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2章


◆ 第12章

  放學後,一切如常……

  最少,以嘉莉對我的態度是跟以往一樣。我實在感到有點恐怖……如果女友是被迫的話,她為甚麼沒有半點不開心的感覺?而如果是自願的話,又為甚麼可以依然對我好?她和凌峰的對話之間說過是為了我,但為甚麼我一點也感覺不到?

  我有點擔心到底嘉莉是否有甚麼把柄在凌峰手上,使她非要向他討好不可。

  但同時,我更害怕嘉莉其實是出於自願、出於身體上慾望的渴求。

  嗚……我到底應該怎樣做啊!

  「學長。」

  不知何時,凌琳站了在我的身邊叫我。而挽著我的手的嘉莉看到有女生突然對我說話時,雙手稍為用力抓緊了我的手臂。

  我只凝視著凌琳,並沒有開聲跟她打招呼。因為我心中正在想著,是否該讓嘉莉知道她就是凌峰的妹妹,亦更擔心凌琳會突然說起地理室裡的事情。

  「你是…」

  反倒是嘉莉開聲了。

  「我是醫生。」

  凌琳微笑著說。

  「呃…醫生?」

  嘉莉的表情好像帶有一點敵意。

  「嗯?你就是…」

  「她是我女友,嘉莉。」

  我搶了凌琳的話。

  「我知道啊~著名的五美圖之一的那一位嘉莉嘛!幸會啊~我是夏凌琳,與小桃同班的。」

  凌琳向嘉莉伸出了手。

  「啊…是凌峰的妹妹…」

  嘉莉說著,也伸出了手和凌琳握手。

  「對啊!承蒙你照顧哥哥了。」

  凌琳以微笑說。但這一句我聽起來好像別有用意……是我太多疑了嗎?

  「我…和他又不是很熟。」

  嘉莉的臉色沉了下去。

  「哦?是嗎?我家不大,哥哥說電話總是很吵……」

  凌琳雖然好像在自說自話。

  但那不就是明白地表示,她知道凌峰曾經打電話給嘉莉的事嗎?

  嘉莉的臉色變了,眼神也顯得有點虛浮。

  「凌琳,你找我有事?」

  我說。

  「嗯!是有關學生會的事,學長您有沒有時間?」

  凌琳說。

  「啊,好的。」

  我點頭答應。

  「你…今晚過來吃飯?」

  嘉莉閃縮的眼神看著我說。

  「我今晚先回家吧,校服都一陣汗味了…」

  我說。

  「嗯…那我回家了。」

  嘉莉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我看著嘉莉寂寞的背影,心中隱隱作痛……

  「真會演戲~」凌琳說。

  「甚麼嘛…」

  我曲著眉表示不滿。

  「下午在地理室裡的就是她吧?聲音我都認得出來了。」

  凌琳說。

  「嗯……大概吧……」

  我低下頭。

  「她是學長您女友,卻又跟哥哥糾纏不清,哥哥的女友還要是她好友!」

  凌琳帶點怒意地說。

  「小聲一點啦!」

  說著,我把她拉到走廊的一邊去。

  「我只是替學長您不值而已。」

  凌琳說。

  「沒有的事啦…你聽不到嗎?她是為了我啊……」

  我說。

  「理由呢?該不會是我哥哥強迫她吧?」

  凌琳說。

  「我也…不知道…」

  我說。

  「好了,學長需要安慰一下嗎?心靈?還是肉體?」

  凌琳露出古惑的微笑。

  「你給我適可而止一點。」

  我帶點怒意地說。

  「哈哈~好了好了,學長請您跟我來。」

  凌琳說著,竟然挽著我的手,拉著我上了樓梯。而我的手臂,正好夾在她那頗突出而堅挺的雙胸之間。

  她把我帶到了她的教室,由於已經放學,裡面並沒有其他人。

  「要給我看甚麼?」

  我急不及待地向她說。畢竟,我真的不願意和她單獨相處太久。我和天使女生的事已經夠煩惱了,我才不想再加上一個新女友甚麼的。

  「學長您先坐下來。」

  凌琳說著,把我拉到她的座位處坐下。

  「怎麼了?」

  我坐了下來。

  「嘻,老闆您要先按摩還是先辦正事?」

  凌琳故意以不純正的口音,微笑著說。

  「不跟你玩了!有話快說吧。」

  我不耐煩地說。

  「是、是,知道了。」

  凌琳一邊說,一邊拉開書包的拉鏈。「這個是放在我哥哥的書裡當書籤的…當然他不知道我拿了他的書來看啦~」凌琳繼續說,並把一張照片交了給我。

  一個裸女!一個橫躺在床上的裸女!而裸女的樣貌是……是於晴?

