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5章


◆ 第15章

  「啊…嗯……」

  我伏在雅茵全裸的身體上,親吻著她小小的粉色乳首,雙手佔據著她兩邊的水滴型胸脯,享受著她的肌膚上獨有的吸啜般的誘惑手感。

  我對雅茵身上細膩緊致的肌膚真的是愛不惜手,而水滴的型的胸脯大小剛好可以填滿我的手掌,這一種絕密的配合度使我感覺這一雙胸脯是特別為我而設一樣!

  「嗯…討厭啦……」

  我伸出了舌頭,細細品嚐著粉色的乳首。乳首也配合著我的挑逗,呈現著如春荀般突出的狀態。

  「真的討厭嗎?」

  我抬起頭凝視著她。

  「…喜、喜歡啦!這種事不要讓我說出來好嗎?羞死人了!」

  雅茵別開了頭輕聲地說。

  「嘿,率直一點,不好嗎?」

  我一邊說,一邊再次伸出舌頭,大幅度地舐舔著她的乳首。

  「呃…啊……嗯……」

  雅茵閉起了嘴,默默忍受著我的舐舔和愛撫。

  從撫摸她的肌膚上傳來的特殊吸啜手感,真的是舒服得無話可說!

  沒錯,如果問我為甚麼會把持不住……應該就是這一種令人懷念的感覺吧!

  剛才雅茵在我的懷內哭了一會,然後含淚的雙目凝視著我……我們四片嘴唇自自然然就相接了起來,然後是舌頭與舌頭的纏綿交加、臉頰與臉頰的撕磨、鼻息與鼻息之間的吞吐、輕快與沉實交互著的迷幻樂章……

  然後,事情就變成了這樣。

  在雅茵的床上,我們的肢體緊緊地交纏著對方,身體渴求著每一寸肌膚緊密接觸著的感覺–就是全身上下都盡量盡情地享受磨擦雅茵身體上擁有吸啜力的肌膚的特殊感受。

  我理解雅茵對我的心意,雖然我心中已經有了嘉莉,但是面對著她,我真的沒有辦法斷然拒絕。這個不能拒絕的原因與天使女生的感情完全不一樣,我對雅茵……也許只是身體上的需求吧?

