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23章


◆ 第二十三章

  夜已漸深,竟然下起雨來。可能是在郊外的關係吧?雨水和風聲都好像變得特別凌厲。

  我和嘉莉在三樓的房屋裡相擁而睡,但說睡……可能是晚飯前才小睡了一會兒吧?我們似乎都沒有很大的睡意。

  要談嗎?可以談嗎?

  總覺得她與凌峰之間的事,不在這裡說清楚的話,以後應該也不會再有機會再問了。但如果現在再說這一個話題,嘉莉會再次提出分手嗎?我真的很擔心,好不容易才挽回來的感情會再次被摔破……

  「打令……」嘉莉的聲音在我懷中響起。

  「嗯?」我回應。

  「你在擔心朱紫薇吧?」嘉莉說。

  「呃?沒有啊…她都報平安了。」我說。

  「你果然是擔心她……」嘉莉冷冷地說。

  「為、為什麼會導向那一個結論啊?」我曲著眉說。

  「因為你在想東西,抱著我的時候,在想另一個女人。」嘉莉說。

  「不、不是啦!我在想的是你和凌峰……的事啊……」我還是說漏了嘴!

  「啊…你還是在意啊?」嘉莉抬起了頭,以睜得圓圓的雙目看著我。

  「怎…怎麼可能不在意啊?自己女友與另一個男人的事……」我說。

  「那你和朱紫薇的事呢?」嘉莉曲著眉說。

  「是我錯了,這件事。」我說。

  「那也是我錯了,那件事。」嘉莉說。

  「就…就這樣?」我猶疑著。

  「就這樣。」嘉莉說著再次把臉埋在我的胸膛上。

  的確,是我和天使女生協議交換在先,那的確是我做錯了……但之後呢?就這樣?就不肯解釋一下嗎?

  如果要我解釋我和天使女生的關係,我應該會說是我對她仍然有所感情,所以餘情未了之下,才會發生那種種事情吧?

  但嘉莉的狀況呢?雅茵說可能嘉莉認識凌峰可能比認識她和小桃還要早。而事實上,凌峰參與於晴合成照一事,已經證明了這一個說法。難道他們是前男女朋友的關係?但嘉莉從來沒有說過任何她有前男友的事,我也一直認為我是她的初戀對象,嘉莉的第一次也是給了我的……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啊?

  「還在想嗎?剛才在廚房已經想跟你說了,你卻不讓我說。現在又自己一直在想,你到底想不想知道啊?」嘉莉再次抬起頭凝視著我。

  呃?竟然……原來剛才就已經想跟我說了嗎?

  「想!請…請你告訴我……」我說。

  「唉……男人……為什麼都是這樣的呢?」嘉莉輕輕歎了一口氣。

  嘉莉轉換了一下姿勢,抱緊了我的腰,再次把臉埋在我的胸膛之上。

  「我跟凌峰…認識很久了。應該是小學時代的事吧?」嘉莉緩緩地說。

  「小學?」我反問。

  「嗯,我和他不是同一間學校的,原本亦不認識,只是偶然會在街市前的公園裡等媽媽買?的時候才會遇到,然後一起玩。」嘉莉說。

  「啊…就像捉迷藏之類的?」我也回想起小時候,自己也會到家下面的小型遊樂場玩耍,當然偶然也會和一些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玩……說起來,當時自己有跟嘉莉或是凌峰一起玩過,也一點不奇怪啊……

  「嗯…大概吧?」嘉莉輕輕點頭。

  「那也不奇怪啊?我也偶爾會到公園玩…」我說。

  「那時候啊……凌峰這個男孩子經常故意來惹我生氣的,又作弄我,又替我亂改花名。其實以現在的思想去回看的話,那時候他應該是喜歡我吧?」嘉莉說。

  「嗯……」我沉吟著。原來凌峰小時候喜歡過嘉莉嗎?

  「然後我也漸漸長大,變成了跟媽媽進去街市一起買?,就沒有再跟他見過面了……」嘉莉繼續說。

  這時候,我看到嘉莉的臉上苦笑了一下。

  「……直到上了中學,開學那一天,有一個人突然走過來,並以已往他替我改的花名叫我,我才想起了是他…」嘉莉說。

  啊啊?為什麼得聽起來像是愛情故事的開端啊?

