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嘉莉:◆ 第25章


◆ 第25章

  「嗯?誰啊?」

  我拿起了電話,就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是我。」

  電話裡響起了天使女生的聲音。

  「啊…紫薇…」

  我自然反應地看一看懷裡的嘉莉,但她仍然把頭埋在我胸膛前,一動都沒動。

  「你…在哪裡?」

  天使女生的聲音說。

  「在嘉莉家裡。」

  我回答。

  「啊…嗯…也是呢……」

  天使女生的聲音聽起來極不自然……像是缺少了一份自信的感覺?語氣都變得有點猶疑似的。

  「你沒事吧?」

  我說。

  「我?唔唔…沒事啊。」

  天使女生說。

  「聽起來…不像沒事啊?」

  我說。

  「嘻~你是在關心我?」

  天使女生說。

  這個題目不好答啊……看了看在我懷中的嘉莉,睡公主依然是睡公主。

  「怎麼……不作聲了?」

  天使女生說。

  「唔唔,想不到該怎樣答。」

  我說。

  「嗯……」

  天使女生的聲音明顯地沉了下去。

  「我說啊…」

  「不用說。」

  天使女生阻止了我的話。

  「再讓你說下去,我就會忍不住的了。」

  天使女生說。

  「忍不住…」

  我表示不解。

  「嗯,抱歉……打擾你們了。明天…學校裡見面吧。」

  天使女生說完,電話立刻就斷線了。

  甚麼…跟甚麼啊?

  「打令…」

  嘉莉的聲音在我懷中響起。果然是一直在裝睡的睡公主啊?

  「嗯?」

  我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背。

  「這樣好嗎?雖然我很高興……但那女人…她對你是認真的啊…你不是喜歡她的嗎?」

  嘉莉的聲音有點抖震地說。

  「啊,是曾經喜歡啊…」

  我輕輕點頭說。

  「那你就去跟她一起啊!她是你們男生夢寐以求的女神吧?我﹑我只是那麼一無是處的女人!既然她喜歡你,你不是應該更加珍惜嗎?」

  嘉莉眼睛睜得圓圓的對我說。

  「可是,相比於紫薇,我更害怕失去你啊!」

  我凝視著嘉莉的雙眼說。

  「呃……打﹑打令……」

  嘉莉圓滾滾的雙目滴下了大顆大顆的淚水。

  「嘉莉,你是唯一,我唯一的女友。」

  我說。

  「嗚嗚!打令……」

  嘉莉再次把臉埋在我的懷裡,肩膀抖震著……

  「別人怎樣說,我不在乎。我愛的是你,嘉莉,一個就足夠。」

  我繼續說。

  「打令!」

  嘉莉緊緊的抱著我。

  這一刻,別說天使﹑還是魔鬼,就算是世界末日從美國到來,也不可能破壞我與嘉莉之間的愛!

  讓她哭了一會,我的胸膛前都被她沾上了淚痕。

  「晚飯前…要再洗個澡嗎?」

  我問嘉莉。

  「要不……先抱我?」

  嘉莉說著,緊緊抱住了我。

  「呃……」

  對於嘉莉突然的主動,我有點不知所措。但的確,由昨晚至現在,她都沒有得到滿足吧?

  「嗯?還是說…」

  她低下頭,看向她自己身上的紅印。「嗯!」

  為了阻止她胡思亂想,我托起她的下巴,以我的嘴唇去制止她繼續說話。

  嘉莉呆了一呆,然後就閉上了眼,享受著與我接吻。

  「嗯…啜…嗯嗯…」

  嘉莉的喘息聲很重。

  我把舌頭稍為向前伸,嘉莉立即就張開嘴巴把我的舌頭吸了過去。

  「啜……嗯……嗯啊……」

  嘉莉抬高的臉上已經顯得一片通紅。

  我緊緊地抱住嘉莉嬌小的身體,並慢慢將手伸到她的臀部輕輕的撫弄著。

  「嗯…打令…啜……」

  嘉莉的微妙反應回應了我手上的動作。

  我把手纏在她的大腿上,將她的大腿從正面張開。

  「打令……嗯……打令……」

  嘉莉的雙手緊緊纏在我的頸上,嘴唇不停在我的臉上著緊地亂吻。

  「嘉莉……」

  我回吻著她的耳垂,然後慢慢下移至頸側……這邊應該是紅印的位置?我重重地用舌頭舔舐了一下,再吻了上去,吻得啜啜有聲……

  「啊啊~打令……嗯!」

  嘉莉全身都緊緊的纏在我的身上,還隱約在我身上進行磨擦的動作。

  這一種主動索求,是我在嘉莉身上從未見過的!

