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偷喝奶


日正當中,強烈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明達的身上。「幹!陽光怎會這麼強!」罵了一句,明達轉而起身進入浴室做日常的盥洗。此時,飛碟電台正撥放著一首名為「好想再聽一遍」的歌曲,想起昨晚的事情,明達改了改歌詞,開心的哼著:「……好想再嚐一遍,媽媽奶汁的酸甜……」

隨手拿了件衣服,看了看鬧鐘上的時針恰巧指在一點的位置。「我怎會睡那麼久?」明達問著自己。地板上,他剛換起來的內褲,內褲上那明顯的汙漬,解開了明達心中的疑問。「對了!我昨天晚上好像打了三四次手槍。縱慾過度,也難怪我會睡到那麼晚了。」想到母親可愛的奶頭,明達的老二不禁又膨脹起來。他抓了抓跨下,喃喃自語道:「疑?爸好像是今天出國……」想到這裡,他的嘴角揚起了微笑。

下了樓,原本要進入廚房用餐的明達,目光被眼前一幅美麗的景象所吸引。他打消了吃飯的念頭,腳步轉往客廳前進。他轉換行進方向的動作,並不代表肚子不餓,而是他的午餐,此刻就「坐」在客廳之中。

注意力放到客廳,只見明達的老弟被湘如放在沙發上,而下半身則是光溜溜的,雙腿開開,等待母親替他換上尿布。如果嬰兒會說話,他此時大概也要向他老哥罵聲「幹」吧!

悄悄走到母親的身後,明達冷不防地拉開湘如的上衣,左手按住母親的肩膀,右手則大力地往乳房抓了下去。接下來的景象,讓明達是看得目瞪口呆,接著發出一陣狂笑。在他偷襲母親的乳房成功之後,由乳頭噴出來的乳汁,在空中劃出一道白色的弧線。然而,就這麼巧,弧線的終點竟是沙發上嬰兒的臉。「哇…哇…哇…」無辜的小Baby,被突來的乳汁淋臉一事嚇到,大聲的哭了出來。

「你在幹嘛啦?」似笑似怒,湘如唸了明達幾句,然後抱起嬰兒,用衛生紙擦拭著孩子的臉。「不要理你的壞哥哥!來,媽的心肝寶貝,不哭不哭,吃ㄋㄟㄋㄟ了。」湘如一邊哄著嬰兒,一邊把他放至右胸前。俗話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然而,我們故事的主角-明達,不愧是高材生,「有奶同吸」,他又加了一句。既然老弟佔領了母親右邊的乳房,身為大哥,當然也不能示弱,他蹲下身子,貪婪地吸吮湘如左邊的奶頭。

「喂!我是餵你老弟,而不是你。你的午餐在廚房。」湘如笑罵道。擦了擦嘴角的乳汁,明達一臉無辜地看著母親說道:「可是妳剛才不是說『媽的心肝寶貝,吃ㄋㄟㄋㄟ』嗎?難道…難道我不是妳的心肝寶貝?」聽到明達撒嬌的聲音,湘如又好氣又好笑的答道:「算了!算了!你要吸就吸,不過千萬不要再裝娘娘腔了。」

睡飽吃,吃飽睡,這是嬰兒的特權。湘如由沙發上起身,抱著那睡眼惺忪的嬰孩,朝位於廚房旁邊的客房走去。看著母親曼妙的背影豐挺的雙臀,明達也跟著站了起來。雖然他的肚子已經被母親的乳汁所填飽,然而,他的小弟弟卻在拼命喊「餓」啊。

老弟已在嬰兒床內睡著了,湘如則彎著身子替兒子蓋棉被。剪裁剛好合身的短裙,此刻看來像是要被那兩片豐滿的屁股撐開。看著眼前此景,明達悄悄地脫掉褲子與內褲,不動聲色的走到湘如的背後。

「你在幹什麼?把手拿開!」湘如大叫道,雙手緊拉著拉鍊已被明達拉下的短裙。短裙最後還是掉到地板上,當湘如轉頭看見明達勃起的雞巴。眼前那根又硬又挺的肉棒,使她不禁聯想到,幾日前新聞撥放的軍事演習的畫面。「多像一門大砲啊!」湘如心中想著。就在她沈溺於想像之際,忽覺下半身一涼,低頭一看,才發現那件白色的綿質內褲,也被明達脫了下來。出於本能反應,湘如的雙手快速遮住自己那片茂盛的黑色森林地帶,口中喊著:「快住手……」接著奮力一推,把明達推到地板上。

湘如的反應,使得明達覺得非常驚訝。照理說,母親昨晚與今天的表現,該是已默許願意與他做愛了。他轉了轉念,隨即想到:「啊!我真是大笨蛋!有哪個女人會接受男人如此狂暴的動作呢?更何況?她是我的母親!」想到這一點,明達緩緩站了起來,說道:「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真的受不了了!」

