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20章


◆ 第二十章

  「打令…嗯……」

  嘉莉躺在我身邊,滿臉通紅著。

  「嘉莉,你喝太多了啊。」

  我說。

  「不是哦……不是很多啦……」

  嘉莉迷迷糊糊著。

  「會說這個,就已經是喝太多了啊!」

  我說。

  「打令…告訴我…你愛我嗎?」

  嘉莉說。

  「嗯,當然愛了。」

  我說。

  「那,來做吧!我們上去~」嘉莉說著就站了起來。

  「呃!」

  我圓睜著雙目凝視著她。

  看到我無意站起來,她就在大廳裡、就在眾人的注視下,坐上了我的的大腿之上,把臉都埋在我的懷內。

  「哎…嘉莉…」

  我稍稍推動一下嘉莉的身體,她卻是沒有太大反應,只是在我胸膛前「嗯嗯」的回應我。

  嘉莉脫下了我的上半身衣衫,然後在我胸膛上狼吻了起來。

  「哇~哇~嘉莉姊好主動哦!」

  同樣是喝得臉色一片通紅的小桃在另一邊沙發大叫著。

  「哼,原來還有這一招啊?」

  雅茵也在一旁忿忿不平地說。

  「老哥的女友還真是爽快~哈哈!」

  在小桃身邊的凌峰也在一旁大笑著。

  只有天使女生,站在凌峰和小桃坐著的沙發後面,拿著高身的紅酒杯、背靠著牆壁站立,雙目緊盯著我和嘉莉。

  燒烤大會完了之後,大家都不知為何已經變成了這一副樣子了。

  也許是天使女生帶來的紅酒所產生的作用吧?

  只是來渡假屋過一夜,天使女生竟然帶來了八支紅酒,和六隻紅酒專用的玻璃杯!把這些東西都拿出來之後,天使女生那原本漲得大大的旅行袋,都變成軟巴巴了。

  大家都不是喝酒的常客,這裡最好酒量的應該是天使女生吧?而還算清醒的應該只有我和凌峰吧?而嘉莉、雅茵和小桃雖然不是醉得不省人事,但看起來說話和行為表現都已經有點亂來了。

  「阿峰。」

  天使女生突然打破了沉默。

  「呃…是、是的、女神!」

  凌峰誇張地大動作回應,甚至把倚在他肩上的小桃都推倒在沙發一旁了。

  「真心話大冒險。」

  天使女生說。

  「呃……」

  我對天使女生這句話感到突然!在四合院裡看過的文章,這一個遊戲往往結局都是……

  「大冒險!哈哈~」凌峰大笑著說。

  「哼!說不定我要你們兩個男生熱吻耶~你想清楚沒有?」

  天使女生說。

  「呃……那就真心話好了……」

  面對天使女生的威脅,凌峰竟然有點膽怯。

  小桃說得沒錯,凌峰在他的女神面前,果然會變成了另一個人一樣。他並不是在意「你們兩個男生我熱吻」的這一個大冒險,而是他意識到他的女神暗示他要選擇「真心話」「嗯嗯,好啊!真心話!對大家說,這裡誰跟你做過愛了?」

  天使女生朗聲地說。

  「「呃!」」我和凌峰都叫出聲來,然後幾乎同步地看向了我懷中的嘉莉。

  天使女生這根本是在明知故問啊!

  「快說。」

  天使女生催促他。

  「……小桃……」

  凌峰戰戰兢兢地說。

  「還有呢?真心話哦!」

  天使女生迫問他,而小桃也好像也突然清醒過來,坐了起來,卻是咬著下唇低著頭,不願意看向我們。

  「……嘉莉。」

  凌峰終於說了出來。

  雅茵馬上圓睜著雙目凝視著嘉莉,那個表情除了驚訝,還隱隱透露著憤怒的情緒。而在我懷內的嘉莉,更加是把腿也縮了起來,嬌小的身軀都好像完全收縮在我的懷內。

  「好,到你了,真心話大冒險?」

  天使女生看著我說。

  「呃……大冒險!」

  我大聲地說。我實在不願意接受天使女生的問話,即使要我熱吻凌峰,我也在所不惜!

