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3章


◆ 第13章

  隔天的早上,感覺並不太好。天氣黏黏濕濕的,校服都好像要貼在身上,感覺好不自然。

  我走到住家大樓下面的公園前,就被叫住了。

  「哥哥!」

  小桃迎向我快步走了過來我面前。

  「嗯?小桃?怎麼會在這裡?」

  我說。我和小桃的家方向不同,照道理不會是碰巧遇到啊!

  「找.你.哦!」

  小桃一邊說,一邊用手指輕點我的胸膛。

  「哎,一大早別做讓人尷尬的事啦!」

  我說。

  「嗯?這種事也尷尬的話,我們怎麼交換了耶?」

  小桃一臉認真地說。

  「不是說過不用了嗎?」

  我曲著眉說。

  「可是,嘉莉姊都做了,我怎麼可以不還你?」

  小桃微笑著說。

  「唉……」

  我透了一口大氣。好不容易才稍稍放下了地理室的事情,卻又被小桃說起了相關話題而再度被憶起。好想見嘉莉……同時,又好怕看到她……

  「嗯?哥哥?怎麼了?」

  小桃圓睜著雙眼凝視我。

  「啊,沒、沒甚麼。」

  我有點心虛地稍為加快了腳步。

  「唔~哥哥最近都這樣冷待我!我和峰哥的事,你真的那麼反感嗎?」

  小桃追了上來,雙手捉緊我的手臂說。凌峰!說起這個男人,我的怒火就湧上來了!

  「這個男人不安好心啊!」

  我不自覺地大聲說。小桃被我的回應嚇呆了,停了步,雙手卻依然捉緊著我。

  看著小桃一臉不知情的表情,我實在無法容忍了!這一個一向被我們視為可愛妹妹的人物,現在竟然被那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而不自知!太可惡了!

  「那個男人…嘴上說對紫薇仍不死心,轉臉就跟你在一起…卻又勾引嘉莉啊!」

  我激動的說。我的身體有點抖震,眼角處也好像有點濕潤了。

  「呃…勾…勾引?」

  小桃不可置信地輕輕搖一搖頭,可是空洞的雙目裡卻顯露著猶疑。

  「那一次交換根本是個佈局!無論是紫薇、還是嘉莉!他都是想要的!他根本就只是利用你啊!」

  我激動地說,眼角不爭氣的淚水滑下了一滴。

  「不…峰哥……」

  小桃欲語還休著。

  「那傢伙對你好都是假的,你又不是沒有看過那工蜂對女神的態度!」

  我說。

  最少,能把小桃從那傢伙的魔掌中救出來就好!只要切斷這一個關係,他就沒有藉口來纏繞我的嘉莉了!我心裡想。

  「可是,那女人也不會理他啊!不是嗎?」

  小桃替凌峰辯護,想把問題都推給天使女生了。

  「紫薇對他是怎樣,他是不能夠控制。但他如果真心選擇了你,就應該忠於你才是啊!怎麼可能要你去交換,更加不應該勾搭其他女生!」

  我說。但這句話同時也在責罵我自己吧?我實在愧對嘉莉……

  「……」

  小桃似乎被我的話所打擊,低頭沉默。「我…」

  「…可是…」

  「那…」

  零零碎碎得不成句的話語,在小桃的口中呢喃著。

  「是吧?所謂的情侶,不應該這樣吧?」

  我給與最後一擊。

  「那!嘉莉姊呢?她跟峰哥做過,我就可以當沒事發生嗎?哥哥你也可以當沒事發生嗎?所謂的情侶不是這樣吧!」

  小桃大聲地說,都大聲得令途人側目了……我竟然被反將一軍了。

  「我很在意!我真的很在意!哥哥,我跟你說,我當嘉莉姊是親姊姊一樣,可是她卻和峰哥做了!雖然說是交換,但根本就可以選擇不交換啊!和那女人交換都還勉強說是為了峰哥,可是為甚麼我非要和嘉莉姊交換不可呢?」

  小桃大聲地說,豆大的淚水都滑下了兩串。為了街坊們的著想,我把她拉到公園裡較僻靜的一旁了。

  小桃其實說得沒錯,她逃走了,我去了追她。房裡面只剩下了天使女生、凌峰和嘉莉三人。但嘉莉根本就沒有繼續交換的必要啊!她雖然說是「為了我」但為甚麼我完全感覺不到有哪一個部份是為了我而做的呢?為了要讓我和小桃做一次?不可能吧?

