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涵的淫蕩告白-暑期打工


《高一的暑期打工》

  搬回家裡後的這兩天,是久違的慵懶生活,霸佔著電視到深夜,然後睡到自

然醒。偶而會看著窗外的天空發呆,放空,幾乎快要連自己是誰都忘掉了。

  早上,被莫名的聲音吵醒了,似乎是附近的馬路正在施工。我揉著惺忪的睡

眼,搖搖晃晃的來到浴室,看到鏡子中的自己。

  赤裸著上身,下半身也只是穿著件小內褲,搬回家後,更不在意自己的穿著

了,加上又是炎熱的夏天,衣不蔽體的時候要比住外面時要多得多。

  稍作盥洗後,也沒打算回房間多加件上衣,便這樣下樓來到客廳,小弟正吃

著自己準備的早餐,桌上還有另一份是留給我的。

  小弟:「怎麼了?姊,今天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平常這種大小的聲音應該

吵不醒妳吧?」小弟邊說邊擡起頭來看我。

  涵:「什麼啊,說得好像我神經很大條一樣……」我嘟著嘴不服氣的說著。

  小弟:「小涵姊的奶子是不是又變大了一點點啊?」小弟邊說邊盯著我的胸

部看。

  我靠了過去:「耶?有嗎?」

  (這麼說來……的確有幾件衣服,感覺胸部的地方變緊了……)

  就在我正環顧著自己的身體時,小弟突然的就往我的乳房抓了下去。

  涵:「啊!」

  小弟:「不過,還是一樣敏感呢,姊的這對大奶子。」小弟的表情有點邪惡

的說著,說完邊開始撫摸起我的乳房來。我稍微挺起胸,乖乖的站在桌子旁邊,

讓小弟揉弄著雙乳。

  只是,才過沒幾分鐘,小弟的動作便停了下來,急急忙忙的把桌上的早餐吃

完,一手拿起包包,準備要出門的樣子。

  涵:「啊……要去打工了?最近看你打工的時間好像比以前長多了,這兩天

晚上也是……都……都很早就睡了。」

  小弟:「嗯,因為上高中後,很可能要住校,或是在外面租房子,趁現在暑

假多打點工,開學後會輕鬆點。」

  涵:「可是……最近你待在家的時間真的好少喔!」小弟沒說話,只是看著

我笑了笑,便出門了。

  (什麼啊……這麼喜歡打工啊?真要搬出去的話,應該趁這時候多陪陪姐姐

我吧!)

  只是看了積極打工的小弟,再想起小梅,突然覺得只是賴在家裡的自己,似

乎真的有些慵懶過頭了。

  (打工……我也可以啊,可是要做什麼呢?通叔的檳榔攤好像收掉很久了,

不知道阿慧姐怎麼樣了呢?)

  我低下頭,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撫弄著下體的手指,清楚地感覺到內褲上濕潤

的觸感,

  (對了,在餐廳離開時給我名片的大姊,好像有提到……想賺零用錢的話可

以找她。)

  我拿了桌上小弟準備的早餐便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嘴裡叼著三明治便在

帶回來的行李裡翻找著,好不容易在一推便條紙裡找到了那張名片。

  涵:「XX工作室,沒錯,就是這張名片,好像是叫……茉姐,嗯……等等

先打個電話過去問看看好了。」

  吃完了早餐,把身上唯一一件內褲脫了下來,丟進洗衣桶裡,隨手抓了件T

恤套上,來到客廳,盯著手上的名片好一會兒。

  (是怎樣的工作啊?雖然說那女人的樣子並不像是個壞人,但……又有像是

覆蓋了層薄紗般的神秘感。)

  自己一個人在這瞎想也不是辦法,只好拿起電話,照著名片上的號碼撥了過

去。

  「嘟……嘟……」電話響了一會兒,一度以為是不是已經沒這工作室了,正

打算掛斷時,電話裡突然傳來了女人的聲音:「喂……哪位?」

  涵:「耶?!我……我找茉姐。」我顯得有些驚慌的說著。

  只是對方沒有答話,就這樣安靜了有一下子。

  涵:「喂……」

  ??:「妳是哪位?」又過了一下子,話筒裡才又發出聲音。

  涵:「我……我……就是那個……那個前一陣子在某某餐廳有見過的……」

  ??:「餐廳?」

  ??:「是……什麼餐廳?」對方又停了一會兒才又繼續說著。

  涵:「就……就是……我……我在餐廳裡……自……自慰的……那個……餐

廳……」我紅著臉說著。

  ??:「……喔喔!我想起來了,妳就是那個小女生喔?」

  涵:「嗯。」儘管她認出我後,讓我稍稍的鬆了一口氣。但,她的口氣讓我

覺得……說是非常謹慎,卻又有著故意要我說出我在餐廳裡自慰的那種戲弄感。

  茉姐:「我茉姐啦,妳還記得吧?怎麼了,會打電話給我應該是想要賺點零

用錢吧?」

  涵:「嗯,嗯,剛好是暑徦……所以想問一下那個……是不是還有打工的機

會。」

  茉姐:「打工喔……有啊!嗯……我看妳下午過來一趟,我跟妳說明一下好

了,住址在……」

  涵:「啊!等……等等,我拿筆抄一下……」這時我才發現名片上除了XX

工作室跟電話外,住址、人名什麼的名片上都沒有。抄好住址後,約了下午過去

找她,雖然不是很遠,卻也是要搭個幾站的公車。

  (嗯……這不是前陣子去過的KTV附近嗎?可是那邊好像沒有什麼辦公大

樓啊!)

  路上的景色,讓我又想起了跟小弟同事一起去唱歌的情形:(不知道同學們

的暑假過得怎麼樣了?找個時間約來去唱唱歌吧!)

  涵:「謝謝!」

  過了沒多久,跟司機道了謝後,在一個不曾到過的地方下了車。附近的景色

跟上次KTV差不多,些許的荒涼,除了少少幾棟老舊的大樓跟公寓外,放眼過

去盡是一些工廠類的建築,循著門牌,慢慢地來到紙上抄下的住址,是棟稍大的

公寓式樓房。

  (嗯……XX號,三樓……應該就是這邊了吧?)

  雖然眼前的地方應該就是茉姐所說的工作室,但根本找不到任何有著工作室

名稱的招牌,外表是跟一般老舊公寓無異的建築,還是不免讓我擔心了起來。

  (都來到這了,而且已經跟人約好了,就這樣回去……不好吧?)

