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4章


◆ 第14章

  「這……」

  嘉莉呆然地看著我手上已經時限而自動變成待機狀態的手機。

  「……」

  呆然的我也是一樣。

  但身體的反應卻完全是兩回事,我的下半身在內褲之內漲得隱隱作痛。

  「嘉、嘉莉……」

  我的聲音也變得抖震了起來。

  「呃…打令?」

  嘉莉以稍微懷疑的視線凝視著我。

  「嘉莉……」

  我放下了手機,伸出手搭向她的肩膀,輕輕把她推倒存床上。

  「呃…打、打令?」

  嘉莉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圓睜了雙目。

  我沒有回應嘉莉,低下頭就吻向她的嘴唇。

  「嗯!唔唔!」

  嘉莉打算推開我,卻被我的身體緊緊壓在下面而無法使力,只得繼續接受我的強吻。

  吻了一會,我稍稍退開了頭,以較有力的右手扣住她的雙手,然後用左手扯開她的襯衫,也許洗完澡就打算睡覺吧?她的襯衫裡面並沒有穿上胸罩,小巧的胸脯馬上呈現眼前。

  「呃…打令!做、做甚麼嘛!不要啦…」

  嘉莉急得雙眼也像快要滴出淚來。

  「嘉莉,你是我女友吧?既然是我女友,就得給我啊!」

  我凝視著她的雙眼說。

  「給、我給…可是、不是這樣啊!」

  嘉莉有點大聲的說,同時眼角處亦滴下了兩顆眼淚。

  看到她的眼淚,我不忍心地放開了手,她本能反應地把雙手交叉在胸前,目光有點怒意,又好像有點失落。

  「這…」

  「為甚麼…」

  嘉莉通紅的雙目凝視著我。

  「抱歉,我急色了…」

  我搔一搔頭說。

  「不是!我是問你,為甚麼要這樣對小桃?」

  嘉莉大聲地對我說。

  「呃……我?」

  我不可置信地問。

  「否則這東西你從哪裡來?」

  嘉莉指著我的手機說。

  「這是紫……啊!原來如此!」

  我混亂的思緒一下子打通了!天使女生要凌峰出賣小桃,使雅茵男友借醉強上小桃的事拍成短片,以迫使他不敢對外說起我和雅茵交換的事!難怪她當日說出了「下不為例」這種意義不明的說話!原來傳給我「A片」的目的,就是為了使我擁有讓雅茵男友不敢造次的材料!

  可是!這樣的犧牲者又變成了小桃了?小桃知道的嗎?看短片裡的她醉成那一個樣子,而且一直由凌峰和她接吻,她酒醒後會意識到自己被雅茵男友上了的事實嗎?

  但無論理由若何,這樣子對待小桃,可以原諒嗎?不論天使女生,還是作為小桃男友的凌峰,都是罪無可恕吧?

  「……怎、怎麼啦?」

  嘉莉凝視著呆在她身上思考著的我說。

  「這件事我會處理,但拍片段的不是我。」

  我對嘉莉說。

  「聽也知道啊!那聲音是朱紫薇。」

  嘉莉說。

  「嗯,應該是她,片段也是她給我的,但她沒有告訴我裡面是甚麼一回事……」

  我說。

  「你不在現場?」

  嘉莉以懷疑的表情看著我。

  「不在…而如果要猜,這應該是,星期一晚發生的事…嗯,那一晚我在這裡啊。」

  我說。

  「星期一晚?那一晚你不是和小桃通過電話嗎?」

  嘉莉說。

  「對啊,你也跟她說過幾句……至於為甚麼後來會去了紫薇住的酒店,理由應該是凌峰吧?」

  我說。當然,我也清楚記得那一晚嘉莉也躲在洗手間裡和凌峰通過電話啊。

  影片的拍攝背景應該是天使女生現時所住的酒店房間對面的那一間房,這一點從室內的裝飾可以猜到。而時間上,應該是那一天我跟雅茵在學校天台相談之後,在街上看到凌峰和雅茵男友一起上了的士的那一個夜晚。

