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8章


◆ 第18章

  天色漸暗,我和嘉莉從公園徒步回去她的家。

  「這樣真的好嗎?」

  我向剛剛和小桃談完電話的嘉莉發問。

  「…也沒有辦法吧?會變成這樣都是你的錯啊!」

  嘉莉扁起薄薄的小嘴說。

  「呃……」

  我實在無言以對。

  「如果單單是錢的問題,我們也不是付不起。只是那女人本來就是有這一個打算,我們也沒有辦法吧?」

  嘉莉鬆一鬆肩後說。

  「不如…我們不去…吧?」

  我猶疑地看著嘉莉說。

  「這時候還說甚麼傻話?剛才都已經和雅茵和小桃都說好了,現在我們才說不去,可能嗎?」

  嘉莉曲著眉說。

  「嗯……」

  我再次無言以對。

  那麼,我最擔心的事,還是要發生嗎?

  「唉……」

  我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打令?」

  嘉莉凝視著我。

  「嗯?」

  我回應。

  「今晚想吃甚麼?」

  嘉莉微笑著說。

  「吃你。」

  我隨口亂說。

  「哼!」

  嘉莉輕輕搥了我一下。「你不用回家拿套衣服進渡假屋替換嗎?」

  嘉莉繼續說。

  「啊,也對。」

  經嘉莉說起,我才想起這回事來。

  「那你回家拿衣服,我就去買菜,今晚上來我家,我們明天一起出門。」

  說著嘉莉高興得挽起我的手來。

  「啊,嗯…就這樣決定吧!」

  我說。

  我向嘉莉輕輕揮手道別,然後轉身走向回家的路。

  路上只剩下我一人,我不禁再次思考起剛才的事情了。

  嘉莉承認了「合成照」是她要凌峰做的。但卻說不是受到凌峰的威脅,反而是凌峰一直在幫她。這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因為凌峰一直在幫忙她,所以才會委身於他?

  「怎麼想也太奇怪了吧……」

  我喃喃自語著。

  而天使女生這幾天的行為也實在太奇怪了。一整天嚷著是我的情婦,但根本就沒有這一回事嘛!就連嘉莉也認真起來,這一個玩笑,不是開得太大了嗎?雖然她喜歡我、甚至向我表白,我心裡是滿高興的……

  我肯定我是愛著嘉莉的……但要我放下對天使女生的感覺,我實在也辦不到。

  很自私,很貪心的想法,但對一個人有所感覺,真的是說控制就能夠控制得了的嗎?

  回到家裡,換了校服,再收拾了兩套替換的衣服,就再次離家。

  前往嘉莉的家途中,我的電話響起了,來電顯示是「小桃」「哥哥~」小桃的聲音在電話裡響起。

  「小桃。」

  我回應。

  「哥哥、剛才嘉莉姊說的是真的嗎?」

  小桃說。

  「呃?甚麼真的假的?哪一件事情?」

  我說。

  「那…那女人也會一起去,是嗎?」

  小桃說。

  「啊…紫薇嗎?是,她會去啊…」

  我說。

  「哎~那真的敗興了啊~」小桃說。

  「嗯?怎麼…」

  我說。其實最感到為難的應該是我吧?我心裡說。

  「嘖!峰哥在那女人面前會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都不好玩了…」

  小桃以不滿的語氣說。

  也對啊!那傢伙是「女神第一號工蜂」在天使女生面前,只能乖乖的扮演好孩子了呢!

  「應該不會吧?」

  我嘴上說,心裡暗笑著。

  「哼!你們這些男人,到底甚麼時候才會懂啊?」

  小桃說。

  「懂甚麼?」

  我反問。

  「不跟你說了,你自己向嘉莉姊交代~哼!」

  小桃說完,就斷了線。

  呃…交代…甚麼嘛……

  雖然不太理解小桃說的是甚麼,但我從這一通電話裡面想到了一件事。有天使女生在場,凌峰就只能打乖乖牌。而再加上現時他的正印女友小桃在身邊,他更加不能對嘉莉做些甚麼吧?

