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


我家對面住著一對結婚剛剛滿一年的小夫妻,新婚一個多月,太太就有了身孕,小夫妻倆待人還算親切和善,見了附近的熟人都會笑著點頭,小夫妻也很少吵嘴,算得上是一對恩愛的夫婦。

  那位太太名字叫朱錦華,為了親近,見面時我都喊她錦華姐。她生得姿容秀麗,一頭棕色的捲髮,輕笑時那兩個酒渦嬌豔嫵媚,令人神迷;菱型的櫻桃小嘴,講話的聲音嬌柔細語,悅耳動聽。

  她十月懷胎後,在一個月前生了一個女兒,她先生不太滿意,因為他希望頭一胎是個男孩,可惜卻事與願違,為了這點小事他的臉色最近不怎麼好看,鄰居們都勸他男孩和女孩都一樣嘛!如果真的喜歡男孩,再生一個不就是了,他也只好接受大家的善意,不再責難太太。

  我曾聽人家說婦女懷孕後哺乳,嬰兒吸吮奶頭的時候,會引起子宮收縮,因而性慾的快感會昇高,所以若沒有做避孕的措施,常常是一胎接一胎地連著生育,就因為產後坐完月子,一則從懷孕七個月起,怕壓壞胎兒而不能行房,又因產後月經再次出現,黃體素激增的緣故,加上性慾衝動,很容易再度藍田種玉,懷了另一胎。

  我想到這裡,一時色心大起,知道錦華姐的丈夫被徵召去外地訓練十天,又才剛剛滿月,小穴已有四、五個月沒有吃飽過了,想必飢荒空虛得很,何不試探看看她的反應如何?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肏到這位嬌柔媚麗的新科媽媽呢!

  想到就做,於是把腳踏車放好,假裝有事去探望她,直接就闖了進去。

  一進門,錦華姐看到是我,害羞地拉了拉衣襟,好遮掩那對渾圓的乳峰,可是這時乳房被奶汁脹得特別肥滿,不容易塞進去,經過這一擠壓,奶水順著奶頭向下滴著,浸濕了胸前的薄薄輕衫。

  她的小女兒大概尚未吸飽,再度『嚶!嚶!』地哭了起來,錦華姐在沒有辦法之下,只好又掀開領口的衣襟,用手輕輕地揉了揉乳頭,托著一隻乳房,把個鮮紅的奶頭塞在小女嬰的口裡,環抱著小女孩的身體,俏臉上煥發著母性慈愛的光輝。

  我坐在一旁,雙眼直盯著她餵奶的那隻乳房看,產後的錦華姐,經過一個月的補養休息,看來特別的豐潤嬌媚,皮膚光澤細膩,吹彈欲破,此時她粉面生春,秋波含情,一對酒渦若隱若現,更是風情萬千。

  錦華姐可能被嬰兒吸得酥麻難耐,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地伸手進她胸衣裡,托出另一個乳房呈現在我的眼前,媚眼羞答答地偷偷瞟著我。

  我很能把握時機,再不遲疑地挨進了她身邊,輕輕握住錦華姐那白皙細嫩的玉手,鼓起勇氣地道:『錦華姐姐……妳真美啊!』她嬌柔深情地望著我,給了我一個含羞的微笑。

  我一邊說著,一邊將她的玉手送到我的嘴邊輕吻著,從手心開始,然後是手背、手肘、一路用舌尖舔著,錦華姐酥癢顫抖著低呼道:『啊……癢……癢死了……』我吻到她耳際,膩膩地在她耳邊輕語道:『錦華姐姐,妳知不知道,妳有一種靈性之美,我第一眼看到妳,就深深地愛上了妳……』輕聲細語像在對她催眠一般,錦華姐這段日子以來,由於生了個女兒不得丈夫的歡心,無形中冷落了她,而且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享受到性愛的滋潤,一顆芳心正是寂寞的時候,我就這樣趁虛而入了。

