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6章


◆ 第16章

  晚風吹拂著我的臉。在這個一望無際的海傍,我靜靜地坐著。

  在我身旁的嘉莉沒有說話,一直都沒有說話。

  這是一種很不舒適的感覺。這一種不尋常的沉默,總讓人覺得等待著要說出口的就是分手的說話。

  亦也許是這樣,我和她都寧可選擇繼續沉默吧?

  海水泊岸的聲音,海風在耳邊輕撫著的聲音,還有在遠方的船偶爾所發出的笛嗚聲……

  「……雅茵她…怎麼了?」

  嘉莉突然打破了沉默。

  「分手了……聽說在昨晚。」

  我說。果然就是分手的話題啊?

  「…是嗎……」

  嘉莉的臉上是失落的神色。嘉莉的確很關心雅茵,這一點我沒有看錯,只是在雅茵的那邊感覺不到嘉莉對她的關心而已。

  「嗯…實際分手的原因是甚麼,雅茵沒有說…但是她早已向我說過想跟他分手了,所以也算是預計以內的結果吧?」

  我說。

  「你沒有阻止呢……」

  嘉莉淡淡地說。

  「感情到了要分開的時候,誰也阻止不了吧?…呃……」

  我說。然後才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

  「嗯…的確如此呢……被你這樣說,下了那麼多功夫去挽救的我,簡直就是笨蛋一樣。」

  嘉莉苦笑著說。

  「呃……」

  我實在難以清楚理解,嘉莉這一句話到底是在說雅茵的事,還是在說我和她兩人之間的事。

  「那麼,渡假屋的事,還是取消了吧?」

  嘉莉說。

  「她沒有說起,我都差點忘記了。」

  我說。

  「呼……我真是笨蛋啊!」

  嘉莉對著無際的大海大叫。

  而我,只能選擇沉默。

  在海邊迎著海風漫步,我和嘉莉沒有再說些甚麼,只是沿著海傍一直一直走下去。

  她牽著我的手有點冷、她看著無邊天際時的表情也有點冷……

  然後,她突然停了步。

  「你……」

  嘉莉凝視著我。

  「嘉莉……」

  我深呼吸,並作好了心理準備。

  「你……為甚麼帶我來這裡?」

  嘉莉的臉上是憤怒的表情。

  「呃……」

  我圓睜著雙目。

  嘉莉放開了牽著我的手,指向了前方–一座建築在海邊的大型建築物,建築物上面清楚顯示著建築物的名稱,就是天使女生所住的那一間酒店。亦正正是因為多次「交換」而造成這許多許多事情的地方。