  我的雙目圓睜!簡直是不可思議!

  「這個女生是五美圖之一吧?我看到的時候都呆了,想不到哥哥會有這個女生的裸照。」

  凌琳說。

  「這……不,這…有點不對。」

  我曲著眉說。

  「嗯?怎麼?」

  凌琳說。

  「你看這表情,這種微笑應該不是指裸照的應有表情吧?」

  我說。

  「嗯…」

  凌琳把我手上的照片搶了過去。

  「再說,於晴的皮膚不是白得像透明的這種啦…這胸脯也太大了。」

  我拍著照片繼續說。

  「假的?」

  凌琳說。

  「這頸部看起來有點不自然,應該是合成照啦。」

  我說。

  「啊…說起來又好像是……不愧是偵探學長啊!」

  凌琳說。

  「不過你哥哥為甚麼會持有於晴的合成照?於晴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吧?」

  我曲著眉說。

  「我也不知道啊!枉我還以為這照片是真的……」

  凌琳扁起嘴說。

  「好了,先放回去吧……叫我來就是為了看這個照片?」

  我說。

  「不是啦~還要好好的相親相愛~哈哈~」凌琳大笑著說。

  「都說不要玩了,你是女孩子,收歛一下好嗎?」

  我曲著眉說。

  「哈哈~學長把我當女孩子看待了!真好~我哥哥老是把我當男生呢~」凌琳大笑著說。

  「兄妹當然不一樣啦…」

  我曲著眉交叉著手說。

  「嗯嗯,應該是吧?」

  凌琳說。「對了,接下來真的是要向學長您請教學生會的事了。」

  凌琳繼續說。

  ************

  和凌琳聊了大概半小時左右,內容大概都是新學生會裡的行政問題。其實我也沒有甚麼好建議啦~畢竟我當年在學生會也只是一個名為總務的雜工而已。

  我一個人回家,回家的路上我在家附近的小公園裡看到了她……

  「你好慢啊。」

  天使般的聲音對我說。

  「你…在等我?」

  我訝異地說。

  「當然啊,你以為我無聊到要逛公園了?」

  天使女生說著,一股洗髮精的香味隨風包圍著我。

  「有甚麼事?」

  我說。

  「就是要看你有沒有事啊。」

  天使女生說。

  「呃……嗯,還好啦…」

  才不。我心想。

  「一.點.也.不.好。」

  天使女生逐個逐字地強調,然後挽著我的手走進了我家大廈的大堂。

  去到我的家之後,天使女生就表現得好像一個小女孩一樣,到處張望。

  「唔?拿過好多獎啊。」

  天使女生在電視櫃前看那一些於我已經形同垃圾、對於我母親卻當成至寶的獎盃。

  「沒甚麼啦…」

  我難為情得搔起頭來。還記得嘉莉第一次上來時也說過近似的說話。

  「啊,這個!這個是你嗎?」

  天使女生指著櫃裡面一張舊照片說。

  「啊,嗯…那時候三、四歲左右吧?」

  我說。

  「哈~超可愛的~」天使女生大笑著說。

  「哎,好了好了,很難為情的……」

  我把她從電視櫃前拉開,她卻順勢過來把我緊緊抱住了。

  「抱住我。」

  天使女生說。同時洗髮精的香味和少女的暖烘烘身體觸感一起向我襲來。

  「可是……」

  我猶疑著。

  「你女友都這樣對你了,你還有何理由要對她忠心不二?」

  天使女生凝視著我說。天使般的美貌上朱唇微張,真的很漂亮啊……我雙手繞住了她的纖腰,輕輕低下頭讓四片嘴唇相接……

  「嗯…啜……」

  天使女生的舌頭輕吐了出來舔舐著我的嘴唇,我也伸出了舌頭回應著她。

  「啜……」

  天使女生把頭稍為移後了,讓嘴唇分開。「房間在哪裡?可以帶我參觀嗎?」

  天使女生說。

  「啊…嗯…」

  我依依不捨地放開了她的纖腰,她反過來拖起我的手來。

  我緊緊的牽著這一隻夢寐以求的手……知道嗎?大家感覺到嗎?你們的女神主動牽我的手啊!優越感和自豪感一起衝上了我的腦袋!

