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夫妻


我和妻都是對方的初戀,也是大學同學。我們感情很好,性生活也不錯。像別的家庭一樣,我們也經常一起看A片,並模仿,我也經常瀏覽色情網站,以增加我們的性趣。結婚十幾年了,家庭生活趨於平淡,往日的愛情演化成濃濃的親情,生活總像少了些鮮活的東西。

半年前,我接觸到一些交換的文章,覺得很新奇,拿給妻子看,我們揣摩交換者的心理,怎麼也不能理解。隨著這類文章的增多,也漸漸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心裡開始蠢蠢欲動。因為多次討論此類問題,試著動員妻子時沒有很大阻力,她隻是說做不來這種事。

妻子是比較傳統的女人,我想首先要讓她的認識有所提升才可以接受這種特殊的性愛方式。於是改變策略,從觀念上引導她。我找來各種此類文章和她討論,交流看法,到網上看相關的圖片和報道,讓她接受時下新的男女性愛觀點,也拉她上網聊天(這之前老婆也聊天,但不涉及性愛),與陌生人談論性愛。我們認識了幾個人,彼此談得還算投機。慢慢地,妻子也會和網友說些相關的話題。而這段時間我們的夫妻生活也因此而活力四射,常常是一邊聊天一邊愛撫、一邊打字一邊做愛(不是網做),有時另一邊的網友要等好一會兒才能看到我們打出的一句話,妻告訴他們:“我們在做愛!”,每每此時,妻子也會覺得異常刺激,興奮得大叫。

妻子的觀念確實發生了變化,從最開始的鄙夷、不理解到現在的默認,其實是一個很復雜的心理過程。我做事一向很執著,這一點妻子很清楚,加上這段時間的功課,另外我想還有對交換的一種排斥加向往的雙重心理,妻子同意試一試,前提是不影響家庭,不影響夫妻感情。那還用說,這麼好的老婆,我怎麼舍得呢!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找遍各網站和論壇,可我們所在是一個小城市,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談何容易啊,同時由於這是一種不為多數人認可的非主流意識,我也非常謹慎。就在我幾乎絕望的時候,在網易的同城聊天室裡我看到一個名為“夫妻交友”的人,心中一陣激動,馬上與對方攀談起來。

對方是個女的,在銀行工作,老公是公務員,有過交換的經歷,我想這樣更好,至少可以給我們一些經驗,而且真做起來也會放得開。就留了Q號,幾次接觸下來,感覺還可以,於是決定見面。

我們約好一起吃飯。見面不太自然,對方妻子還可以,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容貌和身材都說得過去;老公就不行了,雖說是公務員,但看上去像個大酒包,我首先就不喜歡,老婆也肯定不同意。這頓飯在平平淡淡中過去,老婆一句話也不說,回來後問她,與我的感覺一樣,我也沒說什麼。晚上在聊天室見面,對方男人提出在一起試一次,我也覺得可以試,隻是委屈了老婆,但當時試一試的想法很強烈,加上找到這樣一對夫妻不容易,就打算同意。可是又一想,老婆一定很不情願,感覺也不會好,這樣實在太委屈她了,這樣的交換有什麼意義呢?難道隻是為了滿足我?狠了狠心,我拒絕了。

生活又恢復了平靜,偶爾也會看一些交換文章,對交換的目的有了新的認識,那不隻是尋求刺激,也會增進夫妻感情。我自認性能力不是很強,看到文章裡介紹別人動輒1――2個小時,很是羨慕,自己最長不過一個半小時(一般都是半小時左右),而且妻子不是每次都有高潮,也懷疑自己的能力,妻子享受到最美妙的性愛了嗎?

一天,在新浪聊天室裡,我遇到了一個人,也是我們最終交換的對象,我一直稱他大哥。剛一接觸,我們都強烈的感覺到了對方的真誠,想法也相當的一致,條件相當,素質不錯,而且兩個城市很近,不會留下麻煩,於是馬上互留電話。幾次接觸下來,雙方感覺都不錯,隻是沒特別談到交換的話題,就是當作好朋友一樣相處。

其實老婆對交換還是恐懼的,不是發自內心地接受,一想到要面對一個陌生的男人,而且還要脫光衣服做那種事,就覺得懼怕、尷尬和羞怯,隻是為了我才同意。我想觀念傳統的女人邁出這一步不容易,而男人要把妻子送到另一個男人的懷裡同樣需要很大的勇氣。說實話,無論我還是妻子想到要交換時都很緊張,畢竟沒做過這種事情。以前我們多次設想過:應該怎樣做?四人在一起還是分開?在家裡還是開房間?做不做口交?戴不戴套等等細節。設想的結果是:在確認安全的情況下順其自然,盡量放開,盡情享受。我想我是能接受妻子和另一個男人做愛的。