  不管三起二十一,還是決定上去一探究盡。

  (三樓……三樓……)好不容易在斑駁卻仍顯厚重的緊閉大門旁找到門鈴,

按下門鈴後,就這樣我呆呆的在門前站了幾分鐘。

  開始覺得是不是門鈴壞掉了,或是沒人在家時,門鈴突然傳來了人說話的聲

音:「喂∼∼找誰?」說話的是個男人,粗粗的聲音帶著點台灣國語的口音。

  涵:「啊!我……嗯……我是來找茉姐的。嗯……我是小涵……」聽著出來

我說得有些慌張。

  沈默了幾秒,聽著出來,男人正對著房裡喊著:「茉姐!有個叫小涵的,妳

知不知道?」

  接下來又過了幾秒,???:「上來。」門鈴上突然冒出了兩個字後,大門

也隨即跟著「喀啦」一聲打了開來。

  我推開了門,小心翼翼地走上樓,緊張的心情像是樓梯的轉角隨時會突然出

現什麼嚇人的東西一樣。

  公寓裡意外的乾淨,想起了自己之前住的地方,讓我小小的嘆了口氣。到了

三樓,終於在門的旁邊看到了塊壓克力做的牌子,上面清楚地寫著XX工作室。

再度按了門鈴,這次很快地門就打了開來,出來了一位有些矮小的男人,還有著

一臉沒刮乾淨的鬍子。

  ???:「小涵?」男人開口說話,一聽就是知道是剛剛應門的那個人。

  涵:「嗯……是。」

  ???:「喔……啊,進來進來。」男人打量了我一會,隨即微微的笑了出

來,示意要我趕快進去,口氣很明顯的比剛剛要溫和許多。

  進了門,感覺就像是一般公寓的格局,只是客廳的地方擺滿了被隔開的辦公

桌,桌上除了幾台電腦外,還堆了不少雜亂的紙張文件,但是,除了剛剛的男人

外,我並沒有看到其他的人在。

  涵:「那……那個……」我瞄了一下四週後,回頭對著剛剛的人說,只見他

瞪大了眼盯著我的身體看,一時之間還沒反應到我在對他說話。

  ???:「……啊?啊!那個……對……對了,茉姐在那邊,妳直走到底那

間就是了。」男人紅著臉有些慌張的說著,連舉起的手都顯得有些不是很自在的

樣子。

  涵:「喔,謝謝。」我道過謝後,並沒有多理會那個人,轉身邊往他所指的

房間走去。

  公寓裡並不大,說是走道走到底,但短短的走道,走幾步就到了盡頭,我敲

了敲門。

  茉姐:「進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清楚地從門後傳了出來。

  我開了門,發現小小的房間裡面擠滿了東西,還有一股濃濃的煙味跟酒味,

一個人影就坐在被公文櫃包圍住的小小辦公桌裡。

  我正想出聲,桌子後的人便擡起了頭,就這樣,我跟茉姐對望了一下子。

  茉姐:「耶∼∼小涵啊,嗯……好幾個月不見了吧?胸部好像又長大了一點

呢!現在的小孩發育得真好。」茉姐也是邊說邊上下的打量著我。

  涵:「嗯,妳好!嗯……我早上有打過電話,就是……提到的……打工。」

  茉姐:「嗯?喔∼∼打工……對對對。」茉姐看起有些恍神。

  茉姐:「這麼說來,的確是學生放暑假的時間了吧……啊,別站著,自己拉

張椅子坐。」茉姊邊說邊為自己點了根菸,點完後還示意問我要不要,我搖了搖

頭,然後在房間裡僅有的小沙發上坐了下來。

  茉姐:「嗯∼∼小涵幾年次的?」茉姐在吸了幾口菸後,樣子似乎清醒了一

點點,開始問我一些問題。

  涵:「嗯……十……十八歲。」我遲疑了一下,畢竟知道小弟在打工上因為

年齡帶來的不便,反正我虛歲也十八了,就這樣脫口說了出來。

  茉姐:「嗯……雖然妳的身材看起來很豐滿,不過還未成年吧?一臉稚氣,

像個國中生一樣。」茉姐想了一下,像是看透了什麼似的說著。我像是被拆穿謊

言的小孩般慌慌張張的辯解著。

  涵:「我要升高二了,才不是國中生啦!」

  茉姐:「沒關係啦,有好有壞,問題多,喜歡的人就多,呵呵!嗯……小涵

啊,之前也說過了,我看妳應該也不是什麼不經世事的小孩,應該跟男生睡過覺

了吧?」我沒回答,只是點了點頭,一時沒反應過來,我要找的打工跟和男生睡

過覺有什麼關係?我表現得就好像是我習以為常的事一樣。

  茉姐:「我就知道,看妳一副輕鬆的表情,現在的小孩喔……」茉姐自顧自

地說著,又在自己的杯子裡倒了些酒,「不過妳也別想太多啦,這邊說的打工,

倒也不是叫妳們出去賣,純粹只是幫妳們介紹一些朋友,一起出去玩而已。」茉

姐邊說邊喝了好幾口酒。

  涵:「……喔……」其實這麼說,我還是對工作內容一無所知。

  茉姐:「我啊,以前是在酒店上班,我知道硬裝笑臉順著客人的予取予求,

其實心裡一點都不好受的,所以強迫別人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我很討厭。」

  涵:「那……工作又是……」

  茉姐:「喔,後來啊,我就離開啦,跟著在酒店認識的老公,就是……」

  涵:「耶?……」茉姐像是沒聽到我說話般,一直說著自己的往事,組頭什

麼的,我只知道跟數字、運動甚至動物什麼的有關。

  茉姐:「不過後來,來簽注的客人裡也有之前我酒店裡的熟客,硬是要我提

供『額外的服務』,我又不好得罪客人,更何況他還表示錢不是問題,這種賤男

人的錢不賺還真有些說不過去。只是老公不可能會答應,還好之前認識的一些妹

妹,剛好有提到缺錢花,我就很順勢的把她們介紹給我的客人了,哈哈!我還趁

機收了不少手續費。

  只是一次兩次後,不知道是不是以耳傳耳,要求的客人便多了起來,就算之

前介紹的妹妹是玩咖,也開始應付不來了,但是我本來就只是順勢推舟,一開始

就表明了不介入,只是純粹幫客人介紹肯玩又敢玩的妹妹,真的找不到人,或是

女生這邊不想,我也會跟對方說沒辦法。

  我一直強調的是,只幫妳約女孩子出來,其他的不管,當然妹妹們想要從他

們身上多拿點錢,當然不管我的事,自己的零用錢自己賺啊,嗯……喔,這就是

我跟妳說,妳想要零用錢可以來找我的……原因。」說到這,茉姐的杯子已經空

了,但我還是對打工的內容一知半解。

  但是茉姐只是自顧自地又開始說起往事,開始說她老公的不是等等,坐在那

邊的我也只能偶而的答個腔,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模樣。

  過了十來分鐘,門外突然進來了一個女生,留著一頭染成棕色的長髮,跟臉

上淡淡的妝,可以看出有打扮過,只是身上倒是穿得很休閒。

  ???:「嗯……看妳的樣子,應該是來『打工』的吧?」我點了點頭。

  小妍:「嗯∼∼我叫小妍,妳是……」

  涵:「啊,妳好∼∼我叫小涵。」

  小妍:「啊……啊,茉姐!大白天就在喝酒,把酒給我!」

  茉姐:「啊∼∼不要啦∼∼才喝一點點。」一陣打鬧後,小妍把茉姐的酒瓶

放回架子上,走了過來。

  小妍:「真是的……對了,之前都沒看過妳?新來的吧?」我又點了點頭。

  小妍:「看樣子,我相信妳應該還是不清楚打工是怎麼回事吧?」小妍回過

頭去看了茉姐一眼,有些無力的說著。

  涵:「雖然大概知道一些,就是……嗯……什麼客人啊……一起出去……」

  小妍:「耶?噗∼∼哈哈,也對啦!看妳一副清純的樣子,難怪一時反應不

過來,不過倒是越看越有淫蕩的味道,尤其掛著兩個大奶子的嬌嫩身體,一定很

多男人嚐過吧?」小妍邊笑邊說著。

  涵:「耶……我……我……」

  小妍:「開玩笑啦,不過既然大概知道是怎樣的工作,我就不拐彎抹角了,

的確大部份情形是出去陪客人玩,但∼∼就真的只是玩而已,可能感覺像是湊熱

鬧的朋友吧!有時候也是單純的可以,像有小開裝闊,硬是說認識一大堆正妹,

就找我們去充場面,還有假扮別人女友的也是有,就跟著玩,跟著打鬧,其實蠻

好玩的啦!

  當然像這種的就不會有什麼小費啦∼∼多的錢可以拿,真正在賺零用錢的,

就真的要陪著玩一些尺度較大的遊戲,身體上的接觸當然也會跟著多了起來,所

以敢玩的女生,通常很容易就讓那些臭男人掏出大把大把的錢囉!至於過夜那些

也是看個人意願,自己決定的事,不會有人干涉。」

  涵:「是喔……是不是……跟什麼……傳播妹一樣?」

  小妍:「嗯,性質好像差不多,但是卻不一樣,其實就是我們幾個認識的姐

妹,找趴找唱歌,看妳要不要去玩一樣,才不是打通電話就要妳馬上到,像工作

一樣的東西。」

  涵:「喔……」

  小妍:「沒關係啦!用說的的確不是很好懂,實際去幾次就知道了吧!嗯,

剛好晚上就有個趴在KTV,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啊?」

  涵:「嗯?晚上……嗯,好啊!那……我就穿這樣……就可以了嗎?」我邊

說邊打量一下了自己穿著。黑白條紋的背心搭淺色顯得有些寬鬆的連身裙,想想

如果是正式的工作面試,還真得有些隨便。

  小妍:「這樣就可以了啦!反正妳還不是遲早會被扒光。」

  涵:「耶?扒光?!」

  小妍:「哈哈,開玩笑的啦!今天去的是慶生趴,主角有親友團在,我們有

點像是去湊熱鬧撐場面的,不會有什麼『重口味』的場面出現啦!」

  涵:「喔……喔!」

  小妍:「嗯,雖然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陣子,我看妳還是先待在這吧!等等

一起過去,陸續也還有人會過來,我們在附近找個地方坐下邊聊邊等吧?」

  涵:「嗯……好。」

  我跟小妍離開了工作室,在附近的街道旁飲料店坐了下來。我們聊了很多,

除了打工的事之外還有關於自己的事。

  小妍手機不時地響起,過沒多久,不遠處有人對著小妍揮了揮手,是晚上會

一起過去的兩個女生。一個看起來年紀應該跟我差不多,另一個則成熟一點,應

該是二十出頭吧!但相同的是兩人都看得出來有打扮過,相較之下,穿得很隨便

的我都開始不好意思了。

  她們到了後,小妍就打了電話叫計程車,我跟她們兩位並沒有聊很久,只知

道一個叫小藍,是個大學生。另一個年紀跟我相仿的叫布丁,高中休學,現在沒

有工作。

  上了計程車,我們很快來到市區一家很大的連鎖KTV。小妍打了通電話,

領著我們來到樓上的大包廂裡,裡面已經聚集了有十來個人。小妍先拉著我們來

到一個男生面前,幾句的生日快樂,幾句的寒暄,那個男生就又忙著接待陸續進

房的人。

  我們幾個找了位置下來,就在我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時,一個大男生就靠了

過來。

  ???:「妹妹叫什麼名字啊?是哪來的啊?交個朋友吧?」

  我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小妍就靠了過來加入話局,我則在一旁對著他不

好意思的笑了笑。回過頭去想找小藍跟布丁,但她們也已經跟不同的男生聊了起

來,我只好一個人喝著桌上的飲料,哼著螢幕裡放的歌曲。

  後來也是有幾個男生陸續的來搭訕,慢慢融入的我也總算開了點話匣子,閒

話家常了一番,但畢竟不認識的人太多,儘管主角一夥人鬧得很開,還是有不少

人坐在一旁聊自己的。

  說是要跟著玩,我充其量也是跟著哼歌,雖然也幾次被拱出去玩小遊戲,但

顯得扭扭捏捏的我,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掃大家的興。小妍總是拍著我的背說:

「剛開始都這樣,以後習慣了就玩得開啦!」

  過沒多久,布丁過來跟小妍打了聲招呼,便跟另一個男生一起離開了包廂。

  涵:「怎麼了嗎?布丁她……」

  小妍:「喔!她說要先走,嗯……我想應該是跟剛認識的男生去續攤吧!」

  涵:「嗯?就兩個人?」

  小妍:「或是直接去開房間囉!」

  涵:「耶?這不是一般的慶生趴嗎?」

  小妍:「是啊!不過想找個人『要零用錢』也不是難事啊!尤其是知道妳是

『叫來的妹妹』後就開始不安份了,布丁對用言語挑逗人很在行,剛剛那個男生

應該恨不得馬上把她抱上床吧!」

  涵:「喔……是這樣喔?」

  小妍:「怎麼啦,都說了是來玩的啊,放開一點啊!以妳的條件,說要出去

過夜,想去的排隊都排到門口去了吧!哈哈!」

  (是啊,明明就知道,所謂的打工就是這一回事的啊!面對這麼多陌生人,

還是有股放不開的感覺。)

  小妍:「喂∼∼怎麼了,看妳一臉認真的樣子……我開玩笑的啦!本來這種

場合就不會有太大膽的行為出現,不用去想過夜什麼的啦!」

  涵:「喔……」

  很快,派對結束了,小妍跟小藍還有我一起搭計程車離開,因為有點晚了,

小妍還特地繞道我家附近,讓我先回家。

  (耶……明明是去玩,也明明沒做什麼,怎麼感覺好累喔?)或許是不習慣

這種場合,覺得在應付交際方面實在是讓人很花精神的一件事呢!