我接著又說:『妳的美是脫俗飄逸的……啊!真使人戀。』

錦華姐道:『嗯!我才不相信哪!你只是在哄我開心的。』

嬌柔的語聲,輕輕地掠過我的耳際,讓我更是心癢難耐。

  我忙辯解地道:『不,錦華姐姐,我絕對是真心的,妳真美麗呀!美得令我心動。』

  說著,伸手去攬著她的纖腰,又用嘴兒去輕咬著她的耳朵,錦華姐幾乎是在頃刻之間就被我的柔情弄得迷失了。

我的手也摸揉著她另一隻沒被吸吮著的乳房,開始輕輕地揉著,她在意亂情迷之中,一點兒也不掙扎,也沒有任何拒絕的表示。

  這時乳汁又因為我的撫弄而流了出來,浸濕了我的手背,我埋頭捲伏在她胸前,錦華姐像個小母親般地把她鮮紅的奶頭塞入了我口裡,素手也環過我的肩頭,撫著我的頭髮,讓我用手捧著她飽滿的乳峰,和她小女兒一起吸吮著她的兩隻乳房。

  我貪婪地吸著,一股瓊漿注入嘴裡,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嚕嚕地吸了一大口,還用手壓榨著她的乳房,好讓它流出更多的乳汁。

  錦華姐嬌聲地哼道:『好了……龍弟……不要吸了……你吸完了……我的女兒等下……肚子餓就……沒得吸了……』我見她的眼睛已經閉了起來,好像在等待著什麼似的,大概已經逗出她的性慾了,捧著乳房的手放開,順勢沿著奶子的底部往下探索,呀!好滑,奶水滴在她肚臍眼上,白嫩的肌膚更是油滑無比,錦華姐呼吸急促,胸膛不停上下起伏著,她小女兒一聲不響地吸著奶,無視於我對她媽媽的撫弄輕薄。

  我再撩起錦華姐的裙擺,伸手往她大腿根部一摸,哇塞!一條小小的絲質三角褲整個都濕透了。

  錦華姐羞紅著臉道:『龍弟!……你……你好壞呀……』

  我心中暗自得意著,手指頭順著她滑潤的淫水,緩緩地滑進了那兩片陰唇之中輕輕地撥弄著。產後的陰戶收縮得更狹小,而又久不經插幹,就像剛開苞不久的處女一般,緊窄無比。

  錦華姐整個人都軟了,被她高漲的慾火、我的甜言蜜語、和挑情的手段給熔化了。

  這時她小女兒吸飽了,甜甜地睡著了,這個小生命尚不知道我將和她媽媽展開一場床上大戰呢!我把手往錦華姐的蠻腰一托,左手繞過她小穴下方勾住她的屁股一提,將她們母女舉起來,向臥房走去,進了室內把她們倆放在床邊,輕輕抱著小女嬰放在嬰兒車中讓她安睡,轉身再輕輕摟著錦華姐吻著。

  床邊,一面落地的大鏡子,此時正反應出一幅柔情蜜意、熱戀情姦的刺激鏡頭。我小心地把錦華姐柔軟的身體放倒在床上,替她寬衣解帶,這時的她已被情慾衝昏了頭,乖乖地任由我脫光她。

  脫去了衣物的她胴體好美,微紅的嫩膚,是那種白裡透紅的顏色,堅實而勻稱的大腿,一對剛生嬰兒、哺乳中的乳房,特別地豐肥,乳尖上兩顆鮮紅的奶頭尚自流著一滴晶瑩的乳汁;優美平滑的曲線;下腹部芳草萋萋地一大片因生產剃掉才剛長出來的短短陰毛,蓋著淫水直流的陰戶。

  錦華姐緊閉雙眼躺在粉紅色的床單上,襯著她的嬌顏,紅唇微啟,胸前的大乳房起伏著,全身發燙。

  我注視著她這媚人的姿態,輕輕拉著那豔紅的奶頭,又按了下去,錦華姐輕輕地:『嗯!……』了一聲,接著我趴到她身上去,吸吮著她全身的每一個我感興趣的部位。

  她微微地扭著,不停地輕哼著,越來越大聲,終於忍不住,騷媚地浪叫道:

『嗯!……哦……龍弟……你……不要……再吸了……姐姐的……小穴……好難受……哎……姐姐要你……要你……快……快來插我……小穴……癢……癢死了……不要再……再吸了嘛……』

