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1.◆(一)


◆(一)

  女兒如今已經十六歲了。

  在過去的近五年的時間裡,女兒給我的太多太多,她甚至毫無保留地給於了我女人的一切,可以這樣說,她的整個中學階段完全是一個女人蛻變的過程,她不但給與我這做父親的女兒深深的愛,更多的還有甚於妻子的愛,她甚至在該住校的時候,她的母親為了我能正常地過上一個男人的生活,而跑到學校裡跟老師死纏硬磨,最終讓女兒走讀。

  說句自私的話,這一切其實就是為了我夜晚能跟女兒在一起,享受妻子所不能給與我的。

  妻子所作的這一切,我始終沒說話,有時看看妻子跑了學校幾趟,心裡覺得過意不去,也曾經對妻子說,算了吧。妻子帶著歉意看了我一眼,還是要她回來睡吧,也不遠,這些老師也真是,說什麼學生要統一住校,我再試試。和女兒有了那層關係,我心裡也惦記著,看看妻子一副鍥而不捨的樣子,倒換成我不忍違了她的意思。

  又過了幾天,妻子終於笑著對我說,行了,行了。她滿意地擦了把臉,老師同意了。

  我不知道她對老師怎麼說,也不想去追究,但我深深地體會出妻子的心。

  走了幾天的女兒,又回來了,她的同學捎信來要我去帶鋪蓋,我騎自行車去的時候,正好是吃飯的時間,宿舍裡女生們看著我嘁嘁喳喳的說個不停,幾天的時間,我的女兒就和她們的同學混熟了。

  那是你爸爸?有幾個比較大的女生湊在一起問著女兒,女兒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那一刻,倒好像我做賊似地被她們看破了心理,搬車子的時候,被車把碰了一下,有幾個女生小聲地笑了起來,笑得很天真,聽在我的耳朵裡倒是一種折磨,如果不是我的私心和下流,我的女兒真的應該在這個環境裡,可我還是放不下她。

  妻子在院子裡等我,幫我扶車子的時候,隨便問了一句,女兒說回來住嗎?我到了忘了,自己倉促間沒問女兒這個問題,我抱著被子遲疑地看著妻子。放床上吧。我知道她說的那床是我們家裡惟一的一張大床。還是放小炕上吧。我說,萬一女兒不願意。

  放床上吧,我們屋裡還有張桌,她晚上還可以在那裡做作業。妻子的理由說的很中肯,倒給了我一些面子。看著女兒的被子緊挨著我們夫妻的大被,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難道從此以後,女兒就跟我們睡在一起?我這個做父親的真的可以和自己的女兒睡覺?

  那一下午,我去地裡轉了一圈,說真的,已經到這地步了,自己心情也不明朗,一方面倫理道德約束著我,知道這樣是不齒於人,另一方面,又感覺到一種躍躍欲試的期待和深深的眷戀。和自己的女兒,那種衝破了束縛禁忌快感始終激蕩著體內的血液,怪不得人們對此事件都津津樂道。

  在地裡轉了幾個圈後,天就黑下來,田野裡的晚風有點冷,我下意識地裹緊了衣服。臨近村頭的時候,我聽到幾聲狗的吱吱聲,憑直覺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小時候那種惡作劇般的景像又浮上來,我好奇地加快了步伐。

  眼前是一大一小的兩隻狗,認出來那只黃色的小狗是鄰家的,而被騎著的卻是女兒叔伯家的,可以這樣說,村裡每一隻狗都是這隻大狗的後代,它已經在村子裡是祖母輩了,可今天騎著它的卻是地地道道的它去年生的,以前到沒去深究這件事,可今天不知為什麼卻注意到這一細節,也許是為自己的行為找一個合適的理由吧。

  但他們畢竟是畜生,畜生可以母子、父女相奸,而我呢?想到這裡,不由得笑了,女兒回來了嗎?

  一想到女兒和今晚的三人一鋪,我的下面意外的又挺起來。

  我撿起身邊的一隻石頭,瞄準了它們扔了過去,我倒不是真的要打,而是為了要看它們下一步的動作,那趴在母親背上的小黃狗為了躲避,前腳滑下,原來和母親一個方向的身體不得不背向著。

  我惡作劇地又跺了一下腳,母狗往前衝了一下,拉動著小黃狗往後倒,但卻始終離不開交媾的姿勢。

  母狗嗡嗡地叫著,回頭看著我站立的方向,眼光了滿是乞求與哀怨。就是那眼光讓我再也不忍心繼續下去,還是讓它們母子不受干擾地繼續歡愛下去。我拔腳往村裡走去。

  如果我們父女暴露了,會是怎樣一幅情景?我不敢細想,但狗的那種姿勢讓我回味不已,和女兒也有很多次了,為了怕她母親發現,也只是傳統式的,從來沒敢花式過,是否今晚可以讓女兒趴著,從後面……那她母親就會清清楚楚地看見。

  回到家,已是掌燈時分,妻子趴伏在豬圈牆上,呼喚著餵食,看到我回來,向我媚笑了一笑,去哪裡了?

