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7章


◆ 第17章

  午飯的時間,剛開始的時候只是雅茵不斷重覆著說沒事、沒事。然後小桃就開始說起一些亳不相干的笑話話題,繃緊的氣氛才慢慢就緩和過來了。

  凌峰應該是不好意思直接面對我和嘉莉吧?他只是送了小桃過來飯堂之後,就離開學校外出午飯了。

  「五美圖」再加上一個我,在席的男性只餘下我一個,感覺是有一點奇怪。

  這個下午,於晴的感覺很奇怪。幾次對我欲言又止,然後沉默。對小桃的笑話也沒有半點反應,甚至連吐嘈都沒有。而且於晴臉上的不是憤怒的表情,反而是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也許連梓君也感到於晴的表現有點奇怪吧?她都把視線一直注視在於晴的臉上。

  不過,既然她已經要我放學之後找她,那時候應該會知道那是甚麼一回事吧?

  這一點就容後再想。現在需要立即處理的,是另一件事。

  「談一下好嗎?」

  我走近雅茵身邊,在她耳邊說。她微微點頭,然後跟著我離開了飯堂。

  「去哪裡?」

  跟在我身後的雅茵說。

  「天台?」

  我回頭說。

  「不行!要去校務處借鎖匙的,現在又不是料理植物的時間!」

  雅茵曲著眉向我說。

  「那…」

  「後花園吧?跟我來。」

  雅茵搶了我的話。然後她牽著我的手臂,走過長長的走廊後、下了梯級,再轉進了學校的後花園裡的一個小涼亭裡。

  「嗯,現在沒有其他人……你說吧。」

  雅茵環視了小涼亭四周之後對我說。

  「明天去渡假屋的事,現在應該要取消了吧?放學後我們去旅館那邊問一下…」

  我說。

  「呃?你原來是想說這件事?哎!害我……唔唔!明天就是了,哪有可能讓我們取消?而且租用的錢早已經付了全數啦!」

  雅茵說。

  「果然不行嗎…」

  我猶疑著。

  「再說,沒有了家維,難道我們就不能去渡假屋玩了嗎?」

  雅茵凝視著我的臉說。

  我當然知道,即使參與的只有「五美圖」也可以一起去渡假屋玩玩。但最主要的問題是小桃的男友凌峰啊!但如果要我向雅茵說明不想與凌峰同行的真正原因,我也實在也說不出口……

  「嗯……」

  我仍然猶疑著。

  「而且,你…就不能當作陪我一下嗎?」

  雅茵低著頭說。從耳根處也看得出赤紅一片,想必原本白嫩的臉上應該紅得快要滴出血來吧?

  「啊…嗯……轉換個心情是好的,但是如果去渡假屋的話,嘉莉也會一起去吧?」

  我說。

  「嗯,這個是當然的……」

  雅茵已經低下的頭更低了。

  「雅茵,對不起…我…」

  「不用說,我知道啊。」

  雅茵搶了我的話,然後把額頭靠在我的肩上。

  「嗯?意料之外呢~」突如其來的天使般的清脆聲音從雅茵身後小涼亭的石柱後響起。

  「「呃!」」我和雅茵都被聲音嚇得叫出聲來。

  「竟然偷聽別人談話……」

  雅茵以喃喃自語的語氣說。

  「哼~我沒有故意偷聽的!只是看到你們兩個牽著手走在一起,才有點在意而已。」

  天使女生鼓著雙腮裝出一副吃醋的樣子說。

  「你…」

  「叫我紫薇。」

  天使女生向我展示天使般的微笑打斷了我的話。

  「…紫薇,你找我有事嗎?」

  我說。

  「哼!這是對我說話的語氣啊?剛剛對她就那麼溫柔!」

  天使女生裝作憤怒的樣子說。沒錯,絕對是假裝的。

  「她…這女人跟你怎麼了?」

  雅茵看著我的表情透露出一絲怒意。而這不是假裝出來的。

  「雅茵,我…」

  「我是他的情婦,是他女友也認可的情婦哦~呵呵!」

  天使女生誇張地大笑著。

  「這、這怎麼可能!」

  雅茵大聲地說。

  「嘿,你就直接問他女友好了~」天使女生露出勝利者的微笑說。

  「呃…不、不可能有這種事!對吧?對吧?」

  雅茵以情急的表情看著我。

  「啊、嗯……雖然我也攪不懂她與嘉莉說了些甚麼……」

  我搔著頭說。

  「怎、怎麼可能啊!」

  雅茵圓睜著雙目,完全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嘻!就是這樣~所以啊~剛與男友分手的你就來搶我情夫,這樣不太好吧?」

