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天那船上


都說生活比有想象力的導演更加有荒誕,我看是的

  零七年的冬天,我在網上收了塊藍寶9550,給我那個老破電腦添個二手

新歡。那天特別冷,風刺進骨子里那種,陰陰的,飄著幾粒雪渣滓,我也猶豫是

不是要坐船去市里,別一會有大風回不來,不過新遊戲的欲望還是戰勝理性,一

到輪渡就傻眼了,人那個多啊,這春運夠早的,排了半天隊,才買上票,等走了

兩班船總算是有希望上去了,排隊的時侯很擠,感覺后面有人頂我,回頭一看竟

然沒人,再一看,一個小女生,很矮,我一米八三,她還不到我肩膀,背著一個

包,兩個手還拎著一個相對她體型大的有點不成比例的編織袋,被擠的東倒西歪,

我看她長的還湊合(沒細看),就是感覺很干淨,像一張白紙沒有什麽墨點瑕疵,

我這人同情心一起,呵呵,就說我幫你拿著吧,你在我后面,就伸手了,她稍稍

一猶豫就給我了,說,謝謝,我一提,確實有點沈,我都后悔了,呵呵,我提著

包,她兩只手抓著我的腰跟在我后面,上船以后,沒有座位了,我們就在船艙一

個角站著,人很多,就靠在一起,我想多數人都會以爲我們是情侶。

  我說,一個人回家?