  「嗯?怎麼了?」

  天使女生回頭對我說。

  「呃…沒有啦……」

  我說,然後牽著她的手去到我的房間裡。

  「抱歉,有點亂啦……」

  我說。

  「唔?不會啊,很整齊啊。」

  天使女生在我的房間裡四處張望。

  她的眼神好像小學生發現了新玩具一樣閃爍著好奇的光芒,我就任由她繼續參觀。我坐在了自己的床上觀察著她的身體。長長的秀髮和完美的身材比例,一雙擁有優美曲線的白滑的小腿在校服裙擺下透露了出來……

  「嗯?你在做甚麼?」

  天使女生轉身微笑著。

  「看你啊。」

  我說。

  「嗯?好看嗎?」

  說著,她彎腰低頭輕吻了我的臉頰一下。如果你都算不好看的話,那麼全校的女生該怎麼辦?

  我輕輕回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她就把我推倒在床上,身體緊緊的壓在我的身上,熱哄哄的觸感隔著薄薄的校服傳了過來。

  「我…」

  我有點猶疑。天使女生卻吻了過來,並用雙手緊緊的抱緊我的頭,用嘴唇用力的吸啜著我的嘴唇。

  我的視線被蒙閉了,五觀裡面全部都只有她的柔軟秀髮、嘴唇交接的聲音、洗髮精香味、濕軟嘴唇的觸感、甘甜的津露……

  我抱住了她,輕輕拉下她校服背後的拉鏈,校服的上擺就從她的肩膀上垂了下來,露出她純白色的花邊胸罩,一雙魔鬼般邪惡的誘惑胸脯因為地心吸力而顯得更加突出。

  「嗯…啜…啜……」

  天使女生發出惡魔般的誘人聲音,同時她移動手臂把校服的上擺褪下,上半身只餘下純白色的花邊胸罩,胸脯緊緊的壓在我的身上。

  我伸出雙手輕輕解開了她胸罩背後的扣子,魔鬼般的邪惡圓渾胸脯就馬上彈了出來。天使女生用雙手支撐著身體褪開了依依不捨的嘴唇,向我示意天使般的微笑,但我的目光卻是被魔鬼所吸引…圓渾挺立的胸脯就在我眼前,乳首微微的挺立像是示意我快點去安撫胸脯們的寂寥……

  「拿出來吧。」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這句的意思是「拿出安全套」我是瞭解的。可是,我又怎麼會準備好安全套在家裡呢?一般而言,我都是在嘉莉家裡過夜啊……

  「…沒有啊……」

  我稍稍移開了視線。即管痛罵我吧……

  「你白癡啊?不是已經跟你說過,調情前要準備好安全套了啊!」

  天使女生曲著眉對我說。「…攪不好真的會被你弄懷孕了。你是真的會負責任才好!」

  天使女生說著,把校服裙脫了下來,與胸罩襯成一套的白色花邊的內褲進入了我的眼簾。

  呃…那即是說…可以嗎?

  天使女生把校裙隨便拋在地上,坐在我的腰間彎下腰,替我解開校服上的鈕扣,然後隔著背心輕輕逗玩著我的乳首。

  「哎…啊…」

  我的哀嗚。

  「還是這麼敏感嗎?」

  天使女生一邊露出古惑的笑容,一邊在我的腰間搖擺著腰部誘惑我的東西。

  「嗚…」

  慾求與快感消磨著我的意志,眼前是天使般的她做著魔鬼般的事情……

  柔情、慾望、迷失得澈底……

  天使女生解開了我腰間的皮帶扣,迅速地把我的校服褲也脫下,然後再直接坐了在我的內褲上,我和她的最隱密私處就只相隔兩塊薄薄的布料,然後她伸出雙手與我十指緊扣,再把我的手向頭上伸展。

  「答我,新女朋友是甚麼一回事?」

  天使女生說。

  「呃…怎麼…這種時候……」

  我訝異地說。這叫報應嗎?怎麼今天輪到我被拷問了?

