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紅後篇(女兒嬌):004.◆(四)


◆(四)

  「爸,姐姐軍訓快結束了吧?」一米多的兒子看起來長得很精神,自和女兒有了那事就很少注意到他。

  「大概還有四五天吧。」說得不肯定,其實記得很清楚。

  為了掩飾自己的心態,我撫摸著他的頭,疼愛地說。說真的,論喜歡程度當然是自己的兒子,在農村裡,傳統觀念是相當強的,家裡就這麼一根獨苗,還指望他傳宗接代呢。女兒呢,早晚是人家的人,這也就是嫁女的時候都拚命地要彩禮的主要原因,其實就是為了補償多年的養育和心血。要不是妻子的慫恿出現了那一節,我對女兒的感情還不知會怎樣。

  「媽這幾天身體還好吧?」他有點依賴地望著我,不知什麼原因,兒子竟也親近起我來,讓我感覺到兒子長大了。

  「好點了,別想得太多,好好學習就行了。」看著兒子稚嫩的臉,想起女兒這個年齡已經被我開苞了,心裡一陣心酸,一股歉意湧上心頭。

  妻子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她羸弱的身子像是經不了多少風霜,焦黃的臉上永遠顯著憔悴的病容,也許這就是沒有了子宮的女人的特徵吧。

  「想姐姐了嗎?」忽然脫口而出,心裡一驚,不知是說給兒子聽,還是自己的心裡話。

  「嗯。」兒子的乖順讓我酸溜溜的。

  十一天了,這些夜晚總是在思念中度過的,儘管妻子很體貼,但感情上總覺得很空虛、很無聊。妻子也意外地在我面前從來不提女兒,怕是我傷心。我知道這個女人對我從來都是謙讓的。

  沒有了女兒的夜晚,似乎家裡特別空虛,人也感覺到特別寂寞,儘管妻子的體貼很到位,但我還是感覺出一絲煩躁。

  明天就要端午節了,妻子在屋裡包著粽子,兒子放學後就給他媽媽在一邊幫忙,這些事情妻子從來都不要求我。

  「媽,端午節,姐姐不回來嗎?」兒子一邊拿著粽葉,一邊看著妻子一抄一抄地往另一捆上填米。

  「怎麼?你也想姐姐了?」妻子笑瞇瞇地抬起頭,拿過兒子手裡的那捆,將兩捆用線纏在一起。

  兒子撲閃著大眼睛,「媽,我給你纏吧。」

  「還是媽來吧,纏壞了,待會米就漏了。」

  兒子就蹲在一邊,等著妻子纏好這一捆。

  「那姐不回來,粽子可吃不上了。」兒子看來對女兒還是有感情的,畢竟姐弟情深,比起我這做父親的,心理上更易貼近。而我雖說也想念女兒,某種意義上只是性慾的煎熬。

  「明天讓你爸去送吧。」她抬頭看了看門外,意味深長地。

  「已經十幾天了。」

  第二天天未明,妻子就忙碌起來,家家插著艾子與柳葉,村子裡流蕩著粽葉的清香,我騎上自行車,帶著妻子備好的幾捆粽子,滿懷著希冀,早早地往學校趕去。

  一路上幻想著和女兒見面的種種場合,下面一陣陣激動。

  學校坐落在小鎮的外面,很大,青磚紅瓦的校舍掩映在茂密的綠樹中間,看起來讓人感覺一絲安定,可此時的我卻安定不下來。

  門衛的老頭詢問了幾句,就指了指後面的學生宿舍,然後說,「她們班可能上操呢。」

  我應了一聲,就來到女生宿舍邊,鎖好車,在門衛的指點下,去了操場。操場是我沒見過的,長方形,地面上好像鋪了層黑乎乎的東西,看起來並不光亮。從門衛那裡知道這一節課剛剛開始,心裡雖然急於想見女兒,但也沒有辦法,只好趴在操場邊的牆上往裡看,我看見一長長的隊伍在伸胳膊,彎腰,一名老師在一邊喊著什麼,然後解散。

