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1章


◆ 第11章

  在嘉莉的家悠閒地吃過早餐,我們才一起回校。因為昨日根本就沒有回過家,校服是仍然穿在身上的啦!雖然有點討厭的汗味就是了……

  回到學校,和昨天的氣氛都是一樣,當我和嘉莉一起出現時,周圍的空氣都會變成冷凍了一樣寂靜無聲,而妒忌和艷羨甚至乎仇恨的目光都會圍繞我們而出現。

  「真無聊。」

  嘉莉說。

  「嗯嗯…」

  我回應。老實說,會變成這樣,我這個被他們稱為「眷顧者」的人絕對要負上責任。

  我和嘉莉步行到飯堂的小食部,想當然小食部一帶的氣氛都變成吹過了一陣冷風一樣,一下子肅靜了下來。不過也正因為氣氛突變,認識我們的人,馬上就把我們認了出來。

  「哥哥!嘉莉姊~早晨啊!」

  小桃半跑半跳地走到我們身邊,而跟在小桃後面慢慢步行過來的是凌峰。

  「早晨。」

  嘉莉向小桃打招呼,然後向後面的凌峰稍微點一點頭。

  「哥哥,這個分一半給你?」

  說著,小桃把手上的三文治撕開了一半,然後遞了給我。

  「啊?怎麼是我吃啊?」

  我接了過來,吃了一口再說。

  「啊,我對雞蛋有點敏感,不能吃啊。」

  凌峰說。

  「嗯?這個三文治裡的炒蛋是很好吃的哦。」

  我說,然後把半份三文治都塞進口中了。

  「老哥你慢慢吃,我先回教室。」

  凌峰的臉上是那一個令人討厭的似笑非笑表情對我說。而嘉莉則躲在我身後輕輕抓住我背上的校服,讓路給他走過。

  「要回去啦?」

  小桃以依依不捨的表情說。

  「對啊,有點預備功夫要做。」

  凌峰說完,向小桃微笑一下。

  「嘉莉姊,對不起,昨晚我說了過份的話。」

  小桃走近了躲我身後的嘉莉,小聲地說。

  「唔唔…沒關係。」

  嘉莉微笑著說。

  「我也要回去了,午飯的時候見吧~」小桃向我們微笑著說。

  「嗯,下午見。」

  嘉莉說。

  小桃離開之後,小食部的氣氛再次轉冷。

  「還要吃東西嗎?」

  嘉莉說。

  「本來就不餓。」

  我說。

  「那,回去教室吧。」

  嘉莉說著,挽住我的手就走。

  回去教室的走廊上,我們碰到雅茵男友,他和幾個男生站在走廊一旁,雖然他臉上有著大概因為睡眠不足而成的黑眼圈,但他正在和其他男生熱烈討論著,我也忍耐著不去戲弄他幾句了。

  「哎!啊、三哥!等一下!」

  反倒是我被他叫住了。

  我回頭看著他,而嘉莉則向我微微一笑,就放開我的手,她自己先回去教室了。而雅茵男友則離開了那幾個男生,走了過來我這邊。

  「怎麼了?」

  我說。

  「有件事想商量一下。」

  雅茵男友說。

  「嗯?有甚麼事?看你的樣子很累啊?」

  我說。

  「啊…昨晚喝酒多了,現在頭有點痛……」

  雅茵男友說。

  「不要喝太多啦…好了,有甚麼事?」

  我曲著眉問他。

  「這幾天……」

  雅茵男友一邊說,眼神一邊到處張望,好像是說一些不能對人說的事情似的。「……雅茵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雅茵男友繼續說。

  「唔?例如?」

  我假意地曲著眉說。

  「她好像有意避開我。」

  雅茵男友說。

  「不是吧?我們都一起午飯啊?」

  我說。

  「就只限於和大家一起的時候啊…我說的是單獨見面的時候…」

  雅茵男友臉如死灰地說。

  「唔?例如?」

  我問。

  「我幾天沒有碰過她了啊…」

  雅茵男友小聲地說。

  「不方便吧?」

  我曲著眉說。

  「應該不是這段日子啦…」

  雅茵男友說。

  「那你打算怎樣?」

  我問。

  「我想請三哥幫幫我,是不是我做錯了些甚麼惹怒她了……」

  雅茵男友流露出悲哀的神色。這一個表情應該不是裝假吧?是好色了一點沒錯,但他對雅茵似乎也是真心的吧?

