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2.◆(二)


◆(二)

  那一晚,儘管妻子幾次慫恿我,看著女兒坐在那裡學習的樣子,我還是保留了一絲做父親的良知,高一了,女兒的課業越來越重,我的情慾的放縱,已經耽誤了她很多時間,難道讓我的荒淫荒廢了女兒的學業?

  可從心理上講,作為男人,我真的希望年幼的女兒和她母親一樣成為我的性伴侶,但我也真的希望女兒將來有個出息,望望已經被妻子展開的女兒的被子,我壓下了一時的情慾。

  第二天,天未明,女兒就上學去了。

  妻子趴在我的耳邊小聲地說:「你呀,真能忍。」

  看著妻子故意討好的樣子,我沒說話。

  「你不想呀?嘻嘻。」

  妻子趴下的姿勢,乳溝明顯,我忍不住地握住了。

  「女兒的不比這好?」

  我長歎了一口氣,「你以為我不想呀。」

  「那你怎麼不弄她?」

  「我是不想糟蹋了她。」手加重了力氣。

  妻子被我玩的扭了扭身子,「還算有良心。不過女兒以後總得有男人的,已經這樣了,你也別總忍著。」

  「知道。」說著就兩手捧住了她耷拉下的奶子。

  「我給你用口吧。」妻子滑了下去。

  下午日頭落入西牆的時候,能看得見紅紅的大如圓盤的輪廓。院子裡的雞聚集在窩棚前,咕咕地叫著。

  我在鄰居家打牌回來,聽到女兒小聲地跟她媽說話。

  站在堂屋裡,故意沒有出聲。

  「怎麼非得住校不行嗎?」妻子顯然不樂意。

  「老師說了,所有的學生都得住校,就連走讀生也得住,實行封閉訓練。」

  女兒無可奈何地。

  「什麼訓練這麼嚴格?」

  「軍訓呀,就是像軍人那樣,也就二個周吧。」這次女兒帶點俏皮口音了,但聽起來更見親切。

  「哦,軍訓完了就可以回來了?」妻子的語氣裡好像有了一絲希望。

  「嗯。老師說了,軍訓完成後還得填寫個人鑒定。」女兒還蠻認真的,小孩子自然對任何事都抱著好奇負責的態度。

  「那也得給你爸爸說說。」妻子知道這時間很長,退而求次之。

  女兒半晌沒說話,弄得我心裡七上八下。一時間不知道女兒對我什麼態度。

  「媽……你看看,爸爸他……」女兒聲音變得很小,似乎聽不見了,向妻子告起我的狀來。

  「來,讓媽媽看看。」妻子哄著說。

  悉悉索索的聲音。

  「真作孽,你爸爸弄得?」妻子明知故問。

  「他……」女兒還是不好說出口,我一時間不知道娘兒倆說的什麼。

  「傻閨女,那是爸爸疼你!」沉默了半晌,妻子終於說道。還帶著嘻嘻的笑聲,我知道雖然與我有關,但事情肯定不嚴重。

  「待會跟爸爸道個別。」妻子的口氣明顯軟了。

  「噢。」女兒也沒有明顯的反對,我心裡鬆了一口氣,畢竟妻子和女兒在我心裡都佔了很重的位置,我瞅個空子,轉身走了出去,以免被她們發現我偷聽。

  「他爸,待會你把女兒送學校去。」妻子在屋裡大聲說道。

  「這就走?」明知道女兒要軍訓,但聽妻子說出還是有一絲遺憾。

  「她要半個月不回來的,說是學校要軍訓,嗨!學習就學習?還搞什麼軍訓呢。」

  女兒已經開始吃飯了,看到我進來,頭也沒抬,像是怕見我。和女兒弄得這種不尷不尬的關係,我覺得有一些隔閡了。

  「沒收拾收拾?」我沒話找話。

  「收拾什麼呀,你前天背回來的被子給她又弄好了,再帶點吃的就行了。」

  想想也沒有別的什麼了,但因為有了那層關係,總是多一層惦記,因此上還是為女兒著實想了一會。「多給她點錢,軍訓比不得別的。」

  「我不要!」女兒放下飯碗,看了我一眼,扭頭進了屋。

  「過去給女兒整理一下。」妻子推著我進了裡間。當我邁著生硬的步子進去時,妻子突然又把我拽出來,「這次輕點。」

  弄得我一頭霧水,疑惑地看著她,「女兒說你了。」

  「說我什麼?」

  「看你,真沒把人放在心上,」然後她貼在我的耳邊,小聲地說,「你昨晚是不是咬她的奶頭了?」話從口妻子口裡說出,令我一下子紅到耳根,彷彿所有的隱私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好了,進去吧,這次可記得要輕點,她那裡都有點紅了。」

