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3.◆(三)


◆(三)

  初夏的天氣已是空氣中微見流螢,風帶來一些甜美的氣息,隱約地聽見遠處蛙鼓的鳴叫。車子騎的並不快,兩邊的樹也看得見往後退,騎了一會兒,就走了上坡,儘管累得有點氣喘,因為心裡有著希望和愛意,騎的也就格外有精神,女兒坐在後面,起初不說話,看見我後來有點吃力,就說:「爸,歇歇吧。」她心疼地把手搭在我的臉上為我擦汗。

  弄得我心猿意馬,就一手扶把,一手抓住了她的手。兩人一時都無語,只是默默地握著。

  路越來越窄,可注意力卻越來越分散。坑凹不平的路增加了騎乘難度,我不得不放開手,兩手扶住把,心裡只有一個念想,我不能在女兒面前出醜。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也許出於感激,也許是女兒一時衝動,她用手環住了我的腰,弄得我很是緊張,不知不覺已出了汗。

  「婷婷,把手拿開。」我輕輕地說,哄著她。

  「不!」誰知女兒這時卻很堅決。當時的天氣已經全黑下來,隱隱約約地可見對面,女兒又是這種親密的姿勢,弄得我心裡躍躍欲試,可一想到女兒今天不乾淨,就像一盆涼水澆下來。

  「聽話!」我不想讓自己的慾望升起來,而沒有地方解決,只得哄著她,車子很快上了公路。女兒的小手始終沒拿開,如果今天不是這種情況,我看了看路兩邊,青青的麥田一望無際,有半人高,確實是好地方。要不下來,和女兒在麥田里?

  我四處望了望,雖說正是吃晚飯的時候,但馬路上也偶人走過,我一時暫放下那顆不安的心。誰知就在這時,女兒的小手往下滑了一下,稍作猶疑,便搭在我勃起的上面。

  真要命!剛想制止女兒的動作,誰知她卻一下子握住了我的命根。

  「婷,」一個字還沒完全蹦出口,車子猛然蹦了一下,兩手掯不住,車頭一歪,直接衝下路邊的麥田。

  「哎-哎-」我一連串的呼喊著,車子歪倒的一剎那,回身抱住了女兒。

  「磕疼了嗎?」心有餘悸,抱著女兒站在地畦上,女兒的小臉已嚇的焦黃。

  「沒,沒。」女兒這時才是真正的氣喘。

  看著車子竄進麥田里,突然我笑了。女兒一下子摟住我的腰,驚悸的心剛剛復甦過來。

  「不怕了,小傻瓜!」我緊緊地擁著她,在這黑暗的夜裡,慾望蠢蠢欲動。

  「都是你惹的禍!」沒有趕緊扶車子的意思,倒是抱緊女兒享受那份溫存。父女兩人就在這無邊的黑夜裡,讓關心和慾望膨脹。

  「婷婷,想爸爸了嗎?」我摩擦著她的腮,溫柔地問。

  婷婷抬起頭,仰臉看著我,「半個月,爸……我會想你的。」說著,一臉的無助,輕輕地蹭著我。

  「半個月,夠長的。」我滿把抱著她,「爸想每天都這樣。」

  「嗯。爸……」她站立的姿勢比我矮,腳向前移了移。

  我一下子又想起她奶子的瓷實,很自然地捉住了,把玩。

  婷婷這次不再扭捏,勇敢地抬起頭,追逐著我的親吻。我們父女就在這泛著麥香的一望無際的麥田里開始了彼此的探索之路。她的奶子自然不像生過孩子的婦女,翹鋌而結實,比起她母親的柔軟來,自然更有手感,我一時著迷般地將兩個奶子擠在一起,又惡作劇般地撳著她的奶頭。女兒的嘴就像等待採摘的花蜜一樣,頻繁地送上來,和我吸在一起。

  「往後,別跟你媽說。」借助分開的一瞬間,我看著她的眼睛說,當然是指上次我咬了她的奶頭那事。接著就是又一輪地深度親吻。

  「嗯,我不!」女兒搖晃著身體,對我說。手卻從我的下體隔著褲子摸在那裡。

  「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舒服地讓她抓住。女兒的手在我的莖體上來回擄動,我刺激地挺向她的腿間,可我知道她來紅了,是女兒的潮紅。

  「婷婷,」我實在忍不住了,又不好意思對女兒說。

  「爸……」她纖手磨蹭著我的龜頭,笨拙地抓住莖體。

  「你來紅了?是嗎?」

  「嗯。」女兒的口氣裡顯然覺得過意不去。

  「爸爸……哎。」我嚥了一口唾沫。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女兒的小手生硬地摸索著我的拉鏈,我知道她想幹什麼,已經到這地步了,我也想和女兒做進一步的接觸。手抓過她的小手,配合著她,女兒這次喘著粗氣,黑暗中有了一絲不好意思地笑意。

  「拿出來吧,拿出來給爸弄。」我鼓勵著她。

  小手終於找到了拉鏈,拉開了,低下了頭,又再次摸索我的內褲,擺弄了幾次,才伸進我的內褲裡。

  「嘻嘻。」女兒淺淺地一笑,弄得我銷魂之極。

  遲遲疑疑地摸過去,生澀地握著,好涼,女兒的小手好涼,可又有股溫暖柔和的感覺。

  女兒好奇地拿出來,在我的腿間擺弄著。

  難道她不知道套擄?