  「你…知情嗎?這件事…」

  我猶疑著說。

  「甚、甚麼?我怎麼可能知情了?我知道的話,我怎麼可能不阻止!」

  嘉莉對我的懷疑感到憤怒。

  「可是,那個人是凌峰啊…」

  我脫口說了出來。

  「呃……你…你懷疑…我?」

  嘉莉不可置信地搖了搖頭。

  「我…很難不……那一晚,你和凌峰通過話了吧?」

  我說。

  「呃……我…我承認和他說過電話,但我絕不知情!我發誓!如果我知道的話,我一定阻止!小桃是我朋友啊!我怎麼可能讓她這樣……」

  嘉莉急得哭了起來。

  「嗯,我知道了。」

  看著她的臉上滾滾而下的淚水,我按捺不住地抱住了嘉莉。

  從時間上推斷,這一件事應該是分別在我與小桃通電話及嘉莉與凌峰通電話之後。由於嘉莉有早睡的習慣,在通電話之後睡覺,其實應該亦不過九時至十時左右,夜晚其實才只是剛開始而已。而且聽電話裡小桃的語氣,好像是剛受完了於晴的教訓才打電話給我以調整一下心情,還說出了「真好呢!可以朝夕相對」這一種羨慕我和嘉莉的說話,想必她當時心情應該很差,如果那時候由身為男友的凌峰約出外喝酒……

  「打令…求你…相信我……」

  嘉莉在我懷內泣不成聲的說話,把我從思考裡拉回來。

  「嗯……」

  我緊緊的抱住了她的纖小的身體。

  我相信。因為嘉莉的確會為了朋友而選擇犧牲自己。

  「但這麼一來,就不能放著不管了。」

  我說。

  「打、打令?」

  嘉莉抬起頭看著我,淚水沾得我身上的襯衫都濕透了。

  「我說,這個凌峰的事,我不能放任不管了。」

  我認真地說。

  「可是…背後應該是朱紫薇的意思吧?」

  嘉莉凝視著我說。

  「幕後主使是誰也好,出賣小桃的人絕對是凌峰。」

  我說。

  雅茵男友雖然也不能原諒,但看來亦只是受了酒精和他本身與雅茵不和的事所影響,如果他再清醒一點,應該不至於有膽量作出這一種偷奸的行為。

  至於天使女生,我沒有辦法指責她,她的目的顯然是為了使我擁有令雅茵男友不敢造次的罪證。這一個方法的確不妥,但她是天使女生,她就是會用這種方式去想去做的人。利用自己的身體去交換男友都可以,又更何況只是以其他人的身體去交換?只不過這次交換的是一個不名譽的影片而已。又甚至乎,她根本就沒有想過這是一種犯罪,在她的標準來說,這種醉後做愛,應該亦只是一次隨興而起的交換而已。

  反而令我感到不適的是,到底委託了凌峰做這一場買賣的天使女生,是以甚麼作為代價。

  畢竟,這一宗買賣,是她為了我而做的……

  接吻?撫摸?手淫?口交?還是……做愛?

  天使女生誘人的身體在我腦海中赤裸裸地擺出魅惑的姿勢,洗髮精和汗水混合的香味,因發情而轉紅的天使般臉蛋……卻是被壓在凌峰似笑非笑的可憎臉孔之下!