  「…不過,之後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啦。」嘉莉像是斷掉我的想像似的宣布了結果。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我重覆了一次。

  「嗯,我們一直也沒有同班,也不會刻意地找對方,感覺就只是一個認識的人,見到面會點頭之類而已。原因…可能是那女人吧?」嘉莉說。

  那女人是指天使女生嗎?即是凌峰遇到了天使女生之後,開始「移情別戀」?應該是這一個意思吧?

  「直到……學長補習班的那一件事。」嘉莉說。

  「啊,合成照的事。」我說。

  「嗯…不過在合成照出現之前,我是認真地考慮……用自己的身體去引誘學生會長的。」嘉莉幽幽地說。

  「呃!這、這太不合理了吧?!」我訝異得大叫。

  「我也想不到其他辦法啊……當時於晴和那女人還很要好,而且兩人都好像對那學生會長有好感,但我早就聽聞學生會長的種種傳聞,所以才想阻止他接近於晴啊……」嘉莉說著低下了頭。

  「但…」我把想說的話停住……猶疑著是否應該怪責嘉莉的想法。

  「…反正,他要的只是處女……當時我是這樣想的。」嘉莉說著輕輕的搖頭,好像對當年自己的傻念頭自嘲似的。

  「傻瓜……」我輕輕的梳理著嘉莉的頭髮安慰著她。

  「…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凌峰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嘉莉說。

  「啊?呃…怎麼會?你沒有找他商量吧?」我訝異著。

  「可能是他一直也在留意那女人的事吧?所以猜想到我藉故靠近學生會長是另有目的。」嘉莉說。

  「啊…嗯……也有可能呢……」我沉吟著。

  「他直接地問我想要做什麼,然後我就把想法告訴了他……當時我真的想不到辦法了,為了於晴,我願意犧牲自己。」嘉莉說。

  「傻瓜……」我繼續沉吟著,並輕拍嘉莉的背安撫著她。

  「…他想了一會,就說把事情交給他處理。然後隔了一天,他問我要了一張於晴的照片,那是在學校旅遊時拍的。」嘉莉繼續說。

  「…於是,照片就被他做出來了。」我說。

  「嗯……消息傳得好快,由一個同班的男同學開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教室。雖然於晴極力否認,但都沒有辦法阻止流言誹語的傳播。」嘉莉說。

  「學生會長聽到了於晴裸照的傳聞之後就沒有再出現。而不相信照片是真的人,都沒有想到相片是來自別班的不相干男生,而是把矛頭指向當時都一樣對學生會長示好的朱紫薇。」嘉莉繼續說。

  「那就是使紫薇和於晴決裂的原因吧?」我沉吟著。

  「嗯…沒錯,事件起因是我。所以,我都有對不起朱紫薇的地方。」嘉莉在我胸膛前的頭埋得更低了。

  「這又怎麼能怪責你呢?你是出於保護於晴,而製造合成照的是凌峰。」我替她辯護。

  「不,凌峰提出合成照的做法,是我同意的,照片也是我提供的。」嘉莉幽幽地說。

  我無言以對。方法是錯了,但事實上的確得到了效果。而且總比嘉莉犧牲自己好上一千倍吧?

  「嗯,這我都知道了…但之後的事呢?」我說。

  「之後…就是那一次交換的事情了。」嘉莉緩緩地說。

  「嗯…但那一次,你們看起來像是不認識的啊?」我輕輕點頭。

  「嗯……合成照的事之後,我刻意不再和他打招呼,而他也就不再找我了。」嘉莉說。

  「也對啊…」我沉吟著。畢竟是作了一件壞事的心態吧?

  「……老實說,當我從那女人處聽到說凌峰和小桃一起了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嘉莉說著,再次抬頭看著我。「所以……那一次你去了追小桃之後,我原本只是想跟他談一下小桃的事而已。」嘉莉繼續說。

  「…嗯……」我以極小幅度的點頭作為回應。

  「不過……你知道嗎?自從我看過你和那女人上床之後,我就知道…沒有胸脯、經驗也不足的自己…其實根本不能夠滿足你。」嘉莉再次把臉埋在我的胸膛上,嬌小的身體身體也好像微微抖震。「我…我不想輸!我不要輸給那女人!」嘉莉咬牙切齒似的說。

