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003.◆(三)


◆(三)

  「放了假和你爸爸去看姑姑去吧。」離暑假還有一個周,老婆對女兒說。

  那些日子,我有意躲避女兒,老婆也看出來了。吃飯的時候以前都是老婆給我拿這拿那,那一陣子,她主動讓女兒給我拿,「去,給你爸爸拿……」「去給你爸爸洗……」「去,給你爸爸揉揉肩膀。」

  有時候我躲都多不開,我甚至覺得老婆做的過分了。有一天晚上,她竟然問我:「我叫她過來誰?」

  我當時沒有同意,但心卻跳得很厲害,我一直在判斷:這樣的事情真的會發生在我身上嗎?

  從去買火車票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再也沒平靜過,我知道老婆是有意這樣安排的。五個鐘頭的路程更加難熬,所以難熬是因為我已經動心了,已經有那意念,只是不知道怎樣面對女兒十三歲的身體……

  女兒睡在上鋪,我在下鋪,中間那個旅客半路上下去了。我睡了一會兒,聽見女兒下來,去了茅房。我以為她一會就回來了。可是半天也不見人影。我只好起來,卻發現對面中鋪上有兩個人,下鋪空了。

  我走到兩節車廂的結合處,見女兒一個人立在那裡向外看,正好經過一個城市,外面的燈光一閃一閃的劃過。

  「怎麼了。」

  「沒怎麼,爸爸。」

  「回去吧。」

  女兒站著不動,「怎麼了。走……」我拉著她。似乎感覺有十年沒碰自己的閨女了,拉她胳臂的時候,心跳居然不正常。

  「那兩個……」女兒說。

  我想在我醒來之前,女兒一定聽到什麼,或者看到什麼。我只好陪女兒站在那裡,夜深了,車箱裡幾乎沒人走動,女兒望著窗外,忽然,她轉過身來,撲進我懷裡,攔腰抱住我……

  我沒有拒絕,也沒緊緊地抱她,就那樣立著。直到到了中間一個車站,我看到有人我們坐的那節車廂裡出來,好像就是中鋪那兩個。等他們下去,我和女兒回到原來的鋪上,只剩我們倆了。

  「上去再睡會吧,還有一個小時才到。」

  「不想睡了。」在我的印象裡,好像只有城裡的女兒回在爸爸面前撒嬌,沒想到我女兒也會。她再一次攔住我的腰,頭埋在我的腰間:「就這樣睡……」

  我到像個不懂事的孩子,手都不知道往哪裡放,輕輕地搭在她身上。

  「冷。」女兒蚊子叫似的說。

  我穹了穹上身,身手扯過毛毯替她蓋上。

  早怎麼沒想到,這樣隔著毛毯在搭在她身上就覺得心裡安穩點了。

  可是女兒的頭並不安穩,本來臉朝外還好些,她卻轉向裡,緊緊地埋在我小腹下……

  想起老婆給我的那些暗示,我心慌的不得了。說老實話,我也不是沒往那方面想,只是覺得和自己的閨女面子上抹不開,有時候真的很佩服敢把陰莖插進自己閨女身體裡去的那些人,哪勇氣是哪來的?

  平時也就是說笑,但我知道這種事情真有,想想也覺得刺激,而且不是一般的刺激!可是要是真做……

  這樣想著,褲襠裡開始鼓起來,心裡很亂,但我這是卻不想讓它軟下去。老婆說過她樂意的,怎麼個樂意法?小孩子哪懂那種事,大概她也是從那些傳說中意識到的,雖然不是光彩的事,但既然聽說了,那指定是存在。

  女兒是否睡著了,很安穩地枕著我的大腿,那個東西已經充脹的很大了,我自己能感覺到褲子被撐起來,而且她的臉就在那附近。

  討厭!它勃動了一下,原來女二的臉頰就緊挨著它,我心裡有種罪惡感,趕緊想點別的,讓它軟下去……

  還有半小時就到了,我覺得時間沒過一分鐘,都是對我的考驗,從老婆開始給我那些暗示起就是對我的理智的考驗。現在。在我和女兒之間,好像就只有一層窗戶紙,誰先把它捅破了事情就順理成章地進行下去。老婆安排這次單獨和女兒的旅行怕也是這個意思。