  「我…呃…怎麼會來了這裡?」

  我慌忙地說。

  「你裝失憶?」

  嘉莉曲著眉對我說。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為甚麼會走到這裡啊!」

  我解釋著。

  「你根本就是放不下朱紫薇!」

  嘉莉大聲地說。

  「我沒有啊!」

  我說。

  「那麼剛才為甚麼不答應我以後不與那女人單獨見面?」

  嘉莉大聲地說。

  「我答應你!我以後也不跟她單獨見面!」

  我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地說。

  「哪一個她?」

  嘉莉以懷疑的眼神追擊著我。

  「紫…朱紫薇!我答應你,以後也不單獨見她!」

  我大聲地說。

  「那就好,我們上去跟她說清楚。」

  嘉莉牽著我的手再次前行。

  「呃…這、這不太好吧?」

  我說。

  「不好?還是捨不得?」

  嘉莉回頭凝視著我。

  「哪有人絕交是會故意找對方說的啊?」

  我說。

  「我沒有絕交的經驗,我不知道!總之我要你跟她說清楚!」

  嘉莉說。

  「你以為紫薇是甚麼人了?只要我沒有回應她一兩次,她就不會理我了!像我這種男生,她要多少就有多少啦!」

  我說。

  「你怎麼還不明白?正因為你是你,她才會向你表白啊!」

  嘉莉說。

  「我不懂,但你應該瞭解我對你的感情啊!」

  我說。

  「我一直以為我很瞭解……」

  唦、唦、唦唦唦唦唦……突然下起大雨來。

  ************

  「抱歉,打擾你了。」

  我說。

  「不要跟我客氣啦。」

  天使女生以微笑歡迎著我們。

  雨下得實在太大,我和嘉莉全身都完全濕透了。附近沒有可以避雨的地方,眼前就只餘下天使女生所住的酒店,我們就只能一直冒著滂沱大雨跑向酒店的方向。

  「來,先把衣服換掉吧!」

  天使女生把一件白色的短襯衫和松身的短褲交了給嘉莉。「這個你穿有點窄,但不扣鈕子的話就應該穿得上吧?」

  然後天使女生把一件女裝恤衫和一條拳手褲交了給我。

  嘉莉和我走進了洗手間,把濕透的衣服都脫掉,再用酒店的白色毛巾抹乾。

  我看著正在抹乾身體的嘉莉時,正好她也在看我,剛才還好像馬上就要分手的氣氛,現在竟然就赤身相對了。這種奇怪的感覺,使我們相對而笑。

  換上天使女生借給我們的衣服。的確有點窄啊……不過竟然連內衣褲都完全濕透,這場雨也下得太過份了吧?真想把安排這場大雨的那一位幕後的傢伙揪出來好好算帳啊!

  嘉莉把衣服稍為扭乾後都全部掛起來,不過看來今晚是不能離開這裡了吧?

  「看來我們今晚要在這裡留宿了吧?」

  我說。

  「哼,你最高興啦?」

  嘉莉向我扁一扁臉說。

  拜託,別要說得我好像與那幕後的傢伙串通好一樣啦!我心中吐嘈著。

  離開了洗手間,再次回到天使女生的房間之內。她已經倒好了三杯紅酒,展露著天使般的微笑看著我們。

  「過來喝一杯吧。」

  天使女生向我們說,而作為客人的我們亦只好陪她。但我心裡提醒自己不能喝醉,要是像小桃的事情發生在嘉莉身上,我肯定要崩潰啊!