  「呵~好啊!去吻雅茵的嘴唇,五分鐘。」

  天使女生以宣判似的語氣說。

  「呃……」

  我轉臉看向雅茵。而雅茵只是羞紅著臉的凝視著我。

  「你們也不是第一次吻了吧?愛也做過了,沒甚麼好害羞的。」

  天使女生朗聲地說。

  「呃…怎、怎麼!」

  雅茵呆然地望向天使女生。而同一時間,把目光轉移至雅茵臉上的小桃則是一臉愕然的表情。

  而伏在我身上的嘉莉,則是重重地扭曲了一下身體。

  「嘉…嘉莉……」

  我抱緊了她,她卻沒有任何反應,依然把臉埋在我的胸膛前。

  「不吻嗎?那真心話如何呢?」

  天使女生說。都已經被你說了出來,那麼和我選擇真心話又有何分別呢?我心裡說。

  「吻!我來吻他好了!」

  雅茵站了起來,然後急步跑了過來,無視我懷內抱著嘉莉,就直接把嘴唇貼了下來我的嘴唇上。

  我和雅茵…一個站著、一個坐著,就在嘉莉緊貼在我們身體之間的情況下吻住了對方的嘴唇。

  「嘻嘻~有趣!五分鐘未完,下一個繼續。那麼小桃,真心話大冒險?」

  天使女生說。

  「那不公平!為甚麼總是你在問!」

  小桃大聲地反抗著。

  「好啊,下一回到你問我。不過這回是你先答我。」

  天使女生說。

  「好!誰怕誰了?真心話!」

  小桃大聲地說。

  「嘿嘿,你的第一個暗戀對象是誰?」

  天使女生說。

  「呃……你!你、好!是哥哥!我的第一個暗戀對象就是他!」

  小桃大聲地說,並用手指指向我。

  「哦?」

  小桃的這一個答案連凌峰也感到訝異地叫出聲來。更不用說一直被小桃稱為「哥哥」的我!聽到這一個答案的我,簡直是完全呆住了!反倒是我懷中的嘉莉,卻好像是一早知情似的,並沒有半點反應。

  「到我問你了!紫薇,真心話大冒險?」

  小桃急不及待地說。

  「呵~大冒險。」

  天使女生笑著說。不過天使女生站著的角度被雅茵正在吻我的臉遮蓋著,所以我看不到她現在臉上的表情。

  不過天使女生這一個「大冒險」的選擇其實是深思熟慮啊!難道小桃會讓她對作為自己男友的凌峰做些甚麼嗎?而我這邊已經混著嘉莉和雅茵,我想小桃也不會願意犧牲朋友,讓天使女生過來我這邊參一腳吧?

  「這……這…」

  小桃果然在猶疑了。「那!脫光好了!就在這裡脫光光的!」

  小桃大聲地著。

  「「呃!」」我和凌峰差不多同時地叫出聲來。雖然我是因為被雅茵堵住嘴巴而使聲音有點奇怪。果然…這遊戲肯定會被導向奇怪的方向啊……

  「嘻~好啊~不過既然已經玩得要脫衣的話,接下來的冒險就不只是玩玩而已哦!」

  我聽到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爽快地傳來了衣物磨擦的聲音。

  「啊~五分鐘夠了哦!」

  天使女生說著,雅茵才退了開來,然後直接坐在我的身邊。而一直在我們接吻過程中保持不動的嘉莉這刻扭動了一下。

  雅茵退開之後,我看向天使女生的方向,她的上半身已經赤裸,魔鬼般的圓渾雙乳已經呈現在我們面前,她似乎正在彎下腰脫去內褲,但因為她站在沙發背後的位置而看不到了,只見她彎身的動作使得胸脯受地心吸力影響下顯得更豐滿!