  在我胸膛前微妙地磨擦著的小巧胸脯雖然沒有令人驚訝讚歎的感覺,但於我而言依然充滿著專屬於嘉莉的誘人吸引力。

  「嘉莉……」

  我輕喚著她。

  「打令…給我!」

  嘉莉繼續忘我地狼吻著我的臉。

  身體充滿著慾望和衝動,身體上對對方的渴求,使我們都逐漸失去理智。這一刻,擁抱著嘉莉,就是我的全部!是不容任何人所干涉的愛!

  「打令…」

  「嘉莉…」

  我們互相輕喚對方,兩人的身體都糾纏﹑扭曲成了一團似的,像是要把兩人合二為一才可罷休似的緊纏著對方。

  「打令…給我…」

  「嗯!我要來了…」

  我把自己下半身的東西稍為調整了角度,然後長驅直進了嘉莉的身體之內。

  「啊啊~打﹑打令!」

  嘉莉緊緊的擁抱著我。完全濕潤的暖熱腔道反映著她對我的期待和渴望。

  「嘉莉!」

  我也確實地回應著她的索求,老實地擺動著腰部。

  「啊~嗯嗯…啊…打令……」

  一直以來,嘉莉盡可能都會忍耐住聲音,但她今晚幾乎是盡情享受了起來。嘉莉對做愛如此投入,的確是第一次,是因為自昨晚以來一直壓抑著的慾望,一次過盡情爆發的結果?

  嘉莉嬌小的身體被我緊緊的壓在我的身體下面,每一次進進出出,都確實地重重填滿著我對她的愛意。

  「哈啊…打令…啊啊~嗯~打令……」

  嘉莉半開半閉的雙眼裡只有我,而這一刻的我眼裡也只有嘉莉。甚麼天使﹑甚麼魔鬼﹑甚麼交換……我通通都不要!

  我只要嘉莉!我的女友嘉莉!

  專注所有感情於嘉莉的身上,保護她,不再讓她受到傷害!給她幸福!

  「嗚!嘉莉!」

  我伸出雙手與嘉莉十指緊扣。

  「打令!啊…打令…啊啊……」

  嘉莉弓起了腰,身體努力地配合著我的抽插。

  嘉莉繃緊的身體,預示著她的心理和生理狀況。我的每一下抽插,也確實地感覺到嘉莉身與心所對我的渴求。

  這是我與她﹑靈與欲,合二為一的時候!

  「嘉莉!要來哦!我要來哦!」

  我大聲地宣告著。

  「給我!啊~打令!給我…哈啊~全﹑全部都給我!」

  嘉莉忘我地盡情大叫。

  「嗚!嗚嗚!啊!」

  我終於在嘉莉的身體裡大量發洩出充滿著愛意的體液。

  「啊~哈啊~啊啊!打令!打令!啊!啊啊啊~~」嘉莉也同時解放了這兩天以來的抑壓,在她的臉上,充份地感受到愛意和快感!

  ***    ***    ***    ***
在我懷內是身材嬌小的嘉莉。雙目圓圓的凝視著我,像是已經醒來了很久,只是默不作聲,一直在靜靜地觀察著我睡臉的樣子。

  睡醒過來,就看到她甜美的笑容。這一種平凡的日常感覺,也許就是傳說中的幸福生活吧?

  不過…肚子很餓。昨晚與嘉莉做愛之後,我們相擁在疲累感之下,很快又再入睡。一睡醒就竟然已經是天光了。

  「嘉莉…」

  我輕喚了她。

  「打令,早安。」

  嘉莉微笑著說。

  清淡的空氣中隱隱透著甜味的感覺,這一天應該是一個好日子吧?