  天使女生以微笑的表情說。

  「怎!怎麼連這個女人也知道這件事!」

  雅茵大聲地向我責問。

  「我沒有告訴她啊!」

  我也大聲了少許說。

  「對啊~他沒有,是你前度男友告訴我的。」

  天使女生微笑著替我開脫。

  「家維?怎麼…」

  雅茵曲著眉凝視天使女生。

  「唔~真要說清楚的話,就是他向我表示忠誠了?」

  天使女生以勝利者的微笑說。

  「那混蛋!」

  雅茵憤怒地臉向地板說。還好像把地板當成了他一樣,狠狠地踏了幾腳。

  「紫薇,不要再說了,好嗎?」

  我向天使女生說。

  我並不懷疑雅茵男友分手後會立即把心思轉向天使女生的事情。因為她就是有這一種魅力,所以才會有「專門搶人男友」、「興趣是拆散情侶」等等惡話在女生之間流傳吧?

  又更莫說,雅茵男友亦曾經與天使女生有過比其他男生更親密接觸,會移情別戀根本是正常吧?

  「嗯,不說也沒關係啊~不過,有一件事我還是要說,渡假屋…」

  說著天使女生看了我一眼。「…的錢,我代你們還了給他。換言之,明天,請多多指教哦!」

  天使女生微笑著向雅茵說。

  「呃……」

  我驚訝得叫出聲來。

  「我…我才不會輸給你!」

  雅茵紅著臉大聲地說。

  然後,雅茵就牽著我的手臂把我拉走,天使女生則繼續站在原地,微笑著向我揮手。

  「我才剛剛下定決心要偷偷做你的秘密情婦,你就竟然連情婦的地位都要我跟其他人爭……」

  雅茵低著頭喃喃自語著。

  呃…這…我該怎麼辦啊?

  雅茵把我拉回了校舍內,上課鐘聲就響了。

  不過該面對的事情還是得面對……我趁著上課前教師還未到來的時間,把剛才後花園裡與天使女生的對話都告訴了嘉莉。當然,沒有說雅茵與我之間的事啦。

  嘉莉聽完,只是低著頭,嘴唇上有點抖震,但嘴巴裡沒有透露出半個字來。

  看著這樣的她,我的心…真的好痛。

  ************

  「你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於晴帶點憤怒但又好像不是真的在憤怒的語氣說。

  我、嘉莉和於晴,在學校附近商場裡的一個美食廣場內。由於是下午茶的特價時段,附近的環境其實頗為嘈吵,但不知為何於晴就是選擇了在這裡談。

  「甚麼這回事那回事了?你到底在說甚麼啊?」

  我曲著眉對於晴說。

  老實說,一直以來我是有點害怕於晴,不是說害怕她這一個人,而是怕了她那一種每件事都主觀地認定了、做了才說的態度。不過現在嘉莉在我身邊,她應該也不會太過份吧?

  「我說,你們到底和那女人說了些甚麼?」

  於晴雙眼睜得大大的向我說。

  「那女人…是紫薇嗎?」

  我猶疑著說。

  「還可以有誰?」

  於晴大聲地說,使得在我們旁邊的其他食客都有點側目了。

  「她…那女人跟你說了甚麼?」

  嘉莉的臉上閃過一絲陰沉。但只注視在我身上的於晴應該是看不到嘉莉臉上這些微的變化了。

  嘉莉在意的是天使女生會對於晴說起「合成照」的事嗎?

  「那女人…她今早跑來找我…就在我家下面!」

  於晴好像帶點恨意地看著我。

  「……」

  嘉莉瞇著雙目無語。

  畢竟原本是好朋友啊,去於晴家下面等她,應該沒有甚麼好奇怪啊……慢著,於晴的家好像不是這一區吧?我只知道於晴放學回家時要乘車,但確實的地點是在哪裡的話,我想嘉莉也未必清楚吧?

  「她…」

  於晴再次對我怒目而視。「她跑過來跟我道歉!」

  於晴帶著怒意地對我說。

  「呃…道、道歉?」

  嘉莉不可置信地圓睜著雙目。

  「這…這、這是甚麼意思?」

  我訝異著。

  「當年的事她認了,說是因為對象是那個變態學生會長,她才會那樣做。其實我也有早就聽過那一個變態的傳言了,當年情竇初開的我真是個笨蛋!」

  於晴說著,原本看著我的憤怒表情好像漸漸變成了感激般的眼神?

