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24章


◆ 第二十四章

  晨光透了進來,我微微張開了沒氣力的眼睛,微曲的秀髮映入我的眼簾,幽幽的少女體香緩緩地填滿著我的嗅覺…但這不是嘉莉的味道……

  我的懷內是一個女生,從身上傳來有如被吸啜般的肌膚質感思考,懷裡的應該是雅茵吧?然後昨晚睡眼惺忪時的記憶慢慢恢復……

  咦?胸口有點濕暖的感覺……我正想稍稍移後身體,卻發現自己身後同樣背靠著另一個暖暖的身體。我稍稍轉頭回望,看到是嘉莉的背影,還有在她懷中熟睡的小桃。

  我再低頭看去,雅茵的雙唇正好緊緊貼在我胸膛前乳首的位置,濕暖的感覺的來源,原來就是這一個!我和雅茵的腿在睡夢中變得互相交纏,而她的雙臂則是緊緊的環抱在我的背上。她的臉頰、雙臂、雙腿,都傳來了吸啜般的獨特肌膚質感,使我這個生理正常的青年的早上自然反應,變得特別激昂……

  身體的刺激,使我想稍為撫摸一下雅茵的身體。但同時我又不敢太大動作,怕弄醒了她,讓她看到我這個「異常」反應會把她嚇到。

  再說,嘉莉就在我自己身後。雖然她已經知道了我和雅茵的事,但「交換」已經隨著天使女生而消散,我亦答應過嘉莉以後只會愛她一個……

  與雅茵的腿緊纏,感覺真的非常舒服……

  在我背後的雙臂,也使我有著像打冷顫般的感覺……

  每一口呼吸中滿滿的少女體香……

  還有胸前那一點點的濕暖快感………

  「啜……」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閉著眼的雅茵的嘴唇動了一下,感覺就好像輕吻了一下我的乳首一樣。

  突如其來的刺激使我舒服得張開了嘴巴,卻是不敢叫出聲音來。

  但是只有一下的刺激感,反而使我心裡面的慾望全部都挑撥了起來……

  雙腿間若有還無的摩擦……手臂輕微移動時在她頸後和臉頰之間的摩擦……胸膛上乳首在她的嘴唇上的輕輕摩擦………

  「嗯……」雅茵全身震動了一下。我害怕是因為自己動作太大而弄醒她,所以把身上的動作全部都立即暫停…可是她就只是單純地震動了一下……

  是裝睡?還是真的仍然在睡……

  眼皮上顫動了一下……應該是醒著的…又是一個裝睡的睡公主嗎?

  既然雅茵都已經知道了,就再也沒有偷偷摸摸的必要吧?但自己的身後就是嘉莉,還是有點背德的感覺……

  這時候雅茵的大腿稍為上移,正好卡在我的兩腿之間,緊貼在我的東西下面的袋子上了……這小惡魔,根本是故意的吧?

  我伸手到她長長的睡衣的下擺處,把她的睡衣捲了起來,再將自己的大腿抬上去她的兩腿之間,緊緊的貼在她的內褲上,輕輕的前後摩擦。

  雅茵張開了眼睛,骨碌地凝視著我,臉上泛著一片桃紅……然後在我的胸膛上吻了一下,並把我的乳首含住了在嘴唇裡……

  我再次舒服得張開了口,卻是壓制著自己不要發出聲響。

  看到我表情的雅茵露出了作弄般的笑容,然後伸出了小舌尖,在我的乳首上打圈!

  「……呃………」我還是忍不住發出了聲響。雅茵馬上停下了動作,再次閉上眼睛裝睡,而我則是細心聆聽著在我身後的嘉莉也否醒來的異動……

  呼……呼……呼………我的呼吸好像也變得緊張起來。

  嘉莉好像沒有任何細微的異動,雅茵身上的肌膚質感和淡淡體香再次傳來……

  不行了,再不起來……真的會忍不住!