     ***    ***    ***    ***

  接下的一個星期內,小妍只要有類似的聚會就會找我去,漸漸地,我對跟陌

生人聊天打哈哈也習以為常了起來。

  比較沒有一開始時癟手癟腳的情況了,在小妍的建議下,我穿得越來越露,

來搭訕的男生也開始有不少露骨的言語出現,但,我卻意外的聊得很起勁。

  星期五下午,小妍打電話給我,說晚上有個告別單身派對,問我要不要去?

電話的最後,小妍提到這次的趴除了我們幾個被找去的女生之外都會是男生,聽

得出來今晚的派對不會像前幾次一樣單純。儘管有些緊張,卻反而讓我覺得很興

奮……挑了件細肩帶V領小可愛跟有點短的百摺裙,還特地擦了點唇膏。

  (嗯……領口有點兒低,胸罩很容易露出來呢!嘿嘿,如果不穿胸罩的話,

是不是有點超過啊?)對著鏡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著,臉上還不自覺露出帶點

邪惡的微笑:(頭髮放下來,是不是比較有女人味呢?)

  好不容易決定了穿著後,已經快黃昏了,只好加快腳步出了門,但是不管走

在街上或上了公車後,注視著自己的眼光明顯得多了起來。

  (嗯……果然還是穿得有點少吧……)

  輕薄的小可愛緊緊包覆著乳房,胸罩的輪廓清晰可見,雖然我已經不時地去

拉肩帶,想讓領口不要這麼低,但總在走幾步路後,深深的乳溝馬上就又露了出

來。

  好不容易來到工作室的樓下,小妍跟另一個沒見過面的女生已經站在那了。

  小妍:「小涵∼∼有點慢喔妳,哇!之前看妳的衣服都穿得有些寬鬆,沒想

到胸部這麼有料耶!嗯?妳就這樣搭公車過來喔?真是便宜了路人了,也不搭件

小外套。」

  涵:「嗯,就這樣過來的,小外套……對喔……」我看了看自己說著。

  儘管已經習慣被人盯著看,但平常我還是會有些不好意思,能多加件衣服就

不會少穿。沒想到今天有刻意地去打扮,不要說多加件外套了,連不穿內衣的念

頭都跑了出來,或許打扮,就是想要別人多看自己一眼吧?

  小妍:「下次跟茉姐說,讓她叫個人去接妳吧!」

  涵:「喔……好啊!對了,這位是……」

  小妍:「喔,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叫湘萍,這邊的叫小涵。」

  湘萍:「妳好。」湘萍對我笑了笑,打了招呼,我則微笑著點了點頭。

  她個子跟我差不多高,挑染過的短髮在肩膀上搖曳著,臉上有淡淡的妝,身

上穿的是有著漂亮蕾絲的無袖背心,搭上稍長的窄裙,就像個氣質美女一樣,但

是纖細的腰跟不大的胸部,讓她的身材顯得有些瘦小。

  小妍說她已經叫了車,要等一下,我們三人就這樣站在樓下聊了一會兒。湘

萍大我兩歲,剛從高中畢業,似乎因為瘦小的身材,特別容易讓男生想要照顧,

湘平在高中時就交過不少男朋友,跟外表看起來文靜的樣子不同,心裡對性愛似

乎喜歡的不得了。幾乎跟每個交往過的男友上過床,還援交過,算是茉姐說過的

玩咖之一,連小妍都會虧她,說沒男生顧得住她。

  很快地,來了一台計程車,三個人上了車,小妍簡短的跟司機大哥說了要去

的地方,只是他的視線不停地遊移在我們三個女生身上,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在小妍又一次的催促後,司機才開車,一路上也是不時地說著不正經的話,

在吃我們豆腐,像是「妹妹們穿得這麼辣,是不是去找男人啊」、「哇∼∼那個

看起來年紀最小的妹妹,妳那對奶子都大到快遮不住了,給哥哥我摸一下好不好

啊」、「不要這樣啦,就一下,等等不收妳們車錢好不好」等。

  湘萍一副不想理他的樣子,小妍也是敷衍回個幾句話,叫他專心開車。好不

容易車子到了目的地,停了下來,是個庭園式的KTV,從門外就可以看到很多

小木屋式的包廂。我跟湘萍先下了車,小妍正要拿錢給司機,這時我走到車邊,

敲了敲車窗,對著司機彎下腰,整個胸部在垂下的衣領內露了出來。

  涵:「不能摸喔!」我對著司機輕聲的說著,他剛開始還反應不過來,後來

才猛點頭。

  在他點頭後,我把手伸進衣服裡,慢慢地拉下胸罩,但是在不解開扣子的情

睛,讓我不自覺得笑了出來。

  短短的幾秒後,我很快地站直身子,這時小妍跟湘萍已經走到門口了,我也

跟著加快腳步跟上,邊走還邊大辣辣的把手伸進衣服裡把胸罩穿好。回頭時,計

程車還在那,但是已經看不清楚裡面的司機了。

  小妍:「妳喔,在想什麼啊?居然在大馬路上露奶給計程車司機看,不是真

的想省這幾百塊吧?」小妍在進門後,輕輕的敲了一下我的頭後說著。

  涵:「嗯,是沒有啦!我看那個司機大哥說那麼久,妳們都不理人家,好像

有些可憐的樣子啊!」

  小妍:「才幾句話就讓妳露胸部,要是他哭著求妳,妳不就答應幫人家生小

孩了?」

  涵:「才……才不會咧!」

  湘萍沒說話,只是在一旁笑著。

     ***    ***    ***    ***

  我們在服務生的帶領下,走過了長長的走廊,從屋內來到屋外,像是公園裡

的步道旁有著一間間的小木屋,樣子還蠻新的,似乎剛落成不久,只有不遠處倚

著圍牆的垃圾顯得有些煞風景。裡面還有個卡拉OK字樣的大招牌,似乎已經在

那邊放了很久了。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只剩下西方的天邊泛著一些紅光,我們來到角落一間稍

大的小木屋,服務生對我們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小妍走在前面,一開門就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裡面的燈光比一般KTV

要昏暗一些,但卻多了一些七彩的霓虹燈在天花板上轉動著,木牆上沒有任何裝

飾品,只有角落的盆栽跟垃圾桶擺在一起,還有張跟這房間比起來顯得有些大的

沙發,跟外表雅致的小木屋比起來,整個就是讓人覺得粗俗了一點。

     ***    ***    ***    ***

  小妍:「嗨∼∼男生們,有沒有等很久啊?」小妍一進門便開心的打招呼,

我跟湘萍在一旁也微笑的揮了揮手,只見男生們興奮的喊叫著。

  ???:「喂喂喂!怎樣,正不正?不要說兄弟都沒照顧妳。」

  ???:「對啊,有沒有後悔就要結婚了啊?哈哈哈!」

  ???:「喂,你看你看,那個妹的胸部好大,不是我要說準夫人的壞話,

差太多了吧!」這時說話的人還被另一個人敲了一下頭,看來要告別單身的主角

應該就是敲人的那位了吧!

