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005.◆(五)


◆(五)

  回到家,沒敢告訴老婆多少錢,但老婆眼力也不差。她把女兒叫進來,到裡屋換上,聽見老婆說:「你爸真有眼力,真好看,喜不喜歡?」

  「喜歡!」快叫你爸進來看看。老婆出來,「還挺會買的,進去看看吧。」

  我來到裡屋。這是自那天晚上做了那事後,第一次和女兒單獨在一起,女兒也終於笑容滿面地抬臉看看我,我上下端量著她的新衣服,確實不錯。

  「喜歡?」

  「嗯。」女兒點點頭,還是不好意思。現在有必要打破這樣的尷尬局面了。

  我心懷感激地撫摩著女兒的頭髮,也不好說什麼,心裡想說來著,可是說什麼?說謝謝你?說女兒你真好?

  也許什麼都不用說,女兒是個懂事的女兒,無私的女兒,偉大的女兒,她把自己的處女身獻給了生她養她的爸爸,這樣的好女兒世上有幾個?!!

  女兒笑了笑,依然覺得難為情的樣子,這個時候我應該抱抱她,是的,應該這樣做,儘管早我們農村女兒大了很少和父親親暱的,但現在不一樣,我的女兒不一樣!

  我將女兒攔到懷裡,緊緊地擁簇著她,吻著她的頭髮,呼吸著她那少女特有的氣息,無限地陶醉中……

  儘管當時我慾望已經升起,但我不能,我知道必須讓她的傷口癒合。

  又過了三天,旁晚的時候我聽見她和媽媽在外間說笑,好像與爸爸的事情有關。

  「…………」

  「什麼日子?」

  「不知道。」

  「自己的事兒自己不知道?」

  「就……這兩天吧。」

  「不敢了?」老婆問。

  「……」女兒沒有回答,嘻嘻笑。

  「都那樣兒啊,和自己爸爸怕什麼?」

  果然,晚上,女兒又一次在她媽媽的教導下,鑽進我的被窩。

  沒象頭一次那樣的緊張,但我依然很激動,很感激這對母女為我做的一切。

  在嬉鬧和說笑中,我完成了對女兒的前戲,只是她還是不太願意讓我摸她私處,不過女兒也第一次用手認識爸爸的性器官。

  我覺得像那天早上醒來是的姿勢比較好,那樣不會壓迫女兒。所以就在她略顯被動地和我親完嘴兒後,我讓她轉過身去。

  女兒的小屁股略顯的位置低點了。我將手繞到她前面,抬起她上面那條腿,觸上去時,女兒身子抖動了一下。

  儘管那所謂的道德倫理已經被破壞,儘管我心裡已經變得很從容,但那個過程依然不是很從容,我不得不在女兒外面待上那麼一會兒,讓它和女兒親暱那麼一會兒,讓熱得發燙的龜頭的溫度同女兒陰門的溫度調和均勻,讓女兒那羞澀的陰道泌出的愛液使得它前進的過程更加順利……

  隨著龜頭的進入,女兒的屁股顫動了一下,但那並不妨礙它的前進。整個莖體再一感受到那種一擼到底的爽快的時候,女兒的小屁股終於被固定住了。更令我欣喜的是,裡面的潤滑程度可以滿足陰莖抽動的需要了。

  我試著活動兩下,徹骨徹心地舒暢,入口處的環肌緊緊地裹著,使得它在推入的時刻格外驕傲。

  女兒還是頭一次感受到抽動起來的滋味,呼吸聽起來是那麼緊張。而那緊張的呼吸不僅影響到了我,也影響到了面朝牆假裝睡著的媽媽的心情,儘管她已經沒有了份慾望,但是下面的話還是聽起來酸溜溜的:「明天早上別起不來啊?」

  「還疼嗎?」我小聲問女兒,因為她剛剛活動了一下屁股,那時刻我正做後退的動作,差點脫出來,當在進入時,聽見她哼哼了一聲。

  不過那一下實在是刺激到根兒了,陰門劃過龜頭將包皮完全擼起的感受立刻刺激到了脊椎骨,如果不是因為我這曾經在她媽媽陰道裡經受過鍛煉的老雞吧,僅僅這一次就能射出來,頭一回不就是這樣嗎?

  「唔。」女兒的頭活動了幾下,我沒敢再來一次,心裡可真想來她幾下。

  當體位恢復合理後,我把那節奏加快了那麼一點,又聽見她哼了一聲。

  「這樣也疼?」

  「嘻嘻……」沒想到女兒竟笑出來。看來不是真疼,也許嘗到了一點甜頭,也許對那種進出動作感到好奇。

  接下來我就試探著用各種不同的頻率和幅度,向女兒說明性交的意義,而這樣說明的效果從女兒那時長時短的呻吟——或許那還算不上呻吟,只是哼出動靜——和女兒那急促的喘息上得到了驗證。

  我不期望讓女兒達到高潮,儘管我知道頭一兩次性交,因為新奇和激動也能在很短時間內達到高潮,最初和她媽媽就是那樣的,不過當時我堅持不住,尤其聽到她那樣被擠出來的呻吟時,我便一洩千里,最終沒有把她推向高峰。

  現在不一樣了,我懂的怎樣堅持,儘管女兒那羞澀的聲音刺激著我,讓它在裡面不斷地發讓我的動作激烈的信號,但我還是想在女兒的陰道裡多佔有一會,因為這種父女熔為一體的感受實在是太奇妙了。

  「恣不恣?」我小聲問她,把她的頭正過來,女兒笑了一聲有憋回去,我吻她的小嘴時,女兒已很動情了,看得出,她喜歡這樣一邊溫著一邊抽動,用她媽媽的話說,有種上下貫通的感受。是的,女人是需要被愛的,女兒也同樣需要,這樣被愛的滋味很快就得到女兒的回報——下面的水已經很多了,青春的陰道就是這麼多情!

  我再一次提速……

  「唔——」女兒終於發出真正意義上的呻吟,她擺脫我的,讓她無法呼吸的熱吻,將臉埋進枕頭裡,但依然無法屏蔽那連續起來的呻吟。

  小壞蛋!你別這樣啊!爸爸受不了了,本來還想再緩衝一會,可是已經感到來不及了,我的不得不就勢翻上去,那無法控制的瞬間終於爆發了。

  請原諒!我真的有詞形容了!將精液射進女兒身體裡的那一刻,我真的找不出詞來形容了!如果我面對大海,我會發出送往天邊的喉叫,讓大海掀起巨浪!如果我面隊高山,我會發出讓山巒發抖的吼叫,讓高山產生回音!

  如果我面對草原。我會向遠出的白雲發出吼叫,讓草原便地開滿鮮花。如果我敢面對這個世界,我向天下所有的父親發出吼叫,都來操你們的女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