  「原來……是她做的嗎?」

  嘉莉瞇著雙眼,雙手交叉成十字般托著下巴。

  我凝視著嘉莉的臉,卻完全想像不到她到底正在思考著些甚麼。

  天使女生對我說,「合成照」那件事應該是嘉莉做的,應該是在裝睡的嘉莉沒有反應。但今早天使女生卻主動向於晴承認了「合成照」的事。我根本就攪不清這兩個女生到底在耍甚麼戲法啊!

  「那麼,你原諒她了?」

  我問於晴。

  「也不是原諒不原諒的問題吧?兩年來完全沒有說過一句話,突然跑過來…怎麼說也有點奇怪吧?」

  於晴曲著眉看著我。「反而,是你要她向我道歉的吧?」

  於晴說著橫了我一眼。

  「呃…我?」

  我訝異著。

  「裝傻?那女人對你有好感,騙得到了我啊?女.神.眷.顧.者!」

  於晴回復了平常的表情對我說。「反倒是嘉莉,你不著緊一點啊?那女人可是拆散情侶的專家啊!」

  於晴對嘉莉說。

  「她…要是認真跟我搶的話,我會勝得過她了嗎?」

  嘉莉繼續托著頭,但把臉轉向我的方向說。

  「你才是我女友啊!說甚麼傻話了?」

  我說。

  「她為你所做的事,似乎不會比我少呢~」嘉莉若有所指地以冷淡的語氣說。

  「怎、怎麼可能啊?」

  我說。

  「笨蛋…她都已經做到這一個程度了。」

  嘉莉橫了我一眼之後說。

  「你們到底在說甚麼啊?」

  發現了自己好像被我們拋在一旁的於晴說。

  「沒有甚麼啊~她…那女人還跟你說甚麼了?」

  嘉莉向於晴說。

  「突然跑來道歉,我也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想說些甚麼…讓我想想吧……對了!

  我問她突然跑來道歉是甚麼意思,她就說「真假對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如果是好的結果,真假對錯又有誰會在乎呢?」

  然後那女人轉身就走了!我真的聽不懂了啊!」

  於晴皺著眉說。

  「那女人!」

  嘉莉咬著下唇,視線轉移到另一個方向。

  「我也聽不懂啊……」

  我對於晴說。但以嘉莉的表情來看,她能夠理解天使女生的這一句說話嗎?

  「不是你?」

  於晴凝視著我雙眼說。

  「我?我甚麼?」

  我曲著眉說。

  「不是你叫她來跟我道歉?」

  於晴以懷疑的口吻說。

  「我哪裡有本事說得動那一位女神啊?」

  我說。

  「哼,你與那女人最近很親密啊~不是嗎?」

  於晴對我說,卻是看向嘉莉的方向,像是要觀察她的表情一樣。

  「哪…有…」

  我猶疑著,也是一同看向嘉莉那邊。

  我和於晴的視線都凝視在嘉莉的臉上,她卻完全默不作聲。一話不說、一動不動,如果嘉莉不是張開眼睛,和胸前因為呼吸而出現的微微起伏,這種靜默真的會讓人懷疑她到底是不是一個等身大的玩偶……

  於晴狠狠地橫了我一眼,然後用兩隻手指做出了像是兩腿步行的形態。我輕輕點一點頭,她就一聲不響地離開了。

  「嘉莉……」

  我靠近嘉莉身邊,輕輕摟住她的肩。

  「我們走吧。」

  嘉莉站了起來,然後牽起我的手示意我也站起來。

  「嗯…」

  我任由她牽著,離開了美食廣場。

  嘉莉一直牽著我的手,去到了一個公園裡,她找到了一個僻靜的角落,拉著我去到一張長椅前面,要我坐下來。

  「嘉莉?」

  我說。

  「先坐下來,聽我說。」

  嘉莉說。

  「嗯…」

  我在長椅上坐了下來,她也坐在我的身旁。

  「打令…我問你,你愛我嗎?」

  嘉莉以認真的表情說。

  「嗯,我愛你。」

  我認真地回應。

  「那…朱紫薇呢?」

  嘉莉認真地凝視著我雙目。

  「勉強要說…是喜歡吧?」

  看著嘉莉認真的表情,我實在不想說謊。

  「嗯……我沒有你想像中的好。」

  嘉莉低下了頭,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說甚麼傻話?」

  我說著輕輕摟住了她不太可靠的肩。

  「要凌峰做合成照的人是我。」

  嘉莉伏在我懷中說。

  「嗯……你只是為了於晴不要被騙而已,我明白啊。」

  我輕拍著她的背安慰她。

  「可是…我說了謊…一直以來,我讓於晴誤會那女人……」

  嘉莉的淚水已經沾濕我的校服,我胸前都感到一股暖暖的濕和熱了。

  「這是於晴的牛脾氣和紫薇要面子的問題啦……」

  我說。

  「不…不是那樣的…如果我肯說出來,她們不會反目成這個樣子…而且,我很自私…我看到於晴和那女人變得這麼要好,比起一起讀小學的我還要好!我…我妒忌啊!嗚…嗚……」

  說著嘉莉就大哭了出來。

  「乖、乖……沒事沒事……」

  我以哄小女孩的語氣安慰她。我這一個女友啊!