  屋內共有四個男生,年紀看起來相仿,應該都是三十出頭,穿著都很休閒,

不外是POLO衫、T恤跟短褲等等。

  小妍很快地介紹了自己、湘萍跟我,男生也簡單的說了一下怎麼稱呼他們。

  主角叫小方,短髮有著乾淨臉龐的男生,是四個人裡身高最高的。另一個叫

阿志,也是瘦瘦高高的,但頭髮梢長,有著明顯的鬍渣。第三個叫阿康跟前兩個

是吃的薏仁,他拿著麥克風,正唱著歌,不時地往這邊看。

  涵:「說是派對,我還以為很多人呢!」我小小聲的在湘萍耳邊說著。

  湘萍:「嗯,這要看朋友幫他辦的是哪種派對啊,也有像是這種人不多,告

別單身前好好『玩』一下的。呵呵!」湘萍話中有話的笑著。

  阿康:「來來來,快來這邊坐啊!」阿康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對著我揮了揮

手。我轉頭看了看小妍,她也對我揮了揮了手示意我趕快過去,我便走過去坐在

阿康的旁邊。這時阿志也很快地在我另一邊坐了下來,然後是小妍,只見到小方

靦腆的湘萍說著話。

  阿康:「靠!我就知道他喜歡這種嬌小幼齒樣的,看他歷任女朋友的胸部就

知道了。」阿康隔著我對阿志說著,邊說還邊偷瞄我的胸口。

  小妍:「咦?妳們點了什麼歌啊?」小妍坐在點歌用的螢幕前說著,這時唱

完歌的薏仁,一個箭步便坐到了小妍旁邊,手就這樣繞過了小妍的背,放在小妍

的腰間。

  薏仁:「小妍妹妹想唱什麼盡管點啊,我幫妳把前面的歌都咖掉。」薏仁邊

說邊整個人靠在小妍的肩上。

  小妍:「耶∼∼好貼心啊你,那我就不客氣囉!」小妍輕鬆的回答著,兩個

人幾乎要抱在一起了。

  這時我被大腿上突如其來冰冷的感覺下了一跳,原來是阿康開了罐啤酒,就

這樣放在我大腿上,還故意用啤酒罐去推我的裙子。我的大腿幾乎全露了出來,

差幾公分就要看到內褲了,我趕緊用手去拿大腿上的啤酒,手順勢壓在裙子上,

阿康的手才停了下來。

  阿康:「小涵啊,妳身材這麼有料,卻看起來很年輕的樣子,多大啊?」

  涵:「啊,嗯……剛……剛滿十八。」

  阿志:「不是啦,他是問妳罩杯啦!哈哈哈!」阿志說完對著阿康大笑,阿

康瞪了阿志一下,但隨即也跟著笑了出來,兩個人還互相用拳頭碰了一下。

  涵:「耶?」我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覺得有些尷尬,只見他們兩個在有

些邪惡的笑著。

  小妍:「喂……主角在那做什麼啊?快過來啊!」小妍這時對著還站在一旁

的小方跟湘萍喊著,才讓我身旁的兩人轉移了注意力。

  這時小方跟湘萍才走過來,兩人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跟小妍不一樣的是,

湘萍主動地靠在小方身上,手甚至直接放在小方的大腿上。

  阿志:「哇!這妹好積極喔,我怕小方招架不住啊!」阿志邊看著那兩人,

邊對阿康說著。

  阿康:「這一個也不賴啊,『一個抵兩個』耶!」阿康邊說,邊用手指搓了

搓我的胸部,這次我沒有迴避的意思,任由阿康的手指戳弄著我的身體。

  小妍:「嗯,主角躲這麼遠是想對人家怎樣啊?不是都要結婚了,來來來,

大家先說幾句祝賀的話啊!」小妍拿起啤酒說著。

  薏仁:「當然是早生貴子啊∼∼哈哈哈!」坐在小妍旁邊的薏仁,手還不

肯放開小妍。

  阿志:「對啊對啊!要不要讓妳練習一下啊?」

  小方:「唉喔∼∼最好這還可以練習啦!拜託。」小方邊說邊笑。

  湘萍:「可以啊!如果你想要的話。」湘萍說完還對著小方眨了眨眼。

  眾人:「喔喔喔喔∼∼」大家都跟著起鬨似的喧鬧著。

  小妍:「我們的主角該不會沒經驗吧?所以才要練習啊!」小妍邊笑邊說。

  小方:「把人肚子搞大的經驗,我還真的沒有咧!」

  阿康:「搞大肚子咧,那你是什麼時候第一次跟女生上床?」

  阿志:「對象是誰?」

  小方:「大……大學時啦,當然是跟我的女朋友啊!」

  小妍:「女朋友喔∼∼是初戀嗎?」小妍接著發問,還把麥克風拿到小方面

前,像是個記者一樣。

  薏仁:「是同班同學嗎?還是福利社賣東西的阿姨啊?哈哈哈!」薏仁問完

後笑得有點誇張。

  小方:「不是同學,更不是福利社的阿姨,是學校外面認識的女生啦!」小

方像是被逼供般,老老實實的回答著問題。

  阿康:「你上她時,她還是處女嗎?」

  小方:「唉喔!我不知道啦∼∼」小方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像是要捉弄小方似的,大家不停地問著各式各樣的問題,連跟準新娘的房事

都被挖出來講,三句不離性的話題。隨著大家酒喝得越來越多,挑逗的意味也跟

著越來越濃厚。

  本來不會喝酒的我,在參加了幾次聚會後,也漸漸地習慣了酒精的味道,雖

然還是很討厭烈酒那股嗆喉的感覺,但對於啤酒或一些酒精度比較低的飲料,已

經沒有這麼排斥了。只是不管喝過幾次酒,酒量好像都沒增加,身體在兩杯黃湯

下肚後就會開始發燙。不過我倒是很喜歡半醉時,身體晃來晃去的飄然感,或許

「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這個意思?

  小妍:「啊,這首我會唱!我會唱!」這時小妍邊說邊拿起麥克風,看得出

來有些醉意的小妍,情緒高昂的唱著歌,一點都不在意坐旁邊的薏仁正用手上下

地撫摸著她的大腿。

  阿志這時也開始把話題從小方的身上轉移到我們這些女生身上,開口就問湘

萍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看似鬆了口氣的小方,也跟著把住意力放到湘萍身上。

  湘萍:「嗯,你們猜啊!呵呵。」湘萍臉紅紅,有些俏皮的說著。

  阿康:「十八歲!」阿志:「十七歲!」兩人幾乎是同時說著。

  湘萍:「嗯……還要早一點點。呵呵。」

  兩人:「哇∼∼真的假的?」

  阿康:「我就知道這個妹不簡單……」阿康湊過來,跟阿志小小聲的說著,

好像一點都不在乎我坐在兩人中間的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小方:「那……十六……」小方話才說到一半,湘萍:「十五歲,國三的時

候,我的第一次。」

  湘萍說出來時,有點茫的眼神裡還有一股憂鬱的感覺,三人異口同聲的發出

了驚嘆聲……這時,剛唱完歌的小妍,才放下麥克風,薏仁就摟了上來。

  薏仁:「寶貝,那妳又是什麼時候破處的啊?」小妍靠到薏仁的耳邊小小聲

的說著:「不∼∼告∼∼訴∼∼你。」小妍說完後推開薏仁,往我這邊走過來。

  小妍:「你們兩個,黏我們家小涵黏這麼緊,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只見阿康跟阿志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很有默契地拿了啤酒就猛灌起來,薏仁

這時也靠了過來。

  薏仁:「這兩個第一次遇見這麼有料的妹妹,當然抓著不放啦!但是把主角

丟在一旁可不好喔!」薏仁邊說,手邊放到了小妍的肩上。

  阿康:「可是他自己還不是黏著那個小女人,一臉開心的咧!」阿康撇過頭

看著小方,有點不服氣的說著。

  薏仁:「好啦好啦,我們來整整他好不好?」薏仁一臉奸詐的說著。阿康跟

阿志像是突然有了精神,一臉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薏仁想怎麼做。

  薏仁:「就是,把他扒光讓女生們欣賞囉!」說完,小妍小聲了笑了出來。

  阿志:「怎麼扒啊?他才不會乖乖就範吧?」

  薏仁:「老樣子,玩遊戲囉!每個人輪流挑戰,輸的脫一件衣服啊!這時,

三個男生互相看了看,視線落到了我跟小妍身上。

  「喔喔!好!好主意!」阿康跟阿志情緒激動的說著。

  小妍:「耶∼∼我們女生也要脫喔?!」小妍有些不情願的說著,臉上倒是

沒有不高興的表情。

  薏仁:「別擔心啦!妳們人這麼多,三兩下就把他解決了啦!」

  涵:「妳……妳們?」

  薏仁:「當然啊,那傢夥才不會想看我們這幾個臭男生脫衣服吧?但是……

如果是女孩子要跟他玩,他就沒有拒絕的理由啦!」儘管有種上當了的感覺,不

過小妍還是答應了。

  三個男生很快地把小方拉到一旁,一臉開心的討論著,小妍也簡單的湘萍說

了男生們剛剛的決定,湘萍只是笑笑,我當然也沒意見。很快地,男生跟女生分

別在桌子的兩邊坐了下來。

  薏仁:「好∼∼規則是輪流決定要玩的遊戲,三個女生各挑戰一次後,就換

對方決定要玩什麼,當然,輸的人要脫一件衣服囉!」說完,男生們都笑得傻呵

呵的。

  小妍:「好∼∼那……就讓主角先決定玩什麼囉!」

  小方:「嗯,看來要挑個比較擅長的,不然真的一下子就輸到脫內褲了。」

小方邊說還不時地看湘萍一眼。

  最後,男生在杯子上包了張紙,然後在上面放了枚硬幣,最後點了兩根菸,

兩人輪流用菸頭燒面紙,誰讓硬幣掉進杯內就輸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特別笨拙,

點沒幾下就讓硬幣掉進杯裡。

  小妍跟湘萍倒是跟小方纏鬥很久,但是最後都是差一點點,以落敗收場。只

見男生們互相擊掌歡呼,根本忘了一開始是打算要脫誰衣服的。

  小妍跟湘萍不在意地把背心跟小外套脫了下來,這時我看了一下自己,小可

愛跟短裙加上內衣內褲,身上穿的不過才四件衣物,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男生們又開始起鬨,嚷著要我脫,不想露太多的我,竟異想天開的伸手