  也許沒有必要為那勃動而感到罪惡或者恥辱,女兒的那一半不就是經過它射進她母親的陰道裡的嗎?女兒還在她媽媽肚子裡的時候,我就對她猥褻過多少回了。記得快要生她的前一個月,我明明知道不能做那事了,可是靠不住,只好輕輕地進去,儘管很小心地怕捅破女兒的房子,但還是引起她的抗議:在裡面拳打腳踢的。

  火車有一陣顛簸的很厲害,就想我的心,在那一陣顛簸過去後,女兒矯正了一下頭的位置。

  褲鏈是不是拉好了?結了婚的男人經常忘記拉好自己的褲鏈,在農村下地干活更是如此,不知道是拉鎖本來就不好用,還是自己的記憶力不好用,常常那樣大開著門,常了也沒覺得怎麼得。

  走的時候換了條褲子,忘記是否拉好褲鏈了。現在不好意思低頭看,剛才的餓那陣顛簸早讓女兒醒了,呀許她本來就沒睡,藉著眼角的餘光能察覺到女兒掙著眼睛。好像在審視我的靈魂,讓我那想進一步的念頭膽怯起來。

  「再睡會兒吧。」我說,扯過毛毯連頭一起給她蓋上。在那一可,我好像將球拋給她了,讓她看著做吧,我不管了。

  剛才我趁火車顛簸的時刻,活動了一下身子,我感覺出起始彎折在下面的那個現在已經上來了,舒展開來,就歪倒在左側……

  忽然,褲鏈被動了一下。我的心也隨之被提上來。應該不會吧?不會就這麼快吧?不會就這樣開始和女兒的不倫之旅吧?

  也許是她無意碰到的,接下來沒有動,沒關係的。這樣坐著也不可能完全拉開的。

  「到站了,收拾床鋪。」服務員從另一端進來喊著,火車已經慢下來。

  「起來吧。到了。」我說,掀開毛毯,女兒坐起來,我不敢正視她的臉。服務員已走到我這裡,我轉身向裡,不想被她看見那依然鼓起的褲襠,但卻沒有在乎女兒,在我從上鋪取下她的衣服時,那個部位正對著坐在下鋪的她。

  等那服務員從另一端走了過去,我覺得我必須去躺廁所,緩解一下內部的緊張。

  「我也想去。」女兒說。

  這孩子總是喜歡湊這樣的熱鬧。

  火車已經快進站了,不時地剎車,我先進去,並沒關門的必要,因為沒有外人。剛尿完,女兒就急著進來:「你扶著我。」女兒在往下蹲時晃悠了一下身子說。

  本來已經軟下去的東西,被女兒這樣一搞又硬起來,而且還沒來得及拉好褲鏈。女兒蹲好後側臉朝那裡看了一眼。

  在她姑姑的頭一個晚上就遇到問題。只有三個房間,她表弟自己一張小床,另一個算是客房的房間有張半大床,湊合著能睡兩個人。而大人總是忘記孩子不知不覺增長的年齡,她姑姑一直還把她當小孩,一見面忽然間覺得長大了,好成大姑娘了。

  她姑姑也沒提出別的睡法,可能還是覺得孩子小無所謂,我也只好將就著,總不能讓他們夫妻分開,讓我們兩個大男人睡大床,那也不習慣,好像也沒有那個必要。

  只是在火車上的事讓我忐忑不安,好像比頭一次和老婆睡還緊張。好像覺得今晚一定要發生什麼事情似的。

  女兒先去睡了,我和她姑姑、姑父說家常,晚上被她姑父灌了幾杯,不勝酒力,早就想躺下。

  我沒有脫褲子,夏天裡面只穿了褲衩,只脫了上衣,躺在外面,很不錯,能睡開兩個人,只要那小東西別搗亂就行。

  藉著酒的麻醉作用我一會就睡過去了,直到後半夜醒了酒,朦朧之中覺得自己的腿搭在某個地方,清醒了,方才知道女兒就睡在自己懷裡,我的一條腿習慣性地搭在女兒身上。而我記得開始女兒是朝裡睡的,怎麼這時轉過來了,緊緊地依偎在我懷裡。