  她說,嗯,過年了,一起的都不回去,還讓我給捎東西我說:你瞎好心,累

死了,我順路幫你拿到火車站吧,不怕吧她說:謝謝你了,笑了我們也就聊開了

……

  船開了一會,發現不怎麽動了,天也黑了,我就覺得不對勁,我從小住海邊,

知道有時候海上會突然起風,小船都能翻了,不過大船肯定沒有問題,也就兩三

分鍾,天全黑了,漫天鵝毛大雪。

  女人的直覺總是很敏感,她問我:怎麽晃的這麽厲害,不要緊吧。

  我心想,嚇唬嚇唬她,就裝作強裝鎮定,說,應該沒事吧她問:船不會翻了

吧我說:坐船別瞎說,這里當地吃魚,吃完了一面,要吃另一面都要說調個個兒,

不說翻

              她臉色就變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天在聽

  船晃的越來越厲害,感覺差不多有三十度起伏,她都站不穩,緊緊的靠著我,

我心中一樂,把手摟著她的腰,她太瘦小了,她也緊緊抱著我,越來越緊,好像

要把整個人嵌進我身體,感覺到她肉肉的小胸部緊貼著我,很慢很慢的摩擦著我,

我硬了,用力的摩挲著她的后背,她卻把頭深深的埋到我的胸膛,小腹正好貼在

我的jj,我想她感覺到了,但是毫不避諱,我條件反射的台了下jj,她卻用

肚子吧他給壓下去了,我真想射啊!!!!就想找個地方把她給現場辦了,我就

把手沿著她脊梁向下摸,一直到屁股,她屁股小小的很翹,很有力,彈性十足,

我摁著她的腰壓著我的jj,她略帶嬌喘,臉色發紅,卻沒有抗拒。

  我感覺我有點想爆炸的感覺了,她卻在在我懷里說話,貌似是在訴苦一類,

我頭腦發脹,沒怎麽聽明白,反正有點東扯西扯外加自言自語的感覺,不太符合

我們倆的姿勢和動作。

  我心想啊,這破船,還不靠岸啊,打什麽轉兒啊,結果沒出五分鍾大爺我心

想事成了,風小了,一會就靠岸了。

  我就松開手,她卻有點向下滑,基本上是挂在我身上,胸口還喘著粗氣,一

身汗,好像很累的樣子。

  我說:嚇死我了,心髒有點問題,呵呵,手都哆嗦了她說:我也是我說:咱

們找個地方休息稍微下吧,一身汗別感冒了。

  我看她低著頭,喘氣更粗了,我自然也就當她同意了。

  下了船,我拉著她的手,提著包,拖著她風快的走著,真的是拖,她完全沒

有自主意識額跟著我,直奔我以前在輪渡不開住過的一個賓館,開了一個標間,

房間在二樓,旅館似乎也沒人,樓道有個女服務員,老板讓我找她開房間,我上

去和那個女的說,快點昂,在看那女的,穿著制服,上裝沒扣扣,胸部撐滿襯衣,

要鼓出來一樣,高個,很豐韻,媽的!整個就是冢本友希,她鄙視的看了我一眼,

飄了個白眼轉身開門去了。

  進了房間,扔下東西我們就抱在一起瘋狂的吻著,很恍然,腦子有點空白,

就像杜可風拍攝的電影片段,當然基本是我擺弄一切。

  我們深吻,然后不知道怎麽就都光著上身,我的胸膛和她的兩個肉丘緊緊的

擠壓著,我用手摸她的下面,濕漉漉一片,然后就是:,我們吻了得有十多分鍾,

我突然把頭探了下去,分開她的雙腿,用舌尖從洞洞到陰蒂順著她的陰唇添上去,

一陣顫栗,我貪婪的吸著她的陰蒂,她的兩條小細腿一陣陣的夾著我的頭,我猛

的掰開她的腿,直挺挺的插進去,濕滑,緊,特別的緊,好像要充滿了她所有的

空間,我的推進就像活塞,在擠壓她陰道的空氣,她的陰道就要成爲一個密閉的

空間,緊緊的把我吸住了,拔不出來,只有一個字,爽,只有一個詞,酣暢淋漓。

  我完全插到底部的時候,仰著頭看了天花板十幾秒,爽啊,她卻長長的出了

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下面的氣擠上來了,美妙啊,我這二十幾年良家也好,洗

浴小姐也好,從來沒這麽爽過,太緊了,而且尺寸剛剛好,正好沒到根部,我也

插到她的底部,稍微長個一兩公分,我jj不大,看來這個一米五幾的正適合我,

完全貼合,

  當她出完那口氣,我就開始了暴風驟雨攻擊,她的情緒也被立刻調動起來了,

身體蜿蜒扭捏起來,嘴里面也是哼哼唧唧,不過所謂暴雨終朝露,狂風日盡息,

猛烈總是不能持久,不過我也沒有想控制,也就四五分鍾就射了,感覺射了好多,

一股接一股的,從來沒有那麽爽過,而明顯的,她還想繼續,閉著眼,卻勾著我

的脖子,不讓我離開,我還是拔了出來,不理她幽怨的輕吟,貼著她的背,滿是

精液的jj貼在她的小而翹的屁股上,一只手握著她的乳房,讓乳頭從指縫穿過,

一只手向下伸去,輕輕的搓著她被精液和淫水覆蓋的陰蒂,想起來就感覺淫靡無

比。

  我知道她沒高潮,怕她突然的理性過來,我沒有說話,變著法的刺激她,用

混合著精液和淫水的手指扣她陰道,在她的屁眼畫圈圈,挺著她的呼吸越來越急

促,我的jj很快有了反應,她也感覺到了,轉過身和我接吻,我也很配合的再

度插入,我們的腿上都是淫水,交纏混雜,我有節奏的抽插著,大概十分鍾,她

的高潮要來了,呻吟,抓我,我急忙大幅度的抽插起來,每次幾乎全拔出來,然

后一插到底,很快她的陰道開始抽搐,而這時我卻突然加快頻率,瘋狂的插起來,

那天我的腰很給力,那次我的小弟也很給力,瘋狂的頻率一直保持著,隨著她的

呻吟聲越來越放肆,一次次把她送上快樂頂峰,大概在五六次次之后,她已經禁

不住聲 啊,啊,啊 的叫起來,我也一泄如注,抱著她翻了個身,躺著,很恍

然,她卻似乎要嵌如我的身體

  我說:世界上有些事永遠都說不清楚她說:剛才在船上,我真感覺要死了,

嚇死我了我說:對不起她說:謝謝

  我到現在都沒搞明白,我們說了些什麽,但卻有一種淡淡的默契讓我回味。

  我們兩個到浴室互相抱著,洗了一個澡,互相撫摩著身體,我才發現她是那

麽的小巧,她的腿還在有一點哆嗦,難爲她承受了我如此猛烈的爭伐

  我們躺到另一個床上,像一對苟且多年的情人,互相摸索著身體

  我說:我好像認識你好多年了她說:我見到你轉頭就感覺你很親切我說:你

要回家?

