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21章


◆ 第二十一章

  夕陽的餘暉從露台的大窗透了進來,房間裡既沒有亮燈,也沒有開動空調,只有兩男四女,一共六個赤裸裸的身體在互相糾纏著,少女的體香﹑男生的體汗味﹑身體與身體磨擦時所產生的高熱﹑重重的呼吸聲﹑還有淫穢的喘息聲………

  一切一切,開始的時候好像是有規則可守。但到實際情況之下,一切都好像失控了起來。尤其是,大家的腦袋都早已被酒精所侵佔啊!

  在我們這邊的床上,我的身體下面壓著雅茵,我下身的東西都已經徹底地深入她的身體之內,也許她亦是因為酒精而使自己變得極為放鬆的狀態吧?每一出一入的動作裡,都能連帶出一些黏稠的分泌物,身體如實地反映著她高漲的情緒。

  而在我身後緊緊抱著我的嘉莉,則是以小巧的胸脯貼在我的背上摩擦而尋找快感,濕潤的薄嘴唇和靈巧小舌尖,同時也在我的肩和頸上來回挑逗著我身體的感覺,而這一種感覺亦正好為我下身的抽動提供更大的動力……

  「哎…啊啊﹑嗯﹑啊啊……」雅茵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一個存在著六個人的房間裡一樣,盡情地享受身體交合所帶來的快感。

  雅茵有如吸啜般質感的大腿肌膚,緊緊的纏在我的腰間,雙手緊捉著我的手臂,灼熱得手心也冒著濕透的汗水。而在我背後的嘉莉,一邊吻著我的後頸,雙手一邊在我胸膛前亂摸,並用好像為了宣示自己的存在感而挺立著的乳尖在我的背部摩擦,汗水緊貼的肌膚與肌膚之間,交纏著奇異的黏貼感。

  而在隔了僅僅兩步之遙的另一張床上,凌峰躺在床上,小桃坐在凌峰的臉上把他的頭整個都埋在她的兩腿之間,而且好像是要在他的鼻尖之上獲得快感一樣搖擺著腰部。而天使女生則坐在他的身上,兩人的秘處緊密地連緊在一起,天使女生擺動腰部的同時,凌峰也在挺起腰間勉力突進。

  「好緊啊!嗚…唔!嗚……」凌峰的叫聲急促而混亂。

  「嗯…不錯啊,啊哈﹑啊唔……」天使般的聲音聽起來真的特別悅耳。

  「嗚…嗯!」凌峰的臉在小桃的雙腿之間傳出不知是快樂還是痛苦的聲音。

  「嘿,再用點力啊?嗯…嗯!對,就是這樣!」天使女生一邊擺動著腰部,一邊轉臉看向我,並伸出了誘惑的舌頭舔了一下她自己的嘴唇。

  「心痛嗎?」嘉莉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聲說。

  「嗯…」我回應。說沒有絕對是騙人的。

  「那…我過去了。」嘉莉在我耳邊說。

  「哎,嗚!等﹑等一下。」我的心裡想留著嘉莉,但下身的動作卻不容許我停下來,反而被嘉莉的說話分了心,一直忍耐著的東西,都狠狠地在雅茵的濕潤火熱的小穴裡發射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哈……」雅茵的腰部也伴隨著我的射精而一起抖震。

  發射後的虛脫感使我伏了在雅茵的身上,我大口大口地吸著氣,但每一口空氣裡都混合著淫蕩的氣味。同時天使女生那一邊的喘息聲亦變得更加激烈,在味覺和聽的雙重刺激之下,我感覺到才剛發射完﹑仍然停留在雅茵身體裡的那東西,又再開始鼓動起來。

  雅茵身上皮膚的吸啜般的質感真的很舒適,尤其是整個身體都與她徹底磨擦的時候,那一種全身同時被吸啜感所愛撫的感覺,是直上頭皮般的發麻狀態啊!