到背後解開了胸罩的扣子,拉了拉肩帶,熟練地在不脫上衣的情況下,把胸罩脫

下來。等我把胸罩摺好放到自己的包包上時,才發現不只男生們瞪大了眼睛,連

小妍的表情都像是在說著我怎麼會這麼大膽。

  涵:「沒……沒辦法啊!我……我就只有穿這些來啊!」

  看著貼身的小可愛就這樣緊緊服貼在胸前,原本可以清楚看見的胸罩花紋,

變成了兩個明顯的凸起物,連乳暈都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得出來。我紅著臉,不好

意思的兩手抱住胸前,這時阿康催促著我們趕快繼續,一副等不及的樣子。

  小妍:「換我們決定玩什麼啦!嗯……我要∼∼玩彈硬幣。」

  小妍說的是,把一枚硬幣丟向桌上,再反彈進杯子的遊戲。之前就看小妍玩

過,她還熱心的教我訣竅,果不其然,小妍一次就成功地將硬幣丟進杯內,讓小

方乖乖的把外套脫了下來。

  湘萍也是一次就丟進杯裡,只有輪到我時可沒這麼順利,丟了三次才把硬幣

丟進杯子裡,還好小方一次都沒丟進去,我才鬆了一口氣,保住了身上剩下的衣

服。只是玩遊戲時,沒了胸罩包覆的乳房,好幾次因為晃動差點走光,讓現場的

男生們不時在鬼吼鬼叫的。

  陸續地玩了很多遊戲,甚至連撲克牌比大小跟猜拳都上場了,小方輸到只剩

內褲跟內衣,小妍儘管下半身穿的都還在,上半身卻只剩胸罩而已;而湘萍也差

不多,只是她穿的衣服比小妍少了一件,沒了裙子後,她穿著內衣內褲從容的坐

在我旁邊。

  我反而覺得有幾次她是故意輸的,因為每次湘萍在脫衣服時,小方都特別高

興,反而是其他男生在我贏時都哀嚎得特別大聲。大概是我晚上的運氣特別好,

很多靠運氣的遊戲我都贏了,結果越玩越開心,變得有些得意忘形了起來,動作

也變得放肆了起來,根本不在乎走光的胸部,有時贏了還會惡作劇似的拉開衣服

露出半個乳房,一臉「我又保住了一件衣服」的表情。

     ***    ***    ***    ***

  很快地,小妍贏了遊戲,讓小方剩下最後的一件內褲,在我們女生擊掌歡呼

後,我卻輸了接下來的一局,但是看著快被脫光的小方,我反而覺得我穿得太多

了。而一旁的阿康跟阿志猛吞口水盯著我看的樣子,讓發熱的身體想要回應男生

們的期待,儘管脫掉小可愛後上半身便一絲不掛了,但我也知道從剛剛開始,胸

部已經走光了好幾次,這樣的穿著本來就跟沒穿差不多了。

  腦袋裡還在思考著什麼,身體卻自己站了起來,我把手伸進短裙裡,慢慢地

把內褲脫了下來,然後把內褲拿在手上,像是對男生宣佈著,我的裙底下已經沒

有任何東西了。這時,不只那三個男生,連小方都一臉興奮的樣子,像是恨不得

馬上鑽到我的裙子下面去一探究竟。

     ***    ***    ***    ***

  接下來又回到一開始用香菸燒面紙讓硬幣掉進杯子的遊戲。小方為了想保住

他的內褲,只好選了自己最擅長的遊戲,但是小妍跟湘萍也不是省油的燈,玩過

一次後很快就抓到了訣竅,兩邊便展開了拉鋸戰。

  這時,在後面的我,會騷包的在阿康跟阿志面前刻意地拉高裙子露出下體,

連自己都可以清楚看到陰毛下的小肉縫,大腿間濕潤的大陰唇正緊緊地閉合著,

兩腿微微夾緊,還會從陰唇裡擠出一些淫液來。

  這時薏仁跟小方擡頭,雖然我不確定他們有沒有看到,但是我還是慌張的放

下裙襬。看著阿康跟阿志隨著我放下裙子而變得哭喪的臉,就覺得好有趣。

  在薏仁跟小方又低下頭去把注意力拉回遊戲上時,我又趁機把裙子掀開,這

次更變本加厲的用手指去撐開我的陰部,我的食指跟中指微微的抖著,輕輕的頂

著兩片大陰唇,濕透的陰道就這樣露了出來,粉嫩的肉壁可以清楚地感到涼意。

  我放開了抓住裙襬的左手,將左手食指跟中指放進自己的嘴裡,像是舔棒棒

糖般的舔弄一番,然後再慢慢地把沾滿口水的手指緩緩地插進我的下體,這時我

故意彎腰,讓裙子遮住我的下體。盡管兩人因為看不到我的手在做什麼而皺了眉

頭,但是我知道我淫蕩的表情已經告訴了他們,一個女生正在兩個大男生面前忘

情地用手指摳弄著自己的小穴。

     ***    ***    ***    ***

  突然,桌上傳來了叫聲,是小方抱著頭失望的叫著,看來小妍贏了。

  我趕緊停下動作,在小妍轉身對我比出勝利手勢前,把手指抽離下體。阿康

跟阿志也像大夢初醒,過了一會兒才知道發生什麼事,這時我還故意在兩人面前

晃了晃沾滿絲滑般黏液的手指。

  薏仁開心的笑著,然後大夥跟著起鬨要小方脫,或許是因為酒意,小方倒是

很豪邁的一口氣就把內褲脫下,還丟到薏仁的身上,兩個人便開始打鬧起來。

  小妍跟湘萍也跟著嘻鬧起來,但我的視線不時地停留在小方晃來晃去的腫大

陰莖上。過了一會兒,不知道什麼時候穿好衣服的湘萍,在小方的耳邊說了幾句

話,小方便開始把散落一地的衣服慢慢地穿回身上。薏仁在一旁跟小妍說幾句話

後走了過來。

  薏仁:「好啦好啦,主角要跟美眉去續攤,我等等還有事兒,今天就到這邊

吧!」阿康跟阿志這時靠了過來。

  阿康:「小……小涵,有沒有空?我們也……去續攤。」

  阿志:「我也……」

  小妍:「不行∼∼小涵要跟我回去,今天就先到這啦!」

  「耶!」兩人同時發出不滿的聲音。

  小妍:「這麼堅持的話,可沒有下次了喔!」

  涵:「可是……我……我可……」我的話才剛說出口,就被小妍拉到一邊。

  小妍:「傻瓜,不先吊吊男生的胃口,怎樣讓他們掏心掏肺啊?」

  涵:「耶?喔……喔!」

  我覺得自己在期望些什麼,帶著酒意的身體,熱度遲遲沒有退去。

  阿志:「對了,那……妳的電話,可不可以給我?有機會再一起出來。」

  阿康:「對對!電話電話,不然我的給妳也行。」

  阿志:「這……這是我的名片。」兩人七嘴八舌,還各塞了張名片給我。

  薏仁:「喂∼∼我先走囉!」這時薏仁在門口大聲的說著。而小方跟湘萍早

就不在房間裡了,穿好衣服的小妍拉著我也準備要離開。

  涵:「啊……等等,我……我還沒穿……」

  小妍:「不用了啦!反正妳不是很愛露給計程車司機看嗎?」小妍說完還對

我吐了一下舌頭。

  涵:「喔∼∼妳很壞耶!好啦,走就走。」我嘟著嘴說著。

  身後,我聽到阿康嚷著他的包包怎麼不見了,回頭看只看到兩個人在淩亂的

包廂內不停地翻找著。

  小妍走得飛快,明明她喝得比我多,可是我卻只能勉強的站著。

  我們兩人很快地來到KTV外面,已經有輛計程車在那邊等我們了,小妍一

樣先送我回家。迷迷糊糊的我,在車上只記得司機不時地盯著我看,應該是倒坐

在椅子上時,裙子掀得高了一點的關係吧!

  回到家時,老爸跟小弟已經睡了,儘管很想就這樣倒頭大睡,但是身上的酒

味不洗掉不行。搖搖晃晃的進浴室洗了澡,再搖搖晃晃的回到房間,明明不覺得

累,但睡意卻像是從身體裡湧了出來般,像斷了線的娃娃,我倒在床上,深深的

睡去……

《暑假的淫亂打工妹》(上)

  不知不覺,七月已經結束了,暑假就這樣過了大半,但天氣仍就像是夏天才

剛開始般的炎熱。越來越晚睡的我,總是在中午過後,滿身大汗的醒來,爸在上

班,小弟也因為打工幾乎不在家,洗完冷水澡後,只披著一條短短的濕毛巾在家

裡走動,已經是我暑假在家的標準穿著了。

  下午,趁著小梅放假的空檔跟文文還有憶珊聚了一下,好久沒聊得這麼開心

了,小梅打工的趣事總是說不完,憶珊則是抱怨每天都要顧店還不如去上學。文

文帶了一大堆有的沒的東西來給我們,除了吃的,還有一堆保養品化妝品等等,

雖然很多只是試用包之類的,但琳瑯滿目的加在一起也是夠嚇人的。

  文文:「啊,這小涵不需要,給憶珊好了。」文文邊說邊拿起了其中一盒東

西。

  涵:「嗯?什麼東西啊?」

  憶珊:「我看。」憶珊一聽說是要給她的,就一手拿過去看了看。

  憶珊:「……保證讓妳罩杯升級……」才唸完,憶珊就皺著眉頭敲了文文的

頭。

  文文:「唉喔!我是為妳好耶,怎麼這樣∼∼」

  我跟小梅在一旁不由得笑了出來。

  憶珊:「妳又跟妳阿姨拿這麼多東西,沒問題吧?」憶珊邊說邊把剛剛那盒

豐胸的食品放進了自己的包包。

  文文:「沒關係啦!除了大部份是試用品、贈品等等,一些真正好用的保養

品,她拿都特別便宜呢!」

  小梅:「嘿嘿,那我們就不客氣啦∼∼這個還有……那個我要了。」

  涵:「真不好意思呢,可是這要不少錢吧?」

  文文:「喔,真要說的話,是不用錢啦!暑假我都去他那邊幫忙,打打雜就

可以拿這麼多免費的東西,很劃算的。」

  憶珊:「耶∼∼真好,如果不是要顧店,我也跟妳去了。對了,小涵可以去

啊!」

  文文:「對喔!其實多個人幫忙,我就可以輕鬆一點了。要不要去啊?要不

要去啊?」文文用期待的眼神問著我。

  涵:「啊……其實,我也有打工啦!所以……」

  小梅:「咦?小涵也在打工喔?難怪暑假這麼少看見妳,不像某人,三天兩

頭跑去我打工的地方晃。」

  文文:「叫我顧客大人啊,店小二。」

  憶珊:「妳們喔……小涵是在打什麼工啊?」

  涵:「耶?!就……就……KTV……KTV的服務生。」一時之間想到的

打工,硬要說也沒錯吧?

  憶珊:「是喔,那你要小心點喔!我是感覺KTV出入的人蠻複雜的,什麼

樣的客人都有呢!」

  涵:「嗯,我知道啦!」

  小梅:「啊,那面膜我要!」

  憶珊:「等等!妳剛不是已經有拿了?給我。」

  很快的,短暫的聚會就這樣在嘻鬧聲中落幕,但是收穫倒是很豐富,除了拿

了不少文文的保養品,能聽到暑假中大家的趣事也是很開心。

  才正想要上公車回家,就接到了小妍的電話,說是有事,叫我到茉姐那邊一

趟。花了二十分鐘的車程,我到了已經不陌生的舊公寓旁,才剛要上樓,就被不

遠處慢慢走過來的小妍叫住。

  涵:「嗯?我還以為妳在上面呢!」

  小妍:「不用上去,我們……去那邊坐一下。」小妍顯得有些沒精神。

  我們來到不遠處的飲料店,小妍點了兩杯紅茶,卻不喝也不發一語的。

  涵:「小妍,怎麼了?叫我來有什麼事啊?啊……妳的……臉……」

  就在我話才說到一半,小妍低低的頭才稍微的擡起,這時我才看到她的左臉

頰紅紅的。

  小妍「沒……沒事啦!」小妍邊說邊別過頭去,不想讓我看清楚她的臉頰:

「那個……我最近有點事,可能不會這麼常過來。」

  涵:「怎麼了嗎?」

  小妍:「就……唉喔,不關妳的事啦!」小妍說得有些吞吞吐吐的。

  涵:「喔……」

  小妍:「還有,如果茉姊問起,妳……妳就說最近都沒看到我就好了。」

  涵:「嗯?為什麼?」

  小妍:「妳很囉唆耶!叫妳這樣說就這樣說,嘖……長奶子不長腦子,我很

難跟妳解釋。」小妍顯得有些激動:「反……反正,有事我會打電話給妳啦!」

  涵:「喔……」我其實有點嚇到了。

  小妍:「啊,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啦!只是……自己的一些私事,不想你

們擔心,所以……所以就……總之就是……」小妍似乎是看我有些惶恐,劈哩啪

啦的說了一大串,像是要解釋些什麼似的。

  涵:「喔,好啦,那……有需要幫忙的話,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喔!」我有些

尷尬的笑著回答。

  小妍:「嗯嗯,那……我還有事,就先走囉!」小妍說完了話,一副心事重

重的樣子,匆忙的的拿起包包,也不等我說再見就離開了飲料店。

  (每個人都有不想說的事情吧?)