想想最近的舉止行為,看看兒子的行動,湘如感到她自己必須負起一些責任。如果不是她放縱明達又不加阻止,也許今天也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想到這裡,她坐到床上,開口說道:「明達,我想我們必須好好談談。」

湘如說道:「你知道嗎?我讓你吸吮我的乳房,不代表我要和你做『那件事』。」「你正值精力旺盛的時候,對於你的行為我能了解,但你似乎將精力發洩在錯誤的對象身上。記住,我是妳媽……」

不讓母親把接下來的話說完,明達搶白道:「媽,妳先不要說話,然後讓我問妳幾個問題,只要你答得出來,我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發生。」「第一,為什麼昨晚我在喝奶的時候,妳把手按在我的頭上?第二,為什麼我摸妳大腿的時候,妳鼻子發出了聲音?第三,正值狼虎之年的妳,是不是完全沒有生理需求?」

湘如沈默了,在聽完兒子的問題之後。她該回答些什麼?明達的問題是如此尖銳,對她的反應描述得這樣真實,如果真的要回答,也只有「沒錯!我想要!」這五個字罷了!忽然,手中似多了一根灼熱的鐵棒,由混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湘如發現明達把她的手拉過來,放於肉棒之上。「媽,我知道妳想要,不要再想騙我了。妳自己看看,妳對床單做了什麼事?」的確,事實勝於雄辯,看著自己的淫水弄濕了床單,湘如除了把眼睛閉起來,還能說些什麼?

明達輕吻著母親的耳垂,說道:「媽,我愛妳,妳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我永遠深愛的母親。現在,請妳放鬆,我會很溫柔的。」聽到這些話,湘如的心防像是被一把重錘擊碎,整個人軟倒在明達強壯的身體中。

明達小心地撫摸手中的這對大奶,深怕一用力,他那正睡得安穩的老弟又要倒楣。母親的乳房是如此柔軟,摸起來是如此舒服,明達心想:「等媽打了退乳針,我定要好好搓揉這對奶子才是。」舌頭在乳暈上畫著圓,手指在淫穴上也畫著圓,明達的調情,讓許久不曾做愛的湘如找回了全身炙熱的感覺。慾火由丹田燃起,慢慢擴散至全身,湘如呻吟道:「喔~~明達~~太棒了~~喔喔~喔~~~」

食指、中指與無名指,一根接著一根,明達把手指插入母親濕滑的肉穴之中。忽快忽慢,忽淺忽深,明達的動作,讓人稱「貴婦」的湘如,瘋狂地扭動起腰肢擺動著屁股。愈來愈爽,愈來愈癢,明達聽見母親哀求道:「喔~~我的好兒子~~媽~~喔~~已經受不了了~~快給我~~快~~~~」

明達把雞巴放在淫穴口,磨來甑去,直到母親用小腿把身體撐起來,他才順勢將肉棒往蜜穴裡插了進去。搖啊搖,搖到媽媽直直叫。明達用力的抽來插去,插的母親是浪叫不停淫叫不斷:「啊~啊~好兒子~~再用力一點就好~~喔喔~~嗯~~就是這樣~~~~」一陣快感直衝腦門,明達知道射精之時不遠矣。他忍不住用力搓揉母親的肥乳,一擠一抓,兩道乳汁噴了出來,在空中成天女散花之狀。不想讓老爸莫名其妙地多了第三個兒子,明達將雞巴撤出母親的體內,將精液噴灑在湘如的腹部上。

白而稀的乳汁,濃而白的精液,湘如的腹部上多了一幅名為「母子交歡樂無窮」的水墨畫……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那做愛快不快樂?答案是肯定的。轉眼,明達已經退伍到父親的公司幫忙。而當初被乳汁洗臉的老弟,如今也成了一個年輕力不壯的青年。怎會年輕力不壯呢?答案很簡單,如果一個人在成長時期,沒有攝取足夠營養的話,又怎健康的起來呢?

「都是你害的,看看你老弟,成天要看病……」說話的是湘如,此刻,她正躺在明達的懷抱之中。「應該怪妳吧!奶子這麼大,奶水卻不足。」明達漫不經心的答道,雙手把玩著湘如的乳房。經過這麼多年,換過不少馬子,他深深覺得還是只有母親的乳房好,摸起來夠份量。

在母子二人調笑之際,有人把門撞開衝了進來,大叫道:「原來…原來是你偷喝奶,害我現在變得體弱多病……」說這句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湘如的二兒子,明達的大弟是也。

明達並不擔心他與母親的是會被揭穿,相反地,他感到一股妒意上升,當他看見母親走下床,抱著老弟笑道:「不要生氣!今天,媽讓你把失去的奶水找回來……」

一雙大奶擠壓著胸口,有誰能生氣呢?你會嗎?我可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