好累啊,簡直比劈一整天的木柴還要累得多。」

布瑪躺在床上,已經氣若游絲,在她雪白的雙腿之間,流淌著紅紅白白的液體。悟空的精液,從她純潔美麗的身體裡面流淌出來。

悟空看她暈過去了,便跳下床,拿了些水給她喝,這才把她救醒。

布瑪歇了好半天,才費力地爬起來,穿好衣服,下床吃了些悟空烤給她的魚,這才有了點力氣。

看著一臉天真無邪的悟空坐在旁邊大吃烤魚,布瑪心中又是羞澀,又是生氣。

要說她會愛上悟空,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像這樣的一個小不點,她怎麼可能會愛上他呢?

可是,悟空剛才帶給她的快感,簡直是要命的感覺,當時如果為了那種感覺而死,布瑪也願意。

像這麼厲害的男孩,大概世上只有他一個了吧,布瑪羞紅著臉想道。看著悟空英俊的面容,她忽然有些喜歡他了,而且居然有些為自己的第一次給了這樣厲害的男孩而感到驕傲。

「沒關係,就算我不喜歡他也沒什麼,」布瑪想著,「我就拿他當一個性夥伴吧。」

和悟空在一起時那樣快樂的感覺,布瑪才不會輕易放棄。

她的目光落到了桌上的四星龍珠上面,忽然想到一個主意:「對啦,你也來幫我一起來尋找龍珠吧,你爺爺不是說過應該對女孩子好些嗎?」

「尋找龍珠嗎?」悟空茫然道。

「反正你在這裡又沒有別的事可幹,男孩子必須到許多地方修行。」

悟空喜道:「修行就能變得像爺爺那麼堅強嗎?」

「那當然啦!」

「啊,好像很有趣呀,那就去吧!不過,」 悟空想了想道:「你得陪我做愛才行!」

「什麼?!」布瑪大叫起來。

「怎麼,不可以嗎?」悟空擔心地道,「剛才你教我的那種事真的很快樂,以後我們常常做不好嗎?」

布瑪倒不是覺得不可以,她叫悟空與他同行,原本就有一點這樣的意思。可是悟空講得這麼直接,真讓她受不了。

「那、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種事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就行了,絕對不許告訴別人啊!」布瑪慌張地道。

悟空有些莫名其妙,還是點了點頭。

布瑪心中暗喜:「進展得很順利嘛,用他做保鏢和打手再好不過了!要享用我寶貴的身體,總得付出點代價才行!就這樣吧,讓他做我的保鏢和旅途中的性伴侶,只要我下命令,他就得替我去跟敵人拚命,不管龍珠在誰的手裡,他都得去替我搶過來!願望要是實現的話,那可就太好啦!」

「而且」,她又羞紅著臉想道:「他的那個東西真是太棒啦,如果能天天嘗到那滋味,那可真是意外的收穫!」

「可是,如果找到神龍,我是要一個白馬王子,還是要這個小孩子呢?」布瑪忽然又有些為難了。

她看看悟空小小的個子,比自己矮那麼多,還是決定,先找到七顆龍珠再說,那時再來考慮究竟是要誰。

她帶著悟空,高興地走出房屋,想著找到七顆龍珠後的景象,以及在路途中自己將從這個小孩子身上享受到的歡樂,不由快樂地叫道:「愉快的旅行開始啦!」

悟空跟在她的身後,一邊看著她短裙下的內褲,一邊在奇怪:「同樣是人,為什麼她的大腿就顯得那麼好看呢?好像還很誘惑人,真是怪事。」

悟空問布瑪:「不過,其他的龍珠在哪還不知道呢,怎麼找呢?」

布瑪挺起高聳的胸部,得意地道:「這就是我頭腦聰明的地方,我不只是臉漂亮!」

她拿出龍珠雷達,告訴悟空,靠這個東西,可以找到其他龍珠所在的方位。

「不管去哪,走著去是不行的,你把汽車弄壞了,必須得拿出另一個來。」

她從懷中拿出一個盒子,從裡面選了一個膠囊,揮手甩出,只聽一聲巨響,地上出現了一輛巨大的越野摩托車。

「走吧。」可愛的少女走上去,發動起了摩托車。

悟空張口結舌,驚叫道:「啊,啊,使用妖術了!你果然是會用妖術的,你這個大妖怪!」

他想到自己剛才還跟這個妖怪緊緊抱在一起,自己的雞雞還插在妖怪的身體裡面,而且自己還喝了妖怪的口水,同時也讓妖怪喝了自己的口水,吸了自己雞雞裡的東西,不由又是羞愧,又是惱怒。

布瑪驚奇地叫道:「你胡說些什麼,這是叫輕鬆攜帶膠囊,在都市,這是常識性的生活必需品,這不是妖術!」

悟空不放心地拿棍子戮戮摩托車,布瑪不耐煩地叫道:「好了,快點,坐到後面去!快!」

悟空跳上摩托車,坐在布瑪的後面,抱緊她柔軟的腰肢。

「走啦!」布瑪快樂地叫了一聲,摩托車絕塵而去。

悟空驚歎道:「真厲害啊,這個比我跑得快多啦!」

布瑪生氣地回頭叫道:「喂,不許碰錯了地方!」

她一回頭,嘴唇卻碰到了悟空的嘴唇上。悟空一口咬住她的嘴唇,用力吻著她,弄得她一時失神,差點把摩托車撞到路邊的樹上,嚇得她用力咬了悟空一口,掙脫開他的嘴,趕忙回頭小心開車。

悟空捂著疼痛的嘴唇,奇怪地問:「什麼地方是錯的?這裡嗎?」

他的手撫摸到布瑪的胸部,揉捏著她柔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好奇地道:「真是奇怪的感覺啊!」

布瑪被他摸得渾身發軟,嬌喘息息,想叫他停手,卻說不出話。

悟空越摸越高興,下身卻又脹了起來。

他抬起眼睛,仔細想著:「咦,為什麼會脹起來呢?嗯,我知道啦,它是想做快樂的事啦!」

他的手離開布瑪的乳房,掀起坐在摩托車上的布瑪的紅裙子,一手托起她的粉臀,另一手扯下了她的內褲。

布瑪驚呼一聲,悟空已經解開了自己的腰帶,將脹大的雞雞插進了她兩腿之間溫暖濕潤的桃源洞中。

「啊!」布瑪大聲浪叫,爽得渾身發軟。

悟空坐在這快速移動的摩托車上做這有趣的事情,十分快樂,抱緊布瑪的臀部,隨著摩托車的顛簸,一下下地將雞雞插進布瑪的陰道中。

布瑪被他托得在摩托車上撅著屁股,被他從身後插著,拚命地喘息著。摩托車隨著他插入的動作,一下下地在道路上跳動著。

一輛摩托車在路上飛馳,還在一下下地跳動,這奇怪的景象嚇得路邊的猴子幾乎從樹上掉下來。

離開住慣了的大山出外去旅行的悟空和布瑪,開始了天外奇想般的奇奇怪怪的經歷跟冒險。

就像布瑪所說的那句話:

「愉快的旅行開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