  只見她把屁股高高地擡起,不住挺動而飢渴地浪叫道:『來……來嘛……小穴癢……癢死了……求……求你……龍弟……姐姐……受不了啦……求你……快……快插我……』

  我很快地除去了全身的衣服,再度壓上她的胴體,握住大雞巴對上穴口,藉著潮濕的淫水,向她陰戶中插入。

  錦華姐像是有些受不住地叫著:『哎呀……龍弟……你的……雞巴……太大了……姐姐……有些……痛……啊……啊……』

  我溫柔地對她說道:『錦華姐姐,妳放心,我會慢慢來的,美人兒,再忍一忍,習慣了就舒服了。』

  於是我揮動著大雞巴,慢慢地抽出來,再慢慢地插進去。

  錦華姐軟綿綿地躺在我身下輕輕哼著,她滿意地浪叫道:『美……爽……龍弟……姐姐的……親丈夫……只……只有……你……才能……滿足姐姐……姐姐……好……充實……好……滿足……大雞巴……弟弟……你……插得……我……好……好爽……』

我屁股一擡,抽出三分之二的大雞巴,再一個猛沈,又插了進去。錦華姐繼續浪叫著道:『好……好極了……嗯……嗯……好美……哦……小穴……好美……龍弟……你……幹得姐姐……太舒服了……從……從來……沒有……的美……姐姐……要……要你……用力……插我……對……用力……嗯……親親……姐姐……要……舒服……死了……小情郎……重重地……插……插姐姐……再……再進去……我要死了……嗯……姐姐的小……小穴……爽……爽透了……嗯哼……哦……哦……』

  我耳邊聽著錦華姐一聲聲扣人心弦的叫床聲,用那大雞巴狠狠地肏,開始緊抽、快插,『噗嗤!噗嗤!』的幹穴聲,也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急地在臥室中迴響著。

  錦華姐為了配合大雞巴的猛插,高挺著她的大屁股,旋呀!擺呀!頂呀!搖呀!扭著腰肢極力地迎戰,浪叫道:

  『好美……快用力……好……弟弟……哦……插得……姐姐……舒服……死了……嗯……姐姐的心……快……跳出來了……幹得……好……深一點……頂到……到……姐姐的……子宮了……姐姐的小穴……不行了……姐姐……快……快洩了……大雞巴……真會……插……啊……太……舒服……了……太…美了……

快……升上……天了……啊……洩……洩出來……了……哦……哦……』

  錦華姐陰戶內的子宮壁突然收縮,在她快要達高潮的那一剎那,兩片飽脹紅嫩的陰唇猛夾著我發漲的大雞巴,濃濃的陰精,又熱又燙地泉湧而出。一場大戰,因錦華姐的洩精,休息了一會兒。

  我靜靜伏在她的嬌軀上,緊守著精關,寧神靜氣,抱元守一,見她的喘息較平穩了一些,才又開始大雞巴的攻勢。扭腰擡臀地抽出大雞巴到她的穴口,屁股一沈又幹進她陰戶中,幹了再幹,狠狠地肏,重重地插,又引起了錦華姐再一次的淫慾。

  她漸漸地又開始了迷人的浪喘嬌吟聲,叫道:『啊……情弟弟……插……插得……姐姐……好爽……樂……死了……啊……快……快一點……重一點……你……幹死我……好了……哎唷……好舒服……姐姐……太滿足了……你……才是……姐姐……的……親丈夫……使……姐姐……知道……作……女人……的……樂趣……嗯哼……大……大雞巴……弟弟……姐……姐姐……愛你……啊……嗯哼……嗯……哼……』

  我邊插幹著邊道:『錦華姐姐……妳今天……怎麼這麼……騷浪啊……』

  她的大屁股一上一下地挺動著、小蠻腰一左一右地迴旋著;大雞巴在一出一進之間,把她兩片紅嫩嫩的陰唇帶得翻出捲入,擠了進去又夾了出來,時隱時現,我用手托住了錦華姐授乳中的大肥奶,用嘴巴吸著。

  她亂搖擺著榛首淫蕩地道:『討……討厭……姐姐……讓你……弄得……好……好難過……不浪……不行呀……親弟弟……你……用力……插……吧……姐

姐……好樂……嗯哼……插死……姐姐吧……幹死……姐姐……不怨你……嗯哼……美……美死了……呀……啊…啊……姐姐……又要……丟精了……天啊……我不行了……又……又丟了……啊……啊……』