  「傻瓜…就是說要有愛,才會滿足的做愛啊……」我輕聲地說。

  「那……你就是很愛那女人吧?」嘉前的聲音立即就轉冷了起來。

  「呃……沒、沒有的事啦!我和她只是…」我緊張地說。

  但如果說我不喜歡她,那也是絕對違心之談啊,而且嘉莉根本就不會相信。

  「…只是有點餘情啊。」我繼續說。

  說謊、隱瞞,不如說實話。嘉莉都已經對我坦白了,我更加不能夠欺瞞於她。

  「嗯……」嘉莉輕輕的點頭回應。「我知道啊…所以…我沒有阻止你。」嘉莉說著把頭壓得更低。「相反…我希望凌峰…教…教我滿足你的方法。」嘉莉繼續說。從胸膛上傳來她臉上的熱度來看,嘉莉現在應該是滿臉通紅吧?

  「呃!這、這、這……」我訝異得說不出話來。

  「我知道你疼愛我,不會認真地教我,只會嘴上說我已經做得很好……所以我只好拜託他教我…」嘉莉的聲音越來越低。「…一直以來,他都是幫忙我才會和我上床……反而是他勸我不要對你陷得太深,怕我投入太多、失望更多。」嘉莉低聲地說。

  這……這是騙局嗎?是那傢伙設下的圈套嗎?!我心中大吼著。

  「說起來,我真的是有負於他……」嘉莉說著把整個身軀都要埋在我身上似的,緊緊的抱著我。

  「不…以後也不用找他了。我會教你,一直和你一起。」我緊緊地抱住了她。

  「真…真的?」嘉莉抬起頭,滿臉都是羞紅著,圓睜著的眼睛凝視著我。

  「當然!我才是你的男友啊!哪有男友會讓自己女友去跟其他男人學床事!」我以肯定的語氣說。

  「嗯……不過,你好像很喜歡啊?練習的成果。」嘉莉說著,向我吐一吐舌頭。

  「呃……」原來最近嘉莉變得主動,是因為與凌峰「練習」的結果?我…我應否覺得高興啊?難道要我該向他感謝了?

  「真傻……不要啦……」我再次緊緊的抱住了她。「他…凌峰真的沒有傷害你?沒有威脅你吧?」我還是有點擔心。

  「哪有可能啊?而且,他還是頗聽我說的…雖然上床的時候是有點粗魯。」嘉莉低聲地說。

  「粗…粗魯?!」我不可置信地說。那傢伙!竟敢…!

  「嗯……在床上的時候,感覺變了另一個人啊……」嘉莉輕輕點頭、緩緩地說。

  我剛才也有看到他與天使女生做愛時的情形,現在嘉莉這樣說起來,又真的好像有一點這種感覺……看起來是有點瘋狂著魔的樣子吧?還是應該說是太投入?

  「慢著慢著,有一件事非要問清楚不可。」我緊張地說。

  「甚…什麼事?」嘉莉的目光有點猶疑。

  「剛、剛才…你、你和他在浴室裡…那個…保險套……」我的聲音抖震著。

  「哼!那是我故意嚇你的~你以為我會肯跟他上床不用保險套啊?我才不要和他生小孩啊!我…只要你.跟.我的小孩。」嘉莉說著,抬起頭吻了我一下。

  「即、即是說沒有做愛吧!說什麼補回雅茵的份都……」嘉莉以一隻手指抵著我的唇上,不讓我說,而我也好像放下了心頭大石一樣……

  「我是有用嘴巴幫他弄了幾下的……可是那女人在外面,你覺得他還會對我的身體有興趣啊?」嘉莉說。

  「啊…嗯…的確是呢……」我總算放心下來了。

  「你找死啊?」嘉莉狠狠的打了我胸膛一下。

  「哎…怎、怎麼…」我縐著眉看著她。

  「什麼『的確是』啊?我的身體真的那麼沒吸引力嗎?!」嘉莉怒吼著。

  「不、不是!當然不是啦!我最愛嘉莉了,愛嘉莉的一切一切。」我說。

  「嘻~騙你的……你的表情很假啊!」嘉莉的笑容非常燦爛。

  答話不如行動,這是最實際的做法。

  我低下了頭,吻住了嘉莉薄薄的嘴唇。嘉莉也回應著我的吻,並把小舌尖伸過來,在我的嘴巴之內與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嗯…啜…嗯……」嘉莉的嘴巴發出誘惑的聲音。

  如果她所說的屬實,今日下午以來就只有她一個的身體沒有獲得滿足。在剛才房裡的那一種情況,會動情應該是一定的吧?換言之,她現在應該處於欲求不滿的狀態吧?