  「哎…啊…怎麼……」雅茵感受到我在她身體裡的變化,叫出了聲來。

  「抱﹑抱歉啦……」說著我把東西抽了出來。

  「嗚…啊……」雅茵感到若有所失似的把手指潛伏在小三角地帶之內,補充我退出後的空間,但注視著她動作的同時,大量的白濁亦從她的小穴和手指之間裡大量灌出…一滴﹑兩滴﹑三滴……精液沿著她的股溝落在床上,形成了一個小水窪。

  「怎樣?上了我的好朋友,很有成就感嗎?」嘉莉的聲音再次在我耳邊響起。

  「呃……」我對嘉莉突然會向我說出這種話感到愕然。這到底是吃醋?是責怪?還是憤怒?

  「怎樣?很想看我被人上嗎?」嘉莉繼續在我耳邊說。

  「不﹑怎麼可能……呃!」我回應時,嘉莉的雙手突然從後繞過我的腰間,拿著我那沾滿了我和雅茵體液的東西套弄著。

  「很誠實的反應啊?單單聽到我跟其他人上床,就已經興奮了嗎?」嘉莉說。

  「呃……嘉莉……」我企圖抗辯,但身體最重要﹑最敏感的部份被她拿在手上,快感和不安感使我無法反抗她的行動。

  「怎樣?真的很想看我和凌峰上床嗎?」嘉莉說。

  「不!絕對不要…呃……」嘉莉加緊了在我東西上的套弄,而沾滿的體液亦正好充當了潤滑劑的作用,使嘉莉即使高速地套弄也不會使我感到痛楚,反之,東西上麻麻癢癢的感覺更是越加激烈。

  「你想上小桃,對吧?」嘉莉說,而這一句話的語氣與之前不同,是明顯是怒意了。

  「沒…沒有…」我回應她。

  「即使要用我的身體去交換,也要上小桃啊?」嘉莉繼續說,但手上的動作卻完全沒有停下來。

  「不…呃…沒﹑沒有啦!」我大聲地叫了出來,才剛發射完的東西,如果不再忍耐一點,就要再次發射了。

  「夠了啦,嘉莉。」天使女生的聲音說。在我背後的嘉莉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從髮際間的觸感可以判斷,嘉莉的臉轉向了天使女生。

  「再讓他射的話,就交換不成了……啊?這該不會就是妳的目的吧?」天使女生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拍了一下手,然後從凌峰的身上退了開來。

  「哼。」嘉莉只是發出鼻息,並無直接回應。

  只見剛剛分開的兩人私密處仍然沾蓋著天使女生的蜜液,而凌峰東西上包裹著的保險套裡則注滿了一大泡白濁色的精液。

  「好了,快換人!」天使女生催促著凌峰起來。

  「呃…我﹑我嗎?」剛坐起來的凌峰仍然迷夢初醒似的。

  「對,阿峰你過去,然後你過來。」天使女生轉臉對我說。

  「啊…嗯…」我回應了天使女生的話,然後依依不捨地放開了雅茵的身體﹑下了床,而嘉莉也放開了從後抱著我的雙手,讓我過去天使女生和小桃那邊的床上。

  而凌峰則坐在嘉莉和雅茵那一邊的床沿。他正目不轉睛地凝著雅茵的裸體!

  「茵﹑雅茵!」我大聲地叫喚正在昏昏欲睡得無法認知狀況的雅茵。

  「唔?啊…咦?!你!混蛋!」被現狀嚇得彈了起來的雅茵,反手就「啪」的一聲重重地打了凌峰一個巴掌。

  「呃……」凌峰撫著被打的臉頰,臉上怒得一陣青,一陣紅。

  「雅茵,妳還是先出去吧?上三樓睡一會,好嗎?」嘉莉向雅茵說。果然,在「五美圖」裡面嘉莉最關心的依然是雅茵啊。

  「啊…嗯,好的。」雅茵尷尬地點了一下頭,然後在床角處取回自己的衣衫,也顧不得身上仍然裸體,就馬上衝出了房間之內。

  「謝謝妳,嘉莉。」雅茵回頭過來說,然後關上了房門。

  隨著房門再次閉上,房間裡只剩下五人。

  「雅茵的份,我補回給你。」確認雅茵離去之後,嘉莉對凌峰說。

  天使女生凝視了嘉莉一會,然後再低頭沉思了一會。

  「紫薇…」我呼喚了她。

  「嗯?」她爽快地回應了我。

  「雅茵不願意,就由她好了,不要傷害她,好嗎?」我說。

  「哼!在你眼中我是甚麼人了?」天使女生向我扁起嘴巴以不不滿。雖然這一個表情很可愛,但仍然沒辦法解除我心中的疑慮啊……始終她是策劃小桃醉後被凌峰和雅茵男友姦淫的幕後主使者啊!又怎麼能夠教我放心!