  「答我。」

  天使女生認真地說。

  「哎…只是她自己說的,我和凌琳之間甚麼也沒有。」

  我說。

  「哼!她好像很喜歡你啊?你做了些甚麼去吸引她?」

  天使女生說著把臉靠近了我。

  「沒有啦…她只是來問之前我當學生會總務時的事,其實我也幫不上甚麼忙啊……」

  我說。

  「真的只有這樣?」

  天使女生質疑。

  「對啊…沒有其他了。」

  我說。

  「慢著,你剛才說…她叫甚麼名字?」

  天使女生曲著眉說。

  「凌琳,凌峰的妹妹,夏凌琳。」

  我回答她。

  「哦?原來如此!嘿嘿!」

  天使女生露出古惑的微笑。

  「怎…怎麼了?」

  我緊張地說。

  「這不用你管,我自有方法。」

  天使女生露出魔鬼般的笑容說。

  「哎…不要理她就好了吧?」

  我說。

  「你心痛了?」

  天使女生說完,輕吻了我一下,雙手也放開我的手了。

  「…不是啦,只是……類似交換甚麼的…小女孩還是放過她吧?」

  我曲著眉說。

  「啊?現在倒是你責怪我啊?當初要交換我是你啊!你!」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搥打我的胸膛。

  「但提出的是你吧?」

  我痛苦得曲著眉回應。

  「哼!我不管!是你!設計偷吻我的是你!送禮物給我的是你!令我越陷越深的都是你!」

  天使女生繼續搥打我。

  「啊!痛啊……」

  我痛得閉上眼了。

  「呃…對、對不起啦。」

  天使女生終於停止了搥打,改為輕輕按摩了。

  「呼~得救了……」

  我透了一口大氣。

  「乖,吻一下。」

  天使女生微笑著的在我胸膛上吻了幾下,然後轉成了用舌頭舔舐。

  「呃…啊……」

  我哀嗚著。經歷痛楚之後再被溫柔地細吻,真的會有較大的感覺嗎?

  「嘿!討.厭.鬼!」

  天使女生每說一個字,就在我身上用力地搖擺,使我倆的交接處緊緊地磨擦一下。她大概已經感受到我下半身的自然反應了吧?

  「哎…啊……」

  我哀嗚著。

  「我跟你說清楚,你和嘉莉的事就算了,要是再多一個出來的話,我殺了你。」

  天使女生認真地說。

  「哎哎,安排我去交換的人是你啊!」

  我說。

  「你不會對那個雅茵和小桃動感情吧?」

  天使女生示意帶有脅迫味道的笑容說。

  「那當然不是哪一回事啦…」

  我曲著眉說。

  「那就沒問題了。雖然能夠獨佔是最好的,但我才沒有那麼看不開。」

  天使女生說。

  「呃…這……」

  我猶疑地說。

  「以後…讓我來做好嗎?你女友。不是交換的,是真實的。」

  天使女生向我微笑著說。

  「可是…嘉莉…」

  我別開了臉。竟然由天使女生主動向我表白,我的確是很高興,這應該是所有男生夢寐以求的「最終幻想曲」劇情吧?幸運兒是我,女神的眷顧者……

  她對我的感情,我不是感覺不到啦!只是,在此之前…甚至說這一刻,我也不禁仍然懷疑……

  這種好事,真的有可能發生在我這一個小角色身上嗎?

  「我不會迫你選擇。你和嘉莉之間的問題,由你自己決定,我會等你一段日子。但我先告訴你,我的耐性並不好,別要讓我等太久。」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嗯…嗯…」

  我輕輕點頭。其實今天在地理室的那一件事,我還未考慮清楚自己應該怎樣再去面對嘉莉。當初要她去交換的是我,讓她陷進這個漩渦的人是我。我沒有資格去責怪她,我甚至連去問嘉莉為甚麼的勇氣也沒有。

  「氣氛好像完全沒有了呢!」

  天使女生說著伸了一個大懶腰。

  「嗯……」

  我也確實地感到,自己下半身的東西都好像進入了思考模式了。

  天使女生穿回了剛才隨手拋在床上的胸罩,魔鬼般的胸脯已被收藏。我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了嘉莉的事,還是為了魔鬼的胸脯……

  「紫薇啊…」

  我小輕地說。

  「呃!」

  天使女生圓睜著雙眼,不可置信地凝視著我。

  「怎、怎麼了嘛……」

  我說。

  「你、你剛才叫我的名字了?我沒有聽錯吧?」

  天使女生說。

  「啊、嗯,是啊。」

  我說。

  「太好了!你從來沒有叫過我的名字啊!」

  天使女生高興得伏下來抱住了我。是這樣嗎?不會吧?我沒有這樣叫過她嗎?她是大家的女神,在我心中是永遠的天使,但是不至於從來沒有叫過她的名字吧?