  「唔?奇怪啊…怎麼你們今晚都不說話呢?」

  喝到了第三杯之後,天使女生說。

  「沒有啊…」

  「你聽我說…」

  嘉莉搶了我的話。「…我知道你也喜歡他,但他現在是我的男朋友,所以…」

  嘉莉低下了頭。

  「所以?」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紅酒。

  「所以,請你不要再糾纏著他。」

  嘉莉下定了決心跟天使女生說。

  「嘿嘿,真有趣。」

  天使女生笑了起來,而嘉莉的表情則由訝異變成了有點怒意。

  「怎、怎麼嘛!」

  嘉莉說。

  「要選擇誰,應該由他來選擇吧?要一決勝負嗎?用這個身體。」

  天使女生以天使般的笑容,下了惡魔般的挑戰書。

  「誰、誰怕誰啊!」

  嘉莉大聲地說,並一口氣喝下了整杯紅酒。

  「很好!就乾了這一杯再說!」

  天使女生也把她杯中的紅酒全部都倒進喉嚨去了。

  「呃…這…」

  「「你給我閉嘴!」」剛剛變成了敵對的她們,竟然同聲同氣了起來。

  看來,喝醉了酒的是她們呢……

  「再來一杯!」

  「嗯!」

  天使女生再次倒滿了二人的酒杯,然後她們碰杯,並再次把杯裡的紅酒一口氣喝完。

  「再飲!」

  「再飲!」

  倒酒和乾杯的情形再次出現。

  「不要喝太多啦……」

  我說著伸手搶過了嘉莉手上的空酒杯。

  「唔!打令!是我的…」

  嘉莉喝醉了般把頭重重地靠了過來我的肩上。

  「嘿,只不過是比我早少許表明心跡而已!我跟你說,在他幫我買教科書之前,我已經有點喜歡他啦!」

  天使女生以醉酒後含糊不清的語調說。

  「那又如何呢?同班之後不久,我已經喜歡上他了!」

  嘉莉叫嚷著。

  「沒關係啊!他喜歡的本來就是我!我啊!」

  天使女生也大叫大嚷著。

  「我才是他的女朋友啊!只有我!」

  嘉莉無力地伏在我的腰間,但嘴巴上卻仍然不服輸地叫嚷著。

  「嗚…唔唔……我、唔……」

  天使女生雙目已經睜不開來,嘴巴上亦都語無倫次著。而我低頭看向嘉莉,她亦都已經在呼呼大睡了。

  「唉……」

  我看著她們,重重地歎了一口大氣。

  我扶起嘉莉的身體,然後以公主抱的形式把她抱到床上。再到天使女生身邊,把她抱起放到床上……相對於身型嬌小的嘉莉,只比我矮少許的天使女生明顯重多了啊……

  大床只有一張,左右兩邊已經睡了兩個女生,那麼我……

  我為自己倒了滿滿的一杯紅酒,一口氣把酒喝完了,然後倒在床上便睡。不過睡前我還是要說一句,紅酒並不合我口味啊……

  ************

  「呃……嗯……咦?」

  下半身傳來了不自然的觸感,我馬上醒了,並大動作地坐了起來。

  「醒了嗎?」

  天使女生對我展示天使般的微笑,雙手則緊緊地捧著我的東西,細細地上下摩擦著,而我原本穿在身上的拳手褲,則已經不知去向了。

  睡在我身邊、雙手挽著我手臂的嘉莉仍然身穿襯衫和小熱褲,似乎仍然沉沉地睡著,並沒有因為我剛才的大動作而驚醒。

  「她睡得很沉啊。」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嗯……」

  看著嘉莉的睡臉,我點頭回應天使女生的話。

  「她對你真好……」

  天使女生說。

  「嗯,其實啊……」

  我看向天使女生的方向,卻看見她正在凝視著我下身的東西,默默地上下摩擦著。

  「其實?」

  天使女生追問。

  「嗯…我昨晚答應了她,不再單獨和你見面啊……」

  我說。

  「她這個人…就是那麼疑心重啊……」

  天使女生說。

  「疑心…嗎?」

  我說。

  「嗯……雖然我沒有證據,不過你上次問我劉於晴的那一張合成照片的事,我想應該是她做的吧?」

  天使女生說。

  「呃…為、為甚麼?」

  我有點驚訝地說。

  「因為疑心啊!處女癖變態學生會長的傳聞,應該也傳到她們之間吧?但以劉於晴的那一股牛脾氣,她一定不會相信的。而一直視劉於晴為好朋友的嘉莉,應該一定會做些甚麼來阻止吧?」

  天使女生說。

  「呃……」

  天使女生的說法合情合理,我實在不懂得回應。

  「雖然說這個做法有敗壞聲名之嫌,但只要事後被拆穿是合成照片就會沒問題了吧?」

  天使女生繼續說。

  「既然你都知道了,為甚麼都不為自己辯護啊?於晴跟你原本是好朋友吧?」

  我說。

  「關心我嗎?嘿嘿~上次都說過了,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的好朋友,我才不稀罕。」

  天使女生說。「投入一點好嗎?都軟下來了。」

  天使女生看著我的東西說。

  「呃…輕、輕一點啦……」

  對於天使女生突然對我軟掉的東西加快動作,我只感到痛楚,而並沒有快感。

  「哼,誰叫你不認真。」

  天使女生說。「而且,竟然答應不再見我啊?你可忍心啊?」

  天使女生以不愉快的表情側起臉看著我說。

  「…那是嘉莉的要求嘛……」

  我的聲音越說越小。

  「換言之,如果不是嘉莉要求的話,你還是會繼續和我見面、繼續和我做愛吧?」

  天使女生臉上露出魔鬼般的古惑笑容。

  「嗯……」

  我輕輕點頭。

  「嗯,那就足夠了。」

  天使女生微笑著。

  「啊?」

  我表示訝異。

  「嘿,就是說,你心裡面還是喜歡我啊~」天使女生展示著天使般的微笑說。

  我斜眼看一看嘉莉的睡臉,似乎仍然未有醒來的跡象。嘉莉是習慣早起的人,冬天的時候甚至天未亮就已經起來了,可見酒精的威力多麼強大啊!

  昨日早上已經沒有回校,雖說考試完了都沒所謂,但連續兩天都逃學好像說不過去。可是要把嘉莉留在這裡,我實在是感到擔心。除了因為天使女生的房間甚麼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曾經發生外,當然還包括嘉莉那一種我覺得是有點歪曲了的妒忌心……

  不過,現在到底是甚麼時候呢?窗簾外面是透入了微弱的光線,但應該還沒有到非要出門不可的時候吧?