  雖然說那一次她是為了我才會這樣做,但難以保証她會否再做出類似的事情去傷害雅茵啊!

  「答應我,好嗎?」我說。

  「好﹑好,我不理她了,好嗎?」天使女生說。

  「嗯…」我點頭回應。

  「赤裸裸的正義超人啊?這裡有另一個小乖乖等著你上哦~嘻!」天使女生笑著說。

  「誰是小乖乖了?嘿!」小桃扁著嘴說。

  「小桃…真的可以嗎?如果妳不願意的話,也可以先出去啊。」我說。

  「你剛才就不問我會否不願意啊?」天使女生說著,雙手就跟著纏了過來挽著我的頭頸,然後是洗髮精的香氣撲鼻而來。

  「是妳自己提出交換的吧?」我說。

  「我提出,但我不想玩,不可以嗎?啜!」天使女生說著吻了我的臉頰一下。

  「哪裡有這麼不負責任的發言啊?」我說。

  「喂喂喂!現在的主角是我吧?你們在無視我嗎?」坐在我身邊的小桃大聲地說。

  「嘻嘻~小乖乖急著要止癢啊?要我來幫忙嗎?」天使女生笑著說。

  「不要再叫我小乖乖了!討厭鬼!嗯~」小桃突然靠了過來,然後把我挺立著的東西一口含進了嘴巴之內!

  「呃!啊…怎﹑怎麼……」我被小桃突如其來的行動嚇到了。

  「哎啊?原來是個主動的小乖乖嗎?嘻嘻~哎啊!」天使女生笑著說,卻換來小桃輕力的拍打了她的臀部一下。

  「嘉莉,我們也開始吧?」在我剛才躺過的床上,凌峰的聲音說。

  「嗯…聽著,你答應過我的,在這裡也一樣。」嘉莉語氣有點冷地說。

  「知道了……可是臉頰好痛啊。不能親一下嗎?」凌峰輕撫著臉頰說。

  「你妄想。」嘉莉直接拒絕了他。

  「哼~竟然敢打我的臉,如果有機會…」「你膽敢對雅茵做些甚麼的話,我絕不饒你,我是認真的。」嘉莉冷冷地打斷了凌峰的話。

  「呃…知﹑知道了啦,那幫我舔一下,總可以吧?」凌峰說。

  凌峰的臉上竟然會有這一種表情?這一種敬畏的神色,不只出現在應對天使女生身上,剛才對著嘉莉竟然也是這一個表情?到底…他們之間是怎麼樣的關係啊?