  「打令!」

  在我懷內的嘉莉發現了我下半身的不尋常的尋常反應,鼓起雙腮向我示以不滿的眼神。

  「說起朱紫薇的事你就給這個反應!」

  嘉莉一邊說,一邊輕力地拍打了我的下身一下,有點痛,但又有點舒服……

  「嘉莉……」

  我凝視著嘉莉仍然帶著淚痕的臉。

  「怎麼?」

  嘉莉看著我說。

  「給我…舐。」

  我說。

  「呃……」

  嘉莉圓睜雙目凝視著我。

  「我說,給我舐。」

  我在嘉莉的床上站了起來,重覆說了一次。

  嘉莉稍稍別開了視線,然後伸手脫下了我身上的短褲,已經昂立的東西馬上跳彈了出來。然後嘉莉的視線聚焦在我的東西的頂端。

  「竟然……朱紫薇真的那麼吸引你嗎?」

  嘉莉一邊說,一邊用右手輕輕握住了我的東西,慢慢地前後套弄著。

  「你也親身經歷過吧?」

  我說。那是第一次交換時的事了,還記得我忘記了預備安全套,跑了去便利店買,而回到酒店之後,嘉莉和天使女生竟然在浴室裡女同百合了起來!

  「嗯…不過,我是不覺得怎麼啦!」

  嘉莉說著,手上稍為用力了。

  「你很享受吧?」

  我說。

  「沒、沒有啦……嗯…啜……」

  嘉莉把我東西的前端放進薄薄的嘴唇裡輕輕地吸啜著。

  「說起來,為甚麼那時候會變成那樣的?」

  站在床上的我低著頭向跪坐在我下身的嘉莉說。

  「嗯唔……還好說啊?還不是為了你?」

  嘉莉稍稍抬起頭看向我說,而嘴巴的粗活就由加手暫時代勞了。

  「怎麼…又是為了我?」

  我不小心脫口說出了「又」字,但她應該沒有注意到吧?

  「我不要輸!尤其是朱紫薇。嗯唔……」

  嘉莉賭氣似的把我的東西塞進嘴巴之內,用力地吸了一口。

  「呃啊……又不是要比賽甚麼的…哪有勝負啊?」

  我說。

  「嗯啜…卜……你仍然喜歡她,你想跟她做,我都知道啊!所以你要我去交換,我都答應你。但感情上,我絕對不願意輸給她!」

  嘉莉把我的東西從嘴巴裡吐了出來之後,以認真的表情對我說。

  「而且,我要比她更能夠滿足你。嗯嗯…啜!」

  嘉莉再次把我的東西放進嘴巴之內。

  「傻瓜…」

  我以自言自語的語調說。

  「嗚菜輸嫂家…」

  含著我那東西的嘉莉說出意義不明的言語。

  「傻瓜。」

  我堅持著。

  嘉莉沒有再回應我,只是低著頭在嘴巴裡細細地舐舔著我的東西。

  「啜…嗯唔……啜……」

  嘉莉發出的聲音令我想起了地理室裡親耳聽到的一幕,那個時候也是這樣嗎?

  我閉上了眼,想像帶著似笑非笑樣子的凌峰坐在學生椅上張開雙腿。女友嬌小的身形跪坐在他的兩腿之間,帶著不願意的眼神,默默地吸啜著凌峰因為流汗而帶有異味的東西……

  「嗯…啜啜……嗯……」

  幻想中的嘉莉閉上了眼不肯正視凌峰的樣子,凌峰也是閉上眼睛,身體舒服得繃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嗯…嗯唔……啜啜……」

  嘉莉一邊雙手輕輕逗玩著東西下面的小袋子,一邊加強了嘴巴上吸啜的力道。

  「嗯…嗯唔唔…啜…唔唔…唔…唔…嗯……」

  嘉莉加快了吸啜和套弄的頻率。

  「啊…啊!啊……呃啊…呃……啊…啊……嗄、嗄、嗄……」

  閉上眼享受的我迎來快慰的一刻,濃厚的精美全都發洩在女友薄薄的嘴唇之內。

  在我兩腿之間的嘉莉含著精華的小嘴唇上泛著銀絲與白濁,帶點憂鬱的眼神無助地凝視著我的臉。

  我的女友,她是我的女友……只屬於我的女友嘉莉!

