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妻


  我的妻子叫淑芬,她的妹妹叫淑文。妹妹是一個醫院裡的護士,年紀比她小

不到兩歲,但比她的姐姐還早一年結婚,可是婚後一年多,她的丈夫由於結交損

友,染上了毒?和賭?,而且累教不改,於是便毅然跟他離了婚,離婚後就一直

過著單身的日子。

  一個離異的少婦,日子會比一個老閨女還難過。孤枕獨眠,長夜難明,那種

孤獨感,那種生理上的需要,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得到,所以終日郁郁寡歡,工作

時還可以忘掉一切,但每當下班回家,就是郁悶時刻的開始。離婚大半年來,也

想過尋找另一段愛情,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心理,使他寧可暫時

形單只影地過上自由的日子。盡管在她的周圍想乘虛而入的人不少,但心裡總難

以活動起來。

  小姨子長得非常漂亮動人,皮膚就像她姐姐一樣白嫩無比,有一雙攝人心魄

的水靈靈的眼睛,論身材應屬上品,而且有一種天生的嬌氣和溫柔的性格,給男

人的整體印像比我的妻子還遠勝一籌。當年跟妻子戀愛後第一次見到她時,心裡

就暗暗地責怪老天爺為什麼不安排我先認識她。不過幸好這只是一閃念,一直以

來我與她就如兄妹般相處,從來不會對她產生任何歪念。

  她獨居的房子跟我們同在一個住宅小區,所以我們經常互相來往,自她單身

後更多的是姐姐去看望她。一天晚飯後,淑芬閑著沒事就到她家串門去,她是有

妹妹家的鎖匙的,所以一打開門就邊喊著她邊往屋裡走去,豈料走到她的睡房門

口,就吃驚地看見妹妹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手裡操控著一個假陽具在瘋狂地自

慰。看到姐姐的突然出現,她並沒有感到太不好意思,面露一絲苦笑後便停止了

動作。淑芬見撞破了妹妹的好事,反而覺得很不好意思,立刻到退回客廳裡打開

電視觀看。一直待到她洗過了澡才出來招呼姐姐喝茶。

  “真不好意思,羞死人了,多難為情啊!”他說著已經面露紅暈。

  “姐姐也是女人,那是很正常的事,我理解。”姐姐連忙撫慰她。

  “平日不想這事還容易過,最難熬的是每個月經周期的中段那幾天!不得已

只好買這個東西回來解決一下了。”說完,眼眶裡已經滿含著淚水。

  接下來,便盡情地向姐姐訴說著寡居後的寂寞和精神上生理上的痛苦。淑芬

也毫不隱瞞地把自己生過孩子後心理和生理上的異常變化告訴了她,並非常內疚

地說真不知如何面對丈夫,擔憂有一天夫妻的感情不能再維持下去。在說得聲淚

俱下時瞥見妹妹也已哭成個淚人。可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待心情稍為平復一點後,淑芬驟然想到兩家的苦惱不就是矛盾著的兩個方面

嗎?何不……

  但她所想到的可是一種傷風敗俗的亂倫醜事,怎麼說得出口啊!不過轉念間

又覺得現在是什麼時代了,社會的開放還容得下這陳腐的觀念礙著人們對生活的

追求嗎?於是,不知哪來的勇氣十分難為情地對妹妹說:“你和志剛也在苦於缺

乏跟另一半的浪漫,如果讓矛盾統一了,不就兩家的煩惱都解決了嗎?!”

  “別開這樣的玩笑了,也難為你能想得出來,”淑文紅著臉說。

  “我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你不覺得這是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嗎?”

  “雖然是個辦法,但我就不相信你舍得把丈夫讓給我!”

  “丈夫還是我的,又不是要你嫁給他,一段時間苟且尋歡,算是姐夫幫你的

忙,你也幫了我們夫婦的忙就是了。雖然用古老的眼光看這也算得上是亂倫,不

過你跟他並非有血緣關系,其實也不能說是亂倫的,不管怎麼樣,除了我們三人

之外,又誰會知道呢?”

  看看妹妹好像沒有拒絕的意思,而且還隱約透露著滿臉喜悅的神情,於是又

一再表白說:“你和姐夫一向都相處得很融洽,相信你們都會得到無比的快樂的。

我也不怕你們會發展出崎形的感情來,難道他會拋棄我,難道你會奪走姐姐的丈

夫嗎?”

