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22章


◆ 第二十二章

  「嘉、嘉莉!」我大叫,並站了起來打算追回她。

  「哎?你追上去有什麼用呢?」天使女生拉著我的手說。

  「呃…?」我回頭看向天使女生,只見她以天使般的微笑回望我。

  「這裡是渡假屋,她跑不了去的。再說,你現在追上去,她和雅茵的關係往後就變得更麻煩了吧?」天使女生說。

  「呃?」我歪著頭思考了一下天使女生的話。

  「她走上去不是要避開你,而是要與雅茵好好地商談一下,你這樣還不能理解啊?」天使女生繼續說。

  「是…是這樣嗎?」我托著下巴說。

  的確,突如其來的真相大白使我與雅茵的關係浮面,嘉莉雖然感到驚訝,但似乎也勉強接受了。但對於雅茵,一直問我說「要我該如何面對嘉莉呢?」的雅茵,這一刻真的要面對嘉莉了。

  這時候如果我追上去,的確可以哄一下嘉莉的歡心,但在她身邊的雅茵呢?

  我反覆思量了一下,還是不要立即追上去好了。抱歉啊!嘉莉…我種下來的問題,總是要你來替我承擔……

  我的心抽緊了似的痛。

  「哎?你還沒有射吧?」天使女生纏了過來我的身上,伸手扯下了我的東西上沾滿了小桃愛液的保險套。

  「嘉莉叫我們慢慢玩哦~這是我這個情婦上場的時間了吧?」天使女生微笑著說,並把我的東西套進了她的嘴巴裡。

  「你……」我低頭看向天使女生,天使般的微笑之下,卻是魔鬼的心。

  沒錯,這個女人是魔鬼。我們之間所發生的一切變化的原因,其實都在她。

  「紫薇。」我叫喚了她。

  「嗯?」她稍稍從我兩腿之間退了開來,嘴唇上的銀絲卻仍然與我的東西在糾纏。

  「你…你剛才跟我說…我想看你跟其他男人做,你也可以吧?」我冷冷地說。

  「呃……嗯,是啊。」天使女生先是閃過一絲訝異,然後像是下定決心般點頭。

  「那,我與凌峰一起跟你做,也可以吧?」我說。

  「…………」「老、老哥,你…你說什麼?」在另一邊床上躺著的凌峰驚訝得彈坐了起來。

  天使女生雙眼骨碌了幾下,然後再以堅定的眼神凝視著我的雙眼。

  「如果……那是你的意願…和答覆,我沒意見啊。」天使女生說。

  天使女生答應我的要求?她竟然答應了?

  天使女生站了起來,然後過去凌峰那邊的床上。我輕輕地靠攏了小桃的雙腿,然後把原本放在一旁的被子覆在她的身上。

  「老哥…你是認真嗎?這樣…」「嗯!」天使女生主動地吻住小凌峰的嘴巴,不讓他說下去。

  天使女生的舌頭馬上伸了過去,而凌峰雖然不可置信地圓睜雙目,卻是張開了嘴讓她的舌頭進去。

  兩條舌頭緊緊地纏在了一起,可是嘴唇與嘴唇之間卻刻意保留拒離似的,讓我清楚地看到了這一個場景。

  凌峰閉上了眼在享受,但天使女生的眼卻不斷骨碌地轉向我的臉上。

  我的心中也有一點痛。但相比起嘉莉剛才所受的痛苦,她所受的就只是接吻而已!

  我走近了過去,把她推倒在凌岸身上,抬起她的腰,直接就把我的東西插了進去。

  「啊~呃…嗯!」她被我推得整個人伏在凌峰身上,而凌峰則繼續在她的臉上亂吻。

  我重重地在她身上拉出和插入,每一次也差不多全部拉出來,然後再用力地一插到底。

  「啊!呃……啊!哎……啊!嗯……」天使女生的呼吸被我規律的模式牽著走。

  這時凌峰則埋首在天使女生的圓渾胸脯之間,每一次隨著我的動作,胸脯都在凌峰的臉上強烈擺動,凌峰雙手纏上來扣著她的腰,使她的胸脯更加和他貼近。

  比起剛才交換時只是單純的帶著保險套插入,這一次凌峰是盡情地享用他女神的身體了!