  女人丟精的時間一般要比男人慢些,但只要幹得她進入了高潮期,她就會接二連三地一直丟精。

  錦華姐的淫精丟了又丟,接連打了幾個寒顫。我不顧一切地猛烈抽插著,突

地猛一幹送,伏在她的玉體上,一股熱熱的精液,正中衝進了她的子宮口。

  燙得她又是一陣浪叫:『啊……親弟弟……美死了……美死……姐姐……了……姐……姐……好舒服……哦……哦……嗯……』我倆洩精後都靜靜地緊擁著休息。直到嬰兒的哭聲驚醒了錦華姐,她才忙把她的小女兒抱在胸前,讓她含著奶頭,才安靜了下來。

我也湊上去吸吮著另一個奶頭,錦華姐愛憐地挺著胸脯餵養著我們這兩個寶寶,回憶著剛才激戰時的美妙滋味。

  其後的幾天裡,我有空都去陪錦華姐,直幹得她叫爽叫甜,恨她太早結婚而喪失嫁給我的機會。我們這樣卿卿我我地追求著肉體上的無限舒爽,以一洩為快,渡過了她丈夫去受訓的十天,直到他回來了才無法明目張膽地通姦。

  之後錦華姐還是常常利用她丈夫出門不在家的機會,約我幽會,共赴巫山雲雨之樂,享受偷情的快感。

星期天,我由學校打球回家,已是日薄西山,天色微暗的時刻。

到家時,恰好碰到堂兄帶著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到我家來拜訪。

  嫂嫂的芳名叫丁瓊秀,年輕貌美,全身上下穿著今年最流行的服飾,酥胸高挺,氣質嫻雅高貴,嬌靨冷豔,令人不敢逼視。她看起來非常美麗,只不過有那麼一股讓人不太敢親近的神情,真不知當初堂兄是怎麼樣追求上這位嫂嫂的?

  大家在一起聊了一會兒,問過了伯伯他們家的近況,再聽了堂兄對媽媽的說明,才知道原來是門當戶對,雙方家長因為生意上的往來之故,因而訂下了可以說是一門政治婚姻,怪不得他們夫妻倆看起來就缺少了那種新婚夫婦之間恩恩愛愛的氣氛。

  堂兄這次來,是因為他有公事要來洽談,他一個大男人家住在旅館還沒有什麼關係,倒是堂嫂嫂一個少婦住在閒雜人等進進出出的旅館中,卻有些不大方便。

因此,堂兄帶她來我家借宿幾天,他也好放心地出去辦事,讓堂嫂嫂在台中逛逛,賞玩中部附近的一些風景名勝。

  媽媽答應他有空會陪堂嫂嫂出去走走,堂兄這才放心地告辭我們去和外國的重要客戶會談,把他的妻子丟在我們家讓我們照顧。

  晚飯後,大家一起看著電視,後來媽媽她們累了,就先回房裡去睡,我看著牆上掛鐘的指針才九點多,就陪著嫂嫂坐在客廳裡繼續觀賞電視。

  我偷偷望著嫂嫂,見她目不轉睛地盯住螢幕,從側面看她,另有一股嬌媚的神態,心中愛得癢癢的,就移近她的身邊對她說:『嫂嫂!妳看起來真美麗啊!令人心動……』

  說著,突然湊上嘴巴在她玉頰上偷偷地親了一口,堂嫂嫂嬌靨霎時紅的不得了,頭低了些,淚水在她眼眶中打轉,終於忍不住地滴了下來。

  我輕輕地為她拭去臉頰上的淚水,心裡有些不忍地道:『嫂嫂!我……我不是故意的,請妳不要生氣嘛!』

  她接著哭得像梨花帶雨般,哽咽地道:『你……你……這是……幹什麼?這……成何……體統。你要明白,我是……你堂哥……的……妻子,你……不可以……像這樣……吻……我啊!……』