  有時真的很孩子氣!

  既然嘉莉向我承認了自己是「合成照」幕後策劃者的事。那麼,天使女生為甚麼特意跑去對於晴說謊呢?這一個「道歉」背後有甚麼意思呢?

  做出合成照的人是凌峰,所以他管有合成照的實物就合理了。但換句話說,嘉莉的確是早於兩年前已經認識凌峰,而當年嘉莉可以拜託凌峰幫忙做出這一種照片……究竟他們兩人當年是甚麼關係呢?

  再加上這幾天以來,嘉莉和凌峰在地理室裡的事……

  「…是凌峰威脅你?」

  我竟然脫口說了出來!

  「呃……怎、怎麼突然說到那一件事了…」

  嘉莉稍為移開了頭,把埋在我胸前的臉藏得更深了。

  她稍為刷掉一下眼淚……哎!那是我的校服,不是抹布啦!

  「沒有威脅…反過來,當年是我要求他不要說出去。」

  嘉莉以通紅的眼睛看著我說。

  「呃…那、怎麼…」

  我猶疑著。

  「總之…他幫了我忙,不論當年,還是現在。」

  嘉莉低下了頭說。

  「呃……不、不能說清楚一點嗎?」

  我追問著。

  「你怎麼總是關心這些事!」

  嘉莉帶點怒意地扁著嘴說。

  我頭上都綠油油了啊!怎麼可能不關心?我心裡大叫。

  「呃…我…我不能關心嗎?」

  我的聲音震抖著。

  「你連用我去交換朱紫薇都答應了,為甚麼現在反過來關心我這種事?」

  嘉莉有點大聲地說。

  「那根本不一樣啊!」

  我也稍微大聲了一點。

  「不一樣?因為你沒有跟小桃做過,所以不一樣?」

  嘉莉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說。

  「沒關係啊,你想跟小桃上床,我不反對!做多少次也可以!射在哪裡都可以!」

  嘉莉大聲地說。我有一點慶幸這裡是公園裡的僻靜處,如果是剛剛的美食廣場,問題就大了。

  「哎…嘉莉啊,我…」

  「我不聽!你跟朱紫薇上床過多少次,你自己知道!我可以忍,因為我相信你是愛我!但她要做你的情婦!情婦啊!我們還沒有結婚,你就給我弄個情婦!」

  嘉莉一邊大聲地說,一邊用拳頭搥我胸口,淚水再次滾滾而下。

  「聽我說啦…那是她自己說的話啊,我的女友只有你一個!」

  我認真地說。

  「打令……」

  嘉莉抬起頭凝視著我。

  「嘉莉……」

  我低下頭吻住了她薄薄的小嘴唇。

  我相信我們之間的愛,即使現在感覺像是身在大風大浪之中……不過一直在操縱一切的那一個幕後的傢伙會放過我們嗎?還是說,一直不放過我們的,其實是那一位來自地獄的魔鬼天使?

  就在我與嘉莉開始忘我接吻的時候,我的電話不識趣地響起來,我從校服褲內裡拿出了電話來看,來電顯示是「天使」「…不愧是專業……」

  嘉莉扁著嘴喃喃自語。

  「嗯?紫薇?」

  我接聽了電話。老實說,最近我都真的習慣了直接稱呼她「紫薇」這是與天國的距離邁進了一大步嗎?還是說…地獄呢?

  「在哪裡?」

  電話裡天使女生的聲音說。

  「在附近的公園啊,與嘉莉一起…」

  我故意把與嘉莉一起的事說給她聽,希望她不會對我作出強人所難的要求吧?

  「可惡…」

  天使女生的聲音說。

  「呃?甚麼?」

  我表示不解。

  「就只是可惡,哼~算了。明天要在哪裡集合?家維那邊我只是付了渡假屋的錢給他,沒有問得很仔細。」

  天使女生說。

  「啊…小桃的家最接近巴士總站,我們一般都在那邊集合的,時間地點我晚一點再傳短訊給你。」

  看到嘉莉的臉上有著不滿的神色,我只想盡快與天使女生斷線。

  「嗯,知道了。提醒你,今晚早一點睡哦!明天可能是非常嚴格的體力勞動呢!」

  天使女生說完,她就斷了線,連讓我問清楚那是甚麼意思的機會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