  她的身體,真的是一試難忘……

  「嗯…啊……輕一點……」

  迷迷糊糊之下,我的校服不知何時已經脫得精光。

  昨天晚上我那在嘉莉嘴巴裡才解決過性慾的東西,竟然已經回復了元氣,昂然地挺立在雅茵那泛溢著蜜汁的濕暖小穴門前,急不及待的前端甚至已經淺淺地探頭進入了門內。

  我用交纏的舌頭阻止了雅茵的話,頸上傳來她雙手擁抱的吸啜質感,腦袋裡充滿著麻麻癢癢的針刺般感覺。

  我用雙手輕輕挺起她的腰固定位置,然後抬起自己的腰部儲好了力氣,再一插到底。

  「啊!啊……」

  被我突然深入的雅茵圓睜了雙目,臉上隱隱帶有一點怒意,卻又嬌喘著重重的鼻息。想要伸手打我,卻又像是捨不得放開雙手擁抱著的我。

  「…討厭……」

  我維持著深深插入的狀態一會,雅茵終於吐出了話。

  「嗯?討厭我?」

  我微笑著說。

  「討厭你壞心眼!哎!啊!……」

  雅茵輕輕拍了我後頸一下。為了阻止她,我下身用力的抽插了一下。

  「真的討厭?」

  我繼續微笑著說。

  「呃…你這變態……啊!哎!」

  雅茵罵我的話,再次被我的一下用力抽插阻止了。

  「真的討厭嗎?」

  我再次微笑著說。

  「唔……喜歡啊!喜歡你!好了嗎?為甚麼總是要我說出這種羞話來啊?」

  雅茵曲著眉說。

  「只是想你率直一點。不單單是對我,對嘉莉、對於晴她們也是。」

  我說完亦不讓她回應,馬上開始了腰部動作。

  「啊…嗯……啊啊……」

  雅茵似乎理解我的意思,輕閉著眼享受著的的每一下抽插。

  濕潤的黏稠感在兩人的下身交纏著,發出著噗噗噗的巨大聲響,與窗外早晨的寧靜氣氛相映成趣。

  「哎…啊……」

  雅茵的四肢像是怕我會溜掉似的緊緊纏在我的身上,雙腿搭上我的腰後成交叉狀,感覺就像是不讓我的東西離開她的身體一樣。

  這種主動和纏綿的密著感,與上次在天使女生的酒店裡時的表現完全不一樣。

  這是喜歡的表現嗎?換言之,上次的「交換」真的是促使了雅茵和男友分手的理由嗎?如果真的是這樣,天使女生那愚蠢的報復行動,竟然是成功拆散了雅茵和男友的感情。而作為導火線的我,和嘉莉之間的感情……凌峰那傢伙!

  腦海裡一出現凌峰那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怒火一下子就攻上腦門了!我加緊了力度,狠狠的抽插雅茵的身體。不知道何時,雅茵原本蒼白的臉像是變成了魔鬼一般的紅色,瞇上的眼,都像是在嘲笑著我的表情!像是訴說著「看!你女友都在跟別的男人鬼混了!」

  一樣!

  我憤怒地抽插著她的身體,不讓她有喘氣的機會,不讓她能呼吸一口完整的氣!她好像有話要說,反正一定是恥笑我的說話!我不讓她說,用嘴唇吸了上去,吸啜著她嘴巴內的每一口空氣,我感覺到她有點抗拒,但我不能讓她反抗!嘉莉是我的!誰也不能搶走!嘉莉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

  「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嗚!啊呃!呃!呃!呃!嗄……」

  怒濤般的精液狠狠地射進雅茵身體裡的深處,灼熱的濕潤感包裹著我下身的東西,雅茵重重的急喘聲音在被我的身體的包裹下傳出,我重新凝視著她因痛楚而有點扭曲的臉,那是雅茵楚楚可憐的無助表情……

  ************

  洗過澡後,被雅茵擁著休息一會之後,我重新穿上了校服。輕吻了一下累得沉睡著的雅茵的額頭,然後靜靜地離開了她的家。

  怎麼好像有點丈夫在外邊偷吃之後要悄悄回家的感覺啊?

  再說,我是回校,不是回家啦!

  我為甚麼會做出那種事來呢?為甚麼會不解溫柔呢?雅茵臉上的那一個無助的表情,仍然在我腦海中清楚浮現。雖然之後她甚麼也沒有說,甚至馬上就累得睡著了,但是那一個表情是透露著不高興的神色,這一點是無用置疑的。

  使我心神不隱的,是凌峰和嘉莉的事嗎?但我與雅茵,不就是做著相同的事情嗎?我有資格對他們的事情憤怒嗎?

  雖然身體的反應是正直的,但為甚麼剛才我就不會考慮到,這是叛嘉莉的行為呢?

  想著想著,我已經站在學校的大門前了。我悄悄的,在午飯的人流中混了進學校裡去。

  「學長!」

  凌琳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就像是宣告我的潛入行動失敗一樣。

  我回頭看凌琳,她額頭上都是汗水,像是劇烈運動之後一樣臉紅著的氣呼喘喘,尖長的手指輕按在頗有份量的胸前,被汗水染濕的白色校服下隱隱透露著胸罩上的花紋。

  「嗯?有事找我?」

  我說。

  「…嗄、嗄、嗄……跟、跟我來!」

  凌琳用力的喘了幾口氣,就伸出尖長但極柔軟的手指捉著我的手臂,然後拉著我前行。

  「去哪裡?」

  我追上她的腳步說。

  「總之,跟我來。」

  凌琳頭也不回,只是繼續前行。

  凌琳是屬於高佻偏瘦的身型,走起來與我的步速相近,所以即使被她拉著走,我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抗拒感覺。只是在旁邊看到的其他學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就是了。