  「喂,你真的不要嗎?」

  天使女生像遊戲操縱桿似的把玩著我軟下來的東西,看著我說。

  「哎,痛啊……替我用口,好嗎?」

  我說。

  「嘿,壞蛋!嗯…」

  天使女生先是吻了我的東西一下,然後伸出了小舌,在軟下來的東西的前端輕輕打轉,濕潤和微熱的感覺刺激著我的東西,再加上美麗得更乎完美的天使女生專注地用雙手扶著我東西來吻這一個誘人表情,我的東西馬上就給了劇烈的反應。

  「很精神嘛…最近都沒有和她做?」

  天使女生說。

  我沒有回應她,因為嘉莉纏著我的手好像稍稍地用力捉緊了我一下。

  「嗯?怎麼了?」

  天使女生意識到我轉向了嘉莉的視線,但嘉莉的臉上依然是維持著熟睡的表情。

  天使女生向我示意魔鬼般的微笑,然後坐了起來,把她自己身上的絲質睡衣脫掉,魔鬼般的圓渾胸脯在我面前完全展現。

  天使女生露出古惑的微笑,然後在我身上坐了上來,引導我的東西直入她的身體深處。

  「呃…哎……」

  天使女生像是盡力忍耐著般,發出了輕輕的歎息,然後向前靠了過來,把一雙圓渾的胸脯都壓在……嘉莉捉緊在我胸前的右手手臂上。

  「嘿,答我,喜歡胸脯大還是胸脯小?」

  天使女生在我耳邊呵著氣地輕聲說。

  雖說是輕聲,但如果嘉莉是醒著的話,那絕不會是她聽不到的聲音。

  「不一樣嘛……兩者都喜歡。」

  我說。

  「滑頭!」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重重地在我耳邊吻了起來,甚至伸出了舌尖,像是掃瞄一樣輕舐著我的耳朵。

  「呃…嗯……」

  耳邊癢癢的爽快感直接深入我的腦袋,再加上天使女生小幅地扭動了腰部,身上身下的快感都使我迷迷糊糊著。

  「嗯…嗄啊……」

  天使女生繼續擺動著腰部,久違了的壓迫感緊緊的貼付著我的東西,這一種壓迫感真的很特別,不像是單單用力收緊就可以做得到,但說是完全天然的嗎?感覺又好像不太一樣。

  天使女生一邊在我身上搖擺,一邊以微笑凝視著我。而躺在我身邊的嘉莉卻仍然沒有反應一樣,只是緊緊地環抱著我的身體熟睡。

  「呃…啊…嗯……」

  我忍不住叫了起來。天使女生的身體裡實在是太舒服了,我控制不到自己,我的腰間也順著快感,主動地向上突刺著、抽插著天使女生那濕熱壓迫的小穴。

  「…哈…哈啊…哈啊……」

  天使女生配合著我的動作,在我身上大幅地擺動著身體。

  「呃…哎…啊……」

  我被天使女生小穴裡的壓迫感再進一步迫緊,感覺壓得都快要壓碎了一樣……但是這種快感真的很特別啊!