  「是甚麼時候開始的?」

  我問。

  「唔~應該是上次交…交換之後吧?」

  雅茵男友小聲地說。果然他也留意到呢!

  「啊,如果是這個,她好像也有抱怨過你沒有等她就離開了。」

  我隨口亂說。

  「呃……竟然!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三哥你們去了哪裡啊!女…女神她又要趕我走……」

  雅茵男友說。

  「哎,笨蛋!你沒有電話啊?」

  我說。

  「電話我有……但那種時候怎麼可以打給你們呢?」

  雅茵男友有點不好意思地搔著臉說。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了。」

  我說。

  「呃……」

  雅茵男友無言地低下頭。然後我心頭間忽然湧起了一個計策。

  「我說啊,你那次真的與女神…那個了吧?」

  我小聲地說。

  「呃…嗯,嗯嗯。」

  他勉強地輕力點頭。當然,我知道正確答案是「沒有」「就跟你說,我和雅茵雖然一起離開了女神的房間,但我和她沒有發生任何事。」

  我說。

  「呃!這!這……」

  雅茵男友不可置信地擴大著瞳孔。

  「就是說啊,你單方面背叛了雅茵。她沒有這樣告訴過你吧?」

  我狠狠地再插上一刀似的說。

  「呃…枉、枉我還以為!」

  雅茵男友的情緒好像有點失控了。

  「以為?」

  我曲著眉表示不解。

  「我還以為是三哥你對雅茵做了些甚麼…對不起啊!三哥,我不應該聽凌峰那傢伙亂說的。」

  雅茵男友說。

  「他亂說了些甚麼?」

  我問。

  「嗯,他說,女生都一樣會為了男生性能力的好壞而去選男友啦……」

  雅茵男友表情悔恨地說。

  「啊?你對他說了交換的事?」

  我問他。

  「嗯…只是,是他先跟我說起的,三哥你和女神也跟他交換了吧?」

  雅茵男友說。

  「不盡不實…他還說了些甚麼?」

  我故意沒有直接回答他。

  「他是抱怨自己追求了女神這麼多年,卻是三哥你先得到了,自己就只能迫著用小桃去交換……」

  雅茵男友說。

  「嘿,那小子…說得還真冤枉啊?」

  我曲著眉說。

  「那…三哥,我該怎麼辦?」

  雅茵男友說。

  「首先我問你,你喜歡女神還是喜歡雅茵?」

  我問他。

  「當然是雅茵啦!女神…唉…我又怎麼有資格呢?」

  雅茵男友說。

  「那麼,你就忘記那一次的事吧!」

  我說。

  「忘記?」

  雅茵男友圓睜著眼對我說。

  「嗯,不論往後結果變成如何,這一件事也不能對任何人說起。這樣對你、對雅茵、甚至對女神都好。你明白的啦~如果這件事被於晴知道了的話,你在學校裡的生活鐵定就完蛋了。」

  我小聲地說。

  「嗯…我知道了。」

  雅茵男友一邊說,一邊用力地點了一下頭。

  「然後啊,不管雅茵最終決定是怎樣,你也能夠理解吧?」

  我抬頭看著天空說。

  「…真的……沒有轉彎的餘地了…」

  雅茵男友臉色重重地沉了下去。

  「我不敢給你希望,但你應該明白,自己是做了多麼不能原諒的事情啊。」

  我說。

  「可、可是!既然她那麼反感的話,一開始就不答應交換…不就好了嗎?」

  雅茵男友說。

  「那時候她還在猶疑啊,畢竟是你開口要求她呢……所以說,幸好她遇到的是我,如果換了是其他男生,或是凌峰那傢伙,雅茵這一生都會留下重大陰影吧?」

  我故意誇大其詞地說。

  「嗯…謝謝你,三哥……」

  雅茵男友苦笑著說。

  「別客氣啦,你不要想太多啦!有事再找我商量吧。都快要上課了,我先回去啦。」

  我說著,然後跟他揮一揮手。只見他若有所思地凝視著走廊的地板,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就在我快要回到教室之前,電話傳來了一個來自「天使」的短訊:「來美術室」這個時候?都上課了啊!

  ************好不容易等到小息,我原本打算今天一整天都要追蹤著嘉莉的行動。不過昨晚聽嘉莉說了天使女生和於晴之間的一些往事,總覺得有些事情非要向她本人瞭解清楚不可,正好我可以藉著這一個短訊去見她。而嘉莉說要去找雅茵商量取消預約渡假屋的事,應該不會作假吧?

