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19章


◆ 第19章

  「呃!」

  我大叫了一聲,立即清醒了起來。

  位置依然是在巴士之上。窗外的景物已經變成了樹木和山石,另一邊則是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大海。

  他們每一個人的視線都投在我身上。

  「抱、抱歉,我發了一個惡夢。」

  我說。

  「嘻!真可愛的反應~是怎麼樣的惡夢呢?」

  天使女生笑著說。

  我看一看坐在我身邊的嘉莉,她以有點擔心的樣子凝視著我的臉。

  「呃…沒、沒甚麼啊……」

  我說。畢竟夢…還是夢啊!

  這時候我感到頭髮上有些東西在撥著弄。我轉身過去,卻看到雅茵正在凝視著我。

  「有夢到我嗎?」

  雅茵說。

  「啊…唔…沒有……那是惡夢啊,夢不到比較好吧?」

  我說。

  「哼,說得也是。」

  雅茵說完,就把視線轉向窗外的風景。而巴士在路面行駛時的震動,則如實地反映在雅茵從低領襯衣中顯露出來的胸脯弧線上……

  巴士到達了尾站,根據地圖,我們還要走一段上山的路。而在上山之前,就得先繞道到村裡的一間士多里找接洽的公司拿鎖匙。

  「老哥,你背包重,先上山吧,我和小桃拿了鎖匙之後再追上來。」

  凌峰對我說。

  「嗯,好吧……」

  我回應他。

  「認得路嗎?」

  嘉莉回頭對凌峰說。

  「我有地圖,而且看起來不是太遠啊,你們放慢一點,我們很快就追到上來。」

  凌峰說。

  嘉莉輕輕點頭,然後就與我、雅茵、天使女生一起先行上山了。

  路上很熱、背包有如泰山般重……

  「果然是嚴格的體力勞動啊……」

  我喃喃自語著。

  「嘻!哈~這還不算呢~」天使女生不知道是否聽到我說的話,竟然自己在偷笑了起來。

  路越走越斜,我累得要邊走邊休息了。所以不到山路的一半,凌峰他們就能夠追了上來。

  「老哥,要幫忙背一下嗎?」

  接近跑上來的凌峰也是氣呼喘喘著。而小桃則是已經累得說不出話來了。

  「呼……應該差不多到了吧?」

  我看著拿著地圖的雅茵說。

  「嗯,再轉個彎應該就看得到了。」

  雅茵說。

  「那、走吧。」

  我說著再次揹起泰山背包起行。

  果然,轉了一個彎,就看到了前面不遠處有兩座紅色瓦頂白色外牆的三層高別墅式渡假屋。

  呃…這兩間屋的外型……怎麼跟剛才的夢裡一樣啊!我心裡大叫。

  沒有到過的渡假屋,卻竟然先在夢裡看到了?

  到達了渡假屋的門前,凌峰在寫有A的那一間開了門進去。而我的視線則一直看著另一座寫著B的渡假屋。

  窗簾和門都沒有打開,其他的物件都沒有顯示有人正在使用的跡象……應該能夠稍為放心吧?夢…就是夢啊!

  「嗯?怎麼了?」

  嘉莉回頭,看向我凝視的地方。

  「啊,沒甚麼,好像沒人租住吧?」

  我說。

  「還早呢,晚一點可能就有人來了。」

  嘉莉說。

  「啊、嗯嗯,也許吧?」

  我回應,然後跟著嘉莉進了屋內。

  嘉莉馬上進佔了廚房,而雅茵也進了去幫忙。凌峰和小桃跑上天台上面去看風景,而我和天使女生則在屋裡到處看看。

  渡假屋的下層是一整個大廳,大廳裡有一組大型的電視組合,亦有已經架好了的卡啦OK設備,大廳裡是圍成「凹」字型的三面沙發,中間有一張大的矮方桌。大廳後是廚房和一個沒有洗澡設備的廁所。

  二樓是兩個房間,房間各自都有獨立的浴室和露台,而房間裡面分別都有兩張寬敞得足以睡下兩個人以上的大床,和一組電視設備。

  三樓則是一整個大房間,房間正中央是特大的大床,有著像蒙古包一般的深紅色帳篷型床簾,房間裡擁有雙倍大的露台和雙倍大的浴室。除了電視設備之外,還有一張四坐位大沙發。

  看到了蒙古包,我先是嚇了一跳,然後稍稍冷靜過來……幸好與夢裡的深藍色蒙古包並不一樣……

  這時天使女生已經倒臥在大床上,伸展成大字型。

  「很舒服嗎?」

  我說。

  「不錯啊,你也過來試試?」

  天使女生微笑著向我說。

  我坐下了在床緣上,重重地彈了幾下,彈力好像不錯。

  「怎.麼.樣?」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從後抱住了我的肩。

  「哎!痛!痛啊!」

  我大叫著。看來泰山背包把我肩都壓傷了吧?