  我百般好言地勸慰她,發誓我並沒有想要欺侮她的意思,只是見她嬌豔的樣子而情不自禁地偷吻了她。

  堂嫂嫂聽了我的說明,又是一番臉紅耳赤,雙目冷然地怒視了我一陣子,忽地嬌靨泛起了一片羞意,粉頰也紅暈暈地煞是迷人。

我衝動地想再吻吻她,可是一見她冷豔的神情,又失去了嘗試的勇氣,於是我急急忙忙地溜回了自己的臥室,躺在床上一直無法入睡。

  正當我雙眼直瞪著天花板,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不知不覺中,身旁一陣高貴的香水味道直襲著我的鼻孔,我掠眼向旁邊一看,赫然發現堂嫂嫂身上披了一件粉綠色的睡袍站在我床邊,她嬌羞而含情脈脈地以柔情的眼光望著我,低著頭,蚊聲道:『我……覺得……很……寂寞,過來……看看你……睡……睡了……

沒有……』

我剛出聲道:『嫂嫂……』她驀地擡起頭,羞赧地細語道:『你……以後……就叫我……瓊秀……就好了,我可……不許你又……叫我嫂嫂長……嫂嫂短……的了……』

  我默默地望著她,她的眼神一和我接觸,頭又低了下去。她不敢看我,低著頭,幽怨地道:『我和你堂哥,訂婚前一面也沒有見過,爸爸答應了要我嫁他,這才第一次見到他。他這個人一點兒情趣都不懂,像個木頭人似的,結婚後我好寂寞啊!剛才……你的動作,讓我非常震驚,但是我並沒有生氣,真的沒有生你的氣,只……只是……不太習慣。龍弟,我……沒有怪你,我……我也……也喜歡……你……』

  我聽著她這番喃喃細語地說出愛的告白,心中感到非常地蕩漾,把手慢慢地伸出去,輕輕握住她的玉掌,嫂嫂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欲迎還拒般地,把頭慢慢地俯下來靠在我的胸前。

  嫂嫂和我倆人沈默了好久,似乎誰也不願打破這份綺旎的寧靜,只是靜靜地聽著彼此的心跳和呼吸聲。

  我的手擡了起來,輕撫著她的秀髮和背後柔嫩的肌膚,嫂嫂的眼睛慢慢地閤了起來,我愛憐地俯視著她的臉,挺直的瓊鼻、紅潤的雙頰、朱唇微啟著。

  我低下頭去,把嘴漸漸地到最後猛然地吻上她塗有紫紅色口紅的小嘴上,倆個人的呼吸一樣地迫促,好久我試著將舌尖伸過去,嫂嫂用力地吸著,接著她用她的舌尖把我的從她嘴裡頂了出來,她的丁香小舌也跟著送到我的口內,在我的口裡輕攪著,這種靈肉合一的舌交之後,倆人口對口深深地互相吻著,喘息聲一陣比一陣急促。

  我輕輕地將嫂嫂抱上了我的床,手按著粉綠色的睡袍,隔著薄衫摸柔著她那肥嫩的乳房,她熱切的扭動相迎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而且嫂嫂也開始淫蕩地由鼻孔哼著:『嗯!……嗯!……嗯!……』

  我的一隻手從睡袍的下面伸了進去,在寬大的袍子裡輕輕揉著她的奶頭,嘴也吻上了她的脖子,一寸寸地吸吮,再把她的睡袍往下拉了開來,裸露出她肥嫩的乳房,接著我低下頭,一口就吸住了乳峰頂端那敏感的奶頭,舐咬舔吮起來,

她哼叫著:『啊……啊……哦……嗯哼……哼……嗯……嗯……』嫂嫂的奶頭凸了起來,而她也把胸膛上挺,讓乳房的頂部盡量塞進我的口中。

  我吻著乳房的同時,手也偷偷地下移,襲向她神密的三角洲上,揉著多毛的部位,陰唇摸起來好熱好燙。

  眼看著這般誘人的胴體,使我淫性大動,兩眼發直地瞪著她猛瞧,欣賞著這位新婚少婦的蕩人風韻。

  接著脫下嫂嫂最後一件遮敝物的三角褲,她:『嚶!……』的一聲輕哼,我用中指插入了小穴中輕輕扣弄著。

  這時,她臉上已經沒有第一次見到時的冷然神色,有的只是一股騷媚淫浪的表情,早先我還以為她性冷感哪!原來她和堂兄的結合完全沒有愛情的成份在裡面,而她又自小受到家裡嚴格的道德教育,所以才會有著如此地凜然不可侵犯的冷豔神色。