  經過一陣認真的商量後,大家合計著如何去取得我的同意。因為他們素知我

的為人,擔心這麼些“不正經”的事情我一時是不會輕易就能接受的。

  第二天是星期六,吃過晚飯後,淑文忽然打來電話,說是她不懂得用電腦播

放影碟,要我馬上過去幫個忙。我對妻子打了個招呼就出門去了。

  我拿出鑰匙打開了淑文家的門,只見剛出浴的她,穿著一身異常性感的半胸

吊帶連衣裙睡衣,不但那充分暴露的白嫩皮膚十分誘人,而且那胸前裸露了小半

的高挺雙峰,更加吸引著我貪婪的目光。一陣玫瑰型香水的清香撲鼻而來,使人

有一種誤入仙境的感覺!面對這攝人心魄的意外場面,使我感到有點局促不安,

經過幾秒?的?尬後,在她熱情的招呼下,我才定過了神來。

  待我喝過兩口茶後,她說同事介紹她看一個影碟,剛好她的VCD機拿給朋

友修理,那同事說可以在電腦裡看,但我沒試過,不懂操作,只好把師傅請來了。

我聽後二話沒說就直奔她的睡房,待把電腦打開,她已經搬來凳子緊挨著我坐了

下來。

  由於好比鄰居串門,我只穿著運動背心和休閑短褲,當我指點她一步步操作

時,她越靠越近,難免有肌膚的接觸,使我產生了觸電般的感覺。

  那影碟是既無封套也沒影片名稱的翻版貨,劇情一展開,我就敏感地察覺到

那是一出黃片,果然,肉麻不堪的性愛鏡頭接連出現了,頓時使我看得火燒火燎,

這時只覺得她已經幾乎把整個身子挨緊了我,還明顯的感覺到我裸露的手臂就夾

在她的雙乳之間。這視覺和感官的刺激,使我的生理反應越來越強烈,不但短褲?

已經撐起了一個小帳篷,而且感到渾身在發燒。

  劇情在繼續發展,熒幕中的男女主角變換了幾個姿式後早已經歷了幾次的高

潮,動人心魄的浪叫聲更加牽動著人們的神經!這時大家在眼前的情景陶醉下已

經理智全失了,幾乎在同時大家緊緊地摟在了一塊,在她的主動下,兩人熱烈地

狂吻起來,這時我那脹得鐵棒般的家伙已經頂住了她的股溝,我的右手已經探進

了她沒戴胸罩的乳房。更使我奪魂的是我裸露著的大腿已經被她流出的愛液弄濕

了。眼看大家都再也把持不住了,我便閃電般的把她抱起,雙雙摟抱著倒在後面

的床上。

  當我迅速地脫下她的睡裙時才發現她原來裡面是“真空”的,她也迫不及待

地替我解除了身上的所有障礙。接著,我毫不猶豫地把全身壓在她的身上,再一

次熱烈地狂吻著她。這時她忽然好像想起了什麼,掙脫了我後,便拿起床頭的手

機撥了個號,少頃,說了聲“占線”便扔下電話重新和我親熱起來。

  正是干柴遇上了烈火,或者說枯木正逢春,大家飽受著性飢渴折磨後,久旱

逢甘雨,豈有還慢條斯理遵守章法按部就班之理!我把她的雙腿往我的肩上一提,

身子一挺,就毫不費力地像識途老馬般的全根盡入了她的桃源深洞去,再拼力一

頂,就爽得她放聲地浪叫起來!

  當我使出了久經鍛煉技巧,沒花多少功夫就弄得她高潮將要到來的時候,突

然妻子從天而降般的出現在房門口,厲聲地說:“你們干的好事啊!”這一驚非

同小可,被妻子捉奸在床,這還了得!可意想不到的是妻子立即緩著口氣說:

“給你們開玩笑啊!看你慌成那個樣子。這是我安排的,你們繼續吧,我到外頭

看電視去。”說完就把房門帶上轉身出去了。

  經過無比的慌亂後,聽妻子那麼的一說,再看到淑文若無其事的嬉笑,我已

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了。很明顯,剛才撥的電話是向他姐姐發信號的。經過這突

如其來的驚嚇,我的槍杆子早已不頂用,要繼續已經有心無力了。淑文見此情景,

立即緊緊地擁抱著我,在送來激情的甜吻後,騰出手來熟練地為我套弄。這時情

緒早已放松了的我,不消一會就能重新上馬提槍,以更凌厲的攻勢去營造最大的

歡愉。當淑文高潮不斷的時候,我也感到快要把持不住了。但想不到的是,當她

預感到我正准備抽離蜜洞的時候,便用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的腰部,忙說:“放心!