  我稍稍放心了一點,然後重重地呼了一口悶氣。

  啊,差點忘了把集合時間和地點傳給天使女生。我先靠在一旁拿出手機,傳了一個短訊給她,才再度前行。

  我去到嘉莉的家附近,正好看到嘉莉拿著大包大小的?菜回家。我上前去打算替她分擔幾袋,她就微笑著把全部的袋子都塞給我……

  「我還要買一些東西,你先上去吧。表弟在我家,不用鎖匙。」

  嘉莉微笑著說。

  「啊啊……」

  我微微點頭答應……怎麼買那麼多東西啊!看著手上大包小包的大堆?菜,我感到無奈。

  上到去嘉莉的家,嘉莉表弟替我開門。他和肥球正在打電玩,看起來依然是那一隻叫「第N次機械人大戰」的遊戲。

  「買這麼多東西啊?」

  開門的嘉莉表弟對我說。

  「啊,就是嘛…還不夠呢,剛才又回頭再買。」

  我說。

  「女人購物起來就是那個樣子了……」

  嘉莉表弟說。怎麼語氣說得好像自己已經參透得很深了似的?明明仍然是處於童貞期等於年齡的階段吧?

  不過手上的東西實在太重,我馬上就把東西都放進了廚房,然後稍稍檢視一下內容:雞翼、豬?、雞?、肉丸、香腸……全部都是燒烤之物啊?是為了明天進渡假屋做準備吧?

  呃…這不是說,明天這些東西都由我來背?

  天使女生真是一語成箴啊……這就是嚴格的體力勞動嗎?

  「唉……」

  我重重地歎了一口氣,然後稍為把?菜分類,再放進雪櫃裡存放。

  回到了大廳裡,嘉莉表弟拿著電玩的控制器,投入在電玩世界之中;而肥球則是拿著一大袋的薯片,大口大口地咀嚼著。

  「明天我們會去渡假屋過一晚,嘉莉跟你說過了嗎?」

  我說。

  「嗯…知道了。」

  嘉莉表弟說。「啊!對了,有件事想商量一下,可以嗎?肥球,你先替我玩一會。」

  說著嘉莉表弟就把控制器塞到肥球手中,然後把我拉進了嘉莉的房間內。

  「怎麼了?」

  我對正在小心地關上門的嘉莉表弟說。

  「是這樣的…明天…明天…我約了一個女同學上來玩。」

  嘉莉表弟一臉尷尬的樣子說。

  「這、這裡?」

  我質疑著。

  「呃…不,是我家那邊啦~」嘉莉表弟搖頭。

  「哦……然後?」

  我說。

  「那個女孩子我有點喜歡…只是…不知道會不會變成…那個狀況啦…」

  嘉莉表弟低著頭,聲音越說越小。

  「啊,那樣啊…之後?」

  雖然他說得模糊不清,但我都大概理解他的意思了。

  「就是…可以借一個…給我嗎?」

  嘉莉表弟說。

  「借一個?甚麼?」

  我問。

  「……保險套啦!」

  嘉莉表弟縐著眉說。

  「哦!這個!有、有,一會兒給你。」

  那我明白了。早說清楚嘛!

  「謝謝!店舖不會賣給我,我又不能跟表姐說,你來得剛剛好啊!謝謝你!」

  嘉莉表弟開心得大叫起來。

  只是一個保險套而已,有那麼值得高興嗎?呃…不過,嘉莉絕對不會容許他這一個年紀就已經跟女同學有初體驗吧?我是不是答應了他一個不得了的要求呢?

  「你先出去,我一會兒給你。」

  我說。畢竟即使親近如她的表弟,嘉莉也不會想讓他知道那些東西是收藏在哪裡吧?

  「嗯!謝謝哦~」說著嘉莉表弟就衝了出去,而肥球竟然就站在門外,兩人差點撞在一塊了。

  「你!」

  嘉莉表弟似乎意識到肥球是在偷聽。

  「嘿嘿!是約了媺媺嗎?嘿嘿~你壞了,你壞了~」肥球嘲笑著。

  「沒、沒有啦~」嘉莉表弟把肥球推了出廳外,滿臉都是尷尬的樣子。

  嗯……原來嘉莉表弟都到了這一個年紀了嗎?媺媺…不錯的名字啊?