  涵:「啊……既然都來了,上去跟茉姐打聲招呼吧!」

  我拿起了剛剛的紅茶,越過馬路來到工作室的樓下,按了按大門的對講機,

涵:「嗨∼∼我是小涵,茉姐在嗎?」

  ???:「小涵……喔!大奶妹喔!快上來快上來。」話說完的同時,門便

應聲而開。

  聽聲音,跟叫我大奶妹的口氣,應門的是茉姐工作室裡的一個男生,負責處

理一些文書跟打雜,茉姐都叫他波卡,我則叫他波卡哥。好幾次跟小妍他們出去

前,我都會先到工作室等,也有幾次來找茉姐拿薪水時會遇到他,這時通常茉姐

會待在她的辦公室裡面,除此偶而會有幾個人進進出出之外,工作室內通常就只

剩波卡哥一個人在工作。

  說是工作,大部份的時間我只看到他在玩網路遊戲,而我一個人在那時,他

都會跑過來找我聊天,幾次下來,我們也可以算得上是朋友了。只是他從一開始

就猛叫我「大奶妹」,根本沒叫過我幾次小涵,像是故意的一樣,讓人拿他沒辦

法。

===================================

  波卡哥人還算不錯,長相斯斯文文的,個性也很隨和;真要說缺點,就是好

色低俗了點。最初的聊天,他居然直接稱讚我的胸部很好看,問我可不可以讓他

摸摸看;平時的對話也是猛虧我的身材,常搞得我好氣又好笑,但我並不討厭他

這種直接爽朗的個性就是了。

===================================

  上樓後,按了按工作室門外的電鈴,來開門的是波卡哥。

  波卡:「喔,怎麼有空過來啊?大奶妹,該不會是來看我的吧?」波卡哥一

臉嘻嘻哈哈的說著。

  涵:「剛剛跟小妍約在附近,聊完後就順便上來打聲招呼囉!」

  波卡:「小妍……今天好像沒看她上來啊!啊,快進來快進來。」波卡哥邊

自言自噢,邊拉著我進門。

  (啊!明明剛剛才被小妍吩咐說不要說看到她……嗯……不是茉姊應該不要

緊吧?我真是的!)

  進門後,本來想直接去找茉姐,但是可以聽得到莫姐的辦公室裡傳來的談話

聲。

  涵:「波卡哥,茉姐有客人嗎?」我轉過頭去對著波卡哥問著。

  波卡:「喔,是淵哥啦!啊,就是莫姐她老公啦!偶而會過來,妳應該還沒

見過吧?」

  涵:「嗯,是沒見過面,那我是不是該打聲招呼啊?」我有些靦腆的問著波

卡哥。

  波卡:「嗯,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比較好,等等聊完應該就出來了,你坐著

等一下吧!嘿嘿。」波卡哥邊說邊詭異的笑了出來。

  涵:「嗯……好吧!」

  想說都來了,總該打聲招呼,只好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等等囉!才剛剛坐下,

波卡哥就從辦公桌旁探出了頭。

  波卡:「對了,『打工』打得怎麼樣啊?」波卡哥的語氣可以聽得出來有些

輕浮。

  涵:「嗯……還不就那樣啊!」

  波卡:「是不是已經跟不少男人睡過了啊?」

  涵:「沒……沒有啦!都是……只有在派對上……」

  波卡:「哇!連開房間都省了,該不會還同時跟好幾個吧?咕……」波卡哥

邊說邊吞口水,好像越來越興奮的樣子。

  涵:「什……什麼好幾個,你……」

  波卡:「真是便宜了他們,一臉清純樣,胸部卻這麼大,大腿又白皙……」

波卡哥不等我說完又自顧自地說著,視線開始在我的身上遊移。

  儘管是出來跟姐妹淘喝茶聊天,我的衣著雖然沒有說穿得很暴露,但畢竟是

夏天,V領的淺灰色細肩帶小可愛,不要說乳溝,連胸罩的邊邊幾乎都快跑了出

來;而本來就不長黑色的蛋糕裙,在坐下後,柔軟的沙發讓屁股整個往下陷,身

體一後仰,雙腳便擡高了起來,大腿也幾乎露了快三分之二出來。

  這時,茉姐的辦公室突然傳出了聲音。

  茉姐:「啊……等等啦!我衣服才脫一半,你是猴子喔?這麼猴急。」

  (咦?!)我還沒反應過來,只見波卡哥別過頭去偷偷笑著。緊接著,伴隨

著桌椅的碰撞聲,不時地傳出了茉姐呻吟的聲音。

  波卡:「所以才叫妳別進去吧,他們偶而會在這邊那個那個囉!嘿嘿嘿。」

  (那個……那個……)我的腦袋裡開始浮現令人害羞的畫面,心跳跟著傳來

的聲音跳的越來越快,身體也不知不覺慢慢熱了起來,就這樣被房間裡傳來的動

靜吸引住了好一會兒。

  波卡:「大奶妹今天的奶罩穿白色的嗎?」突然,波卡哥帶著戲弄的語氣說

著。

  涵:「嗯?嗯……」我回過頭,過了一下下才反應過來,然後直覺得點了點

頭。低頭看了看,儘管領口很低,但是胸罩並沒有露出來。(應該是看了胸罩的

肩帶吧?)

  波卡:「那……內褲又是什麼顏色呢?嘿嘿!」

  涵:「耶?!內……內褲……」這時,我像是突然忘了自己穿什麼顏色的內

褲似的,更傻傻的掀開裙子去看自己的內褲。

  涵:「白……白色……」我邊說邊擡起頭,才發現波卡哥瞪大了眼睛,盯著

我只穿著內褲的股間,這時我才像斷掉的神經又突然接上似的,趕緊壓下裙子。

  波卡:「還會害羞咧!只是露個內褲,難道妳跟小妍她們出去都沒露給那些

男生看嗎?」

  涵:「那……那不一樣啦!是……是工作啊!」

  波卡:「那也給我看看又不會怎樣,妳不也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嗎?大奶

妹∼∼」

  涵:「嗯……我……那……那你要給我……給我零用錢嗎?」我支支吾吾的

說著。

  波卡:「那有什麼問題,就當妳在打工囉!像妳這樣的小美女,我可是有求

必應的,如果妳夠『聽話』的話。呵呵!」

  (嗯……只是稍微的露一下身體,倒也是跟之前出去沒什麼兩樣,應該沒關

係吧?)

  在房間裡傳來的淫聲下,已經騷動了好久的心,禁不住波卡哥帶著甜言蜜語

的要求跟利誘,在嘴巴回答之前,手已經慢慢地拉高的裙襬,兩腿也微微張開,

大腿到股間甚至小腹,裙底風光就這樣呈現在波卡哥面前。

  波卡:「喔喔∼∼現在的高中女生都穿這樣的內褲嗎?真的好小一件呢!都

快看到毛了。」

  聽波卡哥說完,我害羞的想趕緊放下裙子,但,想靠攏的雙腿也只是微微的

顫抖一下,最後還是乖乖的停下了動作,讓波卡哥的視線盯著我的下半身看了好

一會兒。

  涵:「這樣……可以了吧?」我頭低低,用餘光看著波卡哥說著。

  波卡:「就這樣?當然不可以,妳以為零用錢這麼好拿嗎?別這樣啦!妳『

放得越開』,我就越大方囉!」

  涵:「怎麼這樣?那……」我小皺了眉頭,嘟著嘴說著。其實比起金錢的利

誘,我可以感覺到身體反而比較期待著接下來發生的事。

  波卡:「嘿嘿,平常茉姐管太多,小妍那幾個又精的跟鬼一樣,好不容易有

上等貨在眼前,不吃就不是男人了!」波卡哥嘴裡小小聲的滴咕著。

  涵:「波卡……哥?」

  波卡:「啊!沒事沒事,我在想接下來要妳做什麼。嘿嘿嘿!」

  涵:「喔……做……什麼?」

  波卡:「嗯……當然是把衣服脫掉,讓我看看妳豐滿的身體囉!嘿嘿。」

  (茉姊就在旁邊的房間裡而已,波卡哥應該不至於會有太超過的舉動吧?)

  被眼前的男生命令脫掉身上的衣服,儘管心裡覺得羞恥,身體卻又絲毫沒有

抗拒的意思,我從沙發上站起來,才拉下了左肩的肩帶,波卡哥卻突然喊停,還

用食指在嘴前做了要我安靜的樣子。這時我也才注意到,茉姐的聲音似乎停了下

來,辦公室裡只剩下收音機裡傳來的微小音樂聲跟窗外的喧囂聲。

  波卡:「看來結束了呢!不過別擔心啦,他們還不會這麼快出來,只是為了

安全起見……衣服還是別脫了,不然被茉姐看到我可吃不完兜著走。」

  涵:「茉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波卡哥這麼怕被茉姐看到,但仔細想想,

一個女生在男生面前裸著身體,不管被誰看到都會覺得不好吧?