  她把我帶到美術室裡。怎麼…又是這裡……

  「凌琳…」

  在美術室裡的一片漆黑之中,我停下了步。

  「學長?」

  她回頭看著我。

  「來這裡…有甚麼事?」

  我帶點猶疑地問。

  「哥哥他…」

  她未說完,我已經猜到是甚麼一回事了。我伸手輕輕按著她的嘴,然後拖著她前往美術室裡的防煙門前。

  我輕輕推開了門,進入了防煙門後的走廊,然後走到連接隔壁的地理室的防煙門前。拉著凌琳蹲下,從門隙裡看不見有燈光,我盡量不發出聲響地少幅度推開防煙門。

  「呃…啊啊、啊、啊……」

  熟識的女生的嬌喘聲音從門後傳來。伴隨著肉體與肉體之間交合時所發出的撞擊聲音。我的心也跟隨著聲音一起破碎……

  「嗯…再夾緊一點…嗯、對,很爽!」

  屬於凌峰的聲音從被我打開的防煙門小狹隙外傳來。

  「啊…啊……你、你不要太過份啦…啊!呃……」

  屬於嘉莉的聲音說。

  「嘿,不是你要求的嗎?」

  凌峰的聲音說。

  「討…討厭!別說…啊……啊、啊、哎啊……」

  嘉莉的聲音模糊不清地說。

  「來,吻我。」

  凌峰說。

  「不要!說好了…啊呃…說好了不接吻的!」

  嘉莉的聲音說。

  「你還真的奇怪,小穴都讓我插住了,還計較甚麼接吻呢?」

  凌峰的聲音說。

  「你、你管我!快點給我完事啊…哎、啊……」

  嘉莉的聲音說。

  「嘿,本來就是你邀約我的,說得我好像威脅你一樣。」

  凌峰的聲音說。

  「不、不要脫啦…這裡始終是學校啊!哎啊…啊…」

  嘉莉似乎未能阻止凌峰的行動,門後傳來布料掉在地上的聲音。

  「你的想法還真是奇怪,我都攪不懂了。嘿!反正你喜歡就好。」

  凌峰說完就似乎加緊了撞擊的動作,肉體交合的聲音越加頻密,嘉莉的喘息聲亦都變得雜亂起來。

  「對!嗯!再夾緊!對!來!啊!爽啊……」

  凌峰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來。

  「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呃!……嗄嗄…唔!唔唔!唔!咳!咳咳…咳…咳咳咳……」