  「小桃…」

  我輕輕抱住了她不太可靠的肩,讓她好好地哭一頓。不過,其實我也想哭啊!除了那一次交換,凌峰和嘉莉還私下偷會了啊!

  小桃雙手緊緊地環扣在我的腰,由於她身型比較矮小,綁著雙馬尾的頭就直接伏在我的胸膛前哭泣,而她那一雙隱性巨乳,則緊緊地壓迫在我的小腹之上,伴隨著她哭泣時的震動,就像貼身磨擦著我的身體一樣……我到底在想甚麼啊?

  美少女死神快來抽走我的H之魂啊!

  「哥哥!為甚麼!為甚麼啊?」

  小桃大叫大哭著,而我只能在她背上輕拍安撫著。

  這時候,我的電話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嘉莉」我稍為推開了小桃,然後接了電話。

  「在哪裡?」

  嘉莉的聲音從電話裡響起。

  「在家下面啦…」

  我回應。

  「快要上課了啦!還在下面啊……身體無礙吧?」

  嘉莉的聲音顯得有點擔心。

  「啊,嗯!現在趕回來了。」

  我說,然後斷了線。

  「是嘉莉姊嗎?」

  小桃一邊用校服的袖子拭去眼淚,一邊說。

  「嗯,要遲到了呢…」

  我看著她的臉說。

  「哥哥,抱歉呢…說了嘉莉姊的壞話。」

  小桃向我苦笑著。

  「不是啊……」

  到底甚麼不是呢?我也說不清了。

  「回學校吧!」

  小桃打起笑容,然後挽著我的手臂向學校的方向走去。

  ************

  午飯時間,在飯堂角落處的長檯上按照慣例就座的,是學校裡人稱「飯堂五美圖」的五位美女、我、雅茵男友、還有自稱「女神第一號工蜂」的小桃男友凌峰。

  今天上課還是遲到了,而且上課時都不太能夠集中,害得嘉莉今天特別關注我的身體狀況,我也只是向女友推說肚子有點不適。真實的原因當然不能直接告訴她啊!懷疑她的說話,怎麼能夠直說。

  不過小桃今早對我說的,絕對是真心話。這和她一直以來表現出的樂天態度完全不同。交換的事,的確已經嚴重地損害了她和嘉莉之間的關係。亦正如凌峰所言,我和嘉莉在小桃心目中的位置已經大大降低了吧?但、包括…我?可是,小桃願意向我透露心中的想法,即是我這一個「哥哥」還有一點地位吧?我可以這樣解讀嗎?

  「不好吃嗎?」

  坐在我身邊的嘉莉輕聲對我說。

  「啊,不是啊…」

  說著我再次起動筷子。但看到嘉莉仍然一臉擔憂地看著我的臉,我都不好意思看她了。

  坐在我對面的雅茵和雅茵男友,依然是貌合神離的狀態。好幾次雅茵男友都想打開話題,卻被雅茵冷冷地回絕了。也許亦正如嘉莉在地理室裡所言,他們是沒救的啦。雖說是由雅茵主導的分手,不過被傷害的應該是雙方吧?交換的事不僅僅破壞了友誼,連愛情都破壞了。這就是天使女生所說的報復嗎?她想報復於晴,直接報在她身上就好了啊!為甚麼要對她身邊的好朋友報復呢!她們又沒有做錯些甚麼……不過,想深一層,做錯了的,應該是我們幾個男生,無力抵抗來自魔鬼的誘惑吧……

  雅茵浮游的視線與我對上了,我只好再轉臉看去另一邊。小桃和凌峰……繼續表演著超級笨蛋情侶的互相餵食行為,兩個好端端的飯盒,一人吃一個不行嗎?

  嘉莉和凌峰之間的事,只是單純地出軌嗎?但在地理室聽到了他們提及到「星期六」應該是指渡假屋的事吧?難道是嘉莉要求凌峰幫忙些甚麼,而那混蛋則要求嘉莉以身肉償嗎?那傢伙一定不安好心,但嘉莉應該也不會笨到聽從那傢伙的說話才是啊……為了我……其實最錯的是我,如果當初我不答應和天使女生交換,嘉莉就不會和凌峰搭上關係了吧?