  不過保守起見,我還是傳了一個短訊給雅茵「嘉莉應該會來找你,盡量和她談足一個小息,謝謝」她應該會幫忙吧?

  總之,現在是先要與天使女生見面。

  我去到了美術室外面的走廊,四處張望,看清楚沒有附近相熟的人之後,才轉身潛入了美術室內。也許上午一節沒有課吧?裡面沒有人使用過的跡象,燈也沒有開。我環視了美術室一周,沒有一個人。

  不過,如果是天使女生……應該沒錯。

  我打開了美術室附設的雜物房的門,光線就透了出來,還有由機器發出像是「日式動作片」般的「啊,嗯,啊……嗯~」聲音。

  「呃……」

  我呆住了。

  「唔?來了嗎?」

  坐在像戲劇道具的板凳上的天使女生轉頭看向我。而疑似女優發出的呻吟聲則是從天使女生的電話裡傳來,這女優聲音好熟,但一時之間卻叫不出名稱來。

  「你在…做甚麼啊?」

  我曲著眉說。這時我才認真確認,雜物房裡只有她一個人在。

  「你白癡啊?不用問也知道是在看A片啦!」

  天使女生說。

  「怎麼你一個女生在這裡看A片…」

  我繼續曲著眉說。

  「難道要一大堆人一起看?」

  天使女生說。

  「哎…說不過你了,但可以先停一會嗎?」

  我說。

  「可以啊。」

  天使女生展示天使般的微笑,暫停了電話裡的A片播放。

  「找我有事?」

  我說。

  「你很遲啊!」

  天使女生拉開了話題。「我等了你兩節課了。」

  天使女生繼續說。

  「呃……要上課啊……」

  我說。

  「我也要上課啊,可是我也來了這裡等你啊。」

  天使女生說。

  「這樣不太好吧?」

  的曲著眉說。

  「沒甚麼不好,上課太無聊了。」

  天使女生說。

  「哎…這樣說沒問題嗎?」

  我說。

  「你管我啊?」

  天使女生帶點怒氣的說。「不是這樣的話,我怎麼可以和你在學校裡單獨見面啊?」

  天使女生繼續說。

  「呃……怎麼…」

  我滿臉疑問。

  「大家都說你是我的眷顧者,有你在附近,他們都會特別留意的啦。」

  天使女生說。

  「唉…真討厭……」

  我說。

  「知道了受注目的壞處了吧?」

  天使女生說。

  「好了,小息快完了,找我有甚麼事?」

  我說。

  「我要問你,為甚麼要避開我?」

  天使女生說著,站了起來。

  「我?沒有啊…」

  我說。

  「我昨日傳短訊給你,你都沒回信。」

  天使女生說著,靠了過來,擁著我的腰,惡魔般誘惑的洗髮精香味襲來。

  「呃……我就是等待你到底想要我做些甚麼啊。」

  我說。

  「你白癡啊?想你!是想念你!不是想你做些甚麼的想你啊!」

  天使女生大聲地說。

  「啊,原來如此?」

  我裝傻。

  「壞蛋!誰批准你學滑頭的?」

  天使女生帶點怒氣地說,說完卻在我的臉上輕輕一吻。

  「呃……」

  我無言以對。

  「給我電話。」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我的校服褲袋中。但除了拿我的電話,她的手還不規矩了幾下。

  「呃……哎……」

  我的東西都被她摸得有點反應了。

  然後她分別在我和她的電話裡做了些甚麼。

  「在做甚麼呢?」

  我曲著眉看著她手上撥弄電話的動作。

  「把A片傳給你啊。」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我不要這種東西啦!」

  我稍微大聲地表示不滿,讓嘉莉發現了怎麼辦啊!