  去外面轉了一轉。

  不舒服?

  沒有啊!

  嘻嘻,閨女回來了,說是有作業要做,在學習呢,你不過去看看?說完,就仍趴下在豬槽裡搗著。

  堂屋裡的燈光昏暗,桌上已擺滿了盛好的飯菜等著我回來,農村裡有一個習慣,就是男主人不回家是不會先吃的。

  我扭頭看看桌前的女兒,她正坐在那裡拿著筆,一手撮著腮沉思,看在眼裡很是心動,記得有一句詩「神凝香腮溢春愁」,不知女兒此時是否有著思春的情懷?這樣一幅畫面,還是在上中學的時候,發生在我暗戀的女生身上,不期然過了十幾年又在家裡重演了。

  回來了,閨女。我懷著複雜的心情問。

  嗯。女兒答應了一聲,回過頭朝我笑。

  我看看門外的動靜,真想過去摟住她,又怕女兒把我想到壞處,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如果我急於和她做那事,女兒會怎麼看我?再說她媽也會不自在,儘管她始終撮合著我們父女的好事,但她畢竟是妻子。想到這裡,我撂下了躍躍欲試的心。

  餓了嗎?餓了就先吃飯吧。

  不知什麼時候妻子從外面進來了,我趕緊收回心。

  妻子盛好了飯,回頭招呼女兒,「婷婷,吃晚飯再學吧。」

  看看女兒好像懶洋洋的,她走到桌前,還望了我一眼。

  「就跟爸爸坐在一起吧。」女兒扭捏著坐下,也許她知道她娘要她回來住的目的,心裡不自然吧。

  「坐哪裡還不一樣。」我端起碗,扒拉了一口飯。

  「就讓她坐那裡吧,女兒都是親爸爸的。」

  妻子不失時機地調笑著,為的是緩和一下氣氛。這個時候作為父親,我心裡七上八下的,一邊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一邊是自己的妻子,難道今夜就真的要我上自己的女兒?看妻子這種做法,倒好像是拉皮條的,弄得我心裡不是滋味。

  妻子一個勁地鼓勵女兒往我碗裡夾菜,我也就不再躲閃,還不時地給女兒也夾一筷子。

  吃完飯,女兒照舊坐在桌前做作業,妻子卻嘻嘻笑著洗碗,拾掇家務,臨走拋給我一個眉眼,我笑著沒說什麼。

  院子裡很靜,雞在棚裡發出鼓鼓的叫聲,甚至聽得到母雞用羽翼呵護雛雞的扇動,偶有麻雀悉悉索索地從屋簷裡進出,這一切都昭示著家的溫馨。

  抬頭看看女兒的房間,昏黃的燈光下,是她安靜而靚麗的身影,我不知道今晚和女兒會發生怎樣天翻地覆的事情,難道就是這樣清純的女兒會被自己壓在身下做著邪惡的事情?

  風從斷牆的一角刮過,讓我煩躁的心有了一絲清醒,女兒正好這時抬起頭翻著書頁,她俊美的臉流露出天真地笑,讓我的心苦苦掙扎在道德的邊緣。

  「站在那裡幹什麼?」妻子不知什麼時候站在身後,「進去吧。」剛才還掙扎的心忽然就被妻子的笑化解了。

  「還沒做完嗎?」

  「還沒有。」女兒頭也沒抬,在書上認真地勾勾畫畫。

  「來,吃點東西吧。」妻子變戲法似地從後面拿出一隻割好的西瓜遞過來。

  「我不吃。」在這個時候,真的沒心情。

  「吃點吧。」妻子再次央求,遞過來,我沒接。

  「婷婷,給爸爸送去。」婷婷聽話地放下筆,拿起西瓜走到我面前。

  我尷尬地向後仰起身,「你吃吧。」妻子看我這樣,慫恿著女兒往前靠,並把女兒往我身上推了一把。

  婷婷站不住,倒在我懷裡。

  「看女兒多親你。去,給爸爸送到口裡。」這時的女兒已經夾到我腿間了。可由於我坐在床上,女兒個子矮,夠不到我的嘴。妻子就說,「傻閨女,你就不會騎到爸爸的腿上。」我聽了刺激地一下子起來了。

  女兒拘束地想邁腿上來,又不好意思。正好妻子走過來,扶了她一把。

  妻低低的聲音貼在女兒耳邊,「給爸爸喂喂,用嘴。」

  婷婷這時真的扭捏了一下,害羞地低下頭。沒想到妻子拐了她一把。

  「怕什麼,又不是外人。」說著,又丟給我一個眉眼,抓住我的手,「來,抱抱閨女。」這樣我就摟住了女兒的腰,坐在了腿上。

  「爸爸養你不容易,來喂喂爸爸。」

  女兒這時再沒說什麼,含著西瓜的小嘴送過來,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接住了,心還撲撲地跳,卻又有股顫動在心尖上的酥麻,這多像新婚洞房裡的新娘新郎遊戲。