  「嘉莉……」我輕喚著她的名字。

  「打令……」她也輕喚著我。

  我緊緊的擁住了她,雙手亦開始在她的背上遊走。嬌小的身軀變得灼熱,即使隔著衣衫,也能感覺到她的溫度正在上升。

  「嗯……」嘉莉的唇再次靠了上來。

  「嗯…」我也回應了嘉莉的吻。

  嘉莉伸手把我的上衣脫下,而我也急不及待地把雙手潛進了她的上衣之內,在她柔軟的背部上輕柔地撫摸……

  咯咯咯!門被敲響了。

  「「呃……」」我和嘉莉被突然的敲門聲嚇了一跳。

  「誰、誰啊?」我叫出聲來。

  然後門就慢慢打開了……背著走廊的光的黑色人影束著牛角辮,應該是小桃吧?

  「小桃?」嘉莉說。

  「嘉莉姊……抱歉,外面風聲好大,我有點怕……」小桃走近了,我們都看到穿著睡衣和抱著枕頭的小桃,一臉不安的神色。

  「啊…嗯,這床夠大,我們一起睡吧?」嘉莉一邊說,一邊在被子裡偷偷的把自己的上衣穿好。

  「謝謝嘉莉姊!對不起呢~哥哥……」小桃一邊說,一邊轉了進被窩之內,躺睡在嘉莉的身後。

  「嗯…別多說話了,睡吧!」嘉莉說著,轉身過去抱住小桃而睡。由身型嬌小的嘉莉抱著身型相對圓潤一點的小桃的樣子,真的有點令人回心微笑。這一個奇特的感覺,比起剛才我看到嘉莉抱著身高比她高的雅茵更甚。不過即使她們之間的年齡相差極少,於雅茵和小桃而言,嘉莉都是可靠的大姐姐吧?

  「知道了…抱歉呢~」小桃說著,就把頭埋在嘉莉的懷抱之內。「不過…可以談一會嗎?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們商量……」小桃繼續說。

  嗯,果然風聲雨聲都是藉口嗎?

  「剛才…雅茵說因為我的事而使哥哥和嘉莉姊吵架…對不起呢!」小桃低聲地說,聽起來的感覺是快要哭出來的聲音。

  「沒有的事,哪有吵架啊?吵架我就不理他了!」嘉莉以堅定的語氣說,並輕拍著小桃的背安慰她。

  「不要吵架……我最希望的是嘉莉姊和哥哥一直在一起!」小桃說。

  「嗯,知道了。我才不忍心欺負嘉莉啊……」我說。

  「哼!可是你剛才不是要嘉莉姊和我交換啊?」小桃扁著嘴說。

  「呃…呃…這……」我一時語塞。

  「好了,不要再說這件事呢~都過去了,好不好?」嘉莉說著,再次輕拍小桃的背。

  「嗯……可是……」小桃欲言又止著。

  「怎麼了?我們之間沒有什麼是不能說的吧?」嘉莉柔聲地說。

  「……剛才哥哥走了之後,我看到峰哥…和那女人纏在一起…我的心好痛……」小桃說起了剛才我離開了二樓房間之後的事。

  「嗯、嗯……」嘉莉繼續安撫著小桃。

  「然後,我就衝了出房外……」小桃說。

  「啊?」我脫口叫了出聲來。換言之,房裡只剩下凌峰和天使女生了!

  「我聽到哥哥在隔壁的房間裡洗澡的聲音,然後我就下了大廳…但大家都不在……」小桃的樣子顯得有點寂寞。

  「嗯,我上了三樓陪著雅茵,我有說過吧?」嘉莉說。

  「我之後也想起來了……不過接著峰哥就追了下來。」小桃說。

  「呃…」我再次脫口發出聲音,立即換來了她們二人的白眼……那傢伙竟然拋下了天使女生去追小桃?我實在不太相信……不過小桃也沒有必要說謊吧?