  我輕輕的推開了雅茵,然後坐了起來……雅茵張開了雙目凝視著我,而我則把視線轉向身後的嘉莉。

  熟睡的臉上是微閉的雙目、微張的小嘴、胸口有序起伏著的緩緩呼吸……應該是真的仍然在睡吧?

  不過,我昨晚才答應過她,我不能再對她不起了……尤其是雅茵是她最著緊的朋友。

  「嗯……」我下定了決心,然後盡量小動作地離開了床上,輕聲地打開了浴室的門進去。

  洗澡冷靜一下吧!不論身體、還是心靈……

  我洗好澡之後,嘉莉她們全部都醒過來了。

  嘉莉到了下面的廚房準備早餐,雅茵則在二樓的房間裡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只有小桃仍然在三樓的床上懶床,醒著卻不願起來。

  我則坐在大廳裡,等待嘉莉的美味早餐。

  「天氣報告說晚一點會下雨,我們還是早一點回去吧?」我對剛從廚房裡拿出兩碟小巧早餐的嘉莉說。

  「嗯,也好,下雨山路不好走啊。」嘉莉點頭回應。

  「啊?竟然在吃早餐了?」剛從樓梯走下來的雅茵說。

  「是啊,誰叫有人醒著也不願意起床啊?」嘉莉說著,橫了我一眼。

  呃……難道……

  「嗯?我剛剛在二樓收拾背包啊。」雅茵說。似乎雅茵沒有聽出嘉莉的弦外之音了?

  「我說的是小桃呢~到現在也不願起來吧?」嘉莉說。

  「啊,我去叫她。」雅茵說著,就回頭走上樓梯。

  我凝視著嘉莉……到底她是真的發現了今早我和雅茵的事?還是我自己作賊心虛而已?

  「嗯?怎麼了?」嘉莉圓睜著雙眼回視我。

  「啊嗯……沒什麼……」我轉移視線看向美味的早餐。

  「那,我去拿她們的早餐。」嘉莉對我嫣然一笑,然後走回廚房裡,端出另外的兩碟早餐。

  不一會,雅茵拉著仍然睡眼惺忪的小桃下來了。

  「啊?還不願起來啊?」嘉莉對小桃說。

  「嗯~睡得不好。」小桃回應。

  「怎會?你是一睡就睡到天亮了呢!」嘉莉說。

  「嗯~那就是睡得不夠~」小桃吐一吐舌頭,裝可愛地說。

  「真拿你沒辦法啊!晚點要下雨了,吃完早餐我們就回去吧?」嘉莉說。

  「嗯,好啊!」小桃一邊說,一邊坐到了台前,拿起刀叉,展示她招牌般的「永垂不朽的尾指」,享受著由嘉莉準備的美味早餐。

  「嗯!太~好吃了!」小桃說。

  「還不是一隻炒蛋?哪有這麼好吃……」嘉莉說。

  「嘻嘻~我就是再練習多一百年,也做不出這麼好吃的雞蛋哦!」小桃笑著說。

  「對啊,明明是最簡單的食材和煮法,嘉莉煮的總是特別好吃。」雅茵也加入讚美的行列了。

  「你們也太誇張了吧?」嘉莉搖頭苦笑著。

  多得小桃的逗趣話,令昨晚殘留在空氣裡的緊張氣氛都好像緩和了不少……

  吃過了早餐,我們就回到三樓的房間收拾背包,泰山袋在抽掉食物之後,都變得扁扁的了。但我還是趁著嘉莉沒有在意,把天使女生的留下的玻璃杯和空空如也的背包都放了進去。

  ………最少要把東西都還給她吧?

  當初怪罪於她的感覺,早已隨著她離開渡假屋而煙消雲散了……天使女生離開之後,我的心裡就出現了被抽乾一樣的感覺。而且她離去,肯定是對我出賣了她而感到極之失望吧?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那一刻為何會那樣做……我後悔啊!但竟然是她先跟我道歉…她的那一個短訊,我到而在也沒有機會回覆……她會在等我回覆嗎?還是說…已經不會再理會我了?