  (難道要說……是脫光了在聊天嗎?)我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真的脫光

了,如果這時茉姐他們又剛好出來……不知道莫姐的老公喜不喜歡胸部大的小女

生?他跟波卡哥一起……的話,那……茉姐會生氣吧?如果只是茉姐她老公出來

的話,那我……)

  波卡:「喂!看妳臉紅成這樣,是不是腦袋裡在想什麼下流的事啊?該不會

在想他們做愛的樣子吧?」波卡哥突然出聲,打斷了我的思緒。

  涵:「沒……沒有啦!那……那我可以不用脫了吧?」我也意識到了發燙的

臉頰,趕緊別過頭去說著。

  波卡:「衣服可以不用脫,那就……脫內衣內褲吧!」波卡哥一臉淫笑的說

著。

  涵:「喔……」我拉起了小可愛的肩帶,將手伸到背後解開了胸罩的扣子,

邊動作還邊注意著茉姊房間內的動靜,直到裡面繼續傳出了談話聲,並沒有出來

的跡像,我才稍微的放心了下來,慢慢地將胸罩的肩帶隨著手臂拉了下來,雖然

說不脫上衣直接將胸罩脫下來並不難,但是身上的小可愛實在是有些貼身,尤其

是在胸部的地方,在拉下胸罩時,衣領一扯,乳頭差點就露了出來。內褲倒是彎

個腰就拉到了膝下,很容易的就脫了下來。

  我把內衣褲稍微的摺好後,放進了隨身帶著的小包包裡,涵:「這樣……可

以了吧?」我再度站直身子,對波卡哥說著。

  波卡:「喔喔∼∼大奶妹除了奶大之外,不戴奶罩也還這麼挺嘛!圓圓的像

兩個大水球一樣,而且奶頭看的一清二楚呢!是不是硬了啊?你這色妹妹。」

  我低著頭不想對上波卡哥的視線,但是自己看著自己的胸前,在圓潤的乳房

上,乳頭凸起的地方真的很明顯,而貼身的小可愛在胸前緊貼著肌膚,只要稍微

的挺胸,兩個乳房的曲線看起來就像是裸著上半身一樣。雖然下半身有裙子遮住

看不出來,但裙底裸露出來的下體,還是讓我心裡面的羞恥跟興奮夾雜在一起,

自己都覺得身體散發著一股淫靡的氣息。

  波卡:「這樣穿比脫光了看起來來更淫蕩呢!難怪有人說忽隱忽現最誘人,

嗯……裙子拉高我看看。」

  我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然後用手去拉前面的裙子,姿勢就像是女生行

禮時拉高裙子的樣子,但裙子太短,我的樣子比較像是把裙子整個掀了開來。最

後把裙子拉高到了腰間,讓一絲不掛的下體整個露了出來,波卡哥看到嘴都張了

開來……

  我低下頭去,儘管大陰唇在微微張開的兩腿之間夾得緊緊的,整個小肉縫還

是可以看得很清楚,讓我更不好意思了。

  波卡:「過來一點囉!這麼遠,我怎麼看得清楚一點呢?」波卡哥對我招招

手,示意我過去。

  涵:「喔……」我放下了裙襬,小步的往波卡哥的辦公桌走過去,雖然才幾

步路,但裙底空氣滑過陰部的感覺,又讓我想起了之前不穿內褲在街上走時那份

刺激興奮的感覺:(哪邊……是不是濕了?明明都沒去碰……)

  波卡哥的位置在工作室另一邊的角落,雖然不是很遠,但還是要繞過幾個辦

公桌矮矮的隔牆,波卡哥總是扶在隔牆上跟我說話,因為坐在椅子上,其實是不

容易看到他在做什麼的。來到波卡哥的位置時,他坐回到他的椅子上,一把抓住

我的手,就往他的身邊拉。

  涵:「啊∼∼等……等一下,你要做什麼啦……」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波卡哥拉到身邊,順勢跌坐在他的大腿上。好不容易穩

住身體,想要站起來,卻發現整個腰已經被他抱住了,我就這樣背對著他坐在他

的大腿上。

  波卡:「嗯∼∼大奶妹,妳的身體好軟喔!還香香的。」

  涵:「啊……輕……輕一點啦!」

  我被波卡哥緊緊地抱住,腰間像是綁上了馬甲般的不舒服,除了明顯地感覺

他的臉正不停地磨蹭著我的背,還可以聽到他用力吸氣的聲音。

  面對面讓男生玩弄身體已經很多次了,但是像這樣,被人整個從後面抱住,

看不到對方想對自己怎樣的情形倒是不多,隱約有股期待跟緊張帶來的興奮感。

  涵:「啊!那……那邊……不行……不……」我身體微微顫抖的說著。

  波卡哥突然開始舔起我的脖子來,讓我像被電到一樣,身體頓時軟了下去。

  波卡:「耶!我還以為味道會是甜的呢,沒想到是鹹的呢!」

  涵:「當……當然啦!我……我又不是糖果。」

  波卡:「不過……這邊肯定會有『奶』味了吧?」波卡哥在說完話的同時,

原本抱住我的手,慢慢抓住我的乳房,並開始揉了起來。

  涵:「才不會有啦!啊……啊……那邊……不行,這樣人家會……會……」

我努力地壓低自己的音量,怕被房間裡的人聽到。

  波卡:「哇!沒想到比我的手掌還大,好軟好有彈性,真不敢相信這是個小

女生的奶子。」

  波卡哥說完手也開始粗暴了起來,更用力地去捏我的乳頭,小可愛的肩帶還

被拉掉下來了一邊,我甚至覺得衣服都快被他扯破了。大概是坐在人的身上,我

覺得好熱,又被抱得緊緊的,加上乳房被粗魯地揉捏著,肩膀上濕掉的地方,已

經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波卡哥的口水了。

  波卡哥玩弄了我的胸部一會兒,左手慢慢地往我的裙子裡面摸了過去,還故

意沿著我的大腿慢慢地往股間摸進去。

  涵:「啊……快……快到那……那邊了啦……啊……」本來夾得緊緊的雙腿

被這麼一摸,根本使不上力。然後,波卡哥的手指不偏不倚地壓在我的大陰唇之

間,我的下半身顫抖了一下,接著就清楚地感覺到他的手指在肉縫上撥弄了幾下

後,慢慢地插進了我的陰道裡。

  涵:「啊……進……進來了啦……啊……身體裡面……」

  波卡:「哇!小肉穴這麼緊,手指好像被吸住了一樣,真的是幼齒才有的嫩

鮑呢!」

  本來是一根手指,在摳弄了幾下小穴後,很快地又插進了第二根手指,這時

摳弄得更厲害了。

  涵:「啊……不……不要……這樣……這樣我會……啊……啊……」

  聽著我邊呻吟邊哀求的樣子,波卡哥一點都沒有停下來的打算,反正更變本

加厲,粗魯地用手指快速抽插著我的陰部。他的右手也沒閒下來,仍舊用力地抓

著我的乳房,嘴巴也沒停下來,在我的肌膚上連親帶舔的,不只是我的肩膀跟脖

子,他的口水甚至沿著我的手臂流了下來。

  涵:「啊!啊!快……快忍不住了啦……啊……啊……嗚……嗚……」

  我的下半身像抽筋一樣,每隔幾秒就抽搐一下,淫液就像是失禁般止也止不

住,不斷地從小穴裡湧出來,就在我忍不住叫出來的同時,波卡哥很快的用另一

隻手摀住了我的嘴。過了一下下,我緊繃住的身體在洩完了後身體一軟,整個往

前癱,這時波卡哥才把他的手指從我的陰道裡抽了出來,即時抱住了我,不然我

可能就這樣跌到地板上了。

  波卡:「妳這小蕩妹,才用手指就讓妳升天了,有沒有這麼敏感啊妳?」我

只是喘息著,沒有回話。

  過了一會兒,波卡哥抱起我的腰,讓我站了起來,波卡:「妳這小母狗,看

妳噴得我整褲子……」

  波卡哥褲子大腿的部份,也就是我剛剛坐的地方濕了一大塊,而剛剛被波卡

哥硬拉,跌坐在他大腿上時,裙子並沒有壓在屁股底下,所以我的裙子反而沒有

沾到太多淫液。

  波卡哥也站了起來,皺了一下眉頭後,竟開始解開褲子的皮帶,「唰」的一

聲就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了內褲,我直覺反應的轉過身去,覺得很害羞,卻又

用眼睛的餘光偷偷的往後看……這時,突然茉姊辦公室的門打了開來,我想都沒

想就往下蹲,像是剛剛做了什麼壞事怕被人發現一樣。

  波卡:「呦∼∼淵……淵哥,跟莫姐談完了要走了嗎?」波卡哥也是一臉慌

張的邊說邊慢慢地坐回椅子上。

  淵哥:「又在偷打電玩了是吧?上班認真點!」

  波卡:「哈……哈哈……」

  淵哥:「我要跟茉莉出去吃飯,她在穿衣服,我在這等一下。」

  波卡:「喔……是喔,那您那邊坐著等一下喔!」

  淵哥在剛剛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波卡哥則開始打起鍵盤來,不知道在打些什

麼東西,房間就這樣又恢復了最初寂靜的氣氛。

  (嗚……我為什麼要躲起來啊?)看著自己淩亂的衣著,一邊的乳房還露了

出來,怎麼樣都沒辦法輕鬆的站出來打招呼吧?

  就在我心裡祈禱著淵哥跟茉姊快離開的同時,波卡哥開始有了動作,他像是

努力地不去動上半身,用一隻手拉下了內褲,露出了他那已經又挺又硬的陰莖,

我才稍稍降溫的身體,臉頰又立刻紅了起來。

  接下來,他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對蹲在辦公桌旁的我招了招手,最後

指向自己的陰莖,我馬上就明白了他想要我做什麼,我很為難的搖了搖頭,他居

然一把抓住我的頭髮,慢慢地把我的頭往他的胯下拉過去。

  涵:「啊……不……不要這樣……好痛……」我小聲的說著,但他就像是沒

聽到一樣。

  就這樣,我被波卡哥抓著頭髮,真的就像隻小母狗一樣,慢慢用爬的爬進了

他的桌子底下。接著他把椅子一靠,我就像是整個人被關在桌子底跟他的兩腿之

間,而他的手仍抓著我的頭髮,又是突然的往前一抓,我的臉就這樣整個貼在了

波卡哥的陰莖上。

  這時我還緊閉著嘴,但是壓在臉上的陰莖熱得發燙,除了微微抖動著外,還

有一股濃濃的腥臭味,明明心裡有股厭惡感,可以身體卻又像情不自禁般。我跪

在地上,張開雙臂趴在波卡哥的大腿上,慢慢地用手握住了就在眼前幾公分的陰

莖,邊微微的發抖邊伸出了舌頭,用舌尖滑過了圓圓的龜頭,這時波卡哥也抖了

一下身體,我想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的陰核被舔到一樣吧!