  凌峰臉上是拜見女神時的虔誠樣子,緊緊的盯著天使女生的裸體,而我心頭不知為何湧起一種酸溜溜的感覺。

  這時天使女生亦已經把內褲脫下,並把內褲穿在手指上轉動了幾圈。

  小桃實在沒有想過天使女生竟然爽快地就按照自己的過份要求去做。反而是天使女生現在已經脫光光,接下來她即使要其他人做些甚麼,也都已經等同於失去底線的限制了。

  「朱紫薇,真心話大冒險?」

  在我懷中的嘉莉突然出聲說。

  「呃…嘿!裝睡的公主終於願意起來了嗎?嗯…是嘉莉問我的話,就真心話好了。」

  天使女生說。

  沒錯,嘉莉與凌峰之間的關係,即使是天使女生亦都未必能夠完全瞭解。而由嘉莉提出與小桃提出的大冒險並不一樣,嘉莉是可以無顧慮地向天使女生提出要她與凌峰做愛的要求。雖然嘉莉亦都可能在意會否令到小桃不滿,但面對這一種可能性,天使女生實在不願意犯上選大冒險的風險吧?

  「好,是時候說清楚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我們幾個人交換,破壞我們之間的感情,到底是為了甚麼目的了。」

  嘉莉以清晰的語氣說。剛剛那一個喝得醉醺醺的嘉莉到底哪裡去了?都是裝出來的嗎?

  伴隨著嘉莉的指責,雅茵、小桃都轉臉凝視著天使女生的臉,而凌峰則是微微搖一搖頭,並拿起了檯面上的紅酒喝了一口。

  「……」

  天使女生無話。

  「怎樣了?是你自己選擇要說真心話的。」

  嘉莉進迫著天使女生。

  「嗯…原來如此……看來我也真的太小看了你呢。」

  天使女生說,然後喝了一大口紅酒。「好啊,我說好了。開始的時候,是為了向劉於晴報復。」

  天使女生繼續說。

  「於晴姊?你說甚麼啊?一直對不起於晴姊的人是你吧!」

  小桃替不在現場的於晴抱不平。

  「如果你在說的是當年合成照的事,你問你男友應該會比較清楚。現在是嘉莉要我說真心話,你的問題我暫且無視,嘉莉你沒打算要問我這個問題吧?」

  天使女生先是對小桃說,然後再轉向嘉莉的方向。

  嘉莉微微地點一點頭回應。

  這應該是天使女生對嘉莉留一手了吧?她並沒有直接說出嘉莉就是當年的策劃者,也沒有說出合成照是出於凌峰之手。這樣一來,嘉莉應該也不會把她迫得太緊了吧?始終……我對天使女生的感情,仍然是很在意啊!看著她們兩個在針鋒相對,我的心裡實在很痛。

  「嗯,我原本是打算透過交換,促使你和他分開的。同理,找來雅茵和小桃,都是同一個理由。」

  天使女生冷靜地說。

  但她的冷靜反而惹起了雅茵和小桃更大的怒意。

  「你根本知道於晴是無辜的,一直不去解釋的你根本沒有資格去怪責她,你做的事只是單純地在向她耍脾氣而已。」

  嘉莉說。

  「當初是甚麼原因也好,都不重要了。我現在的目的很單純,單純只是為了他一個人而已。」

  天使女生展示著天使般的微笑,用優雅的姿態遞出玉蔥般的手指指向那一個被喻為「女神眷顧者」的傢伙–即是我。

  面對天使女生突然在這麼多人面前的坦然告白,我實在無法應對。

  在我懷中的嘉莉猶疑了一下,然後轉臉看向我的臉上。

  嘉莉是要我當場拒絕嗎?在眾人面前拒絕天使女生的表白?