  另一方面,我也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明明已經答應了嘉莉,只愛她一個。但轉念就已經在想天使女生的事……我……

  「嗯?收拾好了嗎?」嘉莉的臉突然靠近。

  「啊、啊……嗯,都收拾好了……」我的語氣明確地顯示我在心虛著。

  「唔?」嘉莉對我投以懷疑的眼神。

  「怎、怎麼了?」我說。

  「你有事瞞我。」嘉莉冷冷的說。

  「呃…怎、怎麼可能?」我緊張地說。

  「你在想朱紫薇。」嘉莉繼續向我投以懷疑的眼神。

  「我……我…只是在想,要怎樣把杯子還給她而已……」我說著拉開了背包,讓嘉莉看裡面的玻璃杯。

  「哼,有多難啊?不想帶回學校,就拿去她住的酒店好了!你.自.己.一.個.去。」嘉莉說著,就拿起裝著我們替換衣物的輕便旅行袋,轉身離開房裡。

  「嘉、嘉莉!」我也馬上穿起了背包,快步跟著她下去。

  回到大廳,雅茵和小桃亦已經收拾好離開,這一個充滿著分手危機的渡假屋旅程,亦應該告一段落了。

  應該是愉快的旅程,竟然先有兩人不歡而散,然後留下來的人之間的關係也變得有點尷尬……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是我做錯了嗎?

  的確,我是責無旁貸……

  就在我一直在反思的時候,不知不覺地我們原來已經下了山,我和小桃一起去交還了鎖匙,然後再在巴士站會合,上了回程的巴士上……

  我拿出了手機,回看著手機的接收短訊紀錄:『快回到酒店了。我冷靜了,對不起,請原諒我。』、『抱歉,是我想太多了,你不是那一個意思吧?』

  嘉莉把頭倚靠在我的肩而睡,沉甸甸的……應該是熟睡了吧?

  但是…要回覆……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回覆啊!要道歉?還是再決絕一點?但天使女生的「那一個意思」到底是指什麼呢?不問清楚就回覆,很容易會產生誤會吧?

  雖然,我答應了嘉莉……但要我完全不在意天使女生,我也確實是辦不到啊!

  我閉上了手機,心裡隨著走在山路上的巴士七上八落………

  ************

  在巴士站與雅茵和小桃分別,我和嘉莉就一起步行離開。

  由於提早了回程,現在還是剛過中午的時候,不過真的開始下起雨來了,整塊天都變得黑壓壓的,像是夜晚一樣。

  我心裡慶幸著下了提早回來的決定,像這樣子的大雨如果仍然留在山上的話,就真的是進退兩難了!

  我和嘉莉都沒有雨傘,只能以背包擋在頭上,但這亦只不過是稍為抵擋一下下水直接落在頭上而已,水流還是會順著背包流到頭上,我們全身的衣服早已濕得緊緊的黏伏在身上。現在倒轉鞋子的話,裡面盛著的雨水大概可以倒滿大半個玻璃杯了吧?

  好不容易才回到嘉莉的家,兩人身上的衣衫上都不停地冒出雨水。這時候最正確的判斷,應該是馬上跑進浴室,洗個熱水澡,才換上乾爽的衣服吧?