  我再次關上了房門,在床頭的抽屜深處拿出了一盒保險套,看看裡面只剩下兩個,就乾脆全都給他備用好了。

  我出了大廳外,坐在表弟身旁一會後,不動聲色地把保險套的盒子塞進表弟的褲袋裡。雖然肥球應該聽到了我們的對話,但當著他面前交給嘉莉表弟的話,總會令嘉莉表弟尷尬吧?

  把保險套都交了給他之後,我再次回到嘉莉的房裡。打開了電腦,登入了四合院看看有沒有新的文章更新……

  嘉莉回來後不久,就已經預備好晚飯,肥球也回家了。嘉莉表弟吃完晚飯之後就回到隔壁的家裡,嘉莉的家裡只剩下我們二人。

  我在廚房摟抱著正在清洗碗筷的嘉莉,通常只要不礙著她做事,她都任由我的。

  「嘉莉啊。」

  我在她耳邊說。

  「嗯?」

  她回應我。但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

  「今晚…」

  我一邊說,一邊在她耳邊的臉頰吻了起來。

  「呃…不行啦……還不行啊,我還要預備燒烤的食物……」

  嘉莉輕輕推開了我不太安份的手。

  「嗯?真的決定要燒烤嗎?」

  我說。

  「對啊,要不是我買那麼多東西做甚麼?」

  在我懷中的嘉莉昂起頭對我說。

  「哦……那我先玩一下電腦等你吧。」

  我說。

  「嗯,你先洗澡吧?我晚一點過來陪你。」

  嘉莉微笑著說。

  「嗯…」

  也只好如此……但六人量的食物,到底要弄多久啊?

  ************

  窗外透露著白色的陽光……天亮了?

  呃……嘉莉睡在我的懷中,薄薄的嘴唇微微張開,少女的氣味在我的鼻腔裡擴散,纏在我腰間的雙手傳來了嫩滑的質感,纏在我的腿上是她偏向幼小的嫩滑雙腿。

  我看一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原來才只是早上的五時多。

  玩累了電腦的我本來只打算在床上休息一會,誰知道竟然沉睡得連嘉莉進來了也不知道。

  五時多…要起床也太早了吧?

  我凝視著懷中的嘉莉,閉上的雙目,微微一呼一吸的呼吸聲,薄薄的嘴唇微張,白嫩幼滑的臉頰……一切一切都是如此可愛我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女友,到底還要在追尋些甚麼呢?

  我想守護嘉莉,一直守護下去!