  不行!這樣不行!我悄悄地移開身子,發現我的腰帶是解開著的。這樣的情形以前也有過,喝多了往床上一躺睡過去,不知不覺中自己接把褲子退下去了。

  下了床,去了趟茅房。

  再回去躺下,將女兒的身體轉過過去。可怎麼也睡不著了,也不知道我對女兒做了什麼,當時硬棒棒的東西隔著褲衩緊緊地貼在女兒身上,也不知道是我無意地摟過她還是女兒自己鑽進我懷裡的。

  我有一個好老婆,這我心裡清楚,對我體貼關心,就是著兩年沒有了正常的性生活了她也通過那樣的方式替我解決問題,還主動讓女兒接近我,在老婆看來那樣的事情她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不是洞房之夜見了紅我很真懷疑她和她爸爸做過,看來她大姐和她爸有可能有那種事情。

  這在客觀上也讓她對這樣的亂倫之事並不感到噁心。所以她一再暗示我去肏自己的女兒。

  而女兒顯然也是得到了她媽媽的暗示,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而已,處在青春發育期的女孩兒本來就對父親有一種男性陽剛的崇拜,加上母親的暗示,所以她既感到青春的騷動,又在這樣青春的騷動中不知所措……

  可是女兒太小了,才十三歲啊,她是否能承受住和大人的一次性交?我知道我的那個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很小,在和老婆口交時,稍微動作一大就捅進她喉嚨裡。

  這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如果老婆沒有那樣的暗示也就罷了,如果自己沒有那樣的念頭也就罷了,如果女兒不那樣親近我也就罷了。聽說歸聽說,開玩笑歸開玩笑,誰還真的去肏自己的閨女?

  如果我現在把她摟過來肏了肯定沒問題的,可那樣會不會傷害她,生理上的傷害,心理上的傷害?

  天哪!上帝為什麼賜我一個女兒,為什麼還要賜予我這樣一個老婆,為什麼正直性慾旺盛期的老婆卻摘除了子宮?讓她那從不乾涸的陰道再也沒有了快感?讓自己的女兒代替妻子是否合乎道德?女兒是否能享受父親帶給她的性快樂?

  天快要亮了!明天會是新的一天嗎?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回去,我不能在這裡受煎熬!也許經過這次旅行我會大膽地衝破倫理觀念,即使要做也不能在這裡。

  即使回去我能在創造女兒的那個炕上對女兒來一次再創造嗎?

  快兩年了,我沒有一次那樣使盡全身力氣,揮動腰臀,暢快地穿刺,沒有一次那樣痛快淋漓的高潮。這兩年我那半老不老的雞巴被老婆用嘴咂得又回復了少年的膚色,不那麼黑乎乎的了。

  女兒真的樂意嗎?她是否真的喜歡爸爸的生殖器?在我的印象裡就那麼一回不小心在茅房裡被她看見了。不過從她在火車上將臉貼近我的襠處的樣子,她應該不討厭它吧?從她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拱到我懷裡睡的樣子看,她應該不討厭父親對她做那樣的事情吧?

  我要不要考驗她一次?