  此時嫂嫂被我捏弄著性感的樞鈕,全身的浪肉嬌抖抖地叫道:『龍弟……要……要玩嫂嫂……的穴兒就……快……快上來……吧……』我聽了十分衝動地把睡衣脫個精光,伏上她雪嫩的玉體,雨點般地吻遍她全身,吻了好久,嫂嫂不耐地催促地道:『龍弟……快……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嫂嫂……受……受不了……呀……』我見她近乎乞求的神情,不忍心看她受著那慾燄薰心的煎熬,用手撥開她的陰唇,把大雞巴抵著洞口,讓淫水濕潤了龜頭,才慢慢地塞了進去。

  嫂嫂面露痛苦之色,道:『龍弟!……痛……你……你小力……一點……小穴會……痛……我……我沒……幹過幾次……你又……又這麼大……啊……有點……受不了……』她此時再也顧不了嫂嫂的尊嚴,也忘了羞恥的心情,用她的纖纖玉手緊抓著我露在她陰戶外的大雞巴,求著我要慢些插她。

  我吸吮著她的奶頭,過不久,淫水就多了起來,她的屁股也往上挺了挺。我注意到她不再愁眉苦臉的哀吟,已需要我大雞巴的姦插了,於是奮力幹到了底,然後有韻律地抽送了起來。

  這種銷魂的美感,使嫂嫂挺著屁股迴旋著,口裡也呢喃著道:『龍弟……你真……真會……幹穴……唔……重……重些……美死了……哼……再……深一些……哦……能姦的……弟弟…嫂嫂……太……太舒服……了……哦……要死了……嫂……嫂……嫂嫂……要丟了……嗯……』

  大股的陰精就這樣丟了出來,瓊秀嫂子媚眼如絲,正享受著這種未曾有過的快感。

  我把大雞巴整根抽了出來,只留龜頭在她的穴口磨動,再整根插入,屁股在進入她陰戶時再加轉一圈,大起大落。

  洩精後的瓊秀嫂子也再度進入了另一波慾火的高潮,窄窄小穴緊緊地吸著大雞巴,臀兒扭搖擺動,嫩穴向上挺著,浪叫著道:『龍弟……嫂嫂的穴……又開始……癢了……快……快插……噯呀……花心頂……頂到……大雞巴……了……哦……好麻……啊……重點……再重……再……重……舒……舒服……透了……

啊……水又流……流了……又……酸……酸死了……啊……嫂嫂……又要……又要丟……丟出來……了……啊……啊……』

  她叫著要丟出來時,我的大雞巴也有些酥麻的感覺,本來是不可能如此不濟事的,但是我實在太愛瓊秀嫂子了,於是決定要把精子洩進她的子宮。忽然她的嫩穴拼命地往上挺,膣腔夾了又夾,我也把一股精液激射進入她的子宮。

  嫂嫂的花心猛烈地顫著抖著,雙手緊緊地摟抱住我,瘋狂地猛吻我,吻到她過癮了,才喘喘地道:『龍弟!你真行,嫂嫂現在才嘗到相愛熱戀的滋味,你的大雞巴插得嫂嫂好舒服啊!精水都射進嫂嫂的花心了,好熱好燙的感覺,嫂嫂爽死了。』

  我也緊緊地擁著她,道:『嫂嫂!我也好舒服呢!妳的小穴真緊,幹得我好爽,真想整夜插著妳哪!』

  瓊秀嫂子吻著我的臉道:『那是因為我新婚不久,才幹了沒幾次嘛!況且你堂哥的雞巴又比較短小,我的陰道還沒有撐開呀!』

  我接著道:『這下妳舒服了,以後還要不要我和妳插穴啊?』

  嫂嫂道:『嗯!將來我只會愛你一個人了,結婚以前我沒有戀愛過,和他的結合只是奉父母之命,但是我並不愛你堂哥呀!從今以後,你就是嫂嫂的親丈夫了,我們通姦的事不要給別人知道,我會找機會再到臺中來的,而且以後不再住你家了,以防被你家人發覺。我要在外面租一間房子,我來臺中時,你就來那兒插我,好嗎?』