  「啊、對不起!」

  天使女生退開了。「讓我看看。」

  說著她再次靠了過來,把我的上衣脫下來。

  「都紅了啊…心都痛了。」

  天使女生說。「我拿點水替你冷卻一下。」

  天使女生說著就站了起來,走到浴室裡,然後拿了濕毛巾放在我的肩上。

  「放心好了,毛巾是我的。」

  天使女生向我說。

  「啊,就是這樣才不好意思嘛。」

  我說。我當然知道了,渡假屋裡哪有供應這一種印有可愛圖案的毛巾?

  「跟我…還要分得那麼清楚嗎?」

  天使女生說著,在我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

  「呃…紫薇…」

  「嗯…」

  天使女生閉上了眼,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下來。

  溫潤軟濕的嘴唇觸感傳了過來,我抵受不住來自魔鬼的誘惑,輕輕摟著她的肩回吻了過去。

  「你啊,不怕嘉莉看到嗎?」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她又不是不知道的…」

  我說。

  「嘻,壞蛋。」

  天使女生說著輕輕回抱著我的肩。「還痛嗎?」

  天使女生繼續說。

  「嗯,有一點…」

  我回應。

  「我幫你按摩一下。」

  天使女生微笑著,然後爬上床上坐到我的背後,輕輕替我按摩肩膀。

  「咦?哥哥?呃……」

  剛從天台下來,經過房門外的小桃,看到赤裸上身的我和正在替我按摩的天使女生,小桃訝異得圓睜著雙目。

  「嗯?老哥?啊…抱歉抱歉。」

  看到我和天使女生在床上,凌峰立即打算拉走小桃。

  「慢著,紫薇是在替我按摩啦!剛才揹背包都重得要死了啊。」

  我大聲地向他們說。

  「啊?是、是這樣嗎?哈哈~誤會、誤會啦~~」小桃大聲地笑著,然後進了房內。「真的傷了耶……抱歉啦!」

  小桃以憐惜的目光對我說。

  「啊…要去跟嘉莉說一聲嗎?」

  凌峰向我說。

  「不用了,也不是很嚴重,只是揹太久有點痛而已。」

  我說。

  聽到凌峰直呼嘉莉的名字,我心中實在是感到說不出的厭惡。

  「阿峰,二樓的房間看過了嗎?」

  天使女生以微笑向凌峰說。

  「呃…你…你叫我嗎?」

  凌峰滿臉驚訝的神色。

  「唔?這裡有第二個人叫阿峰了?」

  天使女生說。

  「呃……哈!是!現在馬上去看!哈哈哈哈!」

  凌峰大笑著說。然後把滿臉問號的小桃拉了出房間之外,順手關上了房門。

  「他…幹甚麼啊?」

  我喃喃自語著。

  「管他幹甚麼呢?啜!」

  天使女生在我背後抱緊了我,並吻了我的臉頰一下。

  「紫薇……」

  我轉過頭,吻住了她的唇。

  我追逐著天使女生富彈力的濕潤嘴唇,而她的嘴唇亦配合著我,讓我的嘴唇盡情採摘。

  我輕輕把她推倒在床上,雙手固定著她天使般的臉孔,再次吻了下去。

  「嗯……」

  天使女生輕歎一聲回應我的吻。

  「紫薇……」

  我輕聲呼喚她。

  我向天使女生的嘴唇伸出了舌頭,她就把嘴唇微微張開,並以舌尖輕輕引導我的舌頭進去。

  我雙手按在天使女生薄薄的套裙上,隔著衣布軟滑的質料,感受著衣衫裡面的肌膚和體溫。

  咯咯!房門被敲響了。

  我馬上機械式地彈起來,而躺著的天使女生向我微微一笑,才慢慢坐起來。

  「進來吧,門沒鎖啊。」

  我說。

  「打……唔?」

  開門進來的嘉莉看到赤裸著上身的我和天使女生都坐在床上,馬上向我投以憤怒的目光,並用力地「呯」一聲關上了房門。

  「你們在幹甚麼呢?」

  嘉莉以不友善的語氣說,然後也重重地坐到床上來。

  「紫薇她…在替我按摩啊。」