  「峰哥問我怎麼了。我就說他不理我了,大吵著要、要跟他…分手……」小桃的聲音變得哽咽了起來。

  「嗯……」嘉莉柔聲地回應,並輕掃著小桃的秀髮安慰著她。

  「然…然後……嗚……」小桃終於哭了出來。

  小桃哭了好一段時間,在嘉莉的安撫之下,她才能夠慢慢回復過來。

  「然後…那女人也接著下來,不過已經穿好了衣服,她只拿著錢包,就跟我們說要走了。」小桃說。

  「嗯…」嘉莉繼續充當聆聽者的角色,只是微微點頭和輕聲回應,一直都沒有搭話。

  「峰哥說天開始黑了,山路危險,不想那女人回去。可是那女人始終都不肯,所以峰哥就要她等一下,說要跟她一起走。」小桃說。

  「嗯…的確是他會做的事啊……」嘉莉喃喃自語似的語氣說。

  「峰哥上去房間穿好衣服,拿了背包就下來,然後向我說對不起,叫我跟你們說一聲……」小桃說著的聲音沉了下去。

  這樣聽起來,反倒像凌峰是好人了?不過他大概只是單純地出於「工蜂」的本性吧?

  「我…我……嘉莉姊,其實我不捨得峰哥啊!啊嗚………」小桃再次大哭了起來。

  嘉莉沒有回應些什麼,只是緊緊的抱著小桃,任由她哭著哭著………

  ************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非常用力的敲門聲,把睡夢中的我們都吵醒來了。

  「誰啊?!」我大吼著。

  「是我!我是雅茵!開門啊!」雅茵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門根本沒鎖啊!」我再次大吼。

  卡嚓!房門馬上被打開,然後氣急敗壞的雅茵馬上衝了進來。

  「不好了!小桃不見了!大廳和睡房我都找過了!她不會是去找凌峰吧?!」雅茵一邊走近我們的床前,一邊大聲地說。

  「你說…小桃?」我曲著眉向雅茵說。

  「…小桃在這裡啊……」嘉莉說。

  「雅茵……」揉著眼的小桃推開了被子,向雅茵說。

  「呃!怎…呃……」不知所措的雅茵呆著站在床前。

  「抱歉啦……」小桃繼續揉著眼說。

  「你……擔心你的我…簡直是傻瓜啊?」雅茵自嘲著。

  「嘻…你睡得很熟,我不好意思叫你啊。」小桃輕吐舌頭裝可愛地說。

  「還敢說?看我不教訓你?」雅茵說著,大踏步向了小桃身邊,然後抓她的癢。

  「哈~哈哈!不、不要啊!哈哈哈~」小桃被抓得亂動了起來,原本緊緊抱著她的嘉莉亦只得放開了手,搖頭苦笑。

  「好啦,別玩啦…都夜了。」睡眼惺忪的我說。

  「我…我不要一個人睡啊!」雅茵說。

  「嗯,那就一起睡吧,反正這張床夠大。」嘉莉說。

  「好啊。」雅茵說著,也爬上了床,但她看到嘉莉和小桃那邊已經沒有位置,就在我側邊的空位處,鑽進了被子裡。

  雅茵鑽進來被子裡之後,把臉轉向我的方向,凝視著我。

  「嘉莉,我睡這邊,可以吧?」雅茵羞紅著臉凝視著我,但卻是對我身後、與我背貼著背、擁著小桃而睡的嘉莉說。

  「嗯…」嘉莉只是輕聲回應。

  「抱歉…就今晚……」雅茵以自言自語的語調說。

  然後她就伸出雙臂,抱住了我的身體……這時才發現我身上沒有穿上上衣的雅茵臉上變得更加通紅了,但她並沒有抗拒,反而是把臉也都埋進了我的胸膛之上,身體緊緊的貼近過來……

  「茵……」我輕喚了她一聲。

  「嗯,睡吧…晚安!」雅茵把羞紅的臉在我胸膛上埋得更深。

  「嗯,晚安……」我說著,一隻手輕輕摟著雅茵的肩,而另一隻則放到身後,抓住嘉莉的小巧的手,而嘉莉的手感覺到我的手後,也跟著反握住我的手。

  窗外的風聲雨聲都好像停下來了,寧靜再次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