  我牽著嘉莉的手,進到浴室裡。她似乎也會意我的想法,只是順著我,讓我牽著。

  「快點脫掉吧?繼續濕答答的就要感冒了。」我一邊扭開浴缸的熱水制,一邊說。

  「嗯……」嘉莉輕輕點頭回應,但解開衣扣的手還是有一點猶疑。

  「怎麼了?」我一邊脫下自己的衣衫,一邊對嘉莉說。

  「可…可以關燈嗎?」嘉莉猶疑地說。

  「呃……一起洗澡,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不禁起了疑心。

  「那…那我一會兒再洗……」說著,嘉莉轉身就想逃跑,我馬上伸手去拉住她的手臂。

  「怎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我向她疑問著。

  「我……」嘉莉的雙眼紅彤彤的,感覺像是快要滴出淚來。

  「我和你……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呢……」我也不管自己的身體已經脫得赤條條,馬上上前把嘉莉緊緊的擁抱在懷中……濕透的衣衫很凍,可是嘉莉的身體卻熱得像發燒一樣……攪不好真的是感冒了吧?!

  我先把她的連身牛仔布短褲的吊帶解下,再把牛仔布短褲連著濕透得變成了透明的內褲脫掉,再伸手褪向她身上白色襯衣。

  「打、打令……」嘉莉伸手阻止我正要解開她襯衣的手。

  「嗯?」我曲著眉的凝視她。

  「答應我……不准發怒……我…」嘉莉看著我的眼神在猶疑著。

  意識到問題嚴重的我,強行伸手褪下嘉莉的白色襯衣,這一次她沒有再阻止我了,只是把臉別向一面………胸罩上面的嫩肉上,有一些赤紅紅的痕跡,一直伸延至鎖骨和肩膀……現在仔細看起來,耳邊和後頸附近的位置,都是分佈了一些赤紅色的微點………

  「這……這、這……」看著這些赤紅色的痕跡,我目瞪口呆著。

  雖然上床的時候是有點粗魯………我的腦海中浮現了嘉莉昨晚對我說的話!

  「凌、凌峰這傢伙!」我大吼著。

  「不、不要啦……打令!」嘉莉張開雙手抱緊我的腰,高度差距使她只能把臉貼著我的肩膀前。

  這些是吻痕!竟然在我女友身上留下了如此多的吻痕!

  如果說是案發時間,應該就是他們進入了浴室之後的時候吧!

  那小子!這樣真的是嘗遍我的女友了嗎?!

  「我!我…可惡!!!」我怒吼著。

  「…打令!聽我說!」嘉莉以堅定的雙目凝視著我。

  我從嘉莉的胸前轉移視線,到她的臉上。

  「打令……是我自願的,不關他的事啊!」嘉莉說。

  「這!怎、怎麼……」我想責罵她……但充滿怒意的說話在我看到她凝視我的堅定雙眼之後,就煙消雲散了……

  「我不肯跟他接吻……所以讓他吻其他地方啊。」嘉莉說。

  「呃……」我訝異得無話。

  「你昨日有跟小桃接吻吧?所以…所以……就算了,好嗎?」嘉莉的語氣轉得溫柔起來。

  「嗯……」我極不情願地小幅度點頭……畢竟嘉莉都這樣說了,我還可以怎樣呢?一意孤行的話,也只會令嘉莉更加難過了吧?

  「那……快洗澡吧!別要感冒了。」我搭著她的肩走進已經盛滿了熱水的浴缸,並解下她身上最後的衣物–胸罩。

  嘉莉小巧的胸前,一樣佈滿了讓人心痛的赤色紅點……

  這些紅點,她大概是今早梳洗的時候才發現吧?昨晚我脫她的睡衣的時候,她明明就沒有那麼抗拒啊……

  不…嘉莉昨晚一直躲在被子裡,而且關上了燈應該就看不到……而且,一直她緊緊的抱著我,感覺也有一點不自然……再來是小桃來了之後,她就直接背著我,擁抱著小桃而睡了……

  但她會感到抗拒,就是心裡是非常著緊我的感受吧?……我應該為此而感到高興嗎?還是說,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安慰?