  傳來嘉莉激烈地咳嗽聲音。

  我緊握著的雙拳和壓抑著的理性已經到達了極限!我猛力地推開了防煙門,大步地踏進了地理室裡。凌琳的輕輕的腳步聲也跟著我的身後進了來。

  全身赤裸的嘉莉無力地頓坐在學生椅之上,驚嚇的雙目圓圓地睜開凝視著我,濃稠的白色液體從她的嘴角處慢慢下垂,並滴下至她的白嫩的大腿上。

  凌峰的上身赤裸,坦露出偏瘦的胸膛,下身雖然仍然穿著校服褲,但鈕扣和拉鏈都全面打開,紅色的內褲上沾滿了濕透的液體。

  地板上是嘉莉的校裙、內衣褲和凌峰的校服恤衫胡亂地拋在一堆。另一邊的地上則是躺著一個被隨手丟掉、濕淋淋的保險套。

  「……打……打令……」

  嘉莉震動的聲音說。

  「呃,老哥你怎麼…嗚!」

  我猛力地把凌峰推到牆壁。

  「啊!學長!不要!」

  凌琳撲了過來,緊緊的摟著我。

  「打令!不要!呃…」

  嘉莉想站起來,雙腳卻像不聽指揮似的再次頓坐在學生椅之上。

  「我打死你!」

  我咆哮著。

  「哎,老哥!聽我說!聽我說!」

  凌峰雖然臉向著我,雙腳卻是走避著。

  「學長!求你!不要啦!」

  凌琳出盡了力氣緊抱著我。

  「放開我!我要打死你!」

  我想推開凌琳,但換來是她捉得我更緊。

  「打令!你聽我說,好嗎?」

  嘉莉的聲音冷靜得像是冰霜一樣,突然冷卻了地理室裡的每一寸空間。

  我回頭凝視著嘉莉,嘉莉的雙目也在凝視著我。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四目交接。

  凌峰攝手攝足地低頭著走進我和嘉莉之間,手快地拾起了地上屬於他的恤衫,然後退了開去。

  「還有保險套。」

  嘉莉仍然凝視著我,以冰霜般的語氣對凌峰說。

  「是、是…」

  凌峰馬上上前拾起了地上的保險套。

  「哥哥,往這邊…」

  凌琳叫住了想從大門處離開的凌峰,並指示他往防煙門的出口去。

  「學長…我也先走了…」

  待凌峰離開之後,凌琳輕聲地說。

  我微微的點頭回應她,然後她就放開了摟住我的雙手,慢慢地從防煙門處退出地理室。

  終於,只剩下我們兩人了。

  嘉莉先是瞇著眼凝視著我,然後站了起來,蹲下來從校裙的口袋裡拿出紙巾清理了嘴角和大腿上的污跡,然後再取出另一張紙巾清理兩腿之間。

  她背向著我,彎腰拾起內褲穿上。然後再彎腰抬起胸罩,在雙臂和胸脯上固定好位置,伸手到後面把扣子扣好。

  再次彎腰拾起校裙,從雙腿往上身上穿起,再伸手到校裙後面,拉上拉鏈。

  然後,再次瞇著眼凝視著我。

  「嘉莉……」

  我忍不住叫喚了她。

  「怎樣?」

  嘉莉的聲音依然冷若冰霜。氣氛變得好像是我做錯了事一樣。

  「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我盡量保持克制地說。

  「就是…那麼一回事啊。」

  嘉莉別開了視線說。

  「你…你不打算解釋?」

  我感到不可思議。

  「那你有打算跟我解釋你和朱紫薇的事嗎?」

  嘉莉再次看著我說。

  「這…這是兩件事吧?」

  我說。

  「一男一女上床,是同一件事!」

  嘉莉說。

  「呃、你……」

  羞愧、憤怒、無奈、心灰……我的內心五味雜陳著。

  「你要跟朱紫薇上床,我就跟夏凌峰上床!你一心一意對我,我就一心一意對你!我承認我妒忌!我不能忍受你一次又一次地背著我跟她相好!」

  嘉莉大聲地說著,大顆大顆的淚水都滾滾而下。

  「你這是在傷害你自己!」

  我大聲地說。

  「我、我…」

  我走近嘉莉,用力地把她摟進懷裡。

  「為甚麼要這麼傻呢?」

  我輕撫著她的頭說。

  「打、打令……」

  嘉莉的聲音顫抖著。

  「傻瓜!為甚麼要這麼傻呢!」

  我憐惜著似的緊抱著她嬌小的背。

  「我…我不想失去你啊!」

  嘉莉大聲地叫喊,並緊緊地回抱著我。「求你…求你…不要拋棄我……」

  嘉莉把頭埋在我胸前叫喊著。

  嘉莉一直在哭,直至上課的鐘聲響起。

  我這時才記起,今早到現在一直沒有吃過任何東西。

  午飯時間過去了,我坐在教室裡,餓著肚子,聽著導師讀白般的無聊授課,腦袋裡思考著的卻全都是嘉莉的事情。

  嘉莉…為甚麼要那樣做呢?

  我實在沒有辦法理解嘉莉口中所謂的「妒忌」行為。我知道自己在處理天使女生的事情上的確令她失望,但為甚麼她要用這一種形式去傷害自己呢?做錯事的人是我,為甚麼受傷害的人卻變成了嘉莉?

  還有,她剛才對待凌峰的態度…那一種冷淡無情的語氣…那是我不認識的嘉莉。這就是雅茵所說,我加入她們之間前,那一個沉默寡言的嘉莉嗎?

  但是,嘉莉擁著我時所流下的淚水,是真誠的淚水、悲傷的感情。這一點我是確認無誤的。

  接下來,我該怎樣面對嘉莉呢?還有…天使女生的事情呢?啊啊…

  如果有人問我到底這一刻是愛著誰,我可以毫不猶疑地答嘉莉。但如果問我還喜不喜歡天使女生,我也不能說不喜歡吧?

  「你在發甚麼呆呢?」

  眼前是雙手托著下巴凝視著我的嘉莉。

  我立即環顧了四周,寬敞的教室裡竟然只餘下我們二人,其他的同學應該早就下課去了吧?

  「你在想甚麼呢……最近我都猜不透了,這樣的女友很失敗吧?」

  嘉莉苦笑著說。

  這一句話,我應該原封不動地送回給你吧?我心裡吐嘈著。

  「嘉莉,可以答應我嗎?不要再做傷害自己的事情了。」

  我說。

  「嗯…只要…你答應我不再與朱紫薇單獨見面的話。」

  嘉莉說。

  竟然是…這樣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