  我先一步回了家,換上校服,然後再與嘉莉會合,再回到學校飯堂吃早餐。

  我們自然地選擇了在五美圖「專屬」的長檯上吃早餐。

  「啊?早晨~你們這麼早啊?」

  於晴的聲音,在我們身後響起。

  「早晨,於晴。」

  嘉莉回頭跟於晴打招呼。

  於晴坐了下來,雙眼有如獅子盯著獵物的眼神凝視著我。

  「怎﹑怎麼了嘛?」

  我向於晴說。

  「你啊,到底跟朱紫薇說了些甚麼?」

  於晴以質問的語氣對我說。

  「上次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根本就沒有做過些甚麼啊……」

  我說。

  「這兩天裡我想來想去,除了你之外,真的想不到其他原因。」

  於晴說。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說。

  於晴把視線轉向嘉莉,嘉前卻只是低著頭吃早餐,完全沒有理會她。

  「你們兩個……唉,算了,反正也不是壞事啊……但我警告你,你膽敢欺負嘉莉的話,我絕不饒你!」

  於晴說。

  「啊,嗯!我才不捨得欺負她呢!」

  我說。

  「嘻嘻嘻~哥哥和嘉莉姊一大早就甜蜜得叫人妒忌哦~」小桃的聲音在我們後面響起,我們回過頭去,卻看到小桃和雅茵都站在一起。

  「怎麼大家都那樣早啊?」

  我說。

  「呵呵~哥哥不歡迎我們嗎?」

  小桃一邊說,一邊在我的對面坐下。而雅茵亦都坐到小桃的身邊,她看著我輕輕點了一下頭,表情上有點尷尬。

  的確,我和雅茵之間,不可能當作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怎麼會不歡迎呢……」

  我回應了小桃的話。這時候我才留意到,小桃穿在尾指上的介指沒有了。

  「嘻嘻~哥哥還是最疼我。」

  小桃笑著說,笑臉上看不到一絲陰霾……她真的可以完全忘記凌峰的事情了嗎?

  「哎?你的峰哥呢?怎麼今早不來陪你了?」

  於晴不識趣地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在那邊。」

  小桃鼓起雙腮,以手指指向飯堂入口的方向。

  黑壓壓的一群男生,中間團團圍著一個光芒似的存在。天使般的臉孔上,掛著天使般的微笑,談話間透露著清脆如鈴的聲音。永遠都是男生們所憧憬著的女神–朱紫薇。

  天使女生看目光看到了我們,然後就以輕快的步伐向著我們前來。而圍繞著她的男生,從兩側退開,讓出了一條由男生所築成路。而緊跟隨著她身後的,不是別人,正是有「女神第一工蜂」之稱的夏凌峰。

  「哎啊~真巧啊!大家也在這裡?嘻嘻~」天使女生展示著天使般的笑容說。

  「這女人…」

  於晴忽然咬牙切齒了起來。

  「於晴~我們有多久沒有一起吃早餐啊?阿峰,替我買個早餐好嗎?隨便甚麼都可以。」

  天使女生轉臉向凌峰說。

  「是!馬上去!」

  凌峰挺起胸膛﹑精神奕奕地離開了男生群。

  「聽到嗎?」

  「聽到。」

  「叫「阿峰」啊?」

  「團長…」

  「他沒有資格當團長!」

  「可﹑可是!」

  「他出賣了我們!」

  「女神竟然直呼他的名字!」

  「哎?怎麼不死一死啊?」

  「對啊!要死一死啊!」

  「完了!女神團契要完了!」

  「不!還有我們!」

  「對!只有失敗者才有資格留在團契!」

  黑壓壓的男生們在議論紛紛……

  「怎麼成功了反而失去資格啊?」

  我吐糟著。

  「「「「「「「「「「眷顧者閉嘴!」」」」」」」」」」數十個男生同時大吼……我…還是乖乖閉嘴好了。

  「嘻嘻~他啊~是我重.要.的人,大家不可以這樣對他哦!」

  天使女生向男生們微笑著說。

  「好﹑好美的笑容…」

  「這﹑這怎麼拒絕得了…」

  「呃…好不憤…」

  「好妒忌!」

  「我…我不行了…」

  「天啊!」

  「女神啊……」

  「我決定守護在你身邊一輩子了!」

  「太可惡了!眷顧者!竟然得到女神的庇護!」

  「還是死一死吧?」

  「不!女神的命令就是絕對!」

  「啊啊~~」「可惡!」

  好一大堆的雜念……但隨著天使女生坐到我們的檯前之後,男生們也陸陸續續的散去。

  不能打擾女神的正常生活,也算是原則之一吧?

  不過,天使女生竟然直接坐在了於晴身邊,平常預留給梓君坐的位置上!