  看著凌峰就開始感到頭痛,我還是移開視線好了。另一邊,是寂靜無聲地吃沙拉的梓君、還有黑著臉怒視著我的於晴……咦!為甚麼怒視我啊?

  「呃……」

  我叫了出聲來。

  「嗯?怎麼了嗎?」

  問我的是身邊的嘉莉,她同時緊張捉緊了我的手。而於晴意識到我的驚呼是因為她,所以立即移開了視線。

  「沒…沒甚麼啊…」

  我勉強回應嘉莉,而一直注視著我的嘉莉應該意識到是因為於晴的關係吧?

  於晴和天使女生翻臉的事,是源於誤會。這一個誤會其實應該不難解決,只要雙方都放得下那一股牛脾氣……啊!這才是重中之重啊……不過維持現狀也沒壞吧?天使女生暫時還算肯聽我的吧?只要讓她放棄所謂的報復就好了吧?

  但思考這一個問題的時候,亦不得不想起這一個誤會的主因–那一張合成裸照。如果是手機影像都算了,始終當年裸照的事傳得有多廣大,我也不知道。但凌峰擁有的是實物裸照,就意味著他一定是與那件事有關吧?於晴是否知道他管有照片呢?看她對小桃和凌峰公開戀情後的反感表現,也許是知道的吧?還是單單因為他是「工蜂」而反感呢?較多的問號是於晴這邊,要找她瞭解一下嗎?但要對於晴查問她過去的事情,想起都覺得恐怖……牛精妹,天使女生這一個形容,真的很貼切啊。至於天使女生說起有關她哥哥的事,其實我們不知道也是正常啊!

  於晴一直都很少向我們透露家裡的事,我們都知道她家裡是做生意的,零用有點多,亦不介意請客吃喝,但亦只是僅止於此的瞭解而已。而如果連關係比較親近的嘉莉也未和她哥哥見過面,我們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就連一向獨來獨往的於晴有一個哥哥,我也是聽天使女生說才知道的呢!也許是變態學生會長和裸照的事而使於晴對他人更加抱持警戒心吧?有關她家裡的事、她的背景、她的過去…

  她都很少和我們說起,最少我就沒有聽過了。亦正因為此,要向她主動尋問,不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嗎?

  變態學生會長已經畢業,是查問不到的事了。勉強還可以打電話給當年迫我進學生會做總務的副會長學姐,但她連是否知情都難說,更何論知道內情了呢?

  這個方向應該是絕路了。思考轉到了學生會,就不得不想到那一位自稱我的「新女友」的凌琳–現屆學生會的總務,也是凌峰的妹妹。她對我明顯表現著好感,但那是事實還是裝出來的,恕我無法分辨。我對凌峰的敵視,其實應該是他個人問題,而不應該包括他妹妹才是。這一點我清楚知道,但我依然無法放下那一種若有所圖的感覺。她接近我,是有目的而來嗎?會是受了凌峰的指使嗎?凌琳和天使女生一起耳聞了地理室裡的事,而她也明確地表現了對嘉莉的反感,已經不能把她當成局外人了吧?

  「我要走了。」

  嘉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從思考裡回過神來的我才發現長檯上只剩下我和嘉莉,還有大半個飯盒……

  「呃…嗯嗯,等等我。」

  我把凍得已經硬成一塊的飯盒丟進垃圾桶,再回到嘉莉的身邊。辛勤的農戶們就抱歉啦!

  「你發甚麼呆啊?」

  嘉莉關心我。

  「沒…甚麼啊。」

  我回應。

  「連我也不能說?」

  嘉莉擋在我身前面向著我,讓我停了步。

  「真的…沒甚麼啊…」

  我再次回應。

  「是…連我也不能說的啊……」

  嘉莉低下頭,眼光別向遠處,眼眶都有點紅了。

  「不,真的,沒甚麼啊!」

  我不顧得這裡是學生飯堂,就緊緊的抱住了她不太可靠的肩。

  「那…為甚麼…」

  嘉莉堅定而濕潤的雙目凝視著我的臉。我實在無法想像,對我用情那樣深的嘉莉,竟然會背著我和凌峰做了那一種事情。

  「紫…紫薇向我告白了。」

  我說。而我不知道為甚麼自己竟然會說了。

  「……你……竟然……那麼認真的……考慮……」

  嘉莉的雙目像空洞般沉了下去,臉色亦變得蒼白起來。

  我似乎說了不應該說的事情,但話已經出了口,亦收不回來了。

  「我…喜歡的是你。」

  我說。

  「但你也喜歡她!」

  嘉莉的雙目滾滾地流出了淚水,臉上是痛苦的扭曲表情,我的心好痛、好痛……

  「…說沒有是騙人的…但我真的喜歡你。」

  我凝視著她說。

  「我不服!不會輸的!我不會輸給她的!」

  嘉莉撲在我的懷內,大聲地哭了起來。

  我們再次成為了承受著飯堂內所有學生目光。也顧不得其他人怎樣想,我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肩。我想,我的心意有好好地傳達給她吧?