  我說,然後向嘉莉展示肩上的紅印。

  「呃……很痛嗎?抱歉抱歉!」

  這時才注意到肩膀上的紅印的嘉莉一邊說,一邊拿起剛才天使女生給我的濕毛巾,在我肩上輕拭了起來。

  「沒有啦…只是有點累而已。」

  我向嘉莉說。

  「對不起……我應該把東西分兩袋的……」

  嘉莉一臉自責的表情。

  「不是啦,沒事沒事。」

  說著,我輕吻了嘉莉的嘴唇一下。

  「呃……有、有人在啦!」

  嘉莉曲著眉對我說。

  「嘻!沒關係啊,我又不是沒有看過。」

  天使女生說著,再次伸手從後摟住我的肩。

  「你!」

  嘉莉向她作出抗議的表情。

  「嗯?剛才是凌峰和小桃在場,現在是你在場哦~」天使女生向嘉莉投以勝利者般的微笑說。

  「我進來之前呢?」

  嘉莉大聲地說。

  「唔~是凌峰和小桃出了去,他們的行動我也不能阻止吧?」

  天使女生說。

  「你根本就是趁著我在廚房的時候……」

  嘉莉咬著下唇,一臉不忿的樣子說。

  「昨晚你不是才獨佔過了嗎?」

  天使女生回以冷淡的語氣說。

  「哎哎,別這樣了好嗎?難得來到了渡假屋,一起開開心心不好嗎?」

  我說。

  「「開心的只有你!」」二人竟然同步地說。這一個完美的同步率應該足以貫穿絕對領域了吧?我心裡吐嘈著。

  「呃……」

  「啊……」

  她們二人亦對此同步感到驚訝。

  「嘻!反正你開心就好了嘛~啜!」

  天使女生說著,在我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呃……」

  我對天使女生這一刻的主動感到驚訝,畢竟嘉莉就在我們面前啊!

  「你!哼……」

  嘉莉別過了臉。

  「嘉莉……紫薇,別玩了,好嗎?」

  我回頭對天使女生說。

  「嘻~好啊,只是我有點餓了。」

  天使女生對我說。

  「凌峰剛才在下面燒爐,現在都應該差不多了,我上來是找你們下去的!」

  嘉莉扁著嘴巴說。

  「啊,那就下去吧!我都餓了。」

  我說著,就拉起了嘉莉的手站起。而在我身後的天使女生則挽著我的手臀,都站了起來。

  我們就以模擬三人連體嬰的狀態下到地面,然後到屋外面的空地去。

  「哥哥很慢哦~」看到我們的小桃首先叫出聲來。

  雅茵在餐桌那一邊在打開食物的包裝盒,而凌峰則已經把燒烤爐燒著,正在一旁氣呼喘喘地休息。

  「老哥,兩美相伴,羨剎旁人啊?」

  凌峰以似笑非笑的表情說。

  「哥哥是壞蛋,你不准學習~」小桃扁著嘴說。

  「哈~」凌峰回以一笑,並無答話。

  我坐在燒烤爐邊,嘉莉遞給我已經串上了雞翼的燒烤叉,我就把燒烤叉隨隨便便放在爐火上慢烤。

  其實我對燒烤並沒有太大耐性,一般只是隨便燒一會兒,就坐在一旁等待嘉莉把燒好的給我吃。

  嘉莉當然也十分瞭解我這一種習慣,所以都盡量配合我,讓我處理一些較簡單的食物。

  看著爐火,感覺熱得有點厭惡。我把視線轉到另一邊,那一間門外寫著B字的渡假屋去。

  大門和窗戶依然緊閉,與我們剛到來時一模一樣。但事實上是,這一間渡假屋的樣子,的確是與我剛才夢中的那一間極為相似。不安的感覺再次從腦海深處浮現,我的視線轉投到嘉莉的臉上。

  「嗯?怎麼了?我臉上有些甚麼嗎?」

  嘉莉看到我正在凝視她的臉,就伸手往自己的臉上刷了幾下。

  「啊,不,沒甚麼啊。」

  我說。

  「拿去。」

  一直沒說話的雅茵突然走近我身邊,把一碟剛燒好的肉丸遞了給我。

  「呃……」

  我伸手接過了碟子,雅茵則把我手上的燒烤叉拿去了。

  「你慢慢吃,我替你燒。」

  雅茵說。

  「啊…謝謝你。」

  我點頭道謝。

  往年夏天的時候「五美圖」也舉行過幾次燒烤活動,而我不太喜歡燒烤的事,想必她們也有留意到吧?