  而我從背向我的天使女生的身上,我看到的是凌亂的髮絲、濕潤的汗水、以及震動著的肌膚。

  「啊…嗯…啊啊……」天使女生開始習慣我的力道,反過來擺動腰部打算取回控制權。

  我凝視著天使女生的身體、尊貴的女神的身體,一寸一寸地落入凌峰的染指之內,我的心中有一點痛……亦有一點失落……

  擺幅加上天使女生小穴裡的壓縮感同時襲來,剛剛在小桃身上已經幾乎要爆發的東西實在按捺不住,就只好在她的小穴裡徹底解放……

  「啊……啊……哈啊……」天使女生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頭髮散落,洗髮精的香味已被我們兩個男生身上的汗味所取締,天使般的臉蛋上有點扭曲,白嫩的肌膚上亦染滿了班班紅印,粉色的小穴裡垂吊著屬於我的白濁色液體………

  我從天使女生的身上退了下來,在床頭拿了幾張紙巾清潔一下自己的身體。而凌峰已經急不及待地套上了嘉莉丟下的那一個保險套,把天使女生按在床上,就往她已經注滿了我的精液的小穴裡插進去。

  「啊……你……啊!嗯……」凌峰一邊抽插,一邊吻向她的嘴唇。像是今日之後恐怕再無機會似的,他不放過任何機會似的,盡情地採摘著天使女生的身體。

  凌峰規律地擺動腰間的同時,亦不忘在搜索天使女生身上的敏感帶,耳垂、後頸、胸前、背後……全都被凌峰修長的指頭愛撫過。

  「啊……啊……嗯……」天使女生瞇上眼地享受,天使般的臉上像是淪落為魔鬼的誘惑表情。

  凌峰的手段還真的頗厲害,一旦找到了敏感點,他就會適度地來回給予刺激,而腰間上的動作看似太過於規律,卻又是有一個淺淺深深似的模式所規劃。單單聽到天使女生的嬌喘聲,就知道那是一個相當成熟的技巧。

  我的心中再次想起了嘉莉……她到底在這個男人身上,領教到哪一個層次的感覺啊?

  「啊……嗯……阿峰…用力一點…啊……」天使女生竟然主動求饒起來。

  「哈…女神…哈哈!」凌峰興奮得亂叫了起來。

  「嗯…啊…哈啊~嗯!嗯!啊……」天使女生忍耐著不要發出聲音。

  這似乎反而更引起了凌峰征服她的決心,凌峰加緊了抽插的力道,而另一邊則伸手把沾有天使女生愛液的手指,放進天使女生的嘴唇之內。

  「啊…嗯嗯…哈啊…嗯嗯……」天使女生的身心都已經被慾望所牽制,看她即使是凌峰的手指,也想伸出舌頭舐舔的樣子,我的心裡實在看不下了。

  我先是坐了起來,然後拿起了自己的衣衫。

  「啊…嗯!哈啊~啊~啊啊……」天使女生的淫魅的喘息聲持續。

  我打開了門,一聲不響地離開了房間,再關上門,到隔壁房間的浴室裡洗澡。

  天使……墮落了………

  我心中的天使,凌峰眼中的女神,所有校內男生心目中的偶像………

  在凌峰的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之下,墮落了………

  認真地洗好了澡,把身上所有交纏過後的味道都徹底清除。

  但心裡面的感覺呢?我也能夠透過清洗而全部沖掉嗎?

  我重新穿好衣衫,離開了二樓,一步一步地踏上樓梯,然後在三樓的房門前輕輕敲門。

  咯咯…………房內沒有回應。

  我輕力扭開了房門,房內開了冷氣,涼涼的寧靜感好舒服。

  深紅色蒙古包似的床簾沒有被掛上,大床上兩個少女蓋著一張大被子相擁而睡。

  「嘉莉……」我輕聲喚了一下。

  雅茵的臉埋在嘉莉微小的胸前,而嘉莉則是痛惜似的以雙手緊緊包裹著雅茵的頭,兩人的臉上都清楚地留有著兩條淚痕……我的心裡刺痛著。

  我伸手輕撫了嘉莉臉上的淚痕,她的眼皮微微地跳動了一下。

  我的睡公主,又在裝睡嗎?