  四處搜尋著,終於看到了女兒的影子。

  寬大的衣服穿在女兒身上,顯得很單薄,清一色的服裝幾乎埋沒了女性的所有體征,但女兒短短的秀髮還是讓我感到親切。

  「每人做二十個俯臥撐。」這一次我聽到了那教師的喊聲。

  於是所有的男女生都趴在地上。

  我看到女兒先是半跪著,然後伸直了腿,一下一下吃力地做著,她做的並不好,總是胸脯先著地,然後是上半身先起身。果然那老師走到她面前。

  「婷婷,把身子挺起來,哎,這樣。」他先是麻利地趴下,做了幾個,一邊做一邊看著女兒,又站起來要女兒做。

  女兒第一個做得還可以,然後又恢復了以前的動作,那老師便走過,用腳踏在女兒的肩膀。

  「好,做。」由於前面受到了壓力,這時她的身體比較一致了。

  「就這樣,再做。」女兒有點吃力了。

  「先休息一下吧。」

  老師伸手扶起了她,手似乎無意間蹭了一下她的胸脯。一陣醋意湧上心頭,心裡不自覺地罵了一句,「老流氓!」

  「你沒過去找啊?」正看得心裡不是滋味的時候,一隻手搭在我的肩上,讓我吃了一驚,回頭看時,那熱心的門衛對我友好地笑著。

  「她們下課還早呢,我幫你叫吧。」

  心裡還不知道怎麼說,他人已走了出去。

  看著他跟老師說了幾句,然後指了指我,那老師順著指的方向望我這邊看了一下,就回頭叫了女兒一聲,「你爸爸來了,你去吧。」

  女兒在眾同學的目光中小步跑過來。

  「你來了,爸。」她的臉有點曬黑了,看到我有點靦腆。

  「你媽讓我給你送粽子。」我也不知怎麼說好,隔了幾天,就好像陌生了。

  「噢,你先過去吧。我要鑰匙去。」見了面的女兒又蹦蹦跳跳地走回去。也許她不願意和我一起走,也許心裡有了什麼隔閡,哎,女兒變了。我想。

  站在女生宿舍門口,往屋內望了望,一大排的通鋪,被子疊得整整齊齊的,雖說簡陋,看起來比較順眼,不知道女兒睡在哪裡。

  「爸,你吃了嗎?」女兒邊開門邊問。

  「哦,吃了。給你帶的不多,還有幾個蛋。」我跟在她身後進了屋。

  屋裡的空氣有點混濁,但又帶點香氣,女孩子住的地方總會搽各種各樣的雪花膏。

  「坐吧,爸。」和我單獨在一起,女兒看起來有點害羞。

  「這是你的鋪?」我一邊往外拿粽子,一邊斜眼看著那熟悉的鋪蓋。就是在這床被子底下,我和女兒經過了無數個銷魂的夜晚。

  「嗯。」女兒說這話一下子臉紅了,看來她也想到了那些事。

  「先吃個蛋吧。」我放在床的邊緣上磕了磕,給她扒淨了,遞過去。

  女兒不敢看我,接過來,掰了一半,「你吃這一半。」

  我推過去,「我在家裡吃了,還是你吃吧,這些天軍訓,有點累,補補身子吧。」

  「你不吃,我也不吃。」女兒這次眼睛大膽地盯著我,水汪汪的。

  我一時心理把持不住,女人真的讓人心動不已。

  「好。」我知道拗不過她,就抓住了她的手,想接過來,誰知這時女兒卻直接遞過來,送到我嘴邊,下意識地張開嘴。

  一邊嚼著,一邊伸手又拿出一個。「把這個蛋也吃了吧。」

  婷婷聽了不知怎麼的,紅到了耳根。

  「壞爸爸,淨說些下流話。」

  我一下子悟過來,對女兒說這樣的話,我真混蛋!可想想又真的沒什麼,要不是我和女兒有了這種曖昧,誰家父女能想到這些事?可說歸說,還是得向女兒陪不是。

  「對不起!爸爸沒有那意思。」

  女兒扭捏了一下,乜眼斜看了我一眼。

  我忽然悟解出女兒的心思,一時間空氣中流動著曖昧的氣息。

  女兒和我都輕輕地嚼動著,不說話。看著女兒嚥下去,慇勤地遞過去,女兒張嘴的時候,毫不遲疑地讓她含住了。含住了雞蛋的女兒用手拿出來,「你想憋死我呀。」說著拋了一個媚眼。

  「爸,老師說這次軍訓結束都要求家長簽字的,幸好您來了。」

  「簽字?簽什麼字?」

  「就是這張表。」女兒從她的鋪底下摸出來。

  「哦。」看了一眼,想起自己手裡什麼也沒帶,就問女兒。

  「把你的筆給我。」

  女兒低下頭不說話。

  「傻丫頭,沒帶嗎?把你的筆給爸爸用一下。」我示意女兒去拿,女兒卻端坐著不動。

  「怎麼了?」我疑惑地看著她,卻發現女兒似乎有點動情,心裡像是被什麼撥動了心弦,我忐忑地看著女兒。

  「爸……」她忽然羞澀地歪身倒在我懷裡。

  「女兒給你!」

  「給我什麼?」懵懂中一下子頓悟過來,幾天不見,我的這女兒已經對我有了心思。期望中的情景,讓我摟住了女兒,可這是在女兒的宿舍,能那樣做嗎?

  「好閨女,爸爸知道你疼我,可她們……」

  「還有一節課,我請了假。」女兒嚶嚶地說,聲若蚊蚋。

  心理上害怕,慾望上期待,在這寂靜的宿舍裡心裡天人交戰,一旦被人發現了,自己和女兒做那骯髒的事,豈不毀了女兒的一生?