  我伏身過去吻住了她的嘴,她被我突如其來的行動嚇得睜大著眼睛。我重重地吻住了她濕潤的嘴唇,伸出舌頭去舔舐、去吸啜、去清理嘴巴上面的污穢。嘉莉的小舌回了過來,在我的嘴巴之內纏住我的舌頭。

  濃厚的特異味道和異樣的感情在我和她的嘴巴之內慢慢擴散,瀰漫著的是愛意?是性慾?是妒忌?是感情?還是佔有?

  ************

  早上,我穿上了校服。嘉莉一如既往地比我早起,煮好了早餐。而住在隔壁的嘉莉表弟亦早已過來這邊享用著早餐了。

  「早晨。」

  嘉莉微笑著向我打招呼。即使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嘉莉依然是如此以禮相待,這一種溫柔和體貼,也是我最欣賞女友的地方之一。

  「嗯…」

  我走近嘉莉,輕輕吻了她的額頭一下。嘉莉表弟對我們這對笨蛋情侶的表現早已經見慣不怪,連一眼都沒有看過來。

  我才剛坐下來,嘉莉就把早餐端上,如此平靜而又幸福的早上,往後每一天都是這樣開始的話,該有多好。

  世事,會有這樣完美嗎?

  電話聲響起,我從褲袋裡拿出電話,來電顯示是「雅茵」「喂,早晨啊。」

  我接聽了電話。

  「……嗯,早…」

  雅茵的聲音有點沙啞,像是哭過一樣,正確來說,應該是正在哭?

  「怎、怎麼了嗎?」

  我緊張地說。嘉莉的聽到我說話的語氣,也凝視著我的臉了。

  「…唔唔…沒甚麼啊……突然想聽你的聲音。」

  雅茵沙啞的聲音說。

  「你在哪裡?」

  我打探著。

  「我沒事…真的……啾啾……」

  雅茵說,並傳來像是拿紙巾刷鼻子的聲音。

  「在家嗎?我去找你。」

  我說。

  「不用啊…真的不要。」

  雅茵換了清晰的語氣地說。

  「我現在過來!你等我!」

  我說。

  「你陪著嘉莉好了!怎麼總是管我的閒事呢?」

  雅茵的聲音有點大,感覺像是憤怒了。

  「總之,你給我等著!」

  說完,我就斷了線。嘉莉圓睜著雙眼凝視我,一臉擔憂的樣子。

  「是雅茵,我現在過去一下。」

  我對嘉莉說。

  「呃…她、她沒事吧?」

  嘉莉的聲音有點抖震。

  「不知道,我現在過去……早餐抱歉了呢。」

  我一邊說,一邊吻了嘉莉的額頭一下。

  「……我一起去?」

  嘉莉拉住了我的手袖。

  「…我想不用了,多半是那小子的事。」

  我說著輕輕吻了嘉莉薄薄的嘴唇一下,然後轉身出門了。

  雅茵的家在學校反方向的另一邊。換言之先要經過學校附近,才能夠走到她家去的方向。經過學校之前感覺還好,但走過了學校之後,總覺得是逆著其他學生的步伐前進,感覺有點怪異。

  其實雅茵沒有確實答應是否會等我,說不定已經回校了,我心裡是有這樣的掙扎。但既然是說了出口的話,怎樣都得履行承諾啊!心中的另一個自己如此說服自己,漠視週遭的路人投來的怪異目光。

  在雅茵家下面駐守的管理員並沒有注意到我,我就進了電梯大堂。同樣是被步出電梯的人投以奇異目光,我低下頭不去理會了。在只有一個人的電梯裡我不安地看著地板踱步。而去到了雅茵的家門前,我凝視著門鈴。倚仗著一股衝動前來的我終於都猶疑下來了。我到底……趕過來做甚麼呢?拋下了嘉莉,冒著被認定為逃學般的怪異的目光,跑到強調著「我沒事」的雅茵的家去。我到底是在想甚麼呢?