  「以後要經常這樣叫我。」

  天使女生在我耳邊輕聲的說。

  「嗯嗯。」

  我輕輕點頭回應。

  「嘻~太好。」

  天使女生甜笑著。

  「紫薇啊,我有點事想問清楚你,你會如實答我吧?」

  我說。

  「這麼沉重的語氣嗎?嗯…我會盡量答你,但並不保證所有事都會告訴你。」

  天使女生只手交叉成十字、托著下巴說。

  「嗯…」

  畢竟每個人都有私隱,我也沒有可能要求她太多了吧?

  「首先,我想問…為甚麼要交換?尤其是與嘉莉她們之間。」

  我直入核心地問她。

  「開始的時候,是為了劉於晴。」

  天使女生認真地說。

  「於晴?」

  我問。

  「你也知道吧?…之前的事。」

  天使女生的臉色沉了下去。

  「不是太清楚,她們沒有一個肯跟我說,包括嘉莉。」

  我說。

  「最清楚這件事的除了我和劉於晴,就應該要數嘉莉了,她真的沒有跟你說?」

  天使女生說。

  「沒有,以前跟嘉莉說起都總叫我不要問,而且每次於晴一聽到關於你的事,馬上就翻臉了,我怎麼會去問她…」

  我說。

  「嘿!還真的不死心…」

  天使女生說。「好吧!我跟你說,那件事。」

  天使女生繼續說。

  「嗯…」

  我輕輕點頭。

  「那個時候,我和劉於晴的關係還算不錯啦。那時候我應該是盲了眼吧?」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拾起地上的校裙穿了起來。

  「我和她也同時喜歡上一個學長,那個人你應該有聽過吧?叫馬文誠。」

  天使女生說。

  「呃…當年的學生會長?」

  那一位學生會長的樣貌從我的腦海裡浮現了出來。當年我就是受了他的副手所委託,在他那一屆學生會做總務,雖然說不上交情,但總算是認得對方。

  「沒錯,當時的學生會長。」

  天使女生對我的記憶予以肯定。「那個計劃好像叫「學長補習班」甚麼的?都不記得了。」

  天使女生繼續說。

  「我有一點印象,不過我沒有參加。」

  我說。

  「嗯,如果不是他,我也不會參加。」

  天使女生說。

  「呃……」

  上補習班的理由,竟然是為了男人啊?

  「不過,當時我不知道劉於晴也喜歡他啦。那時候我對這種事沒有那麼敏感。」

  天使女生說。

  「那麼,你們鬧翻,是因為爭男人?」

  我說。

  「才不,她跟我哪裡有得鬥?」

  天使女生說。「不過,那男人其實是個色鬼,替我們補習本來就是別有用心。」

  天使女生繼續說。

  「呃?即是…」

  我曲著眉說。

  「處女癖。」

  天使女生說。

  「呃……」

  我的腦筋轉不過來了。

  「那個男人是一個處女癖,只喜歡哄處女做愛。」

  天使女生解釋。「所以,我對變態沒興趣啦!」

  天使女生說。

  「可是,性癖…這種事應該是到了那種程度才知道的吧?」

  我問。

  「你笨蛋啊?難道他就沒有損友啊?沒有其他受害者了嗎?你以為一大堆男生向我示好是今天才發生的事啊?」

  天使女生大聲的說。

  「…我歸納一下,就是說有人告訴了你學生會長的惡行,所以你放棄了?」

  我反問她。

  「是嫌棄!嫌棄啦!」

  天使女生糾正我的說話。

  「好、好…那麼,於晴呢?」

  我問。

  「她是不知道的啦…而且我說過了,我也不知道劉於晴也喜歡上他。」

  天使女生說。

  「那…於晴被他騙了?」

  我問。

  「沒有,那個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天使女生頓了一頓。「…是一張照片。」

  她繼續說。

  「相片?」

  我先假裝不知道這件事。

  「對,是劉於晴裸照。」

  天使女生說。「不過是假的啦!」

  她繼續說。

  「假的裸照?」

  我確認一次。

  「對啊,那時候我們經常在一起,是否她的身材膚色,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天使女生繼續說。