  接著,凌峰就拿著兩份早餐的盆子過來。他把其中一份交給了天使女生,然後打算在小桃和雅茵之間的空位置上坐下。

  「這裡沒有你的位置!」

  小桃說著,移靠了更靠近雅茵的側邊。

  「呃…小桃…我…」

  凌峰拿著餐盆,凝視著小桃呆在原地。

  「阿峰,過來我這邊?」

  天使女生向凌峰說。

  話雖如此,但所謂的「這邊」其實也是天使女生和小桃之間啊。

  「啊……唔……」

  凌峰回頭看了天使女生一眼,然後再次把視線轉回小桃身上。

  「小桃啊…」

  雅茵曲著眉凝視著小桃。

  「不可以!誰都不用跟他說情!」

  小桃充滿著怒意地大吼,使飯堂的氣氛一下子下降到冰點。

  「……」

  拿著餐盆呆站的凌峰顯得相當尷尬。

  「…小桃,一切都是我的錯,與他無關,我跟你道歉。」

  說著,天使女生站了起來,彎腰向小桃道歉。

  「「「「「「「「「「嗚哇----」」」」」」」」」」

  整個飯堂的男生都在哄動著!

  「你?你又幹了些甚麼啊!」

  於晴向著天使女生大吼著。

  「這件事,我再向你解釋。小桃,你也知道的,所有的事都是我錯,我跟你道歉,不要責怪他了,好嗎?」

  天使女生說。

  「這是我和他的事,與外人無關!再說,你跟他說情也沒有用!他和我在一起,根本只是想接近你和嘉莉姊而已!他就只是在騙我!」

  小桃站了起來大吼著。

  「小桃…」

  凌峰呆住了。

  「你在亂說些甚麼啊?」

  天使女生以挑釁似的語氣說。

  「呃…」

  小桃被她突然改變語氣而嚇得呆了一呆。

  「你以為你是誰啊?只要接近你,就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還有他和嘉莉之間啊?你以為你真的有本事動搖他們?我啊,就連我,也動搖不了那一對笨蛋情侶啊!你以為你可以?你以為憑他就可以?」

  天使女生說。

  「呃呃……呃…我﹑我…」

  小桃雙腿無力似的坐了下來。

  「別…請別要說得太過份了…好嗎?」

  凌峰無力地對天使女生說,然後站到小桃身邊,輕輕的摟住了她。

  「峰﹑峰哥!」

  小桃撲在凌峰的腰間,大聲地哭叫著。

  「哼~枉我替你說話,還說我過份~算了。」

  天使女生坐了下來,拿起刀叉,開始優雅地切割著碟子上的雞蛋和香腸。

  「你倒也溶入了氣氛啊?」

  於晴側著臉向天使女生說。

  「嗯?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還要客客氣氣嗎?」

  天使女生咬著切成片狀的香腸說。

  「哎,甚麼時候變成不用客氣的?」

  於晴說。

  「拜託啦~今早已經道歉過一次了,不要讓我一直在道歉,好嗎?」

  天使女生說。

  「誰叫你道歉啊?我說你啊…還真的是老樣子啊?」

  於晴曲著眉苦笑著。

  「嗯?有甚麼分別呢~我依然是我,牛精妹依舊是牛精妹~」天使女生笑著說。

  「你找死啊?」

  於晴大聲說。

  「嘻~就是你這一種態度啊~這張檯上年紀最大的就是你,偏偏就只有你是單身歷等於年齡啊?」

  「我…我要打人哦!」

  於晴怒視著天使女生。

  「嘻嘻嘻~好啊!那麼,飯堂裡的大家都知道你的真面目了~」天使女生一邊微笑著向於晴眨眨眼﹑一邊繼續慢慢把早餐放進嘴巴之內。

  哈哈!於晴終於都遇著對手了啊!原來天使女生就是她的剋星?

  「你!你這混蛋!」

  於晴曲著眉﹑表情複雜地凝視著天使女生。

  「嗯?這是雞蛋吧?很好吃呢~想不到飯堂裡的東西都不錯啊?」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紫﹑紫薇,要談一下嗎?」

  我猶疑著說……雖然我也不知道到底要說些甚麼,但天使女生繼續留在這裡,氣氛就肯定會變得更奇怪。

  「嗯?找我有事嗎?我不記得我有事要和你談。」

  天使女生說。

  「呃……」

  我啞口無言了。

  「嘻嘻~不過啊~你有事要跟我談的話,就下午在老地方見面吧?嘉莉也要一起來吧?我沒有忘記不可以單獨見面的約定哦~」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我看一看嘉莉,她也正在凝視著我,然後我就向天使女生輕輕點頭答應。

  天使女生所說的老地方應該就是美術室了吧?