  「嘿!哈啊…還繼續裝睡嗎?哎…哈啊…他沒有用安全套哦!讓我先懷孕沒有問題嗎?哈啊……」

  天使女生一邊繼續身上的擺動,一邊看著嘉莉的睡臉說。

  「你!你給我適可而止啦!」

  嘉莉帶點憤怒的語氣說。

  「呃!嘉莉、我…」

  我雖然都有意識到嘉莉應該是裝睡,但想不到天使女生的挑釁竟然馬上就對她起了作用。

  「枉你剛剛還答應了我的!現在竟然當著我面前做了!」

  嘉莉憤怒地看著我,但雙手卻沒有把我放開的打算,依然環抱著我的身體。

  「嘉莉…對不起、我…呃…啊…呃呃…啊!啊啊……」

  稍為分神了回應嘉莉的話,我下半身的東西已經不能抵抗天使女生小穴裡的壓迫感,一片白色的快感直衝腦門,一直忍耐著天使女生夾擊的白濁,反作用力地狠狠發射。

  「啊!呃…啊!…哈啊…哈啊…哈啊……」

  天使女生的喘息聲,伴隨著下身灼熱小穴裡的壓迫感,像是要把我東西裡的所有存貨,全部都要擠出來一樣……

  「呃…你、你怎麼射了?」

  嘉莉曲著眉埋怨我。

  「呃…我、我也不想啊……」

  我說。

  「喂喂~射了進去,不是一句不想就可以哦?」

  天使女生展露著勝利者般的微笑。

  「呃…我…」

  我不懂回應了。

  「打令!他、他是我的啦!」

  嘉莉坐了起來,與仍然坐在我身上的天使女生互瞪著眼。

  「嘿嘿!沒關係啊。我從來沒有否認你是他的女友啊~只是說不定,他現在也是我寶寶的爸爸而已哦!」

  天使女生露出古惑的笑容說。

  「你!嗚…打令…你怎麼射了啊!嗚……」

  嘉莉伏了下來我的身上,竟然著急得哭了出來。

  「呃……喂,紫薇你就不要逗她啦…」

  我曲著眉對天使女生說。

  「第?二?次哦!嘻嘻~好吧,就看在你親切地叫我紫薇的份上,今天就遷就一下她啦~不過,你也得承認我也是你的女友哦~」天使女生古惑地笑著說。

  「不可以!女友只有我…嗚……」

  嘉莉仍然伏在我身上,以哽咽的語調說。

  「那就稱為情婦好了吧?我不介意哦~」天使女生說。

  「嗚!哪有這樣啊?我跟你還沒有結婚,怎麼就跑個情婦出來啊!你壞死、壞死啊!嗚嗚……」

  嘉莉哭著說。老實說,她是假裝哭的吧?不過,我也不好說破她啦。

  「好了,那即是嘉莉都答應了。那麼,不再與我見面的事,就一筆勾消了哦!好嗎?」

  天使女生向我說。

  雖然天使女生說那代表了嘉莉同意,但那是否真的是這樣解釋,我實在不敢妄下判斷,所以只能凝視伏在我身上的嘉莉。

  「不!給我聽清楚!他答應我的是「不再與朱紫薇單獨見面」我不准他反口啊!」

  嘉莉伏在我胸膛上大聲地說。

  「嘻~知道了。哈!這個條件很有趣啊!」

  天使女生笑著說。

  「呃……你們到底在說甚麼啊?」

  我一臉不解地搔著頭……

  ************

  待我洗過澡之後,我和嘉莉就離開了天使女生所住的酒店,沿路上嘉莉盡可能地打開話題,而我則只能勉強回答,因為我心裡實在不明白這兩個女生到底在打些甚麼算盤。

  經過昨晚之後,我亦都不能視嘉莉為完全單純的女孩子了。最少天使女生在解說於晴合成照一事之後,嘉莉仍然在裝睡,無意解釋.亦沒有反駁。這樣其實都說明了天使女生的推論正確了吧?出發點是為了於晴不被學生會長欺騙,而造出那一張合成照……但為甚麼合成照的實物會在凌峰手上呢?難道…嘉莉與凌峰早於他與小桃相戀之前就已經認識的嗎?

  嘉莉一直都不太願意說起凌峰的事,甚至對小桃也只是簡單地叮囑她不要陷太深之類的說話。看來不單單是因為自己與凌峰之間的那一些行為…也許亦包括過往牽涉了合成照的事情吧?

  如果我直接問她與凌峰之間的事,她會回答我嗎?

  「嘉莉啊…你與凌峰…」

  「這件事遲一些再說,好嗎?」

  嘉莉搶了我的話。

  「嗯…但是你和紫薇剛才說的,我都聽不懂啊……」

  我說。

  「笨蛋…聽不懂就無視好了,你需要知道的是你只有一個女友,那就是我~」嘉莉說著,把頭靠在我的身上,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

  「嗯…嗯嗯……」

  我無言地點頭。

  「好了,你走那邊吧,一會兒學校見面啦~」嘉莉微笑著對我說。

  「嗯,好的。」

  我回以嘉莉一個微笑,然後慢慢步向自己家的方向。

  回到家換上了校服,馬上就得步回學校了。

  「哥哥!」

  小桃竟然再次在我家的下面出現!剛才…有看到我回家嗎?