  「…我…我……」

  我說出了兩個我字,但始終無法說出後面的說話。

  「不要難為他了,他是怎麼樣的性格,你不是應該最清楚嗎?」

  天使女生說。

  「哼,用不著你說。朱紫薇,我不會輸給你的,以前不會,現在也不會。」

  嘉莉對天使女生說,但她的目光卻依然停留在的的臉上。

  「以前,原來是我輸了嗎?哈哈~好啊,既然大家都說得那麼白了,真心話再多都沒有了意義,不如直接一點吧?」

  天使女生說。

  「怎樣?」

  嘉莉咬著下唇,把目光再次轉向天使女生說。

  「交換啊,我們這些人之間,不是還有好幾次交換都還未能成事嗎?」

  天使女生以天使般的微笑,宣告著魔鬼般的詛咒。

  「「「「呃!」」」」除了天使女生和嘉莉之外,我們全員一起驚呼著。

  「哼,又是這一套嗎?」

  嘉莉扁著嘴巴說。

  「你是他的女友,小桃是凌峰的女友,你們是一號。然後我是他的情婦,我算是二號,雅茵你就暫且當成凌峰的情婦好了。」

  天使女生說。

  「我為甚麼要作那男人的情婦?不行!絕對不要!」

  在我身邊的雅茵大聲地說。

  「嘿,別忘了前提是「交換」哦!如果你想跟我調換角色,我是很樂意的啦~」天使女生微笑著向雅茵說。

  「那我當那男人的情婦好了!」

  雅茵爽快地答應。

  其實甚麼都不答應不就好了?我心裡說。

  「嘿嘿,好啊。在這裡?還是上房去?」

  天使女生說。

  「這、這當然要在房裡啊!」

  一直沉默的小桃說,然後她轉臉凝視著我。

  「嘻嘻~好啊,二樓的房間裡,每間都有兩張床吧?就在二樓好了。」

  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沙發背後走出,去到桌子前拿起紅酒樽。

  近乎完美比例的魔鬼般的身體赤裸裸地展示在眾人的面前,卻是拿著酒杯,把各人的酒杯重新添滿的魔鬼般的舉動,美得凌峰都看得呆了。

  「嘻~交換愉快!」

  天使女生大笑著說,然後骨碌骨碌地把杯裡的紅酒一口氣喝完。

  ************

  六人進到了二樓的其中一個房間。

  兩張寬敞得足以睡下兩個人以上的大床,就在我們面前。

  天使女生首先坐在其中一張的床沿,然後向我、還有一直纏著我的手不放的嘉莉招手。

  事情竟然變成了這樣……我應該提出反對嗎?

  這時候,卻竟然是纏著我手臂的嘉莉領著我走過去天使女生的身邊,並排地坐在床沿上。也許酒精依然對她有所影響吧?總覺得嘉莉走起來有點步履虛浮的感覺。

  而凌峰和小桃則坐在另一張床上的床沿。不知道該如何自處的雅茵,只是站在已經緊閉上的門口前面。

  「來坐下吧?」

  小桃轉臉過去對雅茵說,但語氣之間卻令我感覺異樣…這不是小桃一向對雅茵說話的語氣啊!