  「你們吃著,我再給你們割去。」妻子低下頭走出去,我真的很感謝她,每到這時,她都適時地離開,以免我尷尬。

  看著女兒再次送過來的嘴,我再也掩藏不住了,一手摟過女兒的脖頸,女兒嘻嘻地笑著,躲閃著我,我卻強橫地再次摟住了,嘴對嘴地接過之後,連咀嚼都沒有,就直接探進女兒的口腔。

  「爸……」女兒嬌呼一聲,眉眼裡含著無限的嬌羞。

  我呼吸急促地和女兒親嘴,兩手順著女兒的腰部滑了下去。

  「爸……」女兒扭腰似要掙脫,卻被我解開了腰帶。「婷婷,給爸爸吧。」女兒沒說話,我趁著這機會抓住了女兒的內褲。

  「讓爸爸摸摸。」我嚼了一口嘴裡的西瓜,嚥下去,笑嘻嘻地看著女兒貼近的臉,手慢慢地滑進去。「喜歡爸爸嗎?」女兒的小嘴撅得高高的,黑黑的小眼睛逼視著我。

  「喜歡不喜歡?」摸到女兒毛茸茸的軟毛處,手故意地在那裡撥弄了一下。

  婷婷抱住我的脖子,騎在我腿上的身體往前挪了挪,小嘴翹了一下送過來。

  「喜歡……!」她發出的重音告訴我,女兒真的喜歡我。

  「壞爸爸!人家上學你也不放過。」我刺激地一下子扣進去,感覺到女兒柔軟的長長的陰唇和碩大的陰部。

  嘴對嘴地吸過去,女兒氣緊地任我狂吻。手從菊花的微起處漸漸感覺著肉感和豐隆,淺淺的陰床上一片濡濕,我來回地觸摸著女兒的吸盤。女兒的腿漸漸有了活力,大腿根明顯地繃緊,不時地夾起來,嘴裡發出不清晰的聲音,我知道女人到這時候肯定是無法抑制了。

  我尋吻的嘴突然掙脫了女兒的束縛,婷婷似乎不習慣,張大了的嘴失去了依托,只好仰起臉,大口地喘氣。我的意識裡已經想往更深處探索,女兒的秘密雖說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但開發起來還是令我神魂顛倒,下意識裡忍不住地撕開了她的前胸,一對雪白晃眼的椒乳吸引著我,本能地含住了,拚命地咂裹,在女兒胸前撕咬。

  「爸爸……」女兒徹底垮了,她的秀髮散亂著,雙手像要抓住我的頭,卻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脖頸。

  在親生女兒的胸前含著她的奶頭,我抑制不住的狂野,舔弄、咂吮變成了撕咬,牙齒緊緊地嚙咬著她鮮紅的顆粒,手粗暴地扣進她的洞裡。

  「啊……爸,疼!」女兒咬唇捧住我的臉。

  我鬆開了口,卻被女兒堵住了口唇,她在我的嘴上探索,我卻在她的下面探索。

  父女兩人一時忘記了時空、忘記了身份、忘記了個體的存在。

  就在我摸索著一步一步脫掉女兒的內褲,騰出手又脫下我的內褲時,我的腦海裡一下子蹦出晚上狗交配的情景。

  翻身把騎在我腿上的女兒按倒,讓她跪趴著學著狗的姿勢,內心裡忍不住地想看一看這時的女兒是怎樣一幅畫面?天哪!雪白滾圓的屁股夾著飽滿的肉戶,從屁眼一直延伸到肚臍下,幾根陰毛乍煞著更增添了些許淫猥。

  我感覺到血直衝頭頂,喉結快速地動著,手不自覺地插入女兒的肚臍下掏摸隱藏起來的另一端,迅速地站起來,就在我跨上女兒的豐臀,學著狗的姿勢想插入時。

  「彭」一聲很大的聲響,讓我頭腦一陣發麻,女兒和我都是一驚,驚鴻般地改變了姿勢。

  「怎麼了?怎麼了?」妻子慌忙從外面進來,「喵」的一聲,一隻花貓從窗台跳下床,飛快地逃走了。

  尷尬和羞愧讓我們父女抬不起頭,赤裸的身體上留有彼此的愛痕,妻子極力想挽回剛才的情景,卻時光不再,她氣急敗壞地惡狠狠地罵著,「死貓,不吃飯嶄飯的東西。」隨手抓起一根笤帚追了出去。

  我戀戀不捨地看著女兒穿上衣服,眼前老是晃動著女兒跪趴著的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