  「小桃。」

  我向正在走過來我身邊的小桃打招呼。

  「哥哥你也太慢了吧?我還以為哥哥已經回校了。」

  小桃裝作可愛地大幅度側起頭說。

  「找我有事?」

  我說。

  「哼,峰哥這幾天不知道在忙甚麼,都不理我了。那我就來纏你啊~」小桃一邊說,一邊伸手撓著我的手臂。

  「我就說,你不要陷太深啦……」

  我說。

  「又是這一句!…哼!不跟你說這個了~~對了對了!哥哥!明天去渡假屋吧?」

  小桃回滾滾的雙眼凝視著我。

  「呃?是誰跟你說的?」

  我難掩訝異地說。

  「哦!原來真的沒有打算叫我一起去的!」

  小桃鼓起雙腮向我抱怨著。

  「不、不是啦……只是渡假屋是雅茵預約的…我本來也只是一個出席者啊。」

  我搔著頭說。

  「雅茵嗎?峰哥說是嘉莉姊預約的哦?」

  小桃一臉不解地說。

  「不是啦,是雅茵預約的,她說房間有三間,原本打算約我和嘉莉,最後的房間本來想找你和於晴,但你突然公開了和凌峰的事,她都不知怎麼辦好了。」

  我說了一個小小的謊話。

  「唔~是這樣嗎?峰哥他說成了好像是嘉莉姊約我們去的一樣。」

  小桃說。

  「怎樣也好,現在應該不會去了吧?」

  我說。

  「咦?為甚麼?」

  小桃看似不可接受地圓睜著雙目大叫。

  「雅茵已經分手了啊。」

  我說。

  「呃……怎、怎麼回事啊……」

  小桃說。

  「不奇怪吧?這幾天都已經在冷戰了吧?」

  我說。

  「我以為只是吵兩句而已啊…怎麼……」

  小桃仍然感到不可置信。

  「詳細情形我都不知道,雅茵只是告訴我他們已經分手了。」

  我說。

  「唔~一會兒我再去問她~不過,這樣剛好啊?我和峰哥,你和嘉莉姊,再加上雅茵和於晴姊,三個房間剛?剛?好哦!哈哈~」小桃笑著說。

  「你就不會體諒一下雅茵的心情了嗎?」

  我說著,輕輕扭了她的臉蛋一下。

  「嘻~玩的時候,我們也可以開解一下她嘛~」小桃說。

  「說到底,只是你自己想去渡假屋玩而已!」

  我說。

  和小桃說著說著,我們已經回到了學校,上課的鐘聲亦剛好響起。

  回到教室之內,嘉莉已經回來了,並微笑著對我揮一揮手。

  我坐回了在自己的位置上,呆呆地看著前方,腦袋卻是繼續飛快地運轉。

  嘉莉和天使女生在那一瞬間達成了甚麼協議呢?我實在想不通。而雅茵那邊的事,我還是要處理一下,不知道今天她有沒有回校。

  渡假屋的預約,其實最理想是取消。但今早看到小桃如此雀躍的表情,強行取消又好像有點說不過去。而且,嘉莉和凌峰的事已經被我撞破了,想來他們也不會再繼續下去吧?只是見面時的氣氛應該會有點奇怪而已……

  嘉莉說的妒忌,我實在不懂。但是如果她一直不讓我問,我也沒有辦法知道。

  這個真的是一直以來那一個純真的嘉莉嗎?還是說,純真的其實是我?

  按照雅茵的描述,再加上天使女生的推論,嘉莉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機心的人。只是她真心為了朋友、為了我,這一個出發點,我並不懷疑,甚至想給予讚許了。

  當時幫助於晴,避免不聽人勸的「牛精妹」陷入變態學生會長手中的方法,就是讓她親眼看清楚那男人的為人。雖然用合成裸照這一個手段是值得商榷,但難道要用嘉莉的身體去證明學生會長是一個變態嗎?不可能吧?也不值得!