  我這才想起她們娘倆剛才的對話,侷促地看著妻子對著我笑。

  臨關門的時候,妻子又回頭囑咐女兒,「和爸爸說說話。」

  「要半個月才回來嗎?」關上門的屋子裡氣氛一下子升溫了。

  「嗯。」女兒僵硬地站在那裡,理著頭髮。

  「這麼長時間不想家嗎?」和女兒在一起有那種想法總覺得自己太過骯髒。

  「想!」沒想到女兒果斷地說出口,抬頭看著我,就是她這一看,讓我大起膽子。我衝動地走過摟抱著她。「也想爸爸嗎?」

  「嗯。」女兒偎在我懷裡,雙手抱住了我。我們父女就那樣抱著親了好一會兒。撫摸著女兒的秀髮,終於忍不住低下頭,用手扳開女兒下垂的頭,女兒清新的氣息讓我有點眩暈。我不顧一切地吻住了她的小嘴。

  「爸爸,爸爸……」女兒嗚嚕著呻吟,尋吻著我的嘴,對上了,原來的輕吻變成了啃噬。

  突然我粗魯地扯開女兒的胸懷,一對雪白的尖挺的乳房露出來,明顯的牙痕紅紅地映現在乳暈周圍。

  「疼嗎?」

  「不疼了。」女兒的腮上飛起一朵紅霞,看起來更加嬌艷。

  「對不起,對不起。」像是情人之間的表白,我用手輕撫著那一對乳房。

  「我走了,媽媽說你要自己多照顧。」她沒說照顧誰,又拿出妻子做擋箭,就知悉了女兒的心思,她還是惦記著我的。

  「爸爸知道,小傻瓜,」我一手捏著她的奶頭,抵住她的額頭,親了一下,親暱地說,「放心,就半個月,爸爸忍得住。」說完又捏住她的小鼻子晃了晃。

  看著女兒開心地笑,看著她笑靨如花,又適時地加了一句,「實在忍不住,還有你媽。」女兒聽後突然不笑了,兩隻小手垂下去,一副不高興。

  沒想到我的女兒也學會吃醋了,還是她媽媽的醋,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但心裡挺甜蜜的,明白女兒心裡是有我了,不覺又說,「別生氣了,爸爸說著玩的,爸爸要是想了,回去找你的。」拽著她的鼻子又晃了晃。

  女兒噗嗤一聲笑了。

  我一下子把她緊摟在懷裡,低頭在她的乳房上親吻,女兒動情地喘著粗氣,就在那樣狹小的房間裡。

  我和自己的女兒做著短暫的離別,沒有誓言,沒有承諾,有的只是父女之間

  的親密無間和互相依賴。兩個結實的奶房,在手裡變換著各種形狀,我極力地挑逗著親生女兒,用硬挺的下身摩擦著她的鼓鼓的陰部,就在女兒變得越來越氣緊地時候,我的手終於越過了防線,摸索著解開了她的腰帶。

  「爸……」女兒的氣息噴到我的頸上。

  由於受不了挑逗,兩腿不斷地變換著,我含著她的奶頭,肆意地咂吮。聽到女兒那一聲輕輕的呢喃,我全身酥了,手不自覺地從女兒內褲的邊緣探了進去,毛茸茸的柔軟的感覺再次讓我留戀著,濡濕的肥厚的陰唇抓在手裡,只一會兒就徜徉在女兒淺淺的陰床上。

  「婷婷,婷婷。」

  「爸……爸……」

  彼此輕輕呼喚著,追情逗欲,一波一波攀向高潮。

  就在我準備扒下女兒的內褲時,女兒嬌俏著暱聲說,「爸……我來紅了。」

  「什麼?」

  「我來那個了。」她扭捏著,害羞地說。

  真的不是時候,那個脹硬了多時的東西再一次找不到親密的空間。

  「婷婷,真的嗎?」不死心的追問了一句。卻得到女兒更肯定的回答。只好隔著內褲頂在女兒那裡,往裡頂。

  「咚咚。」

  「還沒說完呀?」妻子在外面輕輕叩著門。

  「都快七點了。」她大概等了好久,和女兒有點得意忘形,就忘記了學校規定晚上七點入校。

  戀戀不捨地做著最後的動作,妻子推開了門。

  「嘻嘻,」看到我們的情景,妻子不免尷尬,「真像兩口子似的。」妻子打著趣,女兒趕緊分開,害羞地躲到一邊,兩隻乳房露在外面,褲子掉在腳踝上,內褲褪到屁股以下,散亂的秀髮遮在半邊臉上,她慌忙地掩著懷。

  看著妻子進來,我一時也覺得羞愧,勉強地把撐起的帳篷往下面壓了壓,和女兒這種情況,任誰也無地自容,好在妻子自始至終都熱心地撮合。

  她溜了一眼我的褲襠,幾乎是捂著嘴地笑。

  轉頭看著兩個尷尬的人說,「讓爸爸送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