  ***    ***    ***    ***
「好了,是你說要跟我談的,到底甚麼事?」

  天使女生說。

  這一個位於美術室裡的雜物房內,空氣中依舊是充斥著油漆和灰塵的味道。

  還記得這裡是天使女生第一次替我口交的現場……我苦笑了一下。

  我與嘉莉十指緊扣著,踏進這一個屬於天使的領域。

  「紫薇,我說,我不會再猶疑了…」

  「啊,我知道啊,從昨晚的電話裡。」

  天使女生搶了我的話。

  「那麼,今早是甚麼一回事了?」

  我問她。

  「嗯?不歡迎我嗎?我真的那麼令人討厭啊?」

  天使女生說。

  「不是…只是時間和地點來說…」

  「時間和地點有甚麼問題呢?」

  天使女生再次搶了我的話。

  「無論怎樣想,也不可能讓人覺得你毫無目的吧?」

  我說。

  「嘉莉呢?你也這樣想?」

  天使女生對嘉莉說。

  「我不想推測,但我一定會介意。」

  嘉莉說。

  「啊?少有地直接呢~嘿嘿,看來你們都進步了啊?」

  天使女生苦笑著。

  「對手是你,我不得不認真起來了呢。」

  嘉莉說。

  「哈哈~真是令人高興的答案。」

  天使女生笑著說。

  「不過,請聽我說……我現在認真地跟你道歉。」

  嘉莉說著,突然彎下腰道歉。

  「呃!」

  我對嘉莉出乎意料的行動發出了驚呼。

  「嗯?道甚麼歉?」

  天使女生冷淡地回應。

  「當年合成照的事,是我策劃的。導致你一直以來被於晴誤會了,我跟你鄭重道歉。」

  嘉莉說著,再次彎腰低頭。

  「啊啊?這件事啊?我從來沒有放在心上。」

  天使女生說。

  「那就好了。謝謝!」

  嘉莉再次彎下腰。

  「哎,慢著,作為賠償,你男友就分一半給我吧?如何?」

  天使女生微笑著說。

  「只有這一點,絕對不行。」

  嘉莉爽快地拒絕。

  「哈哈~那麼,交換吧?」

  天使女生說。

  「……」

  嘉莉表情複雜地沉默著。

  「不行!我說過了,我不會拿嘉莉來交換!亦不再需要與任何人交換!嘉莉是我的女友,我不會把她讓給別人!更不會拿她來跟別人交換!」

  我大聲地說。

  「哼,好啊,把話說成這麼絕了啊?那就分手吧!以後你是你,我是我!我這一個情婦,你就狠狠的忘記吧!」

  天使女生說完,就別開了臉。

  「……對不起……」

  我低頭道了歉,然後拉著嘉莉的手離開。

  我的心裡好痛。

  但如果不是說得那麼絕情,往後我肯定會心軟……

  離開了美術室之後,嘉莉就停了步。

  「呃…」

  「打令…這樣好嗎?」

  嘉莉說。

  「啊?甚麼……」

  我表示不解。這種事情,不是應該說清楚嗎?