絕對的安全期,全給我!”他這麼一說,更增加了我莫名的興奮,於是在無比激

烈的加速抽送中,把積聚了多時的一股火熱的濃漿灌進了她的子宮裡,讓她興奮

得快要把我摟扁了!

  想到還在客廳裡坐冷板的妻子,也無心繼續溫存後戲了,我向外面呶了一下

嘴示意後,就一起忙著收拾,很快就穿好衣服走出客廳去。

  “這麼快就玩夠了?!”看到我們滿臉難為情的樣子,還是她首先發話緩解

了?尬的氣氛。

  “謝謝老婆!”我說著便一步上前坐到她的身旁,熱情地摟抱著她,給了她

一個熾熱的甜吻。

  “難得有這麼開明的妻子吧?現在也應該對你說明白了,我生育後的不正常

表現讓你受到了很大的委屈,感到很對不起你。同時你也應該知道淑文目前孤單

寂寞的處境,女人到了這個年齡,單身過日子是很難熬的,我在萬般無奈中撮合

了你們,也算是各有所需,互相幫助,兩全其美吧。”頓了一頓,她又繼續說

“我事前跟淑文說好了的,這種事只能是一時的權宜之計,在我的心理和生理恢

復正常的一天,或者是淑文有了男朋友之日,就是你們結束這種關系之時。相信

你們都是有理智的人。”

  淑文連忙插話說:“我不會奪走你的老公的,我們只是臨時的性伴侶就是了。”

又轉過頭來對我說:“你把我就看作臨時借來的老婆,我也把你當作臨時的老公

不就行了。”

  妻子接過話說:“對你兩個的為人我是很放心的,我才不會擔心哩。如果我

對自己沒有信心就不會放縱你們了。這段時間,你們有興趣的時候可以隨便在一

起,不用躲著我瞞著我。目前我對性事已經心如止水,既無心也無力,所以也不

用擔心我的寂寞,只要你們快樂我就感到快樂的了!”

  說完,邊站起身來邊對我說:“今晚你就別回家了,好好陪著我的妹子吧。

我也該回去了,跟樓上梅嫂說好,只替我帶著孩子一個?。”

  我們把淑芬送進電梯後,回到屋裡還顧不及關門,淑文就一下子摟著我說:

“姐姐的話你都聽懂了,你現在就是我的臨時老公!”於是相擁著回到沙發上坐

了下來互相溫存,說不盡的柔情蜜意,卿卿我我,大家已經進入了“不知今夕是

何年”的境界!

  由於剛才的草草收場,大家的下身還很髒,也該清洗一下了。於是我一把抱

起她往浴室走去。

  “你先洗吧。”說著我正要轉身離開,他忽然從後面攔腰把我抱住:“別走

啊,我們一起洗,可以節省許多時間!”邊說就邊替我把衣服脫了個精光。我也

順勢給她解除了身上的所有。

  大家赤條條的相對,性衝動不禁油然而生,我的全身感到火燒火燎的,下面

那家伙早已昂首衝天!他看到了便嬌聲嬌氣地說:“你好壞啊!”隨即伸出手來

用手指往我的龜頭狠狠地彈了一下,還飛快地打開冷水制,用花灑朝我的下體噴

去,笑哈哈的說要給我降降火。

  給她這麼一折騰,我的家伙果然不堪一擊,立即就低了頭,乖乖地拿起沐浴

液替她上下搓抹,當沾滿泡沫的雙手在她高聳挺拔的雙峰游走時,不禁貪婪地停

留在原地反復揉搓著不願離開,並且有意地觸碰她那誘人的乳頭,看得出這要命

的刺激把她弄得實在把持不住了,浪叫的聲音在逐漸提高著。後來我的手就更不

老實了,借著皂泡的潤滑逐漸向他的下身滑去,探尋到了她敏感的陰蒂後,就用

食指按壓著揉搓起來,這一著,弄得她興奮到了極點,尖聲的浪叫有如鬼哭神嚎!