  「今晚看完了才准你刪除哦!」

  天使女生別有用心似的微笑著說。

  「都說了不用啦…」

  我說。但同時,我的電話已經顯示著「檔案接收完成」「嘻,完成啦。」

  天使女生示意得戚的笑容,然後把電話放回我的褲袋中。

  「真拿你沒辦法……」

  我曲著眉說。

  「這個蛇果電話真不錯啊。」

  天使女生一邊微笑著說,一邊向我展示她的新電話。

  「抱歉,我是日系索派的。」

  我認真地說。

  「啊,我也有考慮過呢。」

  天使女生輕拍雙手說。

  「那叫凌峰再買給你好了。」

  我說。

  「啊?你覺得我會收下他送的禮物?」

  天使女生圓睜雙目、大聲地說。

  「呃…不是他送的嗎?」

  我說。

  「你聽誰的胡說八道啊?我是自己付鈔買的啊!」

  天使女生大聲地說。

  「呃…對不起……」

  我低下頭向她道歉。

  「別人怎麼說都不要緊,為甚麼連你也會認為我是那種貪得無厭的女人?」

  天使女生說著,眼泛淚光。

  「抱歉,抱歉……對不起啦!」

  說著,我走上前去把她一擁入懷。

  「討厭!你討厭啊!」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用力的搥了我胸膛幾下。

  「痛啊……」

  我說。

  「痛死你最好!」

  天使女生繼續搥打著我,不過臉上漸漸換成天使般的微笑了。

  「吻我。」

  天使女生抬起頭凝視著我說。

  「呃……」

  我猶疑著。

  「我都已經這麼主動了,你就不能回應一下我?」

  天使女生扁起嘴展示裝作可愛的表情。這個真的是全校男生們夢寐以求的「女神」的應有表情嗎?

  看著這個一使般的動人可愛表情,我的心都溶化了……天使女生的可愛的臉蛋漸漸擴大、漸漸擴大至只看得到微閉的眼睛……嘴唇相接……

  「啜……」

  天使女生柔軟的嘴唇緊靠了上來……然後上課鐘聲就響起了。

  天使女生稍微退了後,向我微微一笑。而我,只懂呆呆地凝視著她。

  「回去上課啦!好學生。」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啊…嗯……」

  我輕輕點一點頭。

  「這次幫了你,下不為例啊!」

  天使女生說著莫名其妙的話,以天使般的微笑向我揮手道別。不過我也來不及問她那句話的詳情了,美術室和我的教室有一大段距離啊!而結果,我還是沒有機會問她和於晴之間的事……不過,日後還有機會吧?

  ************

  午飯時間,我被嘉莉緊緊的挽著手,一起向飯堂進發。

  「哥哥~」小桃首先看到我們,主動向我們打招呼。

  「小桃。」

  嘉莉代表我們向她打招呼。

  今天我們來得稍遲,梓君和於晴都已經到了;雅茵和雅茵男友雖然貌合神離,但都仍然坐在一起;向我們那招呼的小桃坐在雅茵側邊,而凌峰今天不在。

  雖然凌峰不在,但昨日的尷尬氣氛似乎仍然存在。而清楚地把「不滿」兩個字寫在臉上的於晴,也許亦是氣氛變壞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吧?

  吃過了飯,我打算出外透透氣,不過因為要觀察嘉莉的行動,所以我只是在飯堂前的走廊,到處看看壁報板的內容而已。

  「學長。」

  少女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響起。

  「嗯?」

  我轉身看向聲音的來源。和我差不多的高度,可愛的圓臉蛋和圓圓的大眼睛,純天然的粉色小嘴唇帶著點油性的自然光澤,這個女生是前天在校外見過面的凌峰的妹妹–夏凌琳。

  「學長還認得我吧?」

  凌琳微笑著說。

  「嗯,凌琳嘛。」

  我說。

  「嘻!學長記住我了,真好~」凌琳燦爛地笑著說。

  「找我有事?」

  我說。

  「嗯?是學長您站在學生會的公告板前啊。」

  凌琳說。啊!記起來了,這個小我一屆、和小桃同班的女生,是今屆學生會的總務。

  「我隨便看看而已…」

  我說。

  「不過,說起來真的有點事想請教學長,不知道學長放學後有沒有時間?」

  凌琳說。

  「放學後嗎……」

  我應該要觀察嘉莉吧?不過這個原因當然不能跟凌琳說啦!

  「學長有事要做?」

  凌琳以圓圓的雙目滾滾地說。

  「啊,嗯…是有一點啦。」

  我說。

  「那,我陪您一起做完,然後就有時間吧?」

  凌琳說著,伸出柔軟而修長手捉住我的手,像是懇求我似的輕輕搖了兩下。

  「嗯…可是…」

  我另一隻手搔一搔頭。

  「答應我嘛~」凌琳扁起粉色的小嘴以可愛的表情說。

  「放學後才說…呃!」

  我突然看到一個近似嘉莉的背影走上了走廊盡頭的樓梯,我馬上跟著追了上去。都怪自己說得太投入了!沒有看好飯堂門口!

  「哎!學長!等等我啦!」

  凌琳也跟著追了上來。我沒時間跟她解釋了,現在和嘉莉所處的這個距離很可能會跟丟!