  嘉莉半跪坐了下來,並扯下了凌峰東西上的保險套,白濁色的精液從袋中溢出,散發出精液獨有的氣味。

  「你先去清理一下,好嗎?」嘉莉說。

  「喂,我家小桃也是原汁原味在舔啊!」凌峰縐著眉說。

  嘉莉遲疑了一會,還是搖一搖頭。「你不去洗,就拉倒。」嘉莉說。

  「哼……就是只會欺負我!老哥,便宜都是你佔啊?」凌峰一邊說,一邊站了起來,步向浴室的方向。

  「慢著,我看著你洗,怕你洗得不乾淨。」說著,嘉莉也跟著凌峰進了浴室。

  我們目送了二人進了浴室,然後天使女生再次纏了過來。

  「好了,開.始.啦~」天使女生說著,在我背後一邊伸出一隻手來挑逗我的乳首,一邊把我的頸輕托著引導過去,然後吻住了我的嘴唇。

  「嗯…啜……」天使女生的舌尖迎了過來,在我的嘴唇上挑釁著。

  「唔﹑唔唔……」在我下身半跪坐著的小桃,也許因為嘴巴中的東西突然漲大起來而發出有點辛苦的聲音。

  沙沙沙沙………浴室那邊傳來了水聲。

  「哥哥……」小桃稍稍退了開來,但我的東西和她的小嘴上依然糾纏著銀白色的絲線。

  「小桃……」我從天使女生的嘴唇退開,回頭輕喚了她一聲。

  「哥哥,可以吻我嗎?」帶著羞澀表情的小桃抬高頭向我說。

  「嗯……」無視糾纏在她嘴唇上的絲線,而她似乎亦不在意我嘴唇上來自天使女生的銀絲,我低頭彎腰就直接吻上了她,四片嘴唇緊緊的黏合在一起。

  小桃的臉頰好熱,熱得像發燒一樣,我伸手輕托著她紅彤彤的臉頰,軟軟的手質感非常滑嫩,我以不令她有痛感的力度在她兩邊臉頰扭了一把,把她的嘴唇稍為拉開,然後把舌尖伸了過去。

  「嗯……」小桃回應了我的吻,也把舌尖稍為伸了出來,與我的舌尖頂在一起。

  我要盡量滿足她,並把她的心給奪過來。我心裡說。但要怎樣做呢?我腦海裡在盤算。

  小桃柔軟濕潤的嘴唇,微微的震顫著,透露著她心裡也是充滿著複雜的情緒。

  這時,一直凝視著我的小桃,下定決心般的閉上了眼,把頭稍為傾側,使我倆嘴唇與嘴唇之間貼得更加緊密。我甚至感覺到,小桃的兩片嘴唇簡直就已經侵入了我的口腔裡似的,抵在我的牙齒之前,拼命地吸啜著我的舌頭。

  我輕輕的把她摟住,身體感受著她柔軟的肌膚。赤裸之後,幼兒胖的體型更加明顯,而胸前一雙白滑巨乳更是明確地宣示存在感似的,實在地抵在我的胸前。

  我橫了一眼身後的天使女生,以不讓小桃感覺到的力度輕輕向天使女生點頭。她回以我一個魔鬼般的微笑,然後坐到了小桃的身後。

  「小桃…」我稍稍把小桃推開,放鬆了接吻的嘴唇,然後再次呼喚她的名字。

  「哥哥……」桃紅色的臉頰上,是瞇成一線的動情眼眸。

  我輕輕按下她的肩,讓她躺著坐在她背後的天使女生的身上,而天使女生則從她的腰間伸手微微張開她的大腿,桃紅色的小蜜穴裡已經泛濫著銀色的光線。

  「紫薇姊…這樣很羞啊……」小桃曲著眉抬頭向天使女生說。

  「傻瓜,妳不是喜歡他嗎?有甚麼好害羞的?」天使女生說。

  「就是因為喜歡……過啊…」小桃說著又低下了頭。

  「喜歡過而已嗎?現在不喜歡了?」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撫摸著小桃的一雙巨乳。

  「唔唔……他是嘉莉姊的男友啊……嗯…輕一點啦……」小桃輕呼著。嫩滑的巨乳在天使女生修長的手指之間透露出來,與巨乳是正比的乳首有點大,但與小穴一樣是呈現鮮嫩的桃紅色,看著就已經有點想一嚐味道的衝動。

  「嘻,如果他不是呢?」天使女生追問。

  「不會!我不准他們分開。」小桃以肯定的語氣說。「有誰要拆散他們的話,我一定不饒恕的…包括妳。」小桃繼續說。

  「呵~我可是嘉莉認可的情婦哦!啜…」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吻住了小桃的耳垂。

  「哎……」小桃的聲音直接回應著天使女生刺激她身體時的反應。

  同時,浴室那邊的水聲也靜止了。

  我伸出雙手打開小桃桃紅色的小穴。「啊……」小桃的身體震動了一下,一雙巨乳則是泛起漣漪似的搖擺震動著。

  我低下了頭,把頭埋在小桃的兩腿之間,嘴唇靠近桃紅色的小穴處輕輕吻了上去。

  「哎…哥哥!嗯……」小桃的雙手輕抓著我的頭髮,雙腿也把我的頭緊緊夾住。這一種像是抵抗,而實際卻是夾得更緊的羞澀,使我更加感到興奮。

  「唔啜!卜卜卜……」浴室那邊傳來了響亮的聲音。這一種聲音…是嘉莉正在替凌峰口交嗎?