  「對一個真心喜歡你的人,這樣做好嗎?」

  嘉莉說。

  「呃…但﹑但我喜歡的只有你!我…」

  「不是這樣的!打令,你…當初令我喜歡你的原因,是因為你對女生一直都很溫柔!但現在…她為你做了這麼多!甚至今早……」

  嘉莉說著,淚水竟然滾滾而下。

  「今…今早…她是故意來惹大家生氣吧?」

  我猶疑地說。

  「笨蛋打令!她是在幫你!你怎麼這樣也看不出來啊?」

  嘉莉大聲地說。

  「幫…幫我?」

  我猶疑著。

  「她打開了小桃他們言歸於好的契機,又替我在大家面前跟於晴承擔了當年的事!她根本一直都在為你著想,但到頭來你卻這樣子對她!」

  嘉莉說。

  「呃……是﹑是這樣的嗎?」

  我回想著今早在飯堂裡的事情。

  「你還跟她說甚麼時間地點不對,還在她的傷口上灑鹽!她今早不是已經向大家宣佈放棄了嗎?打令你為何還要給她追擊啊?」

  嘉莉曲著眉說。

  「宣佈放棄?」

  我大感不解。

  「她說了「就連我,也動搖不了那一對笨蛋情侶啊!」

  那不就是宣佈放棄了嗎?」

  嘉莉說。

  「呃……是這樣解的嗎?」

  我搔著頭說。

  「笨蛋打令!」

  嘉莉大吼著。

  同時,上課的鐘聲響起……

  ***    ***    ***    ***
真的…是我做錯了嗎?

  下午的課,我幾乎完全沒有在聽,直到放學的鐘聲響起之前,腦海裡面都只是在重複著今早天使女生說的每一句說話,還有嘉莉對她的話的解釋方式。

  我錯了嗎?我應該向天使女生道歉嗎?但如果我現在向她認錯,她又要求當情婦甚麼的,那我該怎麼辦啊?

  「打令?」

  嘉莉圓睜著雙眼凝視著我的臉。

  「啊……抱歉,我在想今早的事……」

  我說。

  「嗯,我知道……」

  嘉莉輕輕點頭,然後抱起我的手臂,拉著我離開了教室。

  「抱歉呢…嘉莉,經常要你替我擔心。」

  我說。

  「笨蛋打令,這個是我作為女朋友的最大權利吧?我是很高興的哦~」嘉莉微笑著說。

  「嘿嘿,傻瓜。」

  說著,我輕撫了幾下她的頭。

  「那麼,打令打算怎樣做?」

  嘉莉說。

  「啊,直接向她道歉吧…」

  我說。

  「嗯……」

  嘉莉低下頭不語。

  「怎麼?又錯了吧?」

  我訝異著。

  「沒有錯,但是打令…你拒絕不了她吧?」

  嘉莉反問我。

  「啊…啊…嗯,應該是吧?」

  我回應。

  「那就算了,好嗎?」

  嘉莉以認真的表情說。

  「啊……那就算了吧。」

  剛剛才說我狠心,現在卻希望我甚麼都不要做。女人的心,還真的難猜啊?

  「回家吧?今晚想吃甚麼?」

  嘉莉微笑著。

  「唔…蒸水蛋?」

  我說。

  「好啊~」嘉莉爽快的回應。

  我們在離開校門之前,遇上提著大型的水壺的雅茵,她應該是打算到天台料理植物吧?

  「雅茵。」

  嘉莉向她打招呼,雅茵才好像意識到﹑看到我們似的回頭。不過,那應該是假裝的吧?我與她剛剛的確有過視線相接的一剎那。

  「嘉莉…」

  雅茵的態度明顯猶疑。

  「嗯?要去天台嗎?」

  嘉莉看著雅茵手上水壺說。

  「是啊。」

  雅茵回應。

  「我可以上去看看嗎?」

  嘉莉微笑著向雅茵說。

  「呃……也不是不可以啦。」

  雅茵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們不要作聲。

  「打令,你等我一會兒,好嗎?」

  嘉莉向我說。

  「啊…嗯嗯,那我去飯堂坐坐吧。」

  我說。

  「好的。」

  嘉莉微笑著向我揮手,然後就挽住了雅茵的手離去。

  嘉莉主動找雅茵談的事……應該是與我有關吧?我不可以在場嗎?不過嘉莉都不讓我去,應該是擔心我在雅茵身上做出對天使女生般的事情吧?

  「咦咦?一直美女相伴的學長,竟然落單啊?」

  聲音從我的背面響起。

  「啊?凌琳嗎?」

  我一邊轉身,一邊說。

  「哈~真高興~學長只聽聲音已經知道是我了。」

  站在我背後的凌琳微笑著。

  她原本高佻的身型感覺又好像再長高了少許,而玲瓏浮突的上圍也好像更加堅挺了……是錯覺嗎?我們只是隔了幾天沒有見面而已!

  不過,每次遇見她總不會是好事……她果然是凌峰的妹妹啊!

  「學長的表情好奇怪~您不想看到我嗎?」

  凌琳扁著小嘴說。

  「不是,怎麼會呢…」

  我搔著頭說。

  「哈~那就是很想看到我吧?太好了呢~」凌琳說著,伸手過來挽住了我的手臂。

  「哎…這…不太好吧?」

  我說。

  「有甚麼關係呢?我是新女友﹑新女友哦!哈哈~」凌琳笑著說。

  「我已經有嘉莉了。」

  我說。

  她完全無視我的說話,甚至把頭都靠過我的的肩上了。凌琳與我高度相若,把頭靠在我肩上的這一個動作其實極不自然吧?

