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血改編之蓬萊號


一艘船正在其中航行著,正是云秦旅人用來尋找長生不老藥的

蓬萊號。船上的水手正是潘塔族的熊貓戰士熉熗熅爾,他們正一絲不苟的執行著自己的職

責,但湊近仔細一看聞聚聝肇,卻會發現他們似乎正側耳傾聽著什麽。

  就在熊貓水手不遠處的一間房間中,正傳出一陣陣淫聲浪語蓊蒶蓏蓀,正是熊貓水手

們偷聽的源頭。

  “啊∼啊∼好棒∼主人∼”伴隨著誘人的呻吟,只見房間中有三位絕世美女

與一名老者糾纏在一起裳裍覞覡,而這名被美女包圍的老者赫然就是蓬萊號的船長福格森

徐。

  只見他正躺靠在床邊,大開著雙腿,一名金發美女正跪坐在其中,張嘴不住

吞吐著徐的肉棒,不時發出“啧啧”的淫靡水聲和肉棒撞擊咽喉的悶響。這名金

發美女正是高貴的海族美人魚公主艾薇兒,而她原本是魚尾的下身,已經變成兩

條腿,顯然是已經破了身子。而這位高貴的公主正順從的為眼前這個身材瘦小的

老者服務著,如果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那碩大肉棒在艾薇兒的喉嚨中頂起的巨

大凸起。

  而在徐的右手邊,一名紅發美女正翹著自己的圓臀,將自己那神秘的幽谷和

菊穴展現在徐的面前,任憑他用手指摳挖著兩個迷人的妙穴。臀后一條長長的紅

色狐尾揭露了她的身份,美貌的狐族聖壇祭祀海倫,此時的海倫已經完全將祭祀

那高貴的氣質丟在腦后,如同發情的雌獸一般,喉嚨中發出一聲聲淫亂的嘶吼,

雙眼早已被情欲之火填滿。

  而最后一名美女正跪伏在徐的左手邊,將自己美艷的紅唇送到徐的嘴前,任

憑徐品嘗著自己滑嫩的香舌,吞咽著徐吐過來的口水,同時胸前的玉乳也落入徐

的狼爪之中,不斷的揉捏變形。背后晶瑩的蚌殼告訴旁人,她正是清雅脫俗的蚌

女幻術師凝玉。不過此時的她哪里還有一絲典雅的氣質,整個人身上充滿著淫靡

的氣息,如同下賤的奴隸一般,渴求著主人的恩寵。

  “啊∼主人……這樣……這樣不好吧……畢竟,人家是客人……啊∼∼∼”