  由於我們身處的房間形成了密室般的狀態,即使隔阻了一道牆,只要是沒有關上門,浴室裡的聲音就連身在外面的我們都能夠聽得很清楚。我想,反之亦然吧?嘉莉在浴室裡面一邊看著凌峰洗刷下身,一邊聽著我和小桃還有天使女生的對話,想必心裡會非常難過吧?所以就直接在浴室裡履行剛才與凌峰的約定,而不想再出來了吧?

  便宜了你這小子!我心裡怒吼。對凌峰的憤怒和醋意一下子襲來,我從眼前稀疏的小三角毛叢中看向小桃瞇著眼的臉,雖然清楚知道這件事與小桃無關,但作為凌峰女友的她………

  我把兩根手指插入了小桃的小穴,然後開始緩慢地抽插。

  「啊﹑哎……哥哥……啊……」小桃的小穴裡泛濫成災,愛液伴隨著我手指上的動作不斷不斷的湧出,像是無止境的礦泉一樣……才一會兒已經把我身前的這一片白色的床單上染成了一大片灰色的濕透。

  「呵~這麼濕啊?很舒服嗎?」天使女生在小桃耳邊以曖昧的語氣說。

  「啊…嗯…我也不知道,峰哥也是這樣說……就只是一直都很多啊……啊……嗯!」小桃迷迷糊糊地回答天使女生。

  「嘻~這是天生淫蕩哦?」天使女生笑著說。

  「妳…亂說!啊……」小桃想舉手拍打天使女生在她胸前的手,卻被我在她的小穴裡再加上另一隻手的兩根手指抽插,去阻止她的行動。

  「哥﹑哥哥……」小桃像是有點痛苦地瞇著雙眼,凝視著我的臉。

  「嘻,小桃的胸脯真的很大,摸起來好舒服哦~」天使女生繼續撫弄著小桃的胸脯,使她的巨乳扭曲成各種各樣的形態。而略粗的柔軟大腿夾在我臉頰耳邊形成了一個奇異的灼熱空間,使小桃身體的氣味更凝聚在我的鼻尖,使我的五官都只能集中在她的身體之上。

  小桃的一雙小腿勾在的背上,似乎在無意識地進行著一推一放鬆的動作,推動著我的頭再靠向前,但同時她雙手上的手指卻插進了我的髮間微微用力打算推開我的頭,像是要勉力抵抗著我繼續刺激她的身體似的。這一種欲拒還迎的態度,使我更加興起了欺負她的感覺。

  「哎……啊……嗯﹑哥…哥哥…不要啦……嗯…」小桃的聲音在她的大腿阻隔之下,好像有點變調的感覺。

  「嘻~小桃,這麼好色不行哦。」天使女生的聲音,聽起來也有一點變調。而浴室裡的聲音,更加是幾乎完全聽不到了。

  大量呈透明狀的蜜液從小桃嫩紅色的小穴裡漏出,沿著小桃的大腿根部,還有我的雙手上不停滴下,白色床單上的灰色地帶越加擴展。而埋在她兩腿之間的我,嘴臉上更加是濕得一塌糊塗。