  「嘉莉……對不起……」我凝視著嘉莉的臉,輕聲地說。

  「我…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氣的…只是,我實在不想小桃和凌峰繼續走在一起……」我說。

  「……這和你上了小桃是兩回事。」嘉莉仍然緊閉上著雙眼,但嘴唇則微微震動著說。果然是裝睡啊?我心裡說。

  「不是,只要小桃喜歡上我,就會離開凌峰吧?」我說。

  「那又如何呢?小桃喜歡誰,你就要阻止,原來你喜歡的是小桃?」嘉莉微微睜開了雙目,橫了我一眼。

  「當然不是!我只是…不希望凌峰有機會接近你。」我說。

  「我?與我何干?」嘉莉有點訝異地看著我。

  「那一次……在地理室看到之後……我的心好痛!我…我不想失去你!我真的不想……」我說著,淚水竟然奪眶而出了。

  「啊?你說那…嗯……」嘉莉把話說了一半,然後再次閉上了眼。

  「嘉莉……」我輕喚了她一聲。

  「分手吧。」嘉莉說。

  「呃!這……」我呆住了。

  「你有對不起我的地方,我也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如果我們都不能原諒對方的話,就只有這樣了。」仍然閉著眼的嘉莉一邊說,淚水一邊沿著臉頰滾下。