  我點點頭答應她,並親蜜地吻著瓊秀嫂子的小嘴,直吻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才罷休。

  往後瓊秀嫂子還住在我家的幾天裡,我向媽媽說明由我帶她出去逛,媽媽是知道我的企圖的,但也無可奈何地答應了我。

  我和瓊秀嫂子就在外面租了一間小套房,每天插弄,玩遍了每一種性交的姿勢,使她臉上再也看不到冰霜而含著媚人的微笑。但是歡樂時光總是要過去的,幾天後,堂兄帶著嫂嫂回高雄去了。

  但嫂嫂從此不時地藉機溜到臺中來找我重續鴛夢,大幹一場。

表哥半年前曾經帶著當時還是他女朋友的表嫂來過我家;那一次,我一見到她,便見獵心喜地想用大雞巴幹幹那美麗的未來表嫂。但是苦無機會的是,他倆相處得甜甜蜜蜜地,不像堂哥和瓊秀嫂子倆人面合心違,同床異夢,所以我就像老鼠咬烏龜似地無從下手,不易介入他們之間。

  這次,表哥和新嫂子結婚了,昨天才舉行過的婚禮,打算明天要出國去渡蜜月。機票訂的時間是明天下午,所以先到我家來借住一晚,明天再出發。

  我知道這個大好的消息後內心狂喜著,可是卻也無計可施,畢竟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而且表哥也在,幾乎要眼見著這塊到口的肥肉飛走了。

  絞盡了腦汁苦思,終於讓我想出了一條瞞天過海加上暗渡陳倉的妙計,我偷偷地在表哥他們所住客房的溫水瓶中,把特地買的強效型安眠藥溶了進去,晚上等大家回房就寢後,我悄聲無息地潛到客房的窗戶外面,由窗縫中窺視著他們的動靜。

  只見表哥夫妻倆恩恩愛愛地相擁著進了房裡,表哥體貼地為表嫂和他自己各倒了一杯溫水瓶中的開水喝了之後,不到十分鐘,兩個人便都昏倒在地毯上了。

  我迅速地由窗外溜進房中,首先把表哥扶到一旁椅子上,接著把表嫂抱到床上。

  表嫂的芳名聽表哥說過好像是李碧琴,才二十五歲,具有豔麗大方,美貌聰穎的外型,在我初次見到她時,就一直想動她的念頭了,現在她昏迷不醒地橫躺在我的面前,真是天假其便,好讓我這隻色中餓虎大快朵頤一番。

  我開始替她脫去全身的衣服,解開了她緊身襯衣的鈕扣,脫了下來,除掉了她胸前乳白色的奶罩,一對不大不小,有點像梨子形狀的中型玉乳便挺露了出來,乳峰雪白粉嫩,朱紅色如紅豆大小的乳頭,高翹地挺立在豔紅色的乳暈上面,我用雙手輕輕地撫上她的乳房,一把摸著恰好盈握,硬實的乳頭抵住我的手心,整個乳房又高又挺又圓,還和處女一樣緊繃繃地非常富有彈性,或許是昨天才進了洞房,還剛開苞不久的關係吧!

  我再伸出了舌頭,舔著她乳房的週圍和頂端的小乳頭,一陣乳香味,芳香怡人,雙手撫摸著乳峰,輕輕地揉捏著。昏迷中的碧琴表嫂,因為我的玩弄,開始呼吸急促地喘息著,胸部也一上一下地起伏著。

  接著,動手脫掉了她的三角褲,以膝蓋頂住了她的大腿根部,不讓她雙腳併攏,表嫂平滑粉嫩的小腹下方,蔓生著一叢濃密蓬亂的黑色陰毛,小山似的陰戶中間,有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此時正濕淋淋地微有水漬。

  我欣賞著表嫂這身雪白泛紅的嬌軀,三圍標準,該凸的地方,高高地突出著;該凹的地方,美妙地陷進去,全身肌膚光滑柔嫩,沒有半點兒皺紋,整個看起來,白的雪白、紅的豔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毫無瑕疵地散發出成熟嫵媚的風韻,簡直是誘人犯罪般的美麗啊!