  凌峰吹了一響口哨。「老哥真厲害啊。」

  然後以似笑非笑的表情說。

  而我下意識地把臉轉向嘉莉,她的臉上顯現著不安的神色。似乎她已經察覺到了雅茵的心意了吧?

  「嘉莉……」

  我輕喚了她一聲。

  「唔……嗯?」

  嘉莉慢了半晌才回應我。

  「香腸焦了呢。」

  我說。

  「啊!啊…是啊……」

  嘉莉立即把手上的燒烤叉反過來。

  會犯這一種誤失的,才不是我認識的嘉莉啊……

  ************

  他們在外面的燒烤會仍然在繼續,而我在嘉莉和雅茵的幫忙下,反倒是第一個吃飽了。

  坐在大廳裡無所事事也不是辦法,我就上了三樓的房間裡,躺在床上。

  其實大家都沒有約定好如何分房間,但嘉莉已經把我們的行李袋放進來三樓這一間房間,那就把這一間當成我們的房間好了。

  不過在我們的行李旁邊,卻放著天使女生的旅行袋。

  其實一路上我也有一點在意,她的旅行袋看起來很重。雖然我有替她拿的打算,但裝滿了食物的泰山袋把我雙肩都壓得抬不起來了,又哪裡可以替天使女生拿旅行袋?

  也許,她原本是想我替她拿旅行袋,才會說出「嚴格的體力勞動」那一句話吧?現在反而是她自己承擔了旅行袋的重量……

  真的很在意啊……這麼重的旅行袋嗎……

  我走近了天使女生的旅行袋,嘗試從袋外面觸摸一下裡面的東西,摸起來的感覺像是一個大紙箱。我把旅行袋提了起來,真的是很重啊……

  天使女生為甚麼要帶著這麼重的東西來渡假屋呢?我心裡推敲著。

  啊啊!真的很在意啊……

  這時候,樓梯傳來了腳步聲,我立即重新躺回床上去……裝睡。

  「嗯?睡了嗎?」

  天使般的清脆聲音說。

  然後傳來了打開拉鏈的聲音,我睜開了一隻眼偷看……裡面果然是一個紙箱。

  叮碰——天使女生打開紙箱時,內藏物發出了玻璃撞擊的聲音。

  竟然……是紅酒啊?

  「呃……」

  我訝異得叫出聲來。

  「唔?醒了嗎?」

  天使女生拿著一瓶紅酒,走近我身邊,然後輕吻了我的唇一下。

  「怎、怎麼帶酒來了?」

  我說。

  「不行嗎?大家都會喝吧?」

  天使女生反問我。

  「呃…好像是……」

  的確,在幾次交換之前,大家都是先喝過了酒的。

  慢著!交、交換?

  「你、紫薇…你不會是想…呃……」

  我猶疑著應否把交換的事說出口。

  「嗯?我想甚麼?」

  天使女生說。

  「這裡只得我和凌峰兩個男人吧……」

  我竟然把腦裡想著的事說出來了。

  「嗯?嘻~我懂了,我知道你想說甚麼了。」

  天使女生以天使般的微笑,卻是魔鬼般的語氣說。

  「呃……」

  我無法回應。

  「你啊~如果真的想看我和其他男人做愛,我也不是不願意啦。」

  天使女生說。

  「呃…這!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我大聲地否認。

  「嘻嘻~我就知道你不.捨.得~」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我看著她天使般的笑臉,實在是感到不知所措。

  「不過,如果嘉莉去交換呢?喂喂,你想跟小桃做一次嗎?她胸脯真的很大哦!」

  天使女生認真地說。

  「不要。她們之間是好朋友啊!不要再做交換的事了,好嗎?」

  我說。

  「嗯?可是,你也親眼看到嘉莉和凌峰做過了啊?不和小桃做一次,不是虧大了嗎?」

  天使女生的頭上都快要長出魔鬼般的角了!

  「我不知道嘉莉為何要這樣做,但無論如何,也不能以此報復在小桃身上吧?這樣太不合理了!」

  我帶點怒氣地說。

  「嘻~你真是個好人……不過如果你是個壞蛋,我也不會這樣子喜歡你了。啜~」

  天使女生說著,再吻了我的唇一下。「好吧,不勉強你了。但我會想辦法讓她心甘情願跟你做的~呵呵!」

  天使女生說著就拿著酒瓶離開了房間。

  「啊,替我把酒杯拿下來,好嗎?」

  天使女生頭也不回地大聲說。

  「喂!喂!紫薇!」

  天使女生無視我的呼喚,踏著腳步下了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