  「沒關係啊~我從來沒有打算要獨佔學長。」

  凌琳說。

  「可是,我…」

  「哎,前面應該是女神吧?」

  凌琳指著前面一堆由黑壓壓的男生所組成的人牆。

  「嗯,應該是吧?」

  我冷淡地回應。而事實是,我現在都不知道應該怎樣面對天使女生了。

  「那麼,哥哥會在裡面吧?」

  凌琳說。

  「啊,大概吧?小桃對他放得挺松的。」

  我說。

  「小桃?他們不是分手了嗎?」

  凌琳張開圓圓的大眼睛說。

  「今早…應該算是復合了吧?我也不知道啊。」

  我說。

  「唔~其實啊,就算真的復合,我也不太看好呢~小桃是很纏人的女孩子,哥哥如果仍然不能放下女神,結果最後也只能分手吧?」

  凌琳說。

  「你對你哥哥這樣沒有信心啊?」

  我說。

  「不是信心問題,而是太瞭解啦~不論對哥哥,還是小桃。」

  凌琳說著,竟然把臉靠了過來,以嘴唇碰了我的臉頰一下。

  「哎!」

  「哈哈~偷襲成功了~!」

  凌琳大笑著,然後放開了我的手。「謝謝學長!明天見哦~」說完,凌琳就像風一樣離去,只餘下呆站在現場的我。

  等了好一段時間,嘉莉和雅茵才到來飯堂與我會合。然後我們三人一起離開校門。

  嘉莉的臉上,一直泛著微微的笑容;而從雅茵的臉上看不出些甚麼特別的表情,只是當我們目光交接時,她都會向我展示微笑。

  離開校門以後,到達公園之前,是一條長長的有蓋走廊。走廊裡有一個女生獨自倚靠在柱邊,目光注視在我們身上。

  天使般的可愛臉蛋,掛著天使般的笑容。夕陽的照射下,從薄薄的校裙中透露著魔鬼般的曲線身型……天使女生就站在那裡。看到我們前來,她就站了出來走廊的中間。

  「紫薇……」

  我輕聲地跟她打招呼。

  「我決定了。」

  天使女生朗聲地說。

  「呃?」

  我表示不解。

  「我決定了,我不會放棄!不下了相當於嘉莉要守護你的決心,我根本贏不了!所以,不管你現在的想法如何,我都一定要把你追到為止!」

  背靠著夕陽的天使女生以手指指向我,大聲地宣告著。

  「「呃……」」我和嘉莉也被她突然的宣言嚇了一跳。

  「可惡!這女人…」

  在一旁的雅茵咬牙切齒似的表情說。

  「雅﹑雅茵……」

  我看到雅茵憤怒得扭曲的面貌,感到擔心。

  「這女人不肯放棄,我也不會讓她有機可乘!」

  雅茵向嘉莉說。

  「可﹑可是!你答應了我…」

  「那是前題只有嘉莉你一個的情況,我無意要跟你競爭,但我絕對不容許自己再輸給這個女人!」

  雅茵大聲地向著天使女生宣告。

  「呵呵~頗期待呢!我接受你的挑戰哦~」天使女生淺笑著說。

  「嗚嗚~~打令!壞蛋打令!我好不容易才替你全部處理好!你到底又做了些甚麼啊?」

  嘉莉以含著淚水的眼睛凝視著我,手上卻是在狠狠的在搥我的胸膛。

  「我…我嗎?」

  我猶疑著……

  這…又是我的錯嗎?

  還是……又是那一個某個幕後的傢伙在攪鬼啊?

  這是名叫《我和女友和天使女生和女友好友的慘烈修羅場》的劇目?這個幕後的傢伙,也看輕小說太多了吧?

  在前面等待著我和嘉莉的路,應該不是一條順暢的戀愛大道吧?但是,我對嘉莉的愛,還有嘉莉對我的愛,我相信都是絕對經得起考驗的!

  來吧!天使也好﹑魔鬼也好,甚麼情婦﹑妹妹﹑新女友也好!我才不怕你們啊!

  (女友嘉莉.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