  我看得胯下的大雞巴硬得幾乎快要要突破我的內褲了,一面吻著她敏感的胸部,一面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愛撫著,手指頭輕輕地勾進她的陰唇裡,覺得一陣微微的潮濕。我將碧琴表嫂的粉腿撥開,低頭伸出舌尖舔吮著她的陰戶,也用舌頭去撥弄著紅嫩的陰唇,特別對那綠豆大小的陰核,輕輕地用舌尖一舐,不停地用整個舌頭揉舐著、勾吸著。

  碧琴表嫂雖處於昏睡狀態中,但她的生理作用依然存在,只見她胸口起伏的更大更快,一陣急促的喘息聲由她呼氣籲籲的鼻孔裡傳出,桃源洞裡也溢出了陣陣的春潮,她的小嘴裡恍恍惚惚地哼著:『嗯!……嗯……哦……唔……哎……喲……哎……喂……哦……哼……喔……』的騷浪吟聲,她的身體也已進入了痙攣狀態,不住地顫動著;腿兒也開始輕抖著,自然而然地分向兩旁;

半月型的臀部也一次又一次地往上拋動著;我心知她在昏迷中快接近高潮了,揉著乳房的手加緊摸弄的頻率,舌頭也在她緊窄的陰戶裡一插一撥地舔弄著。

  碧琴表嫂的頭左右搖晃了起來,但眼睛始終無法睜開而昏迷著,只是她的鼻息越來越重、越來越快,終於在她口裡發出一聲輕嘆中,洩出了她的身子,一股濃濃的半透明漿水衝出了陰道,我擡起頭讓它盡情地洩著。

  我吸吮著她的乳頭,撫遍她全身,這時的她依然緊閉著雙眼,胸前的乳房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著,小嘴裡更是有氣無力地哼著似痛苦又像歡愉的呻吟聲:『嗯!……嗯……哼……哼……喲……哎……哦……唷……哎……喂……呀……唔……喔……』

  我站了起來,脫去全身的衣服,再伏上碧琴表嫂的玉體上時,已是肉貼著肉,兩具胴體赤裸裸地黏貼在一起了。

  我半跪起來,輕分她的雙腿,右手握住我那隻早已膨脹得厲害的大雞巴,在她的陰戶口磨來磨去,直逗得她在昏迷中激動地全身抖著,陰戶本能地向上頂挺,這才將大雞巴輕輕地幹了進去。

  碧琴表嫂在睡夢中被我幹得呼叫著道:『啊!……哎……哎……痛……痛死了……哎唷……喂呀……』

  我知道她昨天晚上才剛開苞,今晚雖以口技讓她洩了一次,可是陰戶仍是如此地緊窄、十分狹小又非常溫暖。在開始的時候,我慢慢地抽送著,漸漸地隨著碧琴表嫂陰戶的淫水增多而越插越快、越插越深了。

  碧琴表嫂雖在昏迷之中竟也會伸出手來,緊緊地抱著我的腰部,大屁股也一頂一頂地拋動了起來,我用手摸揉著的乳房,也在她挺胸的動作下,擠向我的掌心,口裡浪叫著道:『嗯……哼……良貴……我愛你……啊……好美……好……舒服呀……唔……美……喔……啊……』

  她開始浪叫時,還真讓我嚇了一大跳,以為她已經醒過來了,那不是糟了麼?

再仔細聽她浪叫的內容,卻是叫著表哥的名字,看她一付嬌喘連連、春心蕩漾的淫態,分明尚未醒來,只是迷迷糊糊中以為是表哥在插她,我也就放下心裡的一塊大石頭。既然碧琴表嫂錯認為是表哥在幹她,我便將計就計地權充“男主角”吧!反正幹穴這碼事兒對男人是有利無弊的好事,讓她誤認也方便我繼續“辦事”呢!

  我的大雞巴這時長驅直入地強抽猛插著碧琴表嫂的小穴,連連幹弄之下,她的口中也模糊地淫聲浪叫著:『喲……我親愛……的……好……丈夫呀……你……今天……可……真會……幹……哪……小穴……好……好爽……唔……快……再……快一點……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