  「我……」我凝視著嘉莉,她卻沒有張開眼的意思。

  「嘉莉……」在嘉莉懷中的雅茵也抬起了頭,凝視嘉莉的臉上。

  「不……不可以!我不允許!」我大叫著。

  「「呃……」」被我突然大叫而嚇到的嘉莉和雅茵也圓睜著眼看著我。

  「你是我的女友!我只有一個女友,什麼情婦,什麼妹妹,我全部都不要!我只要你!嘉莉!」我大叫著的同時,隔著被子抱住了嘉莉的身體。

  「你就不介意……我跟凌峰做過?」嘉莉圓睜著雙目說。

  「過往的事,我也有不對!從今開始,就只有我們兩個!」我說。

  「…即使……我的身體滿足不到你?」嘉莉淡淡的說。

  「這是誰說的?你的身體為什麼會滿足不到我?」我說。

  「我…我又沒有胸脯,又沒有技巧…我…」我緊緊抱住了目光呆滯、正在喃喃自語的嘉莉。

  「傻瓜…完滿的做愛…當然要有愛啊!」我大聲地說。

  「打…打令……」嘉莉的淚水滾滾而下,然後轉身把頭埋在我的胸前。

  雅茵在嘉莉的身後,輕輕搖頭苦笑。

  「是你的,根本就誰也搶不走。」雅茵說著坐在床沿後站了起來。「嘉莉,我退出了……他是個爛好人,不要輸給那個女人啊!」然後站起來,頭也不回地離開睡房之內。

  「雅茵……」嘉莉想叫住她,但雅茵卻好像完全聽不到一樣,並關上房門。

  「嘉莉…」我輕喚了她一聲。

  「打令…」她也輕喚了我一聲。

  然後我們兩人就在疲累感中相擁而睡。

  ************

  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漆黑一片。

  躺在我懷中的嘉莉早已醒了過來,默默地凝視著我的臉。

  「嘉莉……」我輕喚了她一聲。

  「打令……」她也微笑著的輕喚了我一聲。

  「我有點餓了。」我說。

  「嗯,那我去煮飯吧。」嘉莉微笑著說。

  「我去幫忙。」我說。嘉莉則向我點頭微笑。

  才打開房門,已經聽到雅茵歌唱的聲音。

  「嗯?在唱歌啊?」我沉吟著。

  經過二樓的房間,兩間房門都大開著,看進去裡面都沒有人。

  下到了大廳,就看到雅茵拿著咪高峰看著電視的字幕唱歌。而小桃則在另一邊的一大堆唱片中選擇歌曲。

  我環視了客廳,檯面上的紅酒和酒杯依然存在,但卻看不到天使女生的身影。

  「朱紫薇呢?」竟然是嘉莉先問她們。

  「走了。」小桃冷冷的回應。

  「走…走了?」嘉莉感到不可思議地說。

  「嗯,剛才她洗完澡之後就說要走了,叫我跟你們說一聲。」小桃說。

  「那…凌峰呢?」我說。

  「他也跟著走了,說不放心讓紫薇姊一個人回去。」小桃說。

  「呃…這……」竟然拋下女友去追天使女生了?這小子……

  「我跟他分手了。」小桃繼續說。

  「「呃!」」我和嘉莉同時表示驚訝。

  「很奇怪嗎?峰哥的心一直都不在我身上,我是知道的啊。」小桃說。

  突如其來的變化,使我和嘉莉互相對望了一眼。

  「他們…沒事吧?」嘉莉向我說。

  「以走山路來說真的有點夜……」我盤算著要不要出去找一找他們。

  「峰哥剛才有傳短訊給我,說他們已經上了巴士。」小桃說。

  「啊…嗯,安全就好了呢。」嘉莉鬆了一口氣,然後步向廚房。

  既然安全了…應該不用擔心吧……應該………

  我進去了廚房,看到嘉莉正在從雪櫃裡拿出一包一包的食物。

  「唉……說走就走,預備了的食物誰吃啊?」嘉莉自言自語著。

  「我吃多一點好了。」我說著,從後抱著嘉莉的腰。

  「別玩啦~你不是幫忙,是搗蛋!」嘉莉回頭橫了我一眼,不過眼神中根本沒有怒意。我就把嘴唇靠了過去,輕吻了她的嘴唇一下。

  「壞蛋~」嘉莉輕輕推開了我。「我跟你說,小桃現在跟凌峰分手了,你要怎樣負責任啊?」嘉莉一邊打開裝著食物的膠袋,一邊說。

  「呃……」其實剛才小桃說她跟凌峰分手了的時候,我已經嚇了一跳。其實以性技巧來說,我應該是及不上凌峰的,更別說以此來搶奪小桃的心了。所以導致他們分手的原因只有兩個,一是小桃真的對我動了心;二是親眼看到凌峰和天使女生做愛時的表現,令小桃心死了。

  我沒有辦法肯定是哪一個原因……又甚至,兩個都可能是原因。

  「嗯?怎麼不作聲了?」嘉莉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凝視著我。

  「在想辦法啊……」我說。

  「對,那是你自己闖出來的禍,就由你去想辦法好了。」嘉莉說著再次開始料理從膠袋裡取出的食物。

  「唉…想不到會這麼快……」我自言自語著。

  「那是你沒有想過後果的意思?」嘉莉說。

  「唔唔……只是沒想到小桃會那麼決絕。」我說。

  「那孩子啊……口硬心軟的。」嘉莉說。

  「嗯?那是什麼意思?」我問嘉莉。

  「她一直喜歡你,我是感覺到的。不過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與凌峰一起。」嘉莉說。

  「啊?連你也不知道啊?」我說。

  「什麼意思?為什麼我會知道?」嘉莉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反問我。

  「我以為凌峰一定會跟你說嘛……」我說。

  「你…你還介意我跟他的事?」嘉莉的臉上帶點灰暗的神色說。

  「不是…說介意…但……總不能說不在意吧?」我搔著頭說。

  「呼~看來……」嘉莉呼了一口氣。

  「不,不要。」我馬上上前抱住了嘉莉。

  「嗯?唔!嗯……」嘉莉的嘴唇被我吻住,我不讓她說下去。

  可是……她和凌峰之間的事情,我真的不能過問嗎?