剛和徐舌吻結束,好不容易才喘口氣的凝玉斷斷續續的說道,但話還沒有說完就

被徐突然插進蜜穴的兩根手指打斷,隨即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

  “騷貨,都這會了還裝什麽仙女!要不是剛剛不知道那個比蒙的來歷,你以

為我會讓你穿上衣服嗎?賤奴就應該有賤奴的樣子,明白嗎?”徐一邊惡狠狠的

說道,一邊將凝玉蜜穴里的兩根手指增加到三根狠狠地摳挖著。

  “啊∼啊∼騷貨明白∼騷貨是主人的賤奴∼賤奴不該質疑主人∼啊∼∼”凝

玉發出高昂的淫叫聲,玉背猛地挺直,秀麗的黑發來回飛舞著。

  “哼哼,知道就好。還有那個該死的比蒙,居然騙我說他有什麽龍肉,幸好

我在飯里下了藥控制了他,不然我還真被他騙了。現在不光他變成我的傀儡,就

連他的女人也變成的我性奴了,正好發洩一下我的怒火。”徐一臉的陰狠暴虐,

與剛剛的仙風道骨形象截然不同。

  他突然擡起雙腿死死的夾住艾薇兒的腦袋,然后肉棒猛地頂穿了艾薇兒的喉

頭,深深地插進了美人魚的喉道之中,在享受著緊湊喉嚨擠壓的同時也堵住了艾

薇兒呼吸的氣管。

  呼吸被堵住的艾薇兒卻絲毫沒有掙紮的樣子,只是缺氧並不會因為她這樣不

反抗就放過她。只見艾薇兒的臉色不斷蒼白起來,流露出了一股惹人憐惜的病態

美感,但徐卻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也沒有,反而將肉棒頂的更深,充分享受著不

住痙攣的喉嚨擠壓。

  一直到艾薇兒雙眼翻白,再也支撐不住的時候,徐才將自己的肉棒從艾薇兒

的喉嚨里抽了出來,然后他也不管不住咳嗽的艾薇兒,伸手拽住海倫的狐尾,用

力揉捏了幾下。

  “啊∼∼∼”狐尾是福克斯一族的敏感點,要害被襲擊的海倫媚眼如絲的轉

過頭來看著福格森徐。

  徐放開海倫的狐尾,淫笑著說道:“接下來就輪到你了,海倫。來,用你的

小舌頭好好為主人我清理一下后面的屁眼!”

  海倫聽到徐的話后,絲毫沒有因為里面粗俗的內容而變色,整個人順從的爬

到剛剛艾薇兒的位置,跪在地上微微擡起頭來,將自己的俏臉貼近徐的屁股,絲

毫不顧徐屁眼上的臭味,吐出自己的舌頭就舔了上去。

  “嘶!”徐爽的倒吸了一口氣,肛門里擠入異物的感覺讓他雞皮疙瘩直起,

隨后那溫潤滑嫩的感覺則讓徐感到無比舒爽,不由感歎道:“真是不錯啊,看來

海倫你很適合做這種淫亂的服務啊。”而嘴被堵住的海倫只能發出嗚嗚聲來回答

徐的感慨。

  這時,凝玉也爬了過來,就這樣握住徐的肉棒,面對面的直起身子,緩緩的

坐了下去,用蜜穴將肉棒完全吞噬,開始不住的上下起伏著,嘴里發出滿足的輕

哼。

  徐兩手一把抓住面前凝玉的玉乳,一邊大力揉捏,一邊用嘴撕咬著玉乳上鮮

嫩的乳頭,如同駕馭馬匹一般,刺激的凝玉起伏的更加迅速,嘴里的呻吟也愈發

強烈。

  艾薇兒也終於從窒息的痛苦中緩過氣來,但福格森徐的手口還有肉棒都被其

余兩女占用著,艾薇兒只能無奈的爬到徐的身后,用自己豐滿的巨乳摩擦著徐的

后背。

  徐卻是突然放開凝玉的乳尖,淫笑兩聲說道:“不要急啊,公主陛下,我保

證能同時滿足你們所有人。”說完,只見徐的后背突然冒出數條藍色的觸手,卻

是完全由水元素構成的。

  “嘿嘿,沒有想到艾薇兒公主你和我的雙修領域結界這麽合我的心意啊,現

在就讓公主你滿足吧。”徐淫笑著說道。

  只見那幾天觸手伸向徐身后的艾薇兒,分別纏住艾薇兒的手腳,將她整個人

呈大字型舉到半空之中,露出那濕淋淋的淫穴,立刻有一條觸手對準蜜穴就鑽了

進去。

  “啊,好熱啊∼”艾薇兒放聲淫叫著,似乎想要掙紮,卻只能無奈的在半空

中承受著觸手猛烈的進攻。

  “哦,熱嗎?那我弄涼一點好了。”說著,另一只觸手對準艾薇兒的菊穴插

了進去。

  “啊,好冷∼啊∼熱∼冷∼啊∼∼∼”艾薇兒聲音愈發急促,手腳不住舞動,

卻只是讓兩條冷熱不同的觸手抽插的更加猛烈而已。

  “真是的,到底是冷還是熱啊?真是麻煩,把公主你的嘴堵上好了。”徐戲

谑的說道,一只觸手立刻插進艾薇兒不斷呻吟的小嘴中,將無數呻吟都堵在了喉

嚨里,只能聽見若有若無悶哼聲。

  “你們兩個也好好享受一下吧。”徐看向身旁另外兩位美人淫笑道,其余觸

手立刻席卷向凝玉海倫兩女,原本空閒著的其他洞穴也都被觸手一一堵上,壓抑

在喉中的呻吟也愈發快樂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之中的呻吟聲終於平息了下來,只見海倫、凝玉還