  卡嚓。當我還在猶疑是否要按下門鈴之際,厚重的鐵閘門卻突然從內打開了。

  好像早已知道我站在門外的雅茵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回頭走回屋內。她似乎沒有打算回校的意思,身上仍然穿著淡綠色睡衣,甚至連及肩的頭髮都好像沒有梳理過一樣散亂。

  我步進了她的家。她的家裡依然是很清新的感覺,到處都能看到綠色的植物,栽在角落裡大葉的鐵樹、窗台上的萬年青、從組合櫃上探頭垂下的文竹、放在較陰暗處的紫羅蘭……還有很多很多我說不出名稱來的品種。

  「雅茵,你怎麼了?」

  我對著正打算走回房裡的雅茵背影說。

  「都說了沒事嘛。」

  雅茵語氣淡淡的說。

  「沒事的話,你現在是甚麼打扮?」

  我帶點怒意說。

  「今天不上學校了,你走吧。」

  雅茵停下腳步,低著頭說。

  「怎、怎麼了啊?」

  我走上前去,站在她的身後。

  「分手了…昨晚…」

  雅茵轉身過來,環抱著我的腰,撲進了我的懷內。

  「呃…不是說……」

  我猶疑了一下,然後輕輕抱住她的肩。

  「他…唔……總之、我沒有事,別問了,好嗎?」

  雅茵把臉埋在我的胸膛上說。

  「嗯……」

  我只能輕輕摟著她,在她背上輕拍安慰。

  雅茵的語調並沒有傷心的感覺。稍稍思考,其實雅茵亦已經向我說過有與他男友分手的打算。而早前我亦有向雅茵男友暗示過分手的事,他亦都應該已有心理準備了。問題只是提出分手的導火線,還有是誰先提出而已。

  話雖如此,身上的校服還是傳來了沾濕的感覺。雅茵埋在我胸前的頭微微震動著。

  我不知道可以為她做些甚麼,只能靜靜地讓她哭一會兒。

  不知道過了多久,但肯定過了上課時間了,雅茵才慢慢從我的懷內退開。她雙眼有點紅,但臉上沒有淚痕……應該都沾在我的校服上了吧?

  「雅茵…」

  我輕聲叫了她一聲。

  「唔,我沒事。只是…有點不習慣啦。」

  她爽快地回應我,並向我微微一笑。

  「不習慣?」

  我問。

  「嗯…其實,由我來說真的有點怪。」

  雅茵說。

  「嗯?」

  我不理解她正在說些甚麼。

  「我們啊……我意思是,我們五個女生。」

  雅茵說著,牽住了我的手往她房間的方向。她說的五個女生,是指「五美圖」吧?與嘉莉她們有關的事?

  我是來過雅茵的家裡幾次了,卻還是第一次進去雅茵的房間裡。是以綠色為主調的房間,卻不見有真正的植物,反而有一個小型的水族箱,裡面有幾條紅色的小劍魚。

  「…還以為一樣是滿佈植物呢。」

  我自言自語著。

  「笨蛋,植物在放晚會放出二氧化碳啊!哪有人在房間裡種植物的?」

  雅茵曲著眉說。

  「啊,是這樣嗎?」

  我一邊看著水族箱裡的魚,一邊說。

  「喜歡嗎?拿回去好了。」

  雅茵語氣淡淡的說。

  「嗯?怎麼…」

  我轉回頭問她。

  「是家維要養的,我根本都不喜歡。」

  雅茵轉開視線說。

  「啊…是這樣啊……」

  一進來竟然就碰地雷了。

  「…其實啊…我們五個之間的感情,最近也不是那麼好呢。」

  雅茵突然轉回剛才的話題上。然後像有點沒氣力似的倒臥在凌亂的床上,水滴型的胸脯從寬鬆的睡衣上露出了一半,裡面似乎沒有穿戴內衣……

  「哼,男人!」

  發現了我正在凝視她睡衣衣領的雅茵扁著嘴說,可是卻沒有任何修正的動作,反而是別開了視線,像是任由我觀賞一樣。老實說,雅茵的胸型其實是相當好,而且那一種像是乒乓球拍表面般的吸啜感肌膚,那一種撫摸起來的獨特觸感,我依照記得清清楚楚。