  「我…站著好了。」

  雅茵低聲回應,但因為房間關上大門之後其實已經變成了密不透風的密室,再微小的聲音都一樣能聽得非常清晰。

  「雅茵,如果不願意的話,出去就好了。」

  嘉莉說。

  「我不是…只是討厭那個男人。」

  雅茵說。

  「哎哎~我沒有對你做過些甚麼吧?」

  凌峰縐著眉抗議。

  「你在學校裡的所作所為有多惹人討厭,我們都看在眼內的!就只是小桃這麼純真才會給你騙了!」

  雅茵大聲得令我們的耳朵都產生震盪的回音了。

  「我做過甚麼壞事了嗎?」

  凌峰說。

  「是每一個女孩子看在眼裡就會感到討厭的事!」

  雅茵繼續大聲地說。

  「我根本沒有做過那樣的事吧!」

  凌峰大聲地反駁。

  「阿峰,夠了。」

  天使女生突然出聲制止了他們的吵鬧。「原因都是我。」

  天使女生繼續說。

  「呃……怎麼會?」

  凌峰回應著天使女生。

  「女孩子都把討厭我的情緒轉嫁到你的身上呢。作為自稱「第一工蜂」的你身上。」

  天使女生說。

  沒錯,這樣就清楚了。就好像我也對一直向天使女生盡獻慇勤的凌峰感到討厭一樣!原來女生之間也會有這一種感覺嗎?難怪於晴知到了小桃與他走在一起之後,會是那樣子的反感。

  「也好,正好藉著今次,把之前你的幫忙都一次過還了。」

  天使女生低聲沉吟著。

  「不、不,只要能夠為你提供所需要的,都是我的榮幸啊!」

  凌峰認真地說。

  「你!你把我當甚麼了?」

  小桃憤怒地大聲地。

  「那…那根本不一樣啊!她是女神,你是女友,根本就在不同的層次嘛。」

  凌峰認真地說。而在我聽著的感覺卻好像是自掘墳墓一樣。

  「你這混蛋!」

  小桃說著,狠狠的打了凌峰的手臂一下。

  「哎!痛啊!」

  凌峰縐著眉回應。

  「打令…」

  嘉莉突然貼近我耳邊說。

  「嗯?」

  我轉頭回應。

  「你…一直都沒作聲……」

  嘉莉看著我的臉,充滿著猶疑。而同時,天使女生也轉頭過來看著我了。

  沒錯,我是答應過自己,不會再用女友的身體去作「交換」的事情。但從剛才的「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之後,我一直在腦內盤算著一件事。

  雅茵因為喜歡上我的這一個導火線,而促使她與感情轉淡的男友分手。小桃剛才表示,她曾經喜歡過我……只要使凌峰在小桃面前更加失態,說不定就可以破壞他在小桃心目中的印象,而促使他們分開……

  當然,這是要以犧牲嘉莉…還有天使女生的前提下,才有可能發生。但即使犧牲了,結果亦未必會如我所想一樣……這就是我一直所顧慮著的地方。

  但如果錯過了這一個機會,凌峰幾乎就會完全溶入了「五美圖」之間了吧?

  我實在不想他與嘉莉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為了不讓他們有更進一步的接觸,而促使他們立刻有進一步的接觸。在腦袋裡想起來,都忍不住苦笑搖頭了。

  「打令,你…笑甚麼?」

  嘉莉呆然地看著我的苦笑臉。

  「唔唔…沒甚麼……」

  我小擺幅地搖一搖頭,而嘉莉呆看著我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猶疑的神色。

  要藉著這一次的交換裡,把小桃的心搶過來……哎?我的頭頂上長的到底是天使的光環,還是魔鬼的尖角啊?

  「好了,那就開始吧?由一號還是二號先開始?你們男生決定吧?」

  天使女生說。

  一號是指「女友組」嘉莉和小桃,而二號是指「情婦組」的天使女生和雅茵。

  凌峰以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我,似乎他對有機會能夠一親女神芳澤,抱有相當大的期待吧?

  但如果要達到搶奪小桃的心這一個目的,我應該要怎樣選擇呢?