  「既然能夠看得出來,應該沒有影響吧?」

  我問她。

  「最初的時候,照片只是在幾個男生之間流傳,但有裸照這個消息卻是學生之間的言論中傳了出來。有時流言比實物更加可怕啊!」

  天使女生說。

  「那就是說,於晴拍了裸照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

  我問。

  「最少當年我班上的人大部份都知道…而且,大部份同學都認為是我做的。」

  天使女生說著臉色一沉。

  「呃…為甚麼……」

  我沉吟著。

  「最少,連劉於晴都覺得那是我為了破壞她的形象而做的。」

  天使女生說。

  「哎!你為甚麼不解釋清楚呢?」

  我問她。

  「有用嗎?連最好的朋友都那樣懷疑自己了,那還跟她有甚麼好說?」

  天使女生的語氣有點怒意。

  「說了總比沒說好吧?不說的話,不就是默認了嗎?」

  我曲著眉說。

  「她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反正我不是那種會低聲下氣去解釋的人!」

  天使女生說。

  「呼……」

  我呼了一口大氣。都已經是往事了,糾纏著誰對誰錯也沒用吧?「那麼,裸照到底是到哪裡來的?」

  我繼續問。

  「不知道。總之不是我,也沒有要求任何人做。」

  天使女生說。「不過,那照片真的幫了於晴,那變態之後再也沒有在我們班上出現了。」

  天使女生繼續說。

  「啊…那也算是好事……」

  我隨便回應。到底會是誰呢?如果不是天使女生,也不是受害者於晴,而凌峰管有照片……當然,大前題必須是天使女生沒有說謊啦!這件事需要再確定一下。

  「好了,問夠了沒有?」

  天使女生有點不耐煩地說。

  「有啊,有……你說剛開始和我們交換時是為了於晴,到底是甚麼意思?」

  我問她。

  「報復啊!她迫我男友要和我分開!」

  天使女生動怒地說。

  「呃…男友是指…」

  我問她。

  「你也見過啊!第一次跟你交換的那個男人。」

  天使女生說。

  「啊!我記起來了!」

  我恍然大悟。就是那一個和嘉莉接吻、愛撫,最後還口交了的那一個男人。也就是我們交換的後一天,和於晴一起出現在酒店的那一個男人!

  「可是,於晴怎麼可以威迫那男人和你分手?」

  我以不解的表情問她。

  「嗯…看那天嘉莉在酒店裡的反應,這一個男人應該連嘉莉都沒見過面,你更加是不可能知道的了……」

  天使女生沉吟著。

  「到底是誰啊?」

  我問她。

  「劉於晴的哥哥–劉龍德。」

  天使女生說。「那個男人天不怕地不怕,只怕那一個牛精妹。」

  天使女生繼續說。

  竟然!竟然是兄妹!不過他們上酒店啊……慢著慢著,那時候沒有看到他和於晴有任何親密舉動,連拖手也沒有。再者,上酒店吃飯也可以吧?似乎是我想得太多了呢!

  畢竟自己去酒店是做交換這種事情,也難免心虛啊……

  「不過老實說,我也沒有認真對他,和他拍拖也只是為了激怒那牛精妹而已。」

  天使女生向我微笑著。「反倒是你,和你親熱過之後…我都越陷越深了。」

  天使女生繼續說。

  謝謝…我真的很想這樣說。不過我還是喜歡嘉莉……而且,如果天使女生真的喜歡上我,我就更加要小心考慮她的言詞的真偽。為了激怒於晴可以用和她哥哥戀愛作手段;為了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惜促成一次又一次的交換。那麼,為了得到我的信任,說一兩個謊話又有何困難呢?

  「好了,問完了吧?我要回去了。」

  天使女生向我微笑著。

  「呃…啊,我送你。」

  我說著站了起來。這時我才發現,我身上依然只穿著內褲。

  「嘻,不用啦~你去洗澡吧!我自己回去。」

  天使女生說著,離開了我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