  忍不住地往前聳動了一下屁股,在女兒握著的掌心裡穿過去,難抑的一聲痛快的呻吟,「唏……」。女兒馬上心領神會地翻起我的包皮,到底已經和我有了一腿,知道怎麼伺候男人。

  「用點力!」我教導著她,握住她奶子的手,不覺加大了力氣。

  女兒快速地擄動我的包皮,麻酥和快感迅速擴散到全身。我一手攬過她,捏著她乳房的手迅速地下滑。

  「爸……那裡有血。」咳!我的小妖精女兒!我急地跺了一下腳。嘴一下子堵住了她的,下面不行,只能上面補了。直接探進口腔,扯出舌頭纏裹。手粗魯地扯開她的衣扣,摸向她的胸懷。

  「好閨女,爸爸真想幹了你。」我蹲下身,和她齊腰高,麥田畦上的泥土軟和著,弄得我腳跐不住,不由地換了一個位置,女兒跟著扯住我的陰莖往前走。頭抵在女兒的胸前,趴在那裡吞裹。

  小手越來越熟練,蹲著的姿勢,加長了兩人的距離,由於我的貪婪,女兒的兩個乳房像兩隻小兔子似地在我的唇邊亂蹦,我再也不管女兒的感受,含住她的奶粒又扯又拽。女兒跟著我的動作不得不挪移著腳步,小手緊緊地抓著,有時抓得我很疼,抓住了再一下擄到底。真的是我的閨女,懂得父親的心思。

  就在我感覺到要射了時,一束強烈的燈光射過來。

  潛意識裡知道有車駛過來,眼角的餘光看著,那車還是很遠。

  回過來時,更加讓我清晰地看著女兒露出的兩隻躍動的白兔和被我弄亂的秀發。猛地站起來,抓住女兒的頭髮跟她說:「給爸爸用口。」

  隨即將女兒的頭按在褲襠裡,燈光下挺起那裡送過去,女兒聽話地用手握住了,含進去,看著女兒鮮艷的小嘴,我用力地一插到底。

  「嗡……」顯然是嗆了一口。

  就在她想趁我抽出來緩口氣時,又是一記深深地喉交。燈光越來越近,我按住女兒的後腦穴,快速地動作著,那種快感從頭頂直麻酥到腳後跟。燈光在轉彎的一瞬間,直射過來,隱隱地汽車的馬達聲越來越近。快感一下子直逼腦門,低低地吼叫了一聲,瞬間噴射到女兒地喉腔裡。

  抽出來的一霎那,看見女兒有點絳紫的臉和一根細絲似的粘液從唇間垂了下來。咳,這情景如果從女兒的下體裡,該是多麼的暢意和淫猥。

  「快穿上。」顧不得欣賞女兒半裸的肉體,馬路上連車體都看見了。我背過身慌亂地往裡掖著。回頭看看女兒,她正扣著被我扯掉的紐扣,好在褲子沒有脫下。心裡剛想鬆一口氣,誰知卻是一聲喊叫,讓我嚇的幾乎靈魂出竅。

  「幹什麼的?」一束燈光直逼過來。幾個上了點年紀的人站在路邊上。

  驚魂未定的我突然有了借口,「車子掉進來了,幫幫忙,抬上去吧。」

  馬上聽見同情的聲音,「怎麼這麼不小心?快下去幫一下。」人們七手八腳地扶起車子。「沒摔著吧?」關心也就來了。

  「沒有,好在下面地濕。」

  這時遠處的汽車也駛過來,駕駛員看見路邊雜亂的人們,放慢了速度,伸出頭問,「怎麼了?」

  「沒事,沒事。」幾個年齡比較大的招呼著。

  「喝酒了嗎?閨女沒磕著吧?」

  「沒。」女兒一直站在一邊,嚇得渾身發抖,這時聽見有人問她,便小聲地說。

  「沒磕著就好。快上路吧,耽誤上課了。」

  「可不是。」我應付著,一時也感到羞愧。

  因為自己的淫慾,讓女兒遲到了。可想像剛才的情景,心裡又有一股甜美的舒暢的感覺,我竟然、竟然在麥田里干了自己的女兒。

  一個較大的老頭用手電筒直射著女兒的臉,羨慕地說:「閨女真俊。」

  「好好地學吧,看爸爸多疼你。」

  坐在車上的女兒重新摟住了我的腰,噴射了的慾望讓我更加有了動力,臨近學校的時候,女兒小聲地說,「爸-你回去的時候慢一點。」

  真的知道疼我了,可這疼又不是父女之間的。

  「知道,傻閨女。」跳下車,便是學校門口的一顆大大的楊樹。正好是一節課的時間,影影綽綽地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在校園裡走動。

  「跟老師說,身體不舒服。」

  女兒聽了羞紅了臉,「知道。」然後戀戀不捨地柔情地看著我。

  「快去吧,別耽誤了第二節課。」我催促著她。完全沒有了父親的口氣。

  女兒轉回身往前走了幾步,突然跑回來,「爸爸,我愛你。」

  「小傻瓜,爸爸也愛你。」我張開手臂迎著撲進來的女兒。輕輕地摸索著她的秀髮。

  「嗯,疼!」我的摟抱讓女兒感覺出一絲不適,緊張地望著女兒。

  「壞爸爸!」女兒嬌羞地看了我一眼,猛然想起在麥田里自己的衝動,「是不是爸爸咬壞了你?」

  「不理你了。」女兒嬌俏地掙脫了我。心裡一陣甜蜜,回想自己的行為,真的有一點內疚,但想想女兒的奶頭上有自己的牙痕,又是一種幸福。

  「婷婷,回來了。」她最要好的同學文文這時高興地跑過來,牽著她的手。

  我一絲悵惘,來不及跟女兒道別。就聽見兩聲清脆的女音。

  「爸爸再見!」

  「叔叔再見!」

  兩個嬌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令我一陣陣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