  「嘉莉……」我稍為把頭向後移開,嘴唇與嘴唇稍稍分離,嘴唇之上仍然留有嘉莉嘴唇的餘溫………

  「打令……」嘉莉凝視著我。

  我實在不忍心去問……不忍心把好不容易才挽回的關係斷送。嘉莉剛才跟我說分手,我真的感覺到像是地動山搖般的震撼……我不想與嘉莉分開!但……她與凌峰之間的關係,在我的心中仍然有根刺般的存在。

  不過回頭一想,在嘉莉的立場,難道就不會同樣地看待我和天使女生的關繫了嗎?她的心裡一定很痛……而且,還有雅茵和小桃作為她最關心的兩個好朋友。嘉莉是作了多大的決心,才肯原諒我的所作所為呢……

  「打令…你在想什麼?」在我懷中嬌小的嘉莉抬起頭凝視著我。

  「我在想……只要有你,我就已經很幸福。」我說。

  「哄人的……」嘉莉輕聲的說,並閉上了眼睛。

  這個時候不需要說話回應,這程度上的禮儀,我還是懂的。

  嘴唇與嘴唇再次碰上………

  ************

  晚飯,一台上都是以蔬菜裡為主的?菜,也許嘉莉是考慮到下午燒烤時已經吃太多肉類食物了吧?

  「嘉莉姊煮的菜最好吃了~」小桃一邊吃,一邊不停讚賞。

  「嗯,不知道要有多努力,才可以把廚藝練習成這樣呢?明明全部都只是普普通通的蔬菜,煮出來的味道卻是美味可口。」雅茵也加入讚頌的行列。

  嘉莉的廚藝,是好得沒話可說的。關於這一點,我絕對可以立下軍令狀。

  「哪…哪有這麼誇張啊?」嘉莉臉紅著的否認,然後把臉轉向我。

  「好吃啊,嘉莉煮的菜我最愛吃了。」我微笑著對嘉莉說。

  然後,嘉莉就紅著臉的低頭吃飯。

  這時候,手機傳來了來自「天使」的短訊:『快回到酒店了。我冷靜了,對不起,請原諒我。』然後緊接著又再傳來了另一個:『抱歉,是我想太多了,你不是那一個意思吧?』

  我看短訊的同時,嘉莉也把視線轉向我,我馬上放下了手機,低頭吃飯。

  天使女生突然離開,我的心裡感覺就好像突然缺少了一塊肉似的。應該是我迫使她再次與凌峰做愛,令她感到屈辱吧?還是說,我把她激怒了呢?但現在反過來是她先請求我原諒,我的心裡真的很難受……明明錯的人是我,為甚麼要跟我道歉?

  還是說,她是為了之前對嘉莉她們所做的種種事情而跟我道歉?

  然後,「那一個意思」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表達了些什麼意思嗎?她該不會認為我是把她讓給凌峰吧?呃…這……

  好想跟天使女生說清楚。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希望跟她說清楚、問清楚。但她竟然已經離開了渡假屋………

  「哥哥,怎麼了?」小桃注意到我的突然無話,表示出關心之情。可愛的臉上透露出不解的純真神色、重新整理後的牛角辮歪了向了一邊、拿著碗筷的手上,顯示著有如其特徵一般的–永垂不朽的尾指。

  有人說這是沒禮貌的表現,甚至在《餐桌上的禮儀》一書中,被列為禁止事項。但用之於小桃的身上,卻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可愛感覺。

  「啊…嗯,有想事情。」我勉強回答了小桃的問題,然後再次低頭吃飯。

  但這種種,不可能瞞得住嘉莉吧?她的臉上是不高興的神色。而雅茵則以眼神示意我要哄回嘉莉似的樣子……

  「嘉莉?」我轉向嘉莉說。

  「怎麼?」嘉莉冷冷的回應我。

  「不知道對面的渡假屋有沒有人?」看到嘉莉的反應,我試圖轉移話題。

  「好像有吧?下來的時候,好像有看到有燈光……你為什麼今天一直關心這個問題?」嘉莉曲著眉問我。

  「啊,我說過在車上我發了一個夢,你還記得吧?」我說。

  「嗯,記得啊。」嘉莉輕輕點頭。

  「就是說啊,夢裡大部份的環境都和這裡一樣。我們明明沒有來過啊?真奇怪……」我說。

  「咦?!」「討厭!」「不要嚇人啊!」她們三個同時給予我驚嚇的反應。

  「哎哎,不是鬼故事啦!」我辯解著。

  「「「不准再說!」」」三個女生同步地大吼。

  「呃……嗯…知道了……」我被迫屈服了。

  結果一餐晚飯就是這樣子落幕。我幫忙嘉莉收拾碗筷之後,就打算回到三樓的房間去……但經過二樓的那一間房間時,還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驅使之下進了去。