  我追上了樓梯到了二樓,走廊上沒有看到嘉莉的背影。再上一層,仍然沒有……以步程來看應該不會更上一層,看來是跟丟了。

  「哎…哈…哈啊……學長…等等我嘛……」

  凌琳在我身後,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說。

  「你追上來做甚麼?」

  我稍微喘著氣問。

  「啊?反倒是學長…您在找甚麼?」

  凌琳繼續用力地透氣,呼吸的力度更突顯了她頗為突出的身材。

  「…沒甚麼……」

  我說著,開始在這層的走廊裡逐個逐個地從教室外向內觀望。

  「還說沒有啊?要聘助手嗎?偵探學長?」

  凌琳跟在我身後說。凌琳…沒錯了,我腦海中突然想起了一個名字。

  「你猜猜看,如果是你哥哥,現在應該會在哪裡?」

  我轉身對她說。

  「女神團契。地理科教室!」

  凌琳以得意的笑容著說。

  「團契?」

  我不禁訝然。

  「對啊,他們是這樣稱呼自己啦~」凌琳微笑著說。

  地理科教室…在下面一層!我馬上發足跑過去。

  「哎!等等我啦!」

  凌琳再次追了上來。

  我跑到了地理室門外,輕輕推門,卻是上了鎖。這時凌琳也則好追上來了。

  「鎖了。」

  我小聲地說。

  「啊…哈啊……學長您…跑太快啦……」

  凌琳大口大地喘著氣。

  我從門上的小窗向地理室內窺視,裡面沒有燈光,百葉窗簾也拉下了,裡面一片不自然的黑暗。

  「團契…會在裡面做甚麼?」

  我擔心聲音會被裡面聽見,所以把凌琳拉到一旁問。

  「嗯?詳細我也不知道啊,不過說團契,聽哥哥說起的,來來回回也只是那幾個人而已。」

  凌琳說。

  「幾個人!」

  我的心裡響起了一聲巨響!

  「我也不知道詳情,不過我們學生會的副會長她也是地理學會的會長,所以管有地理室的鎖匙,而哥哥和她很熟絡,所以偶然在這裡攪甚麼團契聚會啦。」

  凌琳說。

  「副會長?」

  我問。

  「是啊,是學姐來的,不過不是會對哥哥有興趣的那種女人啦~」凌琳微笑著說。

  「有甚麼辦法看得到裡面?」

  我的心思依然在地理室裡面。

  「嗯?很簡單嘛!地理室和隔壁的美術室的走火通道是相連的啦~」凌琳說。

  我二話不說,馬上跑過去美術室。這個學妹還真的意外地有用!

  美術室裡的燈光全部亮著,但裡面只坐著一人。單從後面的背影看,長長的秀髮和完美的身材比例,即使美術室裡的濃烈顏料味也沒法掩蓋她的洗髮精香味……天使女生轉頭過來凝視著剛走進來的我、我們……

  「你…嘿!這麼快又搭上了新女人啊?」

  天使女生以憤怒的微笑說。咦?

  明明是微笑,我為甚麼會感覺到憤怒的呢?

  「初次正式見面,我是學長的新女友。」

  凌琳微笑著向天使女生伸出手。

  「你說甚麼啊?沒有!沒有的事!」

  我連忙否認。

  「啊?新女友嗎?那,我是他的情婦,你好啊!」

  天使女生竟然也伸出了手和凌琳的手握住了!啊!為甚麼我好像看到現場有火花!

  「嘿嘿,承蒙照顧了!那就請學姐多多指教呢!」

  凌琳說。

  「你才是呢!這麼可愛的學妹,害我都很想好.好.的愛護一番了。」

  天使女生說。

  為甚麼我好像被孤立了?你們到底在亂說些甚麼啊?

  不過,我沒有時間和她們耍嘴皮了!我走到走火通道的防煙門前面,輕輕推開了門。凌琳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向天使女生示意安靜,然後悄悄跟了過來我這邊。再然後天使女生也跟了過來。

  「你們跟來做甚麼?」

  我小聲地說。

  「我是華生醫生兼新女友,當然要跟嘛。」

  凌琳微笑著說。

  「我不准你有事瞞我,當然要跟來。」

  天使女生說。

  哎!這難道就是名為《我新女友與天使女生的慘烈修羅場》的新劇目嗎?

  好好,請各位看官拭目以待……咦?這不是自我吐嘈的時候吧?