  她說:回老家結婚

           然后就是沈默、、、、、、

  真的是默契,我們又開始了第三輪。

  一個小時過后,一個近乎虛脫,一個脫口大叫后昏阙

  我起來穿上衣服,賊一樣出了房間,搞不清楚自己什麽心態,樓梯口那個高

頭大馬的服務員用一種直勾勾眼神讓我奪路而逃

  寒風中我不知道在想著什麽,亂走,思維很亂,一會想回家,一會想留住她

娶她,一會想給她找個地方,讓她做我情人,忽地又想到,在她婚禮上帶著她跑

掉,自我感動一翻

  我走了會,就到肯德基吃了一個漢堡,買了兩個漢堡,兩杯熱飲,向回走,

低著頭,到了旅館門口,深怕那個服務員的眼神在度掃到我,三兩步回到房間,

椅著門深呼吸,希望她還在

  她還在,卻淚流滿面,看到我回來,說:我以爲你不要我了,哇的哭出來

……

            我很不理解、、、、、、

  我們又做了一次,她哭天喊地、、、、、然后沈沈的睡了過去

  而我是真的要走了,我走出了房間,樓道那個“冢本友希”還在,還是那種異樣的

眼光,我真的受不了了,直面凶神惡煞的走了過去,嚇的她突的站起來,一只手

放在胸口上,我兩只手支在桌子上。

  我說:看什麽看,干把!?

           我活到現在最離奇的事出現了

  她拿出鑰匙,手有點哆嗦著,打開了她桌子旁邊的房間,說:這里、、、、、

我頭一陣發大,就跟著進去了,看著她臉色潮紅,喘著粗氣,我的小弟弟竟然忍

著火辣辣疼痛,挺立起來!

  那個女的竟然說:我早就看出來了

  沒等她說完,我一把把她退到,脫了衣服就撲上去,操她媽的制服!

  解開她褲子的扣子就把她褲子秋褲脫了下來,內褲一片水漬,撕去內褲,不

茂密卻很雜亂的一片陰毛,我扯著她兩條大長腿,站在就床下就來了個老漢推車,

濕滑,常行無阻,她還在解上衣扣子,我已經抽插了十幾下了,她兩手緊緊抓著

胸前的襯衣,忍著不叫出聲,也就兩分鍾,陰道就開始抽搐了,真她媽的快,而

我卻沒有半點感覺,太寬敞了,我趴下,她在高潮,我在解扣子,看看她的大奶

子到底有多大,她高潮過去后,配合我脫去了襯衣,她有點半癱,我怎麽也解不

開胸罩,看著那要鼓出來的兩團大白肉,我粗暴的把她反過來,解開了胸罩,突

然我發現她的屁股是那麽肥碩,而腰卻是細的很,我費勁的從后面插入,手抓住

那兩個無法掌握的大奶子,粗暴的干了起來,幾分鍾之后她不負衆望再度高潮,

淫蕩的呻吟起來,

  扭著要轉過身,我就把她轉過來,再度插入,她竟然開始搓陰蒂,我這才明

白,她爲什麽要轉過來,真是個騷貨,接著我就感覺她高潮一個接一個,真不知

道她怎麽受的了,我抓著兩個大奶子,揪著兩個大黑葡萄,也不知道干了多久,

反正就是射了,不過估計也出不來幾滴,下面都是她的淫水,腿上,我的陰毛上,

都濕漉漉的,她下面毛上都有水珠了,我服了。

  我到廁所洗了下下面,出來的時候,看見服務員大姐兩條腿夾著被子,頭也

埋在被子里面,我也就沒理,穿了衣服走人,坐了輪渡回家

  生活真是最奇妙的導演,一切都恍然如夢。

  現在想想我挺無恥的,屁也不吭一聲就走了,也許她要是處女我就娶她了,

不過爲啥呢,就爲了那個型號剛好的陰道?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