  我狀態樣想著,心就跳得劇烈了。現在屋裡的光線能看見東西了,她姑姑和姑父還沒有動靜。當女兒醒來轉過身來時,要是發現……

  是的考驗她一次。

  我將腰帶重新解開,拉開褲鏈。也許她昨晚看見過我這樣的狀態,從下面那條腿的褲衩邊上將它拿出來,自己低頭觀察,這樣是否暴露的太大了?要讓女兒知道是在我睡著時踏自己從褲衩裡鑽出來的,而不是我故意讓它出來的。再扯扯褲衩的邊……

  不行,這樣暴露的太小了,顯不出它的雄偉,而且褲衩的的邊繃不緊,不能讓龜頭發出亮光……恢復原先那樣,再緊緊褲衩,這壞東西已經勃動了三下了,就這樣很好,很雄偉,很猥褻……

  做好了這一切我等著,好在沒有等多久,女兒醒了。在她就要轉過身來的時刻,我閉上眼睛,保持均勻的呼吸。

  女兒轉過來了,可是她的身體離我很近,沒有了觀察的空間。突然,好像她的手臂碰到了。片刻兒,我感到女兒的身體在往後移,感到她的頭活動了一下,她是不是在看?

  我掙眼睛,果然女兒在埋頭觀察,我的心突突地跳著,她觀察了許久,好像碰了一下。我假裝從夢裡醒來,翻了一個身兒,女兒也擺好了姿勢。

  計劃在她姑姑家裡住三天的。這樣就不能多住了,第二天下午我們就起程回家。

  因為是白天,沒有坐臥鋪。女兒一直靠得我很緊,我不敢對她有半點自己以為過分的親暱,隨著火車的晃動,女兒已經昏昏欲睡,我再一次想證明一下早上起來的那次對她的考驗是否有效果。我將身子向外挪挪,讓她半臥狀態,頭依然枕著我的大腿和腰的彎曲部。用她的衣服連頭一起蓋住她。

  一路上,它不知道在裡面硬起過多少回,女兒也不知翻過多少次身,可愛的女兒,她好像理解了爸爸的需要,她的臉始終沒有離開過那個部位。

  回到家,我的心更加矛盾,看起來注意得讓我拿,女兒,還有她媽媽都能接受。我聽見她媽媽旁敲側擊地問她,女兒隻字不提。晚上我先洗了澡,然後女兒也洗了。心裡很亂,出去走走,也沒有目標,在農村可不像在城市,一個人黑燈瞎乎地走像個傻瓜。

  回家才八點多鐘,夏天沒有必要睡那麼早,坐在炕上看電視,兒子,女兒,老婆都在。女兒自從回到家就一直沉默寡言,等那個連續劇播完了,兒子快睡著了。

  「去回屋睡去。」老婆打發兒子走,女兒也準備下炕,她媽媽制止了她。

  我的心一陣亂跳,那個時刻就要到來,好像不是對女兒的考驗,而是對我的考驗。

  三個人誰也沒有說話,看著電視裡沒有選擇的節目,似乎誰也不想換頻道,但誰也沒心在看,偶爾聽見一聲長長的出氣,不知道是女兒還是她媽媽。

  過了有半個多小時,她媽媽開始鋪被,七月的天氣在我們這裡還不算熱,蓋一層薄被就可以了。

  「讓爸爸摟著睡吧。」老婆對女兒說。

  一股熱血頓時衝上了頭,老婆終於捅破了那層窗戶紙。

  我沒放聲,女兒也沒放聲,眼睛盯著電視,然後聽見她鼻孔里長長地出氣。

  「還看啊?」老婆問還在出神的女兒,女兒還是沒吭聲,我心裡升起一陣罪惡感,埋怨老婆不該這麼著急。顯然女兒理解讓爸爸摟著睡的涵義。

  老婆拿起遙控器關了電視,也關了炕上的燈。

  等那片刻的黑暗過去後,女兒和老婆都已經脫了衣服。

  「靠你爸爸那邊……」老婆說,女兒怯生生地躺下,老婆扯過我的被子,連女兒一起蓋上。

  洞房之夜也沒有這樣緊張,被窩裡的父女一時都不知道怎麼做。

  住了那麼一會,我感到不能冷落了女兒,輕輕地試探性地將她摟過來,女兒的社體很僵硬,還不如在火車上那會兒,或許是媽媽在身邊讓她放不開的緣故。

  女兒顫抖的呼氣撒在我胸脯上,這樣不行,太緊張了,我的手從她後背上滑下去,摸到她光溜溜的屁股,原來女兒一全部脫了。這再一次令我不安,手在她屁股上沒有動。

  這時,奇怪的事發生了。

  原先臉朝牆,身子故意遠離我們的老婆,突然轉過身來,或許是為了打破僵局,她身手進來,撓起女兒的胳膊窩來:女兒開始掙扎,母女倆笑著,這樣,女兒活躍的身體為了躲避她媽媽的手,不得不往我身上靠,我也趁慌亂的時候,退下自己的褲衩……