  我伸出了舌頭重重地舔了小穴表面之後,雙手操縱潛伏在小穴裡的手指,把小穴左右拉開,一道水流急速流出,然後我就直接把舌頭伸了進去小穴之內。

  「啊…啊…哈啊……哥哥……嗯……哥哥﹑求…求你給我……嗯……」小桃的聲音已經變得急促。

  「呵~這麼主動啊?是因為阿峰的教導嗎?」天使女生說。

  「別…別說啦…啊……」小桃說著,雙腿夾得我的頭更緊。

  「嘻~小桃真可愛…啜…」天使女生側過了小桃的臉,雙手包裹著小桃的頭,然後緊緊地吻住了小桃的嘴唇。

  「嗚!唔唔!唔?唔唔唔!」小桃被吻著的嘴唇發出怪叫,看樣子是對天使女生突如其來的吻感到不滿。

  天使女生無視小桃的叫聲,只是繼續用力地採摘小桃的嘴唇。

  「唔唔!嗯~唔!唔唔!」小桃雙手用力地推開我埋在她兩腿之間的頭,然後騰出雙手去阻止天使女生的吻。

  「嘻~怎麼啊?」被推開的天使女生說。

  「哪有女生和女生這樣接吻吧?我沒有那一種興趣啊!嘔心!」小桃縐著眉地抗議。

  「哦?原來接受不了嗎?唔……那讓妳哥哥來好了?」天使女生微笑著的看向我。同時,小桃亦把視線轉到我的臉上。

  「嗯……」我輕輕點頭,然後把身體稍移,整個人覆在小桃的身上向前爬起,小桃張開的腿架在了我的腰間,我則把雙手固定在她的肩上。正要吻下去之際,卻發現下身的東西已經抵在了小桃的小穴之上,並順著身體移上之勢,整個前端部份都已經探進去了!

  「啊!哥﹑哥哥……」感到下身異樣的小桃圓睜著雙目凝視著我。

  「啊…抱﹑抱歉……」我馬上退了開來。

  「嘻~讓我來﹑讓我來。」天使女生說著,從床頭上拿了一個保險套,解開了包裝袋。

  「啊…我自己來好了。」我說。

  「不,說好了要由我來的。」天使女生微笑著的放開了倚她懷中的小桃,讓她躺著。然後去到我的身後,雙手纏向我的腰間。

  「好了,抬高一點……嗯,對。」天使女生一邊說,一邊替我帶上保險套。而小桃則是呆然地凝視著我的東西。

  「小桃……」我叫喚了她一聲。

  「哥哥……」小桃也紅著臉的回應我。

  「要來了哦。」我凝視著她的臉說。

  「嗯……來吧……呃!啊………」她一點頭,我馬上把東西插了進去。

  很柔軟……很熱……而且很滑……

  一刺進去,就有大量的蜜液湧出,我的兩腿之間﹑毛髮上都立刻濕成一片。這一種黏濕的感覺使我有點不習慣,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嗯……嗯……喔……」浴室那邊傳來了嘉莉的喘息聲。

  「嘉莉……」我輕喚了一聲,並把頭轉移至緊接著浴室的牆上……當然,牆是不透明的,根本看不到裡面。

  「哥…哥哥……」小桃再次叫喚了我,我轉向她的臉上,是一臉擔心的神色。

  「小桃…」我也再次叫喚了她一聲。既然已經插進去了,事已至此,都沒有辦法了,不如專注於小桃身上吧?

  我開始慢慢擺上腰間,在躺著的小桃身體裡進出。而天使女生從後抱緊了我,就像嘉莉剛才的動作一樣挑逗我的胸前。

  「啊……嗯……哥哥……」小桃向我伸出了雙手,我也伸出了雙手,與她十指緊扣。

  「小桃…」我低下了頭吻向她,而背後的天使女生竟然也隨著我而覆了下來。

  「好重……」小桃悶哼了一聲。

  「嘻~抱歉抱歉。」天使女生笑著的坐了起來,退了在床邊一旁。

  「要來哦?」我向小桃說。

  「嗯!」小桃用力地點頭。

  我再次抽動腰部,而小桃的身體也回應著我的頻率而擺動。

  「啊…嗯…哥﹑哥哥……啊……」小桃睜著眼嬌喘著。

  大量濕潤的蜜液不斷在小穴裡流出,過度潤滑的感覺,反而使緊貼的觸感有所減低。不過這亦正好,剛才被嘉莉逗得已經有再射精的衝動,在小桃的小穴裡射精感較低,反而有利我可以作較長時間的抽插。