  兩張床上繼續保有凌亂的感覺,枕頭和被子都是隨隨便便掉在一旁,床單上面呈現大量不規則的縐紋。房間中的空氣好像依然能夠呼吸出交纏過後的特殊味道,但沒有開啟的窗門,使「人去樓空」的感覺更加強烈。

  我打開了浴室的門,並打開了燈光。

  浴室地上依然留有未乾透的水跡……到底是嘉莉和凌峰留下的?還是天使女生留下的?

  空曠的浴室裡,即使只是踏步在沾濕的地板,都好像會產生回音…如果在浴室裡做愛的話……

  洗手盤是靠牆而建的,而與三樓不同,這二樓是用只有布簾阻隔的站立式淋浴設備。如果要口交的話,就是凌峰站在這邊,然後嘉莉跪坐在地板上……

  不、不、不,嘉莉要求他先清理好,所以應該是先站在靠近花灑頭的這邊。我一邊想像,一邊走了過去估計的凌峰站立位置。

  會是……自己洗嗎?我的腦海裡浮現了嘉莉一手拿著花灑頭,一手拿著凌峰的東西的畫面。在離開我和雅茵的床上,進去浴室之前,嘉莉已經是全裸,所以被水濺在身上也沒有關係吧?幼嫩的指頭拿著凌峰那偏長的東西,就像處理食物時一樣的專注臉孔,慢慢清洗那因為在天使女生身上發洩過而顯得軟巴巴的東西……

  稠黏的精液殘跡在濕水之後會變得滑溜,嘉莉的手滑了一下,露出意外的表情,反而使凌峰更加感到興奮。

  軟巴巴的東西隨著嘉莉的細心清洗而至次變得堅挺,紫紅色的前端正怒指向嘉莉的鼻尖。嘉莉仍然在仔細清洗,但同時亦開始對東西進行挑逗似的加大了一點摩擦的力度。

  嘉莉凝視著凌峰東西的前端,然後把嘴唇靠了過去,輕吻了一下。

  「喔……」被偷襲的凌峰輕叫了一聲。

  嘉莉再認真地清洗了前端部份下面的淺坑位置,用指頭慢慢地揉搓……

  「啊……」凌峰的東西被刺激得跳彈了一下。

  然後嘉莉再次微張嘴唇、吻了上去。前靖的小部份進入了嘉莉的薄薄的雙唇之內,小舌尖淘氣地輕舔了一下馬眼。

  「嗚……」突然的刺激感使凌峰堅挺的東西向前挺進了一下,使東西更加深入了嘉莉的嘴巴裡。

  嘉莉關掉了花灑頭的水制,然後一手繼續對凌峰的東西前後摩擦,一手則是輕輕逗玩著下面溫度較冷的小袋子。

  「嗯…啜……」淫魅的聲音從嘉莉的嘴巴裡溜出。

  「嗚……」凌峰也像快感傳遍了全身一樣,崩緊著身體。

  凌峰偏長的東西開始在嘉莉的嘴巴裡面抽插,使嘉莉嘴巴裡的唾液都變成了天然的潤滑劑,每一次抽出的時候都會拉出一些銀絲般的唾液,插進去的時候差不多是直抵喉嚨深處的位置,使嘉莉的嘴巴裡釋放出更多的唾液。

  摩擦的動作和大量的分泌使銀絲變得混濁,混濁的分泌物掛著嘉莉薄薄的嘴唇上懸掛,隨著有時較激烈的動作而滴在嘉莉的身上、小巧的胸脯、大腿…再慢慢滑向面腿之間,那經過細心修剪的小森林之內………