  當女兒再靠上來時,我摟住了她,熱得發燙的陰莖貼到女兒身上,女兒剛剛止住笑,老婆又伸過一個指頭,輕輕地捅著女兒的腋下:「女兒好,女兒好,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

  女兒咯咯地笑著小肚肚一個勁地往前挺。

  老婆真是一個好老婆!雖然只是個農村婦女,但是懂的道理很真不少。她知道這種事在父女之間顯得尷尬,故意調和一下氣氛,當看到女兒投入了爸爸的懷抱,她變知趣地轉過身去。

  被媽媽鬧夠以後的女兒,雖然身體安穩了,可是呼吸卻不平靜。我的手輕輕地撫摩著女兒的身體,細嫩的肌膚如絲綢般的光滑,當手從她柔軟的屁股上劃到了私處時,女兒的呼吸更加緊張,長這麼大,大概還沒有沒人摸過那個神秘的地方……

  我將女兒的身體往上挪了挪,勾下頭,找到她的小嘴,親一下,安慰她那不安的情緒,女兒還不會接吻,我用舌尖舔她的嘴唇兒,女兒不好意思地躲著。

  我終於勇敢起來,翻身將女兒壓住,然後略微弓起身子,分開她的腿,手指經過那溝劃上來,手指竟然是濕潤的。

  幾千年形成的道德倫理即將遭到破壞!在父女的身體即將融合一體時,我因為激動而緊張,因為興奮而膽怯。

  我試探著觸上去,女兒立刻張著嘴發出顫抖的喘息,而我也同樣不能正常呼吸。

  在觸到的那一瞬間,人間倫常已經被衝垮,緊鎖著的只有女兒那尚未開發的處女身……

  顯然那個過程並不順利,位置已經找對了,我試探著加力,女兒就緊張地發出一點點聲音,弄得父女倆都不知所措,這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刻衝進去,完成那個過程,一切羞澀,膽怯就不復存在,就想洞房之夜我對她媽媽做的那樣,疼過一陣兒,那個心理障礙就克服了。

  可是,對於女兒我不敢一下子衝進去,怕傷害到女兒,再試著頂了一下,本來就不那麼自信的我更加不自信,好像根本就不可能進入,而此時女兒的身子也開始發抖……

  我再勾下頭去吻女兒的嘴唇兒,這次她接受了,也許她需要這樣的安慰,需要這樣的鼓勵。我趁機加力,女兒嘴裡又出了動靜,但身體卻沒有絲毫反抗,她在默默地接受著。

  儘管她在心裡已經接受,但是當我的龜頭感到被鎖住的時刻,女兒還是掙扎了一下,好像很疼,喉嚨裡發出忍受疼痛的呻吟。

  我知道已經成功了,而在突破那道關口以後,陰莖對陰道的渴望已經不可遏止,同樣不可遏止的還有會陰部那即將爆發的衝動,在我推入的時刻,巨大的心理刺激和生理刺激將那衝動突然間推向高峰……

  我的腰臀本能地向前驅動,我仰起頭,艱難地支撐著酥骨的身體,在女兒壓抑著的呻吟中,完成了射精過程……

  沒想到竟然和她媽媽的第一次一樣,驚心動魄!!

  我將身子支撐了一會兒,脫出的時候,女兒下面「咕唧」地一聲。

  我躺平了身子,巨大的幸福敢縈繞著我。我伸手下去,扯起她媽媽為她備好的方巾,讓女兒夾住,然後摟過她,輕輕地愛撫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