  「不要…拋棄我……好嗎……」

  嘉莉在我的懷內低語著。

  「我不會拋棄你。」

  我堅定地對她說。

  ************

  放學後,嘉莉就挽著我的手,把我帶到她的家去。

  「今晚想吃甚麼?」

  嘉莉微笑著對我說。

  「唔…蒸魚吧?」

  我坐在沙發上回應。

  「嗯,那我去買。在家裡等我?還是一起去?」

  嘉莉一邊放下背包,一邊說。

  「最怕入街市了。」

  我說,然後打了一個呵欠。

  「那,你先洗個澡吧?我很快回來。」

  嘉莉向我微笑,然後就出門了。

  不知道是不是說壞事就通常都會靈驗,肚子有點不適,我進了洗手間,放下了廁板坐下,拿起手機準備玩一下小遊戲,卻看到原來有一段短訊。

  「在哪裡?今天都看不見你」傳來者是「天使」時間是大約半小時前。

  我應該回覆嗎?我答應了嘉莉不會拋棄她,而我確實是喜歡著嘉莉。那麼我應該要斬斷自己與天使女生之間的關係吧?但你要我狠心地回覆她、傷害她,我又辦不到。面對天使女生,我真的沒有辦法拒絕……

  不回覆好像太沒禮貌,我就在手機上打了「在嘉莉家」回覆。這一句應該包含了身處地點和婉拒的雙重意思吧?……她是那一位天使女生,應該會明白的。

  按下了傳送鍵,我呼了一口氣,玩遊戲的氣氛都沒有了。我放下了手機,一邊辦正事,一邊尋思著。

  下午又再弄哭了嘉莉,我的心真的好痛。但我真的無法理解,對我用情那麼深的女友,為甚麼會瞞著我出軌。雖然嘉莉看出我的猶疑,都被我用天使女生向我表白的事推諉過了,但我心中依然被這一個問題困住。

  完事、洗澡……嘉莉還沒有回來,我就到她的房裡打算睡一會。

  這時電話響起,是來自「天使」的來電。

  「嗯?還肯接我電話啊?」

  天使女生的聲音響起。

  「唔…有事嗎?」

  我說。

  「奇怪,真的奇怪啊。」

  天使女生說。

  「甚麼奇怪?」

  我表示疑問。

  「你該不會還未看吧?」

  天使女生說。

  「看甚麼?」

  我說。

  「你在嘉莉家裡?」

  天使女生以確認的語氣說。

  「嗯…」

  我回應。

  「那就算了,沒事啦!」

  天使女生說完就斷線了。

  看…看甚麼啊?我的頭上冒出巨型的問號,比在海旁展覽的黃色膠鴨都還要大啊……

  ************

  晚飯過後,嘉莉表弟就回了隔壁的家。

  嘉莉進了廚房裡洗碗筷,而我則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笑不出來的電視節目。又強姦、又抽煙的……現在的電視台到底是甚麼準則啊?角落上打了「家長指引」就是金手指了嗎?我心中吐嘈著。

  「你一直有追看的嗎?」

  剛從廚房裡出來的嘉莉說。

  「沒有啊,只是沒事好做啊。」

  我回應。嘉莉坐到我的身邊,把頭靠在我的右肩上,雙手輕輕的纏著我的手臀。

  「打令啊…」

  嘉莉欲言又止。

  「嗯?」

  我凝視著她的臉。

  「今晚…陪我?」

  嘉莉也凝視著我。

  「嗯…」

  我輕輕點頭答應。

  「那我先去洗澡。」

  嘉莉向我微笑,然後就站了起來,走進洗手間。

  我關了電視,回到嘉莉的房間裡,打開了電腦,進了四合院。

  慢著…四合院?我的目光凝聚在我的手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