  輪到她替我擦身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兩手就停留在我的下陰部位,報復似

的利用泡沫的潤滑作用去套弄我的家伙,當我興奮得再也難以自制時,忙說:

“再弄下去就要爆發了,這樣浪費掉了我的寶貝,等下你別埋怨我交不了貨才好!”

這一招真靈,她不但馬上停止了動作,而且迅速拿起花灑又一次替我降溫。

  大家把全身衝灑干淨後,就雙雙泡在浴缸裡打情罵俏地玩耍著,當她面對面

地騎坐我的大腿上時,我再也無法忍耐了,於是伸手握著肉棒插向她的門洞,可

是她立即就制止了我的衝動,並說:“不衛生啊,還是回到床上去吧。”於是我

便站起來,也不待把身體擦干就一把抱起她,一口氣走出浴室回到房裡,雙雙摟

作一團倒在床上。

  由於有了老婆的道白,這時我的心情完全放松了,於是便拿出了我的全部看

家本領,變換著多種的姿式,讓淑文樂翻了天。可能是已經泄過了一次的緣故,

這一次包括前戲和後戲在內足足用上了一個多?才完事,雙雙赤身裸體相擁著進

入了夢鄉。

  可能由於大家在心靈上得到了最大的慰籍,也可能是因為玩得太?狂而太疲

勞了,這一覺一直睡到天明。當我在似醒非醒的朦?中,覺得兩條大腿都發麻了,

可能是她跨在我下半身的一條腿半晚也沒挪開的緣故。待我把她的腿推開時她也

醒來了,但她不但沒有就此離開我,反而一翻身把整個身體壓在我的身上,隨即

狂熱地給我送上了香甜的晨吻。我下面那家伙本來早上睡醒時就會自動舉行升旗

禮的,受此刺激,便益發雄赳赳氣昂昂地頂撞著她的陰戶,她便順勢坐起來,伸

手扶著我的家伙對准她的玉門向下一壓,隨著她的一聲凄厲的淫叫便全根盡入。

當她熟練地上下套弄的當兒,我也配合著向上使勁,隨著她一陣緊似一陣狂熱的

浪叫聲,漸漸進入了高潮。

  當她從?峰下來的時候,看到她早已疲累不堪,可是我不但意猶未盡,還正

處於極度的興奮狀態之中,於是讓她下來俯伏著,翹起屁股去迎戰第二波的到來,

結果在後進式的激烈抽插中,又一次在她的身體裡傾盡了我的所有!

  完事後在互相的溫存愛撫中,她告訴我最喜歡的就是後進式,因為衝刺的方

向自然加上力度的適中,還有那撞擊屁股的?啪伴奏聲響,幾乎每一下都讓他感

受到要命的刺激!

  時間不早了,起床後我們匆匆洗過了澡,就一同到街上去買了豐盛的早點,

徑直回到我的家裡去。一進門見到妻子已經坐在沙發上逗著女兒玩,見我們回來,

便邪笑著打趣說:“不多睡一會這麼早就起來了?看來你們昨晚也沒多少時間睡

覺吧?”看到我們?尬的微笑,又說:“你們都算得上是‘久旱逢甘雨’吧!看

來春宵一刻一定比洞房花燭夜過得更歡欣!好好給我從實招來,昨晚做了幾次?”

我們聽到這一審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這時看到淑文朝她舉起了三個指頭,大

家都不禁放聲地大笑起來。

  這一天晚飯後,妻子又催著我說:“應該意猶未盡吧?還不快過去多陪他一

晚?”

  “我們說好的了,今晚那也不去,陪你!”