  是否可以先用充足的性技巧去滿足小桃的身體?但以嘉莉與凌峰第一次在酒店的時候,睡床上濕透的表現來看,凌峰的技巧並不低啊……

  再說,他已經不只一次向我宣稱「小桃的身體其實很淫蕩哦!」

  這一類的說話,我就當他是故意激怒我才這樣說,但他和小桃之間,肯定已經不是一次半次的事情吧?單以性技巧能否搶奪小桃的心,其實真的值得商榷……

  反過來呢?小桃形容得很好,凌峰在天使女生面前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一樣。

  小桃會這樣說,其實就是對此感到不滿吧?但相識的時候已經是這一種狀態,所以她才沒有辦法與凌峰計較吧?那麼,如果先讓天使女生與凌峰做愛……

  「先由二號開始……」

  我以宣佈似的語氣說。

  「嘻,果然是這樣嗎?嗯~那這樣吧,交換的時候,就由自己的一號在旁邊幫忙,包括脫衣服和套上保險套,都必須由一號負責。」

  天使女生說。

  「「呃!」」嘉莉和小桃也同時驚訝著。「你別太過份好嗎?」

  小桃接著說。

  「呵~嘉莉呢?你能夠把男友親手轉讓給雅茵嗎?」

  天使女生說。

  「……」

  嘉莉低頭無話。

  「嘻,不願意就算了~反正我只是想試一下,自己能否忍得下親手為他套上保險套,然後讓他與別的女生做愛的感覺而已。」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就、就這樣做吧!」

  嘉莉抬起頭向天使女生說。

  「不…不要勉強啦……」

  我擔心著嘉莉。

  「嘻~那好啊~小桃不願意的話,我自己來好了。阿峰,有保險套吧?」

  天使女生說。

  「有!有!在背包裡,我馬上去拿!」

  凌峰說著就站了起來,打算到隔壁放著他興小桃放置了背包的房間去。

  「慢著慢著,不是說了嗎?小桃不願意的話,就由我去啊~是放在背包裡嗎?」

  坐在我身邊的天使女生也跟著站了起來。

  「誰願意讓你去碰我們的背包了!我去拿!你給我等著!」

  小桃帶著怒意,大聲地說。然後就踏著重重的腳步離開了房間。

  嗯…這樣一來,小桃對天使女生的怨恨就更深了啊?又出發以來一直維持的友情感覺,已經煙消雲散了嗎?

  「打令…我們的…放在哪裡?」

  嘉莉有點害羞的低著頭說。

  呃……沒有帶來啊!

  「……好像沒有帶過來啊。」

  我說。

  「哈!」

  天使女生好像看到、想起到了一些趣事似的,笑出聲來。

  「呃?不會吧?我檢查過抽屜裡沒有啊?你不是帶了出來嗎?」

  嘉莉臉上是訝異的神色。

  對啊!我拿了給嘉莉表弟嘛!……當然,我不能夠這樣說出事實啦!

  「啊…嗯…總之是沒有帶來啦!」

  我說。

  這時候,小桃也回來了,她手上拿著一盒仍然套著透明包裝膠紙的標準裝,內含三個的保險套盒子。

  「只有一盒嗎?」

  天使女生轉臉看向凌峰。

  「啊…嗯,我也沒有想過會有這種狀況啊……」

  像是沒有達到天使女生的要求似的,凌峰的表情整個消沉了下來。

  「只有三個…嗎…」

  天使女生低聲沉吟著。

  如果預計是女友和情婦都交換一次,就最少需要四個保險套。嘉莉交換的時候,我一定要她用的!而天使女生內心對凌峰其實是有點厭惡,我也一定不能讓她犧牲的。小桃不是我女友或者情婦(?照道理也必須用上。那麼……

  我的視線落在一直站在大門側邊的雅茵身上。

  「呃…怎、怎麼了?」

  看到我在凝視她,雅茵的臉都漲紅了起來。

  「我和雅茵不用好了。」

  我向眾人說。

  「「呃!」

  五人份的同步率,使房間裡的空氣都能感受到震動了一樣。

  「你…你……」

  嘉莉雙眼圓睜得大大的,但似乎說不出話來。

  「雅茵不反對吧?」

  我向雅茵說。

  眾人的目光都轉向她的臉,雅茵滿臉通紅,但還是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目的達到……但同時惹來嘉莉憤怒的目光。

  抱歉…但請你原諒我,這是現時最好的考慮。

  「好了,他們都同意,那就這樣決定好了。」

  天使女生說著,就坐到凌峰那邊的床沿上。

  而雅茵也低著頭,坐在我身邊剛才天使女生坐過的位置上。

  真的…可以嗎?

  嘉莉纏著我肩膀的手……有點抖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