我們夫妻很久沒有一起出去散心了。妻去年參加了一個全國考試,一直忙於學習,3個月後還要進行職稱考試,在這短暫的空閑裡,何不去大哥那裡玩兒一天,也算放鬆一下自己。把這個想法跟大哥說了以後,他真誠的表示歡迎,我們在興奮地等待中迎來了這一天。

安排好了孩子,我們踏上了去往另一個城市的旅程,我們心情異常的好,因為我們的目的是一起散心,是去拜訪朋友,沒想到交換,所以我們很輕鬆,很久沒有這樣放鬆了。妻穿著一條普通的牛仔褲,襯托出她的活力,一件嫩綠色高領毛衫顯得臉色白裡透紅。天氣非常好,陽光下,妻渾身上下散發著光彩。在時速120公裡的高速路上,我突然摟過她吻了一下,“好好開車!”妻嚇壞了,看到沒什麼危險後,嬌嗔地打了我一下,久違的感覺洋溢周身。歡快的氣氛中,我們到了目的地,大哥在高速出口迎接我們。握手的同時,在他望向老婆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一絲驚喜,大哥解釋說嫂子因事不能來接我們。寒暄畢,進入市區,來到一家賓館,看樣子差不多三星,也許是四星,看得出對我們的尊重。點了菜以後,嫂子也到了。細看兩人,大哥身材適中,很儒雅的樣子;嫂子身材高挑,職業女性的味道。妻子能喝些啤酒,就和大哥喝啤酒,我天生酒精過敏,隻能和嫂子可口可樂了。我們談天說地,氣氛好不融洽。

吃過飯,說好接下來帶我們看街景,他們下了樓,我留下來等去洗手間的妻。她喝得有些多,暈暈乎乎的,摟著微醺的妻子來到樓下。大哥安排暫時交換副駕駛,以便介紹街景。一路和嫂子談著城市,後來就說起我們的經歷,嫂子也說了些單位的趣事。嫂子接了個電話後,車子駛入了一個住宅小區,原來已經到了他們的家,我們被邀請來家裡做客,我深深感謝這份信任。

看得出大哥是很愛這個家的,每一處都花了心思裝修。閑話過後,大哥開始安排孩子的去向。我很訝異,難道這就要……?接下來的進展証實了我的想法,大哥在問妻子對他的看法。妻扭扭捏捏的樣子表明她很不好意思,臉都紅到了耳根,頭幾乎挨著前胸了,一言不發;再看嫂子,也表現出主人的大度,我想:他們比我們強,比我們放得開。這個時候我不能不說話了,事已至此,隻能往前走了,把我們的態度表明以後,事情就基本上定了下來。這時的我緊張得口干舌燥,也是臉紅心跳,但我必須挺住,不然老婆怎麼辦。一口接一口的喝水,以掩飾內心的緊張。不知什麼時候,嫂子已經洗了澡出來,換上了一身睡衣,問我們要不要洗一洗,還好來之前洗過了,不為別的,隻是對大哥夫妻的一種尊重。

把嬌羞無限的妻子拉到身邊,開導她,勸她盡量放鬆。此時真想吻吻妻子,愛撫她(當著大哥的面,就像好多文章裡寫的那樣),可還是不好意思,就放棄了。在我的勸慰下,老婆終於很輕的點了一下頭,算是同意了。

我和嫂子被安排在臥室,他們在客廳或孩子的房間,那個房間進來的時候參觀過,是上下層的床鋪,下層不高,不適合劇烈運動,這又是大哥對我們的照顧。進臥室的時候我沒忘記拿水杯,實在太緊張了,嘴裡干巴巴的。坐在床上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還是嫂子先開口,讓我把衣服脫了。脫下外褲後,就不那麼緊張了,反正已經這樣了,就今天了!(視死如歸的感覺)也不知道妻子怎麼樣了?管不了那麼多了!待到她也一絲不挂的時候,我不能不主動了,嫂子脫衣服的時候我是一動也沒敢動。摟過她,在懷裡吻著,摸她的乳房,奇怪,怎麼沒有興奮和刺激的感覺?心理到很平靜。