有艾薇兒正渾身無力的癱軟在床榻上,三女身上沾滿了白濁的精液。而福格森徐

則已經穿上長袍,再次變得仙風道骨起來,一點也看不出施虐時的陰狠之氣。

  徐站起來淫笑著捏了捏凝玉的玉乳,說道:“賤奴,還不趕快給這兩個新奴

隸換好衣服,我在外面等你,速度快一點。”說完又狠狠地捏了一下凝玉的乳夾,

不再理輕聲呼痛的凝玉,大笑著走了出去。

  聽到福格森徐的吩咐后,雖然三女還渾身無力,但仍勉強支起身子開始更衣。

  徐離開房間后,漫步走到船頭,眺望起大海,邊上的水手長古德走過來開口

報告道:“先生,我們已經成功擺脫海族的追捕了,看來他們完全被幻術騙過了。

接下來我們該怎麽辦?”

  徐冷哼了一聲,開口道:“那個該死的比蒙居然惹上了海族,要不是我讓凝

玉使用幻術騙過追兵,我們早就喂鲨魚了!”說到這徐突然淫笑起來,“嘿嘿,

不過抓了個美人魚公主做奴隸倒是不錯。繼續朝愛琴大陸行駛,這兩個比蒙還有

點用處。”

  淫笑數聲后,徐立刻對一旁的古德下令道,同時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退下,卻

聽到古德的呼吸突然急促起來,便回頭看向了后面,原來凝玉、海倫還有艾薇兒

已經穿好了衣服來到了船頭。

  只見凝玉穿著一件白色的薄紗長裙,赤裸著玉足,氣質脫俗宛若仙女一般,

但那件白紗長裙好像太薄了一些,它緊緊的貼在凝玉身上,那玉乳完美的形狀還

有上面凸起的兩點都充分展露出來。就連下身那神秘的蜜谷也若隱若現,使得原

本像仙女一樣的凝玉多出了淫靡的誘惑氣息。

  而海倫的上半身卻是被一條絲帶從雙乳上勒過,略略遮住乳尖將原本就豐滿

的巨乳勒得更加挺拔起來,而下身則僅僅是一條長形布條,勉強擋住旁人看往蜜

穴的目光,但只要稍微有微風吹過,那神秘的禁地就會裸露出來。

  最后是艾薇兒,只見她的上身仍是一開始出現時的兩個貝殼胸罩,但仔細一

看就會發現現在貝殼上被開了兩個小洞,剛好讓艾薇兒的乳頭從那里露了出來,

使得整個玉乳看起來更加誘惑。身下則是一條專門為她公主身份準備的珠鏈長裙,

裙子完全是由一顆顆珍珠串連而成,看上去高貴無比,卻起不到一絲遮掩的作用,

稍一走動就會暴露出自己那白嫩修長的雙腿。腳下踩著一雙高跟鞋,而雙手則戴

上了一雙白色長筒手套,好像要參加什麽聚會一般。

  眼前突然出現三個美色各異的絕世美女,怪不得古德完全沒有聽到徐的命令,

就連其他的熊貓水手也紛紛聚攏過來。

  徐淫笑了一下,快步走到三女面前,開口說道:“知道你們現在的身份了嗎,

賤奴們?”

  三女立刻聽話的跪在地上,恭敬的開口道:“是,主人。賤奴們是船上的性

奴隸,是水手大人們的精液便器,請盡情在我們身上發洩吧。”

  淫蕩的宣言聽得周圍的熊貓水手呼吸急促,下身漸漸挺直,恨不得立刻就上

前將三女剝光,大干特干起來。

  徐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強自忍耐的古德他們,淫笑著說道:“還等什麽,

上吧。”

  得到徐的允許后,十幾名熊貓水手立刻撲了上去,將三女完全包圍起來,開

始淫蕩的輪奸盛宴。而福格森徐則看著這一幕露出一絲冷笑,隨即看向遠方那即

將到達的愛琴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