  「啊…哥哥…嗯……啊……」小桃的雙腿緊緊地扣著我,灼熱的柔軟感覺,像是要把我整個人陷進去似的。

  「小桃……」小桃的腿夾得太緊,我感到有點辛苦。

  「哎哎~這不行呢~放鬆一點哦!」天使女生說著,稍為打開了小桃的腿,我也趁機轉變為大幅度的前後抽插。

  「啊!哥哥…啊!嗯…啊…啊……嗯!要死了…啊……嗯……」小桃不斷嬌喘著。

  而我也沒有放過這一個機會,重重地吻住了小桃的嘴。

  「嗯…啜…嗯嗯!嗯…唔~嗯!」小桃被我吻得呼吸都凌亂了。

  然後,我停下了腰間的一切動作,把頭退開,與小桃的臉保持一定距離。

  「呃……哥…哥哥……唔…」小桃嘗試抬起頭來回吻我,卻總是沒法達到能夠接吻的距離,而她身體半脫力的狀態下,也不容她反抗於我。

  「哥…哥哥……」小桃喘著氣,向我示意哀求的眼神。

  「小桃…喜歡我嗎?」我說。

  「呃……哥﹑哥哥…喜……可﹑可是……」小桃的臉上滿是猶疑的神色。

  「喜歡我嗎?」我再問了一次,然後腰間輕推了一下,再停下來。

  「啊~嗯……可是…嘉莉姊……」小桃別開了視線。

  我再重重地抽插了兩下,再停下來。

  「啊~嗯~啊……呃……哥﹑哥哥……」小桃把猶疑的視線轉回到我的臉上。

  「喜歡我嗎?小桃。」我凝視著小桃雙眼說。

  「喜…我……我喜歡哥哥!」小桃大聲地說了出來。

  然後我馬上開始在小桃的身上全力衝刺!

  「啊~啊啊!啊~哥哥!啊~喜歡!啊~最喜歡!啊啊~嗯~啊啊~」小桃的聲音也盡情地放浪了起來。

  「嘻嘻…真是乖巧的孩子~」天使女生在我身旁笑語著。

  「嗯…啊啊~哥哥…嗯﹑啊啊~啊~」小桃似乎完全聽不到天使女生的說話,完全埋沒在快感之中了。

  「小桃!」我再次加速抽插的力道。

  「啊!哥哥!給我!啊~哥哥!嗯!啊~啊~啊~啊啊~~!」小桃的身體劇震的同時,大量的液體從她的小穴裡湧出!我下身的東西上傳來了異樣的觸感,使我忘了射精感而馬上退了開來。

  滴嗒滴嗒滴嗒滴嗒………透明的液體像花灑一般的不停噴出…………

  「哎啊?舒服成這個樣子嗎?嘻~真可愛。」天使女生說。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潮吹」?

  「呼…呼…呼………」小桃急亂的呼吸聲,使我重新把焦點放在她的臉上。

  牛角辮散亂不堪,可愛的臉上泛著一片桃紅,雙眼泛著猶疑與不安的神色,嘴唇上是銀絲亂黏得一片狼藉。粉頸上留有激吻的痕跡,巨乳上亦留有點點班紅的指印,小叢林成了沼澤,兩腿之間則是水跡班班,雙腿無力地左右張開…………

  我……確實地與小桃做愛了。

  腳步聲從我身後傳來,然後有某物件被丟到我的頭上。

  「哎…」我摸了一摸頭殼,回頭看到全身赤裸的嘉莉以憤怒的樣子走近另一邊的床上,拿起了屬於她自己的衣衫。

  「我上去看看雅茵,你們慢慢玩!」嘉莉拋下了這一句話,頭也不回就開門離開了房間之內,並順手關上了門。

  「嘉…嘉莉……」我呆然地凝視著已閉上的門。

  「哎~累死了呢~」凌峰的聲音在浴室裡響起,然後他慢慢在浴室裡步出,然後直接倒在另一邊的床上躺著。

  軟巴巴的東西在他的兩腿之間呈現無力的吊鐘狀態,然後我再看看剛才被丟在我頭上,現在已經被天使女生拿在手上之物–一個金屬包裝袋,還沒有開封的保險套!

  「嘉﹑嘉莉!」我大叫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