  「你們五個…怎麼了?」

  我繼續她剛才的話題。

  「也許破壞了的人是我吧?」

  雅茵有點自怨自艾的說。然後她在床上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大動作得睡衣也有點移位了,水滴型的胸脯都好像呼之欲出一樣。

  「怎麼那樣說?」

  我表示疑問,但視線並沒有離開她的衣領。

  「應該是自從我把家維帶進來之後吧?於晴說的話都明顯少了,本來少說話的梓君更加是幾近無言了。那時候嘉莉還沒有和你一起,都是很少說話的。後來小桃加入了,不斷攪氣氛之下才變得好一點。」

  雅茵回憶著往事。

  「我加入之前是那樣的情況嗎?但是我印象中你們一直是很要好啊。」

  我說。

  而且,嘉莉一直最關心的是雅茵你啊!難道她自己感覺不到嗎?我心裡猶疑著。

  「嗯,如果有事發生的話,大家應該都會二話不說就幫忙。但說到甚麼都可以談的程度,就已經不是了。」

  雅茵說。

  可能我加入的時候已經是她所說的狀態吧?我對她說的這一種改變並沒有很強烈的感覺。

  「嘉莉也是,和你一起之後才變得開朗的,之前她說的話比於晴還要少啊。」

  雅茵說。

  「嗯?她只是不懂得表達出來吧?未開始戀愛之前,我印象中的嘉莉是很健談、很主動幫人的女孩子啊。」

  我曲著眉說。

  「哎~還不明白嗎?她根本一早就喜歡上你啊!否則你請她幫忙找參考書的事,她怎麼會一口答應了?」

  雅茵也是曲著眉說。

  是這樣嗎?我那時候真的感覺不到啊……但如果雅茵說的屬實,那不就是嘉莉反過來主動追求我了?那麼「自自然然就走在一起了」的想法,是我自己的一相情願嗎?

  不過,是誰主動也好,嘉莉愛我,是不容否定的事實。這樣就足夠了吧?

  「唉…如果不是嘉莉先認識你,有多好啊……」

  雅茵歎了口氣說。

  「啊?甚麼意思?」

  我問她。

  「唔唔,沒甚麼啊……」

  雅茵的臉上是尷尬的表情。

  「有點抱歉,但我可以問你一些事情嗎?」

  我凝視著她的臉說。

  「嗯……盡量吧?……但是,之後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雅茵把視線轉回我的臉上,凝視著我雙眼。

  「嗯,只要我辦得到的,我都會幫你啊。」

  我說。

  「好,那你問吧。」

  雅茵像是認真起來似的,抱膝坐了起來,睡衣下的一雙幼滑的美腿就全部呈現在我眼前。「哼,又不是沒有看過,色鬼!」

  雅茵羞紅著的臉轉向另一邊,但依然無意收起美腿,甚至認真看看的話,內裡純白色的小內褲邊緣都好像透露了出來。

  「抱歉、抱歉。」

  我趕緊別開了視線,看著水族箱裡的紅色的小劍魚。「你知道於晴和紫薇以前的事吧?」

  我立即發問以避免尷尬的氣氛擴散。

  「嗯…雖然都是聽嘉莉說的就是了,那時候我都未認識她們。」

  雅茵說。

  「你告訴我、好嗎?」

  我回頭看著她說。那一雙美腿依然是那一個狀態,而且她好像兩腿之間還放鬆了少許,從我的角度直接就可以看到兩腿之間的純白色綿質小內褲了。對!竟然是清楚得連內褲質地都能看清的程度!