  我讓嘉莉背著我,坐在我身前。然後我拿著花灑頭,把暖水緩緩地灑在嘉莉的身上,並一邊輕輕替她按摩。但她頸側上的淡淡紅印,還是非常刺眼的宣示著它的存在……

  「…謝謝你…打令……」嘉莉以接近自言自語的聲音說。

  「嗯?」我坐近了她,按摩的手轉為輕輕環抱著她的腰。

  「打令……」嘉莉轉回頭,吻了在我的下巴。

  熟識的白嫩身體,整個倚靠在我的懷中。我伸手關上了花灑頭,然後把空出來的手擁抱著她的肩,讓她整個人都像陷了進我的身體一樣。

  「打令……」她輕聲呼喚著我。

  「嘉莉……」我也輕聲呼喚著她。

  我的東西已經昂立了起來,抵在她背後的股間,經過昨日的辛勞,竟然都可以維持如此興奮的狀態……是因為今早已經被雅茵補充了衝動了嗎?

  「打令…先洗好澡…再抱……好嗎?」嘉莉羞紅著臉問我。

  「嗯…」我輕輕點頭答應。

  既然嘉莉都這樣說了,我就只好先放開她的身體,然後好好的清洗一下自己的身體。這一刻我竟然有點疲倦的感覺,是因為一早起來就乘了長途車的關係吧?

  洗好了澡,離開了浴室,沒有拿替換衣物就跑去洗澡的我們,就是如此赤條條地快步跨過走廊,走進嘉莉的房間。

  房間裡面有點冷,進房後嘉莉馬上就爬到床上,潛進了被子之內。而我則拉開了衣櫃,把她的替換衣服拿了出來,然後在衣櫃的暗處,把我進渡假屋前順道拿過來預備不時之需的短衣和短褲子也都拿了出來。

  「打令~」在被子裡的嘉莉臉紅著的呼喚我。

  「嗯?嘉莉……」我放下了衣物在床沿的位置,然後也鑽進了被子之內。嘉莉的雙手馬上纏了過來我的肩,緊緊的擁抱著我。

  「打~令!」嘉莉微笑著的吻了我的嘴唇一下。

  「傻瓜…」我也回吻了她薄薄的嘴唇一下,活現著笨蛋情侶的情節。

  雙目凝視著雙目,慢慢再次貼近……嘉莉閉上了眼睛,我和她的四片嘴唇緊緊的吻在一起………

  二人份的體溫使被子裡的溫度快速提高,剛才還覺得房間裡有點冷的我身上竟然開始冒汗了。

  緊貼著的身體在互相廝磨,我的胸膛上感受著嘉莉小巧的胸脯,柔軟細膩的感覺,伴隨著沐浴露的香氣,全方位進攻著我的腦袋。

  「嗯……」嘉莉的小舌尖伸了進來,我也用舌頭緊緊的與她交纏著。

  嘉莉濕潤的舌尖上隱隱透著甜膩的味道,我一直追逐著這一種奇異的味道,舌尖竟然不自覺地回探到她的嘴巴之內了。

  橡皮糖?還是果汁?我不禁認真地回想起來……嘉莉吃過些什麼呢?

  「嗯…打令……」正在和我接吻著的嘉莉睜開了眼睛,卻是曲著眉的表情。

  「嗯?」我稍為移後了頭,凝視著她。

  「你……你很在意嗎?」嘉莉低下頭,看著自己胸脯上的痕跡……

  「…心痛啊……」我說,並輕撫著她的頭。

  「謝謝……」嘉莉凝視著我說。

  「傻瓜。」我緊緊地擁住了她。

  沒錯啊!我愛的是嘉莉!既然我們都已經決定要原諒對方了,我還在糾結些什麼呢?!

  「嘉莉……」我輕喚著她。

  「打令……」她也回應著我。

  這個時候,無需多話。只需要相擁著,心意就已經能夠傳遞到對方的心裡去。

  互相擁抱著的溫暖身體,舒適的感覺使疲累感再次襲來,我輕輕拍了嘉莉的背幾下,她就閉上眼睡了。而我,也看著她甜甜的睡容,漸漸入夢……

  直到……沉默了大半天的電話……終於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