  這時,波卡哥的手才終於放開了我的頭髮,我則開始像品嚐棒棒糖般的,對

著眼前的男生性器官又含又舔的。因為桌子底下的空間有限,趴在波卡哥的大腿

上幾乎已經讓我的頂到桌子了,所以我也沒辦法做比較大的吸吮動作,只能用舌

頭來回地舔弄著波卡哥的龜頭。

  波卡:「喔∼∼妳這小淫娃,吸得我好舒服,喔……要……要射了……」

  (耶?!要射?等……等等……)因為根本沒地方躲,不要說臉了,甚至衣

服跟頭髮都會遭殃。

  (不要啊!我可不想沾了一身的男生精液回去。對了,要是用嘴……嘴巴的

話……)

  這時我一口將眼前的陰莖含進了嘴裡,嘴都還沒閉緊,就感覺到溫熱的精液

在嘴巴裡飛散開來,濃烈的精液味道幾乎是直接從嘴裡跑到我的鼻腔裡的,直到

波卡哥抖了幾下後,我才把嘴巴張開,頓時滿嘴的精液就這樣沿著仍舊堅挺的陰

莖,慢慢地流了下來,除了我的嘴角之外,還沾滿了波卡哥脫到一半的內褲。

  涵:「呼……呼……咳!咳……」

  這時突然傳來淵哥說話的聲音,嚇得我幾乎是停止了呼吸。

  淵哥:「波卡啊,旁邊那包包是誰丟在這的啊?你不要跟我說這麼娘的包包

是你的喔!」

  波卡:「哈……哈哈哈!開……開玩笑,我帶那種東西出門,應該會被笑死

吧!哈哈哈!」

  淵哥:「應該也不是茉莉的吧?她才不會買這種……像是小女孩用的包包。

那∼∼這誰的啊?丟在這。」

  (啊∼∼他們在講的應該是放在沙發上,我的包包吧?嗚……)

  波卡:「喔……那個喔……嗯……我也……不是清楚呢!你知道的嘛,這邊

常有小女生來找茉姊,可能……」

  淵哥:「耶,真的耶!裡面居然有奶罩跟內褲。哇!這個奶很大喔!你知道

是哪個妹妹的嗎?改天我也棒場一下。」可以聽得出來,最後一句說得很小聲。

  (啊!居然翻女生的包包,連內衣褲都……好丟臉啊∼∼)

  波卡:「這……這個喔,是有看過啦!但是叫什麼名字,還真的不知道呢!

哈哈!」

  淵哥:「是喔?」

  這時,另一邊傳來了門打開的聲音,茉姊:「我好了,走吧!」

  淵哥:「喔……喔!好……好,走吧走吧!」

  接著,兩人的腳步聲往門口走去。總算在大門關上後,我才鬆了一口氣,同

時也聽到了波卡哥吐了長長一口氣的聲音。

  我推了一下波卡哥,他才像是發現我還在桌底下一樣,趕緊將椅子往後推,

這時我才慢慢地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好不容易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

穿著,這時波卡也從桌上抓了大把的衛生紙,不停地擦拭著自己的內褲。

  我呆站了一會兒之後,「那……那個……接……接下來,還要我……做什麼

嗎?」我紅著臉不敢正視著波卡哥。

  波卡:「嘿嘿,妳這小母狗,看妳一副清純的長相,這樣都還餵不飽妳,看

來我要找人幫忙囉!」

  涵:「才……才不是,我只是……要走了,禮貌性的問一下……而已。」

  波卡:「嗯,怎麼我覺得像是禮貌性的問我要不要插妳一下啊?哈哈哈!」

  涵:「……」我真的不知道是害羞的說不出話來,還是默認了波卡哥說的意

思。

  波卡:「看妳一副隨時等著讓人上的模樣,但是我剛剛已經射了,還被淵哥

搞了一下,暫時硬不回來呢!再說工作也還真的一堆沒做,下次我直接帶妳出去

玩好了。好不好啊?大奶妹。」

  涵:「嗯。」我感覺像是有些失落的說著。

  我轉身回到沙發旁,發現原本摺好的內衣褲被粗魯地塞回了包包內。我從包

包裡拿出了面紙,慢慢地擦拭身上的淫液跟嘴邊的精液,這時波卡哥拿著他的褲

子,走了出來,似乎要到廁所去。

  波卡:「啊,對了……」波卡哥說著往我這走了過來,從褲子的口袋裡拿出

了皮夾,再從皮夾裡抽出了幾張千圓鈔票,遞給了我。

  涵:「啊……謝……謝謝……」我也沒數,就這樣直接塞進了包包裡。

  波卡:「對了,我幫妳安排一些『活動』吧?」

  涵:「嗯……可是我……」

  波卡:「唉喔,妳真的很呆耶!她們都只是帶妳去充人數的場合,真正有肥

羊在,才不會讓妳出現呢!」

  涵:「羊?」

  波卡:「妳還真的沒有心機呢!帶妳這樣漂亮身材又好的一起去,不就讓她

們自己失色了不少嗎?妳可是塊連羊都搶著吃的肉∼∼再說,小妍那邊好像有點

問題,之前好像還跟客人鬧得有點不愉快,不知道是什麼情形。」

  涵:「那……那好吧,你這邊有需要的話,我……」

  波卡:「嘿嘿,大奶妹好可愛,真聽話。嗯∼∼雖然說是安排,我也只是把

你介紹給我幾個朋友,看他們要怎麼『用』而已。」

  涵:「耶?用?」

  波卡:「嗯,人家說使用者付費,那給了錢是不是就可以自由的使用啊?嘿

嘿嘿!」

  涵:「說得好像人家是東西一樣……」

  波卡:「總之,今天先到這,我得快點把褲子弄乾淨,再把工作做完,不然

等等茉姊回來我就慘了。」

  波卡哥說完便轉身進了廁所,我弄乾淨身體後,把內衣褲穿上,對著廁所裡

面的波卡哥喊了「先走囉」,然後就離開了工作室。

     ***    ***    ***    ***

  隔天下午我接到了波卡哥的電話,說想約我出來吃個飯,剛好晚上沒事,便

約了晚上八點在工作室的樓下等。

  我簡單的弄了一下晚餐後,便在爸跟小弟回來前出門了,到工作室時還早了

十分鐘,本來想上去打聲招呼,但想到昨天才「聽」到茉姊在辦公室內跟她老公

做愛,害我覺得很不好意思,便決定在樓下等。

  很快地,波卡哥急忙得從裡面跑了出來,「耶?!我遲到了嗎?」波卡哥邊

說邊看了看手錶:「沒有啊!還是第一次我約的女孩子比我早到的,怎麼不上來

找我?」

  涵:「呵呵,沒有啦!就……」我尷尬的笑著。

  波卡:「喔∼∼淵哥其實不常過來這邊啦!妳還會害羞喔?明明昨天他們在

裡面做愛時,妳正被我用手插得爽爽的呢!」

  涵:「……」我一下子紅了臉,不發一語。

  波卡:「啊,我的車在那邊,等我一下。」

  我待在原地,看著波卡哥消失在巷子裡。過了一會兒,一台藍色的汽車在我

面前停了下來,但是黑色的車窗玻璃讓我看不清楚裡面的人,直到車窗降下後,

波卡哥對我招了招手,我才上車。

  在往餐廳的路上,甚至在用餐的時後,我們並沒有說什麼話,不,應該說,

波卡哥一如往常的鹹言濕語,讓我只能不好意思的附和著他而已。

  就這樣,離開餐廳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回程時,我看著車窗外陌生的景

色,才正想問波卡哥「我們要去哪」時,車子已經開進了一間汽車旅館,在車庫

裡停了下來。

  涵:「波卡哥……?」

  波卡:「嗯?喔∼∼昨天沒上到妳,害我整晚睡不著,從剛剛一看到妳我就

硬到現在了。」

  涵:「咦?!那……」

  這時波卡哥下了車,很快的繞過來幫我開了車門,還拉著我的手,硬是拉著

我進了房間。看著有點華麗的房間跟大床,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波卡哥已經把

我推倒在床上,開始脫我的衣服。

  涵:「等……等等,我沒答應……啊……我沒答應說要跟你來這啊!啊……

不要硬拉啦!這下面有扣子啦!」我邊說邊試著推開波卡哥。

  波卡:「不要這麼說嘛!吶∼∼妳看,這鈔票,等我爽完,就是妳的啦!」

波卡哥從皮夾裡拿出張大鈔,丟在一旁的床頭櫃上。

  涵:「可……可是……我……我不喜歡這樣啦!啊……啊……好痛……」

  話才說完,下體就傳來刺痛感,不夠濕潤的陰道被波卡哥陰莖一下子插了進

來,塞得滿滿的。

  涵:「啊……啊……」本來還在掙紮的身體這時停了下來,微微的顫抖著。

  波卡:「呼∼∼好緊!這小穴夾得我差點就射了。」

  兩人的動作停了一下下,然後波卡哥才慢慢地動了起來,慢慢地扭動的他的

腰,讓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又頂又撞的。

  涵:「啊……不……不要……停……停下來啦……」

  或許是身體沒準備好,我並沒有覺得那麼舒服,該慶幸的是,沒多久,波卡

哥就把他的陰莖拔了出去,然後特地把精液射在我臉上。

  波卡:「呼∼∼爽!」

  涵:「……」

  波卡:「嗯?怎麼了?大奶妹,妳在生氣喔?」

  涵:「沒有啦!」我別過頭去說著,口氣有點不好。

  後來,兩人分別洗完澡後,波卡哥說他還有事,我讓他載我到家的附近後,

他就匆匆的離去了。

  我一個人在走回去的路上,覺得心情有點差,就像是微濕的木材硬被點著了

火,卻又在好不容易慢慢燒起來後被用冷水澆熄這樣的感覺。

  回到家已經十一點了,爸爸在客廳看著電視,我還是用老藉口,去朋友家玩

應付了他,然後在洗完澡後,一絲不掛的被小弟拉進了他的房間……

  隔天在小弟的床上醒來,回到房間發現了波卡哥的未接來電,雖然對他昨天

的舉動有點生氣,但看到包包裡的鈔票,我還是給他回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