  我凝視著嘉莉的睡臉,良久良久……

  「唔……」

  嘉莉微微扭動了身體。

  然後張開了眼睛,與我四目相接了。

  「呃……怎……」

  嘉莉害羞似的把臉埋在我的胸膛上。

  「早晨。」

  我輕聲地說。

  「嗯…早晨……睡不著嗎?」

  嘉莉說。

  「不是,剛剛醒來。」

  我說。

  「嗯……這樣看著人睡…羞死了。」

  嘉莉說。

  「嘉莉的睡臉很可愛。」

  我說。

  「討厭……」

  嘉莉輕輕搥了我一下。

  然後嘉莉掙脫了我的懷抱,坐了起來。

  「我要起床了,你再睡一會?」

  嘉莉一邊用梳理頭髮,一邊說。

  「不了,要幫忙嗎?」

  我說。

  「唔唔,不用了。」

  嘉莉向我微笑搖頭,然後站了起來,離開了房間。

  呆了一會兒,吃過了嘉莉預備的早餐,嘉荊就開始把一包二包醃製好的食物塞進大型的旅行背包之中。而我似乎對這一大袋東西責無旁貸吧……

  背上了背包後,我的肩上好像頂住了泰山……

  嘉莉則是拿了一個較輕便的旅行袋,裡面有我和她的替換衣物,還有其他日常用品之類的東西。

  背著有如泰山的背包,去到小桃的家下面等待,我已經滿頭汗水了。

  嘉莉溫柔地拿紙巾替我刷拭,但新的汗水一回兒又再跑出來。

  「真令人羨慕呢~早晨哦!」

  天使女生突然在我後面說。

  因為背包太大,我和嘉莉都看不到她甚麼時候來了。

  「早晨…」

  嘉莉帶點猶疑地回應。

  「呃…早晨。」

  我轉身回應天使女生。

  天使女生今天穿著米色的連身薄套裙,薄得單單在日光之下都可以看見裡面的胸罩和底裙了……

  「嘻~好看嗎?」

  天使女生以天使般的微笑說。

  「好、好看啊!」

  我馬上回應。

  「嘻~謝謝哦!不過嘉莉的配搭也很好嘛~」天使女生看著嘉莉說。

  嘉莉今天穿著白色的襯衣,外面則是連短褲子的牛仔布吊帶褲,緊貼的牛仔布更有效地反映嘉莉的嬌小身形,而短褲子比長褲子更方便於活動,似乎她也是用心考慮過才會選擇這一個打扮的吧?

  「哼,他看不到的啦。」

  嘉莉扁了一下嘴,然後別開頭無視我。

  「嘉莉的打扮一向令我很放心的。」

  我對嘉莉說,然後牽起她的手。她凝視著我的手一會,然後整個人都靠了過來倚著我。

  拜託,泰山袋已經夠重了啦!我心裡大叫。

  不久,雅茵就到了,她穿著低圓領的無膊襯衫,胸脯邊緣的弧度都顯露了出來!雖然遠遠比不上天使級的胸脯,但那一種隨著步行而蠢蠢欲動的胸脯震動,使我看得凝住了視線。再加上極短的淺綠色褲裙,裙擺在走動時隨著氣流而微微漂揚,雖然明明知道裡面是短褲,但總會是吸引人的目光想去一探究竟啊!

  「嘿!這個才是要小心的對手啊?」

  天使女生喃喃自語著。而嘉莉則是先看一看天使女生,然後再回頭看一看我。

  「早晨,嘉莉。」

  雅茵向嘉莉微笑著說。似乎她是要無視天使女生了。

  「早晨啊。」

  嘉莉回以微笑。

  「雅茵…」

  我說。

  「嗯?」

  雅茵抬高了頭,含笑地凝視著我。

  「呃…啊…沒甚麼。」

  我輕輕搖頭。

  「抱歉抱歉,我們遲了!」

  凌峰和小桃雙雙步出大廈,向我們前來打招呼。

  「都是峰哥不好,不早點叫我起床~」小桃埋怨著。「哥哥早晨!嘉莉姊早晨!雅茵早晨~」小桃微笑著向我們逐一打招呼。「我…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呢?」

  小桃凝視著天使女生說。

  「叫我紫薇好了。抱歉呢~突然加入。」

  天使女生微笑著向小桃說。

  「嗯,你比我大,就叫紫薇姊好了~紫薇姊早晨!」

  小桃微笑著說。

  「嘻!早晨啊~」天使女生展示比陽光還要耀眼的天使微笑,似乎她對被小桃接納感到相當高興吧?

  「早晨啊~」天使女生也主動向小桃身邊的凌峰打招呼。

  「啊!是!早晨!早晨!」

  受寵若驚的凌峰竟然向天使女生架起軍式的敬禮了!

  「嘻~你也太誇張了吧?」

  天使女生掩著嘴巴笑著說。

  其實一點也不誇張啊!作為觀音兵的一般學生們,又有幾多個曾經真正獲得過來自天使的回應?這次還要是主動地打招呼啊!而我,亦都開始有一點「眷顧者」的自覺了吧?

  「呃…也是、也是……」

  凌峰尷尬地說。小桃則狠狠地在他手臂上搥了一拳。

  「好了,出發吧~」我說,然後就帶領著眾人前往附近的巴士總站。

  放下了泰山般的旅行袋,我已經累得氣呼喘喘,坐在我身邊的嘉莉拿出紙扇來替我降溫。而坐在另一邊窗戶三人位的小桃和紫薇,竟然好像突然變得很親切地有說有笑起來。坐在小桃身邊的凌峰有時可以勉強搭話,但都總被小桃吐嘈。

  而坐在我身後一排椅的雅茵則默不作聲。

  在中途站轉了另一輛巴士,坐位方式沒變,由於這一架巴士是前往渡假區,所以車上沒有太多乘客,氣氛寧靜得連小桃都不好意思和天使女生交談得發出太大聲音。

  而我則在嘉莉的紙扇所撥出微風吹拂下,靜靜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