  「靜一點……」

  我說,然後輕輕推開了少許另一邊連接著地理室的防煙門。……

  在昏暗的地理室裡,寂靜中傳來了衣服磨擦的聲音。

  「啜…啜…啜啜……」

  嘴巴吸啜的聲音傳來。耳靈和應該較有經驗的天使女生大概已經意識到是甚麼一回事,馬上緊張地凝視著我。

  「對……啊…爽……」

  男人的聲音傳來。雖然不願承認,但這肯定是凌峰的聲音沒錯。

  「啜啜……啜……」

  吸啜的聲音繼續傳來。

  「喲!前端……啊……」

  繼續是凌峰的聲音。這時候凌琳也意識到這是她哥哥的聲音,她用手輕輕拉著我背上的校服,雙眼帶著不可置信的感覺凝視著我。

  「啜……啜啜……嗯…」

  吸啜的聲音繼續傳來,而那一聲喘息聲……我雙手捉緊了拳頭。

  「啊…爽啊……你的嘴巴真的越來越厲害了啊!」

  凌峰說。

  「啜……少廢話,給我快點完事,我還要回去。」

  沒錯,的的確確是嘉莉的聲音。

  嗚!我的心中哀嗚!憤怒!仇恨!悲愴!全部都湧了出來!

  我緊握得快要滴出血來的手突然被一雙溫暖柔滑的手捉緊了。回首去看雙手的主人,在我已經朦朧的眼眶裡是天使女生凝視著我的憐憫表情。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擁抱著她痛哭……

  「我說啊,你為了老哥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凌峰的聲音說。

  「都叫你少廢話了……啜啜……」

  嘉莉的聲音說。

  為了……我?

  「哎……爽……」

  凌峰的聲音。

  這時候,我的另一隻緊握拳頭的手也被另一雙修長柔軟的手所拉住。我看過去,正是凌琳一以臉擔憂的表情凝視著我的臉。我不清楚她是否認識嘉莉,但最少她看到我反應後,都意識到地理室裡的這一個女人是我很重要的人吧?

  「哎!啊!啊!啊…呃…啊啊!」

  傳來凌峰的聲音顯示出他已經獲得了快感。……

  大約兩三分鐘的寂靜過後,再次傳來了衣服磨擦的聲音,然後是拉開紙巾包裝的聲音。

  「也給我一張…」

  凌峰的聲音說。

  「拿去。」

  嘉莉的聲音說。

  「謝謝……」

  凌峰的聲音說。

  「好了,你要記得你答應過我些甚麼。」

  嘉莉的聲音說。

  「知道啦。反倒是你,別要陷太深啦,這種事適可而止好了。」

  凌峰的聲音說。

  「不用你教訓我。」

  嘉莉的聲音說。

  「對了,是這個星期六吧?」

  凌峰的聲音說。

  「嗯,雅茵她一意孤行,也沒有辦法吧?」

  嘉莉的聲音說。

  「其實那小伙子應該很愛雅茵吧?」

  凌峰的聲音說。

  「戀愛中的女人對男人死心,只有兩個原因:一是男人不忠,二是自己變心。雖然可惜,但他們是沒救的啦。」

  嘉莉的聲音說,然後歎了一口氣。

  「哈,反倒是你看得開啊?」

  凌峰的聲音說。

  「這個也不用你教訓我。」

  嘉莉的聲音說。

  「…啊,鎖匙在檯面。」

  凌峰的聲音說,連帶著沉重的腳步聲。

  「對了,你昨晚去了朱紫薇那裡吧?」

  嘉莉的聲音說。然後我感覺到天使女生捉住我的手猛烈地震了一震。

  「呃……你知道了?」

  凌峰的聲音有點抖震。

  「小桃是你女友,同時也是我的好友,你覺得這件事瞞得過我?」

  嘉莉的聲音說。

  「啊,是小桃告訴你的……」

  凌峰頓了一頓。「…對啊,我們在女神那裡喝了一點酒,然後迷迷糊糊就睡到天亮了。」

  凌峰繼續說。但我感覺到他的語氣變得有自信了。

  「你昨晚沒有跟朱紫薇上床吧?」

  嘉莉的聲音說。女友竟然直接說出「上床」二字?這個真的是嘉莉嗎?可是這明明是她的聲音……

  「熱切期待中~」凌峰的聲音說。

  「嘿,你們男人全部都是一個色樣的。」

  嘉莉的聲音說。

  「來,這邊請~」凌峰說。然後傳來拉開大門的厚重聲音後,地理室再次回歸於寂靜。

  而差不多同時,學校的上課鐘聲響起,午飯時間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