  「唔啜!卜卜卜……」淫穢的聲音從嘉莉的嘴巴裡傳出。

  「啊…哎……爽啊…這小嘴爽啊……吸得真緊!」凌峰興奮的聲音也在忘我地發出。

  「嗯…唔唔……」嘉莉的臉上因為被凌峰大力抽插而顯得難受。雙手由扶著東西摩擦,變成了推在凌峰的腰間抵抗。但同時凌峰也雙手托住了嘉莉的臉,不讓她退開。

  一個想進,一個想退,嘉莉就被迫到了浴窒的牆角處……凌峰的東西繼續在嘉莉的嘴巴之內進行強而有力的抽插。嘉莉則是閉上了眼,痛苦地期望凌峰能夠盡快完事………

  「嗚!啊!爽啊!爽啊!爽死啊!嗚!嗚!呃……啊、啊、呃………」凌峰的腰間瘋狂地擺動,大量的滾燙的精液直接在嘉莉的喉嚨深處噴射,並沿著喉嚨一直向下垂涎至胃部積聚,暖熱的違和感在嘉莉的肚子裡擴散,但東西仍然頂在自己的嘴巴裡使她無從宣洩………

  不知過了多久,凌峰的東西才從嘉莉的嘴唇上退了出來……大量的分泌混合物伴隨著一起被拖出,並沿著嘉莉的下巴垂下……

  嘉莉想咳嗽,但又咳嗽不到;想嘔吐,但又嘔吐不到;但暖熱的感覺卻繼續在胃部擴散……心裡面忐忑不安的情緒使她呆然地凝視在凌峰那再次變成軟巴巴的東西。

  「呃…嘉莉,你沒事吧?」凌峰說著,想扶起嘉莉。但嘉莉的身體本能地反抗,只想把他推開………

  「呃……唔……要叫老哥進來嗎?」凌峰說。

  「不!我不要……」然後嘉莉馬上打開了花灑頭的水制,暖水慢慢流出灑在嘉莉的身上……污穢的身體得到了清洗,但污穢了的身體裡面呢?

  看到了嘉莉臉上受委屈的表情,凌峰剛軟下來的東西又再次開始充血……

  想像到了這裡,我猛力地搖頭!不可置信地搖頭!像是要把一切幻想從腦海裡驅逐似的大力地搖頭………

  「你……你在做什麼?」雅茵的聲音在浴室外面響起。

  「呃……啊…沒、沒什麼……」我轉頭回應,但雅茵的臉上仍然是一臉擔憂又懷疑的表情。

  「我看到這邊開了燈才進來……有阻礙你嗎?」雅茵的聲音說。

  「沒、沒有,我正要離開了。」我裝作冷靜地說,並離開了浴室,關上了燈光。

  「奇奇怪怪的……你沒事吧?」雅茵的臉上流露出關切之情。

  「嗯…沒事啊。」我說。

  「唔……我可以猜想得到的…你在懷疑?懷疑嘉莉與凌峰之間的事?」雅茵說。

  「呃!你…你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我訝異地大叫。

  「不知道。我也很想知道。」雅茵以無奈的表情說。「看上去的感覺.他們好像很久之前就認識,甚至應該比認識我和小桃還要早吧?我想如果是於晴的話,應該會知道的。」雅茵繼續說。

  「這樣啊……」雅茵的不確定語氣,再次使我的心沉了下來。

  「不過啊……」雅茵欲言又止著。

  「嗯?」我凝視著她的臉。

  「不過嘉莉對你的心,是真的!你不用懷疑啦。」雅茵說。

  沒錯,嘉莉對我是真心的,這一點我從來不懷疑。但究竟她與凌峰之間是怎麼一回事呢?他們之間好像一直有所協定的事,到底是什麼呢?對我用情極深的嘉莉即使違心地提出分手也不願說的事,到底是什麼呢?

  我的心裡好痛,真的好痛……好苦惱………

  「留在這個房間,就想起那嘔心的男人…感覺真的不舒服……我出去了。」雅茵說完,就轉身離開。

  而我也關上了房門,看著雅茵的背影進了另一間房後,我才踏上樓梯走上三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