  「嗯,聽說是為了爭男人吧?當時的學生會長。」

  雅茵說完,頓了一頓。

  「不過這件事,你為甚麼不直接問嘉莉呢?她應該比我清楚啊。」

  雅茵說。

  「嘉莉一直不肯認真對我說這件事……大概是因為與紫薇有關吧?」

  我說。

  「也對啦…說到那…女人,的確是嘉莉的情敵吧?」

  雅茵別有深意地看著我顯露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好了,你別拖太遠啦。」

  我說。

  「嗯,那時候好像是出現了一張於晴的裸照吧?嘉莉說應該是那女人弄假造出來的。」

  雅茵說。

  沒錯,天使女生曾經向我否認與裸照事件有關,而且我也相信她於這件事上沒有說謊、亦沒有必要說謊。但于于晴和嘉莉的角度來說,這一件事是天使女生所為的確也合情合理,所以現在亦不必要替她否認了。

  「那之後於晴和那女人就勢成水火了。」

  雅茵繼續說。

  「你也說得太簡單了吧?」

  我曲著眉說。

  「我知道實在不多啊!於晴不會自己說起,我亦沒有必要去打探她和那女人的往事吧?」

  雅茵也曲著眉說。「不過,如果以我自己的感覺,我覺得裸照不是那女人做的。」

  雅茵繼續說。

  「唔?」

  我表示疑問。

  「那女人真的想要男人的話,於晴才不是那女人的對手。她根本沒必要做這種事啊!就好像如果那女人真的認真要得到你,我想嘉莉也留不住你吧?」

  雅茵苦笑著說。

  「我對嘉莉是……」

  說到一半,我也有點猶疑了。畢竟天使女生對我表白之後,我亦真的沒有明確地拒絕她。

  「嘿嘿,男人…色鬼!」

  雅茵說著把雙手環在了我的頸上,整個人坐上了我的大腿之上。校服上傳來了雅茵身上的暖熱,頸項的肌膚感覺著她手臂上那吸啜般的皮膚質感。

  「呃…怎、怎麼了…」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呆了。

  「說好了的,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抱我!」

  雅茵認真地凝視著我雙眼,然後慢慢把嘴唇主動地靠了過來……兩厘米、一厘米……嗯…嘴唇相接。

  我理性上要拒絕她,但是她纏著我的頸纏得很牢。而我推開她的動作,反而變成了好像搭著她的肩一樣……那一種吸啜般的皮膚質感,真的會上隱啊!

  「雅、雅茵……」

  我稍為移後了頭,雙眼凝視著她的雙眼。

  我不知道她為甚麼突然會說出「抱我」這種話,但如果只是因為與男友分手而自暴自棄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接受。

  「笨蛋,別說話好嗎?」

  雅茵的嘴唇再次靠了過來,我們的四片嘴唇再次相接……

  「聽我說。」

  我稍稍用力按著她的肩頭,拉開了她和我的距離。

  「怎麼嘛?」

  雅茵曲著眉看著我。

  「我知道…」

  「你根本甚麼都不知道!」

  雅茵搶了我的話,看到她有點怒意的表情,我無言了。

  「在你的心目中,我沒有辦法和嘉莉比較,當然也沒有可能挑戰你那個心目中的女神!但我也不是差得令你不當我是女人吧?我對你產生了感情,你難道真的完全感覺不到嗎?」

  雅茵大聲地說,淚水都滾滾而下了。

  「我、我……」

  面對雅茵的表白,我實在是不知說甚麼好了。

  「我不會要你放棄嘉莉,亦不會要求你不再與那女人見面,我只是想待在你身邊而已!只是這樣的要求都不可以嗎?」

  雅茵大滴大滴的淚水由她的臉頰滴到我的校服上,看著這個可憐的表情,有哪一個男人可以恨下心來拒絕?但如果我不拒絕她……我往後要怎樣面對嘉莉呢?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你們男人都是這樣了!我沒有找你當代償品,我喜歡了你!推動我下定決心跟家維分手的,就是我對你的感情!我終於知道了甚麼是愛,我對家維的不是愛!就算我和你最終沒有結果,我都不計較啊!」

  雅茵大聲的哭叫著,然後把頭埋在我的胸懷之內,只是不停的哭哭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