  為了緩和一下氣氛,也為了調整一下心理,我溫柔地對她說:「先把筆給我吧,爸爸給你簽上。」

  「嗯。在我兜裡,你自己拿吧。」女兒撒嬌地對我說,偎在我懷裡不動。

  我小心地摸出留有女兒體熱的鋼筆,在上面簽上我的大名。

  「好了。」笑盈盈地看著女兒,摟在了懷裡。

  默默地摟抱了,父女兩人互相依偎著,坐在床沿上,享受著彼此的溫存。

  長久,女兒動了一下,輕聲說:「爸爸,把那個蛋也吃了吧。」她頭微微地抬起來,看著我。摸著她的嘴唇,我掰了一半遞過去。

  女兒笑嘻嘻地含住了,突然掙脫我的摟抱,騎在我腿上。

  「給你一半。」

  就在我不經意間,她把嘴送過來。

  再也不能裝糊塗了,我的女兒直接地想用嘴把另一半送到我嘴裡。

  心裡再甜蜜不過了,我受寵若驚地含住了,猛然摟抱了她的頭,狂吻。

  「爸……」含糊不清地叫了半句,就堵回去。

  嘴對嘴地尋找著最合適的姿勢,從兩唇最密切的對觸到交叉著,再到深深地探進去,從輕輕地呢喃到嗚嚕著彼此叫著名字。

  掙開了,彼此熱切地對視,又是一度深度的接吻。

  「把那個蛋給我。」女兒戲謔地看著我說。

  「好閨女。」夢中一樣的囈語,體味出女兒的言外之意。想像著女兒用那裡含住的淫蕩情景,意念中急切地希望女兒的動作。

  「爸……」女兒用嘴在我的唇邊竊語。

  「那你先把筆給我。」我說著手動作起來。

  「你不是用完了嗎?」女兒嘿嘿地笑起來。

  「傻閨女,你的筆還能用完嗎?就像爸爸的蛋一樣,你永遠吃不完。」

  閨女嬌羞地倒在我懷裡,小錘雨點般地落下來,「壞爸爸。」

  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手悄悄地摸過去,從女兒的大腿間觸摸著那高高的地方,「爸爸壞嗎?」

  女兒窩在我懷裡,腿輕輕地抽搐了幾下。「壞。」身子自然地扭了一下。

  「壞,你還愛?」小縫縫明顯地凹進去,手指肚溫柔彈壓,試圖扣進去。

  「你越壞女兒越愛。」女兒低垂著眼簾說,長長的眉毛撲閃著。

  「那爸爸以後就永遠對你壞。」我俯下身,一手解開女兒的紐扣,用嘴含住親生女兒的奶頭,那只放在女兒腿間的大手來回在女兒那裡鋸過。女兒的小手搭在我的頸上,攀住我,熱烈地回應我,漸漸地我們都有點氣喘。

  明知故問地,「那個還有嗎?」

  女兒騰不出嘴來,但還是應了我一句,「什麼?」

  「你月經呀。」我粘答答的口氣。

  「早沒了。」她的氣息越來越重。

  「媽媽說女人的那個就那幾天的,你那天,剛來。」

  「那爸爸今天可以肏你了。」我慾望極重地說。

  女兒大概出於害羞,不習慣這個字眼,只是主動地和我接吻。

  我的手越來越粗魯,觸摸變成撕扯,女兒也漸漸地扭動起來,我的嘴從女兒雪白的胸脯上拱著,慢慢地爬向乳峰,尖翹翹的,瓷實而又彈力,終於佔據了乳蕾,含在嘴裡,學著嬰兒的動作,讓乳頭在口腔裡挺動。

  女兒的那裡誘惑著我,她的呻吟刺激著我,讓我再也不管是不是在女兒的宿捨裡,手變得更加不老實,因為在這隱秘的世界裡,我可以不管別人的存在,不顧及別人的言論,隨心所欲地在我自己的女兒身上爬行。

  輕車熟路地解開女人的腰帶,那青春的肉體結實而潤澤,在我的手底下散發著活力和媚力。一縷雜亂的陰毛稀稀拉拉地佈滿隆起的陰阜上,陰阜豐隆而有骨感,手指輕柔地爬行著,突然感覺到斷崖和裂縫,潮濕而多汁,隱隱有潺潺的溪流在流動。

  「爸……」女兒的一聲輕呼和大幅度地蜷起腿,讓我爬行的慾望一下子明晰起來。

  理著女兒的奶頭,手直接扣了進去。

  「婷婷,想我了嗎?想爸爸了嗎?」我想證實一下自己的女兒的感情。

  「想。」悶哼著,女兒夾了夾腿。

  「怎麼想的?」玩弄著女兒輪廓,揉搓長長的肉舌。

  「人家,人家都做夢。」

  「夢見和爸爸……」

  「嗯,醒來就用手……嗚……」直接刺激陰蒂帶來女兒的嗚咽。

  「你是說你自己用手……」

  「啊!爸爸。」聽到女兒晚上想著我手淫,一下子捏住了女兒陰蒂。

  「鈴……鈴……」下課鈴聲猛然響起,我緊張的心聚然回收,荒唐!竟然在女兒的宿舍玩弄了自己的親閨女。一縷驚嚇伴隨著甜蜜從內心擴散。