  “不用管我!你們能得到快樂我就是我的快樂,有孩子陪著我就不會寂寞的

了。”

  老實說,我怎會不想去呢?不過雖然妻子大方,我也應該顧及她的感受,雖

然跟她在床上已經沒戲了,不過用別的方法能使她得到慰籍才算得上是知恩圖報

的。

  自此以後,盡管妻子常常要放我的假,但我還是拿涅著尺度,適可而止地兩

邊照應著。淑文自從有了我這個稱心的性伴侶後,精神狀態簡直判若兩人,生活

過得輕松寫意而又充實。

  又一個星期六我去陪她,說不盡的愉悅溫馨自不待言,不過次日我臨出門回

家時,她要我答應晚上還要去多陪她一晚,我勸她要顧及姐姐的感受,沒有答應

她。可是到了這天晚上快十二點,我們正要睡覺的時候,她突然到來了(她也有

我們家的鑰匙),一進門看到她臉色挺難看,說是在床上躺了一個?也沒法入睡,

所以就過來了。見此情景,妻子便拿主意說:“既然過來了,干脆就在這過夜吧,

我睡客房,把我的位置讓給你!”

  “那怎麼成呢,我自己睡客房好了,也不是全為哪個事,只是一個人在家裡

寂寞得發慌。”妹妹慌忙說。

  “那你們姐妹同床聊一晚吧,我在客房睡就是了。”我也在謙讓著。

  最後還是由妻子一錘定音。他說:“誰都不要讓了,就三個人一塊兒睡吧,

這樣一起聊天,就誰也不會寂寞了。”

  就這樣,我們三人就像罐頭魚般躺滿了一床,靠裡是淑文,床沿是妻子。臨

睡前,大家只是說些閑話,誰也不敢有非分之想,所以就沒有任何故事發生。不

一會兩個女人都呼呼地睡著了,這可苦了夾在中間的我,一直就只敢仰著睡,累

了也不敢向左右側身,因為我知道自己偏向任何一方都是不好的。真想不到左右

逢源卻是一件苦差事!

  第二天各自上班去了。放工回家的時候,淑文來了電話,說她買了三只著名

的燒乳鴿,等一下要來吃晚飯。

  晚飯時,我們一起品嘗了美味的烤乳鴿,興致來了還喝了點紅酒。飯後,淑

文說懶得回家了。妻子一聽,忙說:“你喜歡熱鬧隨便你,不過得聽我安排。昨

晚三人一床睡得太辛苦了,我一轉身險些掉到地上去!這樣吧,反正我一晚要起

來幾次到Baby房間照料女兒,我睡到客房去好了。”頓了一頓,他還微笑著

說:“給你們創造機會啊!你們要快活盡管隨心所欲好了,就當我是透明的就是。

或許妹妹的叫床聲能喚醒我麻木了的神經哩!”

  在妻子的縱容下,這一晚我們真的旁若無人地飽嘗了魚水之歡,不過想到要

顧及到姐姐的感受,淑文還是盡量的壓抑著平日瘋狂的浪叫聲。

  這樣盡享“齊人之福”的一夫二妻生活一直持續了近一年。自從妻子借來了

“替身”以後,我的感情生活更加豐富多彩了,與妻子相處得更加融洽了,夫妻

感情不但沒有任何削弱,反而互相更加信任,更加恩愛了。

  所謂好景不長,快到春節的時候,淑文在參加一個同事的婚禮上,認識了一

位稅務局的科長李偉強,這個看上去三十來歲儀表斯文的白領,在一次車禍中失

去了恩愛的妻子,獨身已經一年多了。他和淑文剛認識就有一見如故相見恨晚的

感覺,很快就頻頻約會,一天沒見面就如坐針毯了。

  當我感覺到淑文對我的熱情頓減後不久,妻子就暗地裡告訴我妹妹已經在開

始一段新的感情,我們也應信守諾言,不要再騷擾她了。我聽後雖然有著若有所

失的感覺,但決不能以一己之私耽誤了她的前程,只好從此跟她回復到姐夫和小

姨子的正常關系。

  事情雖然理性地解決了,可是每當見到小姨子的時候,心裡就有一種水中月、

鏡中花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觸,每當更深人靜之時,往往因回憶著一年來兩人之間

的甜蜜而輾轉反側。更要命的是在心理和生理上又回復到年前的困境。

  妻子是個精明的人,怎會不明白我的苦衷,為了緩解我難耐的飢渴,也曾多

次主動地試圖與我重溫床第之歡,可是總無法喚起自己的欲念,任務式應付式的

交歡往往在味同嚼腊的感受中草草收場。雖然她不厭其煩地責備自己和深表內疚,

但畫餅也難以充飢。這一段時間的家庭生活,就在萬分郁悶和無奈中度日如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