  想到這裡,我突然好像想通了一些甚麼…但又好像被困惑了一些甚麼……

  小息的時候到了。我和嘉莉一起前去雅茵的教室。

  正好雅茵離開教室就看到我們,我們就一起前往小賣部了。

  「雅茵,你還好嗎?」

  嘉莉撓著雅茵的手,在她身邊小聲地說。

  「嗯,沒甚麼啊……」

  雅茵向嘉莉回以一個微笑,然後斜眼看了我一下,像是怪責我把事情告訴了嘉莉一樣。

  「嗯…想找人傾訴的話,就找我…們吧?」

  嘉莉向雅茵說,然後看到雅茵斜眼看著我的表情,就把「我」改說成「我們」了。

  「嗯,謝謝。不過我沒甚麼啊!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

  雅茵回頭向嘉莉微笑。

  「這個時候問有點奇怪…不過,發生了甚麼事呢?真的不能夠挽回嗎?」

  嘉莉凝視著雅茵問。

  「唔唔…原本我就打算和他分手了,現在只是反過來由他先提出來。那很好啊,大家都有這一個意思,那就誰都不虧欠誰了。」

  雅茵展露著笑容…但應該是苦笑吧?

  果然是雅茵男友先提出嗎?嗯…那天跟他談過之後,他臉上那一個心灰意冷的表情,大概就已經有分手的意思了吧?

  「嗯…你想得開就好……我很擔心你啊。」

  嘉莉說。

  「嗯,知道了。放心啦!我沒事的。」

  雅茵向嘉莉微笑著說。

  「哥哥!嘉莉姊~雅茵!」

  小桃的聲音在遠處響起,然後就聽到碰、碰、碰的奔跑腳步聲向我們前來。小桃的隱性巨乳隨著她奔跑的步伐,左搖右蕩、左搖右蕩……

  「不用跑啦……」

  我曲著眉責怪著小桃。

  「雅茵!你沒事吧?怎樣了?怎樣了?」

  小桃誇張地圍著雅茵的身邊到處察看,看起來好像是不知道雅茵哪裡受了傷似的。

  「哎!我沒事…你這笨蛋!到底跟幾多人說過了啊?」

  雅茵向我怒目而視。

  「呃、呃…都、都在這裡了。」

  我對雅茵說。

  「又不是甚麼好事,為甚麼要到處張揚呢?」

  雅茵大聲地說。

  「呃…我…」

  「他也是關心你啊!我們…是好朋友吧?」

  嘉莉站在我身前替我說話了。

  「對!是好朋友~」小桃也加入了對雅茵說。

  「唉~知道了。謝謝你們啦……」

  雅茵無可奈何地搖搖頭。

  「你們是好朋友啊?我呢?」

  冷酷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響起。

  「呃…於、於晴姊?」

  小桃馬上反應了過來,回頭看向我的身後,矮小的身體卻是向後離我退了兩步。

  「你告訴她們,卻不打算告訴我啊?」

  我的後頸被於晴的手重重地緊握住。

  「呃呃呃呃!只、只是沒機會說而已啊……」

  我痛得雙手捉著於晴握著我頸項的手,強行拉開她的的手指。

  「哼!遲些再跟你算帳!雅茵,我剛才都聽到了,你真的沒事吧?」

  於晴上前來向雅茵說。

  「嗯,謝謝你,於晴,我沒事的。」

  雅茵向著於晴微笑,然後再次一臉怒意地斜眼看向我。

  「好了,小息都快要完了,我們午飯時再說吧?」

  於晴向我們以宣告似的語氣說。

  「我先去買些東西吃。」

  說著雅茵就走向小賣部了。

  「啊啊,我也去~」小桃像是逃亡似的馬上跟了過去。

  「那,我們也回教室了吧。」

  嘉莉拉著我的手臂,一起離開了現場。

  「慢著,放學之後…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於晴凝視著我的臉說。

  「呃…我、我嗎?」

  我猶疑地說。

  「嗯,嘉莉一起都沒關係。」

  於晴轉向嘉莉說。

  「嗯嗯…我知道了。」

  我回應,而在我身旁的嘉莉則甚麼也沒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