“嫂子喜歡什麼方式啊?”“喜歡舔下面。”於是開始向下面進攻,我舔得很認真,時間也很長,嫂子也已動情,然後就是做愛。當感覺挺不住的時候,猛然想起事先嫂子提醒過我們男士:“一定要挺住。”所以隻好先下來,放鬆放鬆,又舔了起來。她一直呻吟著……這裡我不想過多地描寫做愛的過程,這不是我的本意,說實話也記不清細節了,畢竟過了這麼長時間。

我總是感覺尿意濃濃,心想放出去應該可以多堅持一會兒,就提出上廁所。

事後想一想,當時我還是想知道老婆怎麼樣,男人固有的觀念在作怪。那個房間門沒關嚴,沒什麼動靜(房間和衛生間挨著),可是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卻聽到老婆在大聲的叫,叫聲很急促。這種聲音太熟悉了,是達到非常好的境界才會有的,心中一陣酸楚。嫂子也出來了,也聽到了這叫聲,我不敢停留,匆匆回了臥室。嫂子回來後我們繼續,可我耳邊一直回響著老婆的叫聲,當我想進入的時候,卻怎麼也起不來了,她替我口交也不管事兒,這是怎麼了?我怎麼努力也不行,越不行越努力,越努力越不行,各種感覺湧上心頭,別是從此就不行了吧?那可太不值得了。想到這裡出了一身冷汗,那樣的話做男人還有什麼趣味!

一陣敲門聲傳來,大哥在門外問:“可以進來嗎?”大概覺得不夠刺激,想來四國大戰吧!可是我不行啊!又一想:也許這樣我能行?大哥進來後,許久不見妻子露面,原來妻子羞於這樣見我,最後還是大哥把她從門後拉了進來。我摟過妻子吻起來,她也愛撫我,可還是沒有起色,又去吻嫂子的下體,狀態依舊,連她的口交也不行。一擡頭,看見妻子正在大哥的身下嬌喘呻吟,我怔怔地看著,酸酸的感覺……後來妻子說我當時的臉色很難看。嫂子指著大哥的肩頭問:“這裡是怎麼弄的?”順著嫂子的手指看去,大哥的肩頭有一片紅印,大哥搪塞道:“抓撓的。”可是我心裡明白,那是妻子在高潮時留下的吻痕,她總是這樣,但通常我身上隻一、二點,而大哥肩頭卻是一片。

我們的第一次,也是目前為止唯一的一次交換就這樣結束了。回來後的一段時間裡,心情一直不好,也想了很多,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誰的錯呢?妻和初次見面的男人怎麼會感覺那麼好,她不是很害羞嗎?妻說她一直很緊張,手腳冰涼,幸好大哥很體貼,動作很輕,讓她漸漸放鬆下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和這種非常性愛的刺激,她感覺很好,所以當他進入抽送的時候,感到異常興奮,叫聲可能就很大、很急促,也不知不覺就吻紅了他的肩,她一直處於意識模糊狀態;另外他也很緊張,抽插的時間不長,後來是給他口交的時候射出來的,但沒射在嘴裡。

那麼我呢?我想首先是沒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表面上認同妻子和別人做愛,其實心裡還是介意的,感覺酸酸的;其次,我的心理壓力很大,擔心自己不能堅持足夠長的時間,擔心不能滿足對方;再次,我們此行的目的在於拜訪朋友(雖然是交換的朋友),沒想到真的交換,所以事到臨頭很慌亂;最後,不舉是導致失敗的重要原因,不舉使我絕望、失落、憤懣,以至作出不理智的行為,如果我能堅挺的話,是不會弄到現在這樣的。

後來我知道,大哥為成全這件事花費了好多心血,他希望每個人都好,也希望這種關系能維持下去,這何嘗不是我們的願望呢!我們都把將來設計得太完美,以至不能接受這次失敗。

不久前,偶然的機會接觸了這個網站,感覺很不錯,告訴了妻子,並和她一起看每一篇文章,討論交換者的心態,並得到了那麼多朋友的經驗。我現在心理上已經完全可以拋開傳統的觀念,接受妻子享受另一個男人的性愛,明白交換的前提是夫妻雙方感情篤深,彼此充分信任;也明白交換的意義在於充分享受美妙、刺激的性愛,並為平淡的婚姻生活注入活力。這段時間我們也是性趣大增,感情越來越深,每天都作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度。

無論怎樣,我們經歷過了,嘗到了交換的酸甜苦辣,我們也渡過了交換過後的危險期,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筆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